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9 浮动不安
    “在!”

    “你把电话给他!”

    “我现在打不通穆熠宸的电话,你知道他今晚在哪里应酬吗?”

    钦慕一边询问着一边快速下了楼。

    “不是am?你好像很紧张?”

    “现在都十点了,他答应我一定会在九点前回家,我现在怀孕他如果不是出事,这么晚不回来肯定会给我打电话的。”

    她坐在了黑暗的一楼,客厅沙发里。

    “你先别乱想,在荣城没人敢动他,我先打电话问问,等我电话。”

    景峰说着撂了钦慕的电话,钦慕手里抓着手机,埋首在胸口。

    这一刻她的心里仿佛有什么不祥的预感呼之欲出。

    钦慕总觉得好像是出事了!

    ——

    景峰躺在床上拨了am的电话确定穆熠宸不在,然后又拨给秦逸,秦逸说今晚他们是有个应酬,不过临时取消了。

    景峰这才不得不掀开被子下了床:“宸可能出事了,你打电话给兄弟们确定一下大家都不知道他在哪里,然后我们在am集合!”

    赫连好还坐在那里:“到底怎么回事?”

    “钦慕说打不通穆熠宸的电话,怀疑他出事了。”

    景峰一边穿衣服一边跟她说。

    赫连好的心里一慌也下了床:“我跟你一起走,我去他们公寓。”

    “太晚了,你小心点!”

    景峰有点头疼,但是知道赫连好跟钦慕的关系所以也没敢拦着。

    “嗯!手机要一直保持畅通,我们随时联系。”

    夫妻俩匆匆出门。

    赫连好上车前突然停下,转头叫:“景峰,你要不要给景晴打个电话?”

    景峰有些倦意的眸子望着她,一时间两个人都没有动,似乎眼神里早已经交流了所有的想法。

    “我知道了!”

    景峰迅速离去,赫连好才上了车去找钦慕。

    那时候钦慕还在楼下等待景峰的消息,正坐立不安的时候听到敲门声,黑眸抬起,下一刻立即起身朝着门口跑去。

    只是当她匆匆赶过去开了门看到赫连好的脸,那一刻她的心突然激动的颤抖,眼眶转瞬就滚烫到再也看不清。

    “你先别太担心,或者是车子在路上坏掉了,又手机刚巧没电呢?”

    赫连好搂着她往里走,轻声安慰着。

    “这两天我心里堵得厉害,我以为是因为怀孕所以才难受,可是知道现在——,小好,我有种很强烈的感觉,我们好像要发生点什么不好的事情。”

    钦慕坐下后低着头,那话说出来的时候其实还算镇静,她垂着眸,习惯性的努力保持冷静,只是一双手紧紧地纠缠的样子出卖了她脸上仿佛的平静。

    赫连好轻轻地搂住她,握住她那双冰凉的手,然后低低的安慰:“不会的,你肯定是怀孕了才会胡思乱想。”

    钦慕静静地抵着赫连好肩上,她突然发现赫连好的肩膀上好消瘦,突然就想起靠着穆熠宸的时候,心里又是一阵难受。

    ——

    景峰他们各自开车去了am附近集合,景峰看着外面抽烟的兄弟们并没有下车,这么多人都没有穆熠宸的消息,他突然想起赫连好临走前的话,手用力的握着手机,没过几秒还是把手机打开,找到景晴的号码拨了过去。

    然,这晚他也拨不通景晴的号码。

    景峰的眉头越皱越紧,然后挂断那个没人接的电话后立即打电话到家里,家里说景晴今晚并没有回去,他才恍然大悟,糟了。

    秦逸跟赵淮还有江之远在一辆车那里靠着,一边吹着冷风抽着烟,一边继续打电话,找所有可能知道他在那里的地方。

    江之远突然一个激灵,手头的烟蒂上的烟灰老长都忘了弹,当他的手不经意的一抖,烟灰掉下,他紧绷着脸说:“宸哥不会是被绑架了吧?”

    秦逸背对着光,阴暗的脸上看不出是什么表情,其余人都表示震惊。

    宸哥被绑架?

    谁敢绑架他?

    “给杨柏打个电话!”

    秦逸突然提了一声,江之远也想起那小子来,立即把电话拨了过去,赵淮紧张的连抽烟也顾不上。

    如果这一晚上,这两个人都从荣城消失,那么,他们大概都能猜到出了什么事。

    “小慕妹妹那边我们怎么交代?”

    后来四个人围在一起抽烟想办法,赵淮担心的问了句。

    “怎么交代我不知道,若是她再出事,我们几个也不用再见穆熠宸了。”

    景晴看了看兄弟们,突然心里烦躁的要命。

    “我突然想起一个人来!”

    赵淮拿着车钥匙把玩着,突然低声提起。

    其余人看向他。

    “杨倩茜!这个人现在是景晴的助理,听说前几天还跟景晴一起在巴黎看秀,听赵炎说她看宸哥的眼神像是中毒已深。”

    赵淮这话一说完,他们都倒吸一口凉气。

    “如果这只是一笔风流债那还好说了!”

    秦逸听完后回应道。

    但是景峰却不那么想,赵淮也不那么想,毕竟以钦慕跟穆熠宸的感情,若是他们俩真的有一个跟别的人睡了什么的,恐怕事情会很麻烦,说不定他们都盼着这是一场别的陷害。

    钦慕等到十二点,终于等不下去,看着旁边赫连好已经睡着了,她便去拿了条毯子给赫连好盖上,然后拿着自己的长外套出了门。

    等她开车出了小区已经是十二点半,心里的感觉实在是太糟糕,她得自己出去碰碰运气。

    她给景峰打电话,当那边很久才接起来后钦慕便心里有了别的想法。

    “你们还没找到他?”

    “嗯!杨柏已经在帮忙,你先别着急!”

    “我知道了!”

    钦慕没再跟他交谈,挂断他的电话后便拨给了杨倩茜。

    那边也是很久才接起来,但是她却觉得自己没有白白的等。

    “喂?”

    “你在哪里?”

    钦慕听着那边微弱的声音问道。

    “我,在美琳之家!”

    那边的声音更加微弱,甚至还有点颤抖。

    “知道了!”

    钦慕挂了电话,然后百度导航了美琳之家的路线,那竟然是一家民宿。

    半夜里的风很凉,但是怎么凉的过人的心?

    钦慕的车子从那条林荫小道进入去到那家民宿的山上。

    那里只停着一辆车,钦慕一眼就认出那是景晴的车。

    其实心情在这一刻稳定了一些,她推开车门,满是冷意的眼神看着那家漆黑的民宿里,朝着里面走了过去。

    那一刻,心里是没有任何畏惧的。

    直到后脑勺被用力的敲了一棍子,她的手刚抓住那个门把手又无力地松开。

    终于,眼前成了黑暗!

    终于,什么都记不清了,只记得一个名字。

    穆熠宸!

    ——

    隔天早上钦慕醒来的时候,头发凌乱,身上什么都没穿。

    而她盖着的被子上还躺着一个男人。

    钦慕头疼的摸着自己的后脑勺慢慢坐了起来,一个特别简单的房间里,除了床什么都没有。

    她朦朦胧胧还以为是在自己家,跟穆熠宸在自己的床上,直到看清楚这个房间里的简洁,杏眸里渐渐地敏锐起来。

    听着自己的心砰地一声,她转眼看着旁边压住她被子的**的男人,然后

    王明宇!

    他赤条条的躺在她的床上。

    钦慕突然喘息不来,望着他的眼神里渐渐地聚集了痛恨,然后是涣散,她什么都看不清,只是突然觉得自己一定是在做一场噩梦,只是想要快点离开这个肮脏到让她想吐的地方。

    她掀开被子哆哆嗦嗦的下了床捡起地上自己的衣服,外套把自己裹住,低着头就往外冲。

    此时她的脑子里一片空白。

    她已经什么都想不起,只觉得这场噩梦得赶紧结束。

    却是门开出去的那一刻,她被突然从另一个房间里冲出来的人给撞到。

    她感觉的到那个人也是同样的慌张,因为他的身上是冰凉的。

    可是她万万没想到——

    “慕慕!”

    紧接着她听到熟悉的声音。

    钦慕紧张的抬眸,然后一双眸子里就映入了穆熠宸的脸。

    这!真是一场噩梦!

    他激动的双手紧紧地抓着她的手臂,好像是在确定她是来找他。

    但是紧接着他就注意到了她狼狈不堪的样子,她的头发是那么的蓬松凌乱,她的脸上满是泪痕,她的外套里甚至

    他的表情一时之间难以用言语来形容,像是被从云端狠狠地抛向地面摔了个狗吃屎那么惨。

    钦慕就那么抬着眼看着他,她在渐渐地记起些什么。

    他果然在这里,可是

    昨晚他在哪里?

    “穆总!”

    他的背后,是钦慕再熟悉不过的声音。

    杨倩茜!

    杨倩茜跑过来,一副狼狈不堪刚刚办完那事的窘迫样子。

    钦慕听到自己的心脏好像一下子跌落在了悬崖峭壁。

    眼眶里沉甸甸的,钦慕再也看不清什么。

    她只是努力的哽咽了一下,在眼泪掉下脸庞之前用力的将握着自己肩膀的男人给推开。

    她转头就寻着楼梯口跌跌撞撞的大步跑去。

    这家民宿并不算太大,可是

    “穆总!”

    杨倩茜在他身后,身上只穿着简单的睡裙。

    穆熠宸去追钦慕的时候被狼狈的杨倩茜给拉住,穆熠宸当时恨不得一拳打在这个女人的脸上,可是——

    也在这时候,钦慕房间里出来只穿着短裤跟背心的男人。

    穆熠宸漆黑的鹰眸下意识的寻着那个声音看过去,杨倩茜也下意识的看过去。

    王明宇从里面出来,看到他们俩的时候也是黑了脸,然后整个人怔住。

    穆熠宸突然想起钦慕撞上自己的时候狼狈的样子,硬邦邦的拳头就凶狠地朝着王明宇挥了过去。

    杨倩茜被他无意识的一推,整个人便撞到冰冷的墙壁,狼狈的站在那里抱着自己不敢靠近。

    “王明宇!”

    穆熠宸咬着牙跟,他已经不需要说出那句狠话,因为他会做到。

    王明宇完全是蒙的,直到穆熠宸穿着皱巴巴的西装急匆匆的下楼,王明宇转头看向贴着墙根站着脸上满是泪痕的女孩,眉头拧住。

    钦慕的车子在回城的路上,浑身颤抖,脸上泪流成河。

    昨天晚上她明明是去美琳之家找穆熠宸,为什么早上醒来的时候竟然跟王明宇躺在一张床上,而且身上什么都没穿。

    她细长的双手用尽力气握着方向盘,脸上的表情早就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狼狈。

    她颤抖着拨了一个号码:“我要见你!”

    她的声音虚弱的仿佛在颤抖。

    城里那条路她已经走了一年多,但是她第一次这么恐惧,绝望。

    像是一个终于被折断了翅膀的小鸟,再也没有飞起来的可能。

    穆熠宸回到城后就立即回了家,钦慕的车子并不在车库,他急匆匆的上楼,当在餐厅里看到跟他女儿一起吃饭的女人的时候他的眼神也有些涣散了。

    “穆熠宸,你昨晚去哪儿了?慕慕呢?慕慕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

    赫连好见到他松了一口气,但是转念又紧张的问道。

    穆熠宸突然脚后跟一软,在欢欢疑惑的目光中又转头往外跑去。

    赫连好

    欢欢抱着那个大碗,是赫连好帮她煮的小馄饨,她好奇的看向赫连好,赫连好转头看她一眼,怕她吓着,便低声说:“你爸爸临时有个紧急会议先去上班了,今天你跟阿姨在一起好吗?”

    欢欢认识赫连好,乖乖的点了点头。

    赫连好却是立即去找了自己的手机给景峰打了电话:“喂?穆熠宸回来了,可是慕慕不知道去了哪里?”

    “熠宸回去了?他有没有说小晴在哪里?”

    “什么?”

    赫连好不知道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是突然想起昨晚钦慕低声跟她讲过的话,难道真的出事了?

    那天赫连好不敢把欢欢送去穆家,便带着她去了医院。

    景晴依然没有消息,景峰想去找穆熠宸,结果穆熠宸一直没有接他的电话,只是在满城的寻找钦慕。

    景峰去了医院,看着欢欢在那里后不自觉的又皱起眉头。

    “今早他回去的时候很狼狈,我问他慕慕去哪里他也不说,只是看了欢欢一眼就又走了,现在我打不通他的电话也打不通慕慕的电话,昨晚到底出了什么事?”

    赫连好紧张的问道。

    “昨晚你不是跟钦慕在一起吗?”

    “后来我看她好像睡着了便躺在边上睡着——,等我醒来的时候她就已经不在家里了。”

    赫连好说起来这里有些愧疚的,她昨晚如果看好钦慕也许就不会出事了。

    景晴无力地垂了眸:现在小晴也没有下落,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你没打电话问穆熠宸吗?他或许知道消息?”

    “他根本不接电话!”

    景峰回应道。

    欢欢坐在赫连好工作的时候坐的椅子里,手里抱着钦海明给她买的芭比娃娃,眼睛却望着她叔叔阿姨。

    “到底出了什么事?为什么她们突然都不见了呢?慕慕她还怀着身孕,要是有个什么事情”

    赫连好不敢想下去,因为说道这里她的心里已经开始颤抖了。

    景峰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是眉头一直皱着没有松开。

    杨柏后来给景峰打电话,说钦慕的车子跟景晴的车子昨晚都曾经出现在城外一家叫做美琳之家的民宿。

    “我得出城一趟。”

    景峰接完电话对赫连好说。

    “有下落了?”

    “杨柏说小晴的车子在那里。”

    “那你快去!”

    赫连好赶紧催促道。

    景峰便出了她办公室,赫连好本想去送他,结果自己桌上的手机也响起来。

    是欢欢先接的,听到里面的声音后欢欢立即叫了一声:“妈咪!”

    赫连好走过去站在那里,等确定自己听清楚是妈咪两个字才低低的声音哄着欢欢:“欢欢把手机给阿姨好吗?”

    欢欢看她一眼,然后把手机给她。

    “喂?慕慕吗?你在哪里?”

    赫连好紧张的问道,一双手紧紧地握着手机。

    ------题外话------

    第二更来的稍微晚了点,但是终究还是来了,爱你们!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