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4 因为怕你出事!
    “先去洗澡!”

    他从衣柜里拿出她的衣服扔到她怀里,漆黑的眼眸看着她的时候没有半点温柔。

    钦慕条件反射的去抱住超级滑顺的睡衣,却是抬眼看着他:“你肯定已经知道那天事情的原委?”

    “先去洗澡!”

    尽管她直截了当的表示了自己想要得知的事,但是穆熠宸依旧坚持叫她先去洗澡。

    “洗澡能洗去那晚发生的事情吗?”

    她执拗的问他。

    “先去洗澡再说!要我帮你?”

    他压低着嗓音,似是在极力克制自己的脾气。

    钦慕不是不知道他,性子一上来谁也说不动他,所以抱着睡衣去了浴室。

    穆熠宸站在那里低了头,双手叉腰,低垂的眼睫挡住了眼内的神情,让人猜不透他究竟在想什么。

    钦慕在里面洗澡,温热的水从她的头顶洒落,将她的全身都淋湿,然而她现在想要知道的却只有一件事而已。

    杨倩茜开景晴的车去替景晴办事,她真的想不通,如果这件事从头到尾是景晴跟杨倩茜两个人策划的,那么景晴在自己的车子里动手脚害杨倩茜车祸是为什么呢?怕杨倩茜将事情说出去?

    钦慕烦躁的洗完澡穿上睡衣走了出去,却是刚一迈出去就被他从旁边给抱住了脑袋。

    其实是他拿着毛巾罩住了她的头发上,他在帮她擦头发。

    “坐到沙发里去,帮你把头发吹干!”

    他低沉的嗓音命令她,钦慕老实的走过去坐下。

    她猜测他想要就这么静悄悄的将事情掩过去,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可是她认为他更应该清楚,他们俩,都不是那种明明发生过还能装作一切都只是一场梦的人。

    实实在在发生在彼此面前的事情,怎么也不可能搪塞过去。

    电吹风温柔的吹拂着她的长发,在他的掌心里,一缕缕被渐渐地吹暖,吹干。

    房间里除了电吹风里发出来的声音,此时没有别的了。

    她就那么挺着后背坐在那里,他站在一侧,仿佛仔细的要吹干她头上的每一根青丝。

    头发是能全部吹干,可是如何才能将发生过的事情当做真的没有发生过呢?

    事实是不能!

    所以他们都装作很平静,都在压制着内心的浮躁不安。

    其实他们都怕就这么结束,但是想起那天早上见面的情景

    吹干头发后他把电吹风拿到洗手间去放回原来的地方,似是怕她明天晚上又找不到。

    他坐回床沿去,跟斜对面的她沉默了好久,之后他双手环臂,又摸了摸自己的鼻梁,才低声说道:“刚刚你问我是不是知道那天事情的原委,我现在可以告诉你,是的,我知道!”

    钦慕只是抬眼好奇的望着他,没再问。

    “这些人统统都会得到报应,等到那时候,我再来慢慢讲给你听那天的原委,现在,你只要好好地养胎,嗯?”

    他漆黑的眼望着她,走过去蹲在她的眼底下,真切的凝视着她安抚。

    钦慕忍不住微微一笑:“今天王明宇去找我了,他说很抱歉。”

    “他肯定还说会对你负责吧?”

    穆熠宸抓着她的手稍微用力,敏捷的眼神及时的捕捉到她眼内的神情。

    钦慕微微一笑:“嗯!”

    “他也找过我,他恐怕什么都不知道,被无端的卷入我们这一场里。”

    穆熠宸说完忍不住低眸邪笑了一下!

    “但是他依旧该死!”

    只是后一句话却,骇人!

    钦慕垂着眸看着他突然狠绝的样子忍不住心里一颤。

    “先去睡觉吧!别的事情都等我让那些人全部都得到报应后再说。”

    穆熠宸说完起身,顺便将她从沙发里抱了起来。

    钦慕的手条件反射的勾着他的脖子,眼睛也直直的望着他,心内安奈着所有想要波动的情绪。

    穆熠宸将她放下的时候,眼内再也无法控制的深情望着她,钦慕抬着眼看他,被他那突然灼热的眼神烫的心尖一颤,莫名的眼眶又有些模糊。

    “那晚为什么出去找我?”

    他保持着几厘米的距离,眼神宠溺的望着她,抬手轻轻地拨开挡住她额头的碎发柔声问道。

    他的声音有些沙哑,钦慕听的心里难受。

    “因为怕你出事。”

    “可是你让自己也出了事!”

    他突然失笑,那话一说出来,像是在责备她,可是他的眼眶却先湿润了。

    钦慕从来没见他这样,不由的抬手捧住他的脸:“穆熠宸,不要这样!”

    穆熠宸没说什么,只是垂了眸,将额头轻轻地抵着她滚烫的额头上。

    像是怕她看到他此时难过的模样,像是要在她心里维持某种形象。

    钦慕的呼吸有些发烫,可是

    当感觉眼睫被打湿,沉甸甸的

    那眼泪好像悄悄的点在了她的心上,成了一颗抹不去的朱砂痣。

    她无法再睁开眼,只是同样垂着眼睫,轻轻地捧着他的脸感受他的存在。

    这段日子貌似平静无波——

    却心慌意乱!

    他的手抓住她在他脸上的手,大拇指来回抚摸着她的手背。

    时间仿佛就要在这一刻停止,无声中,好像已经悄悄地倾诉了彼此沉重的思念。

    很长一段时间里,谁也没有再说半个字,只是那么静静地依偎着。

    甚至没有接吻,只是感受着彼此的呼吸萦绕着对方,许久后他终于稍稍离开她一点:“睡吧!”

    钦慕抓着他的手不舍的松开,看着他已经神色如常,她却难以保持平常心。

    只得闭上了眼眸,听话的睡觉。

    穆熠宸后来坐在床下,手却一直抓着她的手。

    看着她憔悴的脸蛋,他的手抓着她的手,然后轻轻地吻着她的手指,一根根。

    漆黑的眼眸里,终于将所有的思念都倾泻出来,就那么直直的望着她,再也无法移开眼。

    这一个多月来,他们试图用分离压制的那份冲动,而今,他希望,一切都回到那天早上之前。

    等第二天她醒来的时候他早已经不在,床上的大半位置都空着,她静静地侧躺在那里,望着他的枕头,然后悄悄地把那个枕头抱到自己的怀里,紧紧地抓着,脸轻轻地贴了上去。

    上面还有他留下的洗发水的味道,眼眶再度湿润,在哭出来之前她艰难的喘息着,将枕头往上遮住自己的脸上,遮住所有的眼泪。

    仿佛是不该哭的。

    两个被设计了的人,该想的是报复,而不是流眼泪。

    可是她就是忍不住,尤其是想到他昨晚落泪的情景,她的心就更疼的一抽一抽的。

    外面有人在叩门,那声音不算很重但是足够提醒她。

    “少奶奶,该吃早饭了!”

    阿姨在门外低声叫她。

    她想要说话,只是最后却无奈的将自己的脸用力的压住,直到将所有的眼泪都抹在枕头上,直到那些还想要涌出来的滚烫的泪珠都被逼退回去,她好不容易收拾了那些错乱的呼吸,强压着心内的涌动答应了一声:“知道了!”

    阿姨站在外面望着门里,总感觉那声音有些奇怪,像是哭过。

    自己也不知道这阵子究竟发生过什么,所以劝也没地方劝,便立即下楼去了。

    钦慕很快去洗手间洗了脸,收拾妥当之后才打开门出去。

    大家都已经在餐厅吃早饭,她过去后先打了招呼:“爷爷早!爸爸早!妈早!抱歉我起晚了!”

    “孕妇贪睡很正常,快坐下吃早饭吧!”

    穆子豪说着。

    钦慕点点头走过去拉开椅子坐下,只是当阿姨给她盛粥后她忍不住看着身边的位置:“熠宸呢?”

    “少爷他早上有事先走了,叮嘱我们一定叫你起来吃早饭。”

    阿姨放下粥的时候对她说。

    钦慕没再多问,只是在想他一大早去了哪里。

    “我想跟你谈件事情,最近有人推荐了一家幼儿园还不错,问我们欢欢要不要过去上小班。”

    冯芳华其实根本就不想跟钦慕商议的,但是穆子豪让她问欢欢的意见,她才不得不跟钦慕说说。

    “昨天小美也跟我说起这件事,但是我现在没有让欢欢去幼儿园的打算。”

    钦慕听到冯芳华说起幼儿园的事情来也有些紧张,她知道她这么说冯芳华会不高兴,但是比起冯芳华不高兴,她更担心她女儿的生命安全。

    昨天她来的时候感觉有人在后面跟着她,如果欢欢不是跟着她身边或者冯芳华身边,说真的,她还真是不放心交给别人。

    “按理说呢,三岁也就可以上幼儿园了,不过你要是不想呢,反正咱们也不着急,我跟你妈都有空带她,也乐意带她。”

    穆子豪缓慢的语调说着。

    “谢谢爸妈!”

    钦慕便当这事就这么过去了,赶紧的低声道谢。

    “你总不是看不惯国内的幼儿园吧?我可告诉你,咱们市里的这家幼儿园并不比国外的幼稚园差一点,不信你自己去看看。”

    冯芳华认真的跟她说道。

    “我不是担心这个,只是——妈,最近发生一些事情,我是觉得”

    钦慕情不自禁的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她怕说出来会让长辈担心,但是不说出来这误会肯定会闹大。

    “等暑假后再说可以吗?那时候应该是升班的时候,那时候去的话应该比较合适。”

    钦慕只好又委婉的说。

    “我看可以!”

    老爷子一听那话点了点头。

    冯芳华便想着到那时候也好,她自己也不怎么舍得自己孙女那么早去幼儿园,只是就是不喜欢钦慕跟她唱反调。

    “最近工作室忙吗?”

    穆子豪问道。

    “还好,不是很忙!”

    “如果不是很忙,不如在家休息几天吧!如果需要安静的地方画图,书房你随便用。”

    穆子豪继续说。

    钦慕不太明白的看着他,老实说是受宠若惊。

    “你爸是看你最近瘦了太多,想让你在家,我们也好给你调理一下补回来。”

    冯芳华怕她不明白就给她解释道。

    “谢谢爸妈!”

    钦慕赶紧道谢。

    “一家人说什么谢不谢的,只是你现在这种时候可不能再随随便便应付着,听你妈说昨天去找你们的时候你正在吃面,你现在怀着身孕整天吃那么没营养的食物怎么行?”

    穆子豪说。

    “我上午要去一趟店里,那里已经装修的差不多,我得过去看看还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地方,中午一定回来吃饭。”

    钦慕说。

    “嗯!如果自己太累不方便开车,让家里司机带你过去。”

    “好!”

    钦慕答应着。

    只是家里司机没用上,她自己也没开车,赵淮又给她当司机了。

    赵淮载着她去中心街的时候忍不住说道:“这阵子你不在,咱们宸哥也一直生无可恋的样子,我们几个感觉喝酒都没意思了,好歹你又出现了。”

    “听上去我好像还挺重要!”

    “当然!特别特别重要!”

    赵淮一边开车一边恭维她。

    “那天晚上我们所有人都没回家,只可惜也没帮上忙。”

    “你们已经尽力了,就别再把那件事放在心上。”

    钦慕解释着。

    赵淮没再说话,他知道他们几个做的还不够。

    “你是怎么知道宸哥在美琳之家的呢?”

    “我找了杨倩茜,她告诉我的!”

    赵淮听后不由的摇了摇头:“那女人心机可真深!”

    “她现在怎么样了?”

    “她死不了!宸哥找人看着她呢!”

    “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不知道?景晴想要置她于死地,不过宸哥觉得她手里应该有比较重要的情报,所以才留她一条贱命。”

    赵淮继续跟她说着。

    钦慕的心里微动,杨倩茜当然知道的很多,她现在甚至怀疑那一场里,景晴也被杨倩茜给算计了,否则景晴怎么可能要杀生?

    到了地点之后钦慕下车,赵淮打开窗子:“小慕妹妹,我就在外面等你!不过你不用管我!”

    钦慕笑了笑,明白他的意思是他在保护她。

    店的照片已经打出来,特别精致,很高端,很大气,钦慕站在那里抬着头看了会儿然后走进去。

    赵淮立即给穆熠宸去了电话:“有人在我的车子后面跟着!”

    “是王环宇,你小心点!”

    “好嘞!”

    赵淮挂了电话便在那里嚼着口香糖继续等待着。

    只是王环宇这又是为什么?赵淮还真是想不通,那晚的事情竟然还会跟王环宇有关系。

    只是王环宇又是怎么知道景晴要做的事情的呢?

    他想不通,难道是景晴跟王环宇有关系?还是谁跟谁?

    听说钦明珠跟景晴早就是貌合神离,而且这种事景晴应该不会告诉别人才是。

    还有杨倩茜,她被景晴跟钦明珠害过一次了难道还不长记性的替她们做事?

    还是别的什么?

    他觉得女人的脑回路实在是叫他无从想起了。

    半个多小时后钦慕就从里面出来,上车后对赵淮说:“我想去趟医院跟小好见一面可以吗?”

    “我当然没问题啊!”

    赵淮好说话的答应着,立即发动车子去了医院。

    顺便给穆熠宸发了条微信:“小慕妹妹要去医院见赫连好?做检查吗?”

    穆熠宸回过去一句:“你先陪着,我马上过去!”

    算一算,他们的宝宝好像也该做检查了。

    钦慕只听着他的手机响,却没想到他是跟穆熠宸发信息。

    两个人到医院的时候,穆熠宸的车子也刚好到。

    钦慕一下车就看到他,不自觉的朝着车内驾驶座里的男人看去。

    “不用谢我,那我先告退!”

    赵淮抱着车门跟钦慕眨了眨眼,然后说着就招招手离开了。

    穆熠宸走上前去将她搂住:“走吧,我陪你一起!”

    “你怎么知道我来这里做什么?”

    钦慕好奇的问他一眼。

    “这么久你一直在你父亲那里没出来过,出来后当然是先预约给宝宝做检查。”

    钦慕发现他分析的很有道理。

    两个人一起出现在妇产科的时候还是把赫连好吓了一跳,赫连好看着钦慕好一会儿才看了穆熠宸一眼,然后走到钦慕另一边,在她耳边小声问:“和好了?”

    钦慕稍微侧目,只在她耳边提醒:“大夫,我是来检查身体的。”

    “ok!”

    赫连好知道此时不该多问,特别给面子的立即正经的给她开票,让穆熠宸去付钱,然后两个人就可以聊姐妹私密话题。

    “是不是很好了?”

    穆熠宸一走她就迫不及待的又问。

    “我今天是被赵淮出卖了,赵淮竟然把我要来医院的事情告诉了穆熠宸,然后才这样的。”

    钦慕把事情讲给赫连好听。

    “嗯,赵淮对穆熠宸最忠心的!”

    赫连好点点头,非常信任。

    “看出来了!”

    钦慕说起来还有点生气,本来一个人来做检查还轻松点,穆熠宸一来她反而紧张了。

    “快三个月了,感觉怎么样?”

    “不瞒你说,我连呕吐感也没了,偶尔一次反胃但是很少能吐出东西来。”

    “说不定这次真是个儿子!”

    赫连好挑挑眉。

    “但愿吧!”

    钦慕哼笑了一声,低声回应。

    “你也想是个儿子?”

    赫连好好奇的问。

    “我当然都可以,只是我婆婆那里比较希望是个男孩,所以”

    “明白!家和万事兴!”

    赫连好最近貌似心情也不错,看着面色挺红润的。

    赫连好带钦慕去了另一个房间里,不等穆熠宸付钱回来就准备做彩超了。

    钦慕坐在小床上轻声说:“还是等等他吧!”

    赫连好抬着眼看着她,看着她眼里分明是盼望着穆熠宸跟她一起见证的,不由的心疼的坐在她旁边握住她的手:“跟你父亲和好了?”

    “我原本以为我一辈子都不会再住进那个地方,我一直以为我们父女俩的感情早就在我八岁那年结束了,可是直到那天我无处可去的躲进他的房子里——”

    钦慕说不下去,一度红了眼眶,眼泪快要流出来的时候她低了头,手指轻轻地捏着自己裙子上的毛毛一忍再忍。

    “那时候我才突然发现,原来在荣城,离开了穆熠宸,我只有他可以去投奔!”

    “你还有我!”

    赫连好立即说道。

    赫连好知道,钦慕要是住到她那里,穆熠宸肯定会立即追过去,但是她还是想要钦慕知道,在这荣城,她赫连好是绝对知道依靠的。

    “我知道!”

    钦慕笑,声音有些哑!

    外面付完钱回来的男人站在门口没有立即推开门,听着里面姐妹俩在交谈,他只是不想进去打扰。

    后来里面没了声音,他才推开门。

    那时候钦慕已经躺在床上露着她软趴趴的小腹。

    嗯!三个月,一点也不显怀!

    穆熠宸悄悄地走过去在赫连好的身后,弯着腰看着图像上显示的,其实他根本看不懂,但是看得超级认真。

    钦慕静静地躺在那里,感受着赫连好拿着工具在她肚子上动着,那东西有些凉,她看到穆熠宸的时候眼眸一动,随即却只是静静地注视着他,他的样子,像个翘首以盼的新爸爸!

    ------题外话------

    第一更!

    推荐完结文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整天瞧不上你的男人一直拐着你在床上纠缠是种怎样的体验?

    ——

    婚前两人在西餐厅用餐,一个女侍应生跟陌生的她叫板,她冷傲的眼神凝视着那个女侍应生:“如果我说我是简少的妻子,你可以收起你的好奇心立即从我眼前消失?”

    尽管不相爱,但是决定回国跟他举行婚礼的那一刻她就绝不容许任何人对她这个简家少奶奶有任何的质疑,有任何的不敬。

    ——

    “虽然感情游戏不好玩,但是我们可以玩玩床上的游戏。”深冬,他不再睡沙发,提出这样的要求。

    傅缓浅笑一声:别过了那条线,一栋豪宅。

    “一晚一栋的话,你可以去挑个几百栋先玩着。”他突然抬手勾住她的后脑勺,性感的薄唇欺压覆盖在她柔软的唇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