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6 成为踏脚石的人
    他从外面进去,关了门之后去洗澡,然后上了床!

    钦慕觉得自己的身后陷下去一块的时候,心脏也跟着好像被人满满的捅了一拳!

    那一拳最后捅到深处不能再深的时候,她的呼吸有些不顺畅。

    之后

    她感觉到他好像进了一些,突然腿上传来一些凉意,她下意识的往前一挪开,极快的。

    穆熠宸其实只是躺下后觉得不舒服又重新躺了一下,然后就不小心碰到她的腿,然后

    他下意识的转头看她,感觉她那样子像是避之不及。

    他睡都睡了数不清多少遍了,她竟然还那种反应。

    让他突然想起他们俩初次的时候,他下意识的掀开了被子,她那边。

    突然一阵凉风袭击了自己,钦慕下意识的就想去抓被子包裹住自己身上仅剩的温度。

    穆熠宸却是用力的抓着被子不肯给她,钦慕抓了好几次没抓到,只得转头:你干什么?把被子给我。

    她生气,又羞愧,明明知道一开口就会变得不争气,可是还是咬着牙想要跟他争一争!

    “有本事你抢回去!”

    “你抢就抢”

    可是,怎么抢得过?

    怎么争?

    “给你!都给你!幼稚鬼!”

    钦慕最后坐在床上,把抢夺的一点点被子又统统都塞回他怀里去。

    都要三十的人,竟然还跟孩子似地抢被子。

    她玩不来这种把戏,气的想要哭,却是沉吟着,然后转身下床。

    “你要去哪儿?”

    他还那姿势躺在床上,抱着被子抬着头看着门口。

    她往外走的时候早已经泪流满面,因为怕一开口就是哭腔,便闭着嘴一个字也不泄露出来。

    去了女儿房间!

    关上门后之后真想立即就抱着自己大哭一场,可是再一想,只是用力的吸了一口起,然后到女儿床上去躺下,抱起女儿床上的小布偶搂着在怀里,闭上眼睡觉。

    房间里黑漆漆的,她紧紧地抱住那个布偶。

    周遭都静悄悄的,她听着自己的喘息声都那么的疼痛,那么的孩子气,她想忍住,可是

    后来她听到自己的哭声,艰难隐忍,最后还是泄露出来的那个声音。

    穆熠宸躺在床上抽了根烟,然后还是下了床。

    “回房间去睡觉!”

    后来他推开了女儿的门,灯被他用力一下打开,对着床上叫了一声。

    她用力闭着眼,紧紧地抱着那个布偶不打算理他。

    “钦慕,你要是不自己出来,我可以帮你。”

    他双手叉腰,等了两秒后叹了一声,上前。

    将女儿的被子从她身上再度掀开,然后弯身将她从床上捞了起来。

    钦慕下意识的把脸埋在他的怀里,在他推开门的那一刻她的哭声早已经止住,只是脸上的泪痕还未干,所以她把脸立即埋在他胸膛,不想让他看到自己此时的模样。

    穆熠宸稍微低眸看了她一眼,之后抱着她往外走。

    “关灯!”

    到门口的时候他停了下吩咐。

    钦慕根本没转头,因为房间太熟悉,所以只是伸了手,轻易找到开关,轻轻一摁,屋子里黑了。

    高大的穆熠宸抱着娇小的钦慕又回到他们的房间里。

    “我看从今往后我们还要再加一条。”

    把她放到床上后他的两只手撑在她身体两侧,很是认真的跟她提出。

    钦慕本来想侧身,但是被他挡住没办法,只得把脸别开,听着他说那话的时候她也没吭声,只是静静地等待着他继续说下去。

    “以后无论怎么争吵,无论有什么误会,在这个家里,我们必须睡在这张床上!——不得去女儿房间!——不得睡沙发!”

    钦慕还是不吭声,只是脸上的泪渐渐地干了。

    他的胸膛是热的,他喘息的时候,后来胸膛一下下的抵着她的胸口,钦慕慢慢的再转眼看他,只执拗的一声:现在可以让我睡觉了?

    她红着眼眶!

    她哑着嗓子!

    穆熠宸望着她,突然心一疼,两只手从她的身体两侧拿开。

    等他再上了床掀开被子要躺下的时候,她早已经转了身又背对着她。

    好像有首歌叫背对背拥抱,他突然觉得他们现在的情况还挺像是那样的。

    落地灯被关上了,卧室里也黑了下去。

    他们都只能感受着彼此的心跳,虽然对方就在自己不过几公分的后面。

    明明伸伸手就可以够到。

    但是这一次钦慕没有回头再搂着他,没有因为不喜欢这样就叫他回过头来。

    穆熠宸也没再去把她摁住折腾一番。

    这一夜出奇的安静。

    后来睡觉前她听到有个有些陌生的声音。

    那声音明明就是身边男人的,可是她就是觉得很陌生。

    “倾心是很不懂事,但是最起码她知道好好地爱一个人!她愿意为了江宴不惜背叛父母长兄,钦慕,如果是你,你能吗?”

    后来她渐渐地睡着了,她梦见了她的母亲。

    她梦到她的母亲坐在楼下的沙发里,端着一杯茶静静地望着沉睡的她。

    她梦见她母亲说她不懂事,怎么能这么轻易就被穆熠宸这小子给掳走了呢?

    她梦见她母亲笑着对她说,坚强些,你还在成长,你总有一天会成为一棵参天大树,保护想保护的人,但是在此之前要先好好地爱一个人!

    她有点委屈,她明明很认真的爱他了,她问她母亲,到底怎样才算是好好地爱一个人,那个人那么坏她该怎么办!

    她母亲笑了笑,然后就突然不见了!

    钦慕在睡梦中流了眼泪,嘴里软糯的妈妈不经意的发出来。

    身边的男人终于慢慢的回了头,因为她的低喃,或者该说是梦语。

    她又在叫妈妈了!

    他们俩在一起之后他有一阵经常听到那两个字,可是已经有一段日子她不曾再那么疼痛的叫了。

    他转了身,情不自禁的到她身边去,轻轻地贴着她的美背,抬起长臂将她悄悄地圈住,抬头,垂着眸悄悄地观察她,轻吻她。

    黑暗中,他不自觉的做着那些事。

    他想她成长,他想她承认爱他,可是他还要等多久?

    为什么已经到了春天,还是那么凉!

    那阵子吃中药调理的身体,现在好像又没用了。

    是因为后来的药物里被人加了避孕药?

    还是因为最近太累?

    他情不自禁的抵着她的后脑勺,将自己的脸埋在她柔软的青丝里。

    第二天早上钦慕就感冒了,嗓子里难受的厉害,嘴巴也干的要起皮。

    还是昨晚的那个姿势,他从她身后抱着她。

    却是她一睁开眼就被吓一跳。

    怎么回事?

    他们怎么会又抱着?

    不是背对背睡的吗?

    钦慕下意识的就想不会是自己又去拉他来抱自己的吧?

    如果是那样就真的丢人了!

    可是他动都不动,他还在睡?

    钦慕悄悄地将放在她胸口的手臂给握住,想要将他的手臂移开,但是

    不知道怎么的,就是移不开!

    反而,突然的被反握住了手。

    钦慕的半条手臂都僵住了,连同呼吸都有些不敢用力。

    “别乱动!”

    他低哑的一声,钦慕的心跳仿佛跳漏了一拍,紧接着却又猛力的跳动起来。

    钦慕觉得他肯定感觉到了,因为他的手臂正好压在那里。

    想要努力平静,可是根本于事无补,他反而将她抱的更紧。

    钦慕不知道怎么的,一口气上不来突然就咳嗽起来,那么苍白无力的。

    穆熠宸感觉不对劲才睁开眼,手臂往上到她的美颈上,那么烫那么烫!

    当他的手中心捂住她的额头,下一秒他便抬起了上半身,睁开眼将她的手臂握住,让她翻过身面对他。

    “怎么发烧了?”

    他生气的质问,虽然声音并不高。

    钦慕就是看到他眼里的怒意,也看到他的不快。

    她不知道说什么,只是嗓子里干痒的厉害,让她情不自禁的就又咳嗽了两声,努力憋着,憋的更难受。

    推他也推不动,钦慕难过的咳嗽着。

    “等着!”

    他立即起了床,找了裤子套上后就随便抓了件t恤穿上,然后下楼。

    钦慕费力的喘息着爬起来靠在床头,身上乏的厉害,看着他离开后不自觉的心里有些空挡。

    想要努力的抓点什么暖烘烘的东西塞到自己的心口,塞满自己的整个内心。

    他去热了牛奶,考了面包。

    很快就帮她准备好了早饭。

    他把饭端到床上去。

    钦慕被那热烘烘的早饭熏的眼睛也发干发烫,不自觉的视线就模糊了。

    “快点吃,吃完了喝药!”

    “我可以直接喝药!”

    大概再傻,也感觉到自己是发烧了。

    因为喘气都是滚烫的,她觉得自己鼻子下面都热的难受,而且她总觉得犯困,眼皮沉甸甸的随时要闭上的样子。

    “直接喝药你的胃受不了,先吃饭,快点!”

    他命令,坐在了旁边,将温水寄给她。

    钦慕有点难受的看了他一眼,有点怨他突然又变好,但是还是端过了水杯喝了口水。

    之后他又拿起面包给她吃,钦慕有点受不了的看着他。

    穆熠宸却并不觉得自己过分,还说:要我用嘴喂你吗?

    钦慕

    赶紧的接过了面包咬了一口,她是真的不想吃,他考了三片,她勉强吃了一片然后喝了牛奶。

    之后他把她吃剩的咬在嘴里,又把其余的端下去。

    再上楼的时候手里已经端着一杯退烧药。

    “把你手机给我!”

    她喝药的时候他说了一声。

    钦慕抬眼看居高临下的男人,用眼神问他原因。

    “这个样子你总不是还想去上班吧?跟你助理说你今天休息。”

    “我今天要去签合同。”

    “中心街?”

    “嗯!”

    “还没签合同?”

    “嗯!”

    “把钱打到我账号上,我替你去跟他签合同。”

    钦慕

    ——

    另一边那家还未经过装修的店理,景晴戴着墨镜在里面兜了一圈,然后转头对着老板说:我多加一百万,这个房子我要了!

    “这位小姐是?”

    老板问了句,一百万其实对他来说也不是什么大数目,但是很少有人把钱这么随意扔掉的,除非

    “我是谁重要吗?重要的是我付全款。”

    “可是那位小姐已经付了定金,并且我们已经签了一份协议。”

    “随便找个理由推了她就是,这世上还有人会有钱不赚吗?”

    景晴摘下眼镜,冷眼看向那位西装革履的老板。

    也就在这时,门被人从外面轻轻地推开了,门口竖着一块隔板,所以他们并没有互相看见。

    那位老板也是吓一跳,这位大明星谁不认识?

    他开始只是觉得眼熟,现在她摘下眼镜,他立即就觉得简直太熟。

    “您是景小姐?”

    “我说过我是谁不重要,如果一百万不够,想要多少你开个数。”

    景晴姿态有点高,显然是不高兴在这里浪费时间。

    “无论这位小姐出多少钱,我都以高出一倍的价格。”

    正在景晴快要把他说服的时候,门口突然又出现一个人。

    穆熠宸推开门进去,笔挺的薄大衣套在他挺拔的身上,一双长臂自然下垂,手随意的插在裤子口袋里,威慑力十足的眼神看着前面的两个人。

    景晴看到他的时候也是吓一跳,提着一颗心半天才好不容易笑出一声,走上前微笑着跟他打招呼:熠宸,你怎么来了?

    “你能来我为什么不能?”

    穆熠宸抬眼看着她,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阻止钦慕发展,如果以前的都算是过去,那么现在的,他可不能就这么过去。

    “我最近想要开个店,所以找到这里,你呢?”

    景晴柔声跟他解释道,笑的更为温柔了。

    只是那位老板垂了垂眸,此时经历过一些风雨的他怎么可能看不出这两人是相熟,景晴叫他一声熠宸,并且口气那么柔和,这位老板已经猜出景晴口中的熠宸是哪一位。

    心里想着,那位小姐想要这个房子恐怕是要不成了,他这个门店足够大,但是准备买来做生意的人真的很少,因为位置够好,价格自然也就够高。

    但是今天来的这两位,无论是哪一位也都是出的起的,并且对他们来说这些钱根本不算什么,其实他很想把这个地方卖给钦慕的,关键是钦慕来买房子的姿态他也喜欢,而这两位虽然都是有钱人却太目中无人。

    “是吗?可是怎么办?这个地方我太太早已经看好,并且付了定金。”

    穆熠宸冷笑一声,她既然不肯承认来这里的真正原因,他也当自己刚刚什么都没听到好了。

    “那你肯定会买给她了?反正无论她要什么你都会买给她,好啊,那我不要了!”

    她突然又温顺起来,点点头,表现出自己的醋意,却又恰到好处。

    穆熠宸垂眸看着她一眼:她的钱从哪儿来这位老板应该是最清楚的人吧?

    “如果你们二位说的是钦慕钦小姐,那我的确是清楚的。”

    因为钦慕要他给时间去筹钱,他当然不愿意等,便要求钦慕把自己的价值说出来,钦慕才告诉他她的情况,所以刚刚景晴说多给一百万的时候他也有些犹豫,就是因为看中了钦慕的态度。

    “那算我刚刚的话没有说!”

    景晴不得不耸肩,现在什么姿态都没了。

    在穆熠宸面前,她一直是个失败者。

    只是,她有多么心有不甘,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

    “既然是钦慕跟他买房子,那你怎么过来了?”

    “她身体不舒服!景晴,以后别再做这种事!”

    景晴抬眼看着他,因为他太认真,太严肃。

    “我敢保证,你不能成为她成功路上的绊脚石,只能成为踏脚石。”

    他漆黑的眼望着她,冷漠的提醒!

    景晴觉得他那眼神像是一把锋利的匕首,狠狠地戳进了她的心里。

    “你就一点也不能顾忌下我的感受吗?”

    “不能!”

    ------题外话------

    第一更来啦!今天推荐飘雪的完结文偷生一个萌宝宝嗯!那个文跟这个肯定不一样哒,比较凶残,那里有飘雪最爱的男主哦,没有之一。当他如被激怒的猎豹,赤红的眼看到她小腹上那条疤:“这是什么?”

    她感受着他一触即发的愤怒那痛,却并不足够!

    五年后再遇,当他未婚妻挥手跟她打招呼说:我是傅忻寒的未婚妻!的那一刻,她的心已死。

    傅忻寒,这只尔虞我诈里滚打出来的腹黑狼,再见她第一眼就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却只字不提。

    何醉,曾经的千金小姐,如今的平凡打工女,五年后再见她还能让他宠爱她如昨?

    那天她领着四岁多的儿子去逛街,小家伙突然拉住她的手对前面喊:“妈咪,是爸比,爸比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