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4 亲一下,让你走
    “亲一下!让你走!”

    穆熠宸漆黑的眼神高高在上的睨着她命令。

    钦慕心里一阵痒痒,舔了舔自己还没擦唇膏的唇瓣,然后踮着脚就去亲他。

    只是说好的一下

    在被差点亲晕了之前她好不容易才逃出去。

    中午她才到了店里,看了会儿确定没有问题便决定离开,却不巧刚要出门就碰到张汝佳跟朋友来逛。

    张汝佳看到她的时候邪笑了一声:“吆喝,这不是jy的老板钦小姐吗?”

    钦慕只随意看了她一眼,然后又看向她身边的贵妇,因为不熟悉,所以钦慕只是不冷不热的一声:“来者就是客,两位请吧!”

    张汝佳没想到她并不搭腔,有些生气,但是还是拉着朋友一起进去。

    张汝佳当然是得知这家店里的衣服样式都是独一无二才来,虽然不满钦慕的种种,但是当进到店里,还是被里面的衣服所吸引。

    服务人员看到来了两位穿着得体的贵妇便立即上前:“欢迎光临,愿意为两位太太效劳!”

    “我们先随便看看!”

    跟张汝佳一起来的贵妇和颜悦色的说道。

    “好的!”服务人员立即就退到一边。

    “干嘛有服务员不用,呐!你给我们服务吧!”

    张汝佳一扭头,看到钦慕在身后便指着她吩咐道。

    服务人员立即想要上前解释,钦慕稍微抬手让她退下,然后便走到她们身边:“没问题!”

    有钱的都是大爷大娘,她得伺候着。

    张汝佳更没想到她会答应给她们服务,只嘲笑了一声便拉着朋友继续往里逛!

    “如果两位有喜欢的不妨试一下,不过张女士的身材最近好像有些发福,不知道有没有能穿得上的。”

    钦慕看张汝佳跟那位贵妇共同摸着一件衣服的时候便说起来。

    那位贵妇听后看了钦慕一眼然后又看张汝佳,张汝佳的脸都绿了。

    “我发福没发福,穿上试试不就知道了!”

    张汝佳被她那么一激,本要发怒的她突然拿起那件衣服就去了更衣室。

    服务员在旁边小心伺候着,钦慕跟那位贵妇点了点头,因为这几分钟看贵妇说话的口气还挺和善,便上前介绍:“这件也不错!并且这件,在荣城,只独一件!我看这位太太的身材非常不错,气质也好,不妨也去试试!”

    “真的吗?这是荣城独一件?”

    “这件衣服是我设计的,我说独一件,肯定就是独一件!”

    贵妇一听钦慕这么有信心,便也点了点头,钦慕用眼神示意服务员带去试衣间,然后便坐在一旁的沙发里拿着杂志随便翻着。

    张汝佳竟然也能来她店里,钦慕觉得这还真是不易啊。

    不过如今,钦明珠已经不在荣城,据说是被王家给拘禁起来了,恐怕生完孩子之前是别想出门了,钦慕不自觉的想,张汝佳现在会是什么心思呢?她是觉得她女儿会嫁入王家然后她在利用王家作威作福?

    钦慕听到里面试衣间的门被打开的声音,便把杂志放下。

    张汝佳先从里面出来的,墨色的旗袍穿在她身上很显气质,若是她不说话的话,看着倒是真的像是一位很有品位的贵妇。

    张汝佳也被镜子里的自己吓到,接着整个人身上的气焰都少了些。

    有些尴尬的看了钦慕一眼,钦慕微微点头:“没想到张女士的身材还不错!”

    “这是自然!”

    张汝佳说道。

    等下那位太太也换了新衣服从里面出来,看着张汝佳的时候立即上前去夸张:“钦太太,你这件衣服可真的是太配你了,真是太好看了!”

    “你尽会说好听的,都这么大年纪了,倒是你换了这件,真的是特别衬你的皮肤!”

    两个中年女人互相夸赞了一番便刷了卡,钦慕觉得人真奇怪,张汝佳竟然会买她设计的衣服。

    不过看着有钱进账,管她是谁呢。

    后来她们再逛便没心情搭理钦慕,钦慕便也就悄悄地离开了,服务员接上之后她们也没说别的,张汝佳只是提了句:“你们店里可还有别的,独一件的?”

    “还有几件!”

    服务员感觉自己遇上了富婆,立即带她去看!最后提成当然也是拿到手软的,张汝佳又买了三套,全都是独一件的!

    不管手里还有多少钱,哪怕是透支,很多女人遇到好的东西好像就是收不住手的,张汝佳便也是这一类。

    钦慕后来离开了市中心去了工作室,看到商场专柜的店长在会客区等她,便走过去:“怎么没给我打个电话?”

    “怕打扰你工作!”

    那个短发女人微笑着跟她解释。

    “坐吧!”

    钦慕垂眸看着已经上了咖啡,便没再叫小美,把包放下后又看着她:“今天突然过来,可是有什么事情?”

    “也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就是最近总有几个人在专柜捣乱,我是实在没辙了才来找你。”

    钦慕听到店长娓娓道来后不自觉的皱了皱眉:“一些女人?”

    “是的!前两天我还能应付,但是后来我实在是受不了了,偶尔也会换几个,挑挑拣拣的,好几次还说要见我们老板,我说我就是,她们全都不信,说老板在幕后躲着不敢见人什么的,所以我便来找你,或者你有主意!”

    店长说起自己的来由。

    “我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今天下午我会找几个人过去帮忙!”

    钦慕想了想说!

    “那真是太好了!”

    店长一听钦慕这么痛快的答应,心里也松了口气。

    “这家店到八月份合同期应该就满了,到时候应该会关掉!”

    钦慕想了想,又对她说起来。

    店长一听这话忍不住一阵紧张,最后却只微笑着:“好!”

    “jy在市中心的店开张,昨天你也去帮忙了,你感觉如何?”

    钦慕又问她。

    “我觉得很不错!我知道你们是大品牌,而且你又是特别有能力的设计师,所以”

    “我不是要你说这些好听的,我是想店长还是由你来做,暂时呢,你先商场跟中心街两边跑,当然,工资应该也会多一些,到八月份之后呢,你专心打理这家店,你看如何?”

    老实说这位店长一直以为自己要失业了,听到这里后有点小激动,抱着双手努力忍着笑,最后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一声:“我一定会很努力地,不用加工资!”

    她摇了摇头,说道不用加工资的时候,她是真的很喜欢在这个特别的时装店里工作。

    “工资是要加的,具体我稍微晚两天再去跟你谈,我们先来解决最近这个麻烦怎么样?”

    “好!”

    钦慕送走了店长之后便立即给江少打了个电话,江少接到她电话的时候正好在穆熠宸办公室喝茶呢,看到是她的号码后忍不住把屏幕在穆熠宸的眼前晃了晃:“你老婆给我打电话呀!”

    穆熠宸抬了抬眼,然后没说话。

    江之远暧昧的挑了挑眉,然后接通电话,故意装着腔调:“喂?小慕妹妹有什么指示啊?”

    “江少要是有空的话,我倒是真有件事找江少帮忙!”

    钦慕说道!

    “哦?小慕妹妹放着咱们宸哥这个有权有势的不用还要找我?”

    江之远问,还故意问完后开了免提。

    “这点小事不值当的惊动宸哥!”

    这话一说出来,原本不怎么高兴地宸哥啊,端着茶杯缓缓的朝后面靠过去,一只手扶着沙发背上,得意的眼神望着对面一下子黑了脸的男人。

    “小慕妹妹你这就没意思了啊,哦,我就那么闲啊?”

    江之远有点酸溜溜的问道。

    “那当然不是!只是这事江少做起来应该比较得心应手?”

    江之远听完后又抬眼看向穆熠宸,然后好奇地问:“那小慕妹妹说说,到底是什么事?”

    “最近有几个女人在商场捣乱不让我营业,我这不是实在没办法了嘛,所以就想找江少帮个忙找几位帅哥过去帮我看家护院,事成之后请江少喝酒可好?”

    “就这点小事?”

    江之远听完之后,立即江湖义气上来,脑子里已经在盘旋着找什么人去帮忙了。

    “嗯!就这点事!江少”

    “叫声之远哥哥!”

    江之远突然坏坏的说道。

    “之远哥哥!”

    钦慕在那头望着屋顶捏着嗓子叫了声。

    她自己都快吐了。

    而那边却一时乐开了花。

    江之远笑够了才说:“小慕妹妹请放心,这事包在你之远哥哥身上了,等下就找人过去。”

    “嗯!那麻烦江少了,不过点到为止,千万别闹出命案来,就不值当了!”

    “放心,哥哥有分寸!”

    江之远挂了电话后还是忍不住笑,穆熠宸看他那得瑟劲无奈的轻叹了一声:“之远哥哥?那以后你是打算让我也叫你哥哥?”

    “这我可没想过!”

    江之远心想,你老大,叫我哥那不是折我寿吗?

    “你小慕妹妹已经答应跟我举行婚礼,你让她叫你哥哥,那不是”

    “你们要举行婚礼了?”

    “圣诞节!”

    穆总捏着杯子随意的把玩着。

    那一声并不重,但是还算正式。

    其实兄弟们一直觉得穆熠宸跟钦慕的婚礼得等到白发苍苍了。

    大家都知道钦慕幼年经历过什么,都知道钦慕心里有创伤,谁也没想到钦慕才回来一年多,就要跟穆熠宸举行婚礼,这简直就是

    “先去替你小慕妹妹把事办了吧,其余的事情我们另外再择时间说!”

    穆熠宸看他要把正事忘了赶紧的提醒了一句。

    “得!我先去替我妹妹把事情办了去!”

    江之远点点头,端起桌上那杯快要凉了的茶来,一口喝完,起身去办正事。

    穆熠宸在他走后听到门被关上才有点失落的叹了一声。

    眼神里那神情,分明就是被抛弃的失落感,仿佛希望那个女人无论什么时候想到的第一个也是他。

    哪怕他知道钦慕为什么直接找江之远,但是心里就是有些失落,他媳妇这么了解他真的好吗?

    第一次觉得被了解也不全然是好的。

    晚上钦慕下了班便回了穆家,这几天穆倾心还在,所以他们大多都在穆家吃晚饭,有时候也睡觉。

    外面下着雨,吃完饭大家坐在沙发里聊天,穆倾心冲着钦慕眨眼:“唉,今晚不走了吧?你们俩在房间里睡觉的时候是不是特别怕弄出动静来?”

    她们俩聊天的动静真的很小,但是穆熠宸还就是听到了。

    穆熠宸转眼看向隔着他媳妇的妹妹:“穆倾心,你很无聊的话去看看你儿子醒了没!”

    “我儿子有阿姨帮我照看着呢,我好不容易有个人聊聊天怎么了?女孩子聊天你们男人不要在这里好不好?”

    穆倾心说着还把钦慕的手臂挽住了。

    如此亲密的举动,她们俩可是不多有,钦慕忍不住笑起来。

    “在聊什么呢?”

    在专注看新闻的冯芳华突然问了声。

    三个小辈立即就噤声了。

    冯芳华看他们的表情禁不住皱了皱眉:“你们可真是”

    然后又陪着老公跟公公一起看新闻,后来她很喜欢看新闻了。

    而欢欢趴在她爷爷的腿上也快要睡着的样子,穆子豪低了低头,然后低声道:“这小家伙困了,咱们去休息吧?”

    “嗯!我也不看了,今天有点乏。”

    老爷子也站了起来,像是有些疲倦的样子。

    穆熠宸他们抬眼看着老爷子:“您没事吧?”

    “爷爷!我哥哥会按摩,让他去帮您按按吧!”

    穆倾心拉着钦慕的手臂跟老爷子说道。

    老爷子一听这话立即来了兴致:“哦?你还有这手艺,去帮我按按去走!”

    穆熠宸

    没办法,只得去给老爷子服务去。

    穆子豪抱着他孙女,冯芳华跟在后面,三个人先去了欢欢的房间。

    穆倾心看已经没了别人,便又问了句:“刚刚的话题还没聊完呢,说说嘛!”

    钦慕刚刚一直在关注欢欢,都忘了穆倾心问的话,这会儿被一提醒,尴尬的扯了扯嗓子:“注意什么啊?我现在怀着孕呢!”

    “切!过了前三个月就可以做了嘛,我又不是没怀过孕,干嘛还要隐瞒我?”

    穆倾心鄙视她一眼,又催促:“说说嘛!说说嘛!这可是增进我们姑嫂关系的最佳时机,你不抓住可别后悔。”

    “那你是想叫我嫂子了?”

    钦慕听后好奇的看着她问了句。

    穆倾心突然不说话,那表情好像被喂了一个大鹅蛋。

    “是啊!你快说!”

    最后憋红着脸又催促钦慕。

    “你叫我钦慕就很好,不用叫嫂子!”

    钦慕摇摇头,完全不上她的套。

    穆倾心无奈的快要笑出来:“你怎么这么无聊啊?”

    “如果你想讲这方面的话题,我倒是不介意听一下你跟江宴在房间里的事情。”

    钦慕敏捷的眸光看向她,一本正经的微笑着跟她提议。

    穆倾心

    “说说嘛!江宴看上去也很厉害的样子!”

    钦慕小声跟她说。

    穆倾心听她夸自己的老公忍不住笑,抵着钦慕的肩膀悄声炫耀:“的确是很厉害!”

    “很多姿势?”

    钦慕又忍不住好奇的问了一声,低头看着抵着自己肩膀,脸上通红的女人。

    “嗯嗯!”

    穆倾心一边答应着一边克制着别笑得太过分,但是她的脸已经红的滴出血来。

    竟然还害羞!

    钦慕觉得挺不容易的。

    “特别多姿势!比那些片子里的男人都好!”

    穆倾心抬头,在她的耳边,还一只手捂着嘴边,跟钦慕悄悄地说道。

    钦慕不自觉的就想要脑补。

    客厅里只有两个女人低低的交谈的声音,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这样,再也没有别的动静。

    外面的雨并不大,但是像是很有下头的样子。

    钦慕回到房间后看到穆总责备的目光忍不住问他:“干嘛那么看着我?我又做错什么?”

    “哼!还知道自己做错事!”

    穆熠宸坐在床边,双手环胸看着她。

    钦慕禁不住紧张的舔了舔唇瓣,心想刚刚她跟穆倾心聊天难道被听到了?不应该啊,穆总又没有顺风耳,而且她们说话声音那么小。

    钦慕走过去,钻到他的双膝之间站着,双手放在他肩膀上,慢慢到他颈上,然后捧着他的脸:“怎么了嘛?”

    “刚刚跟穆倾心聊什么了?”

    钦慕

    他真的有顺风耳?

    “刚刚穆倾心从门口走过的时候表情那么古怪!”

    钦慕

    吓死她,以为他听到了呢。

    “她跟我说江宴很厉害!”

    钦慕选择挑‘重点’说!

    穆熠宸

    钦慕捧着他的脸贴着他站着,撒娇,对他坏笑。

    “那你有没有跟她说点我们的事情?”

    “当然没有!我只是负责套她的话!”

    钦慕说着有点害羞的摇了摇嘴唇。

    “那她那表情是怎么回事?你当我傻?”

    钦慕

    她还以为糊弄过关了,没想到穆总这么洞察秋毫。

    委屈,嘟嘴,然后晃着他:“哎呀,我只是说你很厉害嘛,我可没说你会什么姿势,她把他们的姿势都跟我说了。”

    穆熠宸皱眉,远离她一些,不敢相信的望着她。

    两个女人在一起竟然会聊这种话题?

    不是只有男人才会这样吗?

    钦慕看着穆熠宸那眼神有些心慌了:“我真的没再说别的,我发誓!”

    穆熠宸没说什么,只是忍不住咳嗽了两声。

    为什么他会发虚?

    “这件事就算过去了,那下午找江之远的事情怎么解释?”

    钦慕

    “江少跟你打电话了?”

    “你先解释!”

    钦慕

    坑!到处都是坑!

    钦慕觉得,但是看他严肃的表情也不敢瞒着他,就索性坐到他大腿上:“其实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我本想找你的,但是想到你再找他的话还麻烦,反正他认识的小混混比较多,我就直接找他帮忙了!他不会是放下我电话就立即给你打电话了吧?”

    “当时他正在我办公室里喝茶!”

    穆熠宸认真的告诉她,软香在怀,他开始没心思讲那些了。

    钦慕好奇的看着他,双手还搂着他的脖子:“你们俩在办公室喝茶,那”

    “那声之远哥哥叫的真好听!”

    穆总一边说,手已经在她细长的腰身轻抚。

    钦慕用力闭住嘴,一双敏捷的眼垂下,突然就像是个犯了错的小女孩。

    “少给我装!”

    “人家哪有装嘛?”

    钦慕抬了抬眼,撒娇卖萌,服软,这些她全都可以在他身上施展。

    “宸哥现在只要你好好服侍!”

    穆熠宸好心提醒,真的是特别正经的那种。

    房间里的空气都变的‘正经’起来,‘特别正经’的那种!

    “服侍宸哥本来就是小妹妹该做的事情嘛!不用宸哥提醒的。”

    钦慕说着便攥起拳头轻轻地捶打他肩膀,献殷勤。

    “跪下!”

    宸哥却丝毫不动心,威慑力十足的眼神望着在献殷勤的女人命令了一声。

    ------题外话------

    第一更!好欢快的一章节是不是?

    今天的第二章在中午十二点之前更新,我保证,真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