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5 恭喜如愿以偿
    他的样子,像位翘首以盼的新爸爸!

    钦慕就那么静静地看着他,直到他皱着眉轻问了声:“他到底在哪儿?”

    钦慕

    赫连好一仰头,看到他耐着性子弯着腰在看屏幕的时候忍不住笑了一声:“这儿!”

    赫连好指给他看!

    穆熠宸的眉头皱的更紧了,那么点的小东西,实在是叫人难以想象,几个月后就要被他抱着怀里了。

    如今,还没有他手指头长。

    “他现在还很小,不过他接下来会长的很快!”

    赫连好说着,转眼看了眼她的好姐妹。

    钦慕本来正痴痴地望着穆熠宸,因为赫连好突然给她眼神所以她才又看向赫连好。

    赫连好小声对她说:“恭喜你可以如愿以偿!”

    钦慕的心里像是被点燃的烟花突然升天,烟花爆开的瞬间美的惊人!

    赫连好冲她眨眨眼,一本正经的又跟穆熠宸说道:“最近慕慕有点营养不良,回去后多给她补补,另外孕妇不易动气,所以”

    赫连好转头看向他。

    “明白!”

    穆熠宸正疑惑赫连好那句如愿以偿,听到赫连好的叮嘱立即答应了一声,眼神从屏幕上看向他亲爱的女人。

    如果不是怕她太激动,他会这么久都让她住在别的地方?会让她连见他一面都不能?

    钦慕在他投过去眼神的时候便压低了眼睫毛,不想被他看到自己湿漉漉的眼内。

    其实现在钦慕已经很激动了,她明白赫连好那句如愿以偿是什么意思,只可惜穆总还被蒙在鼓里。

    不过钦慕觉得穆总也真的是很特别,竟然没有问一句关于孩子性别的问题。

    钦慕想他一定是个好爸爸的,只是他们

    钦慕不愿多想那些不开心的事情,所以干脆不再想那些,又跟赫连好聊了几句,然后钦慕便跟穆熠宸一同离开了。

    回去的路上穆熠宸把车子开的很慢,走到岔路口的时候还问她:“想去穆宅还是我们公寓?”

    “我答应妈,中午回去吃饭。”

    “嗯!”

    穆熠宸便转弯向穆宅的方向。

    钦慕转头看着他,还是很多话想要问他,但是最终

    想起昨晚他还掉了那么珍贵的眼泪,钦慕再也不敢多问一声,只压着那份不好的情绪在心底,然后在车上等待着到家的路程。

    家

    “我抽空得找岳父谈谈了!”

    他在往穆家拐弯的那条路上突然皱着眉头说了句。

    “找他做什么?”

    钦慕好奇的看着他问。

    “我媳妇在他那里住了将近两个月,竟然闹到营养不良,从我这里离开的时候明明是个胖乎乎的小猪,如今怀孕三个月肚子上却连点肉都没有了,你说我该不该找他?”

    穆熠宸很专注的开车,说完话后转头看她一眼。

    钦慕

    为什么她觉得他是个坑?

    “这跟他没有关系,发生那种事情后,恐怕吃不下饭的也不只是我一个人吧?”

    钦慕看着他问道。

    穆熠宸也看了她一眼,仅一秒却足够表达内心。

    他又认真的看着前方的路段,眼神专注的让人以为他没有在想别的事情,其实他在想,如果他是她,他一定会努力吃下所有的饭。

    不过穆熠宸自己的确也吃不下,他那时候抽烟最多,那时候想要快刀斩乱麻给她一个交代,恨不得把那几个人揪出来全部当场砍死。

    那时候真的是宁愿错杀一百,也不愿意放过一个。

    可是兄弟们拦着他,杀人的方式有很多种,但是自己动手绝不是最明智的方法。

    在这荣城,竟然有人敢让他跟他老婆被双双

    让那些人自相残杀,在恐惧中慢慢折磨致死。

    突然心里又揪痛起来,穆熠宸下意识的将手放在了她的手上,钦慕手被抓住的时候条件反射的垂眼看去,心一紧。

    那段日子,他承受的不会比她少。

    他们俩在某方面绝对都是有严重洁癖的人。

    “可是你还是瘦了很多,他总是脱不了关系的。”

    穆熠宸固执的又说了遍,不冷不热的,像是闲谈,又让人不敢忽略。

    钦慕看着他很久,直到车子进了穆家大宅。

    他的手终于舍得松开她的,此时她的手已经很温热了。

    穆熠宸带她回去后家里也没别人,阿姨见到他们回来上前去迎着:“少爷少奶奶回来了!”

    “嗯!爸妈不在吗?”

    “他们带着欢欢小姐在外面吃饭,说下午要在游乐园玩,所以晚上再回来吃饭。”

    阿姨解释着。

    钦慕没再多问,洗完手就先去了厨房。

    就他们俩在家吃饭,厨房里果真备着超级营养的孕妇餐,所有的菜里除了菜本身的颜色,真的再也没别的调料颜色。

    还有汤,也都是材料熬出来的本真的乳白色,真的,挺好看的!

    但是!

    “赫连好说你营养不良,所以不要挑剔!”

    穆熠宸洗完手过去坐下看到她看着午饭在下神,所以直接残酷的提醒她。

    钦慕微微一笑:“我也没说不吃啊,很喜欢!”

    她其实是怕他陪着她吃孕妇餐会食之无味!

    只是没有说出来,只是帮自己成了碗汤!

    穆熠宸稍微抬眼看着她的动作,钦慕抬起眼来看他一眼:“你打算一直看着我吃完这顿饭?”

    “有何不可?”

    他冷清的声音问道。

    钦慕还是还以微笑,没别的好说的。

    心想你开心就好啊!

    穆熠宸之后吃的很少,几乎都是在关注她!

    他以为她会挑食,她本来就是个毛病很多脾气很大的人,刚来荣城那会儿,跟刺猬似地,稍微一句不中听的她都受不了。

    不过现在

    穆熠宸突然发现,她好像变了太多太多。

    她后来几乎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了,哪像是曾经,就知道瞪他,用眼神表示抗议。

    钦慕被他看的耳根子有点发痒,但是也不愿意再去与他对视,担心话说多了反而影响食欲,所以就一个劲低着头猛吃。

    对宝宝好的食物,她其实怎样都能忍。

    正如这些年忍受了那么多的大事小事,何况区区几个月的孕妇餐。

    孕妇餐看着清淡,但是每一味食材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这些吃了对她的身体没有任何坏处。

    所以后来她明明知道穆熠宸在瞪她,还是慢慢的吃这顿饭。

    钦慕这顿午饭吃的特别精致,午饭后用人还切了水果,都是她爱吃的,钦慕一边觉得自己吃不下了一边狂吃,心里想着,糟糕啊,这是要胖的节奏,但是就是管不住嘴。

    穆熠宸在旁边坐着用手机处理文件,钦慕觉得他大可以去公司,可是又因为太了解他的脾气所以什么都没说,两个人就各自占着一张沙发理,各自忙着各自的。

    “有件事或许该告诉你。”

    穆熠宸处理完文件后把手机放在一旁,双手环胸看着她说道。

    钦慕吃水果的动作停了一下,接着又一边吃一边问他:“什么事?”

    “那兄弟俩都在跟踪你!”

    穆熠宸说道。

    钦慕吓的小心脏一缩。

    “你说的是——”

    “王明宇跟王环宇!王明宇跟着你的原因我知道,但是王环宇是为什么?”

    “那晚在钦家我跟钦明珠起了争执,欢欢替我出头把钦明珠从楼梯上推了下去——,难道是因为这个?”

    钦慕一边想着那晚发生的事情一边解释着。

    “对了!钦明珠怀了身孕!”

    钦慕想到最重要的一条。

    “果然是我女儿,有出息!不过以欢欢的能力,估计还不足以把她推下楼去吧?”

    穆熠宸抬着眼看着她说道。

    “没错!你在钦家见到我的时候,其实我就是去跟钦海明说这件事,我想告诉他这或许是钦明珠自导自演的一场戏,可能钦明珠早就知道自己怀孕却不想要这个孩子,所以才会滚下楼梯去,欢欢只不过是她想要利用的一颗棋子而已,但是钦海明这次没有怀疑我!”

    钦慕说到后面的时候自己也很疑惑。

    “想不想知道原因?”

    “什么原因?”

    钦慕认真的望着他,真的很想知道。

    “因为钦海明终于看清了他那个宝贝女儿是什么货色,另外,你让我调查的关于张汝佳当年跟钦市长的事情,我的人找到的证据里,那个女人以前是有男人的。”

    钦慕不敢置信的看着他,心潮澎湃。

    “这么说张汝佳其实只是因为得知钦海明有可能高升,所以才”

    “所以才带着钦明珠来害你家破人亡,不过钦明珠可能真是他的女儿,他们的血型是一样的。”

    钦慕听后点点头:“我知道,钦明珠跟我一样对猕猴桃过敏!”

    这个特质,是从钦海明那里传过来。

    “说回正题,照你这么说,王环宇跟着你的原因应该是从钦明珠那里听说欢欢把她推下楼去,他是想打击报复!”

    穆熠宸说完后不自觉的笑了一声:“这个男人竟然会被钦明珠牵着鼻子走!”

    “他大概很爱她,那次我撞见他们一起去医院,看得出他对钦明珠很在乎。”

    “所以就容她做罪不容恕的事情?”

    穆熠宸抬眼看她。

    “还有些事情我还没查清楚,不过答案应该很快就可以揭晓了,杨倩茜已经醒了!”

    他说着又看向她,这次眼神略有变化。

    这个人的名字,不管他们俩怎么防备,怎么讨厌,还是成了他们俩之间的第三者。

    钦慕不自觉的垂了眼,也不问他。

    穆熠宸也突然变的沉默,任由房间里有些寂寥的东西在悄悄地流动着。

    钦慕不知道怎么,突然哽咽了一下。

    “我困了!”

    她慢慢站了起来,决定结束这场沉默的对立。

    “我陪你去休息!”

    穆熠宸立即点头答应着。

    “不!你去忙你的吧!我自己可以!”

    钦慕转头看着他,从容的说出那话后低头走人。

    她其实特别怕两个人靠的太近,因为她怕自己已经不适合再跟他靠的那么近了。

    她最近常常会梦到他缠着她身上,因为她太想他,她梦到他们特别的缠绵。

    可是梦醒了,只是孤零零的抱着自己而已。

    她慌张的逃离,虽然他看不出她是逃离,但是她的内心,的确是逃离,因为无法面对,所以逃离。

    穆熠宸已经站了起来,却是抵着的眼帘面对着她离开的身影。

    她果然很在乎!

    他的心里像是海啸前的节奏,有些东西在悄悄地运作着。

    但是他终于还是没跟她上去。

    他突然低了头,漆黑的鹰眸被长睫遮住,只是那棱角分明的轮廓却是毫无意外的暴露了他此时的冷冽阴戾。

    他想到杨倩茜,然后眼神更加狠绝!

    杨倩茜是该死,不过在死之前,她必须要把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

    杨倩茜其实是个嘴很严的人,但是经过这件事,她应该已经变得知道有些话该跟有些人说清楚。

    钦慕回到房间后把门轻轻地关上,靠在门口低着头回忆着那天早上,杨倩茜轻轻地一声呼喊,穆熠宸三个字,那时候她感觉自己的天都塌了。

    她不知道杨倩茜跟穆熠宸究竟是怎么在一起的,但是如果他们真的发生了关系

    钦慕根本不敢想他们的以后,他们还有以后吗?

    或许没有了!

    穆熠宸开车去了医院,景峰在那里等着他:“我陪你去见她!”

    “什么时候我的人还替你做事了?”

    穆熠宸只冷冷的问了他一声便先往里走去。

    “穆熠宸,这件事我有权知道,那天景晴的车子虽然在美琳之家,但是她告诉我,她根本没碰你。”

    穆熠宸听到那一句话之后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像是身上有根筋被人抽了去,痛的他握紧拳头就反击。

    那重重的一拳,在他侧身去抓住景峰的时候,沉重的捅进了景峰的肚子。

    “啊!”

    景峰疼的脸色煞白,弯着腰,一只手扶着穆熠宸的手臂,一只手捂着自己被捅的地方。

    “我说过多少次,让你看住她,别再给我惹事,你当我的话是耳旁风?还是当我真的不敢动你景家?”

    穆熠宸冷酷的拎住他的衣领,咬着牙根,一字一句清清楚楚的抛了出来给他。

    “她是我妹妹!”

    “好啊!替她去坐牢好了!好哥哥!”

    穆熠宸冷笑了一声,然后将他用力往外推去。

    景峰被推倒之前扶住了冰冷的墙壁,抬眼看着穆熠宸大步朝里走去的背影。

    他大喘着气,穆熠宸那一拳真的很要命。

    景峰的脸色依旧不好看,但是却不得不跟着艰难的继续往里走。

    穆熠宸到了病房门口的时候看到秦逸站在那里,眼里阴戾骇人。

    秦逸显然也感觉到了他的愤怒,看他的眼神里也带着恐惧。

    “我们的账之后再算,这之前替我拦住那个男人,算是我没白白把你当兄弟这些年。”

    穆熠宸冷声说完便推开门进去。

    旁边两个保镖看向秦逸,秦逸的眼冷冷的看向那两个人,然后再朝着走廊那头看去,景峰捂着自己的肚子,扶着墙一步步的走来。

    秦逸上前,一只手挡住景峰的胸膛:“算了!”

    “你说什么?”

    景峰抬眼看他!

    “熠宸下定了决心要做的事情,你拦得住吗?”

    景峰没说话,只是难堪的脸色朝着那扇门那里看去。

    景峰给景晴打了电话:“杨倩茜醒了!”

    景晴正在化妆室里化妆,准备去参加一个记者发布会,但是接完电话后原本红润的脸蛋变的发白。

    杨倩茜醒了?的意思是什么?

    景晴不敢置信的跌跌撞撞的起来拿着包跟手机就往外走,化妆师正在讨论给她定一个什么妆,听到又凳子被绊倒的声音才发现她走了。

    景晴到医院的时候穆熠宸还坐在杨倩茜的病床前的椅子里,冷若冰山。

    听到推门声,威严的眼神抬起来朝着门口看去。

    景晴就落入他冷冽的眼里。

    景晴看到他后脸色更是没了血色,下一刻却是跑到她的病床前:“杨倩茜你终于醒了!”

    杨倩茜被缠满了纱布的脸转向她,唯一露着的两只眼里水汪汪的,像是要表达什么景晴却根本不明白。

    “景小姐,请做好被相关部门传唤的心理准备,这阵子你最好不要出国,否则我有的是办法让你回来,并且——”

    穆熠宸霸气的从椅子里起来,捏着西装纽扣记上,冷眼看着前方把那句话说了一半然后抬起大长腿从里面走出去。

    “熠宸!不要这么对我!熠宸,我什么都没有对你做,我也是受害者!”

    景晴追上去,抓住他的手臂委屈的哭诉。

    “这话你去跟法官说吧!”他冷冷的将她的手腕捏住从自己身上甩开,无情的离开。

    后来门被关上,只听到砰的一声巨响。

    景晴的双腿一软,立即跪在了床边。

    她当然不是给杨倩茜道歉,她只是被吓破了胆。

    她明白穆熠宸那没说完的半句话是什么意思,她开始找不回自己正常的气息,这段日子她一直在想,只要杨倩茜不傻,杨倩茜一定不敢出卖她的,否则杨倩茜连自己也保不住了。

    可是

    杨倩茜却还是把她捅了出来。

    景晴知道这次她可能真的闯了大祸,她爷爷可能真的保不住她。

    景晴晶莹的眸子抬了起来,再次看向病床上那个车祸差点挂掉的女人,然后站了起来,突然挺身上前,痛恨的大声问道:“为什么?你抢了我的男人还要出卖我?那晚是你给我下了药让我昏死过去是不是?你竟然还敢出卖我?你怎么不去死?你怎么不去死?”

    景晴抓着她的双臂用力的抓着,嘶吼着。

    杨倩茜被她那样子吓坏,却又动不了,只是痛苦的不停的摇头,嘴里发出支支吾吾的声音来。

    穆熠宸回到家的时候钦慕还在午睡,他站在旁边看着却没有碰她,只是觉得心口闷的厉害就转身去了浴室。

    他将自己完全陷入浴缸里,冰凉的水把他全部淹没。

    钦慕醒来后去了洗手间,她本想去洗个脸然后装作开心的下楼去,谁知道一抬眼看到浴缸里室里突然坐起来的人,他双手撑着自己的额头撸过湿漉漉的头发到后面,然后双手又放入水里的膝盖上。

    钦慕吓的张了张嘴,半天后才反应过来。

    立即从旁边的柜子上拿了条大毛巾朝他走去,他低着头在浴缸里,周身都散发着让人不敢靠近的冷气。

    “你在干什么?”

    钦慕不知道为什么,觉得他好像被冻僵了要。

    穆熠宸低着眉眼在水里用力喘着气,浑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的样子,那结实的肌肤好像一阵凉意给冻的僵硬,只是他漆黑的眼睫掀起的时候,眼里依旧是杀气重重。

    “快起来!”

    钦慕意将他拉起来的同时把浴巾包裹住他的全身,给他擦拭着。

    “谁准你这么对自己了?谁准了?”

    ------题外话------

    作者:宸哥会自残吗?

    宸哥:滚蛋!本少是洗澡,你瞎?

    作者:二慕,宸哥说你眼瞎。

    宸哥:去死!

    作者:哼!我去找二慕给我报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