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8 我可能怀孕了!
    “蠢女人!”

    钦慕只是很困,在他怀里蹭了蹭就睡去。

    穆熠宸垂眸看着她,感受着她无意识的将他的心给抓的犯痒痒无奈的叹了一声,眼里尽是没能达意的苦恼!

    可是最后又无奈的浅笑了一下,那低哑的声音渐渐地消失在房间的尘埃里,他的吻却缓落在她的额心。

    关于景晴去想高价买下钦慕看中的地方的事情,钦慕也是后来听那位老板提的,那位老板显然很意外她不知道,立即就把那个话题结束了。

    钦慕也没有再去问穆熠宸,这件事既然穆熠宸能压下来,她想,就算是过去了!

    钦慕画好了设计图,溪秘书帮她去找的设计公司,钦慕又跟设计师做了最后的确认,然后才开工。

    ——

    那个月过的很快,春暖花开,穆倾心的宝宝也出了满月。

    江宴归来,载着穆倾心回了老家去领了结婚证,两个人幸福的举行婚礼。

    其实穆家老爷子跟冯芳华本来是想留江宴在荣城举行婚礼,但是江宴只同意了在荣城办酒席,婚礼还是办在了他的家乡,那里亲人已故,却依旧是他最怀念的地方,另外一起长大的兄弟们也都等着他这场婚礼。

    钦慕替他们抱着宝贝,婚礼这天穆家所有的亲戚朋友都赶到了那座城市,一同参加了穆家掌上明珠的婚礼。

    穆倾心在婚礼上激动地泪流满面,钦慕不知道怎么的,看着前面新娘子哭成泪人自己心里也难受起来。

    再一转眼,看到穆熠宸正面无表情的盯着前面,他

    欢欢还有一个小朋友给他们俩当花童,似乎,欢欢的年纪已经开始幻想婚纱了,看着新娘子的眼神里充满了羡慕。

    冯芳华也难得的流下了眼泪,在穆子豪的怀里像个温柔的女人。

    慕家老爷子作为大长辈坐在最前面,看到自己的孙女结婚心里也是很多感触,眼里的神情都变的有些波澜,仿佛这些年,他就是在等待着自己的孙女的这场婚礼。

    然而,大家却又是安静的,只是静静地聆听着,只是静静地祝福着。

    钦慕低头看着自己怀里的小家伙,不自觉的想,她有个妹妹得到幸福了,心里很感动。

    晚上他们在城中最豪华的酒店住下,下半夜孩子已经还给了他们夫妇,欢欢也跟着冯芳华还有穆子豪睡了,他们俩在独大的客房里,玻幕前望着夜里的海景。

    似乎还能听到海浪击打沙滩的声音。

    穆熠宸站在边上抽了根烟,看到她在身后的时候漆黑的眸子看向她,撇去那漂亮的海滩,他的眼里只有她。

    “累了吗?”

    钦慕觉得的确有些累,但是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再累也觉得还能坚持一下下。

    “到床上去躺下,我帮你按一下。”

    “不用了!跟我一起睡觉就好。”

    钦慕仰望着他,眸子里如海里的星星,美轮美奂。

    穆熠宸又抽了口烟,凤眸含笑,又邪魅无疑。

    如果她总这么懂事,他也不至于那么难过了。

    今天看着穆倾心结婚其实他心里很多感触,作为大哥,作为男人。

    穆倾心能那么激动地嫁给江宴,想必是江宴做的足够好吧!

    他跟钦慕,或者是他做的还不够,而且他们又怎么能与穆倾心他们相提并论,他们的人生都个不行同。

    他真的妒忌,妒忌江宴有福气娶到他的傻妹妹。

    他真的妒忌,妒忌别人都结婚了,而他那场婚礼还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

    她什么时候才会主动开口?

    他做梦的时候才会梦到她说:穆熠宸,我们举行婚礼吧!

    他希望美梦尽快成真!

    钦慕先上了床,他抽完烟才过去,掀开被子便直接翻身到她那边,把她压在自己的身子底下。

    钦慕就那么直直的盯着他,感觉着自己的耳根在发烫,也感觉着自己的心跳有些急促。

    “我收回那天说的话。”

    他突然说了一声,性感的手指轻抚着她的脸颊。

    “嗯?”

    钦慕不知道他说的是哪天的哪句话,低声问他。

    “算了!你这么蠢!还是好好地爱你吧!”

    她的心里,好像是一个鞭炮被人悄悄地点燃,‘砰’地一声。

    如花绽放!

    但是她来不及多考虑他的意思,因为他突然就吻住她,那么霸道的占据了她的所有思想。

    这夜的星光,不知道是不是为这场婚礼而如此美妙的闪烁,只是他们因为这晚星光而格外的美伦。

    他们在江宴的婚后的第二天便要离开,穆倾心还恋恋不舍的拉着冯芳华:妈你就跟爸爸还有爷爷多在这里住几天嘛!家里没有长辈我心里会难过的。

    “要是想我们了就回荣城去待几天,别有了男人就把娘家人都给忘了。”

    冯芳华交代她,因为江宴在穆倾心身后所以冯芳华的声音也压的很低。

    “我才不会忘记娘家人,您就在这里多住几天嘛!”

    “我在别的地方住不惯,等你老公去出差的时候你就打包行李带着我外孙回住几天,可好?”

    冯芳华想要用不和善的口气的,她不想表现的自己太难过,但是始终不舍得,所以最后才软著嗓子说了那段话。

    穆倾心用力点头,眼泪快要流出来。

    “走吧!”

    穆子豪看她们母女俩难舍难分说道,前头穆熠宸早就开车走着了。

    穆倾心依依不舍的松开了冯芳华的手,冯芳华被穆子豪搂着上车,看着穆倾心的眼泪掉下来的时候她也难过的快要哭出来,只得别开脸上了车。

    “妈!妈——,再见!”

    穆倾心那声再见,咔在了嗓子里。

    她说不出,江宴在旁边搂住了她的肩膀,稍微用力的。

    穆倾心停住了要追逐的步子,难过的看着娘家来的车一辆辆的离去。

    那辆家常的豪车在最后面,冯芳华透过后视镜看到穆倾心,终于忍不住在穆子豪肩膀上流出眼泪来。

    老爷子看着外面就当自己没看到那一幕,妈妈嫁闺女,没有不伤心的。

    赶回荣城后穆熠宸便立即去公司开会了,钦慕在公寓休息了一天,第二天开始正式上班。

    那天她突然好像明白了这阵子穆熠宸为什么这么反常。

    因为,一场婚礼!

    他们欠缺的那场婚礼,他们未能公布的婚姻状况。

    她在工作室里站了一上午,终于想通了那件事情。

    中午小美点了肯德基的全家桶跟她一起吃,她本来想随便应付点,结果刚拿起来闻到味道就胃里有点难受。

    小美看着她像是要吐,难过的低头看着她的全家桶,以前里面的鸡腿钦慕能吃两根。

    钦慕突然就失去了兴趣把鸡腿放回了桶里,小美看着她没胃口委屈的快要哭了。

    难道当了少奶奶开始嫌弃这些‘粗茶淡饭’了?

    “我没胃口,不是它不好吃,你多吃点!”

    钦慕端着热橙汁喝了点,看着小美吃。

    “你真的不吃啊?可是我点了三人份!”

    小美有点尴尬的提醒。

    “我相信你的能力!”

    钦慕对她说,唇角浅勾。

    小美美滋滋的吃起来,钦慕却感觉着自己的胃里一阵阵的难受,心想自己这倒底是怎么了。

    难道是最近太累了?

    还是又犯了胃炎?

    “钦钦,你是不是怀孕了?”

    小美吃着吃着越来越慢,然后又小心翼翼的看钦慕疲倦的模样,突然想到那里就试探着小声问了句。

    钦慕抬眼看着她,真的被她的话惊到。

    以她的身体状况想要怀孕大概并不容易吧?

    “应该不是!可能是最近胃出了毛病。”

    “哦!其实我宁愿告诉简俨你怀孕了,也不愿意说你犯了胃病,否则他肯定会怪我的。”

    小美低着眉眼,有点忧伤的跟钦慕说。

    “那就什么都不说。”

    钦慕看她紧张的样子挑了挑眉坏笑着提醒她。

    小美抬眼看着她,突然嘿嘿笑了一声!

    “是啊!我什么都不说不就行了?反正他又不会飞过来。”

    小美想到这里又轻松了许多,可是钦慕的心里却有些别样的情绪。

    她的师父真的喜欢她

    她原本以为他们只是纯洁的师徒情,她本来以为,他们一定可以是世界上做的最漂亮的师徒。

    “不过我们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一下,万一不是胃病而是怀孕呢?要是搞错了,乱吃了药可不好。”

    钦慕想到她跟穆熠宸已经有很久没有做过措施,便也点了点头。

    其实不必去医院,买根验孕棒就好了。

    到底是生过一次孩子,钦慕觉得自己好像对这事挺有经验的。

    只是下了班回家就给忘记了。

    因为要去巴黎跟简俨准备过阵子的时装秀,所以她其实大部分时间都在想怎么跟穆熠宸说这事。

    穆熠宸那么讨厌她去跟简俨在一起工作,她要是跟他说了这事,估计又得被他晾着了。

    她是提前回的家,毕竟有事情要商量,她便准备在他们父女回家前准备一桌‘像样’的晚餐。

    希望穆总也懂的吃人嘴短,对她格外开恩一次。

    谁知道那父女俩回来后看到她准备的晚饭都皱着眉,欢欢难过的说:爸爸,我想吃牛肉!

    钦慕没有做牛肉,看着一桌子‘菜色不佳’的盘,想着女儿说的牛肉,然后悠悠的看向穆熠宸。

    “从家里带回来的牛肉,你去切一下吧!”

    “好吧!”

    钦慕无奈,只得回到厨房去切酱牛肉,晚饭的时候她煮的饭就被晾在了一旁,穆熠宸又做了个汤,三个人就就着汤还有牛肉,加米饭吃了。

    欢欢吃完饭还不忘打击她:妈妈,你以后还是不要在煮饭了,我们有爸爸呢!

    呵呵!

    要是放在平时钦慕肯定会很感动女儿心疼她的,可是现在

    钦慕的嘴角抽了抽:你先去看电视吧,我跟你爸爸谈点事情。

    “哦!”

    遭遇嫌弃的欢欢小公主并没有难过,而是早就急着去看电视了。

    穆熠宸料到钦慕有事要说,看着那一桌子被她浪费的菜问道:要说什么?

    “那个——,我要回一趟巴黎!”

    钦慕舔了舔干燥的唇瓣,手指捏着筷子的姿势像是捏着笔的姿势。

    穆熠宸抬眼看她,却并不说话,只是一双漆黑的眼看的她浑身发憷而已。

    “嗯!”

    他垂着眸一会儿,然后嗯了一声。

    时间似乎被定格。

    钦慕不敢置信的望着他,嗯?

    他答应了?

    他都没问什么事情就答应了?

    “我要去跟师父准备过阵子的时装秀,时装秀一过去我很快就会回来。”

    “欢欢不可能陪你去,妈不会同意。”

    钦慕只是看着他迟迟的移不开眼,完全看不懂他的心思。

    “我可以!”

    钦慕

    他的眼神很深沉,钦慕觉得他有些过分认真,她紧张的望着他:你可以什么?你总不是想说要陪我去吧?

    “正好巴黎那边有笔生意要谈,所以算是碰巧了吧。”

    钦慕

    “怎么?不想我去?有什么见不得人?”

    他又问,漆黑的眸子仿佛要看进她的心里去。

    钦慕下意识的依靠着椅子背上,双手抬起来用力的挥了挥。

    “可以去!可以去!”

    钦慕想笑出来表现自己并没有觉得不妥,却是紧张的笑不出来。

    晚上哄着欢欢睡了之后钦慕回到房间里,穆熠宸正躺着床上玩手机,她的手心略微有些吸汗,紧张的走到床边去坐下,低声问:还不睡啊?

    “在等你!”

    钦慕眼里表情很丰富,仿佛在说你等我干嘛?我都被你吓的七窍生烟了要,但是嘴上却一个字也不敢多说,乖乖的上了床。

    穆熠宸放下手机便吩咐了一声:到我怀里来!

    钦慕一翻滚,到他怀里。

    穆熠宸顺势将她搂住,手自然的伸到她睡衣里。

    “你要去准备时装秀的事情我早就知道,我说过,我会支持你的事业。”

    他低头看了她一眼,终于还是对她说出来。

    “那你要去巴黎出差的事情呢?”

    “这件事倒是不必我亲自去,不过我现在也没别的选择。”

    他漆黑的长睫垂下,若有所思的回应了一声。

    “你是担心我会喜欢上简俨?”

    “你这么蠢,只会被他花言巧语把你拐跑了。”

    钦慕抬起眼来看着他,突然伸手抓住了他抚摸她头发的手放到自己的心口上。

    “才不会!从小到大,你见我跟哪个男孩子谈过恋爱?”

    钦慕不自觉的就爬到他胸膛,压住他。

    一双温柔的眸看着他说道。

    “你是没谈过,还不是我阻止的及时!”

    她的手在他的胸膛,被他握住,两个人上下那样互相对视着,一个执着,一个温柔。

    “才不是!”

    钦慕对他说,然后倔强的趴在了他的胸口。

    “穆熠宸,你什么都不需担心!”

    她听着他的心跳声,低低的对他倾诉。

    穆熠宸的心尖一动,握着她的手的力道不自觉的加重。

    钦慕却好像没有感觉到,只是趴在他的胸膛感觉着他胸口的温度。

    房间里寂静无声,一时间只感受到彼此的温度以及细微的喘息。

    后来他动了情,钦慕感觉到后心一紧,立即要从他身上下去,却被他紧紧地抓住:怎么?想要不负责?

    “不是!只是有点累!”

    她最近本来就比较累,不过说完这话之后她的心情竟然更加紧张了,她突然想起了中午小美的话,她忘了去买验孕棒。

    “少拿这种借口搪塞我!”

    “你每晚都要不累吗?”

    钦慕被他反过来压住的时候问道。

    “累?一个男人绝不会在这种事上说累。”

    钦慕

    “那如果我说,我”

    “你说什么都逃不过去的,如果你实在累,我快点。”

    他咬着她的耳根,对她低喃。

    但是钦慕又有点担心,一双手在他胸口握成粉拳抵着,咬了咬唇,然后坚定地抬眼看着他:我今天有些恶心!

    穆熠宸亲吻她颈上的动作停下,抬眼看着她质疑。

    钦慕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又狂又烈!

    “我让你觉得恶心?”

    “我可能怀孕了!”

    ------题外话------

    第一更!今天应该会有最起码三更吧!

    推荐飘雪的完结文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整天瞧不上你的男人一直拐着你在床上纠缠是种怎样的体验?

    ——

    婚前两人在西餐厅用餐,一个女侍应生跟陌生的她叫板,她冷傲的眼神凝视着那个女侍应生:“如果我说我是简少的妻子,你可以收起你的好奇心立即从我眼前消失?”

    尽管不相爱,但是决定回国跟他举行婚礼的那一刻她就绝不容许任何人对她这个简家少奶奶有任何的质疑,有任何的不敬。

    ——

    “虽然感情游戏不好玩,但是我们可以玩玩床上的游戏。”深冬,他不再睡沙发,提出这样的要求。

    傅缓浅笑一声:别过了那条线,一栋豪宅。

    “一晚一栋的话,你可以去挑个几百栋先玩着。”他突然抬手勾住她的后脑勺,性感的薄唇欺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