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1 妈咪,是爸比
    景晴在公众面前做足了好戏,俨然一副好老板的模样。

    ——

    穆家又恢复了一年前的寂寞,不,比那时更不如。

    尽管老爷子搬回来住了,但是钦慕跟欢欢的突然消失,叫这个已经温暖了一年多的家里又没了活跃的气息。

    简洁大气的客厅里,窗口的沙发里,老爷子坐着,戴着老花镜看着手里的报纸,冯芳华从厨房那边端着茶水过去坐下。

    “今天景晴那丫头可真感人啊,自己的车子被动了手脚,还只挂念着自己的助理。”

    老爷子放下报纸后倾身去端茶喝,这时候冯芳华刚帮他倒好茶水,把茶壶轻轻地放在一旁。

    “唉!如果她真的如镜头里那般善良倒是好了!”

    冯芳华想起景晴以前做的事情,对景晴的信任少之又少。

    “怎么?景晴那丫头还做了很多不厚道的事情。”

    “这次他们夫妻分开,熠宸那小子虽然回来什么都没说,但是我总感觉跟景晴有关系,要说那丫头也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可是如今啊,我还真是不敢说了解她了。”

    冯芳华说着慢慢的摇了摇头,她心里有些忐忑。

    老爷子听着儿媳妇的话微微皱眉,然后又把报纸缓缓的拿了起来:“如果我孙子孙媳这事跟景家那丫头有关系,那我可一定得去景家讨个说法去,这家人未免也仗势欺人。”

    “唉!我跟他爸一直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能息事宁人,就尽量别跟他们家撕破脸,毕竟您跟景家老爷子那时候就是要好的好友,也为跟景家搞好关系让钦慕那丫头吃了不少委屈,爸”

    “什么?你还为了那家人让我孙媳妇受委屈?你是不是傻?”

    “我这还不都是为了这个家?”

    除了老爷子,还真没人说过冯芳华傻,这会儿冯芳华被说傻超委屈。

    “哼!为了这个家干嘛管别人家高不高兴?那丫头从小吃得苦还少?你是怎么做到忍心给她委屈受的?”

    冯芳华

    老爷子那双眼垂着,只是说出那话来,口气犀利的叫冯芳华羞臊。

    老爷子抬了抬眼看儿媳妇羞臊的低了头不再跟他犟嘴才又叹了一声:“想想当年这个丫头被她父亲弄到国外去——她母亲当年在城里跟你关系最为要好,再就是景贤宗的妻子,这城里可以说谁都可以给她委屈受,但是你们俩作为她母亲的好友,怎么能做那种事?”

    “是我不对,要是她回来,我一准对她好行了吧?只是她现在在哪儿呢?”

    冯芳华想起来现在都没有找到钦慕的下落就觉得心慌的要命,也不知道她孙子怎么样了。

    “熠宸那小子八成知道,只是不说而已。”

    老爷子想了想又说道。

    冯芳华激动的抬眼看着他,一时之间也无话好说,穆熠宸那边她问过不下一百遍了,但是怎么问他都是那三个字。

    “罢了!咱们也只能静观其变!只是等那丫头找到了,如果要回来住,你可得给我好好照顾着。”

    老爷子对儿媳妇说。

    “我知道我得好好照顾着,她现在怀着身孕,我再怎么狠心也不可能在这时候跟她争论什么吧?”

    冯芳华觉得自己不算是特别不讲理啊,为什么被公公看成这么坏的女人呢?

    “给我孙子打个电话,叫他等会儿回来吃饭。”

    “好!”

    老爷子这话一说完冯芳华是真高兴了,她还真是挂念她的傻儿子,最近见他还是死皮赖脸去他公司见得他,那消瘦的,她这个当妈的是真的疼坏了。

    穆熠宸晚上到家的时候刚好穆子豪也从外面回来,便在车旁等着儿子走过去,爷俩一起往里走。

    “慕慕还没消息?”

    穆子豪边走边问。

    “嗯!”

    穆熠宸漆黑的眸子看着前面,没有多少温度。

    “是真没有还是不想说?”

    穆子豪在门口拉住他,穆熠宸转头看了自己的父亲一眼,无奈的苦笑一声:“您真是我爸!”

    穆子豪不自觉的放了手,明白他那话的意思后不自觉的挑了挑眉头。

    “走吧!”

    穆熠宸站在一侧等着他先进去,然后才跟着往里走。

    他们回去后去洗手间洗了手就直接去了餐厅,冯芳华已经陪着老爷子在里面坐着。

    老爷子抬眼看着自己儿子孙子都回来也是一脸的满足:“你们爷俩在哪里撞上的?”

    “门口!”

    穆子豪坐下的时候顺便回道。

    “我还以为你小子今个不打算回来。”

    老爷子又抬眼看着另一边坐着的宝贝孙子说道。

    “您老召唤,我怎么敢不回来?”

    穆熠宸端起酒杯先轻抿了一点,然后舔了下嘴唇恭维。

    “哼!你要是那么听话就好了!”

    老爷子瞅了他一眼,然后拿起筷子来吃菜。

    冯芳华是满肚子的疑问却不知道从哪里开口,也担心一问出口儿子就没胃口,所以便忍着。

    穆熠宸不是不知道冯芳华想要问他什么,所以吃饭的时候也并没有看冯芳华,只是安安静静的吃饭,喝酒,还陪着爷爷喝了两杯白的。

    冯芳华心疼的想要劝他,老爷子抬手轻轻地压下,不让她管。

    穆熠宸喝完后低笑着说:“我今晚在家里睡!”

    “我等下让人重新给你换一下床单,好久没换了!”

    “不用!”

    冯芳华激动的点着头,顺便要去交代家里的阿姨给他换被褥,穆熠宸立即拒绝,抬眼看着要去收拾的阿姨的眼神敏捷又冷漠。

    阿姨吓的没敢再动,冯芳华的眼眸也滞住一会儿,之后点点头:好,你说不用就不用!

    穆子豪跟老爷子互相对视一眼,知道他是因为什么,无奈的心里叹息。

    后来他喝完酒有些头疼,便回了楼上去睡觉。

    仿佛一回到那个房间里,就有她用过的香水味。

    这房间里好像留着她的一切,他疲倦的走过去,一只手解开着衬衣纽扣,坐在床尾后眼眸萎靡的看着前面的沙发里。

    他竟然看到她坐在里面安静的画图,她有灵感的时候画图超快的,他听到笔尖跟纸张亲密摩擦的声音。

    眼睛渐渐地干涩,他稍微垂眸,才回过神。

    这房间里怎么会还有她。

    想起那天早上两个人在一个陌生的地方遇到,之后杨倩茜的突然出现,她大概再也不想见他吧。

    最近总觉得很累,像是行尸走肉那样活着。

    要说那晚莫名其妙被算计的他知道了内情之后,其实也只想悄悄地把这事给解决了。

    大家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他就不信那些想要破坏他们夫妻感情的人能有个什么好结果。

    果然,报应从杨倩茜那里开始了!

    果然,报应在一个人身上体现的挺快的。

    他在压着性子,努力的冷静着,等待着,这个变态的报复一旦开始,那么要收尾就是那些人全都得到报应为止。

    至于钦慕,她现在不出现也好,至少安全!

    只是他想要见见她,只是她突然不愿意出门。

    他最担心的就是她又把自己关起来,虽然现在有欢欢在他身边,但是他还是担忧。

    深夜,他躺在他们曾经一起滚过的床上拨了她的号码,听着里面一遍遍的嘟嘟声,却是怎么都听不到被接起来的那一瞬。

    可是就是这样,他竟然也觉得很幸福。

    等待,从来都是煎熬的,可是这一次,他觉得很享受。

    听不到声音,总比听到绝情的分手两个字好。

    穆熠宸其实挺怕她说分手的,真的挺怕。

    隔天穆熠宸去上班,秦逸到他办公室去,有些紧张:“景晴的车子是她自己动的手脚。”

    “嗯!”

    他很冷静,似乎早就知道一切。

    秦逸却是更紧张了,甚至有些烦乱:“你让我告诉她那件事就是为了这个?”

    “我认为你是早知道的!”

    穆熠宸这次抬了眼,漆黑的眸光直直的射向他。

    秦逸心里狠狠地一荡。

    他的确该想到的,但是他以为景晴不至于冲动到那种地步看,她顶多臭骂那个女人一顿,然后让那个女人卷铺盖滚蛋再也不会荣城就是,但是她竟然做到那种地步。

    “她会不会坐牢?”

    秦逸的手臂有些发抖,他想了又想,然后头疼的询问穆熠宸。

    “那是她的事!她既然敢做,自然就是做好了承担的准备,你若是真的关心她,就什么都别管。”

    “熠宸,你这样做太狠了!”

    秦逸皱着眉对他说,情绪有些失控。

    穆熠宸刚垂下眼看了眼文件,听到那句话之后立即又抬起眼来,却是杀人似地冷漠眼神。

    “秦逸,你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吗?”

    穆熠宸忍不住冷硬的问他。

    秦逸只是用力看着他,却说不出话来。

    穆熠宸后来又低头工作,秦逸气呼呼的转身出去。

    溪秘书听到那哐当一声关门声吓的扶着眼睛抬了头,然后就看着秦逸黑着一张脸从里面出来。

    “秦特助!”

    溪秘书叫了一声,不过他头也没回。

    溪秘书

    溪秘书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敢问,又低下头工作。

    秦逸从公司出去之后直接给景晴打了电话:“你在哪儿?”

    “在公寓,怎么?”

    “我现在过去找你!”

    秦逸急匆匆的撂下一句话就挂断电话,然后去停车场开车。

    后来穆熠宸接到赵淮的微信信息:“秦哥去哪儿?”

    穆熠宸看了眼却没回应,他知道秦逸去找景晴了,秦逸这些年一直在跟自己作斗争,但是终究还是放不开她。

    所以,这些年又何必这么耽误?

    赵淮闲来无事,等不到穆熠宸的消息便跟着秦逸的车子走来,赵淮倒是真的没想到他会去景晴的公寓,以赵淮对他的了解,他这些年根本没有一个人踏入过这个公寓。

    赵淮的车子在外面停着,看着秦逸的车进了小区后他就在旁边抽烟,他倒是要看看他秦哥能在里面呆多久。

    秦逸去敲门,景晴看到他后生气的厉害,却还是立即将他往里拉:“快进来!”

    “怎么这么紧张?”

    “外面有狗仔你没发现?”

    景晴气呼呼的问他,仿佛他犯了天底下最大的过错。

    “没有啊!”

    但是秦逸进来的时候楼道里空空的,连个鬼影都没有。

    景晴不敢置信的看他一眼,但是相信他的洞察力所以就相信了他。

    “你最近尽量不要出门,也不要接受任何采访。”

    秦逸紧张的跟她叮嘱着。

    “为什么?”

    两个人站在客厅钟洋争执。

    “为什么?杨倩茜要是死了还好,要是她还活着,你猜她会不会质疑车子是你自己动的手脚?”

    秦逸气急的质问她。

    “她敢?”

    景晴转头朝着窗口走去,她觉得胸闷的很,一谈到这件事情她就烦闷。

    “她凭什么不敢?你以为就你豁的出去?小晴,什么都别再做,若不然出国,若不然从此后安静的做景家的二小姐。”

    “秦逸,你凭什么安排我的人生?”

    景晴转头,冷眼看着轻易问道。

    “我安排你的人生?我如何敢安排你的人生,要不是这些年我——,算我求你,你真的打算毁了你自己吗?”

    秦逸觉得自己真的是费尽力气了,但是好像怎么都说不通她。

    “我毁了我自己?我就算逼不得已毁了我自己,也要再毁了那些让我无法得到幸福的人之后。”

    景晴的声音高了上去,她真的很愤怒听秦逸来教训她,以一个指导者的身份。

    她讨厌秦逸想要约束她,支配她。

    “你已经让熠宸跟钦慕分开了,你还想怎样?杨倩茜现在还躺在医院里动不了,难道还不够?”

    秦逸再次质问。

    “不够,当然不够!这跟我想要的还差得远呢!”

    景晴突然笑了一声,再美的衣服穿在她身上,此时的她都不再美丽。

    “看来我得找景家老爷子谈谈了!”

    秦逸看她那么执迷不悟便点了点头,像是对她的劝服终于以失败告终,说着那话的时候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等等!你不准去找我爷爷。”

    景晴赶紧的跑上前去在门口堵住他了。

    秦逸低着眼看她挡在门口,一双眼里那么多的红血丝,让他的心没由来的又揪了一下。

    “那就答应我,在这里呆着,静静地等着这件事过去,嗯?”

    秦逸眉头微皱着,低柔的声音试图说服她。

    “好!我答应!但是你不准去找我爷爷!”

    秦逸听她终于松了口便点了点头。

    景晴垂着眼半晌,然后又问他:“钦慕还是一点消息也没有?”

    “没有,熠宸一直在找她。”

    景晴这才放秦逸离开,秦逸下楼后其实还有些想不通,后来开着车往外走看到赵淮站在那里把玩着火机,另一只手里还夹着根烟,便停下车:“你怎么跟过来?”

    “小慕妹妹不在,宸哥也没给我安排别的事情干!”

    赵淮有些无聊的跟他说着,把打火机放到口袋里。

    “走吧,下午还得去出差!”

    秦逸点点头,然后先离开。

    赵淮在他后面跟着,看了眼手腕上的时间,才不过半个多小时,心想肯定不是干那事。

    赵淮不懂秦逸为什么那么执着景晴,他分明觉得秦逸有时候很烦景晴,但是有时候好像又特别的在乎。

    ——

    “妈咪,快来看,花儿开了呢!”

    某个宅子里,温暖的窗口,欢欢拉着钦慕走过去站在那盆海棠面前,欢欢开心的指着那支海棠花给钦慕看。

    钦慕低着眼看着那支花儿开的那么旺盛,却是轻轻地摸了摸女儿的头发。

    手机突然响起来,一身素色的舒适裙子套在身上的她转头朝着那个手机看去。

    欢欢听到后立即朝着沙发里跑去,把手机拿在手里后转头对钦慕说:“妈咪,是爸比!”

    ------题外话------

    第二更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