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0 戏演的很足
    这天荣城突然下了场大雨。

    “如果有人问起来你就说把欢欢交给我之后就没见过我。”

    “到底昨晚发生了什么?”

    “没什么!”

    钦慕低了头,眼睛看到戒指的时候,眼泪粘在眼睫毛上快要掉下来,但是终究是没有落下。

    “如果真的没什么,你怎么会来到这里,还叫我不要告诉别人你的下落,慕慕,发生什么事情连我都不能说?”

    赫连好着急的看着她,真想钻进钦慕的心里去看看究竟发生过些什么,但是她最终做不到。

    不是因为她不敢,而是钦慕的心像是一幢铜墙铁壁,把她狠狠地拒绝在外。

    “真的没什么!很快就会过去了!”

    钦慕低声说着,后来还对赫连好笑了笑。

    ——

    赫连好后来见了穆熠宸,把钦慕交代她的话跟穆熠宸说了,穆熠宸之问了一声:她还好?

    赫连好看着穆熠宸赤红的双眼,心里说不上来的那种闷闷地疼痛,点点头:嗯!她很好!

    穆熠宸便没再多问,事情好像就那样过去了。

    ——

    那天,雨依旧在下!

    穆熠宸的车子停在钦慕的工作室外面,钦慕的车子一直停在那里,有时候会被同事开走,但是钦慕再也没出现过。

    他就那么冷漠的坐在车子里,听着外面的雨声,看着别人把她的车子开走又开回,一天里不下好几次。

    后来工作室的人发现他在,但是也没人敢去找他说什么,仿佛一夜之间,大家之间的感情全都变了。

    倒是有个人,在满城的寻找钦慕的下落。

    那就是王明宇。

    那个曾经在公园跟钦慕跑步结缘的男子。

    那个在医院曾经帮钦慕躲过一劫的男子。

    那个,在那天早上一觉醒来得知自己睡了钦慕的男子。

    穆熠宸那天到了办公室秦逸就跟进去:“王明宇来了!”

    “我不去找他,他还敢来找我?”

    穆熠宸漆黑的眸子阴冷无比,冷鸷的望着前方。

    “恐怕我们的人很难挡住他,听说他前几年在外经过特殊训练。”

    秦逸提醒。

    穆熠宸怎么会不知道王明宇的事情,只是那又如何?

    “如果手拦不住他,——”

    穆熠宸看向秦逸,眼神冷的像是要杀人。

    秦逸明白他的意思,点点头又捏着手机出去打电话。

    穆熠宸坐回在椅子里,只听到外面突然砰地一声。

    溪秘书被吓的从秘书台站了起来贴着墙根震惊的望着倒地的秦逸,又看向王明宇,她是真的不敢去拦着。

    “穆熠宸,钦慕呢?”

    王明宇推门进去,手指着穆熠宸质问。

    穆熠宸漆黑的鹰眸射向他愤怒的脸,那个看上去比他小几岁的男人倒是真的年少气盛的很。

    “我比你更想知道她在哪里!很可惜!”

    穆熠宸说完那话就垂了眸,冷漠的眼神被长睫遮住。

    王明宇有气无力的垂下手臂,喘着气费力的从嗓子眼里发出声音来:“那天晚上我喝多了!”

    王明宇是伤心的,甚至他根本记不起那晚发生什么事情,只记得那晚他喝了酒,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其实他真的很喜欢钦慕,但是他还不至于龌龊到用那种方式。

    只是,当杨倩茜告诉他钦慕刚从他的房间里走了的时候,天知道他当时是什么心情。

    而此时,这个威严的办公室里,更是冷的骇人。

    那张庄重的办公桌后面,大班椅里的男人,因为那句话,握着笔的手将笔身轻易折断。

    办公室里一时间是两种情绪并存,却是鸦雀无声。

    穆熠宸刚刚要平静下来的心,因为他那一句不负责任的我喝多了而又起了波澜,并且渐渐地,浮现出海啸般的狂怒。

    “告诉我她在那里,我跟她道歉!”

    道歉?

    穆熠宸想笑,却只是缓缓地站了起来,摄人心魄的眼神望着斜对面有些不知道如何是好的男人。

    溪秘书扶着秦逸出来,正在帮秦逸擦嘴角的伤,然后就听到里面哐哐当当的声音,两个人同时看向那扇昂贵的门板去。

    王明宇在一个小时候住进了医院骨科病房。

    穆熠宸在那天下午连办公室的门都没有开过。

    周围一片死寂,溪秘书连工作都不敢进去汇报。

    而钦慕还是没有音讯。

    就好像是从荣城消失了一样。

    那天小美在am吃饭,去洗手间的时候遇上赫连好,赫连好也是陪家里过来吃饭,两个人在洗手间里聊起来。

    “她有跟你联系吗?”

    赫连好低声问。

    “有的!工作上的很多事情都离不开她,我们每天都会通电话。”

    小美点点头答应着,自从钦慕跟穆熠宸出事后她好像也一下子成长了不少,稳重了不少。

    “你真幸运,现在城里有个男人恐怕在盼着她一个电话盼的心都要苍老了。”

    赫连好想起那天见到穆熠宸的时候穆熠宸消瘦的样子,有些酸涩的笑了下。

    “你说穆总?他也去过工作室,不过每次都是把车停在那里并不下车。”

    小美想到穆熠宸,也有些欲言又止。

    “有一个多月了吧?”

    赫连好问她。

    “四十五天了!”

    小美记得很清楚,本来那天钦慕跟她约好了一起去服装厂的。

    赫连好无奈的叹了一声:“生欢欢的时候她就一个人,现在”

    “现在她不是一个人了!”

    小美说道这里的时候眼睛里竟然也是朦胧了。

    赫连好又点了点头:“我陪爸妈过来吃饭,等空了我们再聊。”

    “好的!”

    赫连好离开,小美洗了个手也又回到饭桌那里。

    以前来am吃饭的时候她总是很开心,可是现在

    就连要到的折扣都觉得没什么好开心的了。

    同事们全都一样,心事重重,仿佛曾经他们喜欢的这个在荣城环境最好,最有优越感的用餐地点,一下子成了让他们最伤心的地方。

    只是当他们吃完饭要走的时候,一起身就听到嘲笑声从背后传来。

    “喂!那个工作室的!”

    小美皱眉,什么叫那个工作室的?他们没有名字吗?

    一转眼看到是钦明珠的时候小美立即就想上去抽钦明珠的大嘴巴,却想起钦慕叫她万事都忍耐一些。

    “这不是被父亲从家里赶出来的可怜丫头吗?听说被冻结了所有账户,还有钱来这么高级的地方吃饭?”

    小美调笑着问道,可以不去揍她,但是忍不住奚落她。

    “你现在钦慕不在了,你以为你们工作室还能在荣城几天?趁早自己卷铺盖滚蛋吧,免得到时候被赶出去了难看!”

    钦明珠双手环胸,仰着下巴跟她吵起来。

    “谁先被赶出去还不一定呢!”

    小美冷声说道,然后转身:“我们走!”

    “呦呵,说不过就走啊?有本事叫钦慕那死丫头来替你们打抱不平啊?”

    钦明珠吆喝。

    “保护好你那张脸,等钦钦来打得你去棒子国整容吧。”

    小美又绕回去,还想上前的时候被同事拉住。

    “你”

    钦明珠听到她的脸下意识的就抬手抚摸着自己的脸,毕竟自己每次跟钦慕话不投机就会被打脸真的打的她怕了。

    现在一想到钦慕还会觉得自己的脸上冷飕飕的,也是因为如此,她才更加恨钦慕。

    只是现在她也不知道钦慕去了哪里,这才叫她更加恨。

    本想激将法试试小美知不知道钦慕在哪里,但是没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还反而被恐吓,钦明珠气的一阵发冷,然后转身就又往楼上包间走去,她今天是跟王环宇一起来的,借口上厕所来找小美的茬,也不敢耽搁太久。

    而同在楼上吃饭出来抽根烟,站在暗处看到的一场后,悄然的跟自己背后的人吩咐了一声:“想办法监听到钦明珠那个包间!”

    “是!”

    他身后的工作人员立即点点头转身去吩咐办这件事。

    穆熠宸又回到包间里,秦逸跟赵淮都在里面,看他一直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坐在一旁抽烟有点犯愁的皱着眉:“你到底在想什么?你这顿饭抽了有八根烟了吧?”

    穆熠宸眯着眼看着手指间夹着的烟卷,他有什么办法?

    钦慕怀孕后他就不怎么抽烟了,但是现在她既然不在,他就又捡了起来。

    后来工作人员将一支笔放到了他们桌上,秦逸跟赵淮都好奇的盯着那支笔,倒是穆熠宸很淡定的坐在那里。

    “老板,按照您的吩咐都做好了!”

    穆熠宸眼眸垂下,工作人员点头离去。

    秦逸跟赵淮下意识的就靠前,然后听着里面发出来的声音,是一对男女嗯嗯的情节,两人

    穆熠宸漆黑的眸子抬了抬,然后继续听。

    也是刚刚在外面听到钦明珠跟小美的对话之后他才怀疑到钦明珠身上。

    那天下午他们回了办公大楼,下车就看到站在雨里的女人。

    是景晴!

    她身后还跟着个女孩,撑着伞却不敢靠近她。

    景晴就那么执意的站在雨里,就那么执着的看着三个人当中的那个。

    他们都撑了伞,但是熟悉的还是很容易从他们的身形分出他们来。

    穆熠宸只是看她一眼便转身走了,赵淮也是,秦逸却转了身,朝着景晴走去。

    当伞撑在景晴身上的时候,他低着眼看着景晴满脸的泪雨混合的惨状低声道:“你这又是何必?”

    “那晚我——”

    “那晚你或许没做什么,但是你的助理呢?”

    秦逸低声提醒她。

    景晴吃惊的抬眼看着他,然后转身看向那个撑着伞在她背后的女人。

    杨倩茜吓了一跳,不自觉的往后退了退。

    “宸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了,景晴,你一直知道他最想要的是什么,以后别再来找他,否则有天景家都可能被他掀了,那时候最好还是不要让那时候发生!”

    景晴还在望着杨倩茜,直到听完秦逸那段叮嘱她都回不过神来,脑子里像是当机了。

    秦逸抓住她的手让她握着伞柄,然后转身朝着里面走去。

    景晴这才看向他有些宽厚的背,只是没多久她就又忍不住转头去死死地盯着她的助理。

    “景小姐!”

    景晴上前去的时候,她下意识的又退后一步,顺便叫了一声。

    景晴本想给她一巴掌,但是想了想却只是握紧了拳头,伞被她松了手,然后从雨里走进车子。

    杨倩茜转身看着车子离去,这么大的雨,景晴就这么扔下她走了?

    杨倩茜的心狠狠地颤抖着,她总觉得景晴对她未免太残忍,景晴早先算计她的事情她一直记着呢。

    她不知道刚刚秦逸跟景晴说了什么,只是她觉得刚刚景晴看她的眼神有些不对劲。

    直到那天在公司里,她趁着景晴去开会的时候想要从景晴落在房间里的手机上找到穆熠宸的手机号码。

    自从那天后他们再也没有单独见过,她想他,已经想的发疯!

    杨倩茜悄悄地将那个号码存到自己的手机里,然后把景晴的手机放回原处。

    她刚要站起来的时候景晴从外面推开门,她慌慌张张的站了起来,张了几次嘴才叫出来:“景小姐!”

    “我的手机忘了带!”

    景晴有些空洞的眼神望着她,只淡淡的一声。

    杨倩茜立即低头去拿了她的手机转身去给她:“给!”

    景晴还是那么望着她,那像是一个死人在看一个做错了事的活人,吓的杨倩茜大气不敢喘一口。

    杨倩茜觉得自己或许该辞职了。

    “对了!等下去替我去办件事!”

    景晴走了后又倒回去,在杨倩茜正考虑辞职的时候在门口又吩咐了一声。

    杨倩茜觉得景晴的声音是毫无温度的,只下意识的点了点头答应着:“好!”

    “开我的车去吧!有些远!记得早去早回!”

    景晴说。

    杨倩茜只是用力的点头!

    景晴这才又走了,但是脸上那股决绝的感觉不曾改变。

    杨倩茜开着她的车字去替她取衣服,路上一直在想辞职的事情,还有,她得给穆熠宸打个电话,她得跟他再见一面,让她知道,她是无条件的,她只是想偶尔的时候见见他而已,她不会像是景晴那样想要完全的霸占他,她只要偶尔的见见他,她不会打扰他跟钦慕的生活,绝不会。

    杨倩茜只要这么想着,心里就觉得好受了很多,也不再想景晴是多么的可怕。

    只是岔路口的红灯时,她的刹车

    “砰”地一声!巨响!

    晚上的荣市新闻便报道了景晴的车子被毁,但是侥幸逃过一劫的新闻。

    至于杨倩茜,只是被提到助理两个字。

    电视里景晴接受采访的时候很是恐慌的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只是叫我的助理去帮我取衣服,没想到她就遭此浩劫。”

    “景小姐,警方后来检查过你的车子,刹车失灵的事情,我们怀疑是有人动了你的车子,其实想害的人是你,你有什么想要说的吗?”

    记者拿着话筒对着她。

    景晴周边都是保镖,前面全是记者。

    她摇了摇头,阴沉沉的天气里,她紧张的好像随时都快要晕过去。

    “我没有什么想要说的,以我的身份,根本不需要在圈子里跟什么人明争暗斗,如果真的像是你们猜测的那样是有人蓄意害我,我首先要跟我还没有苏醒过来的助理道歉,再就是想要替她讨个公道,到底跟我有什么仇怨以至于想要了我的命呢?”

    景晴说着说着激动的开始落眼泪。

    “景小姐您不要太紧张,我们都是你的影迷,都希望你好好地,并且也会替你找出真凶来绳之以法。”

    这个记者是个女人,但是言辞很精炼。

    “好的!那我谢谢你们,也替我的助理谢谢你们,我怎么样都好,但是我现在最担心的是我的助理,请大家跟我一起为她祈祷,祝她早日康复好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