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8 利用
    钦慕被从里面接出来的时候已经快半夜,她身上披着穆熠宸的黑色外套,看着漫天的星星,不由自主的笑了声。

    穆熠宸搂着她的肩膀:还能走吗?

    “星星多美啊!”

    穆熠宸顺着她的目光往夜空中看去,突然想起昨晚他还在嫌弃她在外面看星星。

    是啊!星星多美啊!

    他没再问她什么,只是把她从地上横抱了起来。

    她缩在他怀里,只静静地贴着他的胸膛。

    “熠宸!”

    杨柏从里面跑出来。

    穆熠宸转头:“这件事我稍后在跟你算账。”

    杨柏看向他怀里受了惊的女人,明白他的意思后便停住了脚步,站在台阶上看着他们俩离开。

    穆熠宸漆黑的眼里闪过的杀气,杨柏明白,这件事他必须给穆熠宸一个交代,那个私自将钦慕扣押的工作人员……

    杨柏想着便立即转身又回去。

    回到家后钦慕被他放在床上,眼睛却忍不住一直盯着他。

    “我去给你放洗澡水,先泡个澡好吗?”

    他低声说。

    钦慕没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穆熠宸一下子心里疼的厉害,靠到床头去,将她搂进了怀里。

    “我在!”

    钦慕只是想到那年,小小的她被同学在学校边上欺负的不成样子,是他找到她去解救了她,他也是说他在!

    钦慕不自觉的就紧紧地依偎在他怀里,却是倔强的不肯说什么。

    她甚至都不确定他是不是还爱她!

    “算了,不洗了,我们休息好吗?”

    “我要洗!”

    她的脸上在想到那年发生的事情后早已经泪流成河,说这话的时候不自觉的吸了吸鼻子。

    她还是那么倔强,穆熠宸看着她犟得像头驴,只得去给她放洗澡。

    以前她总不肯让他看着她洗澡,可是这一次,她却在浴缸里拉住要走的男人。

    “穆熠宸,别走!”

    之后浴缸里发生的事情……

    不可描述!

    浴室里的一场混战之后穆熠宸把她抱出来放在床上,找了药膏替她抹在手上的身上,仅仅是一天的时间。

    明明那张脸上没有任何的受伤,可是身上却满是淤青。

    她还开玩笑说像不像是被他掐的。

    他可舍得?

    被擦药的时候她一声不吭,只是趴在床上,幽静的眼神,空洞的望着眼皮底下。

    房间里寂静的她感觉好像是空的,只是他掌心里的温度是热的。

    他什么都没问,因为那会儿他看到她身上的伤明明想听下,她却不许。

    后来她睡着了,他才出去跟杨柏通了dianhua。

    而当他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她已经不见了。

    穆熠宸睁开眼便想捞她的身体,可是什么都没有。

    当他彻底醒过来,惊慌的睁开眼看着床上空荡荡的另一边,下意识的立即掀开被子跳下床。

    浴室里并没有她的人影,他回到卧室穿好裤子,找了件衬衣穿着就往楼下走。

    钦慕去了钦家,钦海明也才刚醒不久,听说她在外面便走了出去,她果然站在外面,穿着羽绒服但是脸已经冻的通红。

    “慕慕,你怎么了?”

    “我要跟你借两个人!”

    钦慕双手插在羽绒服的口袋里,跟他提出自己来此的目的。

    “先到家里再说!”

    “不!这件事只能在这里说。”

    钦慕轻声拒绝,只是在等待钦海明答应她。

    钦海明披了件大衣,本想让钦慕去家里说,但是看钦慕眼神里的执意便也只好又跟她站在外面。

    之后听钦慕说了自己的用意后他点了点头。

    “另外我昨天去警局走了一趟,感受了下那里面的盘问方式,我觉得有必要跟市长大人举报几个人。”

    钦海明吃惊的看着钦慕,她很淡定,看上去也没受伤。

    但是她说那话的时候却让他以为她就是在里面被欺负了,就是受了很严重的伤。

    “到底发生什么事?你为什么去了那里?”

    “具体的你得问你夫人,另外我要举报的那几个人,我希望今天就能让他们得到报应。”

    “你说!”

    钦慕走后钦海明还站在那里,想了很久,最终还是从口袋里找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你帮我查一下这几个人,上班后给我答复。

    钦海明讲完dianhua就回了房子。

    他跟张汝佳提了离婚,但是张汝佳并没有同意,这几天一直在哄他,所以他们还睡在一个房间里,一张床上。

    他在院子里望着楼上,当发现那个女人正在窗口那里偷看的时候不自觉的皱起眉头,然后对司机说:今天我自己去上班,你在家看着夫人,监视她的一举一动。

    “是!”

    司机是他的心腹,他很放心。

    回到房间后张汝佳已经起了,见他回来便柔声说:外面很冷吧?

    “还好!你怎么这么早就起了?”

    钦海明问了声,低低的看了她一眼。

    “你都起了我能不起吗?我去厨房亲自帮你熬粥喝吧。”

    “不用了!你坐下,我有件事要跟你交代。”

    钦海明说着已经在床边坐下,张汝佳本想就这么离开,听到这话也只好又倒回去,坐在沙发里安静的等待着他吩咐。

    “你这几天没事先别出去,可能会有重要的客人过来,你帮我接待一下。”

    他说道。

    “很重要的客人吗?”

    张汝佳自然不愿意,却只得装着在乎的问道。

    “嗯!我不希望这位客人来的时候你不在,毕竟他也很看重你,你懂吧?”

    “当然!”

    张汝佳知道,以往外面来些人物,也是带着家眷的,家里需要有她这个女主人招待。

    她还挺享受那种感觉得,作为她的太太。

    “可是我上午还得去商场一趟,专柜还有点事情我得过去亲自叮嘱一下,然后就马上回来你看怎么样?”

    “最好不要!”

    钦海明看着她说道。

    钦慕从钦家离开便直接开车去了商场,从houmen员工通道进去后直接去了经理办公室,经理跟一个女fuwu员在办公室里睡了一夜,听到敲门声提着裤子就去开门,但是当看到钦慕的时候整个人就愣住了。

    钦慕没说话,只是钦慕身后的两个人突然站了出来,举起了手里早就准备好的工作证件。

    经理当即吓住,衬衣都没有来得及扎进裤子里。

    而那个小fuwu员坐在达成床的沙发里低着头,用凌乱的头发挡住了脸一动不动。

    钦慕只是冷漠的拿起手机拍了zhaopian,然后转头就走。

    至于那位经理自然是被带走了。

    jy的店长刚从外地赶回来,听说昨天的事情后也很紧张,钦慕站在柜台前看着上面的单子,听着店长说:“我打张晓洁的dianhua一直不通,她会不会是离开了?”

    “在楼上!”

    钦慕淡淡的一声,看了眼自己的手机。

    店长……

    “今天开始你亲自经营这个专柜,如果再有人捣乱,你便把钦市长流落在外的女人抬出来。”

    “你……”

    店长是个短发的圣斗士,各方面条件都很好,也很聪明,钦慕一点她自然就透了,没敢再多问。

    “那中心街的店铺还要开吗?”

    “当然,那将成为我们在荣城最经典,并且最豪华的店铺。”

    钦慕说这话的时候不自觉的眼神看着对面那家店。

    “这几天好好帮我盯着那家店,有什么动静立即给我打dianhua。”

    钦慕走之前交代。

    店长看她走了之后赶紧开始打扫,虽然是店长,但是现在特殊情况下她也得勤恳起来。

    早上接了穆熠宸的dianhua后就没再跟他联系,忙完之后她把车子停在他办公楼下面,上楼去找他。

    却好巧不巧的,刚下车就碰上景晴也过来。

    “你就这么怕他被人抢走?”

    “是啊!”

    钦慕冷笑着回答,然后大步走在了她面前。

    景晴站在那里冷眼望着她走出去一大块才迈开步子朝着里面走去。

    到现在钦慕反而坦然了!

    反正该失去的时候自然会失去,该她的时候就是她的。

    只是她身后的女人内心却是快要煎熬坏了!

    ——

    总裁办公室里穆熠宸坐在办公桌后面的椅子里望着站在办公桌对面有些倔强,还野蛮的女人。

    景晴端坐在沙发里,端着mishu送上来的茶正要喝。

    “为什么我们家的广告要找你代言?去年我的代言不是高于你了吗?”

    景晴茶还没喝进嘴里,听到那话气的干瞪眼。

    “我要代言你所有的广告!”

    钦慕转头看着穆熠宸,倔强的跟他说。

    穆熠宸漆黑的深眸望着她,只淡淡的一声:你确定?

    “非常!”

    钦慕回答的很是确定。

    “其中包括妇科药跟肾药?”

    穆熠宸看着她跟她确定。

    钦慕……

    景晴本来就不高兴,看到钦慕吃瘪之后才高兴一点,就低头喝茶。

    “那妇科就交给景xiaojie去代言好了,我还小,不懂妇科是什么。”

    钦慕抬着眼像是看不见景晴在的样子,霸道的像个执拗的孩子。

    穆熠宸无奈的轻叹一声,然后转头看向景晴:你愿意?

    “我只代言制药厂的名字。”

    景晴那口茶差点因为钦慕的话喷出来,最终咽下去把自己的嗓子烫的发疼,听到穆熠宸询问后便立即回复道,其实提醒。

    因为几年前的确是她在代言制药厂的名号。

    “恐怕今年不行了!”

    钦慕站在那里居高临下的望着她说了一声,然后转头看向穆熠宸,似是等他做最后的定夺。

    “以后我旗下所有的品牌都由穆太太来代言,景晴你先回去吧!”

    穆熠宸看着她那刁钻的样子,明明知道她是故意却也只能由着她。

    景晴却是懊恼的放下茶杯站了起来:熠宸,你现在连自己的立场都没有了吗?

    “我的立场就是她!”

    穆熠宸看了钦慕一眼,无可奈何,回答的那么绝情绝义。

    景晴无奈的笑了一声:看来我在荣城是混不下去了,除非这个女人离开。

    穆熠宸倒是没什么反应,只是钦慕在听到离开那两个字的时候敏感的眼眸一动。

    景晴走了,办公室里只剩下他们俩。

    穆熠宸还是坐在那里,俯视天下的姿态看着眼前的女人。

    而钦慕却在景晴走后垂下眸。

    “抱歉,我不是故意!”

    “不是故意?”

    穆熠宸靠在座位里看着她那乏乏的样子问她。

    钦慕下意识的朝他看了一眼,当看到他幽暗的眸子里的质疑,不自觉的沉吟了一声:是故意!我是故意!

    “今天一早去哪儿了?”

    他不想跟她争执这些,她要的,他通通都会给她!

    “钦家!”

    “看来你心里什么都很清楚!”

    穆熠宸说了句。

    “昨天经过那一场后我突然明白过来,原来杀一儆百这种事,必须要快!”

    钦慕拉开椅子坐下,手轻轻地搭在桌子上,擦着那一点点的落尘。

    “所以……”

    “我今早找钦海明要了人,把商场的经理先抓走了!”

    “还有呢?”

    他漆黑的眼睛望着她,尽管她并不与他对视,但是他照样能看到她心里去。

    “钦海明囚禁了张汝佳!”

    办公室里暂时的安静,直到钦慕的手机响起来。

    是钦海明,她接完dianhua后才抬眼看向穆熠宸:“你的速度比我快!”

    “要不然我怎么让你沉浮我呢?”

    穆熠宸望着她问道。

    钦慕也直勾勾的望着他,两个人隔着一张桌子,就那么互相用眼神想要先征服对方。

    后来钦慕骄傲的从他的办公室里出来,她不会谢他,因为谢谢说多了就变的没意义了!

    既然他们现在还在一起,他愿意为她做什么,只要是对她的好的她统统都接受。

    “既然你这么有空,不如帮我查查当年的事情!”

    “哪一件?”

    穆熠宸问她!

    “钦海明跟我说当年他只是犯了一个所有男人都会犯的错误,他是酒后头脑不清才跟张汝佳一起睡了!”

    “明白!”

    穆熠宸点点头。

    钦慕从椅子里站了起来:那我走了,下午你会去接欢欢回家吧?

    穆熠宸就那么盯着她,看她一点都不跟他客套他倒是突然不太适应,不自觉的笑了一声:你就这么走了?

    “那还要干嘛?该说的都说了,——你想请我去你休息室里小息?”

    钦慕眼眸一动,突然才明白过来。

    她今天已经被气傻了,直到这一刻,看着他那漆黑的眼,她才明白了他此时的心情并不怎么好。

    “正有此意!身上不疼了?”

    不过他还是有所顾虑的问了一声。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他们都不疼的话,我有什么好疼的?”

    钦慕明亮的眼睛望着他,然后一边脱自己的外套一边往后倒退着,眼神示意他跟上。

    穆熠宸并没有再说话,她现在这么凉薄狠绝的模样都是因为昨天那一场,他看过了jiankong,所以昨晚就找人替他把那几个伤她的人办了。

    只是……

    她终究还是被伤了!

    她认清了这个社会的残酷,她认清了那些道貌岸然的人果然都是renmian兽心。

    这是好事,但是她这个发展方向让他很担心。

    床上她压着他,居高临下的望着他,柔软的手指轻轻地扯着他的领带将之扯开。

    穆熠宸突然坐了起来将她的腰给握住,漆黑的眸子邪魅一笑,转而便将她砸在了床上。

    “不要这样!”

    他趴在她的背上,撕咬她之后却是温柔的安抚,轻轻地吮着吻着,低喃恳求。

    “我想趁着你还要我的时候,多要一点!”

    她趴在床上,手被他压在背后却并不示弱,抬头靠近他一侧,笑着跟他说。

    “要多少我都给你!但是不要这样!”

    “那就驯服我!”

    ——

    后来钦慕从里面出来,衣衫整齐,只是颈上有几处咬痕,她背对着门板轻轻地帮穆总带shangmen,然后跟溪mishu点点头便离开。

    溪mishu看着她那样子大气不敢喘一口,心想不知道他们老板现在可还好?但是也不敢进去打扰。

    ------题外话------

    第一更,中午十二点之前保证第二更,真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