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9 激动地犯了失眠症
    穆熠宸从她身上下来,小心翼翼。

    只是那双望着她的黑眸里却是激动跟期盼,还有些不属于他本身的一些不成熟的情绪在其中。

    钦慕因着他的那份紧张也变的又紧张起来。

    “还不确定!只是最近很乏力,今天有点想吐。”

    这晚穆熠宸又失眠了,这个消息来的太突然,也太让他没有准备。

    ——

    第二天早上穆熠宸便去药店以极快的速度,没有任何尴尬的,拿了各种验孕棒付钱带回家。

    天气有点阴冷,两个人蹲在厕所里对着两根验孕棒。

    只是当不是两个人想要的结果,穆熠宸又拿了一根,又拿了一根。

    “到底准不准?”

    穆熠宸忍不住皱着眉问了一声。

    卧室里好久才有了这一声,像是悄然碎了沉寂多年的玻璃杯。

    “大夫都说早上是最准的时候!”

    钦慕的声音有点发虚。

    果然不是怀孕!

    她就说,怎么会那么容易怀孕,那阵子检查的时候还说她身体里有避孕药物。

    钦慕突然无力地坐在地毯上,穆熠宸本想再试一根,可是一抬手发现还剩下最后一根,当他在转眼看钦慕坐在那里靠在沙发沿的样子,突然也有气无力的靠了过去。

    一条腿弯曲着,手轻轻地打在上面,他垂着眸想了很久,之后又转头看向钦慕。

    “现在可以做了!”

    钦慕还没听明白,一转头就看到他扑上来。

    两个人在沙发下面的地毯上叠着。

    钦慕觉得穆熠宸其实有些烦躁,但是又不好表示吧!

    但是他吻她的时候的急切让她感觉到他的心情,钦慕下意识的推开他,低声问:生气了?

    “生什么气?我们这么年轻!”

    他淡淡的一声,继续去吻她。

    “我保证再给你生一个,不要伤心好不好?”

    钦慕忍不住又推开他,望着眼前男人失落的眼神安抚着,她的手也慢慢的去抚摸着他棱角分明的轮廓。

    那蕴藏着锐利的眼眸突然就变的温柔:慕慕,说爱我!

    他什么都不要,他宁愿他们就欢欢一个,他只要她爱他。

    “爱你啊,一直都爱!”

    “坏女人!”

    他低喃,然后去咬她的唇瓣,钦慕疼的仰起下巴迎着他的亲吻,感受着他的手掌心在她腰上握着,一阵温暖。

    吃过早饭穆熠宸就去了公司,秦逸后脚道,看他有些烦闷的在找文件就问了句:你找什么?

    “圣菲的那份文件你拿过来!”

    穆熠宸摁了秘书线。

    “你眼皮底下那份”

    “总裁,在您办公桌上!”

    听筒里传出来的声音跟秦逸的声音同时发出,秦逸低头看着他挂电话后才找到那份文件不自觉的也皱了皱眉,走上前去拉开椅子坐下,看着对面看似气势雄伟的男人:“穆总跟小慕妹妹吵架了?”

    “我们为什么一定要吵架?”

    “每次心情不好都是因为小慕妹妹,而你们不吵架的时候你通常都是哼着小曲进来不是吗?而且以你的敏锐,如果不是被气糊涂了怎么可能连自家眼皮子低下的文件都看不见?”

    秦逸坐在他对面一边观察他一边说出自己的想法。

    穆熠宸把文件打开后便皱着眉一直在看,秦逸无奈的叹了一声:看来真是被我说着了,小慕妹妹又怎么惹你了?难道是被别的男孩子追被你发现了?

    穆熠宸抬眼看她:谁追她?

    “呃!那个,其实吧!我也是猜测,最近濮阳家的小公子一直在跟我打听她跟你的关系,看他那状态,像是喜欢上了。”

    穆熠宸听完后皱眉:告诉他,那是我的妻!

    “哈哈哈!只怕你们不公开就没人会信啊!”

    秦逸不敢太打击他,只能试探着提醒。

    “现在荣城有谁不知道她是我的女人?”

    他生气的问了声。

    “知道的倒是不少,但是你们没有结婚证,只说是谁的女人的话,那分分合合的情侣,或者是地下情人,那太多了。”

    穆熠宸看着文件的眼神终于停顿,却是犀利无比的掀起来看向对面的男人。

    秦逸下意识的坐直了,挺着腰版紧张的对他呵呵:我只是说出我的真实想法,你不用杀人灭口吧?

    “我杀你有什么用?过几天我要去趟巴黎,这边的事情你多费心。”

    穆熠宸又低头看手上的文件,很多事情现在生气着急都没有用,被秦逸这么一刺激,他的心态反而又平和了许多,然后跟他聊起正事。

    “去巴黎?干嘛?”

    “出差!”

    “哦!丢下小慕妹妹出差,你舍得啊?”

    “她要过去准备时装秀!”

    秦逸的眼睛慢慢的瞪大却是没有说话,心里想,说什么去出差,就是去陪小慕妹妹嘛!

    “不过巴黎对你们俩来说的确是比较特殊的地方,你们就当提前度蜜月吧。”

    “你见有谁度蜜月是在家门口的?”

    穆熠宸这才问了声,关于跟钦慕度蜜月的地方,其实他也想好了。

    他们俩在巴黎生活了那么些年,巴黎所有该去的不该去的,没名气的,有名气的所有的点他们俩几乎都逛过了,那里更像是他们的第二个家吧。

    只是他们俩什么时候才能去那场婚礼后的蜜月旅行?

    昨晚激动的一晚都没怎么睡着,今天一大早浑身全都是些负能量,突然望着文件的眼眸又是一滞,他想到早上她捧着他的脸说的那句一定会给他再生一个孩子。

    她说过的所有的虚伪的情话,还真是没有一句比这个更真诚的。

    上午钦慕去医院检查了身体,然后跟赫连好在附近的餐厅里吃西餐,赫连好听说她跟穆熠宸早上浪费了n根验孕棒的事情忍不住笑了一声:他当时很失望吧?

    “嗯!就差没把我吃了!”

    钦慕想到他那时候的样子就无奈的叹了一声,昨晚她本想不告诉他,自己悄悄检查了的话可能就不会让他这么难受。

    但是昨晚实在是没了理由拒绝他,又怕真的是怀了孕。

    结果

    “没吃才怪,看你耳朵后面。”

    钦慕

    耳朵后面也能看到?

    刚刚她不小心抓了把头发而已,就被赫连好眼尖的看见了?

    “你跟景峰有没有再要小孩?”

    “我现在身体不合适,总要过个几个月吧,而且这种事情反正也急不来的。”

    赫连好想到自己跟景峰的情况跟她说道,然后想起来两个人的婚礼:对了,我跟景峰可能会在五一过后举行婚礼了。

    “那很好啊!”

    钦慕突然觉得这话有些耳熟,又想不起在哪里听到过。

    “景峰说穆熠宸在你第一次回荣城的时候就想跟你举行婚礼了,那时候景峰好像问他要不要一起结婚,他一口就答应了,景峰说当时他以为穆熠宸说的是跟景晴结婚,后来才知道穆熠宸之所以答应的那么痛快是因为你回来了,所以我们两对一起举行婚礼如何?”

    钦慕

    “我们俩关系这么好,他们俩关系也很铁,而且如果我们一起举行婚礼的话,应该闲话就会少一点了。”

    “什么闲话?”

    钦慕没想过到底什么时候举行婚礼的事情,但是她被那句闲话给惹的有些好奇。

    赫连好的眼眸微垂,想到钦慕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样子不自觉的犹豫了一下。

    “你不知道现在城里还有景晴党吗?就是想要你嫁给穆熠宸的一党,还有支持景晴嫁给穆熠宸的一党。”

    钦慕

    这些人好无聊,跟他们有什么关系?

    刘敬元跟朋友去吃饭的时候便碰上她们俩,才刚坐下一扭头就看到钦慕跟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人在一起吃饭,知道那是赫连好便笑着跟朋友说了句:我去打个招呼。

    那位跟他差不多年纪的男子微微挑眉,笑着点了点头。

    刘敬元整理着西装去了她们面前:这么巧两位美女在这里吃饭。

    两个人一抬眼看到他,都有些吃惊,不过后来都很坦然的笑着跟他打招呼。

    “刘总婚后好像变了个人一样啊,更亲民了!”

    赫连好玩笑道。

    “赫连小姐也是,当了大夫后比以前更风趣了。”

    刘敬元这话一说完赫连好尴尬的闭了嘴,努力忍笑。

    “那你们慢慢聊,我先过去陪朋友吃饭,有空单独聚?”

    刘敬元走之前看着赫连好又看向钦慕。

    “好啊!”

    赫连好答应道,钦慕看了赫连好一眼,再抬眼看刘敬元的时候却没有看到他的脸上,只是看到他下巴,笑了笑就又垂了眸。

    等刘敬元点点头离开后,钦慕才小声嘟囔:答应的真爽快!

    “反正他又不会约我,老实说我觉得他现在对你还有感觉!”

    钦慕不说话,只是无奈的叹了一声。

    她当然感觉得到他看她的眼神不一样,但是为了穆总她也只能低调的当自己是透明。

    刘敬元回去坐下后朋友问他:让我猜猜你喜欢的是哪一位美女,那位穿米色风衣的?

    “她是穆熠宸的女人!”

    刘敬元没回答,只是提醒了一声。

    那男子本来打算奚落他几句,看他颇为严肃便没有在奚落,只低声问:你跟这个女人怎么扯上关系的?我想起来了,去年有个关于你的八卦新闻闹的挺厉害,难道就是说这个女人?

    刘敬元没再说话,只是无奈的笑了声算是承认,他朋友却是忍不住笑出声来。

    “可以啊,跟穆熠宸抢女人!”

    “如果她对穆熠宸没感情,你以为我不会抢吗?可惜的是她对他有情,我跟她便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刘敬元感慨道,然后不自觉的又回头看向那个背影,她正好背对着他,却像是故意。

    吃完饭钦慕她们走之前也客套的去跟他们打了个招呼。

    “我们吃好了,先走一步!”

    钦慕笑着去跟他们再见,对他的朋友也点了点头。

    “拜拜啦刘总!”

    赫连好说着,挽着钦慕的臂弯。

    “再见!”

    “两位美女再见!”

    当刘敬元儒雅的再见后他的朋友却是挥着手,比较暧昧的冲她们眨眼再见。

    赫连好急着回去上班,钦慕便一个人走向医院的停车场,那处风光有些差,钦慕到停车场的时候看到钦家的车子停在这里,不自觉的停顿。

    之后看着钦家的司机从远处走了过来,不过只他一个人。

    “王叔!”

    钦慕下意识的叫了一声。

    王叔自然也看到她,上前去跟她打招呼:“大小姐怎么一个人在这里?身体也不舒服吗?”

    “有点胃凉,您呢?”

    钦慕好奇的问。

    “我也是有点小毛病,趁着市长现在不召唤我,就出来看看。”

    王叔很客套的跟钦慕说着,脸上不自觉的露出慈祥的微笑来:“大小姐有空回家看看吧,市长他一个人在家也——挺不容易的。”

    “嗯!您自己也多注意身体,如果有需要可以去工作室找我。”

    钦慕看他的脸色比较憔悴,担忧他是不想跟她说太多,便叮嘱了一声。

    “好的!”

    王叔低了低头答应着。

    钦慕又跟他聊了几句,然后打开车门上车离去。

    想想王叔的年纪也有些大了,这些年他好像一直跟着钦海明,如果他出事

    不会的!一定不会的!

    钦慕开车去了温如暖的公司,小美去了工厂正在帮忙做一些事情,她便去帮温如暖亲自量身定做晚上出席活动要穿的礼服。

    温如暖现在肚子是真的大了,钦慕便帮她选了a字型偏文艺的礼服,这样既能遮住肚子又能把自己显得很温婉。

    温如暖照着镜子里,看着钦慕低着头认真帮她缝腰线忍不住说道:以后小美没空你就叫你们工作室的其他设计师或者可信的人过来帮我吧。

    “我今天下午正好没事!不过你既然这样说了,以后我可真的会随便换人的。”

    钦慕低着头一边干活一边说。

    温如暖忍不住笑了一声。

    张总从外面进来,正要跟温如暖叮嘱晚上要注意一些,碰巧遇到钦慕在,便打招呼:钦小姐!

    “不,我或者该叫你穆太太。”

    钦慕缝完腰线后站了起来,低着头看着自己的作品笑着说:那还是叫钦小姐吧!

    听张总的意思便知道,张总是听说她跟穆熠宸结婚的事情了,她也不否认,也不承认,只是说出自己的意见。

    “好!我还是那句话,如果钦小姐想要进入演艺圈,尽管来找我。”

    “让我跟温小姐抢饭吃吗?”

    钦慕转头看了张总一眼。

    “她的饭由我负责!”

    张总笑了笑大方的说道。

    温如暖心里一暖,低了头捧着自己的肚子也不看他。

    “那你们俩先聊着,我先出去了,对了,景晴过来了,你们要是不想碰面,晚点再走。”

    张总打开门出去之前对她提醒到。

    钦慕却想,自己到底为什么要避免碰到她?搞的好像自己坐错什么事一样,明明是那歌女人一直在阻止她前行。

    她还打算去一趟正在装修的店里,所以她更没有躲着的理由。

    景晴正在外面跟几个小女配聊天,那几个女配天天巴结着她,毕竟张总睡了温如暖也不敢打压景晴,这让公司所有艺人都明白景晴的地位到底有多无可撼动。

    “对了,景晴姐,刚刚温如暖的房间里进去了一个女人,好像是那个跟你抢宸少的。”

    “不是好像,就是那个女人!”

    “哎呀,你没看到她那趾高气昂目中无人的样子,走路好像还带着风,根本不看我们一眼,一点礼貌都没有,以为自己是走高冷范的女王呢?一个破做衣服的。”

    景晴听着她们说的便朝着温如暖的房间看了一眼,然后又问道:她进去多久了?

    “有一个小时了吧?不会是听着咱们在外面说话不敢出来了吧?”

    其中有个女三号都挨不上的女演员笑着问了声,为讨好景晴。

    “你们太不了解她了,她才不会怕我!毕竟现在宸少给她撑着腰呢!”

    景晴的眼神里带着些冷漠,却是格外的正经,这话说出来像是讽刺,又干巴巴的冷漠。

    众人一听这话不乐意了。

    “要说道宸少给谁撑腰最多,那当然是你景晴了,这些年我们可是看着他陪着你一步步的走到影后的位子的。”

    “就是!宸少现在就算是给她撑腰,估计也是因为别的。”

    那些为了讨好她的女孩,只要她高兴的话都可以说出来。

    “她悄悄在巴黎给宸少生了个女儿!这也算是她的本事!”

    景晴低了头把玩着自己手指上的戒指低声说道,说完后她笑着叹了一声,像是心服口服。

    “原来是拿孩子要挟宸少呢!”

    “怪不得宸少会放下你这么个大美人跟那个女人同居。”

    景晴静静地听着,心里舒服的很,只是稍微抬眼的时候,刚巧看到从温如暖房间出来的女人,钦慕正站在门边静静地睨着她这边。

    ------题外话------

    第二更!

    推荐飘雪完结文豪门闪婚之霸占新妻那一天,民政局门口她手里捏着一个红本静望他远去的背影。

    二十三岁的卓幸就这样迅雷不及掩耳嫁给了二十九岁的傅执,这场商业闪婚让众人始料未及

    她跟他的第一次,无边的疼痛是她的最深记忆。

    深黑的夜,一场算计,制造出一对可爱的萌包子

    她跟他的第二次,是在结婚生完宝宝后,

    幽暗的房间,狭小的床上,他霸道的不留余地

    他是高高在上的大总裁,天生的王者,威严霸道。

    她是危机豪门里骄傲的明珠,也是被折断翅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