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4 全城都知道的事(第二更)
    “你才不会故意,分明是手滑!”

    温如暖捧着自己的汤碗,明亮的眼神望着钦慕说道。

    “那会儿可能是手滑,这会儿肯定不会了!”

    钦慕端着刚刚倒了热水的水杯,笑着跟温如暖说完然后转眼看向站在那里绿着一张脸望着她的女孩。

    “怎么?你还想试试我到底是故意还是手滑?”

    钦慕百分百诚意的微笑着问她。

    “你哼!”

    钦明珠自然不是怕她,而是怕了她手里那杯滚烫的水,转身离去。

    而主管却跟钦明珠擦肩而过,带着人过来清理地面的同时弯腰紧张的问:钦小姐你没事吧?

    “没事!抱歉把你们地面弄脏!”

    钦慕是真的很抱歉,但是刚刚实在是听不下去钦明珠说的那些脏话,所以才没控制住把水泼了出去,不过就几滴水落在了地面,钦明珠的衣服料子特别吸水呢,估计烫的皮肤都坏掉了得。

    “这都是小事,要是您有个什么事,我们可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新来的主管特别的恭维她,钦慕下意识的又笑了笑,却没说出别的来。

    钦明珠看着餐厅的主管对钦慕那么恭敬就生气,坐回去后说:“我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才会跟这么个女人同父异母。”

    “说不定你以后还得指望着人家呢,你没听说她已经怀孕了吗?”

    她的其中一位小伙伴说道。

    “是啊,这几天宸少他们朋友圈里都在传她怀孕的事情,说她没结婚就甘心给宸少生俩孩子,可不是个普通的角色。”

    另一位小伙伴也提醒她。

    钦明珠下意识的看了钦慕一眼,又质疑的看向对面那两位跟她说话的:“等等,你们刚刚说谁怀孕?谁俩孩子?”

    “你真不知道啊?钦慕又怀孩子了,这不是她跟宸少的第二个孩子吗?她连个正式的名分都没有就给宸少生俩孩子,钦明珠,你以前可真得跟她好好说话,别总是蹬鼻子上脸的,她能给宸少没名没分的生孩子,能让你爸爸把你从家里轰出来,你再这么不长个心眼可真的是没救了。”

    旁边坐着的帅哥跟她说道。

    钦明珠转头看着他,下巴快要脱臼了,可硬是说不出个一二三四五来。

    钦慕又怀孕了,这代表什么?

    等开始上菜钦明珠才又坐好,却一直表情很紧绷。

    她的同学们看着她那样子都有些无奈,也不知道她还能不能回到钦家去,这个朋友还能不能教大家都有点疑虑。

    而她旁边的男孩子其实听说他跟一个姓王的走的很近也已经对她失去兴趣,听说那天她从那个男人的公寓里出来,这明显就是跟那个男人睡过了嘛,两个人一大早就去医院,还能是什么事?做的太狠了呗。

    所以吃完饭大家便就都走了,只是钦明珠去了洗手间里,她觉得蒙的很,那阵子她听说钦慕跟穆熠宸在闹别扭,还有人说他们可能会分手。

    结果没过多久,竟然就传出她怀孕的消息。

    心想钦慕这女人未免也太能生了点。

    她要是生下这个孩子来,那还不得上天?

    现在自己就这么没有位置了,钦明珠想到如果钦海明知道钦慕怀了孕,那

    钦明珠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用冷水拼命地浇灌自己的脸。

    钦慕跟温如暖聊着天进了洗手间就看到她在用凉水泼自己的脸,顿时都惊的互相对视了一眼。

    钦明珠听到动静转头一看,很是看不上的嘲笑了一声:“听说你又怀孕了,你当自己是猪吗?除了生就是生!”

    温如暖

    “一只猪都让你这么虐待自己的话,你是连猪都不如吗?”

    钦慕看着她冷冷的问了声。

    “你钦慕你不要仗着自己口才好就欺负人,像是你这么卑鄙的人总有一天会得到报应的,你小心——你肚子里的孽种不能活着生下来!”

    钦明珠突然抬手指着她的肚子诅咒。

    钦慕听到那话之后当然立即就怒了,上前就是一巴掌:我看你是荣城都不想待下去了吧?

    “你什么意思?”

    钦明珠被一巴掌甩到洗手台那里,一只手扶着台子一只手捧着自己被打的半边脸,泪汪汪的望着钦慕问。

    “就是你快要死了!”

    钦慕站在那里气的有些发抖,声音也冷的到了零下。

    那声音仿佛是从地底下传出来的,冷的钦明珠狠狠地一颤。

    之后钦明珠要离开,温如暖低着眼从口袋里掏出一支口红不小心滚到地上,正好被钦明珠踩到。

    钦慕本来正在想别的,听到一声惨叫后一转头,顿时心里的火气全都没了。

    钦明珠扑倒在地上疼痛的叫唤着。

    “我刚入手的斩男色口红!”

    温如暖做出口红跟命一样重要的演技。

    之后两个人洗完手一起往外走钦慕才说:刚刚你是故意的吧?

    “我就是看不上那些什么都不行,嘴巴还歹毒的女人,替你教训教训她。”

    钦慕没说别的,只是隔了两天便找小美去她办公室送了一整盒那牌子的口红。

    温如暖看了后给钦慕打电话:谢谢了!

    “客气,下次多装几只,说不定还能派上用场。”

    钦慕站在窗口看着外面停了辆黑色的车子,说完那话的时候笑意不自觉的隐藏了起来。

    其实钦市长的车子并不是会随便开去某个地方,也好在钦慕这里比较隐秘。

    办公室的沙发里像是许久没人坐过,他坐在里面让人觉得格外的无法靠近。

    钦慕站在一旁,直到小美送了茶进来之后钦慕才过去坐下。

    “听说你怀孕的消息,最近身子可还好?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

    钦海明一边把玩着茶杯一边问道。

    “都挺好的,您呢?”

    她问道,却想起那天他的司机王叔去医院检查身体时候的样子。

    “我也挺好的,今天上午没事,便过来看看你。”

    钦海明点了点头。

    “对了,上次我去医院做检查的时候碰到王叔了,他最近还好吗?”

    钦慕又问道。

    “王叔?他怎么了?在下面呢!”

    钦海明对王叔最近的事情不说是一点也不知道,他的确很久没有跟王叔好好谈谈了。

    “那天我在医院碰到他,他说身体不太舒服去检查,我以为您知道呢。”

    钦慕低声说道。

    “等我待会儿去问问他!”

    钦海明担心王叔的身体有异样,这些年王叔对他来说早就跟兄弟一样重要。

    “嗯!”

    王叔习惯性的做一个优秀的司机,并不多问,也不多说,只是专心的好好开自己的车,在钦海明苦恼的时候能劝解分析的也会帮忙说两句,仅此而已。

    “没有搬回你婆婆那里去住?他们应该很想跟你们一起住。”

    钦海明看着钦慕有些消瘦的轮廓问道。

    “我婆婆是说过,但是穆熠宸希望我们还是单独住!”

    钦慕回答,这次见面,竟然跟以往有些不同。

    或许是自己又怀了孕?

    还是也想像别的孕妇那样有自己的亲爹亲妈送关怀?

    钦海明又坐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问她:“听说那天明珠又在酒店找你麻烦了?还有一个演员跟你在一起?”

    “您说的是温如暖吧?那天我们俩的确是在一起,当时钦明珠诅咒我肚子里的孩子生不出来,我便扇了她一个耳光,钦明珠跟您说了什么?”

    “这丫头竟然说这种话?”

    钦海明皱起眉头来,钦明珠对此可是一个字也没跟他提。

    “她当然不会对您讲她对我说过做过些什么,如果您不来问,我也不会想到要告诉您。”

    钦慕抬眼看着他,波澜不惊的讲着。

    “她胸口的肋骨断了两根,现在还在医院躺着呢,你也别再生气了,生气对孕妇可没有帮助,嗯?”

    钦慕听到钦明珠断了两根肋骨惊了一下子,一根口红能叫她断了两根肋骨?

    心里想,那一盒口红她没有白买给温如暖,最好让那丫头的肋骨全断了才好呢。

    自己什么时候开始这么恶毒的?

    钦慕在钦海明离开后又站在窗口看着,王叔下车给他开了后面的车门,两个人站在车旁好像还说了几句话,之后钦海明才进去,王叔帮他关了车门的时候抬眼看了看楼上,然后跟钦慕点了点头。

    钦慕微笑着跟他用眼神打过招呼,在车子离去后钦慕又回过头去,坐回椅子里后因为钦海明来时候的糟糕心情此时竟然好了。

    恶毒没有什么不好,跟恶毒的人讲善良那是愚善。

    下午穆熠宸抱着欢欢到他们工作室,欢欢看到小美后就开心的去跟她玩了,穆熠宸自己上了楼。

    钦慕那时候还正在认真画图,他走过去后也没叫她,只在她身侧低着头看她认真画图的样子,等无意间看到她的手指上因为长时间握笔而有的很深的压痕不自觉的皱起眉。

    钦慕找东西的时候伸了伸手,然后就摸到穆熠宸的手,抬眼看到他,惊喜的问:你站多久?

    “有那么几分钟,别画了!”

    穆熠宸抓住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上,看着她手上的痕迹心疼起来。

    钦慕也觉得那里有点不得劲,自己用大拇指去按摩,穆熠宸直接替她按了。

    钦慕就那么仰着头看着他,不知道为什么,一天不见就很想他。

    “今天钦市长过来了!”

    钦慕看向那边茶几旁边放着的补品。

    穆熠宸便朝着沙发那里看了眼,然后微微一笑:“看来很多人知道你怀孕的事情,我大概做了件错事!”

    穆熠宸觉得自己还是太招摇了,不过也是忽略了朋友圈的力量,原本以为只是兄弟们知道知道,谁知道一传十十传百,谁的微信里没有几个不熟的人,好像他们这个圈子里就都知道了钦慕怀孕的事情。

    穆熠宸看她的手好了些后才放开她的手,转而轻轻地抚着她的头发:“晚上想吃点什么?”

    “嗯,喝点酸梅汤怎么样?家里还有没有?”

    “有!你不知道冯女士给你准备了好几箱么?”

    大概是特别渴望儿媳妇生儿子,听人说酸儿辣女,直接给儿媳妇买了好多梅子类。

    钦慕听完穆熠宸的话也是无奈的笑了笑,她也但愿这一胎是个儿子,就能满足冯芳华的心愿,也能给欢欢添个弟弟。

    家庭和睦的情况下,幸福度自然会提高。

    “欢欢呢?在跟小美他们玩?”

    钦慕说道小美他们的时候突然想起来冯芳华不喜欢欢欢跟男孩子一块玩,心里一紧,不知道那位男同士心里现在的阴影消失了没有。

    当然这事都过去了,不能让穆熠宸知道,但是他们俩下楼的时候开电脑欢欢去跟那几个男同士分吃的,那几个男同士都有点避之不及,只有一个有点心慌的拿起她给的吃的吃了。

    穆熠宸那么敏锐的人自然立即观察到了,却也没再现场多问,晚上又问钦慕的时候,被钦慕几句话给圆过去了。

    只是穆熠宸还正在准备晚饭呢,家里的门铃就响了,钦慕跟欢欢一起去开的门,看到是冯芳华跟家里的阿姨也是一怔,随即欢欢高兴的喊着:奶奶!

    “哎!”

    冯芳华开心的弯腰摸了把欢欢的小脸,然后拉着欢欢的小手。

    后面阿姨拎着保温锅,钦慕看着后不自觉的笑了声,阿姨低声说:“这都是太太特意为你熬的汤,这前三个月啊可一定得好好补补!”

    钦慕笑着说:嗯!

    心想这么补下去我非要成猪不行。

    但是又怕冯芳华听了不高兴便不敢说,只冯芳华送来的美食啊什么的,她全都照单全收。

    穆熠宸在厨房准备晚饭,一听到动静转头就看到冯芳华跟家里的阿姨,随意的问了声:“你怎么来了?”

    “唉!你去帮少爷把饭煮了吧!整天一个大老板回到家就成了男保姆!”

    冯芳华看着穆熠宸在厨房里煮饭就心疼,看不下去的跟阿姨吩咐了声!

    “好的!”

    阿姨答应着进了厨房,挽着袖子想要去帮忙,穆熠宸沉声道:“不必了,就三个人的晚饭我自己一会儿就好,您出去吧!”

    穆熠宸不想别人来碰他的厨房,再转头看向冯芳华:“您又来送补汤?您是担心我照顾不好自己的媳妇?”

    “那我就不能再问问自己的孙子了?”

    冯芳华不高兴自己儿子总是嫌弃自己,但是也不跟他生气,现在钦慕怀了孕,她的心情好着呢。

    “妈,您先坐下再说!”

    钦慕走过去赶紧给她搬了椅子。

    冯芳华低头看了眼,然后坐下,欢欢还在奶奶的腿边,仿佛看奶奶跟爸爸拌嘴也是件快乐的事情。

    穆熠宸也没再多说,只是阿姨显得有些无聊,便自己出去客厅找事情做了。

    后来冯芳华跟阿姨在他们吃饭前离开了,顺便带上了欢欢。

    钦慕跟穆熠宸吃完饭后在沙发里躺着养胎,摸着自己的肚子问穆熠宸:去巴黎出差的事情怎么跟妈说呢?

    “到时候通知她一声便是,千万别太当回事跟她说!”

    穆熠宸说道后面忍不住笑了声,心想冯芳华的性子本来就太爱把小事情当成大事情处理,他们可不能投其所好啊。

    钦慕在他腿上枕着,抬头摸了把自己的头发拢到一旁,无奈的叹了一声:我现在就怕惹她老人家不高兴,但是这次时装秀我必须过去。

    “到时候带上欢欢,我们一家三口一起过去如何?”

    穆熠宸想起巴黎那边还有套房子闲置着。

    “真的?师父上次还说想念欢欢了呢。”

    穆熠宸

    钦慕脸上的笑意渐渐地消失,因为她老公的表情实在是太好看。

    “呵呵,简俨以前很照顾欢欢!”

    她只好小声的跟他提了句。

    “嗯!欢欢小时候他抱的比我多。”

    “是啊!”

    “是啊?”

    穆熠宸邪魅的眼神盯着她,那声是啊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题外话------

    第二更来啦!今天两更哦!爱你们!

    推荐飘雪的完结文婚后霸占娇妻城里流言四起,传闻那天会议室里血肉模糊,傅太太因出轨被傅家赶出门。

    所谓宠爱,也不过就是床笫之间。

    尽管他开始回过头找她,受尽白眼,她发誓一辈子不再回头。

    只是那天夜里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终是吐晕在厕所里的时候。

    她像是得了一场病,一场叫做傅赫的病。

    ——

    “我来送两瓶酒,祝你往后过的快活。”他说。

    “我不喝酒了,谢谢你的祝福。”她说。

    他走上前,抬手捏住她柔若无骨的下巴:不给面子?

    “你以后都不要来了,我怀了别人的孩子。”

    “是吗?孩子爹是哪个狗杂种?嗯?”

    傅太太缓缓地抬眸

    (真婚真爱,真宠真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