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5 房卡
    “景小姐说不出答案了?”

    钦慕浅浅一笑,敏锐的眸光直闯景晴黑色的瞳孔里。

    如果说刚刚钦慕还想以静制动的话,此时她却只想撕碎景晴虚伪的面具。

    景晴看着她,有那么一分钟里,她只是面前在微笑着,那种很委屈的,被冤枉的,微笑着。

    那一分钟里,整个包间里的气氛都是冷的,像是一根大针筒悄悄地伸进这个房间里来,偷偷抽走里面所有的温度。

    景峰转眼看着钦慕,又看向穆熠宸,穆熠宸便也掀开眼帘看了他一眼,却是未有什么表示。

    “我只是突然想起来还有些补品没给你带去,那时候又正好在熠宸公司附近办事,——这个答案你可满意?”

    景晴从来没觉得自己这么卑躬屈膝过,好像一个宫女在被问话。

    “其实并不满意!不过我们大家是来喝酒的!说这些就扫兴了!”

    钦慕敏锐的杏眸望着她,犀利的好像能把景晴的眼戳的流血。

    景晴却只得压制着自己的大小姐脾气别开了脸。

    “江少,我们再来划拳怎样?”

    钦慕突然挽了挽袖子跟江之远说道。

    江之远先是一怔,随即却是立即裂开嘴:好啊!

    必须有人暖场,当然是让这里冷场的人来做最合适。

    钦慕拉着欢欢去跟他划拳,江之远输了江之远的女伴安楠替他喝酒,钦慕跟欢欢输了穆总喝。

    景晴很快就有点待不下去,看着人家根本就不理她,不自觉的就站了起来。

    穆熠宸正要替输了的那娘俩喝酒,她突然上前,躲过他手里的酒:我替你喝!

    众人

    穆熠宸蕴藏着锐利的眼眸盯着她,景峰也立即看过去,吐出一声:景晴,放下。

    景晴却没放,在眼泪掉出来之前把他的酒杯放在唇瓣,把那杯酒一饮而尽。

    钦慕寻着大家的眼神看过去,却只看到景晴失魂落魄的眼神看着她,低哑的嗓音问她:这下满意了!

    景晴落了泪!

    豆大的泪珠就那么当着众人落下脸庞,着实叫有些人心疼。

    但是钦慕的心却是麻木的。

    景晴放下酒杯在桌沿,然后转身去拿了包包便大步往外走去。

    门被关上的时候发出来的巨响再次让这个房间里冷漠起来。

    景峰便朝着秦逸那边看了一眼,秦逸也已经按耐不住,起身去追她。

    哪怕是只能在黑暗里,悄悄地跟随,但是在她抹着眼泪大步的走在街上的时候,秦逸默默地守候在她不远的暗处角落。

    后来江之远跟安楠在划拳,钦慕跟赫连好在吃着水果聊天。

    穆熠宸抱着欢欢在跟景峰喝酒,景峰心情像是很不爽,看向那边在聊天的两个人忍不住问穆熠宸:“你觉得把她宠成这样合适?”

    “哪里不合适?”

    穆熠宸低沉的嗓音问了声。

    “非要在这么多人面前让景晴下不来台?”

    景峰压低着嗓音质问。

    “我老婆可是在替你老婆打抱不平,还是你希望看你妹妹骑到你老婆头上?”

    穆熠宸抬眼看着他淡漠的问了声。

    景峰自然是不喜欢景晴那种口气,那种看不上的眼色对赫连好,但是当看到景晴被钦慕逼的眼泪都掉出来的时候,他瞬间就觉得钦慕真的很过分,景家人何时被欺负的那么惨过?

    穆熠宸倒是觉得钦慕一点都不过分,景晴的确是做了那些事,而且又在饭桌上这么把自己当回事,让钦慕压压她也好。

    晚饭后大家要散席,江之远搂着钦慕的肩膀不松开:“咱们再划两局,我就不信我一个大男人会输给你个小女人。”

    钦慕无奈的想要推开他,可是怎么都推不开。

    还是穆熠宸在他身后踹了一脚,直接把他踢到门口去了。

    安楠跟钦慕在两边都被吓了一跳,尤其是安楠的表情,分明就是被那一脚给吓到了。

    江之远正好被踢到门口去。

    刚好另一个包间里的人出来,好似给人家跪下了一样。

    江之远一抬头,然后立即就趴在地上,喝死了一般。

    安楠紧张的上前,赫连好拉住她:装的!

    安楠

    江之远的父亲皱着眉看着自己儿子,然后又看向室内站着的一些人:“这是怎么回事?”

    “伯父,之远喝多了!”

    赵淮尴尬的说道。

    穆熠宸跟景峰尴尬的冲他点了点头:“我们会将他送回去。”

    江之远的父亲一听这话才松了口气,然后又看向赫连好拉着的女孩,安楠也好奇的看着她。

    “这位姑娘是?”

    江之远的父亲略有期盼的。

    “那是你儿媳妇!”

    江之远像是在说醉话。

    “哼!”

    江之远的父亲低了低头,然后双手放在背后大步往前走去,江之远父亲的后面还有很多人,所以江之远继续趴在地上。

    钦慕回家路上一直在笑,欢欢却有点摸不着头绪的抓了抓自己柔软的头发。

    穆熠宸无奈的叹了一声:“说不定快要掏份子钱了!”

    钦慕听到他的话后好奇的看着他:“怎么说?”

    “直觉!”

    穆熠宸皱着眉感受着自己的内心,眉头微微动了动。

    钦慕听他这么一说,仔细回忆起来,竟然还真的觉得江之远跟安楠好像还挺像是那么回事。

    安楠看上去像是个比较正经的女孩子,对付江之远这位不怎么正经的大少爷应该算是比较合适?

    这晚他们回家去便洗洗睡了,第二天一早赶去巴黎的飞机。

    欢欢第一次跟爸爸妈妈一起坐飞机,显然格外的激动,看着空姐来的时候自己主动点吃的。

    钦慕正在看,转头看着欢欢要吃的那小模样不自觉的笑了笑。

    穆熠宸抱着份报纸看着,好一个安静的美男子。

    这趟出差,对他们来说更像是一家三口的旅行。

    天空上方,美的不可方物。

    钦慕往窗外看去的时候,心里像是被一层层的棉花给包裹住,软软的,甜甜的,暖暖的。

    欢欢喝着饮料翻着画册,喝够了却没喝完,便举的高高的,给爸爸喝。

    穆熠宸转头看她,然后把她的饮料拿在手里,他已经好多年没喝这种东西,但是有了女儿后,好像跟着重新回到了过去,他只得在女儿期盼的眼神中喝了点。

    空姐又给他们送上吃的,欢欢仿佛大胃王那般。

    很少会有人觉得飞机上的食物这么好吃吧?

    也或者是跟爸爸妈妈一起来坐飞机的小孩特别的开心?用这种方式来表达自己此时愉悦的心情。

    下了飞机后穆熠宸在这边的公司里来接他们,直接去了钦慕在这边的公寓。

    钦慕有一阵子差点卖掉了,但是后来还是犹豫不决的留了下来,怎么想的到以后这里还会有这么大的用处。

    欢欢似乎还记得这里,一开门便奔了进去,眼眶还有些热热的。

    钦慕想着曾经跟欢欢在这个房子里的一切,也有些感慨。

    穆熠宸托着行李箱进来,看着娘俩都这么感触不由的轻叹了一声:你们俩先去沙发那里休息,我把行李箱放到里面去。

    简俨知道她这边的密码,所以早就在他们回来前找钟点工来打扫过,钦慕去厨房烧水的时候看到简俨专用的杯子在角落里放着并没有放到上面的橱柜里去,便知道他昨天肯定是呆到很晚才走。

    欢欢已经在她自己的屋子里开始翻找以前的玩具,穆熠宸从主卧出来后去厨房找到钦慕,看钦慕在接水要烧,便站在那里没动:“回来的感觉如何?”

    钦慕转头看他,浅浅一笑:“已不是昨日!”

    她的眉头微动,穆熠宸这才走上前去把她抱住:“可是我还在!”

    钦慕忍不住微笑,是啊,无论再怎么变迁,但是他还在。

    她抬眼看向他,穆熠宸把下巴抵在她的颈窝里,轻吻着她的耳沿。

    只是无意间抬眼的时候看到简俨那只特别的水杯,不同意钦慕喜欢的比较白净的颜色,那只杯子比较深沉,所以叫穆熠宸猜测并不是钦慕所拥有。

    “这只杯子是”

    钦慕把水壶做好,摁了开关后转眼看那只杯子:“师父的,他昨天过来开门了,钟点工过来打扫。”

    “他在这里还有专用杯子?”

    穆熠宸皱眉,虽然声音并不高。

    “小美也有,你是不是要吃醋?”

    钦慕仰头看着他,抬手轻轻地抚摸着他的颈上,柔软的眸光望着他问。

    “是!”

    穆熠宸皱了眉。

    他才不在乎小美是不是在这里有专用杯子,但是简俨就是不行。

    钦慕看他出去后只得跟过去:“亲爱的,你千万不要为这件事生气好吗?”

    他们才刚到巴黎就要冷战,这实在是太不明智。

    钦慕立即追上去拉住他的手臂,到他眼前去仰望着他恳求。

    那声亲爱的,才是叫穆熠宸停步的原因。

    她拉着他的手臂凝望着他漆黑的眼:“这件事情我们稍后再议?刚刚坐了那么久的飞机回来,我们先弄点吃的然后休息好不好?”

    穆熠宸无奈的轻叹一声:“如果我是你,会立即把那个男人的东西从这里扔出去。”

    “好!我马上扔!”

    钦慕说着便松开他往厨房里去。

    穆熠宸转头看着她,才不信她会那么做。

    也果然,到了厨房里她把烧开的水找了只杯子倒进去,然后转头看着他。

    穆熠宸漆黑的眸子里满是阴沉,钦慕直接跑过去,然后不管不顾的勾着他腰上,两只手抱着他的脸亲他。

    穆熠宸

    还有什么比这个女人的亲吻更让他容易投降的?

    简俨晚上接到钦慕的电话,穆熠宸亲自下厨准备的中式晚餐,钦慕帮着做了个蔬菜沙拉。

    简俨跟穆熠宸坐在一起的感觉其实挺和谐的,虽然他们好像是挺不对付,但是依旧是两个不同年纪的美男子,简俨身上的成熟沉闷是穆熠宸身上没有的,穆熠宸身上冷冽霸道的气焰也是简俨身上没有的。

    钦慕去开了瓶酒从里面拿出来:“今晚你们俩少喝点,我喝果汁作陪。”

    “还有偶!”

    欢欢端着自己的橙汁杯子跟他们说。

    两个男人看到欢欢的时候心里都是一软。

    简俨觉得自己以前小瞧了穆熠宸对钦慕的在意,宠妻狂魔的宸少,还是个真多疑的人。

    当然,钦慕这次怀孕了,所以他跟来也无可厚非。

    “身体恢复的还可以?”

    穆熠宸端起酒杯的时候挑衅似地问简俨。

    “捞穆总费心,现在已经完全康复。”

    简俨自然明白穆熠宸的意思,笑笑说。

    因为简俨的胃,所以他们俩今晚煮的饭都以清淡为主,钦慕帮他们一人盛了一碗汤放在跟上,简俨倒是很喜欢,只是穆熠宸不太习惯的瞅她一眼。

    “先喝点汤再喝酒!”

    钦慕立即抬眼望着他体贴的提醒。

    穆熠宸便端起碗来喝汤,简俨也一勺一勺的喝着,两个人仿佛在争着的是人间至美。

    欢欢却捧着自己的果汁杯子望着这两个男人,总觉得他们俩要打架呢。

    “这汤是穆总做的吧?慕慕可没这手艺。”

    简俨喝完后笑着问。

    钦慕尴尬的低了低眸,穆熠宸倒是笑了声说:能让我老婆的师父满意也算是我的一件成就。

    穆熠宸端起杯子来跟简俨敬酒,简俨也很有师父的样子,并不客气的接受了他的敬酒。

    不知道为什么,餐厅里的氛围奇怪到让人快要不能呼吸。

    欢欢默默地举起杯子对着简俨:“jy,我也要跟你喝。”

    简俨低头看她,然后跟她轻轻一碰,宠溺的眼神笑着:“欢欢为什么要跟jy一起喝酒呢?”

    “因为爱你!”

    欢欢调皮的说,笑的眼睛都弯了。

    穆熠宸

    钦慕

    简俨却是很给面子的摸着她的头发,然后把剩下的酒一饮而尽。

    欢欢觉得自己很是有面子,咕咚咕咚的喝了好几大口果汁。

    穆熠宸下楼去送简俨,两个人在楼下点了根烟聊了会儿。

    简俨抽了口烟说:“这次来巴黎,是专门来照顾孕妇的吧?”

    “现在她比任何人对我来说都重要,这种时候我不能离开她半步!”

    穆熠宸这次颇为认真,虽然还是带着年少的猖狂。

    “嗯,听说你们前脚刚到,后面就有人跟了过来。”

    简俨垂着眸,慢慢的抽了口烟后跟他说起来。

    只是钦慕并不知道有人跟着他们来

    钦慕也收到赫连好发来的微信,景晴带着杨倩茜一起来了巴黎参加活动。

    这下可热闹了,钦慕心里想着,他们这一趟绝对是要跟景晴他们碰头的。

    穆熠宸没有告诉钦慕这事,钦慕也没跟穆熠宸提什么,第二天钦慕带着欢欢去了jy工作室,穆熠宸独自去了他们分公司开会。

    今天来了几位模特都在试装,简俨正在守着他底下的人干活,钦慕跟欢欢到的时候他才移了眼神。

    “钦!”

    以前工作的同事跟她打招呼。

    “嗨!大家辛苦啦!”

    钦慕笑着说,手里拎了些好吃的给大家。

    简俨双手环胸靠在墙边看着她,想起她刚刚来工作室的那会儿。

    后来有几位没吃早饭的便过去吃她买的爱心便当,钦慕便接替了他们的工作立即投入修整中。

    简俨偶尔上前帮她看看模特的腰身那里,低声跟她交代着一两句。

    欢欢便在那边的沙发里自己看电视,他们这里的电视大都在播放一些时尚的东西,欢欢坐在沙发里捧着不知道是谁给的薯片开始看走秀。

    从小到大耳濡目染的关系吧,窝在沙发里的时候还知道拽一下衣服,还努力的伸直着后背让自己的腰线凸显出来。

    中午穆熠宸在公司附近的餐厅里吃午饭,遇上景晴跟杨倩茜还有几位巴黎的明星在那里。

    穆熠宸跟自己公司这边的管理人在一块,也是位很年轻英俊的男士,本来两个人想简简单单的吃个饭,却没料到杨倩茜会来邀请他们。

    “宸少,景小姐让我过来邀请您过去一同入座,这位先生也可以一起。”

    因为都是亚洲面孔,倒是很好沟通,只是穆熠宸这边的管理人有点期盼的看向穆熠宸,因为那边全是明星,他倒是想去凑凑热闹的。

    穆熠宸抬了抬眼,就看到几位国外的明星都做出请的手势,那边已经给他们让出好的位置来。

    穆熠宸转眼看向自己的人,然后淡淡的问了声:你想过去?

    “凑个热闹嘛,难道有这样的机会。”

    穆熠宸便没再多说,起身带他过去。

    杨倩茜跟着他们俩后面,一颗心扑通扑通的狂跳着,因着他走路带风的姿态都叫她紧张的小鹿乱撞。

    之后杨倩茜刚好坐在穆熠宸的旁边,也一直像个小女仆那样给他端茶给水,穆熠宸的管理人看到这一幕后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其实他以为喜欢穆熠宸的应该是景晴才对。

    “没想到你真的累陪钦慕参加这个时装秀。”

    景晴倒是对杨倩茜端茶给水的行动没觉得有什么异常,在她看来杨倩茜也只配干这个,只是低柔的声音跟穆熠宸很熟的口气聊起来。

    “这有什么不好想到的?”

    “不给介绍下吗?boss!”

    公司这边的负责人一副很想跟景晴认识的样子,眉宇间尽是爱慕。

    “你好!我是宸少的青梅竹马,景晴!”

    “哦?青梅竹马?”

    这位帅哥立即想到了钦慕,只是觉得看样子不像是小五岁。

    “如果说在一个院里生活过几年就叫青梅竹马,那我的青梅大概数不过来了,其实这位是荣城景家的二小姐景晴。”

    穆熠宸不愿意让她用那么亲密的头衔,颇为低调的撇清了他们之间的关系。

    “我是赵炎,很高兴认识景小姐!”

    那位帅哥伸出自己干净的手,景晴低眸看了眼,因着穆熠宸在只得跟他握手,其实她更希望跟穆熠宸握手,印象中他们好像很少有那样的机会。

    那位自称赵炎的管理人跟景晴握过景晴的手后依次跟旁边几位女明星握过手。

    穆熠宸只懒懒的坐在那里看着,并不凑那个热闹。

    吃完饭有人问他要微信他只淡淡的一笑,颇为冷漠的说:抱歉,我没有微信。

    别人虽然惊讶,却也不好多说什么,毕竟他的态度在那里摆着呢,赵炎立即掏出自己的手机跟大家加微信,并且笑着说:我有,我有!加我的一样,改天我把他的推荐给大家。

    穆熠宸看了他一眼就看向窗外,有些不高兴。

    景晴看了杨倩茜一眼,杨倩茜还坐在他边上安静的吃午饭呢,被景晴一眼瞅的立即站了起来。

    “我在rs酒店入住,晚上去找我。”

    她把一张房卡轻轻地放在穆熠宸的口袋里。

    穆熠宸没看到房卡,只是因为突然变了声音所以转头看她一眼,看到刚刚的杨倩茜换成景晴不自觉的皱了皱眉:“有事这里说。”

    “晚上你过去就知道了,我保证,今晚你去找过我以后,决不再跟你纠缠,一定忘掉你。”

    景晴真诚的眼神望着他。

    ------题外话------

    第二更来啦!

    推荐飘雪完结文豪门闪婚之霸占新妻。

    那一天,民政局门口她手里捏着一个红本静望他远去的背影。

    二十三岁的卓幸就这样迅雷不及掩耳嫁给了二十九岁的傅执,这场商业闪婚让众人始料未及

    她跟他的第一次,无边的疼痛是她的最深记忆。

    深黑的夜,一场算计,制造出一对可爱的萌包子

    她跟他的第二次,是在结婚生完宝宝后,

    幽暗的房间,狭小的床上,他霸道的不留余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