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8 论宠妻
    这,不是她要看到的。

    穆熠宸竟然当众承认钦慕是他的心肝宝贝。

    景晴早就听说这场秀被一个大亨给包了,却没想到会是穆熠宸。

    她不管这场秀花了穆熠宸多少钱,但是穆熠宸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前说钦慕是他的心肝宝贝。

    哪怕是亲耳听到,这种肉麻的表白,她不信,死都不信。

    她慢慢的站了起来,终于跟在场的所有人站齐。

    模糊的眼神中带着些锋利的东西,握着香奈儿最新款包包的手过分用力的,手指头都开始泛白。

    仿佛爱一个人到底有多痛,永远都体会不完。

    明明一颗心早就被刀子捅烂了般,却还是不肯放弃。

    灯光定格在台上那两个拥吻的人身上,景晴在暗处就那么直直的怒视着。

    杨倩茜其实也比她好过不到哪里去。

    杨倩茜发现自己有点想笑,却是忍不住快要哭出来。

    看着穆熠宸跟钦慕在人前恩爱的事情以前她没少知道,但是现在,这一刻

    她竟然委屈到了极点!

    其实她还是不清楚钦慕正是因为知道她今后会这般模样才会把她辞掉。

    隔天钦慕跟穆熠宸便带欢欢跟简俨告辞,在冯芳华的夺命连环call中迅速飞回国内。

    这场秀最累的应该是简俨,但是最受益的绝对是钦慕。

    穆熠宸这场告白,像是在对全世界的宣布对她的爱意。

    只是三个人在机场又遇到景晴跟杨倩茜,杨倩茜看到穆熠宸的时候眼里的情愫根本没办法掩饰,她唯一能管住的不过是她的嘴。

    只一声卑微的:“穆总,钦小姐!”

    钦慕看着她没说话,只是又看向景晴,然后转眼对穆熠宸说:“你坐里面!”

    穆熠宸看了她一眼,然后抱着欢欢坐到里面去。

    一家三口特定的位子,钦慕坐在最外面。

    景晴也坐在外面,杨倩茜坐在里面,之后一直安静的在看杂志。

    景晴偶尔转眼看钦慕:“这世界上从来不缺拜金女,但是如今想来,好像很少有你这么风光的。”

    “我的确是幸运!”

    钦慕手里捧着傲慢与偏见,坐下后已经脱了外套披着披肩在身上,为了这场秀特地染了属于东方女人的乌黑的长发也是让她整个人都添了一种从容。

    景晴最讨厌钦慕这么几个字就打发了她。

    “可是女人一时间太幸运也未必是好事,毕竟那么多女人都有过幸运的年月,但是最后”

    景晴突然低笑了一声。

    “景小姐是在说自己吗?”

    钦慕略微转眼,看着景晴的脸明显发白。

    景晴也转眼看她,眼神如刀子般。

    “说的这么深有体会,真的很像是自己亲身感受过,像是我们这种没有机会感受过的真不知道那是种什么滋味呢。”

    钦慕继续笑着说。

    笑里藏刀这种,在社会上混久了,谁还不会个一招半式呢?

    而穆熠宸自始至终都像是没听到一样在陪欢欢看书,倒是欢欢,隔几秒就要抬眼看看她妈妈跟那边那位坏阿姨。

    欢欢觉得她们好像在吵架,虽然并没有互骂。

    钦慕后来留意到欢欢在看自己便闭了嘴,只是景晴撂了句:“你没资格拥有这种被碰在掌心里太久,你很快就会感受到那种你说没感受过的感觉。”

    “除非她男人死了!”

    穆熠宸后背抵了抵座位,那句话不轻不重,不多不少,刚好够传到景晴的耳朵里。

    这个头等舱里,一时之间寂寞的好像要被冰住。

    钦慕也晓有幸致的转头看了穆熠宸一眼,心里慢慢涌上来一股难过,她怕欢欢想太多,便拉过他的手在他的掌心里写了几个字。

    穆熠宸感受着她写的字,眼睛却是直直的盯着她脸上。

    欢欢也好奇的看着妈妈写的字,看不懂,只得抬眼看她爸爸妈妈,只是两个人什么都没跟她说,只是摸着她的头对她笑。

    欢欢无奈的叹了一声,像个小大人一样!

    仿佛受不了爸爸妈妈太肉麻,所以低着头装作认真看书的样子,其实一张稚嫩的脸早就悄悄地染了粉色。

    下了飞机后钦慕他们一起从vip通道出来,欢欢戴了副超级酷的儿童眼镜,钦慕跟穆熠宸还跟原来一样穿着简单舒服的衣服。

    不久就看到那边在等他们的冯芳华跟穆子豪,钦慕紧张起来又做舔嘴唇那个小动作,不过还是压下一口气跟着那父女俩往前走去。

    景晴跟杨倩茜在后面,杨倩茜拿着所有东西,景晴手里只拿了她的包包,脸上完全被墨镜跟口罩遮住。

    “怎么才回来啊?我都等了半个小时了!”

    冯芳华接过欢欢的时候着急的问了声。

    “那是您来早了,不是我们迟!”

    穆熠宸说道。

    “爷爷,奶奶!”

    欢欢开心的亲了冯芳华跟穆子豪,被穆子豪接过去抱着:“爷爷的乖孙女有没有想爷爷啊?”

    “很想!”

    欢欢甜甜的说着又亲了他的脸颊一下。

    “叔叔阿姨!”

    把自己包裹的很严实的景晴看到他们走过去温柔的打招呼。

    冯芳华被她吓一跳,因为完全没看到脸,只是听着声音像她,反应过来后只尴尬的笑了笑:“小晴吗?大明星出来可真不容易。”

    冯芳华受不了她把自己包裹的那么严实还要来聊天。

    景晴被包裹着的脸上其实早就已经没表情了。

    钦慕跟穆熠宸跟着他们老两口后面走了以后景晴还站在那里犯尴尬,周围有些人在看她,她太习惯那种眼神,也已经不耐烦,赶紧的也低着头走了。

    杨倩茜拉着两大一小行李箱艰难的跟着她身后跑着。

    回去是穆熠宸开车,穆子豪跟冯芳华跟欢欢在后面,特别温馨。

    而景晴的车子里却冷气颇重,杨倩茜在前面也不敢出声。

    景晴想了又想,然后拿出手机:“帮我做件事!”

    杨倩茜不知道她给谁打电话,总之景晴的话真的叫她害怕了。

    后来景晴回了景家,杨倩茜回了公司。

    “要不要给钦慕打电话?要不要给穆总打电话?”

    杨倩茜回去的路上一直在想那个问题,可是这次跟上次竟然是一样的,她竟然没有打出那个电话去。

    回到家后的钦慕就被穆熠宸拉回了房间,直接被安放在了床上:“不准再动!”

    她坐在床中央,靠在床头。

    穆熠宸坐在她旁边对她下了死命令。

    “拜托,我好的很!”

    “不行!绝对不行!”

    “那我不动了,那穆总去帮小女子倒杯水?”

    钦慕笑着跟他说道,不想违背他。

    穆熠宸摸了摸她的脑袋,然后去帮她倒水。

    其实真有些乏力了,但是又觉得很幸福,这一趟,是她这么多年来最开心的一趟。

    手轻轻地放在自己的小腹上,钦慕忍不住柔声对肚子里的小家伙说:“看到没?你爸爸就是那么一个**的家伙!”

    明明是埋怨的口气,眼神里却是浓浓的爱意。

    后来钦慕睡了,穆熠宸才又下楼,冯芳华看到他下楼小声跟穆子豪嘀咕:“看到没,这就是你的好儿子!”

    “的确不错!”

    穆子豪很自豪的说了生,脸上的笑意里都是得意。

    “聊什么呢?”

    穆子豪走过去坐下,端起茶来喝的时候问道。

    “回来后就连口水都没喝,照顾她睡了才知道自己也需要休息。”

    冯芳华又赶紧帮他倒了杯。

    穆熠宸却笑了一声:“我要是不照顾好我媳妇,怎么照顾好我媳妇肚子里您孙子?”

    “哼!没有我孙子你就不照顾她了?想想你欠我多少年?”

    冯芳华忍不住数落到。

    “唉,芳华你这就不对啊,儿孙自有儿孙福,你不能因为他们追求自己的幸福就记仇。”

    老爷子坐在那里好像泰山一样稳重,说出句话来也没人敢反驳,冯芳华只得闭嘴。

    穆子豪忍不住笑着调侃:“也就是爸您能让您儿媳忍气吞声,不过您要是再数落我媳妇我可也要生气啦!”

    穆熠宸忍不住笑了声,看他爸爸那么大年纪还宠溺他母亲。

    冯芳华更是一下子被他戏弄的红了脸:“我不跟你们爷仨说话了。”

    冯芳华走后穆子豪才正经的问了句:“这次去巴黎可有收获?”

    “嗯!基本想要的都已经掌握,赵炎负责收尾。”

    穆子豪听着点点头,表情也有些深沉:“咱们家这家制药厂也有些年岁了,无论以后你在别的事业上做的多成功,但是你必须得答应爸爸,你不能抛下这制药厂。”

    “这话您说了没三百遍也有两百遍了。”

    穆熠宸也一本正经。

    “哼,当年我让你去当兵,你却去给我做生意,你现在还有脸命令你儿子?”

    老爷子满头白发,数落起人来却一点也不嘴软。

    穆子豪正在跟儿子谈话,听到父亲揭短立即不干了:“爸,那都过去多少年了?”

    “哼!为什么如今景家事事都想要压你一头,还不就是因为你在商场他在政场?如果当年你也跟他儿子一样走我给你安排的路,今天你们俩也不至于悬殊这么大,他敢给你脸子看?”

    老爷子一想起当年的事情来还有点伤肝。

    “爸,每个人都有自己想走的路,我”

    穆子豪突然发现自己说的话好像就是刚刚老爷子对冯芳华说的那段话,突然闭了嘴。

    而老爷子挑着眉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穆熠宸也抬着眉毛忍着笑看着自己的父亲,心想自己以后说话还是要小心点,免得落的跟他亲爱的爸爸一个下场。

    后来穆熠宸收到简俨的微信问候:“到家?”

    “已到!”

    简俨并没有给钦慕发信息,而是发给了穆熠宸,这叫穆熠宸又惊奇又放松了些。

    那晚钦慕做了个梦,梦到她在一艘船上醒来,那片海上平静的好像是海啸前的宁静。

    直到睁开眼的时候看到他温暖的胸膛,她轻轻地贴进他的胸膛里:“几点了?”

    “晚十点半!饿了么?”

    “有点!”

    穆熠宸低头看她,钦慕伸手搂住他的腰:“先让我抱一会儿。”

    她知道他想先去给她弄吃的,但是她现在还能忍着饿,却不愿意忍着孤独,她想要抱着他,感受他。

    “穆熠宸,咱们给宝宝取个名字吧?还是让爸妈跟爷爷取呢?”

    “你说呢?”

    穆熠宸低声说道,其实他已经想了好几个名字,不过估计长辈们也早就有了想法。

    “不如长辈们取大名,我们取小名好不好?”

    钦慕柔声问他。

    “嗯!不能叫乐乐吧?秦逸养了条狗就叫乐乐!”

    穆熠宸眉头微皱,说的有点不正经,但是其实很正经。

    钦慕抬头看他,快要忍不住笑,若不是因为他深邃的眸子里那暖意袭上她的心头。

    晚上厨房帮她炖了超级昂贵的补汤,但是穆熠宸打开盖子的那一刻她立即要吐出来,捂着嘴巴忍着呕吐感一双水盈盈的大眼看向穆熠宸。

    穆熠宸皱了皱眉,脸上的表情也有点嫌弃,但是

    钦慕不知道自己怎么喝下去的那一碗汤,看似白白嫩嫩的,但是真的超级难喝。

    以至于她喝了之后就跑去了洗手间呕吐了双倍的料出来。

    钦慕想起自己吃的飞机餐,真的觉得是可惜了。

    她从洗手间出来后穆熠宸已经在边上端着一杯白开水等她,水在干净的玻璃里盛着,很是漂亮。

    被他贴心的举动给感动,她接过水杯后赶紧喝了一口。

    “等下我盛一碗去爸妈房间给他们老两口尝尝。”

    穆熠宸低声说着,眼神幽深。

    钦慕忍不住笑了两声:“你怎么这么坏?”

    “我不坏你能这么爱吗?”

    “谁说我爱了?”

    她说着就要往前走。

    身子却被拦住,穆熠宸瞬间搂住她的腰将她拉回去,漆黑的眼眸垂下盯着她有些泛红的脸:“到底爱不爱?”

    “爱!”

    钦慕跟他耍贫。

    穆熠宸恨的牙根痒痒,又不能揍她,只得低头在她肩膀上隔着衣服用力咬了下,疼的钦慕用力的皱着眉,不过她却没喊疼,而且脸上笑意没办法减去。

    “到底爱不爱?”

    他吻着她的颈上,不知道为什么忍不住多问了一声。

    好像那一刻心里有个魔鬼催促着他去确定她的心意,哪怕她做的再足,只要不说出来他的心就无法安定。

    钦慕的心好像被一个东西用力的敲了一下,大概是个拳头,闷闷地疼。

    “你们俩干什么呢?”

    冯芳华出来喝水看到他们俩在那里搂抱着不成样子问道。

    钦慕手里还端着杯子,吓的一抖,杯子里的水晃了晃。

    冯芳华低着头去厨房,嘴里嘟囔着:“都几点了,做什么都到自己房间去。”

    “你先回房间,我去帮妈盛汤!”

    那个话题就那么被冯芳华打断,穆熠宸皱着眉看着冯芳华的背影,又低眸对钦慕说了声。

    “别太过了!”

    钦慕低声叮嘱,然后先上了楼。

    “什么味道啊?”

    冯芳华在厨房闻到味道后也皱着眉。

    “还不是您今晚让厨房炖的大补汤,刚刚慕慕喝了吐了两次。”

    穆熠宸说,边说着还边又拿了只碗。

    “你要喝?”

    冯芳华喝着水,看着自己的儿子又盛汤。

    “不,这是给您跟爸爸盛的,孕妇不能喝,但是不能浪费了,听他们说这不是很贵吗?您向来节俭的人。”

    冯芳华

    冯芳华回屋的时候哼笑着:“老穆,你儿子来孝敬你呢!”

    穆子豪正带着老花镜在床上看报纸,听到那一声后摘下眼镜来,脸上露出满意的表情:“我看给我端了什么,正好有点饿了。”

    冯芳华不厚道的笑了声,掀开被子进去,靠在床头。

    穆熠宸走到穆子豪那边去,把碗给他。

    穆子豪伸着脖子看着,闻到味后立即又坐了回去:“这个不是你妈给慕慕买的吗?”

    “可是她现在闻着这个就会呕吐,您又没怀孕,别浪费了,赶紧的。”

    穆熠宸催促。

    穆子豪

    ——

    隔天晚上钦慕在公寓跟欢欢等穆熠宸回去煮饭,谁知道穆熠宸临时有应酬不能回去,娘俩便煮了碗面条吃,欢欢超级嫌弃的看她妈妈,直到看着她妈妈委屈巴巴的表情才勉强接受了那碗面。

    只是过了晚上十点穆熠宸也没有回家,钦慕哄欢欢睡着后便下了楼,然后找出手机给赫连好打电话:“小好,景峰在你身边吗?”

    ------题外话------

    今天第一更在凌晨准时与小伙伴们相约!

    大家看完书做个好梦哦!爱你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