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3 还不休息吗?
    “穆熠宸,你还爱我吗?”

    那轻于鸿毛的声音,却重重的戳到男人强大的心脏!

    那一刻,全世界安静!

    穆熠宸漆黑的深眸望着身子底下的女人,那一刻,她的不确定让他心灰意冷。

    “不爱!早就不爱了!”

    他绝情的回复她,从她身上翻下,提上裤子便离去。

    爱与被爱,好像都是转瞬即逝!

    他走后,她眼角留下的泪

    她后来翻个身便睡了!

    没有生气!没有难过!好像一切都在预料当中!

    所以第二天还是那么坦然的去上班,欢欢小小年纪就已经会跟小美用画图的纸折一些简单的小玩意。

    钦慕上午去了银行办贷款,办贷款的工作人员是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看到她的时候还异常激动:你不是那个,那个,代言香水广告的女孩子吗?

    钦慕一下子想不起自己代言的什么香水,只微笑着点点头:您好!

    “我老婆特别喜欢你代言的东西,凡是你代言的东西她几乎都有,哈哈,如果她知道我遇上你一定会很激动的,你怎么也来贷款呢?听说你跟我们荣城的穆少很要好!”

    工作人员激动地开始有点语无伦次,越说自己的脸色越有些难看,仿佛是被自己脱口而出的话给惊到。

    “不好意思!我话太多了!”

    工作人员努力压着惊帮她办理贷款的事情,之后悄悄地从一沓单子下面拿出一个小本本:你可以帮我签个名吗?我替我老婆谢谢你!

    钦慕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没办法拒绝。

    或许是因为这个看上去很憨厚的男人对老婆的宠爱?

    他说起他老婆买奢饰品时候的表情虽然是笑着,但是明明眼神是带着无奈的,可是这会儿又替他老婆要签名,这个人一定很爱他的老婆。

    她一直安静的坐在对面,答应了一下便立即就拿起笔帮忙签了自己的名字。

    老实说很少有人找她签名,好像大多数人都不会把她跟电视上那个香水广告的女人联系起来,然后她就是幕后的一个时装设计师而已。

    不过好像因为这次被工作人员当做是明星,所以这次贷款也格外的轻松。

    从银行出来后便一个人随便找了家餐厅一个人吃午饭,一份菜,一份饭,一杯白开水!

    坐在靠窗的地方挺暖和,她拿着筷子吃饭,听着旁边的人在聊着最近跟男朋友冷战的事情,不自觉的唇角勾了够。

    “谁让他说好陪我去看电影,结果又去跟他兄弟打游戏的,他的心里我还不如游戏重要。”

    她斜对面的女孩跟一起吃饭的女朋友吐槽着。

    “哎呀,男人还不都那样嘛,像是没长大的孩子,你要是不稀罕了,给姐啊,你那小男朋友姐可是稀罕着呢啊。”

    “你这人怎么这样?你倒是劝我呢,还是希望我们分手呢?再说了,你好闺蜜的男人你也好意思要啊?”

    女孩本来气的厉害,一听有人要抢,立即就又宝贝起来,言语间尽是防备。

    “那我又什么不好意思的?没听说朋友妻一起欺的话?男人也同样!”

    女人挑挑眉,继续刺激吵架的朋友。

    “谁要跟你一样了?我告诉你啊,你要是敢打他的主意,我立即跟你翻脸啊!”

    原来每对情侣都会吵架!

    吃完饭付了钱,从餐厅出来的时候感觉自己好像是孑然一身,走在风中,偶然间想起昨晚他说的那句话,不爱,早就不爱了!

    用力搂了搂自己的胸口,将衣服紧紧地包裹着身上,低头大步的朝着停车场那边走去。

    回到工作室后大家听说她的贷款办下来都很激动,在荣城他们将会有自己的第一家店了。

    商场那边其实钦慕就是为了抢张汝佳的生意,并没想长期发展,虽然现在也不打算再撤柜,但是jy在荣城的第一家店会是接下来要开的这一家,而不是商场里。

    钦慕看大家那么开心,自己也开心,牵着欢欢的手跟欢欢互相对视,又看大家:既然这样,我们继续努力工作吧!

    所有人便立即去工作,她也拉着欢欢的手慢慢的上了楼梯。

    ——

    张汝佳的公寓里!

    钦明珠总算是回来,张汝佳看着站在门口不敢往里走的女儿恨的掉了眼泪。

    虽然钦明珠以前也曾夜不归宿,但是至少会跟她通个电话告诉她在那里,可是这次,是真的什么都没跟她说。

    张汝佳就那么恨铁不成钢的望着门口的女孩:“你被赶出来了,我也被赶出来了,如果不是我再三请求,恐怕你爸爸早就半点旧情也不顾及,直接跟我离婚,你知道到那时候我们母女会怎样吗?”

    “可是爸爸的身份是不能离婚的,而且你不是说爸爸离不开你吗?”

    钦明珠缩在门边,虽然紧张却还是忍不住顶嘴。

    “那是以前,那个丫头没有回来的时候!现在那个丫头回来了,他还能那么紧张我们母女吗?他现在心里大概恨不得我们母女离开荣城,他好和那丫头相依为命呢。”

    张汝佳只要一想到钦慕可能会搬到钦家去,心里就要流血。

    钦明珠看着张汝佳的表情不自觉的咬了咬唇瓣,她比张汝佳更讨厌钦慕:“妈,不如我们找人去教训她,威胁她离开荣城怎么样?或者我们去绑架她女儿。”

    钦明珠转念一想,眼珠子一转,随即便脱口而出那句绑架的话。

    “千万不可!万一弄巧成拙,我们就真的再也没办法在荣城立足了,还是你真的希望我跟你爸爸再也不能复合?”

    “那当然不是,可是那丫头在荣城过的这么好,而我们母女却挤在这个小房子里,我想起来就生气,你不知道我昨天在医院碰到她,她”

    “医院?你去医院做什么?”

    昨天她们娘俩才通了个电话,但是钦明珠并没有把去医院的事情告诉她。

    钦明珠意识到自己说错话赶紧的抬手捂住嘴,脸色煞白。

    “没!我没!我就是去看个朋友!”

    就连说话的声音也没了刚刚的放肆。

    “明珠啊,你可千万不能有事瞒着我知道吗?这世上再也没有人比我更疼你,更护着你了,你要是对我撒谎,要是被你爸爸发现后果不堪设想。”

    “我才不怕他!”

    钦明珠倔强的嘟囔,其实她现在也怨恨她父亲,因为那个男人为了他另外的女儿把她赶出家门。

    虽然她是做错了事情,但是被赶出来之后的她还是埋怨!

    “明珠啊,你过来,让我好好看看你。”

    “妈!”

    张汝佳突然觉得心好累,便软趴趴的要钦明珠去她身边。

    钦明珠看妈妈那样子自己也委屈,娘俩便抱在沙发里突然哭起来。

    “妈,你放心,我一定会让爸爸再把你叫回家的,我跟爸爸都不会离开你。”

    钦明珠抱着她说道。

    “傻瓜!”

    张汝佳难过的眼泪洒满了脸。

    后来接到商场的电话,这一天还是一点收益也没有,张汝佳一想,他们不能这样下去,已经两个月,他们店里一直是负数。

    “还有啊,警局那边已经没有我们的人了,所以你万事一定要小心,知道吗?”

    张汝佳擦干眼泪又叮嘱她。

    “我们的人怎么了?”

    钦明珠怔怔的问她。

    “还不是商场偷盗的事情,你爸爸大概是知道钦慕在警局受了委屈,所以将那些人统统都撤掉了。”

    “什么?”

    钦明珠知道是陷害钦慕的事情,不自觉的张了张嘴,然后好久才问出来:那,爸爸是因为那件事才要你搬出来的吗?

    “他要跟我离婚,我好歹的求着他,说我先搬出来,跟他都冷静一下再说,他对我,应该是还有旧情的。”

    张汝佳说道后面,突然心里又有些安慰的。

    她总觉得钦海明对她并不是没有感情,他们也是好过的,他也开心过的。

    这么多年她对他的照顾,他只是对那个丫头有些愧疚罢了,而且她发现钦慕那丫头太会算计,她们母女俩以后也得步步小心了,千万不能在轻易的让那丫头抓住把柄才是。

    “要不然我给爸爸打个电话吧?”

    钦明珠一想,轻声对她说。

    “这个主意好!你要是肯主动给你爸爸打电话,他肯定会感动的。”

    张汝佳一听女儿的话心里也很激动,钦明珠很少这么懂事。

    钦明珠便立即给他打电话,只是那边响了两声却是被阿姨接了起来。

    “张姐?我爸爸呢?”

    “家里来了客人,他们正在书房谈事情不方便接。”

    “哦!那你等下告诉我爸爸,我给他打过电话。”

    钦明珠想了想,挂电话之前跟阿姨命令。

    “是的!小姐!”

    阿姨挂了电话后看向沙发里坐着看报纸的男人,把手机放下后又去干活。

    钦海明自始至终没有打算接这个电话,所以才叫阿姨撒了个谎。

    钦明珠是他的女儿,他自然不会扔了不管,只是这次钦明珠犯的错实在是太可怕,所以他不能轻易原谅,而且一接起来这个电话,他大概能猜到钦明珠会对他说些什么话,只是那肯定不是她的真心话,做了这么多年的父女,他对钦明珠还是了解的。

    倒是在不久后他给钦慕打了个电话:什么时候有空一起吃个饭?

    “最近有点忙,恐怕没时间,您有事吗?”

    不知道为什么,渐渐地,竟然说话不再那么夹枪带棒的,晚上八点,她站在公寓的阳台上跟他对话。

    “倒是没什么事情,就是有几天没见你了。”

    钦海明低声说着,之后笑了笑:那我不打扰你了,有空回来陪我吃个饭?

    “好!”

    钦慕垂着眸子看着楼下那盏银色的灯,突然就觉得心里有些麻木的感觉,却又是很热的那种麻木。

    不是冰冷的!

    欢欢洗完澡跟穆熠宸在楼上看故事书,她打完电话往楼上看了一眼,心想这会儿欢欢应该睡了。

    他昨天晚上没再回来,今天晚上她带着欢欢回家后便听到他在厨房煮饭的声音。

    反复昨晚绝情断义的,不是他们俩。

    悄无声息的,心里如被针刺。

    可是

    钦慕后来一直窝在沙发里看电视,有些年岁的港台警匪剧,虽然她并没有看过。

    嗯!以前在巴黎,很少看国内的剧!

    后来穆熠宸也没下楼,两个人一上一下,隔着那么远的距离,好像也再感受不到彼此的心了。

    钦慕的手机又响起来,那时候她的眼睛望着电视屏幕,心里正在想穆熠宸。

    是刘敬元!

    “喂!刘总!”

    “嗯!你给我传过来的设计图我已经跟我未婚妻看过了,很不错!”

    刘敬元站在酒店的某个高级客房窗口,眼睛遥望着远方,里面除了他没有别人。

    “喜欢就好!那我便找人去做了,应该很快就能做好。”

    “麻烦你了!”

    “你出钱我出力,这不算麻烦。”

    钦慕客套的跟他保持着距离。

    “好!那我不打扰你了,有事情再联系。”

    “嗯!”

    那边挂电话挂的很从容,钦慕觉得刘敬元应该已经不是那个被灌了药跟她表白的刘敬元了,而她,也不是初来荣城的钦慕了。

    挂掉电话的时候她本想继续看电视,却是无意间抬眼看到从楼梯上慢慢下来的男人。

    他穿着家居睡衣,但是两条大长腿还是若隐若现的。

    他的脸上没什么表情,正如他棱角分明的轮廓,那么冷漠。

    钦慕就那么情不自禁的望着他,他也看了她一眼,却只一眼。

    他去了厨房!

    钦慕下意识的就竖着耳朵听,只是她什么都没听到。

    穆熠宸在里面倒了杯红酒出来,在她又专注的盯着电视剧情的时候他已经在她身后站着,一只手插兜,一只手握着酒杯,漆黑的双眸同样望着电视屏幕上。

    这类型的电视,他小时候倒是看了不少。

    那时候他狂迷港台警匪剧,尤其是这几个演员的戏,他几乎部部都不落下,突然发现原来自己以前也追过星。

    钦慕后来听到有点小的摩擦的声音,心下狠狠地一颤!

    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站到她身后去的,也不知道他要站多久。

    她的眼睛望着电视屏幕上,却是看不清上面的字了。

    只是警匪剧里依然有爱情戏码,貌似还挺重的。

    钦慕看到那里的时候突然有点看不下去,因为两个人看那个戏码好像有点暧昧。

    但是他们俩现在

    她突然站了起来,低头问了声:还不休息吗?

    穆熠宸稍微抬眼看她一眼,她好像要回头看他,但是只是侧了侧脸便又抬腿走了。

    穆熠宸低头,敏捷的眸光望着酒杯里红色的液体,然后端起酒杯放到唇边,短暂的停留,然后一饮而尽。

    还不休息吗?

    当然要休息!

    电视还没关,他把酒喝完之后走到沙发那里把酒杯放到茶几上,然后站着那里看完那个情节。

    关机,上楼!

    钦慕上了楼后便拿了睡衣去洗澡!

    她还以为今晚要躺在沙发里睡一晚了,没想到穆总过去站了会儿她就待不住了,然后又回到楼上来。

    他们目前这种状况,在他说了早就不爱她以后,他们还要睡在一装床上?

    钦慕的心里其实有些忐忑,她即渴望着分开,又望着他能跟她睡在一张床上。

    以前刚回来不就是睡在一起吗?

    那时候不就是想着,怕怕是不需要有感情的吗?

    两个人身体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不是很好吗?

    那么,现在呢?

    这个晚上,他们还要不要躺在一起?

    等下洗完了出去,如果他在床上躺着,她是过去直接上了床躺下,还是说点什么?

    又或者

    他会不会还没上楼,那她就可以安稳的躺在床上,只要上了床,就可以装睡,然后,这一夜就可以轻松的熬过去了!

    只是

    ------题外话------

    第二更还是来了,飘雪真是能干的小仙女啊!

    这个月的月初,依旧推荐飘雪的完结文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这个文完结一阵子了,但是最近飘雪一直在更新番外,男女主角的日常恩爱!整天瞧不上你的男人一直拐着你在床上纠缠是种怎样的体验?

    ——

    婚前两人在西餐厅用餐,一个女侍应生跟陌生的她叫板,她冷傲的眼神凝视着那个女侍应生:“如果我说我是简少的妻子,你可以收起你的好奇心立即从我眼前消失?”

    ——

    “虽然感情游戏不好玩,但是我们可以玩玩床上的游戏。”深冬,他提出这样的要求。

    傅缓浅笑一声:别过了那条线,一栋豪宅。

    “一晚一栋的话,你可以去挑个几百栋先玩着。”他突然抬手勾住她的后脑勺,性感的薄唇欺压覆盖在她柔软的唇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