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8 断绝关系
    男子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看着眼前穿着朴素,却身材高挑,眼神犀利的女人真的让他倒吸一口凉气。

    他不知道她身上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气场,她分明跟钦明珠是同父异母,两个人都有着同样精致的外表,可是钦明珠却是半点气场都没有,反而是眼前这个从小被流放在外的女孩子,竟然气场大到连他这个男人都怕。

    她安静的依靠着桌边,垂着眸子静静地想了片刻,然后抬起眼对他浅浅一笑:钦明珠给你什么好处?

    “什么好处?”

    男子皱了皱眉,显然没跟上她的逻辑。

    “如果没有好处,你一米八的大男人如何会听从一个小女人的命令?难道是因为她家的权势?又或者你们是十分相爱的地下恋人?”

    钦慕随意的猜测着,从容又耐心。

    那男子在听到后面的时候却是笑了一声:她只是答应事成之后跟我打一炮而已!

    钦慕

    明亮的杏眸有趣的一动,随即轻笑了一声。

    那男子显然也惊了,惊了自己说的这话。

    他怎么会脱口而出?

    下意识的又仰望着眼前的女人,既紧张又防备的。

    “谢谢合作!”

    钦慕轻轻一声,然后直起身,转而离开。

    而在另一个房间里透过那个大玻幕看到里面情形的两个人,一个只是稍微抬了抬眸并不怎么惊讶,另一个却是惊的五官都放大了好几倍。

    “宸,你告诉我这个女人到底怎么让这个男人说出来的那话?刚刚我们的人审讯了半天他都一点反应没。”

    杨柏不自觉的皱眉,他的团队可是一直被称为警局的铁腕团队,竟然连个女人都不如了?

    而这个女人,只是进去几分钟,并且像个闲人一样聊了几句而已。

    “谢谢!”

    钦慕跟杨柏不熟,只是客套的道谢。

    “呵呵!自己人不用这么客气!”

    杨柏看了眼穆熠宸后对她说道。

    钦慕便不说话了,只是微笑,穆熠宸抬手勾住她的肩膀:我们走了!

    “喂喂喂,你们俩不要带走记录?”

    杨柏看着他们俩要走追着问了句。

    “不用!”

    穆熠宸头都没回,抬了抬手,痞劲十足的搂着钦慕的肩膀往外走去,杨柏

    钦慕早就在进去前开了手机录音,所以当然不需要再另外拿证据。

    而且说到底这种事也不会被判刑,他们不过是要抓住钦明珠的把柄而已。

    两个人从警局离开之后便直接回了家,冯芳华他们也听说了墓碑的事情,也是生气的很,冯芳华向来嘴快,更是生气的问:这女孩子平时看着虽然活跃骄傲了点,但是真没看出来能做出这种不道德的事情,你爸爸到底是怎么教育的她?小小年纪不学无术也就罢了,竟然连长辈的墓碑也敢毁,这从古到今,恐怕是再也没有第二个这么混的孩子了。

    “如果是有人毁坏了我们家先人的墓碑”

    穆倾心吸着嘴巴慢悠悠的问了声。

    “绝不能姑息养奸,必须严惩!”

    冯芳华立即说道,也不知道是回答女儿的话还是说钦明珠的事情。

    不过这话无论是因为哪件事,钦慕都决定照着冯芳华的意思办,本来她也没打算再放过钦明珠,如今有了证据,就算钦明珠想躲,就算那个男人想护着,钦慕也是不会罢休的。

    “这件事你父亲知道了吗?”

    冯芳华又问道。

    倒是老爷子跟穆子豪坐在沙发里静静地听着没有说什么。

    “他恐怕是佯装无知!”

    钦慕低声说道。

    “这就是你父亲最大的问题,钦明珠为什么到现在还无所事事的整日混迹在各种场子玩耍?就是因为他跟张汝佳太宠溺,这次他要是再宠着护着我都看不起他。”

    冯芳华说完还不忘摇了摇头,像是对钦海明有些绝望。

    只是长辈们怎么会突然去墓地呢?

    钦慕不知道今天冯芳华年轻的好姐妹回荣城走娘家,因为以前跟钦慕的妈妈关系也不错,所以就去了墓地一起拜祭她,谁知道就看到换了墓碑,后来还是从赫连好母亲那里听说这事。

    “你也是,这么大的事情你也不跟家里说一声,什么事情你都憋着,有什么好处?”

    冯芳华想了想又烦躁的质问钦慕。

    钦慕本来正在感动,听冯芳华数落完才回过神来

    穆熠宸轻咳了一声,冯芳华立即看他:干嘛?我说不得?

    穆熠宸没说话,只是哼笑了一声,然后又看向钦慕,钦慕因为没听到所以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

    “哈哈哈哈,这女人好有意思!”

    穆倾心捂住自己的脸,忍笑。

    “什么这女人?大嫂不会叫?”

    宸哥立即生气了。

    “我们俩一样大,我为什么要叫大嫂?我就叫钦慕,钦慕,钦慕!”

    “其实叫钦慕挺好的!”

    总比某人叫她小贱人什么的好,而且穆倾心对她虽然抵触,却没有恶意啊。

    钦慕觉得这是一种很正常的姑嫂关系。

    老爷子看着自己孙女那么淘气也无奈的笑了声:这丫头现在还这么刁钻,到了婆家可怎么办哦?

    “阿宴的妈妈早就不在了,阿宴跟他父亲水火不容,所以我嫁过去之后家里也只有我跟阿宴两个人,对了,还有我们的小宝宝。”

    穆倾心说着又摸自己的小肚子。

    “你看她,一点都不知道犯愁,还当没有公婆在有什么好处呢。”

    冯芳华担心家里没有个长辈给女儿做打算,哪里知道女儿傻傻的什么也不懂。

    “那有什么,有公婆还要处理公婆关系,像是钦慕这样整天被你教训,没有就没有呗。”

    穆倾心特别想得开的说了句。

    “这话说的可不对啊,长辈虽然爱教育你们,但是大都是好的出发点,你说你生完孩子连个婆婆都没有,光是照顾小孩这件事就够你累的。”

    穆子豪有条不紊的跟她分析。

    “阿宴会帮我照顾啊,而且我们也可以请月嫂阿姨啊,阿宴说我只管生,他负责养,让我一点都不用担心生活的事情。”

    谁知道穆倾心却说的这么轻易,让一家人都哑口无言。

    钦慕却是最相信的,最相信江宴不会让穆倾心受苦的,一个男人爱不爱那个女人,真的从眼神就能看的一清二楚。

    她下意识的就又看向穆熠宸,发现穆熠宸也在看她。

    钦慕想,穆熠宸肯定也是相信的,不然他不会答应帮江宴。

    老爷子因为家里突然多了的成员而答应留在城里多呆些日子,也想看看自己的孙女女婿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人,把他孙女哄的跟没了脑子似地,穆熠宸跟钦慕便也只得再多留几日。

    第二天穆熠宸去处理公事,钦慕便自己去了钦家。

    阿姨一见着她还是那么客套的叫她大小姐,钦慕微微点头:钦市长在?

    “在,都在呢!”

    阿姨点点头小声跟她说。

    钦慕不知道阿姨为什么好像很高兴看到她的样子,下意识的道谢:谢谢!

    阿姨没再说话,只是对着里面讲:大小姐来了!

    钦慕绕到客厅后发现钦海明跟张汝佳都在沙发里,想到阿姨的话,猜测钦明珠在自己的房间,走过去后问了声:我今天可以要到答案?

    钦海明看了她一眼,有些烦愁的指了指旁边的沙发:你先坐下再说。

    钦慕看他一眼,坐在了旁边的单个沙发里。

    钦海明抬眼看着她:“听说她的同学被抓,这件事跟你有关?”

    “也可以这么说!”

    钦慕垂着眸子想了想,然后认真的给与回复。

    “非要撕破脸?”

    钦海明又问道。

    张汝佳坐在他身边一直没说话,垂着眸子像是在压抑着自己的某部分不当的情绪。

    “也可以这么说!”

    钦慕的性子,不善表达,在这时候展示的淋漓尽致。

    钦海明却是被她仅有的几个字就给气的心口疼。

    “你想要我怎么做?”

    钦海明问她。

    钦慕抬眼,看着钦海明那不情愿的样子不自觉的笑了声:我要你怎么做?不是你答应要给我跟我妈妈一个交代的吗?

    “钦慕,你别咄咄逼人,你爸爸已经在步步退让了你还想怎样?你是他的女儿,明珠就不是了吗?”

    “我的确是他生的,但是你女儿是不是他生的我还真不敢确定。”

    钦慕看着张汝佳那愤怒的恨不得吃了她的样子不缓不慢的说了一声。

    “你,老公你听她说的那叫什么话?”张汝佳一扭身子对着钦海明委屈的问道。

    “慕慕,你跟明珠都是我的女儿,这种话以后都别说了。”

    钦海明其实很欣慰钦慕能承认他是她的父亲,即便她早就不再叫他一声爸爸。

    “你不觉的很好笑吗?你说要给我跟我妈妈一个交代,然后现在又问我打算要怎么办,还有这个女人,我们父女在谈事情的时候闲杂人等可不可以有多远滚多远?”

    钦慕冷笑了一声,耐着性子对他提醒到,尽管后来的话也真的是难听了。

    张汝佳气的脸色煞白:你,你竟然敢让我滚?这是我的家,你

    “你的家?你怎么进的这个家你自己不知道吗?你用了什么手段你忘了?你害的我家破人亡,还敢对我耀武扬威?你真当我是软柿子随你乱捏啊?”

    钦慕气的站了起来舔了舔发干的嘴唇怒怼她。

    张汝佳从来没见钦慕一次说这么多话过,而且每一句都把她给堵的不敢乱反驳。

    钦海明皱着眉听着,直到张汝佳在看他的时候他才站了起来:你跟我去书房。

    “老公”

    “你留在这里!”

    钦海明冷漠的吩咐一声,然后走在前面带着钦慕去书房。

    钦慕更是不屑地扫了张汝佳一眼,转身就跟钦海明走。

    张汝佳站了起来,却看着他们爷俩前后进了书房而不得不又坐下。

    角落的阿姨看的大快人心,而楼上另一个房间里却是安静的出奇。

    钦明珠把房门开了一条缝悄悄地竖着耳朵听着,她听不真切楼下的声音,只是听到脚步声的时候又悄悄地把门关上。

    后来听到书房那边关了门才又把门打开,悄悄地跑了出去:妈,妈

    张汝佳转念一想,便也起身上了楼,娘俩互相对视一眼,然后悄悄地贴到了书房的门边去听墙角。

    “我问你的意见你不高兴,那我给你一个交代如何?”

    “好!”

    钦海明站在窗口想了会儿,转头问钦慕。

    钦慕听着他的话后点了点头答应,她也想听听钦海明到底想要给她什么交代。

    反正他休想在那么糊弄她过去。

    这件事如果她都容忍了,那么往后钦明珠跟张汝佳根本就不会在把她放在眼里,更会骑在她头上作威作福。

    而那样的事情绝不能再发生第二次。

    她钦慕已经不再是那个七岁的幼童,更不是任由别人把她母亲的墓碑毁坏还无作为的无用人。

    “我让明珠去你母亲的墓前磕头道歉,然后送她出国留学,三年之内不准她回国,你看怎样?”

    钦海明思虑再三,跟钦慕提出自己的想法。

    当钦慕看着他一本正经的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却只觉得他在跟自己开一个毫无营养的玩笑。

    “她去给我妈磕头?你得先去地底下问问我妈妈同意不同意!她根本没有那个资格好吗?”

    钦慕不自觉的嘲笑了一声,她嘲笑自己的天真!

    果然以后再也不能对这个男人抱有侥幸,幻想!

    “好,那我今天就给她订机票让她出国。”

    钦海明料到钦慕不会答应,便立即点点头又说让钦明珠出国的事情。

    “给她订机票让她出国?钦市长,您这倒底是在罚她?还是在送她出国去免费游玩呢?”

    钦慕不自觉的笑了一声,她真的听不下去了,眼前这个男人是当他生出来的女儿都是弱智吗?

    “她从来没有自己离开过荣城!她要是一个人出国留学会过怎样的生活你根本无法想象。”

    “无法想象?我被你轰出去的时候才八岁,是她的生活更加无法想象,还是我一个人差点在巴黎的街头被人卖掉更无法想象?你随便找个人就把我的监护权给了人家,你知道人家怎么待我吗?无法想象?”

    钦慕不自觉的眼含热泪,眼前这个男人如何知道什么叫无法想象。

    她才刚离开没几天就差点被卖掉,后来是穆熠宸,他及时赶到才避免了那场悲剧。

    他只知道自己如今位高权重,所以她回城后穆熠宸跟她还对他算客气,他却不知道他们客气的背后其实有多恨。

    “你说你差点被卖掉?”

    钦海明当然压根不知道这些,那时候他跟张汝佳的感情根本就是如胶似漆,哪有功夫管他在国外的那个女儿。

    他还以为钦慕在国外不愁吃喝,受着良好的教育,他每个月给那些钱就不会良心不安了,偶尔打个电话过去问两句

    钦慕开始还期待他的电话,但是后来他打的越来越少,再后来

    她宁愿跟这个男人再没有联系。

    “你根本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恨你!是你亲手杀了我妈!是你亲手断送了我的童年,你跟张汝佳还有钦明珠在荣城幸福生活的时候,你根本不记得还有个被你抛弃的女儿在外面过着怎么艰难的生活吧?”

    钦海明突然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是那么震惊的望着她。

    “送她出国留学?如果我就这么便宜她,算我钦慕白来这世上走这一趟。”

    钦慕狠狠地指着地面对他说道,那时候她早已经满脸泪痕却并不自知。

    钦海明也不说话,只是那么远远地望着她。

    门外母女俩都吓的要紧,钦明珠忍不住也要流出眼泪来,张汝佳用眼神警告她镇定点,毕竟钦海明已经把最坏的打算也跟她说过,让女儿出国留学她虽然不舍的,但是与其让女儿在城里被捕,她宁愿女儿出去长长见识,说不定以后回来还能脱胎换骨。

    殊不知,钦海明在听了那番话后还能为她做什么。

    ——

    “我要你把钦明珠赶出钦家,并且断绝父女关系!”

    ------题外话------

    中午有第二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