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2 订下来日子
    接吻也是可以把人憋死的吧?

    钦慕当时想!

    后来两个人在沙发里躺着,钦慕在他怀里,被他搂着,还被他玩着她的手,钦慕抬眼看他:“到底叫我来什么事?”

    “这么快就忘记了?”

    他轻吻着她的额头,那么珍惜的。

    让钦慕产生一种很迷糊的感觉,她的确是不记得自己跟他说过什么事了。

    “昨晚!”

    他在她耳边低低的提了两个字。

    昨晚?

    钦慕继续想,好看的眉心微微皱起来,眼神有些没有焦距。

    昨晚他们说过什么?

    “你有没有听说过孕妇的记性通常都不太好?若不然您就直接跟我说了吧?”

    钦慕皱着眉头对他傻笑,她实在是想不起来了。

    “举行婚礼!”

    他咬着她的耳朵,在她耳畔低喃着。

    钦慕的心猛然一颤,这回,什么都想起来了。

    哈哈!

    她昨晚的确一时忘性的答应了要跟他举办婚礼的。

    穆熠宸漆黑的眸子看向她,发现她没反应后有点失望的咬了她的肩膀一下:“又想要反悔?”

    这次轮到穆熠宸皱眉。

    “不是!不是的!”

    钦慕看他那浓眉都皱起来了,便一遍遍的解释着,虽然有些苍白的。

    婚礼是一定要举行的,他们都到这一步了,干嘛还差那个婚礼?

    就让全世界都知道他们俩在一起了好了!

    只是她说出来的时候那牵强的,紧张的样子,让穆熠宸觉得她就是后悔了。

    “反悔也没有用了!我已经想好举行婚礼的日子。”

    他紧紧地将她搂在怀里对她说道。

    钦慕没问他是什么日子,只是一颗心紧绷的厉害。

    其实,现在全凭他做主了!

    “那!以后要对我好!”

    钦慕想了又想,最后只是紧张的,有些虚弱的提出那一个要求。

    “嗯!”

    穆熠宸答应,然后又吻她的肩膀,她的衬衣早就被他解开了三粒扣子,肩膀裸着在他眼皮子低下,低头就能吃到。

    钦慕被他咬的好看的肌肤早就红了,牙印还在上面清晰可见。

    只好抬手捂住他的嘴,仰着头哭笑不得的看着他求饶:“再咬就不漂亮了!”

    “以后还敢忘记?还敢不情愿吗?”

    他的声音依旧压的很低,但是却让她没办法再不把他的话当回事。

    “咱们家,全是你做主!”

    她清澈的眼眸望着他,特别诚恳的,小女人的跟他说道。

    “那我现在就打电话给媒介,告诉他们我们俩早已经结婚的消息。”

    他认真的跟她提到,声音依旧不高。

    “呃!顺其自然,顺其自然不好吗?先准备婚礼,到了那天,不就全荣市都知道了吗?”

    钦慕眼眸里有些敏捷的光芒,捕捉着他眼里幽暗的光柔软的声音哄着他。

    “哼哼!”

    穆熠宸用力笑了一下,他知道她心里大概还是害怕,所以也不逼她。

    其实她不知道,他的内心已经无比感动,她能答应他举行婚礼,这真的很不真实。

    在她还以为他很生气她的不够坚决的时候,他的心情她其实无法理解。

    穆熠宸自然没有给媒体打电话,只是如墨的眼神沉了沉,又低声问她:“景晴的母亲去找你给景晴求情吧?”

    “嗯!不过她还带了一件陈年旧物!”

    钦慕听到景家主母后不自觉的又想起那件东西,景晴的母亲之后也没再带走,她便放到包里了。

    “什么旧物?”

    他问!

    “在我的包里!”

    钦慕说,抬着眼指了指脚边那个包包。

    然后用脚给他勾过去。

    穆熠宸无奈的轻叹了一声,然后打开包包认真的翻了翻,看着她包里的化妆品后不自觉的笑了声,直到摸到那块怀表。

    “是这个?”

    他把包包往地上轻轻一放,又搂着她在沙发里躺着,然后把那个怀表打开。

    里面的音乐又轻轻地出来,然后他看到上面那张照片。

    那应该是她六七岁的照片,他们一家三口去爬雪山在上面拍的照片吧。

    穆熠宸记得自己知道后还生气自己的父母不带自己去。

    “这是你几岁的时候?”

    他轻声问。

    唇瓣轻轻地摩擦着她的额边。

    “记不清了,不是六岁就是七岁,这是我当时最喜欢的一张照片。”

    她还记得,她非要妈妈把那张照片给她裱起来,她大概说过要一直戴在身上之类的话,所以她妈妈才会想到把照片放到怀表里吧。

    穆熠宸轻轻地摸着那张照片上小女孩的脸,然后轻笑了一声,低头对她说:“等你生完宝宝,我们一起去爬一次吧?”

    他柔声寻求她的意见。

    钦慕微笑着抬眼看他,声音也压的很低:“有件事我不会忘记,当时你知道我跟家里去爬山好几天不在后,有将近一周没有理我吧?”

    “因为那次,你们是跟景家一起去爬的山。”

    穆熠宸看她要嘲笑他,便对她提醒到。

    “是啊!那时候我们家跟景家的关系还比较好,那时候我觉得景峰就像是我哥哥一样。”

    回忆,总会让人的胸膛有些发闷。

    “所以我才会跟你赌气那么久!”

    他提醒。

    办公室里很安静,两个人的声音都不算很高,回忆,却已经走远。

    钦慕后来窝在他的怀里想起很多很多,但是没再伤心了。

    竟然还有点软糯的感觉,心里像是被填的满满的,并不觉得孤独,或者无助,又怎么会难过呢?

    后来穆熠宸把怀表放在一旁,两个人竟然就那么窝在沙发里,以一个很不舒服的姿势,竟然还睡了一小觉。

    后来钦慕还在睡,他要处理公务便先醒了,溪秘书进去送文件的时候被他眼神禁止说话。

    溪秘书对钦慕特别在意,所以看了眼沙发里在睡的钦慕立即点点头,然后轻轻地把文件放在桌上就出去了。

    钦慕身上还盖着他的西装外套,不过其实溪秘书出去的时候她听到那声故意放轻的关门声了,只是没有急着睁开眼而已。

    因为她很喜欢这种感觉。

    他应该在工作,而她就睡在他的旁边。

    他们的生活就这样一直下去,其实挺美好的。

    想想那天他们还差点离婚,可是转眼

    钦慕觉得自己好像越来越珍惜这份感情了。

    是的!

    感情!

    他们两个,爱着彼此啊!

    她再也无法否认,无论是心里,还是对别人。

    她悄悄地想着,在他以为她还在熟睡的时候。

    穆熠宸把文件全都看完,等抬头的时候发现她已经醒了,正躺在沙发里出神的看着他,当看到他投过眼神去,她又笑着,但是还是那么平静的,美好的。

    晚上两个人一起回了穆家,穆熠宸将他们今年要举行婚礼的事情跟家里长辈们说了。

    长辈们都很吃惊,老爷子着急的问:“你们俩怎么突然想要结婚了?打算什么时候?”

    “圣诞节!”

    穆熠宸说!

    本来大家都挺激动的,但是听到他们圣诞节才要举行婚礼又都皱起眉:“这几个月里有的是好日子,怎么非要选在圣诞节?太远了点!”

    穆子豪表示。

    “我们都在一起这么多年了,不差这几个月!”

    穆熠宸说,转眼看钦慕。

    钦慕也看着他!

    心里却忍不住想,圣诞节?

    那年圣诞节,他们俩

    钦慕垂了眸,脸色微红。

    “圣诞节一定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吧?以往你们俩每年圣诞节也都在一起是不是?”

    穆倾心立即就想到些什么。

    不过他们也的确是差不多每年圣诞节都会在一起,平安夜的时候替彼此守着。

    欢欢好奇地问:“圣诞节是什么呀?爸爸?”

    “圣诞节啊!那是个很特别的节日!”

    穆熠宸低调的跟女儿解释,看钦慕的眼神却别有深意。

    钦慕被他看的身上有些发麻。

    “不管如何,这定下来了总是比一直隐婚的好!既然时间多,那咱们就好好地准备准备这场婚礼,咱们家也好多年没这么热闹了。”

    冯芳华提议。

    “嗯!这场婚礼,咱们的确得大办!”

    穆子豪点着头赞许老婆大人的意见。

    “对!得大办!”

    老爷子更是一拍手,这事就算是这么定下来。

    其实钦慕并不想大办,只是这事好像她也说了不算,圣诞节的时候他们应该是一家四口了,想想,就随大家高兴就好了。

    穆熠宸悄悄地看着她,看她眼神里闪烁着的那些温柔的东西,将她的手悄悄地握紧。

    “可是圣诞节——慕慕的预产期是?”

    冯芳华突然又疑惑起来。

    “一月中旬!”

    钦慕想起来,说道!

    “这要是有个万一”

    冯芳华有些担忧的看了看自己老公,然后又说道,只是话还没说完就被打住。

    “不会有万一,就圣诞节!”

    穆熠宸觉得他儿子也没这么着急来找他们,但是他们这场婚礼,他就是想要订在圣诞节。

    钦慕什么都由着他,因为她觉得他的决定刚刚好也是她希望的。

    “哎呦!真是的!哥,你怎么这么啧啧啧!”

    穆倾心就见不得她哥哥在跟钦慕的事情上这么刻板,认真!

    穆熠宸看了她一眼:“到时候给我提前把空留出来!”

    “那我肯定啊,要不然我现在就跟我儿子在娘家扎根了!”

    穆倾心笑着说。

    “我说叫你老公!”

    穆熠宸说!

    穆倾心

    “你们兄妹俩啊,真是一对活宝!”

    老爷子忍不住抬手指着他们笑呵呵的说起来。

    “爷爷!我哥总欺负我,从小到大都这样!”

    穆倾心立即到老爷子身边去撒娇告状。

    “以后你哥哥都是两个孩子的爸爸了,欺负你也没空了!”

    老爷子还是护着自己的孙子的。

    “哼!爷爷偏袒哥哥!”

    穆倾心哼了一声,装作不高兴。

    “好好好,熠宸啊,以后可不准再欺负你妹妹了啊!”

    老爷子立即替自己的孙女讨公道。

    穆熠宸看着穆倾心那么爱撒娇实在是没办法,转头看了眼他媳妇,然后提醒了句:“你就不能学着你大嫂稳重点?”

    “我大嫂?钦慕?她稳重?”

    穆倾心心想,她稳步稳重的你不知道啊?

    钦慕没料到突然被老公大人夸赞,羞红了脸。

    冯芳华看着他们那么能闹腾都有点头疼了,赶紧转移话题。

    “听说王家从荣城搬到京里去了,钦明珠也跟着去了,这事你爸爸可跟你提过?”

    钦慕听后抬了抬眼,想了想:“没有!我们最近没联系!”

    钦慕说道。

    “哦!”

    冯芳华没有再多说。

    “这丫头走了也好,这个节骨眼上,她是不能再在这里了,咱们也安心点。”

    穆子豪说。

    “这倒是!那丫头在,我这心啊还真是整天七上八下的。”

    冯芳华真担心钦明珠突然冒出来找钦慕的茬,万一伤着钦慕,那他们老穆家还真是受不起。

    “她现在就算想要留在荣城也不能了,王环宇很在乎她,她现在又怀着王家的骨肉,王家也不会舍得让她在荣城独自呆,尤其是她又一直不想要这个孩子。”

    钦慕也难得话多。

    “这丫头是真的还没定性,这时候要孩子她大概说不会愿意,但是王家那小子也老大不小了,只是也没听说他们要结婚的消息。”

    冯芳华嘟囔着,像是自己在思考这件事。

    “妈!您什么时候对别人的事情这么感兴趣了?王家会娶她才怪,大概是那王大公子一厢情愿,王家要是知道钦明珠在荣城的名声,估计不把她赶出王家就已经是看在她肚子的份上了。”

    穆倾心也说出自己的看法。

    “我这不是随便聊的嘛!就你能说?”

    冯芳华看着自己女儿问道。

    “欢欢困了,我们回去吧!”

    穆熠宸看着趴在自己腿上要睡着的小丫头打断了女人无聊的家常。

    “嗯!”

    “就留下吧!都这么晚了还回去做什么?路上再吹了风感冒怎么办?”冯芳华说。

    “是啊,既然来都来了就留下吧,明天我们还要带欢欢去上早教课,还答应带她去运动。”

    穆子豪也说。

    穆熠宸便看向钦慕,钦慕高兴的站起来:“我带她去洗澡!”

    “要是她太困就明早上再洗也行,你不要抱了,让熠宸抱!”

    其实钦慕的肚子还不怎么显怀,但是现在穿的单薄了,冯芳华又做奶奶心切,总觉得她的肚子是跟以前不一样了,赶紧的在她要抱孩子上楼的时候阻止。

    “其实我也没关系的!现在还没什么感觉的。”

    钦慕笑着说。

    “这可不行!再说咱们家里这么多人,不缺你一个受累!”

    冯芳华又说道。

    “你妈这话说的有道理,慕慕啊,你就歇着,什么事都让别人去做。”

    老爷子点着头附和着儿媳妇的话,他对他这个孙媳妇可是一千个一万个的满意。

    他还真是不觉的他孙子娶了景晴那样的女孩就真的好。

    就算景晴不坏,就是那深闺里的姑娘他总觉得古怪,他就喜欢钦慕这种自小就靠着自己坚强的意志,又努力又谦虚的姑娘当他孙媳妇。

    其实老爷子早就想见钦慕了!

    后来钦慕跟穆熠宸抱着欢欢上了楼,楼下的一家人却是比刚刚还要激动。

    “太好了!这丫头总算是想通了!”

    冯芳华都快要笑出声来了,脸涨得通红。

    “是啊!我真担心这丫头一辈子走不出她爸妈的阴影!那咱儿子这辈子可就得一直隐婚了!”

    穆子豪说着说着笑起来。

    “你儿子才不会一辈子隐婚,他能神不知鬼不觉的让钦慕那丫头给他生孩子,他又能绑着钦慕去把证领了,总有一天他也会把她绑到礼堂去,举行个婚礼,对我哥来说还不是小菜一碟?”

    穆倾心看父母大人都如此担心哥哥的婚姻大事觉得他们简直是大惊小怪,也太不了解她哥哥的脾气了。

    那家伙,腹黑起来,你根本不知道他出什么手好吗?

    “还是倾心了解她哥哥啊,你们是不记得你们儿子怎么给你们娶的媳妇了?”

    老爷子赞同孙女的看法。

    “他要是真的什么都敢随着自己,就不会领证这么久还不敢昭告天下了,他可以逼着钦慕跟他结婚,但是他绝不会不经过钦慕的允许就弄婚礼,我怎么可能不了解我儿子?他最怕的就是钦慕那丫头受伤,他明知道钦慕心里受过多严重的创伤,他怎么能舍得不经过钦慕的同意,就去举行婚礼?”

    冯芳华说完后穆子豪笑了笑,对他爸爸跟女儿说:“你们自以为你们才是最了解穆熠宸的人,其实你们都错了,最了解他的,是生他出来的这个女人啊!”

    穆子豪说着还抬手握住了冯芳华的手,拉到自己手心里拍着。

    穆子豪轻易的一个小动作,穆倾心觉得自己被自己爸妈又喂了一嘴狗粮!

    穆倾心回自家的房间前坏坏的去敲了敲钦慕他们的门,然后就踮着脚悄悄地溜了。

    穆熠宸去开了一条门缝往外敲了敲,然后又把门打开把头抻出去看了看,然后皱起眉来。

    “没人吗?”

    “穆倾心!”

    穆熠宸把门反锁了然后走回去,除了穆倾心家里再也没人这么无聊了。

    “那她”

    “敲完门就回房间了!”

    穆倾心哪里想的到,她哥哥对她可是了如指掌。

    钦慕无奈的笑了笑:“我觉得穆倾心真的很可爱,怪不得江宴那么喜欢她。”

    “可爱?”

    穆熠宸上床前仔细琢磨了下那俩字,那俩字跟他妹妹有关系吗?

    “江宴是没见过市面,那丫头有什么好?”

    穆熠宸说道,掀开被子到她身边躺下。

    “这会儿说什么那丫头有什么好了?那阵子也不知道是谁说江宴配不上你妹妹的?”

    钦慕在被窝里看着他那一副正经的样子不敢苟同,直接戳穿。

    穆熠宸

    “我们先去拍婚纱吧?”

    钦慕看他要恼,立即被窝里搂住他的腰跟他商议着。

    “你做了吗?”

    “拍照的婚纱我就不自己设计了,麻烦!我其实有很多非常非常昂贵的,有历史的婚纱,至于我们婚礼上穿的婚纱嘛!我想应该是我师父帮我设计了!”

    钦慕想,这么大的事情,既然定下来了,她需要先知会她师父一声。

    简俨肯定会帮她设计婚纱的,所以她压根不需要自己操劳这事。

    “那我的呢?”

    穆熠宸听她提到简俨就不高兴了,而且她对自己的婚纱又不太上心,穆熠宸更不高兴了,再想到她给那么多男人设计过礼服,但是他竟然一件也没有,穆熠宸简直想要吃人。

    “你的什么?”

    钦慕好奇的问他。

    被窝里男人握着她腰上的手突然一用力。

    “啊!疼!”

    钦慕立即主动贴着他身上来减轻疼痛,眉头紧皱,叫苦连天。

    “穆太太,你不要太过分了,给那么多人设计西装,嗯?”

    “你也有啊!”

    钦慕被他捏的太疼了,说话都要变声了。

    然,穆总的威胁却迟迟的没有结束。

    “我也有?在哪儿?”

    穆熠宸皱着眉问她,手上的力道稍微轻了点。

    ------题外话------

    第一章如期而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