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5 不同意婚礼呦
    “你混蛋!穆熠宸!”

    钦慕抬脚就往他身上踹过去,也不管是踹到哪儿了!

    ——

    不过后来还是被宸哥给就地正法了,嗯,就是被踹到地下之后,然后直接把钦慕也拖到地下去了。

    在后来人家提上裤子就出门去跟兄弟喝酒了,提裤子前没忘了把她扔回床上去。

    房间里彻底静下来,不,整个家里都静下来了!

    钦慕后来自己在软趴趴的床上趴着,感觉自己累得已经像个活死人了,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翻个身也翻不动。

    ——

    穆熠宸去到会所的时候江之远跟赵淮已经在喝酒了,倒是没有秦逸跟景峰,听说一个在陪老婆,一个被关在家里闭门思过了。

    他刚进去坐下后,江之远就立即倾身上前,硬是将霸道总裁穆熠宸压在沙发里,掀开他的衣服领子。

    “果然带着女人香!”

    江之远转瞬就起开,带着邪魅的笑,像是刚刚跟赵淮打过赌。

    穆熠宸却是紧皱着眉头,就那么冷冷的看着那个男人,起身前一脚就踹过去在他的膝盖上:发什么疯?

    “我跟赵淮打赌你是刚从女人的床上下来。”

    江之远坏坏的笑着,赵淮叹了一声,垫着自己的钱包,难过的问:哥,你跟小慕meimei是每天晚上都得做么?

    穆熠宸转而眯着眼望着他:妒忌了?想找女人了?

    “不是!我是觉得小慕meimei那体格恐怕会被你掏空,你怎么一点都不怜香惜玉。”

    “你给我滚!”

    穆总一生气,刚从口袋里掏出来的烟盒就要砸过去,赵淮下意识的就抬手捂住自己的脸。

    江之远笑着打趣:“咱们宸哥当然怜香惜玉了!是吧宸哥?”

    手勾住穆熠宸的肩膀又跟他套近乎。

    穆熠宸觉得自己肯定是疯了才会出来找这俩傻子添堵。

    “江之远你是不是欠练啊?”

    穆熠宸皱着眉淡定的问了声,但是心高气傲的气势却已经出来。

    “你还有力气跟我练练?”

    “靠!”

    所以,就那么打起来了,钦慕后半夜下楼去喝水发现他还没在床上,只是下楼的时候看到客厅的落地灯开着,再往下走就看到他手里拿着医药箱刚好坐下。

    “你怎么了?”

    钦慕上前去,穆熠宸一抬眼,刚好被钦慕看到穆熠宸嘴角的伤。

    “你出去跟人打架?”

    钦慕生气的到他跟前去站着,他刚烦闷的低头又被她的手给捧住脸。

    钦慕强迫他抬起头来让她看,然后生气的问:谁打的?

    穆熠宸没说话,只是一双幽暗的眸子盯着她那气势汹汹的样子。

    “江之远!”

    “江之远?他敢打你?”

    钦慕生气,一双眼珠子都要疼的掉出来还不自知。

    穆熠宸突然就不再说话,只是看着她那生气的眼泪都要掉出来的样子,不,是心疼的。

    嗯!

    这两天心里的抑郁好了不少,他突然往后靠在了沙发里。

    钦慕转身去从医药箱里找了消炎药给他抹,穆熠宸就那么静静地望着在给自己处理伤口的女人。

    “大概会有点疼,不过你干嘛大半夜跑出去跟他打架?”

    钦慕皱着眉专心的给他处理伤口,却是前挺的时候刚好胸口对着他的视线。

    穆熠宸觉得穿着这种料子的睡衣的女人简直是引人犯罪。

    而且现在灯光这么暗,她又这么专注。

    “你为什么跟他打架?你们不是出去喝酒吗?”

    钦慕抬了抬眼看他,没注意他的变化,低头给他处理好之后要闪开,然后腰被他强硬的搂住。

    她一下子又回过头,这才看清楚了他的模样。

    穆熠宸的气息是清冽的,但是他眼里的火却是能烫伤人的。

    钦慕紧张的望着他:干嘛那么看我?

    那会儿在地板上差点把她骨头架子都拆了,现在她膝盖还疼呢。

    现在又这种表情看着她。

    钦慕突然发现自己一点困意都没有,只是心里有点湿漉漉的。

    “还疼吗?”

    他突然问了声。

    声音又柔又暖。

    钦慕不自觉的抬眼看他,却说不知道该跟他说什么。

    “啊!”

    只是坏坏的抬手戳了下他的嘴角,穆熠宸先疼的叫了一声,钦慕突然笑起来。

    “我要喝水!”

    钦慕低声对他说。

    “嗯,哪种?我的还是你的,还是厨房的?”

    “色鬼,当然是白开水!”

    “我陪你去倒!”

    穆熠宸托着她把她抱起来,钦慕搂着他的脖子然后被他抱着去了厨房。

    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就被他又摁在里面了。

    刚刚明明一副很怜香惜玉的样子,可是现在却又发了狂似地要她。

    她哪里知道她只是眨眨眼就能叫他乱了情。

    她哪里知道他的心思变的那么快是因为什么。

    也不是第一次了,突然的就对她很不耐烦,突然的又温柔如水。

    后来她被他抱到楼上去轻轻地放回房间的大床上,这一次他没再离开,躺在她身边后低声说:明天就跟刘敬元说,他婚礼需要的礼服你不能设计,要是非要一个原因,就说是因为你男人不乐意。

    钦慕连看他都快没力气,翻个身就想去睡觉。

    穆熠宸搂着她,一口咬住她的耳朵:听到没?

    “嗯!”

    她含糊的答应了一声,其实听到了也没听到。

    工作是工作,刘敬元后来又没再找过她,现在就是设计师跟客户的关系而已。

    钦慕想不明白他的醋意是怎么来的,不过也不重要了,反正她先答应着他。

    撒谎嘛!

    钦慕觉得应该不是难事。

    穆熠宸却不知道她心里怎么想的,看她实在是太困就没再折腾她。

    其实这一晚他也有些累了,其实最可怜的不是他,是江之远。

    江之远腿都瘸了,现在估计已经被赵淮送去医院了。

    这晚终于安静了,一切都变的安静了!

    他又转身将她搂在了怀里。

    两个人睡觉,背对着总是冷飕飕的,全身上下,哪怕是最里面的心脏,都是凉的。

    只有这样抱着才会暖。

    第二天钦慕早上醒来的时候嗓子难受的厉害,然而身边的人却早已经起床去煮饭了。

    她去了女儿房间,欢欢听到她开门才醒来,还不舍的起床,在被窝里蹭了又蹭,然后软糯的嗓音问:妈咪早安!

    “欢欢早安!”

    钦慕走过去,先站在床边给她一个大大的早安吻,然后又上了床钻到她被窝里。

    “我们俩再睡个回笼觉怎么样?让爸爸自己在楼下吃早饭好了?”

    钦慕坏坏的说。

    “嗯,不要!”

    欢欢摇着头,嘿嘿笑着拒绝。

    钦慕……

    这丫头,还是向着她爸爸呀。

    一听说爸爸自己吃饭就不舍的了。

    不知道他嘴角的伤好了没有,江之远竟然敢打他,还把他打的嘴角流血,钦慕想,下次见面一定要教训下那家伙,竟然连她钦慕的老公也敢欺负。

    然后跟女儿起床,毕竟有了要跟他见面的借口。

    后来跟欢欢洗漱打扮好后下楼,钦慕抱着欢欢去餐厅,看着他从里面端着粥出来就笑笑说:欢欢说要陪你吃早饭。

    “那你呢?”

    穆熠宸放下粥之后双手搁置在桌沿,漆黑的眼直直的盯着她问。

    钦慕……

    “我也饿了!”

    钦慕灵机一动,回应。

    穆熠宸却觉得她这时候的样子简直笨透了。

    “吃饭!”

    所以拉开椅子让她跟欢欢坐下吃饭,他又去厨房里拿别的。

    欢欢看着他们俩那样子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却是可爱至极,那粉粉的肌肤,那黑溜溜的大眼睛,无比叫人喜欢。

    “妈妈,你还喜欢爸爸吗?”

    欢欢突然问了声。

    钦慕哪里敢说话,被吓个半死。

    刚好穆熠宸从厨房里出来,听到这话后也是朝着她看了一眼,把菜放到桌子上之后拉开自己的椅子坐下。

    “妈咪你到底喜不喜欢嘛!”

    欢欢又萌哒哒的问。

    钦慕……

    “呵呵!喜欢啊,喜欢!”

    钦慕点着头,笑的比哭还难看。

    穆熠宸抬眼看她,那漆黑的深眸仿佛一个无底洞,把她深深地吸进去了要。

    “那爸爸喜欢妈妈吗?”

    欢欢又转头看着她亲爱的爸比问。

    “不喜欢!”

    穆熠宸很干脆的问了一声,帮欢欢盛粥。

    钦慕……

    欢欢看着爸爸那严肃的样子不敢再问,然后用超级怜悯的眼神看着自己可怜的妈咪。

    钦慕哼哼笑了下,然后低着头喝粥。

    哪里还敢说话,有种莫名的被羞辱的感觉。

    还敢说不喜欢,不喜欢昨晚要了她好几次?

    不喜欢有本事别跟她做啊。

    吃过饭之后还是穆熠宸抱着欢欢走了,其实钦慕想说带欢欢去工作室的,可是他根本不给她开口的机会,抱着女儿就走。

    钦慕有种要被夺走女儿的危机感,但是抓不准所以也不敢发火。

    只得自己开着她的小车车去了工作室。

    但是今天工作室不是她一个人,小美回来了。

    她看到工作室的门开着,吓一跳,还以为是进了小偷。

    但是当她悄悄地推开了工作室的门,发现里面小美已经在打扫,松了口气的同时不自觉的笑了一声:你这么早回来?

    “我又没别的事情,就回来了,就知道你肯定会是第一个回来上班的,还真的是!”

    小美说着也没停下手上的活,继续拖地。

    钦慕放下包边也去拿了个拖把来,两个女人一起并排着把地拖的铮亮。

    “师父怎么样?”

    钦慕问道!

    “很好啊!他说让你不用挂心他,只要三月份米兰的秀就行。”

    “哈!还真是一时给忘记了!”

    拖完地直起腰的时候发现背上僵硬的厉害,钦慕转头看着小美:“我请你去做个anmo怎么样?”

    “真的?刚上班第一天就这么好的福利?”

    “去不去吧?”

    钦慕看她那装傻充愣的,忍不住笑了出来。

    “当然!我去拿包!”

    小美喜滋滋的立即放下拖把就转身走。

    不过钦慕转念一想:“回来!”

    “嗯?”

    小美转头,用力眨了眨眼,期待钦慕的提醒。

    “不去了,改天!”

    钦慕突然正经的说了声。

    小美……

    钦慕只是突然想起自己身上有昨晚穆总留下的战果,今天实在是不合适有那些huodong。

    “什么叫瞬间从天堂跌成狗屎,说的就是我现在的心情。”

    小美失落的说道。

    钦慕忍不住笑了声:“改天一定给你补上,今天突然想起来还有件重要的事情。”

    “什么?”

    “画图啊,另外你既然回来了,帮我去服装厂一趟,再帮我从巴黎订一批料子过来。”

    “啊?速度要快!”

    钦慕看她发楞,便又温柔的提醒了一句。

    吓的小美连连点头:懂!

    穆熠宸上午原本要带欢欢去办公室,谁知道接到老宅的dianhua,他回去后看到大家都在,好奇的问了声:“怎么这么齐?”

    “我们在商议你meimei跟江宴的婚事,叫你回来提提意见。”

    老爷子说。

    穆熠宸一听婚事眉头一皱,他这心情刚刚平复了点。

    呵!

    “好啊!”

    还是放下女儿,然后走到沙发里坐下。

    冯芳华立即把孙女招过去身边,抱起来在腿上:“欢欢想奶奶没有?”

    “想!欢欢想奶奶,爷爷,还有太爷爷。”

    欢欢甜甜的话,把一家人都逗得特别开心。

    “那姑妈跟姑父呢?有没有很想我们?”

    穆倾心一听没自己的名字,立即抗议,跟欢欢眨着眼询问。

    欢欢本来刚要说话,但是看到江宴的时候一害羞,然后只是用力的点了点头,并且眼里百分百诚意的想念。

    “这还差不多,哈哈!等我们孩子出生了也跟欢欢一样可爱。”

    穆倾心转头对江宴说道。

    “会的!”

    江宴在长辈们面前不好多说什么,哪怕他们早知道这一胎是儿子,但是也不好提醒穆倾心说错话。

    “你们俩领证了吗?”

    穆熠宸突然问了一声。

    “还没,我现在不方便嘛,等生完宝宝我们就立即领了。”

    穆倾心被大哥问的有点伤心。

    “证都没领,婚礼着什么急?”

    穆熠宸又问了一声。

    穆倾心……

    江宴……

    “你这叫什么话?他们俩孩子都有了,婚事能不急吗?”

    冯芳华一听不乐意了,她当然不愿意让人以为她女儿孩子都生了还没名没分的,哪里想的到她的宝贝儿子在想什么。

    “领了证就是合法夫妻,婚礼那不过是做给外人看的。”

    穆总又冷冷的说了一声,靠在沙发里皱着眉一直没松开。

    “妈,你看我哥,自己不结婚,还不让我结婚。”

    穆倾心委屈起来。

    “熠宸你这就不对了啊,你meimei跟江宴是自愿结婚。”

    冯芳华还没说话,穆子豪先通情达理了一句。

    只是……

    “谁不是自愿结婚的?”

    穆熠宸问,漆黑的眼眸快要吃人了。

    “啊!哥,你不会是逼着钦慕跟你去领的证吧?”

    穆倾心突然想到,毕竟以钦慕的性子,要是真心想跟她哥,应该早几年就回来了,何必在巴黎偷着生了欢欢之后才回来跟她哥哥结婚?

    欢欢听到姑姑突然大叫了一声吓的立即看着姑姑,然后又看着自己可怜的爸爸。

    穆熠宸不说话,只是脸有点发黑。

    突然客厅里就没声了,冯芳华一向嘴快,这次也选择了沉默。

    只是这样突然的沉默更让穆倾心觉得自己不小心猜中了,知道她老哥多爱面子,立即就噤声。

    老爷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看大家突然不说话就忍不住也问了声:宸,你真的是抢来的媳妇啊?

    “我办公室还有点事!”

    穆熠宸突然站了起来。

    众人……

    “爸爸!”

    欢欢看着他要走叫他。

    “欢欢你今天先跟奶奶爷爷一起玩,对了,——你们举行婚礼的事情我不赞成!”

    穆熠宸突然对穆倾心说了一句,漆黑的眸子看着穆倾心一眼后转身离开。

    穆倾心……

    ------题外话------

    感谢昨天小仙送的一百颗大钻石加n张评价票,还有今天灵馨的钻石跟月票哦,还有大家这个月送出的那么多的月票以及评价票以及鲜花钻石,以及你们给我的全部的爱,飘雪会努力更新的哦,并且送上今天的第二更,我们的宸哥最近满满的负能量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