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5 被扔了行李箱
    “穆熠宸!”

    那细细的声音从她的嗓子眼里,被硬生生的逼了出来!

    ——

    她走?

    她一赌气就可以带着欢欢离家出走,可是他真的让?

    一边说着干脆走掉算了,一边又把她的行李箱扔掉。

    只是如果第二天晚上他们不争吵的话,她不会想要收拾行李离开,也不会知道自己的行李箱被扔掉了。

    可是当她负气的想要走掉的时候,当她从衣柜里拿出大部分衣服,当她去找行李箱

    穆熠宸准备好早饭便跟欢欢一起吃了,也不叫她,钦慕下楼后看着他在享受早饭不自觉的叹了一声,无奈追问:穆熠宸,我的行李箱呢?

    “你的行李箱问我?”

    他抬了抬眼,冷冷的睨着她反问。

    钦慕

    偌大的餐厅里突然冷的像是有风吹进来,而且是大风!

    “是你让我走的!”

    她稚气的大眼睛怒视他,转而却不想再理他,上前去抱起欢欢,对欢欢说:妈妈带你去外面吃!

    “不要!”

    欢欢伤心的握着勺子直接拒绝。

    钦慕

    眼睛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模糊了,然后又把欢欢放回到椅子里:那你跟你爸爸吃吧,我走了!

    原本以为她没有他没什么大不了,毕竟她还有女儿,但是当女儿拒绝她以后,她真的心被伤的,连一块好地方都没有了。

    欢欢看着妈妈走掉后其实也很伤心,又转眼看向自己的爸爸,那眼神像是再问:爸爸我们现在怎么办?妈妈走了呢!

    穆熠宸无奈的轻叹了一声:吃饭!

    欢欢又乖乖的吃饭,她相信爸爸一定能把妈妈追回来!

    赫连好中午去找钦慕吃饭,钦慕就在工作室请她吃外卖,赫连好看她食之无味的样子便问道:“怎么着?又吵架?”

    “可能更严重一些!”

    钦慕本不想提,但是赫连好问了后她就说了句。

    “更严重一些?什么?分手?”

    赫连好想到钦慕的性子,在钦慕的字典里除了普通就是严重,也就是达到严重这两个字那就是真的出事了。

    “差不多吧!他昨晚让我离家出走呢!”

    钦慕本就胃口不好,想起昨晚跟今早发生的事情更糟心的吃不下去了,索性放下筷子。

    办公室的茶几那里,两个人坐在沙发里围着四个快餐盒,谁的吃饭**也不大。

    “他那肯定是气话,你要是真的离家出走了他还不得疯掉?”

    “但愿吧!”

    钦慕想到自己找不到行李箱,那不是他扔掉的还是谁?

    “你也是!这都多少年了,他说话狠毒你又不是第一次见识,怎么还这么生气?”

    赫连好数落她!

    “可是他那话依旧是穿肠毒药!”

    钦慕想,这么多年了,他竟然一点变化都没有。

    还是曾经那么无情!

    “而且,我现在越来越不确定他的心意了!”

    钦慕说着抬眼看着赫连好,眼神里透着敏锐,但是也透着烦恼。

    “为什么这么说?你们发生什么矛盾了?”

    “说不上来,最近总觉得跟以前不太一样了。”

    “老夫老妻当然跟谈恋爱的时候不一样了!”

    钦慕刚垂了眸,听到赫连好这话又抬起眼来,最后却只是无奈的一笑。

    她感觉到的是,穆熠宸的心,正在跟她越来越远!

    “我劝你啊别整天胡思乱想,你想要的那种无微不至的爱情?爱情可以某一时刻无微不至,也可以几天,但是想要几个月,几年再说你们这些年分分合合,难道你还那么在乎一时的快与不快?”

    钦慕突然觉得赫连好最近好像变了些:“你最近跟景峰怎样?”

    赫连好被突然问了一句,原本准备好要教育钦慕的话全都一下子咔在了嗓子里,然后慢慢咽会肚子里。

    “还能怎样?”

    赫连好突然了无生趣的回了一声。

    “其实你没发现,即便是我们跟现在的男人分手了,离婚了,其实我们也不可能再找到别的更好的男人?”

    钦慕不知道为什么,听完赫连好这一问之后沉默了。

    她们姐妹俩竟然都有这个致命的弱点。

    这两个男人悄然存在她们心里二十多年,的确是再难有人能取代他们了。

    “唉!有些事情还是别太较真,否则真不知道是苦了别人还是为难了自己。”

    赫连好的勺子在装米饭的盒子里插了几下,眉眼间也没什么动力,却是在说完那话后挖了一大口米饭放到了嘴里。

    钦慕看她那样子忍不住笑了声,然后拿起勺子也大口吃饭。

    这晚钦慕回到家后发现穆熠宸跟欢欢都没在,不自觉的拿起手机来要给他打电话,可是后来想了想,便又将手机放在手里把玩着朝着厨房走去。

    算了!

    外面天都黑了爷俩也没回来,那就是不打算回来吃饭了吧!

    漂亮的大眼睛微动,然后快乐的脚步去了楼上,换衣服,下楼,去厨房。

    那就自己弄点吃!总不能没有男人就饿死。

    不知道为什么,一回到这个家,竟然好像失去了点外卖的能力。

    冰箱里还有些乱七八糟的,她挑了几样自己喜欢的颜色的菜,然后找了面条出来。

    煮碗面吃好了!

    锅子是干净的,直接放入水,水开后把面条放进去,加点盐,然后盖上锅盖再去洗青菜。

    突然想起冰箱里的西红柿,她又转身去冰箱里去了个西红柿,十几分钟后自己弄了一碗热腾腾的面在餐桌上。

    看着颜色觉得还挺漂亮的,只是

    没什么味道!

    吃了西红柿跟青菜,根本就没有能力在吃面条。

    而am的某个专属雅间里,几个男人正在吃饭,其中一个抱着只小女娃。

    穆熠宸一边端着水果沙拉让欢欢自己掏着吃,一边听着手底下的人在说:钦小姐前几日好像在银行申请了贷款,而且数目还不小。

    “用工作室作抵押?”

    穆熠宸想了想,沉着冷漠的声音问了声。

    “是的!当然这些数目对您来说是九牛一毛,所以我们才奇怪钦小姐怎么会在银行申请贷款,难道是跟穆总”

    底下那位穿着工整的衬衫的上了年岁的男人小心翼翼的试探着,眼睛更是别有深意的望着穆熠宸。

    “跟穆总什么?”

    穆熠宸转眼俯视他,冷冽的反问。

    “当然以穆总的条件钦小姐肯定不会主动离开穆总,可能是穆总跟钦小姐闹了什么矛盾?”

    那位工作人员继续问,其余人也都眼巴巴的瞅着。

    穆熠宸知道,只要他一口承认他跟钦慕结束了,那么这些人就会立即对钦慕采取行动。

    “知道我怀里这是谁吗?”

    “当然,这是您的小女儿。”

    另一位男士说道。

    “小女儿?我只有这一个女儿!”

    穆熠宸冷笑一声对他们说道。

    几个人都好奇的看着他,却是再也不敢多问。

    等穆熠宸回到家后以后快十点,其实饭局还没开始他就已经起身离开了,只是后来没回家而是去了穆宅。

    欢欢在那边睡着了便留宿在那边,他置身回来。

    原本以为她肯定早在房间里睡了,但是一回来就听到客厅电视在响,她没睡。

    在等他?

    穆熠宸的心尖动了下,放下车钥匙走进去后看到沙发里空空的。

    原来她躺在沙发里呢,他过去的时候她正无聊的伸着手捏着遥控器换台。

    钦慕眼也没抬,瞅着电视屏幕上,却是感觉到他坐在了旁边的单个沙发里。

    “吃过晚饭了?”

    他问了声,不冷不热的,好像是懒得管她,又不得不问这一声。

    “没有!”

    钦慕懒懒的回了一声,把抱枕又往脑袋底下压了压,继续盯着电视机。

    穆熠宸看她一眼,眉头稍微皱着,不到几秒就站了起来。

    钦慕不用看也知道他是去了厨房,却是就不叫住他。

    厨房里放着一只碗,里面还有面条没有吃。

    看颜色,应该是没有加油,加了青菜跟西红柿,这个笨蛋连煮个面条都煮成这样。

    穆熠宸心里埋怨着,根本就来不及想她骗了他。

    他去厨房热牛奶,突然听到身后有一声:欢欢呢?

    穆熠宸转眼看去,她趴在门口望着他,一双眼睛里都是真诚。

    “在她奶奶家睡着了!”

    “你去了爸妈那里!”

    他淡淡的一声回复她,钦慕却终于知道干什么去了。

    穆熠宸又看了她一眼,把牛奶热好后给她端出去:把牛奶喝了!

    钦慕端着牛奶跟着他往外走:“你们今天去爸妈那里吃晚饭,怎么跟他们说的我?说我在工作室加班吗?”

    “我不用撒谎!”

    他转头,冷冽的眼神望着因为差点撞上他而紧绷在他面前的女人说了一声。

    钦慕差点就因为他的突然转身而撞上他,吓的整个人都那么木呐的,只是一双眼睛里有些惊吓。

    “哦!”

    最终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把眼睛移开,悄悄地从他肩膀一侧走过。

    就当自己没看到他,亦或者是没感觉到他的烦闷。

    赫连好说让她别太较真,可是钦慕觉得真不是她在较真,是他,在较真!

    穆熠宸突然低了头,想要生气的时候看到自己手上的戒指,然后又转头去找她。

    钦慕正站在沙发那里望着电视喝牛奶,牛奶的温度刚刚好可以喝,她不想让牛奶凉掉所以在那之前全都喝掉。

    穆熠宸走过去的时候她突然心里有些委屈,转头皱着眉问他:我的行李箱呢?

    她的声音有些哑哑的,很低很低。

    穆熠宸看她一眼:你要走?

    “我干嘛要走?只是那两个行李箱很贵的!”

    她垂了眸,想起来当时为了那两只行李箱还费了些功夫呢!

    对了,那里面还有巴黎著名的歌星给她的签名。

    “扔掉了!”

    他说!

    钦慕刚底下的眼帘又掀起,转而就朝着他又射过去,只是那眼神略带锋利。

    倒是他,抓了下自己的眉心,走过去坐在沙发里:你要是急用就先用我的。

    钦慕

    把空了的牛奶杯往茶几上一放,然后倔强的迈开步子直接朝着楼梯口走去,她到底为什么还要留下来跟他浪费时间。

    还不如去睡觉。

    “贷款的事情为什么不跟我商议?”

    他突然问了一声,在她刚踩着一节台阶的时候。

    钦慕转头看他,她奇怪他是怎么知道的。

    “怎么?想不到我会知道?”

    他冷淡的眼神看着她,质疑。

    钦慕只是又走了回去:你怎么知道的?

    “你以为我会派人监视你?在荣城,有些事情就算我不刻意去大厅,也会传到我的耳朵里,尤其是你的事情!”

    他说这话时候叫钦慕觉得很凉薄,可是又不得不承认。

    在荣城本就那么多人盯着他的事情。

    自己很荣幸的因为她也被盯着。

    她又坐回沙发里,在他的斜对面,刚刚他坐过的单个沙发里。

    “我买下了中心街的一个店铺,当时钱不够我便去申请了贷款,这件事我不跟你说是不希望你帮忙,否则”

    “否则你去年所做的一切努力就会因为我而白费?我帮你与那些人帮你始终不一样是不是?因为太亲密,所以反而不想让我帮忙,是不是?”

    他全都懂,却还问她。

    钦慕被他问的心里有些难受,低头看着手上的戒指,然后还是嗯了一声。

    只是那嗓音哑的她自己都听不清楚。

    穆熠宸叹了一声,转头看着电视里,她在看什么垃圾节目?

    他皱了皱眉,烦闷的放在沙发扶手上的手钻了钻又松开,然后又转眼去睨着她。

    “我保证这件事我不会插手,你想要靠自己有所作为,ok!只要你不去求别的男人,跟银行,你愿意怎样都随你高兴,但是你需要瞒着我?你对我连最起码的信任都没有?”

    他又问她,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愤怒。

    “穆熠宸!你知道的,很小的时候你就知道我的性子!”

    她低着头,在他点了烟的时候低低的倾诉出来那句话。

    她像个卑微的孩子,却又执拗的无可救药。

    他轻笑了一声,用力的吸了口烟,然后恶狠狠地望着她,真想揍她一顿,但是揍她又有什么用?

    她那性子,打死她也是改不掉的。

    “所以说我是活该,谁让我明知道你该死的任性还是爱着你呢?谁让我无论多讨厌你这幅鬼样子还是不愿意让你真的离开我的视线呢?”

    她的眼泪,突然就不争气的落下来。

    从小到大,点点滴滴,他们吵过多少次,早就数不清。

    可是他这些狠话,总能让她低头,总能让她的心流血。

    他还望着她,那么失望透顶的,带着恨意的。

    最终在她的眼泪中,他拿起遥控器把电视关了。

    “为什么你就不能像是别的女孩子那样,懂事一点,温顺一点,你哪怕再怎么独立,可是能不能表现出一点我是你的爱人的样子。”

    他生气的站了起来,说完那些话之后再也不看她,捏着烟又狠狠地抽了一口,想要走——

    又怕她不会开口留他!

    所以他站在那里冷笑了一声,然后又狠狠地抽了口烟。

    钦慕张了张嘴,用力把那口气压了下去,然后站了起来:如果你抱怨完了,我去休息了!

    穆熠宸

    抱怨?

    她当他仅仅是在发泄情绪?

    她听不懂他的意思?

    这个女人,难道真的一点也不懂感情吗?

    她靠近过他的,那阵子!

    他还记得她那如让他觉得又酸又甜的微笑,还记得她挎着他的手臂不舍的松开的模样。

    可是现在

    她说他在抱怨,那她呢?

    她以为自己是个多么大度的妻子?

    还是她还以为他们是曾经没结婚的时候,她还当她是个自由身,当她不需要对他负责?

    钦慕上了床以后就闭上了眼,翻了个身,自己占着大床中央准备入睡。

    她想他肯定不会在家睡觉的。

    他肯定又以为她在胡闹,他肯定会气急的再离开。

    她都习惯了跟他分开睡了!

    可是

    门被从外面推开了

    ------题外话------

    第二更到!今天的确有点晚了,周末有点忙,大家见谅哈!飘雪继续努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