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0 约定好!
    穆熠宸转眼看着空荡荡的餐厅,漆黑的眸子里有些沉闷的东西终究又被长睫遮住。

    晚饭特别和谐。

    钦慕把白色的衬衫袖子挽了起来,一边帮欢欢盛汤一边看欢欢故意做出流口水的表情而忍不住笑。

    “爸爸煮的汤这么好喝吗?”

    钦慕问!

    “嗯嗯!超棒!”

    欢欢一边说一边竖大拇指给穆熠宸。

    穆熠宸无奈地挑眉,他女儿已经会夸赞他了,这可真是值得庆贺的事情。

    “我要喝点红酒,你呢?”

    “一点点!”

    钦慕抬眼看向对面的男人,跟他说道。

    穆熠宸起身去拿红酒,钦慕把欢欢的碗放在欢欢面前:小心烫哦!喝之前先吹吹!

    “嗯!”

    后来他们两个喝酒,欢欢端着汤跟他们俩一起碰杯,钦慕摸摸她的小脑袋:怎么什么地方都有你?

    “我们是一家人!”

    欢欢端着碗说完就去喝汤,眼里的羞怯荷塘的时候被藏住。

    钦慕把手轻轻地放在杯子上,抚着杯沿轻笑了一声。

    穆熠宸觉得,他越来越离不开欢欢了,这小女孩简直就是冬天里的暖炉,夏天里的冷空气,让他所有的坏心情统统都因为她而消失。

    后来欢欢睡着了钦慕便在一楼画图,穆熠宸从书房出来回到卧室洗完澡都没看到她回来,便下了楼去找她。

    灯光下她已经在认真的画图了。

    大概是白天没有全心全意,所以到了晚上才这么用功?

    穆熠宸走到沙发,看她最好的视线范围那张坐下。

    钦慕没抬眼,只是一边看图一边问他:忙完了?

    “嗯!今晚打算到几点?”

    “我把这边加个坠。”

    钦慕一边画图一边跟他解释,拿着笔的那只手特别灵活的在纸上挥洒。

    穆熠宸就那么静静地看她,还以为她打算通宵,看样子是马上就好。

    等她!

    “听说今天妈去专柜买衣服了!”

    钦慕跟他随意的聊起家常。

    “嗯!”

    穆熠宸答应了一声,想起那条披肩。

    “你知道?”

    钦慕抬眼看他,对他的daan有些好奇。

    “去接欢欢的时候看她披着秀了jy的披肩。”

    “所以她是知道那是我的专柜了?”

    “嗯!”

    穆熠宸说这话的时候略有心虚,本来是不知道的,只是后来他承认了。

    钦慕也没多想,本来也没想瞒着。

    她并不刻意去宣传而已,但是如果旁人知道了,那就知道吧。

    或许知道比不知道的好!

    晚上两个人上了床又折腾到半夜,之后气喘吁吁的各自躺在一边望着屋顶。

    “睡觉!”

    钦慕翻个身朝着窗口,冷清的两个字,便再也没了声音。

    穆熠宸还躺在那里没动,也没看她,只是盯着屋顶,眼眸里像是有些疑虑。

    晚上征战过后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一觉到天亮,连梦都没有。

    钦慕起床后便想换了衣服去跑步,只是等她穿着运动服从更衣室里出来,看到穆熠宸穿着家居靠在卧室门口站着。

    钦慕下意识的看着他,明明笑着,却给人心如止水的感觉。

    “我去跑步,你在家帮忙照顾欢欢!”

    “我现在都快成你的男保姆了!”

    穆熠宸不爽的说了声,声音有些暗沉。

    钦慕走上前,抬手勾着他的脖子,妩媚的眼神看着他:你不是就喜欢这样的生活?

    在他的唇上轻轻点了一下,然后转身离开。

    穆熠宸转眼看着她下楼的背影,不自觉的叹了一声,低下头想到她说的话。

    这就是他喜欢的生活?

    是啊!

    他只是盼着她回到他身边,至于他是什么身份重要吗?

    即便是男保姆,也是她唯一的男保姆。

    他自认再也没有男人能像是他这般对她,希望她有心感觉到,知道他才是她唯一的选择。

    钦慕又遇到那个帅哥,不过这次她一起跟着跑了,并且速度还可以。

    帅哥不自觉的夸张:行啊你!

    钦慕没说话,手机响的时候她便停下了,让他先走,自己接dianhua。

    “还缺多少?四百万?”

    钦慕突然心里一荡,四百万对她现在来说并不是小数目。

    “我知道了,我来想办法!”

    钦慕说完后挂断dianhua,然后继续往前跑。

    这四百万,她打算从银行贷款,用工作室作抵押应该可以?

    等她回到家后穆熠宸已经准备好早饭,她去冲了个凉,然后跟他们爷俩去吃饭。

    “今天让欢欢跟我吧?小美还给她准备了红包一直没有机会送给她。”

    钦慕吃饭的时候对穆熠宸提议。

    “嗯!我们得有个约定。”

    穆熠宸答应着,在这件事上他没有异议,但是另外的事情上他却需要她的保证。

    “你说!”

    钦慕抬了抬眼。

    “以后凡是我给你打dianhua,三次之后你不接我就定为你出事!所以无论我们吵架也罢,冷战也罢,dianhua你必须要接。”

    钦慕想起那晚他跑到警局的时候,然后用力点了点头。

    “手机要随身携带,如果怕没电,充电宝随时放在包里,ok?”

    穆熠宸跟她确定。

    “ok!”

    只是钦慕刚点头要答应,欢欢就先替她答应了。

    穆熠宸跟钦慕转头看欢欢,无奈的笑起来。

    之后互相对视确定这件事!

    “那你呢?是不是我打你dianhua不通也可以定为你有问题?”

    “我什么时候不接你dianhua过?”

    穆熠宸记不起来,直到钦慕沉默的眼神望着他一会儿后。

    竟然也有那么几次,实在是被她气坏了便不接她dianhua。

    “好!我保证以后不管发生什么问题,都会在听到的第一时间接dianhua!”

    两个人达成一致,钦慕抱着欢欢去上班。

    出去正月以后穆家最大的事情是迎来了穆倾心的小宝贝,一个六斤多重的小王子。

    那天高级病房里热闹非凡,尽管每个人都压低了自己的嗓音。

    穆倾心还躺在床上不能动,江宴陪在她身边守着,冯芳华抱着刚刚来到这世上不久的小家伙,那满眼的温柔,叫人怀疑是不是认错。

    “快看他,嘴角动了呢!”

    一旁的穆子豪立即去看了看,然后也乐呵呵的:“给我抱抱吧!”

    冯芳华还不太舍得,但是终究是给了他。

    “你小心点啊。”

    冯芳华把小家伙给穆子豪的时候说道。

    穆熠宸陪着meimei生产完确定meimei没事便抱着欢欢走了,钦慕也守在病床边,帮长辈们倒了茶后才走过去穆子豪身边:爸,也给我抱抱吧!

    穆子豪还没有抱热乎,但是儿媳妇要也不好意思不给,就又给了她。

    钦慕看着怀里软乎乎的小家伙,眼里的目光也不自觉的放柔:好小啊!

    “现在是小,长起来可快了!”

    冯芳华欣慰的说起来,难得没跟钦慕横眉竖眼的。

    “嗯!欢欢小时候好像也是这样,但是出了满月就长了好几斤呢。”

    钦慕想起欢欢小时候,顿时心里就柔软成水了。

    “还好意思说?我孙女出生的时候我这个当奶奶的都不在身边,等下一个我看你怎么藏?”

    冯芳华这话一说钦慕立即闭了嘴,生怕再被怼。

    不过等他们有下一个孩子的时候,她干嘛还要藏?

    无论如何,哪怕他们还在冷战,又或者已经离婚,她都是要叫他去身边,陪着她,一起等待那小家伙降临的。

    只是那小家伙究竟什么时候来找他们呢?

    不过不管什么时候,她都会等待着。

    相信只要她有所准备,那小家伙不久也会来的。

    希望是今年!

    江宴最后才抱自己的儿子,钦慕把孩子给他后便也打了个招呼告辞了,冯芳华也不要她多呆,把穆子豪也给赶走了,就她跟江宴在守着穆倾心,宝宝交给了月嫂。

    钦慕回到工作室后看着门口停着的车停了停脚步,之后透亮的眼眸看向里面。

    温如暖来了!

    “听说你小姑子生孩子了?男孩还是女孩?”

    温如暖听小美说钦慕去陪穆倾心生宝,也很激动。

    “是男孩,六斤八两!”

    钦慕坐下在旁边,放下包的时候开心的说起来。

    反复这个孩子的到来,让这个世界都多了一束阳光。

    “可真好呢!哎呀,也不知道我肚子里这个什么时候生出来!”

    温如暖说着也摸自己的小肚子,钦慕也看向她的肚子:不要着急,总共就十个月而已。

    “嗯!我耐心等着!”

    温如暖摸着自己的小肚子答应着,其实她现在有点迫不及待,仿佛那些名利都一下子变的不重要。

    “我拿来件衣服,你帮我稍微改一下怎么样?腰口有点紧了,但是我下周要去出席的huodong,只想穿这件!”

    “去楼上吧,穿上看看!”

    钦慕立即又拿起包,走上前去扶她。

    两个人便一起上了楼去改衣服,后来钦慕在帮她改衣服,她坐在沙发里喝着茶问道:杨倩茜现在跟着景晴你知道吗?

    “她没跟我说,不过猜到了!”

    其实本来钦慕是想让杨倩茜去跟着温如暖的,但是怕给温如暖添了麻烦才没说,杨倩茜就果然去跟了景晴。

    大概也是跟她赌气吧!

    不过又有什么所谓呢?

    如果迟早要对立!

    下午钦海明给她打dianhua,说了很多对不起她的话,钦慕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张汝佳的真面目终于被钦海明认清了吗?

    其实还没有!

    他看到的是张汝佳现在做的坏事,那么过去呢?

    钦慕觉得张汝佳当年肯定有事情瞒着钦海明,或者连钦明珠都不知道。

    穆熠宸已经在帮她调查当年钦海明跟张汝佳的事情,那时候钦海明还不是现在的钦海明,还只是一个小小的科员。

    她想,如果当年钦海明就是现在的身份,说不定张汝佳根本不会等到那么多年后。

    可是过去了二十多年,再想查当年的事情又何尝容易?

    她或许给穆熠宸抛了一个dama烦,只是他还是接了。

    ——

    钦家!

    “你不离婚?”

    “我不离婚,就像是我当年说的,我这辈子只有丧偶,没有离婚!”

    钦家的晚饭其实已经很凄凉了,哪怕是夫妻俩都在餐桌前,却也没了当年的感觉,甚至现在是在分离前。

    “如果我今天已经不是市长,你还会这么坚持吗?”

    当年这个女人对他说这话的时候他是感动的,非常感动。

    可是现如今他听着,却只觉得可笑。

    “我会!你以为我只图你的官职吗?当年你还什么都不是,我就生下明珠。”

    钦海明看着张汝佳委屈的样子突然没说话,当年的确他什么都没有,而且他们自从那一晚后就没怎么再联系,她是突然出现。

    “老公,你可以不要我,我搬到客房去住可以吗?只要你别跟我离婚,除非你又另外有了喜欢的女人。”

    “我没那么多情!”

    钦海明转了头不再看她,有些烦闷的回应。

    “那就让我留下来,至少在你生病的时候我还可以照顾你。”

    张汝佳打了厚厚的粉底的脸上已经有些泪痕,那一副全心全意为了一个男人的样子却是已经叫人有些不愿意相信了。

    “你也搬出去吧,听说明珠现在在你外面买的房子里住,你去跟她同住吧!”

    离婚与不离婚都无所谓,但是他实在是不愿意再跟这个心肠歹毒的女人在一起住了。

    她口口声声答应他会对钦慕好,但是转眼……

    他亲眼看到那些人欺负钦慕的shipin,并且他已经得知那些人做的一切都是受她指使。

    而且看样子,那已经不是她第一次利用他的职位来指使他的人做些不应该的事情了。

    “老公!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你真忍心让我走?你对我真的半分感情都没有了吗?”

    张汝佳继续走苦情路线。

    “感情?我倒是很怀念当年那个温柔体贴的女人,可是现在这个心狠手辣滥用职权的女人,我如何再敢有什么感情?你今天算计的是我的女儿,明天算计的恐怕就是我了吧?”

    钦海明笑了声,然后放下筷子离开了餐厅。

    “去帮太太收拾行李,把她送到xiaojie那里去。”

    张汝佳在餐厅里听着外面钦海明吩咐家里的用人去收拾她的行李,握着筷子的手不自觉的用力,他对她竟然那么狠心?

    十点多,张汝佳的行李被带到那个公寓里去,司机送下她便走了,张汝佳推开门进去,叫了一声:明珠!

    屋子里空荡荡的根本没有钦明珠的影子,她抬眼,当失魂落魄的她找遍了屋子的每个角落,然后失望的坐在了沙发里去。

    钦明珠怎么可能这个点在家?

    那丫头不到十二点是不会回来的!

    突然就很绝望,丈夫不要她,女儿不争气,她到底该怎么办?还不算深的夜,她竟然也会趴在沙发里痛苦起来。

    ——

    这晚江之远跟秦逸还有赵淮去夜店里泡妞,三个单身汉准备今晚好好快活快活,然后meinu还没找到就看到了舞池里被一群男孩子围着喝高了的女孩子。

    “那不是钦明珠?”

    赵淮靠在吧台那边端着酒看着人群里。

    江之远跟秦逸同样的姿势靠在那里看着那个方向,那不是钦明珠还能是谁?

    有个男孩子正一双手抱着她挺翘的小屁股跟她放电呢,两个人扭来扭去的好像没骨头一样,钦明珠还故意咬着半边唇做出很诱人的样子,勾的周边的男人都吹口哨。

    “这丫头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秦逸喝了口酒问了声,眉头一皱。

    “不会是被灌药了吧?”

    江之远也眯着眼,看着她突然低着头用力的晃荡起来,那样子活像是吃了药。

    “这事我们管不管?”

    江之远看向秦逸问了声。

    “问问宸哥!”

    他吩咐了一声,赵淮作为小弟便立即拿着手机拍了个短shipin发给了穆熠宸。

    “宸哥才不会管这档子闲事,不过市长的女儿在这里玩的这么嗨……啧啧啧……”

    江之远连连摇头,心想这群人胆子可真够大的。

    ------题外话------

    第一更!亲爱的们希望接下来发生点什么呢?

    钦明珠:作者,你有没有良心?我还是个孩子!

    作者:呵呵!你看不见我亲爱的小宝贝们对你有多大的意见么?我可不敢保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