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8 谜底解开
    “爷爷!”

    景晴慢慢的站了起来,不敢置信的望着他叫他,仿佛受了莫大的委屈!

    心想这怎么会是曾经那个宠她爱她,整天对她笑脸相待的老老头?

    “别叫我爷爷!如果你真的把我当爷爷,怎么会对我孙子孙媳做出那么龌龊的事情来?亏你也是个名门闺秀!”

    老爷子气呼呼的说着,说完就转身绕过沙发往里走。

    冯芳华看到老爷子离开便也慢慢站起来。

    “阿姨,你也跟爷爷一样想的吗?”

    景晴难过的问冯芳华。

    “自从钦慕到了我们家,为了跟你们家和睦相处我一直在处处为难她,我想景家这样的大户人家一定是识大体的,可是小晴,今天你让阿姨怎么说你呢?”

    冯芳华失望的叹息。

    “那钦慕呢?从小到大她都霸占着熠宸,她凭什么?我才是你们家内定的儿媳妇不是吗?”

    景晴执拗的追问她。

    “是!我是有心让你做我家的儿媳妇,但是我相信我儿子把他跟你的关系已经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的告诉你,而且小晴你真的分不清吗?长辈们说的话跟你喜欢的那个人说的到底该信谁?除了凭着你的本心去感受那个男人爱不爱你”

    冯芳华几次说不下去,她想或者她真的有错,以后她真是再也不敢乱说话了。

    “也是我们做长辈的不好,才会让孩子受了误导,贤宗,等熠宸回来之后我会跟他谈谈,但是具体如何,我不敢跟你保证什么。”

    穆子豪低着头想了会儿,终于开口平静的跟景贤宗说道。

    景贤宗听到这话后终于有了台阶,点点头:“有你这话我已经很知足了,万事拜托了!”

    景贤宗说完转头看向景晴:“走吧!”

    “叔叔阿姨,你们怎么可以这么对我?以前你们多喜欢我?你们多么讨厌钦慕,你们都忘记了吗?”

    景晴不想走,景贤宗抓她手腕的时候被她躲开,她直勾勾的盯着前面的老两口又提醒道。

    “我们喜欢的是那个温柔懂事的小晴,而不是这个为了一个男人而丢了自我,做出那么多卑鄙龌龊的事的景晴,你难道还不懂吗?小晴,你已经不是十几岁的女孩子,你该有分辨对错的能力了,你让我们怎么办?”

    冯芳华实在是没想到景晴会是今天这个模样,要早知道景晴的内心如此不堪,她当年怎么也不敢说这女孩是他们家儿媳妇的话啊。

    “如果你们只是小打小闹,两个人闹闹别扭,那我们当家长的不分对错数落数落自己家的孩子也行,可是我儿媳妇还怀着身孕,我儿子跟我儿媳妇因为这事都收到了莫大的耻辱,景大哥,她年轻不懂,你说说这事换做是你们家孩子身上——”

    冯芳华计较起来,把自己当成寻常的妇道人家也是嘴巴厉害着呢。

    “去年你们家老爷子仅仅是因为钦慕那丫头来了荣城跟我儿子走得近就找人去砸了她的工作室,你女儿三番五次的害她,前几天我爸还说起钦慕的母亲来,那时候就属我跟你媳妇跟她关系最好,可是现在——我们怎么忍心让那孩子一再的受委屈?”

    冯芳华眼睛都瞪起来,仿佛是被气坏了,眼泪也要飚出来。

    “我们走吧!”

    “爸!”

    “我说走!”

    景贤宗从来也是要脸的人,可是这一天,在穆家,他认为他这辈子最不可能出丑的地方,因为他的女儿,让他的脸都丢尽了,他此时一秒钟都不想再多呆。

    “爸,您——”

    “你走不走?”

    “我要亲自跟熠宸谈谈,我——啊!”

    景晴用力的摇头,她不信穆熠宸一点旧情都不念,可是景贤宗一巴掌就甩了过去,景晴的脸瞬间就火辣辣的,半边脸麻木,通红着。

    她的眼泪立即掉了出来,那一刻她再也说不出话来。

    而也是这时,钦慕随着景峰一起从楼上走了下来,恰好就看到这一幕。

    景峰往楼下跑的脚步声还是引来大家的注意,景贤宗气的半只手臂都发抖,只对景峰说了句:“带你妹妹离开!”

    自己先往外走。

    景峰上前去,无可奈何的看着他妹妹,然后转头看站在那边的两位长辈,又拉起景晴来:“跟我走!”

    景晴被他拉着走之前捂着自己的脸往楼上一瞧,正好看到钦慕站在那里。

    尽管钦慕的脸上平静的什么都没有,但是在景晴看来,钦慕那么傲慢的站在那里望着她挨了一巴掌,那种羞辱,让景晴对她生了更深的恨意。

    钦慕没有下楼,因为事情已经发展到她不能控制的地步,只是听阿姨说老爷子被气的厉害,她便去了爷爷的房间。

    老爷子听到有人敲门声难受的用力叹了一声,舒缓了下情绪才说道:“进来!”

    “爷爷!”

    钦慕打开门走进去,看着爷爷被气的苍白的脸有些担忧。

    “爷爷您没事吧?”

    老爷子坐在沙发里看着孙媳妇那平静的脸上只扯了扯嘴角面前算是笑了笑:“慕慕啊,你是怎么做到这么忍气吞声的?嗯?”

    “爷爷!我没有忍气吞声!”

    钦慕低声说,站在旁边低着头。

    “没有?你们俩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对家里半个字都没提,那景晴仗着她爷爷给她撑腰都——,你们也有爷爷啊,你们爷爷也可以给你们撑腰,慕慕啊,你来!”

    老爷子让她坐到旁边去。

    钦慕坐下后才抬起眼来,她大概知道老爷子想要保护他们,替他们出气。

    “爷爷,有些事情实在是无法对您跟爸爸妈妈开口,但是请您跟爸妈千万别为我们担心,所有的困难我们都会迈过去的。”

    钦慕声音虽轻,但是却很坚定。

    老爷子看着她眼内坚定的光芒不自觉的轻叹了一声,他大概明白了钦慕不爱说的原因,她是孤独习惯了。

    “好了,你不是还要画图吗?快去吧!不用担心我!”

    老爷子后来低着头微笑着叫她出去。

    钦慕回了书房之后老爷子却把自己儿子叫到房间里。

    穆子豪关上门后站在边上:“爸,您还好吧?”

    “嗯!只是子豪,这件事你别管了,熠宸那小子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

    “景家跟王家的势力不容小觑,他一个商人——”

    “这口气他要是出不来,你觉得他会放过那两家人?”

    老爷子转头望着自己的儿子问了句。

    不仅老爷子知道,穆子豪又何尝不知道穆熠宸的性子。

    穆熠宸这次被这么羞辱,是一定要报这个仇的。

    穆熠宸下午便回了家,听说景家人到过家里后就想上楼,却被长辈们留在了客厅里。

    “听说钦慕被——,是不是真的?”

    冯芳华有几个字说不出口,但是还是很想知道实情。

    “您想做什么?”

    穆熠宸抬眼看着冯芳华问,如果是真的,她又想做什么?

    “我就是问问都不行了?这么大的事情你们瞒着长辈,我们现在连问的权利都没有了?”

    冯芳华生气的反问他,因为她看到了儿子对她的不信任。

    “不瞒着怎么办?让我或者我老婆来跟你们说我们俩被算计,被强奸了?”

    穆熠宸望着她质疑,那种话,谁能说的出口?尤其是对长辈。

    “你这是什么态度?现在你闹的动静这么大,一不小心我跟你爸爸一辈子的努力都得赔上,你还脾气大上了。”

    “您放心,就算我死了,您跟我爸爸的财产,也会一直在。”

    “你”

    穆熠宸没再说话,只是起身就走。

    冯芳华被气的一阵胸疼,她其实本来是想好好地问问他,但是也不知道怎么到了后来就吵了起来。

    “你这是干什么?不是说好了这事我们不过问的吗?”

    穆子豪低声问冯芳华。

    “我就是随便问一句,哪里晓得他跟长了刺一样。”

    冯芳华现在心口还砰砰砰的跳的她发疼。

    “唉!这事咱们谁都不好提,还是不提了。”

    老爷子叹了一声,总觉得这小两口太可怜。

    钦慕刚睡醒一觉,睁开眼就看到他正坐在旁边看着她,一下子激动的坐了起来:“你回来了!”

    “嗯!景家人过来可为难你了?”

    他只答应了一声便立即询问她是否受苦。

    “没有!不过爸妈跟爷爷好像没给他们留面子。”

    “是这样?”

    穆熠宸好奇的问道。

    钦慕点点头:“嗯,你——该不会——”

    “刚刚妈问我上个月出的事被我——”

    穆熠宸也没说下去,无奈的挑了挑眉。

    他一个小动作钦慕便完全懂了,然后又躺在那里低声对他讲:“等下跟妈妈陪个不是。”

    “嗯!”

    穆熠宸答应着,抬手去轻轻地抚摸她的长发。

    “你爸跟张汝佳离婚了!”

    他突然说道,漆黑的眼眸直直的望着她眼内。

    钦慕诧异的望着他:“离婚了?”

    “你爸知道当年的事情后再也容不下她。”

    穆熠宸漆黑如墨的眼眸睨着她继续说道。

    “张汝佳大概怎么也没想到有天她曾经的男人会被你找到吧?”

    钦慕想笑来着,却发现也没什么好笑的,只觉得人这一辈子若是不真真正正的活一回,可真悲哀。

    当你抱着侥幸去得到一些原本不属于你的,总有一天你还是会失去,到那时候你便是没有任何价值。

    她不知道张汝佳以后会怎样,但是她想,离开了钦海明,张汝佳在想做什么恐怕都不会那么容易。

    “我们回公寓去吗?”

    他问她一声。

    虽然在这里比他们公寓大的多,但是他们在这里并没有在公寓那么快乐!

    “妈说过几天倾心要回来了,要不我们等倾心来过之后再走?”

    钦慕试着问他。

    “随你!只是如果实在烦了,就告诉我,我们走!”

    他对她说,字字认真。

    钦慕侧躺在那里望着他,伸手把他的手抓住:“穆熠宸!”

    “嗯?”

    他闷声答应。

    “或者我可以做点什么?”

    她低声问!

    “好好养胎!不要胡思乱想!”

    他摸着她的额头对她讲。

    钦慕忍不住勾着他的脖子,将他勾到自己的面前:“只是这样?”

    “是!”

    她轻笑一声,在他那一声认真的是之后。

    穆熠宸垂了眼,看着她温柔如水的眼神后又缓缓地下移了眼神在她柔软的唇瓣,手轻轻地捧着她的脸,大拇指轻轻地抚着她的唇瓣。

    钦慕屏着呼吸静静地看着他眼里的一往情深。

    她突然想起来那天早上狼狈的他们,然后再次用力,将他抱住。

    穆熠宸低头,轻吻着她的头发,颈窝。

    钦慕抱着他不愿意松开,真想那只是一场噩梦,醒来后他们还是以前的他们。

    原本相爱已经那么不易了,为什么上天还要给他们制造这么多的波折?

    ——

    钦慕隔天被赵淮载着去工作室,赵淮无奈的叹息着问:“小慕妹妹,那小子一直跟着我们,我们是甩掉他还是停下来让我去把他狂扁一顿呢?”

    “王明宇吗?”

    钦慕坐在后面,所以侧身往后看了眼。

    “可不就是那小子,现在家里出那么大的事他竟然没事人一样,整天就知道围着你转,也不想想自己有没有资格。”

    赵淮实在是被王明宇烦透了。

    “别管他,如果等下你没事的话,替我把他挡在工作室外,别的我就不管了。”

    赵淮从后视镜里看了眼后面坐着的女人一样,眼里带着笑意:“明白!”

    钦慕想王明宇虽然是无辜的,但是也不需要她怜悯吧?

    到了工作室下车后她去敲赵淮那边的车窗:“我让小美帮你端杯咖啡出来!”

    “谢小慕妹妹!”

    钦慕浅浅一笑然后转身回了工作室,让小美帮忙给外面车里的人磨杯咖啡后就去了办公室。

    赵淮在车子里一直没下去,王明宇的车子就在他后面不远停着,但是王明宇也没有下车,所以他有些懊恼,打架仿佛由头不够。

    “帅哥!”

    小美走过去,手里端着一个白色杯子,里面冒出来咖啡的香气。

    赵淮刚打算抽烟,立即将烟卷夹在耳朵后面,接过小美的咖啡后笑着道:“谢谢小美姑娘了!”

    “客气不是,你帮我照顾钦钦,我给你泡杯咖啡也是应该的,不过我很好奇,你到底是什么工作啊?司机?还是保镖?”

    “实际上都是!不过更多时候就是个闲人,所以小美姑娘要是没什么事,无聊了可以给我打电话,免费的司机加护花使者!”

    赵淮说着从前面的名片盒里给她抽了张名片,仰头对她眯着眼笑着,将名片给她。

    小美搁在车上的双臂放下,接过名片看了眼后也笑着道:“那谢了,先拜拜!”

    “拜!”

    赵淮跟她再见,然后开心的喝起咖啡来。

    不得不说这跟他家里的速溶咖啡简直就是天上地下,没有可比性啊。

    王明宇接到家里的电话的时候只是看了一眼,然后又把手机丢回副驾驶座,关于家里的事情他一点也不知道,他只知道那天早上钦慕从他的房间里出去,如果他们发生了关系为什么他却总觉得感觉不对?

    王明宇想要找到答案,王环宇跟钦明珠一口咬定,那晚陪他睡觉的就是钦慕,所以他有些烦躁。

    如果他真的跟钦慕发生了关系,那么穆熠宸还能容得下钦慕?钦慕又怎么做到现在这么从容?

    而且他的亲哥哥算计他,呵呵!

    王明宇还是打开了车子,他想去问问钦慕,那天早上她有没有什么不适的感觉,如果两个人发生过关系,而且是在他被下了药的情况下,女人应该会很惨很累才对。

    如果她没有

    不!其实他宁愿她有!

    赵淮一杯咖啡才喝了两口,看到后面车子里的男人出来后立即把咖啡放到了旁边,也打开车门走了出来。

    “明少,别让兄弟为难!”

    赵淮走出去,拦住了他。

    “你在这里替穆熠宸监视她!”

    王明宇皱着眉问了声,赵淮他自然是不怕的。

    “监视?宸哥只让小弟我照顾好我们小慕妹妹而已,我只是想提醒明少,这地方不是你该来的。”

    “我有事要跟她谈!”

    王明宇很是认真,说完朝着二楼看去。

    窗口那位置空空荡荡的,但是他更着急见她了。

    “你可能有很多话想要对她说,可是她已为人妻,实在是不合适再这种情况下在跟你一个陌生男子相见。”

    “已为人妻?”

    “明少这么聪明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吧?”

    赵淮看王明宇的表情后微笑着又反问。

    “你说他们俩结婚了?这怎么可能?”

    王明宇不敢置信。

    “你知道的,现在流行什么隐婚,他们俩就是这种情况。”

    赵淮双手插兜,被太阳照的抬眼都有点费力,笑的却是很是随意。

    “所以我就不能见她?以后谁才是陪伴她到老的人还说不定呢!”

    “这辈子没有别的男人了!”

    赵淮直接打击他。

    “赵淮,你是不知道我的厉害吗?”

    王明宇上前冲动的抓住了赵淮的衣领,赵淮吓的立即抬起双手来做投降状:“我是打不过你,——不过——”

    赵淮突然看向他身后,又一辆车子停了过来,王环宇从里面出来。

    王明宇听到车门关上的声音才转了头,然后不得不把赵淮松开,赵淮其实也松了口气,然后看着王明宇转身朝着他哥走去。

    “打电话不接就是在这里为了一个女人打架?”

    王环宇不高兴的质问。

    “我说过,你们自己做的孽你们自己收拾,这个烂摊子我不奉陪。”

    王明宇冷漠的回应。

    “你不奉陪?王家的江山你没有出过一份力,但是王家的荣誉你却享用了这么多年,你跟我说你不奉陪?你有资格吗?”

    王环宇把王明宇的衣领给揪了起来,那阴狠的劲可比王明宇要凶悍多了。

    赵淮退回车子旁边去,又从里面把那杯咖啡端了出来,现在已经不烫了,真好喝。

    “也不是由着我选择生在哪个家里的,否则我宁愿我不是王家的一份子。”

    “混小子,你再给我说一遍!”

    王环宇生气的一拳就冲着他脸上打了过去。

    赵淮在不远处夸张的睁大了眼睛,差点笑出来。

    “我再说十遍都是这话,你以为王家给我带来的是荣誉?对我而言却只是负累,因为姓王,所以没有人看的见我付出的一切努力,所有人都把我的功劳归功给那个家,难道我说错了吗?”

    王明宇一拳差点被打倒在地,站起来之后大步朝着王环宇走去,也抓着他的衣领给了他一拳,王环宇倒地的时候他直接骑了上去在王明宇的腰上,然后又是狠狠的一拳:“我现在除了里面那个女人,谁都不在乎!”

    远处的赵淮听着王明宇的声音忍不住笑了声,心想这小子这么痴情?

    要是宸哥听到了,估计得把他打残废!

    “你在乎她?如果我告诉你那晚跟你睡的女人不是她呢?”

    王环宇突然问了句,在自己兄弟傻了之后立即又把弟弟压在了身下,然后抓着他的衣领就抬起拳头,只是当看着王明宇那呆滞的神情后,他那一拳终究没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