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1 十分满意
    “是昨晚跟我们分手以后?”

    “应该是!”

    视频里景晴被从撞坏的车子里抬出来到急救车上,头上流着鲜血,素色的衣服也沾染了一些,黑夜里,躺在医护车上仿佛没有了气息。

    钦慕跟穆熠宸早上醒来后在被窝里看八卦,头条便是景晴昨晚车祸后被送入医院的视频。

    被窝里还有两个人温存的余温,钦慕无奈的轻叹了一声,然后又趴在了他的胸膛:“她不会有事吧?”

    “那是她的事情!”

    穆熠宸低声说着,手轻轻地搂着她的肩上。

    “嗯!那不想她了!我饿了!”

    她说着从他怀里爬了起来,捂着自己的肚子扭头看着穆熠宸说道。

    穆熠宸躺在那里没动,因为她突然离开自己怀里还有些失落:“怀里刮了一阵凉风!”

    钦慕听后忍不住眨了眨眼,想通后笑着道:“宝宝饿了嘛!”

    “为夫去煮饭!”

    穆熠宸只好起身去找衣服,迅速收拾好自己下楼去煮饭。

    钦慕起床后刚刚洗漱完就接到穆倾心的电话。

    “你们俩昨晚半夜走的?真不是我说你,你就不能拿出点气势来管管我哥?在爸妈这里都睡了半个晚上了,又回公寓去,厨房里准备了咱们这么多人的早饭,剩下你们俩的多浪费?”

    钦慕听着穆倾心喋喋不休忍不住笑了一声,一边系着衬衫纽扣一边下楼,里面隐隐约约的黑色的吊带甚是引人入胜。

    “我呢,是一管不住你哥,二呢,扛不住你哥,所以呢——”

    “所以你就只有被他管的份!唉!你看我们家,我说什么阿宴就干什么,我让他往东他绝不往西,你再看看你们家,你”

    “你要是现在让江宴来接你,恐怕他也做不到吧?”

    穆倾心话还没说完,被钦慕一个问题就给搞的哑口无言。

    “钦慕,我发现你的本事都用在跟我抬杠上了!”

    穆倾心独自坐在沙发里一边修理自己美丽的脚趾甲一边跟钦慕抗议。

    “那我可不敢!今天我得去一趟服装厂,你要是没事跟我一起去好了!”

    钦慕跟她说的功夫已经到了餐厅,穆熠宸准备了简单的早餐,但是营养很全。

    穆熠宸看她在跟穆倾心打电话边没吭声,只低头静静地摆他的碗筷,摆的超认真,仿佛两双筷子的位置都不得有差。

    “那我们就这么说定了!我等下去你公寓找你啊!”

    “我开车,去接你吧!”

    钦慕说!

    “那也好!到了给我打电话,拜拜!”

    穆倾心快快乐乐的挂了电话,心想这会儿有长辈们帮她带孩子,她可以跟钦慕去放飞自我了,以前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有一天她能跟钦慕这么亲密的,兴奋地剪完指甲就赶紧的穿上拖鞋上楼换衣服。

    钦慕跟穆熠宸在家安静的吃饭,穆熠宸问她:“干嘛要去接她?她还不至于忘了自己家乡的路。”

    “你对她这么有信心?”

    钦慕不敢置信。

    穆熠宸

    本来是很有信心,被钦慕这么一问反而没信心了。

    “你自己还怀着孕,还要接她?”

    穆熠宸漆黑的眼睨着她,略带责备。

    “我就当穆总这是在心疼我啦?”

    钦慕冲他暧昧的眨眼,然后认真的吃早饭。

    穆熠宸无奈的轻叹低了头,好像这段日子一来,终于有一天可以正常的吃个早餐。

    虽然简简单单!但是两个人都吃的超饱。

    穆熠宸离开前跟她说:“路上开车慢一点,另外有点事我还得跟你谈谈,下午去我办公室找我吧,如果累就让赵淮去接你。”

    “好!”

    钦慕上车前听完穆总吩咐立即答应着,等穆熠宸先离开后她才上车出发,两个人先后离开小区,一个往东一个往西。

    可是好像是在通往同一个地方。

    钦慕快到穆家的时候给穆倾心打了电话,本来还想再进去看看欢欢,穆倾心说已经被长辈们带着出去玩了,好像去了什么度假村。

    钦慕便在门口等着穆倾心,只是突然想起昨晚在这里遇到景晴的场景。

    景晴当时的样子,可以用走投无路来说明吧。

    穆倾心画了个漂亮的妆从里面背着时下最难买的大牌包包出来,哪里有一点已为人妻,已为人母的样子,分明还像是个大学刚毕业很是傲娇的女孩子。

    钦慕被穆倾心脸上的潇洒跟自我,迷住。

    两个人一起去了服装厂,小美早跟一位男同士在那里等着她们,四个人一起去了车间。

    她们这家别致的服装厂不同于其他普通的服装厂,所裁剪出的衣服全都是当下时尚界还没有的款式。

    穆倾心看着旁边模特身上的礼服,因为看着布料还不赖便伸手去摸了一下,然后转头看着正在跟这边设计师讲事情的钦慕,小声问她:“这些布料都不是国内的吧?”

    “你手上这块,来自英国!那边两件来自英国!”

    钦慕跟她介绍了一下,穆倾心脑筋转了转,笑呵呵的说:“帮我做两件嘛!”

    “等下去仓库看一下,有喜欢的先让你挑两件好了,这些可都是我们过阵子要开店摆的最新款,全世界除了我这里,找不出第二件!”

    钦慕冲她很认真的说道。

    “那我就先谢啦!”

    穆倾心摸了下她的屁股,开心的继续冲她眨眼。

    钦慕条件反射的一躲,小美吓的立即上前去扶住她的手臂怕她受伤。

    穆倾心看着小美紧张地样子:“哇!这么紧张她,是不是喜欢她呀?”

    “穆小姐你尽会开玩笑,只是钦钦现在怀着身孕呢,您忘了?”

    小美赶紧提醒一句,她是真的关心钦慕。

    “我还真忘了,哈哈哈!还不如你这个小助理关心她呢!”

    “我跟钦钦好几年了!自然感情要深一些!”

    小美解释着,她总觉得这位穆小姐冒冒失失的特别给她们前乱。

    钦慕回头看着小美,又看向已经有些尴尬的穆倾心,无奈的轻叹了一声却没插言,不过这俩女人倒是很快就没再说话了,穆倾心继续好奇的到处走走停停,摸摸看看,小美一直在钦慕身边静静地跟着。

    嗯!越来越像是钦慕的影子了。

    中午穆倾心开她的车,让她坐在副驾驶,问她:“你这辆车也该换换了吧?”

    “我也想啊,不过今年是情况不允许了!”

    银行里还欠了那么多钱呢!而且店一开业也不可能立即就盈利,上上下下那么多人又全都要拿工资,钦慕觉得自己这个老板真的不好当。

    “让我哥给你买嘛!”

    “那还是算了,我还是有自食其力的能力的。”

    钦慕坐在副驾驶,看着外面空旷的路边,觉得周围的空气除了有点干燥,还好。

    “好吧!知道你比较执着,你那小助理也跟你一样执着。”

    穆倾心想起小美来忍不住说了一句。

    “她就是比较耿直,但是没有坏心,她说的那些话你别放在心上。”

    钦慕想起在工厂的时候穆倾心跟小美有点摩擦便说道。

    “嗯!也怪我毛手毛脚习惯了,我哥要是看到我打你,比她要恐怖多了,而且——”

    “而且什么?”

    钦慕转眼看着认真开车的女人,难得见穆倾心有认真的时候,跟穆熠宸还挺像的。

    “而且有个肯对你上心的助理,我也放心!”

    穆倾心突然说了一声。

    钦慕的心突然一紧。

    车厢里突然安静下来,不是因为狭窄,而是因为穆倾心的一句话。

    “哎呀,你也别多想,我主要是担心我哥为你操心太多会累到,有人替他操心你,他也能轻松点。”

    穆倾心突然觉得气氛不对,便立即改了意思。

    钦慕却微微笑了一下,然后没再说话。

    只是快到城里的时候她的手机突然响起来,号码是小好的。

    钦慕立即接了起来:“喂?”

    “慕慕,你今天忙吗?”

    赫连好的声音有些低弱。

    “今天啊,还好,怎么了?”

    钦慕听着她声音不对,想了想回到起来。

    “哦!我妈,我婆婆,她想跟你见个面!”

    赫连好的声音更低弱了,还有些不情愿。

    钦慕也终于明白她为什么支支吾吾的不肯痛快说。

    “她老人家现在在你身边?”

    钦慕听后只轻声问她。

    “嗯!”

    “让她去我工作室吧,她家司机应该对那里熟门熟路。”

    钦慕想了想后跟赫连好说道。

    钦慕挂断后穆倾心问了一声:“怎么回事?”

    “中午不能跟你一起吃饭了,下次我们在一起怎么样?”

    “至少要告诉我是哪尊大神把你从我身边抢走吧?”

    穆倾心问完后看了钦慕一眼,发现钦慕不太痛快。

    钦慕本可以直接回绝,但是如果回绝的话,景家势必会为难赫连好。

    赫连好放下手机后转眼看着坐在她办公室的女人。

    “麻烦你了!这件事我没跟景峰说,所以”

    “我明白!”

    赫连好点点头。

    景峰母亲便站了起来告辞,赫连好去送她。

    其实倘若今天来的不是婆婆,她应该也不至于会给钦慕打电话让钦慕为难,但是她婆婆平时还算是比较稳重内敛的女人,所以她才不得已让钦慕犯了为难。

    赫连好只希望一切都顺顺利利的,现在景晴还躺在重症监护里,说实话她并不希望景晴死,她倒是希望景晴能醒过来,能重新好好地活一场。

    穆倾心本来打算跟钦慕一起吃午饭,之后只好开车钦慕的小车车去了她哥哥的办公大楼。

    穆熠宸看到她的时候还有些惊讶:“你不是跟慕慕在一起吗?”

    “原本是的!但是半路上杀出个程咬金,我就只能来找你请客吃饭啦!正好我们兄妹俩也好久没单独一起吃饭了呢!”

    穆熠宸坐在办公桌后面,漆黑的眼望着他妹妹,没想到他妹妹还会替钦慕隐瞒了,不自觉的浅笑了一声:“告诉我程咬金是谁,今天中午这顿哥请了。”

    穆倾心一双漂亮的眼睛缓缓的朝他看去,眼里写着几个大字是:“哥,您这是为难我!”

    钦慕的工作室里,因为小美没有回来,她便低声说:“您要喝什么?我去帮您弄!”

    “不用!你坐!我说几句话就走!”

    景晴的母亲看着她,声音很轻。

    景晴的母亲是精明的,那双大眼睛里充分的表明了她的精明,但是她同时又很压制,这像是因为常年的压抑生活才造成了如今这番模样。

    钦慕便坐在那里没再动。

    两个女人坐在会客区的沙发里,警情的母亲静静地望着钦慕,揣测着钦慕的性子以及为人。

    钦慕倒是很从容,只抬眼看了景晴的母亲一眼便静静地等待着景晴的母亲先开门见山。

    “你妈走的那年,你是还不到八岁吧?”

    景晴的母亲突然问了声。

    钦慕没回答,只是抬眼若有所思的盯着她,景晴的母亲突然重提旧事,这套路

    “当年跟你妈妈关系最为要好的就是我跟冯芳华了,但是她出事后我——慕慕”

    景晴的母亲突然有些难过的,像是自责的,低了头,眼里闪烁着一些钦慕认为不真实的东西。

    因为如今谈起曾经来,钦慕作为其中的一位当事人都已经不会再轻易落泪了。

    “那些都过去了!”

    钦慕只平淡的回应了一声。

    “不!以我跟你妈妈的关系,在她走后我本可以照料你,求你爸爸把你留在国内的,但是当时”

    景晴的妈妈难以启齿。

    “是因为怕给自己惹麻烦吧?就算您想帮,恐怕景家其他人也不会允许吧?”

    钦慕寡淡的提起。

    景晴的母亲没想到她这么了然,诧异的望着她,但是终归眼里的泪水也没能抹去。

    “你小时候的事情,还都记得?”

    景晴的母亲激动的问她。

    “记得一些,但是大都很模糊了!”

    钦慕低声回复,很从容平静的。

    “嗯!太久了!”

    景晴的母亲点了点头,唇瓣微微动了下,然后又抬眼看着她,有些悲怜的。

    “我身上有一件关于你妈妈的遗物!慕慕,阿姨可以跟你做个交换吗?”

    景晴的母亲想了想又问道,并没有任何脾气的,她只是想要替自己的女儿争取一些什么。

    只是阿姨这两个字

    在她母亲离开后,其实在荣城,她就没什么阿姨了吧!

    人走茶凉,这世上的人,仿佛都是一样的,全都成了过眼云烟。

    “那要看这件遗物值不值的交换。”

    钦慕对她说道,钦慕此时是当真薄情,哪怕一开始她就知道景晴的母亲过来的原因,但是她的确没料到景晴的母亲还留有她母亲的东西,但是对于那些所谓的遗物,其实钦慕已经并不那么在意了。

    景晴的母亲看着她,知道她的意思,然后转身从精致的包包里掏出了一只怀表。

    钦慕的心咯噔一声!

    “这块怀表是你妈妈准备送给你的新年礼物,但是她那天从我家回去——,后来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钦慕突然说不出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她怀里的那块怀抱。

    景晴的母亲将怀表打开,里面还有音乐,是曾经一首她最喜欢的歌的音乐,那音符一个个的蹦出来,将她的心狠狠地敲击着。

    她看了眼后便伸手朝着钦慕递过去。

    钦慕接过那块怀表,只是当看着里面一家三口的照片的时候,原本从容不迫的她突然视线模糊。

    她感受到自己的心在受煎熬。

    “这个,足够分量让阿姨跟你提一个小小的要求吗?”

    钦慕终于把那个表轻轻地合上,音乐断了,那一家三口的脸终于没了。

    “你妈妈说里面的照片是你最喜欢的照片,所以她特地从那张大照片上裁切下来粘在上面,还有那音乐”

    “别说了!”

    钦慕转眼往外看去,那年新年前的记忆一股股的涌现上来。

    “这块怀表如果您需要,您拿回去!”

    钦慕把怀表轻轻地放在茶几上。

    大概是花了她母亲不少钱才买来的怀表,已经过了这么多年,那颜色还跟新的无异,但是,人已经走了,她就算再拿着这件旧物又有什么意思?

    不过是徒增伤悲罢了!

    “慕慕”

    “既然那时候没有给我,就永远不要给我了吧!谢谢您让我知道我妈妈那年给我准备的新年礼物是什么,但是景太太,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离不开妈妈的小丫头了,而且,景晴的事情,如果景家都无能为力,我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女孩子又能为她做什么呢?”

    钦慕不卑不亢,平静的跟她说起来。

    “你能做的太多!慕慕,算阿姨求你好不好?念在当年你妈妈跟阿姨的关系那么好的份上,放小晴一码,阿姨就那么一个女儿,实在是不忍心看着她”

    “您这么说就是她已经苏醒了,既然她能在那么大的一场车祸里死里逃生,您还怕她在牢里撑不下去吗?”

    景晴的母亲听到牢里两个字更是有些激动了,但是她却只是那么泪汪汪无助的看着钦慕。

    “如果不牵扯到法律,我能帮忙替她求情,可是牵扯到法律了,我们作为公民,没有改动法律的能力。”

    景晴的母亲突然有些虚弱的坐在那里低了头,望着自己苍老的手心,眼泪吧嗒吧嗒的掉了出来。

    这位母亲从来都是很低调得体的,她从来都知道日子该怎么走,但是现在

    “实在是很抱歉,帮不上您!”

    钦慕只能说这样的话,然后看向回来的小美。

    小美显然也是一愣,随即上前去:“这位是?”

    “景家主母!”

    钦慕认真介绍。

    小美的嘴巴张了张,在最快的时间里确定这位主母不是来找他们家钦钦麻烦的才又点点头:“你吃过午饭了吗?我帮你叫外卖?”

    “嗯!”

    钦慕点点头答应着。

    景晴的母亲一直低着头,直到小美拿着手机走掉。

    “我耽误你吃饭了,听说你怀了孩子,要按时吃饭,我不打扰了!”

    景晴的母亲低声说着,站了起来。

    钦慕便也站起来去送她,景晴的母亲是流着眼泪走的。

    钦慕站在门口看着她的车子走远后才回去,小美拿着她的手机上前:“呐!穆总电话!”

    钦慕接过电话,小美便走了。

    钦慕接着电话往楼上走,想也知道是穆倾心没能瞒得住穆熠宸。

    “景家主母走了?”

    “嗯!刚刚走!景晴醒了!”

    钦慕的脚轻轻地迈在台阶上,手轻轻地抚着扶手往上走着,声音也很轻柔。

    “中午怎么吃?”

    他问了声,还在跟穆倾心吃饭。

    “小美帮我点了外卖,等下随便吃点吧!”

    “知道了!”

    穆熠宸说完就挂了电话,然后稍微抬了抬手,工作人员立即上前去听他安排,穆倾心正在费力的剥着小龙虾,看着穆熠宸吩咐工作人员去给钦慕坐孕妇餐不自觉的撅了撅嘴,夸张的对口型却不念出声。

    工作人员走后穆熠宸才看她:“什么样子?”

    “学你啊!这么放心不下干脆亲自去做好了,我听妈说你不是最爱给钦慕煮饭吃吗?连我这个当妹妹的都”

    “你也说自己是当妹妹的,你这个当哥的可曾吃过你煮的饭?”

    穆熠宸立即反咬一口。

    她费力的剥着小龙虾,然后生气的瞪他一眼:“帮我剥啦!”

    穆熠宸看她弄的那么恶心真不想帮她,但是知道她爱吃便只得帮她。

    “不过你儿子现在正在吃母乳,你可以吃这个?”

    穆熠宸戴上手套接过去后问她。

    穆倾心

    “可以吧!”

    穆倾心并不知道,穆熠宸一额不知道,所以兄妹俩瞪了一阵眼,后来穆倾心为了吃到哥哥剥的虾肉赶紧拿出手机来。

    景峰刚好跟客户在am吃饭,吃完后出来碰到穆熠宸兄妹,却也没打算打招呼,倒是穆倾心看到景峰后下意识的抬了抬手:“景峰哥!”

    景峰这才不得不走了过去:“倾心回来了!”

    “嗯!景峰哥也在这边吃饭呐!”

    穆倾心看到他身后还有位男士才没好意思露出本性,客套的点头呐,好像个豪门淑媛。

    景峰有点不太习惯她那么假惺惺的笑着,然后转眼看了眼穆熠宸,刚巧穆熠宸也在盯着他,两个人互相对视一眼之后景峰便说:“我还有事,先告辞了!”

    “好!”

    穆倾心跟他道别,穆熠宸也没说话,景峰也没理他,就那么带着客户走掉。

    穆倾心在景峰走远后才抻着脖子问穆熠宸:“哥!你跟景峰哥现在已经成了仇人了吗?”

    “这你得问他!”

    穆熠宸看了妹妹一眼。

    景峰对他来说不是仇人,只是景峰若是要把他当成仇人,那他也不拦着。

    穆倾心抬了抬眼眉,搞不清这两位哥哥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叹息着说:“男人心海底针呐!”

    穆熠宸听了后看她一眼:“快吃你的饭!”

    穆熠宸吃过午饭还要回公司开会,所以去后厨监督过他们给他老婆大人准备的孕妇餐后便走了。

    穆倾心开着钦慕的小车车回了穆宅。

    钦慕吃饭的时候已经将近十三点了,给坐在自己对面的小妹点了个赞:“不错嘛!很周到!”

    小妹看着她吃的饭,心想自己好像不是从这里点的外卖啊。

    “小美姐在吗?您点的外卖到了!”

    正在小美疑惑的时候,美团小哥兴师动众的跑了进来,手里拎着两个袋子。

    钦慕

    小美尴尬的嘴角抽搐:呵呵!这大概是你老公帮你准备的吧?那才是我给你准备的!

    “哦!那我不报销了!”

    钦慕看了眼那两个袋子就没什么食欲,赶紧低头吃自己的。

    小美听说不给报销更是欲哭无泪,决定吃到撑死也要把那清汤寡水的给吃完,因为钦慕怀孕,她特地从另一家酒店里点的外卖,am是没有外卖这个服务的。

    吃过午饭后钦慕就收到穆熠宸的微信:“让赵淮过去接你了!”

    钦慕刚想去睡会儿呢,听到他让赵淮来接自己愣了下,之后想到他早上说的要跟她谈点事情才立即反应过来,下午她要去他办公室来着。

    只好赶紧去洗手间画个口红,确定自己妆容还算过得去才背着包出了门,赵淮等了她五分钟,但是也没闲着,跟小美闲砍呢。

    “那晚不是说好一起吃饭的吗?”

    “可是后来你也没有给我打电话啊?女孩子家家的,是不能主动约男人吃饭的。”

    小美装着很讲究的样子回他。

    “你没有给我名片啊。”

    赵淮生气。

    小美

    “你就是没有诚意,要是有诚意,给钦钦打个电话不就找到我了!”

    赵淮

    两个人正说着呢,钦慕就出来了,赵淮一看当然是先忙正事了,所以走之前对小美认真说:“等你下班我过来接你,这次够不够认真。”

    “那要等你来接了我我才能给你答复。”

    “一言为定!”

    赵淮还就是不信了,这小丫头还这么难搞。

    钦慕看他们俩还挺能聊的,忍不住笑了一声。

    赵淮开车载着她去办公大楼:“今天宸哥的确有点忙,不过你们俩有什么事非要在公司谈?”

    “我也不知道啊!”

    钦慕坐在后面想了半天,也没相处了。

    “你不知道?宸哥还这么神秘啊?”赵淮更好奇了,但是也不敢多问,转念又问她:“你那个助理,小慕妹妹,她有没有交往过男朋友什么的啊?”

    钦慕听到他突然提到小美,愣了半天。

    一时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提到小美,二是的确不知道怎么回答。

    过后钦慕摇了摇头:“没听说她交过男朋友!”

    的确是没交过男朋友,只是喜欢过别人,那不算是交男朋友。

    “像是你们这个年纪还没交过男朋友,很奇怪啊!”

    赵淮想了想说道,眯着眼在胡思乱想了。

    “这应该最能证明一个女孩子的洁身自好吧?怎么奇怪呢?再说我们年纪很大吗?比起那些黄金剩女什么的,我们分明还是孩子。”

    赵淮

    孩子?

    孩子都生孩子了?

    呵呵!

    钦慕怼了他两句,所以到了办公大楼她要下车的时候赵淮转身跟她说:“小慕妹妹你要还是个孩子,那宸哥就是诱拐儿童啊,这可不是小事啊!”

    钦慕

    穆熠宸刚刚开完会要上楼的时候在电梯里遇到了钦慕,溪秘书看到钦慕后惊了一下,但是立即点头:“少夫人!”

    钦慕笑笑,想起上次跟溪秘书见面。

    后来两个人进了办公室,穆熠宸帮她把包包从肩上摘了下来放在一旁,搂着她的肩膀坐在沙发里:“午餐还满意?”

    “十分满意!”

    钦慕点头回应着。

    “那就好!”

    他轻轻地把她搂在怀里,忍不住去亲她。

    钦慕快要被他摁在大腿上,所以反手抓住他的手腕,好奇的问他:“先说正事好不好?到底叫我来办公室干什么?”

    穆熠宸还是想要抱着她先亲一会儿,所以伤心的皱着眉:“我这也是分分钟不能耽误的正事好吗?”

    钦慕一双大眼睛瞅着他,穆熠宸有点发酸的低头就去咬她的鼻尖,吓的她立即往后一仰,刚刚好后背落入他大腿上,被他摁着堵住了嘴巴,严丝合缝!

    ------题外话------

    第二章来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