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2 醋坛子又打翻了
    那份材料被扔在了地上。

    钦海明站在窗口背对着她。

    张汝佳低着头看着地上那个材料袋子,然后捡起来慢慢的打开。

    她想不出到底还有什么事情被钦海明突然发现,她也不敢想,不愿意想。

    她甚至不想打开这个厚重的袋子,尽管手指头捏着里面像是没有几张纸。

    张汝佳甚至能听到自己呼吸的声音,不情愿的打开袋子后看着里面的东西把她自己都吓一跳。

    如果不是这份材料她甚至都把这件事给忘记了。

    她突然坐在了地板上,大脑在一片空白之前想起自己那天跟钦明珠去那家私立医院找那个抓药的小姑娘,花了一些钱把她收买。

    她突然想起自己的声音,她对那个小姑娘说:你只要把药放到里面去,神不知鬼不觉,不会有人知道的,但是你可以得到一大笔钱,想做什么不行?

    “离婚吧!”

    他说!

    张汝佳听清楚那句话之后吓的不敢吭声,只是转头去看着他的后背。

    她现在甚至看不见他的脸,不知道他是何种表情,她用力的摇头,咬着自己涂了斩男色口红的嘴唇。

    “我钦海明的妻子怎么会如此狠毒?可是她分分钟在我面前扮演着贤妻良母的角色,还对我说会把钦慕当亲生女儿对待,——离婚吧!”

    钦海明冷漠的眼神望着外面,此时他想到的只是那个在她面前温声细语的前妻,她死了,因为他的一次醉酒酿成的大货。

    这些年他再也没有敢喝醉过,因为他怕再闹出那样的事情来。

    二十多年前的那个夜晚,他早就记不清楚了。

    他只记得有人通知他,说慕慕的母亲死了!

    在之后张汝佳说钦慕好像很讨厌她,怕钦慕在家生活会变的自闭,所以让她去开放的国外,他当时想着或许这样的家庭环境真的不适合钦慕,就把钦慕送走了。

    那天钦慕因为气急脱口而出的那些话,她说她差点被卖掉,她说她差点死掉

    他一直知道自己这些年是个不称职的父亲,但是他没想到自己糊涂到这种地步。

    糊涂到让自己的后妻这么伤害自己最愧疚的女儿。

    他很爱钦慕,那些年钦慕一直是他手心里的宝贝。

    可是后来

    外人都道他最疼钦明珠,其实除了钦慕,他再也没有那么疼爱过另一个孩子,那种真情实意,好像只能发生在第一个孩子身上,又或者他的心里早有抵触。

    “汝佳,二十多年前的那一晚我已经忘记了!”

    他低声说着,没有带任何愤怒。

    却是让张汝佳通红着眼眶。

    “我不该酒后乱性,我更不该在那段时间放着慕慕的母亲不管去上班,我更不该后来跟你成了家,把慕慕扔到巴黎去十多年不闻不问,我根本就是个失败的男人。”

    钦海明想到钦慕骂他的话,他那时候觉得钦慕自私,现在才知道最自私的人其实是他自己。

    “老公!”

    张汝佳难过的叫他,一个劲的摇头。

    钦海明转头看她:你离开这个家吧,出去跟明珠好好过,或者再找个男人。

    “我不!你的身份是不能离婚的。”

    “今天的一切,我已经不那么看中了!”

    钦海明说道。

    张汝佳不敢置信的看着他,这些年钦海明有多重视自己的身份名誉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可是钦海明今天却说出这样的话,他是真的打算不要她了。

    张汝佳本来就想到可能会有这么一天,但是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么快,自己的女儿才被断绝关系扔出去没几天,然后她就也要被轰出去了。

    “我搬出去可以,你冷静冷静也好,我这就去收拾东西。”

    “汝佳!”

    钦海明转头叫从地上爬起来往外跑的女人。

    “我们结束了!”

    “我不!一日夫妻百日恩!你怎么能这么绝情?我就算是去买通了那个女孩让她在钦慕的中药里加了避孕药又如何?她又不是一辈子不能再怀孕,何况,她让你变的对我不冷不热,我凭什么任由她在穆家过少奶奶的好日子,我凭什么让她就这么容易的把你夺走?她不配,她不配!”

    “你给我滚!”

    钦海明听到后面后忍不住哆嗦着抬起手让她滚。

    “我滚?我为什么要滚?我守了你这么多年,悉心照顾着你不敢有半点差池,我从来都兢兢业业,把这个家打理的井井有条,为了你我甘愿低调,为了你我的青春在那晦暗的小地方偷偷摸摸的度过,要走的是你那个宝贝女儿,是那个贱人留下的野种!”

    “啪!”

    “啊!”

    “你给我滚!我再也不要见到你!”

    钦海明打过她之后手就哆嗦的更厉害了,他指着门外,再也不愿意见这个让自己觉得恶心的女人。

    张汝佳被他一巴掌打的老远,还好有张书桌让她扶住,她捂着自己的半边脸又转头,却是没有离开家,只是把自己关在了屋子里。

    二十多年,她从来有这么哭过。

    今天的疼痛也让她越加的痛恨钦慕了。

    而钦海明又坐在椅子里,这会儿他也无法平静下来,他没想到原来张汝佳这么恨钦慕,这么恨他已经死去的妻子。

    那个女人活着的时候便像是一朵与世无争的花儿,却是在死后

    他怎么能让别的女人这么羞辱她?那个曾经他最爱的女人。

    是啊,他也是爱过的,那时候他还年轻,那时候他有个温暖的家,爱他的妻子,以及爱他的女儿。

    那个晚上,张汝佳没走,钦海明却搬离了住处。

    钦慕听说那些的时候依旧平静,因为那依旧不是最后的结果。

    她要看着那母女俩落魄无依。

    哪怕是张汝佳没有指使人在她的中药里做手脚,其实钦慕也不打算放过她们母女了,出了这事情以后更催动她的行动而已。

    等江宴的伤好了一些便又到了穆家去。

    那时候钦明珠正在拉着欢欢的手给欢欢涂指甲呢,还一边涂一边说:“这样是不是很漂亮呀?要不要再给你涂个别的颜色?嗯?”

    江宴被穆熠宸接到家里的,只是没有告诉她。

    她还以为他在别的城市呢。

    因为这几天电话里他总是说不方便见面,但是也把她哄的很踏实,穆倾心并没有多想,直到感觉着有个熟悉的人靠近。

    是欢欢先抬了头,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望着眼前很高的男人。

    他对她微微一笑,手轻轻地摸了摸欢欢的头。

    缓缓眨了眨眼,被姑姑涂着指甲油的手抽了出来,然后对着门口跟她招手的爸爸跑了过去。

    客厅里没有了别人,穆熠宸抱着女儿去了院子里。

    客厅里一下子只剩下两个人,穆倾心缓缓的抬起眼来,渐渐地看清了他的样子。

    他有些憔悴,但是却完好的站在她面前。

    穆倾心压抑不住内心的激动,很快就打翻了桌上的指甲油瓶子,站起来紧紧地抱住自己跟前的男人。

    “阿宴!我好想你!”

    穆倾心忍不住倾诉,紧紧地搂着他的脖子。

    “我也是!”

    江宴也抱紧了她的肩膀,下巴抵着她的额头,在她的发上轻吻着。

    那原本要下楼的老两口看到客厅里的一幕后立即停住了脚步,又悄悄地退了回去。

    江宴依依不舍的松开了她,仔细端详着她哭花的脸,抬手轻轻地替她擦了两下眼泪,嘲笑她:哭的像个花猫。

    “还不是因为你!”

    她的眼泪止不住,恃宠而骄的抬手敲打他的胸膛。

    “啊!”

    江宴立即捂住自己的胸口倒退了一步,脸色也立即变的发白。

    “忘了告诉你,他中了枪伤刚好。”

    在外面的男人突然又站到门口说了一声,继而又离开。

    穆倾心张大着嘴巴收回看门口的眼神,紧张的望着江宴:“你不是说你好好的吗?”

    “你看我现在不好吗?”

    他轻轻地安抚了自己的胸膛,又慢慢张开双臂问她。

    “你吓死我了你!”

    穆倾心又忍不住哭起来,撞到他怀里。

    江宴又疼的眉心冒冷汗,不过在她安稳了后那伤口也渐渐地不再疼,反而原来凉凉的感觉,现在变成了暖意。

    “我以为我要失去你了,阿宴,以后再也不要离开我。”

    穆倾心嘀咕着,在他怀里,完全就是个被宠坏的小女孩。

    冯芳华在楼上偷听着,气的要命,自己辛辛苦苦养大的,疼了这么多年,竟然心里只想着一个男人了。

    穆子豪其实心里也不是滋味,但是看女儿那么在那个男人撒娇,也只能无奈的轻叹了一声。

    而院子里,穆熠宸跟欢欢在秋千上坐着晃悠着,看着有辆可爱的小车跑了进来。

    欢欢双手抓着绳子,高兴的冲着阳光里喊:“妈咪!我在这儿!”

    钦慕下车后看到她在跟穆熠宸玩便立即开心的走了过去。

    “你们父女俩很悠闲啊。”

    钦慕站在边上问道,漂亮的眉眼间倔强又不失风采。

    “我们俩在等你!”

    穆熠宸那双桃花眼望着她对她说。

    钦慕

    “对!我们在等你!”

    欢欢也甜腻腻的学着爸爸说话。

    秋千还在轻轻地荡着,钦慕把包包挂在脖子上,提议说:我推你们怎么样?

    “好啊好啊!”

    欢欢立即高兴地答应着,差点鼓掌拍手。

    “不要啊,千万不要”

    倒是宸哥突然怕了,然而钦慕已经跑到后面去:一,二,三

    客厅里的人都吓的跑了出来,还以为发生什么事情,结果

    钦慕看到冯芳华责备的眼神立即吓的低了头,却是俏皮劲一时之间收不回来。

    “都站在这里做什么?不冷?”

    穆熠宸问了一声,先抱着欢欢挤开那四个人走了进去。

    钦慕低着头立即跟着,从那条缝里挤进去。

    欢欢开心的说:爸爸,我还想玩!

    “下次你跟你妈妈坐在上面,我推你们玩!”

    穆熠宸笑笑说道,漆黑的眼神看向钦慕,似是在责备她的俏皮。

    钦慕冲他眨眨眼,并没有说话,毕竟长辈们就在后面,她站在旁边等着长辈们先坐下,也跟江宴微微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都坐吧!你们俩也坐!”

    女儿儿子都坐下了,孙女也已经在怀里,就是儿媳妇跟女婿还站在,穆子豪便吩咐了一声,两个人才走过去坐在沙发里彼此的爱人身边。

    “你们家的事情都稳定了?”

    穆子豪身为穆倾心的父亲最关心的自然是女儿的大事。

    “是!”

    江宴认真的答应着,不敢有半点不尊重。

    “那就好!倾心也快要生了,你在是最好的。”

    穆子豪点点头。

    “嗯!”

    江宴悄悄地观察着这岳父岳母大人,因为听穆倾心说过她父母亲的性子,所以他也是格外留心冯芳华的表情。

    冯芳华倒是一直没说话,只是在看他,所以他一抬眼立即就又垂下了,哪里还敢抬眼,冯芳华那眼神真的是犀利的很呐!

    “我们要回去吗?”

    穆倾心等不及父母问,自己着急的转头看着他问,满眼的期待。

    江宴一怔,下意识的看向她父母,然后又紧张的笑了笑:我们还是在这里把孩子生了再回去吧。

    看着穆子豪跟冯芳华那不敢置信的眼神,江宴只得这么说。

    穆倾心一听却不乐意了:“是不是那边的事情还没有解决?我们的事情还是不能公开?”

    “不是!只是我妈妈走的早,我怕照顾的不妥帖,还是留在这里生完宝贝再走,嗯?”

    江宴一说完这话冯芳华跟穆子豪都松了口气,但是穆倾心却是有点不乐意。

    “哦!”

    那委屈巴巴的小样,仿佛盼着早点离开家呢。

    “你这死丫头真是白养你了!”

    冯芳华一忍再忍,本想在女婿面前立立威,可是看着女儿那样子实在是忍不住了了,脱口而出就骂了句。

    穆倾心抬了抬眼,看她一眼后又跑江宴肩膀那里蹭,仿佛有人来撑腰了,一点也不再害怕了。

    钦慕在旁边看着却觉得很搞,穆倾心真的很可爱,冯芳华也真的,看似严厉,实际上疼女儿疼的要命,这种感觉是她无法体会的,但是她依然想要笑,很羡慕,又觉得很温暖。

    江宴以为冯芳华要打穆倾心,立即抬了抬手,然后发现自己太过紧张又干笑了一声:“岳母您别生气,只是我们之间经历了一些事情所以她怕失去我而已。”

    钦慕心想你别说这话还好,你说这话不是故意让老太太更生气吗?

    也果然,冯芳华听完之后就气的仰起头望着屋顶,抬手用力的摸着自己的心口:“你们俩都给我滚远点。”

    好不容易顺了口气,说完就起身自己先回房间去了。

    “你岳母就那脾气,你千万别介意!她就是不舍的倾心嫁人。”

    穆子豪在老婆走后说道。

    “我知道!以后我们也会常回来看你们的!”

    江宴说道,转眼看身边的女人。

    “嗯!”

    穆倾心立即配合的点头。

    穆子豪知道女儿想跟这个男孩子走的心是不会变了,而且现在他们当父母的也没办法在拦着,便笑着说:“你们年轻人有话聊你们先聊着,我去看看我媳妇。”

    江宴在他起身的时候也紧张的站了起来,穆子豪压了压手让他坐下,自己离开。

    欢欢跟着穆子豪去房间里哄冯芳华,一进去就看到冯芳华在流眼泪,早就眼眶通红,低头对欢欢说:“快去亲亲奶奶,叫她别哭了。”

    “嗯!”

    欢欢听话的跑到冯芳华身边去,冯芳华本故意扭头不想让欢欢看到自己的狼狈样,但是没想到孙女踮着脚来给自己擦眼泪,还特别真诚的说:奶奶不哭,欢欢心疼!

    冯芳华听着那话更是两颗眼泪立即掉了下来,却是立即擦掉了。

    而外面没了长辈后,好像更沉默了。

    四个人一下子谁都不说话,穆熠宸就坐在单个的沙发里看着穆倾心抱着江宴的手臂不松开,好像黏住了一样,眼里开始放火。

    钦慕也是一直在看着,也不说话,只是当她看她老公的时候发现她老公好像在上火,于是只好说了一声:“穆熠宸,你要不要上楼一趟?”

    ------题外话------

    推荐飘雪完结文婚后霸占娇妻婚床上,他轻啄着她红透耳沿低喃要求,翻云覆雨中她几次频临崩溃,第二天一醒来面对大床上的空荡,她自己上班路上买了避孕药。

    旷世婚礼,无关情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