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3 你要如视珍宝
    “不去!”

    穆熠宸很不高兴的回了声,现在他眼里没有老婆,只有那个心不在这个家的meimei,这小妮子真的是……

    “穆倾心!”

    穆熠宸皱着眉叫了一声。

    穆倾心被他突然的一声吓了一大跳,转而却立即鼓着腮帮子用力的缠着江宴的手臂:干嘛?

    好像是担心自己心爱的人被抢走,穆倾心宝贝的厉害。

    钦慕看着穆熠宸那样子无奈的叹了一声,然后起了身,走到他跟前的时候踹了他的小腿肚一下:回屋!

    穆熠宸吃痛的立即变了脸,却是转瞬又屁颠屁颠跟着钦慕上了楼。

    他突然发现他老婆很久没有发脾气了,这么一发脾气叫他有点不敢惹。

    钦慕回去就瞅着他:“穆总您怎么也上来了?您不在下面继续盯着您小妹?”

    “怎么又叫穆总?”

    穆熠宸小腿肚子还疼,听着她叫穆总更心里也不得劲。

    “那我叫您什么啊?宸少?宸哥?”

    穆熠宸……

    “宸哥可以!宝贝心肝什么的你随便叫!”

    “你出去!”

    穆熠宸突然坏笑着要去抱她,钦慕立即转身给他又踹了一脚,穆熠宸一躲,凶险的望着她:喂,过分了啊!

    “过分?我还有更过分的要不要看?”

    钦慕双手抱着自己的手臂,抬脚又追着他要踢他。

    穆熠宸一直跑到床尾那边,钦慕踹不到反而被他突然一个回旋给从后面抱住,继而压在了床上。

    “你抽什么风?”

    穆熠宸不理解的一边摸索一边问。

    “我抽风?是你抽什么风?人家小两口在那里亲密跟你有什么关系?”

    “那臭小子一来就想把穆倾心抢走,我还不能管了?”

    穆熠宸拨开她颈上碍事的头发,问完就去咬她。

    钦慕忍不住皱眉:疼!

    “疼死你算了!”

    穆总毫不心软,也不手软。

    钦慕被他很快就累的没力气挣扎,认命的趴在床上:“你现在要管还有什么用?肚子都那么大了,你早就知道穆倾心跟他在一起,为什么你早不管?”

    “我怎么知道他们俩会把肚子弄大!”

    后来江宴真的把穆倾心看的太严了,他的人也很难靠近,老实说女人怀了孕被大衣一包裹真的很难看出怀孕来,尤其是又不能近距离观查的时候。

    “那你现在下去质问江宴好了!”

    “现在你求着我去我也不去了。”

    穆熠宸在她耳边低声提醒着,然后又把她的耳沿咬住。

    钦慕……

    “宝贝,你什么时候也那么粘着我?”

    他突然魅惑的声音在她耳边问。

    他们在一起这么久,老实说钦慕虽然有时候也会很黏他,但是从来没有像是离开他就活不了的地步。

    “这世上只有一个穆倾心。”

    钦慕明白他的意思后无力的回了一声。

    “嗯!这世上也只有一个穆熠宸,你要如视珍宝,知道吗?”

    “穆熠宸……”

    快被他搞死,竟然还要听他教育。

    不过穆总才刚进就已经有人敲门:少爷,少奶奶,晚饭好了!

    穆熠宸……

    钦慕赶紧的侧身去拍他的肩膀:快停下。

    “休想!”

    穆熠宸在她耳边低喃,然后又答应了一声:让他们先吃!

    钦慕觉得自己这张老脸都快没地方搁了,这会儿他们俩要是不下去,等下下去的话,这不是让所有人都知道他们俩在楼上干什么吗?

    钦慕紧张的快哭了:“求你好不好?吃完饭你愿意怎样就怎样?”

    “不行,你感受不到它现在没办法忍耐?”

    穆熠宸质疑她的感受能力。

    她怎么会感觉不到,可是现在长辈们都在楼下等他们了,还有江宴跟穆倾心,尤其是穆倾心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完全不知道保留的性子,她实在是不敢想自己下去晚了之后会接受的目光。

    十分钟后俩人从楼下下去,穆熠宸坐下去还看钦慕,钦慕被他盯的原本就不自在的脸更加不自知,强行对众人微笑了一下:抱歉,他衬衣扣子掉了,我帮忙缝了一下。

    长辈们好像信了?

    不过那两位年轻的好像……

    穆倾心眨眨眼:是衬衫上第几个扣子坏了?我哥有的是衬衫呢,其实不用补也可以的哦,是吧个?

    “吃饭!”

    穆熠宸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钦慕坐下之后大家便又开动了,穆倾心还冲她眨眼。

    因为她们俩挨着,穆倾心捏着筷子的手抵着自己的太阳穴哪儿对钦慕抛了好几个暧昧的眼神,又在她耳边低声问:嘴角怎么那么红?被什么撑爆了吗?

    “穆倾心!”

    仅仅是隔着钦慕,分明声音不大,但是穆熠宸就是听到了。

    钦慕已经够尴尬了,穆倾心这么一说之后钦慕的手一抖,还好没有掉了筷子,不然肯定又要遭受白眼。

    穆倾心听到哥哥叫自己立即就也装着一本正经的吃饭,这之间江宴像个透明人一样,一个字都没有说过。

    没过两分钟穆倾心就开始帮江宴夹菜:“阿宴,你多吃点这个,伤口会愈合的快点。”

    “嗯!别光顾着给我夹菜,你自己也多吃。”

    “好的!”

    穆倾心答应着还不忘冲着他暧昧的眨眼,江宴无奈的宠溺笑,冯芳华……

    不过穆倾心的眼睛真的挺毒辣的,后来钦慕被汤烫了一下嘴角,下意识的抬手去摸了摸,然后想起那会儿为了让宸哥早点结束所以做出的牺牲。

    不知道为啥,每次宸哥要是被她那什么的话,就会格外的迅速。

    真的那么刺激?

    嗯!她第一次还是他教的……

    钦慕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饭桌上想起那么多那什么,尤其是当她记起饭桌上这么多长辈的时候,羞愧的立即埋了头。

    这时候大家都已经在认真吃饭所以没人理她,倒是穆熠宸发现她的小动作后看了她一眼,然后继续努力装正经。

    嗯!宸哥正经着呢!

    吃过晚饭后孕妇跟伤员就回房间休息去了,客厅里又只剩下六个人,欢欢趴在穆熠宸怀里打瞌睡,钦慕真的就在帮冯芳华补衣服扣子,因为是旗袍上的那种特别的扣子别人补起来不好看。

    钦慕缝好扣子把线头剪掉,然后送还给冯芳华,冯芳华看着她缝起来后跟原来一模一样不自觉的也笑了一声:“也奇了怪了!看你平时做什么都做不好,这事做的倒是很细密。”

    “这是我的职业嘛,自然是要做的好一些。”

    钦慕柔声回应道。

    穆子豪也笑了声:“怪不得简俨会收你做徒弟,恐怕是也看中了你在这方面的造诣。”

    只是一提到简俨,家里的气氛就有点不自然了。

    冯芳华还因为钦慕跟简俨的feiwen不高兴呢,一听老公提到这话更是脸立即垮下来。

    “瞧我!那什么,你们陪欢欢去睡觉吧,我跟爸爸下两局棋。”

    “是啊,你们都上楼吧,不用陪我们!”

    老爷子也怕他们不自在,跟着催促了一声。

    “有件事我得说一声,明天我们打算回公寓去住了!”

    穆熠宸离开之前低沉的嗓音对大家说道。

    钦慕疑惑的转头看他一声,冯芳华跟穆子豪也是,老爷子也是不理解:“你们不是一直住在这里吗?”

    “这是为了陪您,但是这两天开始上班了,还是公寓那边方便一些,所以我们决定回去。”

    钦慕不说话,心想自己就认命吧!

    在家里,大概很多事情都是宸哥说的算,她就听之任之好了。

    “那欢欢呢?”

    “我们俩轮流带她,都有时间。”

    穆熠宸低了低头,摸着女儿的头发柔声说道。

    “我有点不舒服,先回房间了!”

    冯芳华半个否决的字也没说,只是昂着下巴起身离开了沙发。

    穆子豪责备的眼神看着穆熠宸:你就不能换个时候说?

    心疼自己老婆的男人无奈的叹了一声:“爸,我待会儿再来陪您下棋。”

    穆子豪也跟着回了房间去安慰冯芳华,钦慕瞅了穆熠宸一眼又转眼看爷爷,爷爷笑着说:不用跟我解释,这小子今年是在家住的时间最长的一次,我还能不了解他?

    钦慕……

    “只是熠宸你就不能哄着你妈说?每次都非得弄的她不开心?”

    其实以前过年那晚穆熠宸才在家住一晚,其余时候都是住公寓的。

    只是这一年因为家里多了钦慕跟欢欢,他们在老宅住了太长时间,所以冯芳华才不愿意他们再离开。

    “要不我先陪您下一局?”

    “也行,恐怕你爸爸要哄好老婆也够我们下一局了,来!”

    “那我把欢欢放回房间去。”

    钦慕看他们俩要下棋便主动抱着已经快睡熟的欢欢上了楼,穆熠宸去跟老爷子下棋。

    客厅里此时很安静,只有象棋碰着棋盘的声音。

    棋盘旁边放着一壶茶,两只茶杯,祖孙俩下棋的时候都特别认真。

    钦慕哄欢欢睡了后想回房间去洗澡,结果就听到江宴跟穆倾心的房间门开了,江宴在门口小声叫她:大嫂,过来一下好吗?

    钦慕……

    这感觉怎么有点奇怪呢?妹夫悄悄地叫她干嘛?

    “那到底是自己生好还是剖腹产好啊?”

    钦慕跟穆倾心说了说自己生孩子时候的情况,穆倾心又有些犹豫起来。

    “如果怕痛就剖腹产好了,现在剖腹产之后的疤痕也看不清楚,如果太在意再去做个修复好了。”

    钦慕说。

    “嗯!我也觉得,我们还是按照之前想好的剖腹产好了!”

    江宴也说,自己生要是生不下来到时候再去手术室那就太受罪了。

    “那你会不会嫌弃我太不争气?”

    穆倾心担心的问道。

    “怎么会?你本来就比较怕痛。”

    江宴回了声,抬手用力的揉了揉床上女人的头发。

    “那我们挑个好日子吧?”

    钦慕……

    为什么她觉得自己这么多余,这俩人到底叫她来干嘛?

    “那个,我先回去啦!”

    钦慕有点不好意思打扰人家小两口甜蜜,尴尬的说道。

    “啊,好!那明天见!”

    穆倾心朝她挥了挥手。

    江宴刚要送她就被穆倾心拉住:钦慕是自己人,不用送。

    “那大嫂晚安!”

    江宴笑着招呼过,虽然叫大嫂很别扭,但是他实在是不敢跟穆倾心一样对钦慕直呼其名。

    “你们俩也早点休息,晚安!”

    钦慕努力微笑着说完赶紧撤,天啊,穆倾心那丫头简直就是个折磨人的小妖精。

    回到房间后洗完澡钦慕就开始设计江宴的新郎礼服,老实说新郎礼服其实一点都比新娘的婚纱简单。

    虽然看似都是很单一的颜色,但是样子却是要取巧的。

    穆熠宸回房间的时候已经快十二点,钦慕还盘腿在床上画图呢,被窝里好几张被她用过的纸,长发被她全部拢到一侧,认真的盯着自己的图纸,偶尔皱眉皱的很厉害。

    穆熠宸没打扰她,只是悄悄地去了浴室。

    只是知道他洗完澡出来她都没有发现他回来。

    “穆太太,你是不是太专注了点?”

    “这几天我要把他们俩的礼服都搞定,我感觉穆倾心跟江宴的婚期应该会在两个月之内。”

    之后她要亲自帮他们俩做礼服,作为大嫂,这是她能送给他们最贵的礼物。

    穆熠宸上了床以后看着她画的图,一看就是属于男人的西装,不自觉的叹了一声,躺在她身边望着屋顶一个字也不跟她说,只是表情有点苦逼。

    他不知道她为别人设计过多少婚纱礼服,但是什么时候才是他们的。

    穆熠宸突然笑了一声,特别悲剧的。

    因为他发现,他大概是兄弟们之间最渴望婚礼的一个。

    当所有人都在担心婚后被老婆管着失去自由的时候,他竟然如此的渴望跟她一起走到礼堂,一起接受别人的祝福,在神父面前为彼此戴上戒指,对世人说他们是合法夫妻了。

    隐婚?

    他痛恨这俩字!

    钦慕还在画图所以一点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直到他后来翻了个身,钦慕觉得被窝里一凉,才转头看他,就只看到他的后脑勺。

    为什么觉得他好像在生气?

    钦慕拿着笔轻轻地戳了他一下:怎么了?跟爷爷下棋输了?

    “嗯!”

    他寡淡的答应了一声,依旧没有回头。

    钦慕想,肯定是那会儿尽兴了,所以现在这么不稀罕他。

    “输了就输了嘛,就当哄爷爷开心了。”

    钦慕嘀咕着,继续画图。

    穆熠宸转头看她一眼,漆黑的眸子里有些无奈,他发现这个女人真是没心没肺的厉害。

    “你怎么突然跟妈说要回公寓去住的事情?”

    钦慕感觉他回过身来以为他已经释怀了,就又问了声别的。

    只是许久都没听到他说话,所以就转头去看他一眼,发现他漆黑的眼竟然在看她,并且是那种很认真的,很考究的看。

    她长时间看一个地方看的眼有点花,所以就往他脸前凑了凑,然后后脑勺一下子被扣住。

    钦慕……

    “你就只关心这些?”

    他突然问了声。

    钦慕下意识的眨了眨眼,长睫呼扇了两下:嗯?

    “算了,你继续忙,我睡了!”

    他突然又松开她,像是不想在对她重复某些话题。

    钦慕……

    眼珠子不自觉的转了转,想去看图纸,却又忍不住先看他一眼。

    他刚刚那个眼神好像很寂寞?又好像很绝望?

    她急着处理完那个小尾巴,所以暂时没办法追究那个眼神里的情绪,只是后来画完图她躺在他身边,看着他的后背却怎么也睡不着。

    为什么她就是觉得他不高兴不是因为输棋呢?

    好像是因为她!

    可是她又做错了什么?

    她甚至对他突然提出搬回公寓都没有发表意见。

    钦慕想不通,但是也不愿意面对着一睹冰冷的背影。

    所以后来她悄悄地从他身上爬到了他另一边,跟他相对着。

    当她窃喜与他面对面的时候,正要往他怀里钻,他却突然又转了身。

    钦慕……

    他到底睡了还是没睡?

    “穆熠宸?”

    “嗯?”

    他,没睡!

    钦慕有点生气:你回过头来,抱着我!

    题外话

    第二更来啦!我们宸哥耍小性子了呢!真可爱是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