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0 傲娇如女王
    “那最好不过!上次的教训相信对待你们俩来说已经足够深刻,还有我这么好的例子在这里,熠宸,别说我当岳父的瞧不起你,你就真的别叫我失望,嗯?”

    “知道!”

    穆熠宸答应着。

    钦海明便点了点头,然后对钦慕说:“明天你到家里去一趟,我有事还要单独跟你聊聊。”

    钦海明不是不给穆家面子,但是他是真的担心自己的女儿。

    “好!”

    钦慕还是乖乖地答应着。

    这晚饭局结束后钦海明便回了家,却是疲倦的靠在沙发里。

    他最近常常梦到钦慕的妈妈出车祸的场景,他实在是担心钦慕再步了她母亲的后尘。

    或者是因为那次钦慕说她有想过自杀,所以后来他才常常做那样的梦?

    钦海明想不清楚了,只是此时安静的房子里,虽然大,却空荡荡的叫他心里发慌。

    那些曾经好的不好的事情,在他的脑海里一遍遍的过着。

    仿佛这大半生,都是白活!

    直到今天才知道,什么是对自己最重要的!

    ——

    钦慕跟穆熠宸跟长辈们一起回了老宅,钦慕回去后就去了欢欢房间,钦慕被父母大人给叫到了老爷子房间里。

    穆熠宸一看阵仗有点大,皱了皱眉:天也不早了!你们还不休息?

    “苏珍到底是怎么回事?”

    冯芳华先问出口,站在墙边严肃的问他。

    “我发誓,我跟那个女人一点关系都没有,纯粹是为了工作。”

    他只能实话实说。

    “这里也没有外人,你就跟爷爷交代一句实话,你跟这个女人真的什么关系都没有?”

    “我发誓!”

    穆熠宸听到爷爷的话忍不住又郑重其事的表示,突然觉得这一家人郑重其事的把他叫过来,竟然是兴师问罪的。

    不过,他们是替谁这么问他得罪?

    “你要是再让那丫头伤心,别说是她爸爸,我这个当爷爷的也饶不了你,记住了吗?”老爷子吩咐着。

    “记住啦!”穆熠宸点头,忍笑。

    “你要是再弄出点什么事来,你爸妈这张老脸也真的是你听今晚上钦市长那些话也该知道他到底多生气突然冒出来那个苏珍,这个女人在你们酒店得呆多久?”

    “这个不好说吧!”

    穆熠宸皱了皱眉,他怎么知道那女人要呆多久?

    只是下属说已经给那女人打过预防针了,所以以后她要是敢惹事,那他也就好自由发挥了。

    等他回到房间的时候看到钦慕已经把欢欢抱到床上去了,就在他们俩中间呢。

    穆熠宸漆黑的眼神看着钦慕那忍着笑的模样,她倒是丝毫没有被苏珍影响的样子,一心里,满眼里,都好像只有他,只有这个家。

    他走到旁边去坐下,躺在她跟女儿旁边低声问她:“干嘛笑的这么鬼精?”

    “嘿嘿!没有啊!就是想跟你说,今晚就让欢欢跟我们一起睡吧!”

    “如果只是偶尔,我接受!”

    穆熠宸说。

    钦慕惊喜的看着他,今天晚上穆总真好说话。

    “我去洗个澡,困了就先睡。”

    他伸手,隔着女儿摸了下她头发。

    “嗯!”

    钦慕答应着,看他下了床去橱柜那边拿了睡衣便去了浴室。

    她就静静地趴在女儿旁边,感受着女儿睡觉时候的美好,也看着他那挺拔的后背。

    哇!他每次那么脱衣服的时候,她都觉得他简直酷毙了。

    不过她没想到,只是短短十分钟,她真的就睡着了。

    穆熠宸换了睡衣睡裤从里面出来,看着那母女俩在床上睡着的时候忍不住眉头微动,眼内的神情也是丰富多彩。

    似乎很无奈她这么快就睡着,但是又很心动她跟女儿都在他身边。

    穆熠宸躺在她们母女身边,想到今日在酒店的雅间里钦海明对他说的话,他的确是不能再叫钦慕有什么危险了。

    想到上次他们夫妻俩都被人算计,也算是幸运。

    但是谁也不敢保证幸运会伴随自己一辈子,所以,防备,先下手为强,通常才是保护自己的最好办法。

    钦慕跟穆熠宸那天去拍婚纱照了,就在钦慕工作室的不远,那个漂亮的湖边。

    小美是伴娘,赵淮是伴郎,所以两个人都随行。

    当然了,秦逸跟江之远也都跟了去了,这么大的事情谁都想去凑个热闹看个笑话。

    其实心里就是妒忌,不得劲,想要吐槽。

    景峰跟赫连好去的稍微晚一点,钦慕跟穆熠宸已经在摆拍了。

    两个人从越野车里出来,然后一边往那走,一边看着那边在拍婚纱照的一对夫妻。

    钦慕穿着洁白的婚纱靠在穆熠宸的肩膀,正拍着照呢,突然看到赫连好站在不远处,便朝她挥手。

    赫连好双手插兜站在景峰旁边看着,忍不住替好姐妹开心。

    穆熠宸穿着白色的西装,站在穿着平底鞋的钦慕身边,像是那种特别有安全感的男人。

    尤其是钦慕脸上被宠坏的那种娇柔的神态,一眼望去就给人一种被惯坏了的感觉。

    穆熠宸轻轻地搂住她的腰,在摄影师的要求下摆出各种别扭的姿势,只是每一次都忍不住深情的望着钦慕。

    “哎呀,虐死单身狗了!”

    江之远坐在自己的车头上,看着那一场心里难受的好像被灌了毒药。

    只是别人却好似没有他那么痛苦。

    秦逸好像在想象自己穿上礼服的那一天,只是他一直没有想象出来自己的女人会是谁。

    难道是溪秘书?

    溪秘书?

    秦逸被这一想法吓一跳,立即拍了下自己的脸。

    坐在车头的男人听到声音后疑惑的转眼看他:“我靠,你犯什么病?”

    秦逸看他:没有!

    “没有?”江之远表示质疑。

    直到俩人看到赫连好跟景峰来的时候,江之远刚想说又来了俩单身狗,但是转念却又苦大仇深的:“老子非要娶个三妻四妾,羡慕死你们这些只能一夫一妻的凡人。”

    赫连好跟景峰听到后转眼看他。

    “现在是法治社会,你要是犯了事我也帮不了你。”

    景检立即提醒。

    “我只是说说而已。”

    江之远被吓坏,立即认真的对他解释。

    赫连好忍不住笑了一声:“话说江少,那几天跟你在一起的那个女孩呢?你不是有人家微信吗?没再联系?”

    “大家又不熟,我无缘无故联系人家,人家还以为我看上她了怎么办?”

    江之远皱了皱眉嘟囔起来。

    “别管他。”

    景峰跟赫连好说。

    “小好,过来!”

    钦慕搂着新郎的手臂却在叫赫连好。

    “叫我呢,我过去趟!”

    赫连好说着便丢下景峰往前面走去。

    景峰看着赫连好撇下自己时候无情的样子无奈的叹了一声,也靠到了江之远车子那边去:“带烟了吗?”

    “带了!”

    于是三个男人靠在车旁不爽的抽着烟。

    而那边小美跟赫连好轮番跟穆熠宸合照,三姐妹也开心的一起合照。

    那一天,她们换了好多套婚纱,赫连好跟小美全都穿上了婚纱,不是伴娘服,而是钦慕刚刚穿过的婚纱里的其中之一。

    三个女人一起美美的在湖边拍了照。

    钦慕对赫连好低声道:“叫景峰陪你拍一张?”

    赫连好吓一跳,小美却听到了,在那边吆喝:“景少,喊你拍照啦!”

    在抽烟的男人夹着烟的手刚要往嘴边放却停顿下来,像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哼!老子非要娶三妻四妾不行。”

    江之远受不了虐了。

    景峰却掐了烟朝着他们走去。

    直接走到赫连好身边去,只是赫连好并不看他,他左边是赫连好,右边是小美。

    小美绝对是乱入,所以最后被赵淮给拉开了:“小美人,你是我的!”

    小美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望着江淮。

    而景峰已经紧张的勾着赫连好的肩膀。

    今天的婚纱照,其实穆熠宸以为是他的主场,但是后来他才知道他老婆的良苦用心。

    钦慕可以毫不避讳的跟赫连好换着婚纱照穿,穆熠宸自然也只得跟景峰换西装。

    之后又去了市里比较有名的几个景点,秦逸跟江之远偶尔参与其中跟着拍几张,作为好兄弟。

    但是两个人还是全程被三对穿礼服拍照的人给虐了,尤其是最后赵淮跟小美竟然自由搭配成了一对,穿上了婚纱跟礼服也拍起那种照片。

    晚上大家一起去找了家私房菜吃饭,江之远问:“为什么不去am?”

    “这就得问咱们穆总了!”

    赫连好说了声,敏锐的眼神看向穆熠宸。

    穆熠宸微微笑了笑:“今天的婚纱照谁付钱?”

    瞬间周围都安静了。

    大家被带去一个雅致的包间里,分别寻着自己该坐的位置坐下,然后赫连好聪明的闭了嘴。

    “反正不是我,我是个穷打工的,而且还是很穷的那种!”

    小美一边摆弄自己的茶杯一边说道,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看钦慕。

    “也不是我,我只是个穷开车的,还是个伴郎。”

    赵淮说也说,一本正经的。

    “我跟小好的工资都不高。”

    景检更是特别严肃脸讲述。

    赫连好低头给自己倒了杯茶,更是把自己的嘴给堵住了。

    “我跟秦逸就拍了两张,而且我们俩单身狗,你们好意思要钱?”

    江之远说,秦逸附和着点头。

    “看样子是我出钱了,那你们是不是识大体一点,少问我一点扫兴的事情?”

    穆总也拿起茶壶给自己老婆倒水,里面是孕妇可以喝的花茶,他特意叫工作人员准备的。

    钦慕笑起来:“今晚我请好了,你们尽管吐槽!”

    几个男人一听这话,均是红了脸,尤其是江之远跟秦逸。

    赵淮继续无耻的装穷,小美也继续快快乐乐的蹭吃蹭喝。

    “我跟慕慕初次见苏珍的时候,都觉得她应该是个演员或者模特,那身材真是好。”

    赫连好又说道。

    “嗯!是还可以!”

    穆熠宸喝茶前说了一声,接着大腿上一痛,他还端着咖啡,却是忍不住看着钦慕坏笑起来。

    钦慕拧了他的大腿一下,然后瞪着他。

    “我心里怎么想不是都跟你说了吗?”

    钦慕想到昨晚他才表了忠心,瞬间又小开心起来,然后低着头端着自己的水小口小口的抿着。

    本来钦慕这两天该跟钦海明见一面的,但是钦海明突然去出差,她便暂时没了那个包袱。

    吃过晚饭大家各自回家,赫连好跟景峰离开前钦慕作为赫连好的闺蜜跟景峰说:“好好对我们家小好,否则不会放过你。”

    穆熠宸站在边上看着,想起来前不久赫连好也是这么警告他的,她们俩倒真的是好姐妹。

    之后钦慕上了车,穆熠宸便也上了车。

    景峰跟赫连好在自己的车子旁站着,景峰突然朝着她那边走去,替她打开了车门。

    赫连好好奇的看他一眼:“不用这样的。”

    “我怕钦慕找穆熠宸揍我,你知道他身手还不错的,不一定我每次都能赢他。”

    景峰向来不怎么会开玩笑。

    赫连好却不知道为什么会为了他那一两句话而有感觉,低头上了车。

    景峰帮她关好车门,提醒她系安全带,然后绕到驾驶座那边,发车,离开。

    一路上两个人都没怎么说话,但是心里其实都很激动。

    明明是去看别人拍婚纱照的,但是结果却是他们俩也拍了,虽然不多。

    明明已经拍过了,可是这一次拍,感觉竟然

    一点都不一样。

    回到家后赫连好去洗澡,景峰在厨房帮她切点水果,却接到家里的电话。

    是他母亲。

    “小峰,听说小好怀孕了,是不是真的?”

    他母亲的声音还算柔软,景峰听后眉头稍微一动,之后沉了一声,还是嗯了一声。

    “真的啊!那我岂不是要当奶奶了吗?”

    他母亲稍显激动的声音从他手机听筒里传出来。

    黑夜里,这个声音,显得有些脆弱。

    “妈!我们明天再说好吗?太晚了。”

    景峰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想告诉赫连好他家人已经知道她怀孕的事情。

    “哦!好的!你好好照顾小好,有什么需要我们做的就尽管跟我们提出来,她现在怀孕了,让她别太累了,孕妇最需要的就是休息。”

    “好的!”

    景峰说完后便挂了电话,然后继续把自己准备的水果放在盘子里端上去。

    后来赫连好洗完澡出来看着他:“你看我头发是不是太长了,最近觉得有些累,我去剪掉怎么样?”

    景峰放下水果盘,看着她背对着他,两只手捏着自己的一大把头发,便答应了一声:“好!”

    赫连好听后便又把头发放下,一边擦着一边坐到了沙发那里,看着桌上的水果她突然就又胃口打开。

    “你去洗澡吧,我已经帮你放了洗澡水。”

    有些事情已经成了习惯。

    “嗯!”景峰答应着,但是走了没几步还是又走回去。

    赫连好将自己的头发随便用毛巾包起来然后就打算弯腰去拿果盘,然后发现他又回来,抬头好奇的看着他:“怎么又回来了?”

    “家里知道你怀孕的事情了!”

    他还是告诉她。

    赫连好看着景峰有些倦意的脸上,然后突然微微一笑:“哦!知道就知道吧!”

    景峰不理解的望着她。

    “你快去洗澡吧,待会儿我们再说!”

    她还是把水果盘抱了起来。

    景峰看到她还有心情吃,便觉得事情可能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糟糕,才去了浴室洗澡。

    赫连好想,大概是因为今天去拍了婚纱照,那种突然的亲密,叫她心里平复了很多。

    老实说,景峰还是原来的景峰,他还是忙于工作与家庭之间,他是个很专注的人,但是他的一个眼神都能叫她的心里感觉很重。

    她突然想到,他从来没跟自己说自己累过,他总在努力为大家付出,但是从来不求回报。

    他为了景家,大概受了太多累。

    就这么一段时间,她该立即他的!

    然后就是今天,钦慕突然提议让他们一起拍婚纱照,赫连好又挑了一个葡萄放到嘴里,觉得酸酸凉凉的,特别好吃。

    葡萄被他切成两半,仔已经被去了,所以更让她心动。

    之后她的手机响起来,她看到是自己妈妈打来的电话,猜测着肯定是她婆婆跟她妈妈说了她怀孕的事情,想了想就接了起来:“妈!”

    “小好啊,怎么怀孕这么大的事情不跟我们说呢?”

    “刚查出来!还没来得及!”

    “这是大喜事,大家都为你高兴,你明天回来一趟好不好?妈妈有些话要叮嘱你。”

    “好!”

    赫连好挂掉电话,景峰正好洗完澡从里面出来,一向不苟言笑的男人总是那么有距离感,但是那不是在她面前。

    景峰走到她边上去,在她沙发扶手上半坐着,也插了块水果吃着,问了句:“妈来的电话?”

    “嗯!让我明天晚上回家吃饭。”

    赫连好据实以告。

    “要不要我陪你一起回去?”

    “不用了!”

    赫连好柔声说。

    景峰就那么低着头看着她,他突然发现他们俩最近的距离真的不是一般的大。

    于是双腿往旁边放,他从沙发扶手往后仰,躺在她腿上。

    赫连好下意识的往后靠,两只手有点没地方放的张开着,低着眼看着他肆意的躺在她腿上望着她的样子。

    “干嘛?去床上躺!”

    “就这样待一会儿!”

    他说。

    声音那么轻,又让她心疼。

    赫连好轻轻地捧住他的脸,突然有点难过的红了眼眶:“景峰,最近你很辛苦吧?为什么不跟我讲呢?”

    “我是男人!”

    “可是你还是我老公呢!”

    她低喃着,眼泪快要冒出来。

    “我不想你也那么累!小好,你只要简简单单的做景太太就好。”

    赫连好忍了又忍,终于没把那些到了嘴边的话说出来,只是疼惜的捧着他的脸。

    钦慕要睡觉前收到赫连好的微信。

    “慕慕,我突然觉得我好自私。”

    钦慕躺在床上疑惑的看着她发来的信息,不自觉的皱了眉头。

    小好自私?

    她觉得这世上再也没有比小好更好的人了。

    穆熠宸洗完澡去她身边躺下,把她抱在怀里问:“谁的信息?”

    “小好!”

    钦慕把手机抬了抬,然后给赫连好回了句:“我觉得你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可是景峰一个人承受了那么多,我作为妻子却什么都没有为他做。”

    赫连好回给她,前面发了一个哭笑的表情。

    “谁说的?他爱你你就嫁给了他,他要孩子你就给他生了孩子,付出这么多还叫什么都没为他做?”

    赫连好

    穆熠宸看着钦慕发的信息忍不住笑了声:“我说穆太太,或者人家现在正在难过,你要不要这么搞笑?”

    “搞笑吗?”

    钦慕好奇的问他,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问。

    穆熠宸

    “快说我很认真!”

    钦慕突然翻身骑在他腰上压着,傲娇如女王,坏坏的一只手捏住他的下巴命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