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2 许久未见
    他经常打电话来,只是每次都不会等到她接就挂断。

    钦慕想,他大概跟她一样的想法吧!

    她已经很久不曾出门,只是在家里浇浇花养养鱼,再闲了便学着给欢欢编小辫,满头都是。

    欢欢总是很有耐心,坐在钦慕前面由着钦慕给她弄头发,她就会给她手里的芭比娃娃编小辫,当然,她只能搞的一头乱麻,然后嘟着嘴看着她亲爱的妈妈。

    ——

    那天晚上钦明珠回去拿东西,心里想着到时候若是她父亲问起来她就说是拿东西,天气不好就借口留下,然后就算是回家了吧。

    只是她回到家后看到家里的景象的时候却是完全愣住了。

    那沙发里坐着的一大一小两个女的,可不就是前不久才被她——

    钦明珠张着嘴半天竟然说不出话来,只是慢吞吞的上前。

    “小姐回来了!”

    阿姨从厨房端吃的出来,看到钦明珠后便问了声。

    沙发里两个正在看书的人转头朝着门口看去,然后就看着钦明珠扭曲的脸。

    钦慕放下手里的书本,只屏着呼吸看着她一步步上前。

    “你怎么会在我家?”

    钦明珠最后几步走的很快,绕到钦慕对面去站着,抬手指着她皱着眉质问。

    “你确定这还是你家?”

    钦慕的眉目间依然清秀,眼波毫无波澜,只从容的问出一句。

    “这不是我家难道是你家吗?”

    钦明珠生气的逼问,之后突然眼睛瞪的特大,然后颤抖着往前又挪了挪:“我知道了,你回荣城就是等今天对不对?你想尽办法把我跟我妈妈赶出去,然后自己带着这个死孩子住进来,你简直太可怕了你!”

    钦明珠自以为搞清楚状况后怒斥。

    “妈咪!”

    欢欢听到有人叫她死孩子伤心的拉了下妈妈的手。

    钦慕垂眸看她:“没事!去跟奶奶玩吧!”

    钦慕低声说着,然后转眼看向站在一旁的阿姨。

    阿姨上前去把欢欢抱了起来去了里面。

    钦慕才转眼看着她:“不要再小孩子面前乱说话,那是我们祖国的花朵,受不得你这几个字的污染。”

    “你——那你带着她出去啊,你离开我家,我就不说她了。”

    钦明珠结巴了几下,又对她说道。

    “你为什么这么紧张?”

    钦慕看着她有些颤抖的双手,禁不住疑惑的问了声。

    “我——我身体不适!对!我身体不适!”

    钦明珠眼睛一转,之后立即又点着头说道。

    “谁身体不适?”

    家里的男主人在书房处理完公务从楼上下来,听到的是小女儿的声音。

    “爸!爸我好想你!”

    钦明珠转头看到他下来后立即跑过去抱住他,委屈的抱着他哭起来。

    钦海明下意识的抬眼看向沙发那里站着的另一个女儿。

    “不是叫你再也别回来吗?”

    “可是我想您嘛!我是您的女儿,无论如何您也不能不要我。”

    钦明珠抱的更紧了。

    “别闹小孩子脾气,让你走你就走,嗯?”

    “我不走!凭什么她可以住在这里我却不能?我也是您的亲女儿,您不能偏袒。”

    钦慕听着钦明珠说话又抬眼看了看她父亲为难的样子,然后绕过他上了楼。

    钦海明有些担心的皱着眉头:“明珠,你最近先安分一点,过阵子我会叫你回来,乖乖的听我这一次,好吗?”

    钦海明低头看着自己的女儿,很是沉着。

    钦明珠抬眼看他:“您就因为她是不是?爸爸,难道您还没看明白吗?这从头到尾都是她自导自演的一场戏,她这是在报复我跟我妈妈当年取代了她的位置,她故意来挑拨我们的关系,让我们家破人亡。”

    “没有你说的那么严重,而且现在是慕慕最需要爸爸的时候,爸爸不能不管她。”

    “我不管,反正她住在这里我也要住!”

    钦明珠看自己的父亲那么执意要为了钦慕把她轰出去,什么都不管的就松开他朝着楼上跑去。

    钦慕的房间是张汝佳在的时候帮她收拾的,后来只是换了床单什么的,钦慕回到房间后阿姨就抱着欢欢去找她:“大小姐,小小姐好像住下了,刚刚跑去了自己房间。”

    “嗯!”

    钦慕平静的答应了一声,抬眼的时候看到阿姨那么紧张便对她感激的微笑。

    阿姨紧张的说道:“那丫头可是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你现在怀着身孕距离她远一些才好。”

    “好!我一定距离她远一些!”

    钦慕答应着,但是心里已经想着离开了。

    钦明珠知道她在这里之后,那么很快应该所有人都知道了。

    而且他们的店也马上要开业,她想藏也藏不住了。

    已经快两个月没见他,钦慕想,或者不需要再躲下去了,现在不是离开荣城的最佳时机,那么便见面吧!

    钦慕当晚就收拾了行李,她去钦海明的房间里告辞,钦海明问她:“没有商量的余地?”

    钦慕没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从你来住下,我可曾问过你半个字?”

    钦慕没说话,他的确没有。

    “你不想说便不说,我不为难你,慕慕,我只希望为你做力所能及的事情。”

    “这段时间实在是给您添了很多麻烦!”

    钦慕对他点了点头,然后出了门。

    钦海明想要拦她,但是知道她的性子跟自己差不多,想要做的事情八头牛也拉不回来,所以便没再拦着。

    钦慕跟欢欢拖着行李从房间里出来往楼梯口走,钦明珠洗完澡从里面出来拦住她。

    “喂!你要逃走?”

    钦明珠站在楼梯口堵住她的路,还低头看了眼她手里的行李箱。

    “麻烦你让开!”

    “我不让,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偷偷把我们家的古董或者任何值钱的物件装进你的行李箱里?”

    钦慕看着她那暴躁的样子立即皱起眉:“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手脚不干不净?”

    钦慕问道。

    “你说什么?”

    “我说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不干不净?”

    “有种你把行李箱打开,我倒是要看看你到底装了还是没装。”

    欢欢拉着钦慕的一只手,看着钦明珠挽着袖子像是要打她妈妈,便紧紧地抱着自己的芭比娃娃朝着钦明珠推了过去。

    钦明珠还穿着高跟的拖鞋,只觉得小腹受袭,下意识的就捂住自己的小腹,却是脚上一下子没了稳妥,朝着后面直直的倒了下去。

    钦明珠下意识的想要抓住欢欢。

    钦慕眼疾手快的抓住欢欢的手拽到自己的怀里,娘俩站在楼上看着钦明珠滚下了楼梯,并且发出惨烈的叫声。

    欢欢紧张的靠进钦慕的怀里,紧紧地靠着。

    钦慕也紧紧地抱着欢欢,看着钦明珠掉下去后心想她应该死不了,最多就是残疾吧。

    但是没想到她缩在地上抱着自己的肚子难受的哼哼起来。

    阿姨从一楼跑出来,看到地下的人后紧张的张了张嘴,之后半天才跑过去:“小小姐,小小姐你没事吧?”

    “我的肚子好痛!”

    钦明珠虚弱的声音。

    钦慕缓缓的站了起来,看着楼下的情形突然有种不好的感觉。

    欢欢可能闯祸了!

    钦慕抱着欢欢下了楼,然后对阿姨说了一声:“先打电话叫救护车!”

    “好!”

    阿姨紧张的看着那情形,她实在是没办法保持理智了,直到钦慕下来叫她叫救护车她才又哆哆嗦嗦的爬起来跑去打电话。

    钦慕看了眼怀里的小女孩,把欢欢的眼睛捂住后抱着欢欢就大步往外走。

    钦海明从房间里出来看到小女儿躺在地上的时候立即也迈着沉重的脚步下了楼:“这是怎么回事?”

    “小小姐不小心从楼上掉下来了好像!”

    阿姨紧张的说道。

    钦海明问道:“大小姐呢?”

    “大小姐刚刚抱着欢欢出去了!”

    钦海明有种不好的预感,这事可能跟钦慕有关。

    “爸,是钦慕推我下来,爸”

    钦明珠一边捂着自己的肚子一边虚弱的对他说道,白色的连衣裙已经被鲜血染红了。

    钦海明皱着眉看着她,还无意间看到了她脚上那双很高的拖鞋。

    早就提醒过她不要在家里穿那么高的拖鞋,可是她却不听。

    而且她的身子,怎么会流血?

    张汝佳后来赶到医院的时候慌张的脸色都是白的,她看着病房外站着的男人更是立即跑过去:“老公!”

    钦海明转眼看她,眼神泼冷!

    “你最近跟她在外面做什么了?”

    钦海明冷漠的口气问她。

    “什么?你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我跟她做什么了?我们的女儿怎么了?我打电话回家听阿姨说她从楼梯上摔下来,她怎么会从自己家楼梯上摔下来呢。”

    张汝佳紧张的眼神望着他问。

    “你的宝贝女儿,她怀孕了!”

    钦海明忽略掉她后面的话,只回答了前面的,却是气的脸色发绿。

    “什么?”

    张汝佳抓着他衣服的手突然松开,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之后眼神渐渐地涣散。

    “我不是说了让你一定要看住她?你到底听不听得懂我的话?”

    钦海明生气的望着她又质问道。

    “怎么可能呢,她每天都跟我”

    张汝佳想反驳,但是脑海里却突然闪现出女儿没回家的那晚上,之后钦明珠还说自己去过医院,张汝佳紧张的再次转身抓住了他的手臂:“老公,是不是医院搞错了,她怎么会怀孕呢?”

    “哼!你自己去问她!”

    钦海明甩开她,站在旁边冷冷的问了声。

    张汝佳这才想起病房里她女儿,然后推门走了进去。

    钦明珠在低低的抽泣着,仿佛受了莫大的委屈。

    “明珠,你爸爸说你怀孕了,是不是真的?”

    张汝佳压低着嗓音问她,她真的不敢相信她悉心调教的女儿会怀孕,而且还是在没有对象的情况下,这孩子,是谁的?

    “妈!我不是故意的,妈,您不要生气好不好,反正孩子也没了,我——”

    “谁说孩子没了?”

    钦海明进去,看着在床上哭成泪人的女孩问道。

    钦明珠听到他的声音后吓的往后面缩了缩:“爸爸!”

    “这孩子是谁的?”

    “这——我,我不知道!”

    钦明珠呼之欲出那个名字,却是不敢。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不说?你是想要急死我吗?快告诉我跟你爸爸,这倒底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到底是谁的孩子,还是你在外面被”

    “我没有,我没有!”

    钦明珠一个劲的摇头。

    “没有?没有这孩子是怎么来的?”

    钦海明一眼就看透了钦明珠眼里的躲闪,钦明珠越是想要隐藏一件事,她的眼神却很容易出卖她。

    “我——孩子已经没有了不是吗?您就别在追问了,这就是一场噩梦,对,一场噩梦!”

    钦明珠缩在床上不断的安慰自己,她甚至都不敢再看她的父母,只是紧张的缩在被子里,最后自言自语。

    “孩子还在!”

    钦海明再次重申那句话。

    钦明珠这才又抬起眼,不敢置信的望着他。

    孩子还在?

    怎么可能还在?

    从那么高的楼梯上摔下来,她觉得她的腿都受伤了,怎么可能还在?

    而且还流了那么多血!

    钦明珠不住地摇头:“不会的,孩子肯定已经不在了,一定不在了!”

    “你好像很不希望这个孩子活下来?”

    钦海明突然有了这一个重大发现,他的宝贝女儿竟然是个如此狠心的女孩子,她竟然想要把那个小生命流掉。

    只是既然如此,她为什么要怀上呢?

    “明珠,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倒是说出来啊!”

    张汝佳也急了,她还指望着女儿嫁个好人家让她翻身呢,谁知道她的宝贝女儿竟然自己在外面跟人怀了。

    “妈!求您别再问了,我不能说,我真的不能说!”

    钦明珠紧张的眼睛里不停的冒出眼泪来。

    “你瞒的了一时瞒不了一世,这事你不说我便自己去查!”

    钦海明说着就转身出去。

    “爸——,你这么在意这件事,是不是担心我会让你丢脸?那我被钦慕推下楼的事情呢?”

    “她怎么推你下楼?又是为什么推你下楼,等我弄明白了之后,你们俩到底谁该给谁一个交代,我会让你们给彼此一个交代。”

    钦海明留下那句话便走了。

    只是走到门口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停下脚步:“这段时间让她哪儿也不准去,在公寓好好让她休息。”

    “我明白!”

    张汝佳低声回答。

    钦海明离开。

    张汝佳低头看着自己的女儿,忍不住在她背上用力的拍了一下:“这倒底是怎么回事?”

    “妈,您烦死了,就别问了行吗?”

    钦明珠烦躁的用被子蒙住了自己。

    从那么高的地方滚下去她的孩子竟然还在,她还流了那么多血,孩子是怎么保住的?

    而钦慕打车载着欢欢去了小美他们的公寓,小美抱着欢欢想让钦慕也进去,钦慕站在外面说:“你先帮我照顾她,明天如果碰到穆熠宸便把孩子给他。”

    “那你呢?”

    “有些事情还没搞清楚,我得去弄明白。”

    钦慕后来又打车去了钦海明那里,钦海明刚刚从医院回来,父女俩碰了个正着。

    钦慕从车里出来后就上了钦海明的车,担心的问:“钦明珠怎么样?”

    “差点流产,但是现在没事了,欢欢呢?”

    他有些疲倦的反问。

    “我把她送到朋友那里去了,她不适合看到一些画面,是欢欢推了她一下,可是”

    “欢欢如何能推得动她那么大一个人?”

    父女俩并肩坐着,钦海明慢吞吞的问了这一句。

    “所以,您怀疑这件事是”

    “开始我也以为是你无意间把她推下楼去,但是后来我在医院里发现”

    钦海明说着说着又摇了摇头,钦慕眼里有些动容的望着他。

    只是爷俩的车子后面突然照过一道光来,钦慕转头看去。

    那辆车她实在是太清楚!

    ------题外话------

    第一更!(今天双十二啊,大家都剁手了吗?要留着一只手给飘雪书评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