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7 你知道他失眠吗?
    那匕首锋利到一出鞘就能让人皮开肉绽,血肉模糊!

    “你就不怕我真的会因为你这话而让她在荣城无法立足吗?”

    “你不是一直在这么做吗?”

    穆熠宸锋利的眼神望着眼前的女人低声质问。

    “我做的还不够!”

    景晴轻声说,看着他的眼神依然是十年如一日的温柔。

    穆熠宸轻笑,垂了眸看着自己的脚下,眼眸深邃:我们之间无论你做什么我都可以既往不咎,但是你要是胆敢再动她一下,景晴,我这辈子都不想再见你。

    “你什么意思?”

    她问他,眼神里终于带着除了温柔外疑惑的质疑。

    “她吃第二幅中药的时间,这件事你别说跟你无关!”

    他漆黑的眸子望着她,又冷又准又狠!

    景晴震惊的望着他,那一刻她张了嘴,却半个字都说不出来,只是倒吸凉气。

    那位老板还站在不远的地方,静静地听着他们俩说话也没上前打扰。

    之后景晴离开,他才走过去跟穆熠宸交谈。

    景晴走出去的时候站在门外忍不住往里看,穆熠宸似乎在问老板什么,老板笑呵呵的跟他十分客套。

    可是这么多人奉承的穆熠宸,那些人都忘了这个男人的冷血无情吗?

    她一直认为他们是青梅竹马,自小到大她一直爱他一个。

    可是他却为了保护那个被父亲抛弃的女孩子不惜一次次的跟她伤感情。

    景晴后来离开了,穆熠宸看着她车子离开的时候眼神里还是有些狠绝,他知道景晴会一直是钦慕的阻碍,所以,在那个女人还不愿意将他公开的时候,他还是得好好地站在她身边,否则她回荣城这一趟就真的是个错误了。

    他让她来!他自然不能让她后悔这一趟!

    ——

    钦慕还在家休息,明明是发烧,嗓子却也哑了。

    赫连好给她打电话约饭,听说她在家发烧就直接收拾了药包去给她打针。

    穆熠宸回家的时候就在地下停车场发现赫连好的车,眼眸稍微一动,然后拿着车钥匙上了电梯。

    “他简直是个幼稚鬼,还不准别人反抗。”

    他回到家上楼的时候就听到卧室里传出来他女人数落他的声音。

    “那不是别人说的霸道总裁么?怎么到你这里就成了幼稚鬼。”

    “我可不喜欢什么霸道总裁,我只喜欢他好好爱我!”

    赫连好坐在床沿抿着唇不说话,努力忍笑。

    难得从钦慕嘴里听到什么爱不爱的话,钦慕也自知失言,一下子舔住下半片嘴唇。

    卧室里的氛围一下子有点奇怪,赫连好想了想又问她:那你现在还在跟他冷战?

    “算是吧!”

    钦慕想了想回答。

    “什么叫算是?”

    赫连好疑惑。

    “算是就是——是!”

    钦慕又想了想,虽然昨晚他们俩抱着睡的,可是那也是睡着后的事情,其实是下意识的举动吧,她哪里知道其实昨晚她睡着后是穆熠宸主动去搂着她睡的。

    “你们俩在冷战他还不忘了给你煮早饭,还去帮你签合同,慕慕啊,你可要悠着点跟他吵,别把他真的气跑了。”

    “你说晚了,他已经跑过了”

    钦慕说着这话的时候不自觉的低了头,有点忧伤的。

    “什么意思?”

    赫连好看了看挂在旁边的盐水袋,稍微调整了一下,问她。

    “就前几天,他一直没在家睡。”

    赫连好

    “我为什么要跟你说这些?”

    钦慕说完后看着赫连好那震惊的表情突然笑了声,觉得自己肯定是被烧傻了,这么**的事情她向来不爱聊,但是今天竟然这么顺嘴就说出来了。

    也或者是她们俩之间关系已经亲密到让她知无不言?

    想到后者钦慕又舒服了些,可是赫连好却有些紧张:他竟然舍得离家出走,对了,他现在还有失眠症状吗?

    钦慕好奇的看她。

    “他以前有失眠症,你不知道?”

    赫连好看钦慕的表情好奇的问道。

    钦慕

    那双如水的眸子眨了眨,她真的不知道。

    可是此时听着赫连好询问,她的心里突然怪怪的,难受起来!

    “我也是听景峰说的,他前几年一直有这个症状,还吃过一阵子药!”

    钦慕没再说话,一颗心像是被一颗小石子用力的敲击了一下,那小石子有棱有角的,敲的她的心尖上好像受了伤。

    穆熠宸站在门外,挺拔的身材抵着冷硬的墙面,静静地听着里面人在聊天,却并没有想要进去的冲动。

    关于失眠,只是因为太挂心那个在巴黎的傻女孩。

    其实她特别不独立,虽然表面上看她好像很独立。

    但是她并不是个很会照顾自己的人,甚至不能第一时间看出别人对她的心思。

    她都不知道那些年他为她操了多少心。

    “现在三十八度七!”

    赫连好看了眼她刚拿出来的温度计说道,然后又问道:要不要喝水?

    “不用!”

    钦慕摇摇头,早上喝多了,现在一点都不想再喝。

    “穆熠宸去帮你签合同很麻烦吗?这么晚还不回来?”

    赫连好看了眼腕表,已经显示十点半了。

    “可能有别的事情。”

    钦慕始终觉得一个大总裁会很忙。

    他当然也很忙,可是再多的事情也不如她一个小小的感冒重要。

    “唉!其实我觉得他也真是挺不容易的,有时候我觉得穆熠宸很孩子气,但是有时候我觉得他承担的挺多的,甚至比景峰那个自认为得对景家负责的男人都多。”

    钦慕抬眼看着她,赫连好低声继续说:“你躺下睡会儿吧,烧的这么厉害应该很困,我在这里守着你,等穆熠宸回来我再走。”

    钦慕突然笑了声:第一次被穆熠宸以外的人这么当回事,你知道我现在的感受吗?

    “什么感受?”

    赫连好看她双眼通红还笑的那么开心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得意!”

    钦慕忍不住笑着回答她。

    “有什么好得意的?我关心你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只是才刚刚有机会表现而已。”

    其实赫连好想起自己流产的时候,钦慕也是在知道的第一时间就过去陪她。

    其实她们对彼此的感情都是一样的,看似含蓄,内心里其实都很热烈。

    穆熠宸没进去,又悄悄下了楼,去了厨房。

    难得有人为他这么跟钦慕说话,他不是不领情。

    所以中午,他准备了午饭亲自招待。

    赫连好受宠若惊!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在餐厅里吃午饭的时候赫连好实在是忍不住好奇问了一声,脸上挂着牵强的微笑。

    “一个小时前。”

    他淡淡的一声回答,头也没抬,却是在帮钦慕夹菜。

    钦慕下意识的看他一眼,虽然没说话,但是心里不是没感觉。

    赫连好心想,一个小时以前的话,她们俩说的话是不是都被他听到了?

    不然这顿饭她可能还吃不到呢!

    赫连好使劲忍着笑,看了眼钦慕在被他照料着便低头吃饭。

    不过后来她发现穆熠宸煮饭真的挺不错的,比景峰好,她得回头跟景峰说下让景峰提高一下厨艺。

    后来吃完饭赫连好又帮钦慕扎了一针,把剩下的那包药挂上便走了。

    穆熠宸送她出门的时候赫连好想了想还是回头对他说:慕慕嘴上不说,但是她心里想的很多,你懂的吧?

    穆熠宸抬了抬眼,之后点了点头闷闷地答应了一声:嗯!

    “既然懂就别吓唬她了,你越是吓她,她就越是没有安全感,她以为你对这段感情已经不像是当初那么热切了,她怕你们走到当年他父母的那种地步了,她不敢拦着你的,所以夜不归宿那种事情”

    “我会注意!”

    穆熠宸对关心他老婆的女人还是比较尊重的,这一声我会注意也说的很真诚。

    赫连好看他那态度,放心的离开。

    穆熠宸关了门回去,上楼后看到她已经躺在那里假寐,轻轻关上门,走到床尾那边沙发里坐下,随意拿着手机翻看起来。

    钦慕在他坐下看手机后悄悄地睁开了眼。

    他今天留赫连好在家吃饭让她很意外,但是她却没办法问他一声。

    至于未来,或许还会有更多的意外。

    她悄悄地又闭上了眼睛,然后浅睡。

    穆熠宸翻着手机上的新闻,看到某处的时候有些烦躁的把手机放在一旁,抬手揉着自己的太阳穴。

    钦慕后来是真的睡着了。

    他在沙发上躺了一下,觉得太硬,太短,然后又爬了起来,上了床以后悄悄看她的睡容,然后抬眼瞅了一眼药袋,才又躺下在她身后。

    很奇怪,在这里无论发生多少事情,他都可以睡着。

    而她在巴黎的时候,哪怕什么都不发生,他都紧张的睡不着。

    但是钦慕不知道他为何而失眠,以为他是工作上压力太大呢。

    其实钦慕最怕成为他的负担,因为从小就被他呵护,成为一个男人的负担其实并不是好事,这短期内或许会让一个男人觉得有成就感,但是时间长了

    感情,总是经不起折磨的。

    她醒的时候是因为感觉自己的手被捏住,迷迷糊糊睁开眼就看到他蹲在她面前,眼睛直直的盯着她的手背上,好像是担心会不小心伤到她,特别小心。

    钦慕看清他的样子的时候他自然也发现她醒了,便叮嘱她:可能会疼,忍着点。

    她没动,针头被他一下子就抽出来了,然后用棉棒帮她摁住。

    钦慕自己伸了手:我来!

    他看她一眼,然后放手,另一只手还捏着针头,然后把挂着边上的药袋子乱七八糟的全都收走。

    钦慕看着他忙碌的身影心里还是很感动,等他洗了手再回来的时候她忍不住说了一声:“谢谢!”

    穆熠宸抬眼看着她,眼神幽暗到让她以为自己说错话。

    “客气!”

    他冷淡的两个字,但是还是在她旁边坐下。

    “再量一下体温!”

    他拿着温度计给她。

    钦慕没说话,只是乖乖的爬了起来靠在床头量体温。

    穆熠宸的眼睛一直盯在她身上,后来移动到她的手上。

    那枚素戒让他的眼前一暗,下意识的抬手去握住她那只手,轻吻了她手上的戒指。

    钦慕稍微抬眼看着他,一颗心紧得要命。

    赫连好的话在他脑海里浮现,他突然抬眼看着她,他很多次都想过要放弃,放弃折腾她,但是

    “合同的事情都办好了,装修的事情你想找哪里?需要帮忙的话可以找溪秘书,她对很多事情都有超出常人的理解。”

    “我最近在画室内设计图,装修公司的事情就交给你好了!”

    就像是上次工作室被砸后,其实后来也是他找的装修公司。

    她的声音还是有些低哑无力,但是他听得清楚,点点头:好!

    “那位张老板见到你有没有吓一跳?”

    “嗯!说了很多奉承的话,还说如果早知道我是你老公就不要你钱了!”

    钦慕

    “吓到了?因为我告诉他你是我老婆?”

    他问,声音还是很温柔。

    钦慕的确被吓到了,不过不是因为上一句,而是因为这一句。

    她到底怕什么?她怕他刺激她而已。

    “算了!赫连好叫我别吓唬你,还困不困?再睡一觉?”

    钦慕只是看着他,并不说话。

    倒是他,主动上了床。

    钦慕转眼看着他,只听到他躺下的时候吩咐了一声:躺下!

    她下意识的就滑了下去,然后就到了他的怀里。

    因为刚刚他一直在外面,所以衬衫上还有些凉意,不过,没过半分钟就暖和了。

    后来听着他的心跳声,困意立即又袭上来。

    穆熠宸却突然又低声道了句:温度计呢?

    钦慕才想起来,拿出来给他后也情不自禁的抬起眼,却是有点看不清。

    两个人就那么昂着头,一起望着上面的数字。

    “三十七度七,睡一觉晚上再看。”

    “嗯!”

    她不敢说别的,他突然低头,与她平眉。

    钦慕的心狂跳了一下,紧张的看他一眼立即就低了头。

    “钦慕!”

    他却突然叫了她一声,像是也忍着一口气。

    钦慕下意识的抬眼,却是没等将他看清就被他突然的捧住脸,吻住了嘴。

    钦慕突然觉得喘不过气来,他的吻太情缠,太炙热。

    本来就发烧,被他这么硬捧着脸亲吻的时候,她觉得自己的心都在发烫,呼吸不畅的同时,唇瓣以上更是烫的厉害。

    眼睛,也干热的厉害,悄然蒙上了一层水雾。

    之后不知道怎么就被他压在了身子底下,如一泓清泉的眼眸微张开,却是依旧看不清他。

    只是他捧着她的脸,吻她吻的越来越霸道,情迷。

    那种思念,好像在内心用力的控诉,她感受着他的亲吻,便是那样的想法。

    她感觉到自己的心内也激荡的厉害,她感觉他们的心好像是在相互辉映的,却是又委屈。

    “穆熠宸!”

    她难受的叫他,心里有口气喘不上来,痒痒的快要折磨死她。

    “别再逼我!”

    他低低的一声,情难自禁的神情的望着她,又去吻她已经被他吻的红肿的唇瓣。

    每一下都好像吻到了她的骨髓里。

    她逼他了?

    明明是他逼着她逼的要死。

    她全身软绵绵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他的双手抚着她的肌肤那么滚烫的。

    不过,因为他的掌心温度属于常温,到她肌肤的时候还是叫她觉得舒服了许多。

    此时的他,给她的感觉像是冰,正好化解了她心内燥热的感觉。

    在这个阴郁的下午,在睡着之前,她再次被置身于水深火热里。

    好像是因为好几天没碰她,所以一碰上之后就好像是熊熊烈火,一段时间内怎么也不能被浇灭。

    他抵着她的额头用力的喘息,他捧着她的脸,不管她是发烧感冒会不会传染,将她吻了不知道多少遍后,又轻吻着她的额头。

    “景峰跟赫连好大概也要举行婚礼了。”

    穆熠宸在钦慕迷迷糊糊睡着前才开口!

    ------题外话------

    第二更来了!

    推荐飘雪完结文偷生一个萌宝宝豪门闪婚之霸占新妻豪门闪婚之专业新妻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