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6 水很深!
    “穆熠宸,你个混蛋!混蛋!”

    钦慕心疼的用力捶打他的胸膛,又气恼的推了他一下,退后两步,忍不住眼泪模糊的望着他质疑。

    他凭什么那么对自己?

    万一生病了怎么办?

    哪怕是他们之间真的不可能了,哪怕他们早晚要分手,可是至少,他要活着,她才能有力量继续努力活下去啊。

    他当真以为,经过了这一年的纠缠以后,她还能当他只是她的小竹马?

    他们之间,早已经不是以前那种看似简单的床上关系,也不是那种随随便便的青梅竹马的关系。

    他们有了婚姻,有了家庭,有了宝宝,他们早就不是那种随意可以让自己生病,可以随时放弃自己的人。

    她都在坚持,他凭什么这样对自己?

    她突然想起自己曾经接受不了那个事实的时候甚至有过轻生的念头,她那时怕极了自己对不起他,她怕极了她再也配不上他,可是后来她想到他们还有两个孩子,她想到,他们还需要彼此的存在才能活下去。

    她此时却只是怕极了他离开她。

    穆熠宸没说话,只是看着她泪汪汪,明明很愤怒很执着却叫他很心疼的样子,然后上前去,一把将她的手臂拉住,拽到自己的怀里,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

    “慕慕!原谅我!”

    他难过的在她耳边低喃着。

    钦慕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情不自禁的也紧紧地抱着他冰凉的后背,脸贴着他冰凉的胸膛。

    他们都怕极了失去彼此!

    仿佛活了这些年,只是因为知道彼此存在!

    “穆熠宸,我不准你再伤害自己!听到没有?”

    她沙哑的嗓音,对他低声命令着。

    “傻瓜!我只是洗个澡!”

    他苦笑着,然后将她抱的更紧。

    他的声音是沙哑的,因为刚刚泡在凉水里太久的关系。

    不过穆熠宸此时才不在乎这些,他只知道,她会担心他,会紧张他!

    钦慕紧紧地抱着他,声音很低很疼:“哪有人洗澡用这么凉的水的?”

    她像个小孩子一样担心他,心疼他,努力克制着,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声。

    “有的!”

    他说,然后跟她分开一点,情不自禁的去捧着她的脸。

    那漆黑的鹰眸此时温柔如水,两只冰凉的手将她的脸捧住,然后又上前抵住她的额头:“这么担心我?还舍得离开我那么久!”

    钦慕紧张的屏着呼吸,这一刻,她感觉着他的气息在自己的脸上盘旋,她感觉着他的气焰那么由内而外那么滚烫的,可是他身上还是那么凉,她担心他会感冒,手握着浴巾用力的想要将他全部包裹住。

    穆熠宸不管自己身上的凉意,执意的将她从地上抱了起来。

    “我送你回床上去!我刚刚打扰你午休了是不是?”

    他的声音那么温柔!又那么灼心!

    钦慕只是直直的望着他,这一刻突然什么都做不了,也说不了。

    “穆熠宸!”

    她感觉他要做什么,她也知道他想做什么。

    “嘘!”

    他放下她在床上后,手指轻轻地压着她的唇上。

    他的头发还在滴水,钦慕抬手轻轻地拨弄他的头发,眼神里全是担忧:“先去把头发擦干!”

    她的声音,竟然跟他一样哑的。

    他的唇瓣,轻轻地压在她温热的额头,眼睫,鼻尖,然后落在她温软的唇瓣。

    “宝贝,如果有一天我跟你提了离婚,记住,那一定不是出于我的本意!”

    他在她被吻的意乱情迷的时候,突然抵着她的耳边低低的喃呐着。

    钦慕听到自己的心里一声巨响。

    离婚?

    他

    确定了自己跟杨倩茜发生了关系?

    钦慕的心狠狠地颤抖着,忍不住用力的摇头,伸手搂着他的脖子紧紧地。

    “穆熠宸,不要跟我说这些!”

    她恳求,卑微的!

    “傻瓜!我还是那个最爱你的穆熠宸,永远都不会变!”

    “我知道!我知道!”

    他的声音反而恢复了温度,倒是钦慕,一直哑哑的。

    他们互相抵着彼此的额头,穆熠宸感觉着自己的手指间有她的泪痕,他想,那泪滴肯定很咸很咸,便去吻她的眼泪,尝它的味道。

    晚上穆熠宸又出去,吃完饭钦慕便回了卧室在床上躺着,看到手机上显示着小好三个字的时候才接起来:“喂?”

    因为下午哭过,所以声音还有些软软糯糯的。

    “慕慕!我要告诉你一个不好的消息!”

    “什么?”

    “杨倩茜怀孕了!”

    赫连好的声音里也没什么力气,并且非常低的力道。

    钦慕拿着手机的手突然失去了力气,手机从手心里掉落,她的目光呆滞,空洞的望着前方。

    “慕慕!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还不一定,你千万先稳住,不要做傻事知道吗?”

    赫连好捧着手机紧张的跟她说。

    其实这事她前几天就知道了,只是一直没敢跟钦慕说,今天也是想了很久,心里坐了很久的思想斗争才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跟钦慕说了这件事。

    钦慕听不清床上手机里传来的女人的声音了,眼前好像突然被蒙上了一块黑色的布,特别的黑!

    “小好,我要见她!悄悄地!”

    “好!我来安排!”

    后来钦慕又拿起手机来放到耳边,压下心内所有激荡的情绪,装着平静跟她说道。

    赫连好立即答应了她,所以第二天赵淮带她去了医院,路上赵淮跟她说:“昨晚宸哥一直跟我在一起,你千万别乱想。”

    “他知道杨倩茜怀孕吗?”

    钦慕问!

    赵淮突然不说话,车子里也就突然的安静了。

    “他昨天说到离婚,我竟然没有想到!”

    她突然笑了一声,只是眼里却全是泪了。

    “杨倩茜是怀孕了,但是到底是谁的孩子其实也不好说!宸哥之所以没告诉你恐怕就是因为还没找到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而已,他那晚是昏死过去的,一个昏死过去的男人真的还有那个本事跟女人颠鸾倒凤?再说了,那里连个监控都没有,谁知道那晚到底是发生了还是没发生?”

    赵淮想了半天,决定还是说些什么。

    钦慕听了他的话之后又慢慢的抬眼看着他的后脑勺:“穆熠宸昨晚去做什么?”

    “我们这一个多月其实没闲着,在干一件大事!但是现在还不方便告诉你,这也是为了你的安全,所以你且安心的等着吧。”

    赵淮说。

    钦慕倒是想安心的等着,可是她如何安心。

    车子到了医院,钦慕却只是远远地望着往里走的那个门口,突然就没了进去的**。

    “算了!我们回家吧!”

    她突然无趣的说了一声。

    赵淮转头看她一眼:“小慕妹妹,你这样真不行!一个孕妇要是太悲伤了,那生出来的小孩也会悲伤的!你想她一生出来就不开心吗?”

    赵淮是真的挺心疼钦慕的,一个女孩子年纪轻轻的,承受这么多。

    赵淮想,如果她只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孩,过着平凡的生活,大学毕业后有一份稳定的工作,被几个男孩子追求,然后挑一个结婚生子,最多也就是有几个情敌什么的,怎么可能经历豪门里这些见不得人的尔虞我诈,一次次的被伤。

    赵淮又送她回了房子,钦慕回去后听说冯芳华也回了,但是腰不好在床上躺着,所以就过去看她。

    “你不是去工作室吗?”

    “觉得还是家里好!您的腰怎么样了?”

    钦慕走上前去,轻声问道。

    “唉!我腰本来就不好,可能这两天要下雨,所以更差了!”

    冯芳华趴在床上看报纸呢,看钦慕坐下便把报纸放在一旁:“欢欢跟你爸爸还有爷爷在一起,你尽管放心。”

    “她跟你们在一起我一直很放心!我帮您捏捏吧!”

    钦慕说着就上了手,冯芳华本想阻止,但是实在是她捏的太舒服,所以就没再喊停。

    “你这手艺是哪儿学来的?”

    “我们搞设计的整天画图,工作室里很多同事都有腰疼肩膀疼什么的毛病,大家就互相学了两手,谁难受了就帮着捏捏缓解一下。”

    “都说外国人很注意养生,看来是不假!”

    冯芳华听完她的话嘟囔了声,钦慕浅笑着。

    “你这一胎是个男孩吧?看你平时也没什么太大的反应。”

    “小好是这么说,不过要等生出来才确定吧!”

    钦慕不想跟她较真这个问题,就把赫连好说的话告诉她了。

    “那丫头跟你说的,差不了!没想到你啊,不声不响的,就当了我们穆家的大功臣,你可别怪我不乐意,你自小就把熠宸拐在国外,我心里对你啊,是有些怨念。”

    “我懂!”

    要是有个女人把她儿子拐跑了,她估计她这性子比冯芳华好不到哪儿去,让那女人进门就真的是仁慈了。

    “你什么都听懂的,但是性子不行!”

    冯芳华说。

    钦慕不由的又笑了一声:“妈,我觉得咱俩性子挺像的!”

    钦慕这一句不轻不重的,本不打紧,但是冯芳华听了后却是一下子气的说不出话来。

    穆子豪就说她们俩性子像,她心里不服气,钦慕本人也这么说,她更不服气了。

    “哼!这叫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冯芳华哼哼着说了句,虽然不服气,但是事实已经成了定局了在她这里。

    哪里知道昨个她儿子还跟人家提离婚的事情呢。

    钦慕帮她捏着腰上,感觉冯芳华腰上也没什么肉,不自觉的有点心疼。

    “妈,您平时也多吃点!”

    “我要保持身材,不然你爸能一直这么喜欢我吗?”

    呃!

    钦慕竟然一下子没的话好说了,心想一把年纪了竟然还要保持身材,那她这个年轻的

    羞愧呀!

    “你跟熠宸那小子,前阵子是因为什么事情分开?又是景晴在暗中挑拨你们的关系?”

    “不是挑拨!她做了件大事!”

    钦慕因为也说不清楚所以就只是这样提到。

    冯芳华趴在床上,双手抵着下巴哼了声:“她再这么作下去,就等于自毁!那天你爷爷还说去景家替你讨公道呢!”

    钦慕突然的安静了!

    不是冯芳华说错了话,只是因为她不知道景晴自毁前她钦慕会是什么样子了。

    她钦慕跟穆熠宸,会是什么样子了!

    说真的,赵淮今天宽了她的心,赵淮说孩子也不一定是穆熠宸的,钦慕也想,孩子可能是别人的,毕竟穆熠宸当时被砸晕了,怎么可能还有反应?

    她突然联想到自己,想到王明宇说他那晚喝醉了,又突然的一阵胸闷。

    “倾心过几天要回来,你这阵子一直住在这里吧!”

    冯芳华自从钦慕回来后,说实话她一直在想找什么借口让钦慕留下。

    晚上钦海明去了家里,老爷子立即让他留下吃完饭,钦海明也想跟钦慕多待会儿便答应了下来。

    钦慕被从楼上叫出来后就一直在沙发里属于小辈的位置坐着没动,钦海明跟老爷子聊了会儿看向钦慕:“这两天可还好?”

    “嗯!”

    钦慕低声答应了下。

    “她在家里你尽管放心!别的我治不了,她这身体,我保证让她好好地。”

    冯芳华跟钦海明保证。

    “是!我看她回来这两天比在我那儿胖了些。”

    钦海明笑着说起来,有些惭愧的样子。

    “这个跟饮食有关,也跟地方有关!”

    老爷子得意的说着,心里想着这其实都是他孙子的功劳。

    “您说的是!”

    钦海明很给面子的回了声,又看像钦慕,总觉得她不开心。

    “明珠已经出院了,你不必再担心。”

    钦海明怕她是在想钦明珠的事情,就跟她又多提了一句。

    钦慕听到钦明珠的名字才又抬起眼来看他,只是眼里略带冷漠。

    “你女儿怎么了?对了,她现在应该已经回家了吧?”

    “她现在还跟她母亲一块住,我跟她母亲分开了!”

    钦海明说出这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更为尴尬,不过毕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很是平静的说了这段话。

    冯芳华跟穆子豪互相对视一眼,虽然听到钦市长跟太太分开的事情过,但是直到今天他们才觉得这是真的。

    “这都是为了慕慕吧?也难为你了!”

    冯芳华说道。

    “不是为了慕慕,是我们两个人的很多观念不太相同,这事不多说也罢!”

    穆子豪低着头说着,之后便自己挂了句号。

    既然他这么说,也就没人再多问。

    “夫妻嘛!合得来就在一起,合不来就算了,这事以后谁也不准提了!”

    老爷子最后下了命令。

    后来他们爷俩在洗手间里洗手,钦海明才说:“那孩子是王环宇的,你是不是早就知道?”

    “我是那晚才想到,但是当时觉得没必要说所以就”

    “我知道!你一向不爱多嘴别人的事情,但是这次明珠——唉!王家现在自己自身难保,明珠若是真跟了王环宇,也不知道是福是祸。”

    钦海明擦手的时候像是自言自语。

    “王家现在不好吗?”

    “很不好!”

    钦慕不敢置信,前阵子她还听穆熠宸说起王家的底子,那比景家都要深的多。

    “有些事情你现在可能还不知道,其实你想知道的话,问你老公就对了!”

    又是穆熠宸?

    钦慕不敢置信的望着他。

    后来大家都坐在饭桌上了穆熠宸才回家,看到钦海明在便点了点头:“岳父大人也来了!”

    “嗯!”

    钦海明点了点头,穆熠宸把外套给到他身边的用人,然后坐在钦慕旁边的位置。

    “爸比你怎么才回来?”

    他一坐下坐在他对面的小女孩就问他。

    “爸爸最近工作有些忙,过几天就会早回来陪欢欢了!”

    “嗯!那欢欢等你!”

    欢欢答应着,大家看欢欢那么懂事都忍不住开心起来。

    钦慕却是看着穆熠宸,满眼的疑问。

    穆熠宸转头看她一眼:“怎么了?没胃口?”

    “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