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7 你们还好意思来找我求情?
    钦慕声音很轻。

    穆熠宸漆黑的眸子就那么一直注视着她,直到她拿筷子吃饭!

    冯芳华悄然的观察着这夫妻俩,她突然明白,这小两口最近虽然在一起了,但是并没有和好,不自觉的看向穆子豪。

    穆子豪被老婆大人看了一眼,好奇的看着自己的老婆大人。

    冯芳华没说话,只是又低头去吃饭,心里想着,有些话还是等他们年轻人不在场的时候再说吧。

    吃过晚饭后冯芳华让厨房又准备了一些水果切漂亮了放到客厅去。

    钦慕去客厅后就一直没怎么说话,只是低着头认真的吃她的水果,她知道这都是给她准备的,准确的说是给她肚子里那只准备的。

    后来钦海明起身告辞,穆子豪跟穆熠宸去送他。

    回来后就听着老爷子提议:“去把棋盘拿出来,杀两盘。”

    “好!”

    穆子豪刚好要坐下,听后笑着答应,然后叫用人去书房拿了棋盘。

    “慕慕来陪爷爷杀两盘?”

    只是穆子豪刚要坐过去陪老爷子下棋的时候,老爷子却是另有所属。

    钦慕被叫,条件反射的抬起眼来,然后放下手里的果盘:“好!”

    她最近还有专门研究过,倒不是为了专门陪老爷子下棋,不过倒是能走两步。

    失宠的穆子豪无奈轻叹:“爸,您这是不按常理出牌啊!”

    “我按什么常理?我都这么大岁数了,就想跟年轻的下棋。”

    老爷子这话一出口,钦慕忍不住笑了声,然后搓了搓手开始摆棋局。

    原本坐在旁边的穆熠宸便也悄悄地挪到了对面去,在老婆身后呆着。

    欢欢看着爷爷跟妈妈下棋也好奇的凑过去,好几次想要伸手,然后被穆熠宸给拉住搂在了怀里。

    冯芳华在旁边看了会儿,然后无奈的叹了一声:“欢欢,来奶奶这里,我们去洗澡澡然后奶奶给你讲故事了!”

    “好!”

    欢欢被穆熠宸的下巴硌的难受,终于可以逃脱。

    穆熠宸看女儿那么不稀罕他,却是无暇伤心,又专心的坐在旁边看着钦慕跟老爷子下棋。

    穆子豪也凑了过去,虽然不知道老爷子怎么会突然叫钦慕陪他下棋,不过总觉得老爷子选错了对手,所以等着去跟钦慕接班。

    谁知道钦慕细腻着呢,并没有看上去的那么不懂,反而让老爷子在后来举步维艰。

    老爷子皱着眉头,捏着象棋疑惑的问:“以前不是说不会下象棋吗?”

    “最近特意学的。”

    钦慕奸笑着说。

    老爷子一听那话,虽然没再接茬,但是脸上的表情已经表明他很得意。

    穆熠宸都不知道钦慕在学象棋,不自觉的也多看了她一眼,然后低声道:“等下我们也来杀一盘?”

    “我是为爷爷学的!”

    钦慕缓慢的嗓音,却是把穆总伤的心都碎了。

    老爷子却是忍不住哈哈大笑。

    “唉!爸,您别笑了,他们小两口这是声东击西,您就要输了!”

    穆子豪好心的提醒。

    “乌鸦嘴!”

    老爷子立即瞅了自己儿子一眼。

    穆子豪

    结果是老爷子赢,老爷子高兴的伸了伸懒腰:“小慕啊,你服不服气?”

    “唉!学艺不精,爷爷您不会是故意找我这个下的不好的陪您下的吧?”

    老爷子

    “原来如此!”

    穆子豪听了钦慕的话恍然大悟,因为他们爷俩下棋的时候,老爷子基本很少赢,所以今天才换了人。

    “刚想夸你两句,小子快带你媳妇上楼休息去吧!”

    老爷子被戳破心思后赶紧的催促他们俩上楼。

    “得令!”

    一直在边上看着没再插言的穆总这会儿倒是立即站了起来,顺便拉着钦慕:“走吧媳妇,爷爷让我们去休息了呢!”

    钦慕抬手托着下巴:“我看爷爷跟爸爸下,再学习学习!”

    “走吧你!”

    穆熠宸看她根本不理自己,直接又过去弯下身子从她身后将她双臂抱住把她托了起来,钦慕被他绑在怀里硬给押走了。

    那爷俩低垂的眼帘稍微抬起,神秘兮兮的瞅着那上楼的小两口,老爷子哼了声,穆子豪一边摆棋一边问:“您连一个小丫头都赢,合适吗?”

    “你不是常说赌场无父子?”

    老爷子把儿子常常用在自己身上的话给还了回去。

    穆子豪无奈一笑。

    钦慕被绑回房间里把他用力往外一推,穆熠宸立即举着手站到旁边,一副怕伤着她的样子。

    “你干嘛?”

    钦慕挑着眉毛问他。

    “爷爷让我们上来休息!”

    “你穆总什么时候是个听话的人了?”

    钦慕问他。

    “有些话我还是会听的,特别是长辈的话!”

    他特别诚恳的样子。

    钦慕看着他的眼神却分明在说:我信你半个字才怪!

    “我可以靠近一点?”

    房间里寂寞了几分几秒,他突然低沉的嗓音,无比认真的问了她一声。

    钦慕看着他眼里有些弱弱的,好像微光。

    心尖一颤的同时,突然笑了一声,眼泪好像要掉出来,她转头看向窗口的方向,却是走向他面前。

    “穆熠宸,我不在乎!”

    她伸手搂住他的腰,将自己的脸深深地埋进他的怀里。

    穆熠宸觉得自己的心跳好像在那一刻快要停止跳动,眼眸望着门口的方向,两只手轻轻地放在她身上。

    “今晚一起睡!”

    钦慕低声跟他说。

    穆熠宸垂下眸,蕴藏着温柔的眼眸被长睫遮住。

    他的唇瓣在她的头顶落下轻盈的一个吻:“嗯!”

    他从来不会那么规规矩矩的跟她在一起,好像连摸她一下都是犯罪。

    钦慕把自己脱光了在他的怀里,仰头看着他:“你在乎吗?如果我跟王明宇睡过?”

    “不在乎!”

    他看着她,隔了几秒之后回答她。

    钦慕知道,他们都不是不在乎,只是,他们都不能在乎,于是她又紧紧地抱着他。

    什么都没有发生,他们只是抱着彼此的身体。

    “赵淮说你们最近在做一件大事!穆熠宸,不管做什么,我只希望你平平安安的在我身边。”

    她在他怀里,低柔的嗓音对他说。

    “我当然不会有事,只是有些人恐怕会有事!”

    “都弄清楚了?”

    “景晴找人暗中打晕了我把我带到美琳之家却没想到杨倩茜知道她的计划,并且在她的酒里下了药。”

    他低声说着。

    钦慕抬起眼,不敢置信的盯着他,杨倩茜那个看似折腾不起什么大风的女人竟然真的把景晴给坑了?

    “你给杨倩茜打了电话?”

    “嗯!”

    “所以杨倩茜告诉你地址后又打电话给了钦明珠,她知道钦明珠恨你毕竟会任她摆布,所以就有了后来兄弟俩为你反目成仇那一场。”

    钦慕在他怀里仰视着他,对他说的话全都难以置信。

    之后她轻轻地趴在他的胸膛:“也就是说,我们都被算计了?你,我,王明宇,还有景晴!”

    “是!景晴就在隔壁的一个房间里,只是药下得有些猛所以她醒来的比较晚。”

    “昨晚有人悄悄去了钦明珠的公寓,钦明珠亲口承认她联合王环宇在王明宇的酒里加了让他乱性的药。”

    钦慕突然屏住呼吸什么都不敢再问。

    她那晚被打晕了,那么,王明宇跟她

    “慕慕,我真的不在乎。”

    钦慕抬不起头来,只是脸贴着他的胸膛,手用力的捏着他的手臂,眼里的光芒有些坚硬,又仿佛一击就碎。

    “杨倩茜默认我跟她的确有一晚,但是我咨询过医生,那种情况下我根本不可能跟她发生什么。”

    他垂着眸看着怀里的女人,她的眼角湿了,泪珠顺着眼角掉在他的胸口。

    钦慕抬手摸着眼角的泪转了身,不敢再跟他对视。

    这事,不说出来还好,要是真聊起来,还真是难做到一点感觉都没有。

    这一夜,这个话题,终结了卡在喉咙里的很多话!

    房间里终于又静悄悄的。

    外面也渐渐地开始下起了雨来!

    窗口在被雨滴一下下的无情的打过,终于所有的光都模糊不清。

    第二天穆熠宸又是一早出去,钦慕的心跳的很快。

    看到他不在,她的心里特别不踏实!

    昨晚穆熠宸说了那么多却偏偏没有说他最近在忙着做什么,她担心他树敌太多会再次受伤。

    忍不住又趴在他的枕头上,手轻轻地往旁边抚着,只是当她想要寻找他的感觉,却是不小心摸到一个很薄的东西。

    一张纸!

    是一张信纸!

    她抬眼看着上面苍劲有力,仿佛要破纸而出的几个漂亮的字。

    “早安!不用多想!爱你的熠宸留!”

    仿佛所有不好的情绪在这一刻都没了,一只手轻轻地搁置在下巴下面,双眼就那么从容不迫的看着纸上的那几个字。

    他的字是真漂亮,龙飞凤舞的,有些张狂,好像他那个人。

    钦慕就那么直直的望着,看的入了迷。

    早饭后她便在书房里画图,依稀听到楼下好像有客人来,她抬了抬眼,终究没让自己走出去。

    今天天气不好,所以一家人都在客厅里围着看电视聊天,欢欢在客厅里到处走走停停的,看到来人后便走到奶奶那里去,在奶奶腿边倚着。

    景贤宗带着景晴跟景峰一起过来,非常的客套。

    不过这三口的到来叫穆家也是很吃惊,大家心里都猜测到一些什么,穆子豪跟冯芳华站起来迎着他们,只有老爷子霸气的坐在沙发里,一双历经沧桑的眼盯着景贤宗脸上。

    景贤宗今天不只是客套那么简单,看他眉宇间带着些卑微的东西。

    穆熠宸虽然没跟家里说上个月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但是到此时,他们作为一家人要是再猜不到什么,那么他们就不配是一家人了。

    “小峰现在还在检察院干?该高升了吧?”

    “今年秋天应该是能再往上升一升!”

    景贤宗替儿子回答着,声音压的很低很谦虚。

    “小峰这孩子有出息啊,也听话,不像是我们家熠宸那小子,让他往东他往西。”

    老爷子坐在沙发里随意的聊着。

    “熠宸心不在政,不过这样也好,如今政治场上也是刀光剑影,而且说到底也没有他们商人风光。”

    景贤宗继续配合的说着。

    景峰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只是配合的坐在那里。

    用人过来倒茶,他低声问了句:“钦慕可在?”

    “少奶奶在楼上设计图呢!”

    “小好让我给她带了点东西,我去送给她。”

    景峰一听那话便点点头,跟长辈们说完就起身往楼上去,对穆家他倒是熟门熟路。

    景晴看景峰走后十分不高兴,可是这毕竟不是在自家里,而且现在这种情况,她只好低着头忍着,一直听着她父亲在跟穆家老爷子闲扯。

    老爷子在景峰走后看向景晴:“丫头身体不好?”

    景晴被问了一声,紧张的抬起眼:“没有的,爷爷!”

    她笑的有些难看。

    老爷子稍微抬眼又垂下,只浅浅一笑:“这丫头也开始有心事了呢!听说前阵子跟京里的一位官二代走的挺近,没成?”

    景贤宗听到这儿后尴尬的笑着替女儿回:“这丫头心气高,没看上人家!”

    景贤宗的样子用四个字可以表现,说来惭愧!

    景晴垂着眸子不再说话,不知道是因为委屈还是害怕,竟然眼眸有些湿润着。

    “老爷子,子豪,弟妹,这次我带小晴过来呢,其实是有件要紧事要,求你们帮忙!”

    景贤宗知道这样闲聊下去总不是办法,穆家人不会先开口问他们的来意,也就必须他先张开着张口。

    “哦?”

    老爷子又抬了抬眼皮,眼眯起来。

    “小晴这丫头前阵子闯了祸事惹恼了熠宸,我这也是实在没办法了,才厚着脸皮来求你们帮忙劝劝熠宸,咱们两家说起来也是差点成了一家,就算没有这层关系,可是咱们两家也是多年的朋友不是?”

    冯芳华垂着眸没说话,心里却有些咽不下这口气,那阵子景家因为知道穆熠宸跟钦慕结婚还把穆熠宸好几个单子给了别人,现在来说朋友?

    而且她儿子儿媳妇受了多少委屈她虽然不知道,但是若是小打小闹的,那小两口也不至于将近两个月没见面。

    穆子豪微微一笑:“他们都是一起长大的孩子,有什么大不了的还要咱们这做长辈的拉下脸来求他们的?小晴你一向会组织他们几个喝喝酒什么的,这点小事你解决不了?”

    穆子豪倒是真上了心,认真的盯着景晴问道。

    景晴稍微抬了抬眼,明明想哭却是笑了出来:“叔叔,熠宸已经再也不是我们认识的那个熠宸了!”

    “小晴,不得胡说!”

    景贤宗立即提醒道,来之前就说了,无关紧要的话一句都别说,可是景晴就是管不住自己的性子。

    “我爸爸不让我说,可是我是把叔叔阿姨当亲人才忍不住说的,他早就不是以前的穆熠宸,自从钦慕回来后,他早就把我们这些以前的发小给忘了。”

    景晴委屈的说起来。

    穆子豪的眉头也微微一皱起来:“这小子我知道,他是自小就对慕慕比对旁人上心,我们这些做父母的都要排在慕慕后面,但是你说他把咱们给忘了这话,我可不信!我穆子豪的儿子,还是很重情义的。”

    景晴没想到穆子豪会这么夸赞自己的儿子,穆子豪很少在这么多人面前夸穆熠宸的。

    景晴的眼神带着些慌张。

    “这丫头最近身体不太舒服,脑子也不太灵光了,熠宸那自然是重情义的孩子,只是子豪,咱们两家的事情,咱们能不能关起门来说,熠宸现在他在到处搜集一些东西,你也知道我爸一向最重名誉,所以,唉!你看我让小晴当着大家的面给他们夫妻道歉如何?哪怕是下跪磕头都行,只是这事就别再闹大了好吗?”

    景贤宗想了又想,一股脑的把自己要说的话都说了出来。

    “我怎么没听懂你这话?熠宸在做什么?”

    穆子豪看了眼自己的父亲又认真问他。

    “丫头,你到底做了什么事让我那孙子真动了怒?嗯?”

    老爷子不停他们年轻的说那些有的没的,只是他听说以前景家老爷子没少为难他孙媳妇,这次景家人找上门来,他自然也得替他孙媳妇讨个公道。

    “爷爷!我什么都没有做,我——”

    景晴想着上个月的事情,然后懊恼的闭上眼,连连摇头:“我本来是想做,但是我什么都没有做成,是我助理,不,是钦慕的助理,她跟钦慕闹了矛盾去投奔我,然后她算计了熠宸,跟熠宸上了床,熠宸以为是我所以就——他现在正在做能压垮我们景家的事情,爷爷,请您一定要想想办法劝劝他好吗?您一向最知道,我这辈子只爱过他一个人,为了什么他也不至于对我们景家这么狠心绝情啊!”

    景晴说着说着激动的蹲在了老爷子面前,握着他的手委屈的仰望着他跟他说道。

    “丫头,你是没跟爷爷说实情啊!”

    老爷子十分认真的对她说道。

    景晴委屈的哭了出来:“爷爷!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做,我也是受害者!”

    她抱着老爷子的膝盖,把头抵着他的膝盖上害怕的哭起来。

    “你要是什么都没做,就凭咱们两家这么多年的交情,就凭那小子跟你哥这么多年的铁哥们感情,他能做的如你爸说的那么绝情?”

    老爷子压低着嗓音,却依旧威严。

    “可是我也被下了药,我是想得到他,可是我什么都没得到。”

    景晴望着老爷子认真的说道。

    “你也被下了药?是什么意思?”

    老爷子突然皱着眉问了句。

    “这丫头本来是想绑了熠宸硬来,没想到被那个叫杨倩茜的女人给算计了,最后杨倩茜好像是把熠宸给——”

    景贤宗说这种话也难以启齿,最后无奈的叹了一声。

    众人

    怪不得那小两口一个多月不见面,原来

    冯芳华一想到她儿子被玷污,心想怪不得她儿媳妇接受不了,她听了都难以接受好吗?

    也好像终于明白了那小两口最近一直不对付的样子。

    “其实这本也不是什么大事,可是熠宸现在非要拿景家跟王家——”

    “贤宗,这都不叫大事,什么叫大事?”

    老爷子没让景贤宗说完,缓声质问他。

    虽然声音并没有那么冷硬,但是景贤宗怎么会看不懂老爷子已经不打算给他面子。

    “王家?这里面有王家什么事?”

    冯芳华却听到陌生的两个字后好奇的问了出来。

    “王家那小子据说也参与了此事,你们一点都不知道?他们夫妻俩没跟你们说?他们俩都被人算计了吗?”

    冯芳华张了张嘴,硬是一个字也逼不出来了。

    而那父子俩同样震惊。

    “哼!这么大的事情,你们还好意思来我们家找我求情?你们有什么脸?”

    老爷子一听景贤宗那话就气的拍了下沙发扶手,冷硬的口气大声质疑。

    “你们把他们夫妻当什么?他们都结婚了,孩子都有了,你们这简直就是——你们都给我滚,我不想再见到景家的人!”

    老爷子站了起来,低着头,指着外面让他们滚。

    ------题外话------

    第二更来了哦!今天第二更来的特别早是不是?今天下雪了,飘雪没出去看雪,认真的在家码字呢!给飘雪点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