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0 我们举行婚礼吧!
    只是景晴还能见到穆熠宸?

    穆熠宸根本就不见她,那天刚好穆倾心抱着孩子回娘家,所以穆家管家到客厅说景家小姐在门外求见的时候根本没人同意她进来。

    钦慕身边就是穆熠宸,她转头朝着慵懒的靠在沙发里的男人看了眼,穆熠宸眼眸淡漠:“不见!”

    钦慕听了那话后也没说别的,长辈们仿佛也松了口气,此时没人再愿意见景家的人。

    既然道不同,那么就没有必要再维持表面关系了。

    所以直接拒绝最合适不过。

    “景小姐说一定要见少爷!”

    管家有些为难的又多说了一句。

    “她想见就给她见啊?她是景家大小姐,又不是公主殿下,也太把自己当根葱了吧?”

    穆倾心忍不住嘟囔了起来。

    冯芳华瞅了眼女儿,穆倾心哼哼着:“我说错了吗?她把我哥跟钦慕给折腾的还不够?把咱们这个家折腾的还不够?”

    冯芳华听后无奈的叹了一声:“以前人不可貌相这句话,说的是不可低看别人!但是现在我想说,也不用太高看别人,好好地做自己就是了!”

    穆倾心被她妈妈突然说出的话给惊到,忍不住笑了声:“哎呦,我妈妈该当老师了!”

    “去!别捣乱!”

    冯芳华又瞅了自己女儿一眼说道。

    穆倾心只好不再捣乱,去把自己儿子从儿童车里抱出来,然后疼爱的在怀里宠着。

    “就说熠宸不在好了!让她以后别再来!”

    穆子豪低着头说了声。

    “嗯!再说不听就别管她了,那女孩子轴得很!”

    老爷子也低着头看着报纸呢,听着儿子的话又多少了句。

    “是!”

    管家立即点头,然后去告诉景晴。

    钦慕突然想起自己刚刚来荣城的时候,那时候的景晴可不是这么卑微,也不算是很阴险。

    她还记得景晴曾经试图跟她做朋友,还试图叫她妹妹,可是

    因为她没答应做妹妹,所以景晴就把她给划入了敌人的行列。

    其实就算她叫景晴一声姐姐,相信后来她跟景晴也是要翻脸的,只是翻脸的套路可能会不太一样,景晴会更有借口来训斥她抢走了景晴的男人。

    嗯!这分明是她钦慕的男人。

    一个在她八岁就跟着她跑去巴黎的男人!当然是她的男人!

    “慕慕给你爸爸打电话,让他晚上来家里一起吃饭吧!”

    穆子豪突然提了一声。

    “哦!好!”

    钦慕有点意外,但是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

    “你们俩这事情也算是过去了,你爸爸没少为你们俩操心,让他来吃顿饭也是应该的。”

    穆子豪又低声解释着。

    钦慕对钦海明的事情上始终没办法多说什么,只是又点了点头。

    穆倾心发现他们父女的关系好像变得有些微妙了,但是也没好多问。

    后来江宴讲给她很多事,让她不再像是从前那样张口就会询问别人一些让别人伤心的事情。

    穆熠宸抬手轻轻地把钦慕肩膀前面的头发拢到后面,看着她的眼神——

    虐死老公不在场的人!

    钦慕把头发拨弄到一旁,看了他一眼:“别乱弄我头发!”

    穆熠宸听后还就又给她乱弄了,拨弄的她头发都乱了。

    钦慕有些生气的转眼看着他,他却笑笑,两只手又去帮她顺。

    “唉!真是拿你一点办法都没有!女儿还在那看着呢!”

    冯芳华说着抬了抬眼看向窗口正在地毯上坐着玩乐高的小女孩。

    欢欢听到女儿两个字抬了抬眼,然后去拉着穆倾心抱着孩子去跟她一同坐,像是要跟弟弟一起玩呢。

    大家看着都忍不住笑起来。

    穆倾心盘腿坐下,跟她一起玩,问她:“欢欢!是不是特别想要跟姑姑一起玩?”

    欢欢抬眼看她一眼,用那种特别可怜她的眼神,然后摇了摇头,小手指向她怀里的小家伙。

    穆倾心

    “这丫头开始好像还很反对家里多个小孩子的样子,现在竟然好像还挺喜欢了!”

    冯芳华最为开心,心想自己这些日子没有白给她上课。

    “是啊,这也离不开你这位奶奶的功劳呢!”

    穆子豪的手往冯芳华手上搭了搭说道。

    “你少恭维我了,我还不知道你心里想什么?”

    冯芳华张开嘴就是实在话。

    钦慕看着那老两口一来二去的也忍不住低笑了一下,却没想到惹的穆总心里一阵酥麻。

    嗯!

    穆家少奶奶稍稍的一个动作,宸少就被撩的心痒难耐呢!

    尤其是现在又不能做到尽兴的情况下!

    穆熠宸忍不住将她的手握住,钦慕转眼看他。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情深!

    此时,他们爱着对方最好的状态!

    至于是什么时候爱上的,要追溯到很久很久以前,已经记不清楚到底是哪一天的哪一个眼神,亦或者是那一句话了!

    只是,又何必弄的那么清楚?

    ——

    而此时遥远的大门外,景晴还在苦苦的等着,她今天特意穿的很素,甚至连妆容都画的很淡,就是希望自己从做出的姿态都是低弱的,也好博得同情,可是

    在烈日当空,管家说再进去通报,可是却再也没有出来给她回话,她的心里有些急躁,她知道穆熠宸在这里,她已经事先给秦逸打过电话确定过他的位置,只是——

    是钦慕吧,钦慕肯定不愿意穆熠宸再见她,怕穆熠宸会心软?

    景晴心里焦虑的很,往那个深长的院子里看过去,心越来越焦躁。

    也在此时,一辆宝蓝色的跑车从远处开了过来,景晴好奇的转头看去,然后就看到王明宇跟王环宇从里面出来。

    那兄弟俩看到她也有些意外,不过很快就不怎么意外了,当然景晴也并不意外在他们这里,据她所知,穆熠宸同时针对了王家。

    王环宇最终还是说动了王明宇陪他一起来恳求穆熠宸,但是穆熠宸同样没见。

    三个人在外面互相看着,景晴先嘲笑了一声:“你们王家需要这么卖力的讨好他们穆家吗?”

    “我们家情况跟景家不同,说来讨好,不如说是为了曾经做过的事情来跟宸少以及他夫人道个歉,不过我们是真的不知道他们俩结婚的事情,倒是景小姐,景家跟穆家走的那么近,恐怕早就什么都知道了吧?景小姐怎么会做那种事呢?”

    王环宇冷着脸询问她。

    “我——我景家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过问!”

    景晴说完后转身就走,然后又回头看了王明宇一眼:“那晚你跟钦慕真的没发生关系?”

    “听说你刚打算上就昏死过去了,景小姐,你作为计划的主谋,可实在是太失败了!”

    王明宇笑了笑,双手插兜挑着眉头跟她说道,脸上的表情很轻蔑。

    景晴的心终于被一把利刃硬生生的给豁开了,那早已经不是一个疼字所能表达。

    “别以为他会放过你们!穆熠宸多无情,你们很快就会知道!”

    景晴说完之后就上了车,但是并未离开。

    因为今天能不能见到穆熠宸,关系着她的未来。

    那兄弟俩虽然没有见到穆熠宸却接到了一个电话,不久就上车离开了。

    景晴心里有种不好的感觉,总觉得这兄弟俩不像是她这样焦虑,是他们太稳重还是穆熠宸心软放了王明宇跟王环宇?

    她不信穆熠宸会放过他们。

    从烈日当空一直到夕阳西下,她一直都没等到穆熠宸从里面出来。

    穆家正直晚饭时,听管家说景晴的车子还在外面后冯芳华叹了一声说:

    “原本看着好好的一个女孩子,怎么会变成这样,好像全世界的人都该取悦她!”

    冯芳华叹息着评价。

    “她只是负能量太满!而且从小你们都宠她,她不变坏才怪!”

    穆倾心嘀咕。

    “我们宠她?我们再怎么宠她有宠你那么认真?我们宠她是客套,宠你们兄妹俩才是真,幸好你没变成那样,否则我得一巴掌扇醒你!”

    冯芳华瞅着女儿说。

    欢欢坐在奶奶身边,听到奶奶要扇姑姑耳光,忍不住抬眼看姑姑,结果穆倾心冲她伸了伸舌头,搞的她傻笑起来。

    “哎,或许景家那丫头脸上就是少了几个巴掌,才会变成今日这般不懂事!”

    穆子豪接了过去,他觉得孩子若是自身懂事最好,若是不懂,做父母的真的该教训就教训,否则,万一成了景晴这样子,那真的想要再教训也晚了。

    “咱们换个话题呗!其实我真的很想知道,王环宇真的有本事带走钦明珠吗?”穆倾心问道。

    “那就不得而知了!”

    穆熠宸对别人的事情不太关注,只是如果王环宇做不到,那他反正也早有言在先。

    “钦明珠怀了王环宇的孩子,王环宇无论如何都会带走她的。”

    钦慕听到这儿低声说了句。

    “原来是这样!钦明珠这丫头没想到竟然自己搞了个护身符。”

    穆倾心不太高兴的嘟囔。

    “起先她并不想要那个孩子,不过现在应该是不舍的了。”

    钦慕想到王环宇会答应钦明珠对付她的原因都觉得钦明珠可怕,钦明珠竟然跟王环宇说是她钦慕要把他们的孩子杀掉,王环宇一时听信了她的话才跟她联手害自己的弟弟跟钦慕。

    “她要是真的离开了荣城,那你倒是真的少了个眼中钉,在这荣城,最留不得你的两个女人全都得到了她们的报应,你下一步有什么打算?”

    穆倾心问道!

    “jy在中心街的店马上就要开业了,我大概也没时间享受没人作对的时光。”

    钦慕轻声说道,过去的事情现在已经云淡风轻!而未来才是她要考虑的。

    “哇!这个点一开业,想必立即会火吧!到时候”

    穆倾心冲钦慕挑眉,那财迷的小模样叫钦慕忍不住笑了声:“我再怎么奋斗啊,恐怕也不及某人的一桩生意!”

    钦慕说着有所指的看向自己的老公。

    穆熠宸转头:“除了爸妈的,我的全是你的!”

    穆熠宸立即表示衷心。

    穆子豪跟冯芳华被突然提到有些尴尬,钦慕却是被他那一眼万年的眼神给看的很满足。

    “哥!那我呢?”

    穆倾心伤心的问!

    “你?你的,爸妈都帮你存着呢!”

    穆熠宸说道。

    也是真的,这老两口早就给小辈存了一大笔钱,并且在理财,所以钱生钱的,穆倾心现在应该也是个小富婆了,就算没有江宴。

    至于他们家欢欢!那绝对妥妥的小富婆!

    穆子豪跟冯芳华在得知有这么个孙女后就立即给欢欢弄了一笔钱投资,并且告诉穆熠宸这些钱将来在欢欢大学毕业后都会交给欢欢。

    所以穆熠宸没有给任何人留钱,只是他的一切便都是他老婆大人的。

    晚饭后等大家都休息,穆熠宸悄悄地带着钦慕下了楼,去了他们车里。

    钦慕一边拉安全带一边问他:“这么晚我们去哪儿?”

    “回公寓!”

    穆熠宸其实早就想走了,但是怕碰到景晴被缠住所以才拖到这么晚。

    钦慕却是不解的望着他,这么晚了还回公寓做什么?

    但是穆总却觉得,两个人和好后就没回去过,实在是不对。

    所以他今晚就想带钦慕回去。

    却是车子好不容易出了穆家大门口,就被拦住。

    景晴竟然还在那里。

    景晴直接冲到他们车头那里,伸手拦住,紧闭着双眼等待着自己的宿命。

    穆熠宸虽然出来的时候还没等提速,但是急刹车的时候还是立即看向钦慕,钦慕一只手抓着安全扶手,紧张的望着车外的女人。

    景晴两眼都冒着泪花,只那么执拗的站在那里。

    “我没事!看来你还是要去跟她聊一聊了!”

    钦慕转眼看着穆熠宸柔声讲道。

    “在车里吗?”

    他低声问她,看着她的眼神是牵挂。

    “嗯!等你!”

    钦慕给他一个放心的眼神。

    穆熠宸推开车门出去,怕冻着钦慕便立即关了车门,走上前去。

    景晴转眼看着他,眼泪一下子夺眶而出,只那么可怜巴巴的望着他:“从我记事起,我的心里只有你一个!”

    “不要再对我表白,我听腻了!”

    穆总不解风情的对她提醒,有些烦闷的双手插在了大衣口袋里。

    “你听腻了却从来没听进去是吗?”

    景晴弱弱的问他,此时她早就已经发不出任何脾气,因为她不像坐牢。

    “我不是没听进去,我只是什么都给不了你!景晴,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明白?”

    穆熠宸问她,漆黑的眼神再看她的时候显得那么的无奈,冷漠。

    “那我现在懂了!你不喜欢我,你喜欢她!但是求你放我一马好不好?看在我们一起长大的份上,我保证我不会再干涉你们,行不行?反正我现在也已经什么都没有了,我只是不想去牢里,现在只有你能救我了,熠宸,求你,熠宸!”

    她说着就要去抓他的手,穆熠宸稍稍往后:“别动手!”

    他避之不及的,还有些无奈的看向车窗里。

    却发现钦慕低着头并没看他们,顿时心里有些失落,那女人一点也不吃醋吗?

    “熠宸,如果在牢里跟死选择,我宁愿选择死,我骄傲了这么多年,我决不允许自己在牢里虚度光阴!”

    她难过的说道,也是带有威胁!

    “如果是前几天或许还有可能,但是现在所有的证据都已经在警方那里,你再找我也于事无补了!”

    “怎么会于事无补呢?你跟杨柏的关系那么好,他什么都听你的不是吗?”

    “你把我当什么?我如何也无法站在法律之上,否则我又何必要历尽千辛去找什么证据?”

    景晴不敢置信的望着他,她真的已经绝望到,眼前都是黑暗。

    如果穆熠宸都帮不了她

    “抱歉,麻烦你让一下路,我还得回家!”

    穆熠宸觉得他们再也没什么好说,而且老婆大人都不看他一眼,所以只得转身上了车。

    景晴知道穆熠宸是狠了心要让她坐牢,只得让路。

    穆熠宸开车总算甩掉景晴后其实也松了口气,然后才问副驾驶的女人:“你就不好奇我们聊了些什么?”

    “她肯定找你求情,然后你不同意!”

    钦慕对他了如指掌。

    至于景晴,钦慕知道景晴是走投无路了,若不然以景小姐的脾气怎么能从天亮等到天黑,又等到半夜。

    穆熠宸苦笑了一声,心想你都把老子的心给看透了,还有什么意思?

    不过回到公寓后还是很有意思的。

    车钥匙随便一扔,然后就把她从地上抱了起来。

    一楼的灯刚刚被钦慕打开,他就抱住她的双腿,举着她往楼上走。

    “喂!你放我下来!”

    钦慕有点眩晕!

    “不放!”

    穆熠宸坚定的抱着她,不过上楼的时候他还是把她放低了,手顺着她的大腿让她攀在他的腰上,走保险路线。

    只是到了床上后他压着她的身上对她低声讲:“知不知道男人跟女人结婚第一晚应该怎么样?”

    “睡觉啊!”

    钦慕觉得自己一猜一个准。

    “不!新郎要抱新娘回家,新娘的脚不能沾地,这样才预示着她在这个家里今后的地位高于新郎。”

    他幽暗的眼神望着她,那么温柔,那么深情,那么专注。

    他的声音好像是一壶很纯的白酒,钦慕就那么静静地看着他,突然什么都说不出来。

    自以为得了解,让她突然有点小难过,唇角微微动了下。

    “我们举行婚礼吧?”

    他突然问了一声,那么从容的,那么潇洒的,又真实的!

    钦慕突然什么都说不出来,内心激荡不易。

    举行婚礼?

    昭告世界,他们俩结婚了!

    钦慕还是笑了一声,眼泪流出来之前用力的嗯了一声。

    嗓子不知道怎么哑的,反正就是说不出话。

    穆熠宸望着身子底下的女人,此时他没有过分的激动,仿佛觉得这一切都在情理之中了。

    他就那么温柔的望着她,仿佛是在看他们的过往。

    “还记得你小时候被我亲的时候吗?”

    他突然调戏她。

    “讨厌!你还有脸说那时候!”

    她羞答答的掐了他的胸膛一下,穆熠宸痛的曲器鼻子却没喊出来疼,只是低头去亲她。

    钦慕条件反射的躲闪,但是吻不到嘴唇的时候就吻到了其他地方。

    经过了这一场后,他们早就懂了彼此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早就不需要在被证明。

    他们又深情的互相对视着,穆熠宸的手轻轻地捧着钦慕羞臊的脸,轻轻地抚着。

    穆熠宸低眸去吻她的眼睫。

    整个房间里都那么温暖,旖旎。

    仿佛所有的一切,在这个夜晚,都化为最美好的。

    他们拥有着对方,用情至深的亲吻着对方的一切。

    ——

    隔日。

    八卦头条:影后景晴昨晚车祸,至今未醒!

    ------题外话------

    第一更来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