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1 根深蒂固
    “你后来只喝过中药,知道你喝中药的有什么人?”

    穆熠宸抽了口烟,眯着漆黑的鹰眸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声。

    “小好?没有别人啊。”

    钦慕仔细想了一下,知道她吃中药的人并不多,而且都是朋友,若不然就是工作室的伙伴,谁也不会害她。

    而且避孕药这种东西

    她怎么能单纯的以为只有吃了整个药片才算是吃了避孕药?

    分明可以把药洒在别的食物里啊,又或者

    “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我们一点点的排查。”

    穆熠宸又抽了口烟,看着盘腿坐在自己对面的女人朝她招了招手。

    “干嘛?”

    “别那么紧张,过来!”

    穆熠宸邪魅的眼神望着她坏笑了一声,然后把她又重新拉回怀里。

    “有人不想让我们生小孩,我们偏偏就要生一个出来。”

    他把烟掐灭在旁边床头柜上的白色烟灰缸里,然后又把她压住,那些想要让他们不幸福的人,他偏偏要幸福给那些人看。

    钦慕就那么静静地看着他,然后抬手捧住他的脸:这件事我们可不可以暂时不要跟爸妈说?

    钦慕有些担忧的跟他商议。

    “这件事需要他们知道!而且全家都要知道。”

    钦慕

    “或许是食物,也或许是中药里我今天得去一趟那家医院。”

    “抓中药的?”

    “嗯!”

    钦慕其实也怀疑中药里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所以就没拦着他。

    后来他送钦慕回了家,便自己去了那家私人医院,因为已经通过电话所以大夫并没有下班一直在等他。

    在回去的路上穆熠宸已经给冯芳华打过电话说了钦慕身体里有避孕药物的事情,所以钦慕一回去就被询问了身边所有人的可能性,冯芳华后来叹了一声:家里的下人都是干了多少年的老人了,自然也不可能是他们。

    沙发里坐着所有的人,冯芳华倒是突然想起两个人来,只是一想到这两个人她的脸色立即变得惨白。

    “你还记不记得有一次景家老爷子跟景晴过来,那时候你正好在喝中药所以我就提了两句”

    冯芳华说不下去,越想越不敢置信。

    景家老爷子再怎么狠毒也不该暗地里对钦慕做这么龌龊的事情,冯芳华越想越觉得不对,连连摇头:“一定不是景家老爷子。”

    穆子豪跟他父亲也是难以置信,然后又看向冯芳华:“这种话不能乱说。”

    “没错,以我对老景的理解,他虽然平时手段狠了些,但是也不至于这么卑鄙。”

    老爷子也立即说道。

    “爷爷,这叫知人知面不知心,您就别替您的老友说话了。”

    穆倾心因为江宴的长辈个个都不是好东西,其实对有些长辈是真的没了好感,更何况景晴那么能装,她早就觉得那女人有问题。

    “这件事我们暂时还是守口如瓶,还是先等等熠宸查到的结果。”

    穆子豪表示道。

    钦慕自然不会多说,乱冤枉人的事情她不做,其实她没有怀疑老爷子,倒是想到了景晴。

    以景晴这阵子对她做的那些事情,景晴说不定真的会

    可是景晴做了什么呢?

    难道是她第二次去抓的中药出了问题?

    “妈,上次我吃的中药还有没有余下一点?”

    钦慕想了想,敏锐的视线看向斜对面坐着的女人问道。

    “中药?王姐,王姐?”

    冯芳华也不太确定,所以立即叫在里面准备晚饭的人。

    “来了,来了!太太!”

    王姐擦着手急匆匆的跑出来:“太太,您找我!”

    “少奶奶喝的中药可有剩余?”

    “好像还有些残渣,不过也凑不齐一副的量了,要给少奶奶熬吗?”

    王姐想起来自己前阵子把几个药包里的渣渣都放到了一起,本来要扔的,结果放到柜子里面后就一直搁着给忘了。

    “熬什么熬?全都找出来!”

    冯芳华听了就生气,烦躁的问了一声后命令道。

    王姐一看大家都这么紧张,便点点头赶紧去里面找药包。

    穆倾心看着自己老妈那么生气不自觉的过去安慰她:您别这么大的火气,这事跟您又没关系。

    “怎么没关系?她是在家喝的药。”

    冯芳华说着眼睛里竟然生起了一层雾。

    其实她是最不愿意这碗中药有问题的人,因为她每天晚上盯着钦慕喝药的,还非要她喝个干干净净不可。

    “这件事跟家里人都没有关系,就算是中药里出了问题但是药也是从药房里来的,那个在药里掺了避孕药的人才是罪魁祸首。”

    钦慕只好开口,从容的跟她分析着。

    “药找到了。”

    阿姨拿着药出来,包里只还有一些碎渣渣,钦慕看了后交给冯芳华:“妈,这药您能找杨院长直接帮忙检测吗?如果是他吩咐的话,医院应该会在最快的时间给我们答案。”

    钦慕怕冯芳华心里太难受便给她找点事情做。

    冯芳华立即拿了药包就站了起来:我现在就去找老杨。

    已经快晚饭了,穆子豪悄悄给钦慕竖了个大拇指,然后又装着提醒了一声:这马上吃饭了!

    “这事不解决我吃不下饭去!”

    冯芳华一边往外走一边说着,穆子豪便从沙发来站起来:那我陪你一起。

    穆倾心不自觉的叹了一声:“我爸可真能装啊!”

    “哼!你爸年轻的时候可是出了名的宠妻狂魔,你老公有没有那么宠你啊?”

    老爷子问孙女。

    钦慕突然想起江宴的事情来,也看到穆倾心被问这话时候红着脸的模样:“当然有了,他上午还给我发信息说这两天就来找我呢。”

    钦慕低了头努力装着沉默,心想穆小姐你不知道那条信息其实是我发的吧?

    后来穆熠宸回到家,穆倾心将家里的情况跟他说了说后他摇了摇头:不是景家老爷子,也不是景晴。

    “那是谁?”

    穆倾心忍不住好奇的问了句。

    “是张汝佳跟钦明珠。”

    钦慕刚刚去给欢欢洗完澡哄欢欢睡下,下楼时就听到客厅里那一声不轻不重的。

    张汝佳跟钦明珠?

    是啊,那阵子钦海明不是也有经常来家里吗?

    竟然没有人怀疑是他!

    钦慕就那么怔怔的站在台阶上,直到穆倾心无意间抬眼看到她,叫了一声:钦慕你发什么呆?

    钦慕回过神,这才又朝着楼下走去。

    已经快十点,冯芳华跟穆子豪还没回来。

    穆熠宸看她有些恍惚的样子便把她拉到身边坐下:“你在想什么?”

    “是钦海明,他那阵子经常来家里,告知她们母女的一定是他。”

    钦慕几乎是一口咬定。

    “理由呢?”

    穆熠宸问。

    “理由?随便什么理由!”

    钦慕觉得自己的心都快死了,那个男人究竟还要做多少事让她失望?

    她是不想认他,但是她身体里留着他的血。

    她是说不渴望,恨不得从此再也不想见,可是

    他们终究是父女!

    他是唯一给过她父亲疼爱的男人,他是她童年里最快乐的一部分。

    可是

    钦慕不愿意在想下去,刚坐下一会儿便受不了要哭出来,起身就往楼上跑。

    “哥,钦慕不会有事吧?”

    穆熠宸没说话,只是坐在沙发里垂着眸子。

    “唉!这父女俩或许真是冤孽。”

    老爷子摇了摇头,起身离开。

    穆倾心担忧的看着穆熠宸:“要不我上去安慰她?”

    “别捣乱!”

    穆熠宸低声提醒了一声。

    穆倾心

    穆熠宸说完后想了想便起身上了楼,这时候除了他大概没人能安抚得了她。

    穆倾心看着她哥哥上楼的背影却是有些伤感的,被自己最亲的父亲背叛的滋味,她没尝过,但是她看到过,她亲眼看着江宴挣扎在痛苦的海洋里,她亲眼看着他酗酒后狰狞的目光里含着的热泪,他说要让那个男人得到报应,但是他的眼里却是痛苦不堪的。

    一个男人尚且那样,又何苦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孩子。

    钦慕回到房间后擦掉那会儿没有控制好流出来的眼泪,之后却固执的一滴眼泪都不再流。

    钦海明太信任那母女俩,她不管他告知她们的原因是什么,总之,她不会原谅他,他害死了她母亲,现在还要让她不能生孩子,这辈子,这仇算是结下了,并且根深蒂固。

    “我认为这件事跟钦海明没有关系,慕慕,你爸爸他不至于想要害你不能生孩子。”

    穆熠宸回到房间后看她站在窗边孤独的抱着自己,走到她身后轻轻地握着她肩膀提醒她。

    “他不是我爸爸!无论是什么原因,只要是他告诉的张汝佳,我就不会原谅他。”

    钦慕倔强的说起来,不自觉的声音到后面竟然有些颤抖。

    “好!我们别想那么多了,嗯?”

    钦慕才懒得想他,不过对于那母女俩的恨意却是越来越强烈,既然人家连孩子都不叫她生。

    钦慕第二天又去了钦家,然后将这几天穆熠宸的人拍到那母女俩一起出双入对的照片都甩在了他面前的桌上。

    那个书房里本来寂静的要死,因为这个声音打扰了那死气沉沉。

    钦海明皱着眉看着桌上的那些照片,其实他知道张汝佳会悄悄地帮助钦明珠,只是他没料到钦慕会找人跟踪。

    “这就是你跟我保证的断绝关系?”

    钦慕质疑的眼神望着他问道。

    “慕慕”

    “还有一件事,我要你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告诉我。”

    钦慕没等他说完,她不想听他跟她打官腔。

    “你说。”

    钦海明正好想将这件事压下去,心里迫不及待想听钦慕说下一件事。

    “你是不是把我在喝中药的事情告诉张汝佳跟钦明珠?”

    钦慕问他的时候,眼神早已经没有半点温度,除了痛恨。

    “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只管回答我!”

    钦慕不想跟他废话那么多,只想听他回答,——回答没有!

    她发现自己的心里竟然那么可怜,竟然会想这个男人跟她之间,还有那么一丁点的**。

    她想他对她的爱是真诚的,她竟然会有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

    “我说了!”

    钦海明却很坦白的承认。

    钦慕顿时倒吸一口凉气,之后含着眼泪的眼里还有嘲讽。

    她笑了,却是嘲笑。

    嘲笑自己的天真,嘲笑自己的愚蠢。

    “你亲爱的妻子跟你最宝贝的掌上明珠,去医院的中药房找人在我的中药里下药,让我不能再生小孩的避孕药。”

    钦慕忍不住从包里拿出那份材料的时候她的手在颤抖,她把东西扔在桌上之后绝望的看着他:我真希望我并不是你的亲生女儿,或许我妈妈曾经爱过别的男人,也不至于我现在这么痛恨你,痛恨我自己身上的每一滴血。

    她说完后转身就往外走,她再也不想多看这个男人一眼。

    而在她走后,那个书房里又彻底的陷入了寂静。

    钦海明把那份材料拿了起来打开,里面的照片虽然很模糊,但是的确是他的妻子跟女儿,还有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人,还有钦慕血液里的检测报告,好巧不巧的,那些字跟那些名称他都认识。

    钦海明怎么敢想,自己的老婆竟然会做出这么狠毒的事情来?

    自从钦慕回来后张汝佳是情绪有些反常,做事也有些不牢靠,可是后来张汝佳已经改好了很多,仿佛又回到过去那个善解人意的贤妻良母,但是今天

    他的眼有些看不真切上面的字了,他有些不懂,他违背良心取回来的女人,难道就是这样一个狠毒的女人吗?

    他绝不相信。

    而此时张汝佳还在店里查账,这几天的账目根本没法看,可谓真的是倒贴中。

    再看那家jy的专柜。

    张汝佳突然觉得jy这两个字有些熟悉,再仔细一想,她立即挎着包离开了商场。

    等她回到家的时候果不其然钦海明还在,还如早上她走的时候那样在书房里。

    “老公,我知道那家一直跟我抢生意的专柜是谁的了,是钦慕,你的宝贝女儿。”

    张汝佳激动的走进去,关上门后到他面前,只是不管她说了什么,如何的激动,坐在书桌前的男人却是半个字的回应也没有。

    “老公,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说的?”

    张汝佳又问了一遍,然后垂眸看着桌上

    钦海明轻轻的动了动嘴角,像是想要说话,最后却什么都没说。

    宝贝女儿?

    说真的,他为了这个家庭的和睦,不惜把钦慕送到巴黎去。

    他多少年没有宝贝过钦慕了?他自己心里真的很清楚。

    “老公,你这些都是从哪儿来的?”

    张汝佳拿起桌上的照片,看着一张张她给钦明珠钱的照片,还有她带钦明珠去了外面的宅子的照片,还有两张也是她带钦明珠购物的照片,她突然结巴了。

    “这些我都可以既往不咎!”

    钦海明低沉的嗓音说了几个字。

    张汝佳激动的抬眼看着他,要笑出来的,可是看着他的脸色她终究没敢笑出来,只是绕到他身边去,蹲在他的膝下,一双手用力的握住他放在膝盖上的手:“老公,这毕竟是我们唯一的女儿,我们对外面做做样子就行了,让她在外面吃吃苦就让她回来吧,好吗?”

    钦海明垂下眸子看着她那很通情达理的样子却是立即把自己的手从她手心里抽了出来,皱着眉盯着她的脸:“她回来?还是你跟她一起搬出去住吧。”

    钦海明疲倦又无情的声音说道。

    张汝佳顿时张开嘴却说不出话,只是诧异的望着他,她突然不懂了。

    “或者你想看看另一份材料!”

    钦海明低声问了句,然后将刚刚放进抽屉的材料又拿了出来,他本以为等到晚上才能跟她讲,没想到她回来的这么快。

    ------题外话------

    推荐飘雪的完结文婚后霸占娇妻婚床上,他轻啄着她红透耳沿低喃要求,翻云覆雨中她几次频临崩溃,第二天一醒来面对大床上的空荡,她自己上班路上买了避孕药。

    旷世婚礼,无关情爱。

    ——

    他是高高在上的大总裁,霸道强势,不可一世。

    ——

    城里流言四起,传闻那天会议室里血肉模糊,傅太太因出轨被傅家赶出门。

    所谓宠爱,也不过就是床笫之间。

    只是那天夜里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终是吐晕在厕所里的时候。

    她像是得了一场病,一场叫做傅赫的病。

    ——

    “我来送两瓶酒,祝你往后过的快活。”他说。

    “我不喝酒了,谢谢你的祝福。”她说。

    “你以后都不要来了,我怀了别人的孩子。”

    “是吗?孩子爹是哪个狗杂种?嗯?”

    傅太太缓缓地抬眸

    (真婚真爱,真宠真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