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7 那么甜那么甜!
    “啊!”

    清晨,静谧的房间里突然传出来一声惨叫。

    钦慕睡眼惺忪的坐了起来,一扭头就看到那边地下要爬起来的男人。

    因为怕压到女儿又不愿意去睡沙发,所以穆总晚上睡觉一直睡在边边上,可是清晨睡梦中的男人完全忘记这件事,所以一转身就掉到了床下。

    而大床中间那个小女孩睡的还香着呢!

    “你没事吧?”

    钦慕小声问他,怕吵到女儿。

    “要死了!”

    穆熠宸索性躺在了地毯上。

    钦慕一听那话立即掀开毯子下床绕过去到他那边,蹲下看他:“伤到哪儿了?”

    话刚一说完人就被拽了下,直接爬到了他脸旁边。

    “蠢女人!你老公这么大的人能伤到哪儿?又不是从天上掉下来。”

    钦慕

    穆熠宸却是一转身将她搂住。

    “你干嘛?快松开!”

    “终于抱到了,让我多抱回儿!”他的声音闷闷地,听的人心疼。

    钦慕便任由他抱着突然不动了。

    这会儿真觉得当爸妈不容易了,以前一个人还好,反正所有心思都在欢欢身上,但是她现在更心疼她老公了,被硬生生分开还不能叫委屈。

    “下午去我工作室睡午觉怎么样?”

    “不要!”

    “不要?”

    “嗯!去am吧,去客房!”

    他抱着她低声说着,不愿意放开她,又把她抱紧了几分。

    钦慕贴在他身上,听着他的话,突然一阵脸红。

    看来今天下午要打持久战了。

    “好!”

    答应他的时候竟然忍不住脸红了。

    因为怕打扰女儿休息而故意放轻的声音,让这个房间更加温馨美好。

    “爸比妈咪,你们怎么在地下?”

    突然那稚嫩的声音,将沉浸在下午的幻想里的两个成年人拉回了现实。

    钦慕一抬眼就看到她女儿抻着小脑袋趴在床边看着他们,吓一跳。

    穆熠宸也是一回头看到床上的女孩,然后哭笑不得的又回头抱着他老婆。

    “我们家小心肝肯定是我上辈子的仇人,来讨债的。”

    穆熠宸说这话的时候分明是头疼欲裂,但是却略带感性。

    这个男人感性的时候,那可是尤为珍贵的,平时只顾性感。

    “都说女儿是爸爸的前世情人,你是第一个说仇人的肯定。”

    钦慕笑着提醒他,穆熠宸也哼哼着笑了笑,当然小心肝还是小宝贝,他们只能在另外找时间亲热了。

    之后穆熠宸把钦慕从地上拉了起来,欢欢仰着头看着爸爸一脸无奈的表情还在捂着嘴偷笑呢。

    “宝贝,你笑的太开心!”

    穆熠宸说道,然后起身去抱着她对钦慕说:“你要是没睡好就再多睡会儿,我去把这小丫头送人。”

    “爸比,你要把我送给什么人呀?”

    欢欢问!

    “送给什么人啊?狼外婆好不好?”

    穆熠宸抱着欢欢往外走。

    “奶奶是狼外婆吗?”

    欢欢搂着爸爸的脖子问道。

    穆熠宸震惊,已经幻想出冯女士得知这话把他的脖子拧下来的画面。

    钦慕也是震惊不已,坐在床边无奈的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心想这小丫头怎么这么浮想联翩呢?

    然后还是起身去洗手间洗漱。

    只是才刚洗完手便又听到门响,一站出去,穆熠宸又回来。

    “你在干么?”

    穆熠宸皱着眉头问答。

    “洗漱啊!”

    钦慕回答。

    “不是让你再多睡会儿?”

    “我不困啦!”

    “我困!”

    钦慕

    穆熠宸走上前去把她从洗手间里直接抱了出来。

    “喂!我还没擦手呢!”

    钦慕张开着双手怕把他衣服上弄湿。

    “擦我身上!”

    穆总特别正经的跟她说,然后将她放在床上。

    钦慕躺下的时候看到他严肃的嘴脸忍不住眨眼,穆熠宸转头去从旁边的床头柜抽纸盒里抽了几张纸出来帮她擦手,然后才又躺在她身边。

    “我腰都要断了!”

    他抱怨了一声,将钦慕搂进怀里。

    “要不然最近我们分开睡?欢欢最近好像有点粘我!三个人一张床是挤了点!”

    钦慕窝在他怀里跟他小声商议。

    “休想!”

    穆熠宸立即否定!

    “可是这样你太累了!”

    钦慕知道他把位置都让给她跟女儿。

    “为了你们母女俩,累死也是命!”

    穆熠宸搂着她,那意思是无论怎样他认命了。

    于是两个人又独占着大床温存了会儿才下楼,上午钦慕没急着去工作室,穆熠宸先开车离开。

    钦慕在家陪着老爷子继续下棋,老爷子忍不住嘟囔:“你这棋艺,再让我好好调教一阵子,下遍荣城无敌手啊!”

    “这么厉害?”

    钦慕握着一个象棋超级配合的惊讶脸问道。

    “当然!我亲自调教出来的人!”

    老爷子骄傲的回应。

    钦慕忍不住笑,心想等自己跟穆熠宸老了,也能这般性格开朗该多好啊?

    “你跟熠宸那小子啊,少自己在公寓住!趁着这阵子怀孕你婆婆对你脾气好,多在这里住住,一来你们俩也轻松,二来我也有个伴不是?”

    老爷子一边认真下棋一边又说起来。

    钦慕闪烁着光芒的眼神看了老爷子一眼,然后答应:“行!您赢了我这局,我就答应您!”

    老爷子抬了抬头:“哈哈!你赢过我吗?”

    “那我岂不是只能听您的了?”

    钦慕装作自己不小心掉坑里的样子,惹的老爷子又笑起来:“要不然我再给你发个红包?要不然说出来好像我一个老头坑了你一样。”

    “呃!红包就免了!我不会告诉别人我被一个老头坑的。”

    钦慕装作特别紧张的样子跟他说。

    老爷子一走神,钦慕悄悄地将了他一军,后来老爷子一低头发现自己要输,吓的:“这是怎么回事?”

    “呀!我要赢了吗?我不是从来都是输的那一方吗?是爷爷赐给我的好运呐!”

    钦慕故意拍了下掌说起来。

    老爷子

    论戏精的比拼,这一轮老爷子认栽。

    钦慕陪他下了两盘棋便要离开了,老爷子看她背着包要走抬手把她招到跟前:“快来快来!正放你的广告!”

    钦慕便好奇的走过去瞅了一眼,还是那个香水广告,已经一年多了竟然还在放,看来还不错。

    “你是不是认识演艺圈的人啊?”

    “呃!这个嘛!我认识的不如穆熠宸多!”

    钦慕看出老爷子眼里的光芒所为何来,悄悄地压低身子跟他说。

    老爷子只想着自己家是开药厂的,后来孙子搞些乱七八糟的他总也记不清,怎么会知道他孙子还投资这些。

    于是中午穆熠宸跟溪秘书还有秦逸去谈完合作在路上找了家餐厅吃饭的时候接到老爷子的电话。

    穆熠宸看到是老爷子的号码又看了眼前面坐的两个人,拿着手机朝着里面洗手间的方向走去:“您老有什么吩咐?”

    穆熠宸去洗手间的空当里,溪秘书跟秦逸却是没有半点沟通,两个人低着头各自吃各自的,溪秘书很快就吃完饭:“麻烦帮我跟老板说一声,我吃好先走了,还有几份文件我需要立即整理出来。”

    秦逸看她那公事公办的样子只是当肩了点头,她便背着包大步离去。

    秦逸忍不住扭头去看她的背影,怎么有种现在的女人都很不女人的感觉?

    她们仿佛都在拼,拼职位,拼赚钱,拼很多很多,但是她们怎么不拼男人呢?

    哦!不!

    她已经有男友了!

    秦逸突然想起溪秘书上次跟他说的话,然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穆熠宸从洗手间回来看到溪秘书已经离开座位便问道:走了?

    “嗯!”

    秦逸答应了一声。

    穆熠宸看秦逸惆怅的模样低调的问了声:“你这也算是咎由自取?”

    “什么?”秦逸震惊的望着穆熠宸,实在是不希望穆总再继续在他伤口上撒盐了。

    “所以我说,该洁身自好。”

    穆熠宸又提了一声。

    秦逸

    “兄弟我一把年纪才开荤,还不够洁身自好?想你小小年纪就把小慕妹妹给睡了,还搞出个私生女来我说什么了?”

    秦逸委屈巴巴的问他。

    “你说什么你忘记了?再说我们不是私生女,我们是有证架势,再就是,我是从一而终的男人,不要拿我跟你相提并论。”

    穆熠宸云淡风轻的调侃。

    秦逸,猝!

    吃过午饭两个男人一起出了餐厅,秦逸转头:“我去开车过来!”

    “嗯!”

    几分钟后秦逸站在餐厅门口看着外面已经走远的那辆车。

    心想老子去把车开过来是为了让你去泡妞的吗?还要去工作室谈点关于婚礼的正事,呵呵!

    穆熠宸把车子开到了工作室便直接上了楼,然后——

    又扑空!

    他站在门口停着外面虚弱的声音:那个!钦慕去了店里!

    “她说几点回来?”

    穆熠宸在窗口站着,双手叉腰皱着眉望着楼下问了声。

    “那个!她没说!”

    “知道了!你先去忙吧!”

    他下了命令小美便帮他关了门然后去忙自己的了,其实也是刚吃完饭回来,去了趟洗手间出来就看到好像是穆总来,小美立即跟上楼,发现果然是。

    小美下楼后赶紧给钦慕发信息,钦慕正在跟温如暖选衣服,看到信息后恍然想起跟穆总的约定来,立即对温如暖说:你先自己看看,我打个电话。

    “好!”

    温如暖在继续自己看衣服,服务员激动地拿着个小小的笔记本去找她签名,她好脾气的帮忙签上,还送了祝福。

    钦慕拨了穆熠宸的号码,那时候穆熠宸已经躺在她工作室里唯一的一张床上:“什么时候回来?”

    “我在跟温如暖挑衣服,你先睡,我最多一个小时后回去。”

    “好!”

    穆熠宸说完就挂了电话,其实已经有种不祥的预感,那就是她一个小时后绝对回不来,她跟温如暖在一起呢,怎么可能说脱身就脱身。

    温如暖马上就要生了,所以衣服都是选的大码!

    “到时候我穿不了了再送给你穿是不是刚刚好?”

    “倒是个不错的主意!我穿完还能送给小好穿!”

    钦慕想起来就觉得划算,一件衣服可以三个女人一起穿。

    温如暖刷卡的时候服务员嘘声问:“那,还要付钱吗?”

    钦慕

    温如暖

    “钱还是要收的!”

    钦慕超级认真的看着服务员说道,然后才笑了声。

    服务员怕老板真的生气,立即去帮忙刷卡,温如暖好脾气的说道:你吓到人家了!

    “嗯!我看有点像!不过我看我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培养服务人员的赚钱精神啊!”

    钦慕说着又看向一身都是钱的温如暖。

    “你就别挖苦我了!”温如暖回了声。

    两个人选完衣服便在店里弄出的一个喝咖啡的地方坐着聊天,两个人每人面前一杯白开水。

    “你这次怀孕感觉如何?跟第一胎有区别吗?”

    “有!区别很大!”

    温如暖的问题让她想起怀着欢欢的时候,她那时候一心都是赚钱赚钱,她得给欢欢赚足够的钱,不能亏着她闺女啊!

    那时候她没有爱情,没有家庭,更别提男人的肩膀。

    这一胎嘛!她幸福的俨然一个富家少奶奶,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

    “我说的是你怀孕的反应。”

    温如暖看她沉浸在自己的回忆里拍了她一下提醒。

    钦慕

    很尴尬的好不好?

    温如暖看钦慕尴尬的要红脸就开始笑,笑着笑着突然眉头都皱起来了。

    “糟糕!好像什么破了!”

    “啊?”

    钦慕听到她那一声后刚刚所有的想法都没了,只是看着温如暖的脸色一下子变的惨白立即站了起来到她跟前让她抵着。

    “你,这是要生了?”

    钦慕紧张的问了声,然后也不管是不是就扭头看着刚进来的店长:“快去帮我把车开到门口!”

    店长虽然没有生过小孩,但是看温如暖的脸,立即就又跑了出去帮忙开车。

    钦慕把温如暖小心的扶起来:“还能走吗?”

    “嗯!”

    温如暖捧着自己的肚子艰难的嗯了一声。

    年轻的服务员都吓坏了,但是还是赶紧放下手里的宣传册去帮忙搀扶着。

    上车后店长负责在前面开车,钦慕陪温如暖坐在后面,温如暖吓的眼泪都出来了:“帮我,给我给孩子爸打电话!”

    温如暖艰难的掏出自己的手机,她已经什么都看不清了。

    “好!”

    钦慕答应着,可是打开手机需要密码,只得又问:“密码是多少?”

    “611721!”

    温如暖的声音有些颤抖。

    钦慕低着头赶紧的解锁,成功后立即找出她男人手机号拨过去:“喂?温如暖马上要生了,你快赶到市医院去!”

    钦慕挂掉电话之后转头看着温如暖泪眼模糊的模样,再低头看着温如暖一直用力握着的她的手,继续跟着紧张。

    医院的工作人员早就将推车备在门口,等她们的车子一过去便立即上前去帮忙。

    温如暖的手臂被陌生的大夫一抓住眼泪就更停不下来,紧张的抓着钦慕的手:“怎么办?我好害怕!”

    “不用怕,很快就过去的。”

    钦慕只得这么安慰她,赫连好也跟着跑了出来:“通知她老公了吗?”

    钦慕立即点头,赫连好看向被推着往里走的人:“不要紧张,深呼吸!”

    温如暖因为跟赫连好已经相熟,所以看到她后也放松了一些,忍不住点了点头,想自己拍过那么多孕妇生产的戏码,但是到了真枪实弹的时候那种恐慌

    “我们主任会亲自帮她接生,不要担心!”

    赫连好转头对一直跟着她们的钦慕回应道,低头看着钦慕的肚子皱着眉问:“你还要跟着跑什么啊?”

    “我担心她啊!”

    钦慕回答着,继续跟着跑。

    “你就别跑了,自己怀孕好几个月再跑出个什么事来谁担待得起?你慢慢走去楼上就好!”

    赫连好说完给店长使了个眼色。

    钦慕也是真跟不动了,到了电梯旁看着她们进去后便停了下来。

    店长上前去搀着她:“我们乘坐普通电梯上去!”

    “嗯!”

    钦慕答应着,看着医用电梯的门被关上,然后才又转身跟店长往旁边的普通电梯那里走去。

    已经有些人在等着,钦慕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想到穆熠宸,便伸手想去摸自己的手机给穆熠宸打电话,才突然发现自己出来的急了,连包都忘了带,倒是一直装着温如暖的手机,便用她的手机给穆熠宸打了个电话。

    穆熠宸也没睡着,一直在床上刷屏等她。

    看到陌生号码的时候皱了皱眉,之后跟着自己的心意接起来:喂?

    “温如暖要生了,我陪她到医院来了。”

    “我马上过去!”

    那种心有灵犀,像是不需要倾诉,只凭着对方说话的口气,以及感知的状态,就知道对方的需求。

    钦慕也正是想他一起来医院,放下手机后电梯正好也开了,便跟店长走进去。

    很快温如暖就被推到产房里,等她老公赶来的时候,产房的门已经关了半个小时。

    赫连好也站了出来,看到钦慕来的时候赶紧抚着她在旁边坐下:“你一个孕妇,干嘛这么火急火燎的?”

    “就感觉自己好像要生了一样!”

    钦慕忍不住苦笑了一声,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那种感觉。

    “唉!”

    赫连好无奈的叹了一声。

    等张总赶来的时候已经过去半个多小时,钦慕她们都站了起来。

    “她怎么样了?”

    张总看到钦慕后跑过去问。

    “应该不会那么快!你一定要好好对她。”

    钦慕甚至都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会说出这种话来。

    难道仅仅是因为知道女人当母亲的不易?

    大概吧!

    “这是自然!”

    张总答应了省,又看向产房那里,不过一分钟他转头看向站在旁边穿着白大褂的赫连好,问道:“我可以进去吗?”

    赫连好先是一怔,随即先走在前面:“可以!”

    赫连好去帮他开了门,里面的医生跟助理看到进来的男人时赫连好便解释:“这是她丈夫。”

    哈!

    大家都不知道著名影星温如暖有丈夫,先是吃了一惊,然后继续干正事。

    张总被自己眼前的景象所吓到,然后立即走到温如暖那边去。

    温如暖已经满头大汗,脸上更是半点血色也没有,看到他来的时候正在使劲。

    赫连好又退了出去,就看到穆熠宸也来了。

    “你们夫妻可真有意思,别人生孩子,你们俩这么着急!”

    赫连好站过去跟他们说了句。

    “我着什么急?”

    穆熠宸问了声,漆黑的眼看向钦慕。

    他不过是来找老婆而已。

    钦慕抬眼看他,因为他的到来,她显然已经放松下来。

    之后让店长先回去,赫连好也有工作先离开,只剩下他们俩在门外等着。

    “这样看来,我们或许真的有些缘分!”

    产房那边其实人挺多的,但是这里,此时就他们俩。

    穆熠宸握着她的手:“打电话的时候那么紧张!”

    “嗯!当时感觉自己好像要生了!知道我生欢欢的时候吗?那时候紧张的快要昏厥,但是到了产房里,就情不自禁的大喊你的名字,当时我把大夫都吓坏了。”

    穆熠宸抓着她的手的手紧了紧,却没有说话。

    他如果早点告诉她他爱她,或许就不会有那两年的空缺,那两年,是她最需要他的两年。

    “现在真好!你在我身边!”

    钦慕轻轻地靠在他的肩头,满足感油然而生。

    穆熠宸垂着眸看着她,终于忍不住抬起手将她抱在怀里。

    “你也是傻!明知道一个电话我就会飞过去陪你!”穆熠宸嫌弃起来。

    “我才不要给你打电话!那时候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荣城过的怎样,你跟景晴要订婚的绯闻就没断过,既然是我已经用过了,别人要用,我才不要再碰。”

    钦慕嘟囔着,倔强的跟当年一样。

    “你用过的男人,还有谁能用?”

    他低声问她。

    钦慕不理解的抬眼看他。

    “你男人贵着呢!别人都高攀不起。”

    钦慕原本以为他又要讽刺她,听完这话忍不住笑了。

    “如果早知道你怀了孕,我早就把你接回荣城来,才不会叫你一个人在巴黎,搞的自己好像没了男人一样。”

    穆熠宸继续数落她。

    “可是我当时就是没男人啊!宸哥跟我一夜之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我都没想过你后来还会去找我,你是怎么好意思又去找我的?”

    钦慕仰着头,下巴垫在他的胳膊上,专注的望着他问。

    “就是放不下你这个傻瓜,死皮赖脸就去了呗!”

    穆熠宸抬了抬眼眉,明明说起来那么伤心,但是他眼里此时都是对她的宠溺。

    “切!还死皮赖脸就,的确挺死皮赖脸的!”

    钦慕想了想又忍不住笑起来。

    “你怎么还是这么傻?不过还好死皮赖脸的我这么聪明,才不至于让一段感情就那么结束了。”

    钦慕

    是啊!

    若不是他坚持,他们俩就真的那么散了。

    如果当年他做完后回来荣城就不再去找她,她真的会忘记他。

    她当时就是那么绝情的!

    可是他去了!

    他在她公寓门口等她,她还记得那个落寞的男人,好像一个落寞的少年依靠着她的门口,那双漆黑的眼里,她永远都忘不记他当时的样子。

    “圣诞节后再去找我的那天,当时在想什么?”

    钦慕继续低声问他,好像完全不记得自己置身在产房外。

    “当时在想,这个死女人这么蠢,我到底为什么还放不下?”

    他垂着眸片刻,说完才又转眼看她。

    钦慕不说话,只是固执的望着他。

    当时,她也是那种感觉。

    他肯定是既不愿意的,但是又耐不过心里的那个驱逐他去找她的灵魂。

    她终于不再看他,靠着他肩头看向产房的门口:“也不知道生出来没有!”

    穆熠宸看了眼屋顶:“钦慕!我们是上天注定的!”

    钦慕听到那话后失神了几秒钟,然后低头抵着他的肩膀上:“穆熠宸,不准再说了!”

    “是谁先提起的?”

    穆熠宸无奈苦笑。

    钦慕

    是她提起的呢先。

    最近特别爱回忆,明明年纪也不大。

    “我大概是最近工作量太少太无聊了,所以才变的这么爱回忆。”

    钦慕也觉得自己有错。

    “傻瓜!我还是很嫌弃你!但是还是不会放开你!”

    又把她的肩膀搂的紧了一些。

    温如暖生了一个漂亮的小男孩,白白净净的,八斤二两。

    温如暖都被儿子的这个体重给吓到了,钦慕跟穆熠宸在房间里抱了会儿小家伙,温如暖极为虚弱却不忘开玩笑:“没想到这小子跟一头猪一样重。”

    “说什么呢?我儿子成猪了?那我是什么?你是什么?”

    来自新爸爸的,对新儿子的维护!

    ——

    因为已经不早,两个人打算直接回家,却是在经过病房出门的时候听到某个病房里乒乒乓乓的响了一会儿,等他们俩好奇的朝着前面看过去,只见护士生气的从一个病房里出来,嘴里嘟囔着:“都说人残心不残,这女人根本就已经成神经病了!怎么还待在我们病房?”

    两个人必须要从那个病房门口经过,钦慕是好奇心作祟才往里看了一眼。

    里面坐在病床上挠头散发狼狈不堪原本低着头的女人突然抬起头来。

    钦慕眼睛瞬间睁大。

    是——杨倩茜?

    她早就听说杨倩茜这阵子的状态不好,但是当亲眼看到杨倩茜那样子的时候还是心里一颤。

    “怎么了?”

    穆熠宸垂着眸看着钦慕的脸色也朝着里面看了一眼。

    杨倩茜原本看到钦慕的时候只是紧张,看到穆熠宸后立即就耸起肩膀,她的腿还动不了,好不容易坐起来,她激动地立即抬起手,先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然后立即捂住自己大半的脸,只剩下一双大眼睛看着门口,痛苦的眼眶里满是泪痕,瞬间就呜呜哭起来。

    “怎么了?又怎么了?”

    刚刚给她吃了镇静药的护士听到哭喊声又跑过来,他们俩让开路。

    穆熠宸看钦慕的神情有些不好,便搂着她的肩膀:“我们走吧!”

    钦慕转身跟他往外走,却是忍不住叹了一声:“原本好好地一个女孩子。”

    “可怜她?”

    穆熠宸问道。

    钦慕摇了摇头,她哪有那么多的同情心。

    “只是觉得人心被**吞噬真可怕!”

    钦慕说完后才看了穆熠宸一眼,但愿自己一直是那个不忘初心的女孩子,也但愿,他们永远都是此时并肩同行的他们。

    到了停车场穆熠宸将车门打开把她送进去。

    “那些被**支配的人,无论结局如何都是他们自讨的,不用可怜!”

    穆熠宸还是提醒了钦慕一声。

    钦慕抬眼看着他,几秒钟后微微一笑:“快点来开车。”

    他以为她会可怜杨倩茜?

    她的确可怜过,那时候她以为杨倩茜被景晴跟钦明珠利用,觉得一个女孩子刚踏入社会就遭遇这些是有些可怜。

    但是当杨倩茜再次被利用,而且是明知道这会摧毁她还要去让人利用的时候,钦慕就不觉得她可怜了。

    并且,想要抢她老公的女人,死!有余辜!

    ------题外话------

    作者:有没有觉得甜到齁得慌?

    听说今晚是平安夜,祝大家玩的开心,不管再忙再累,心情再怎么不好也去吃个苹果吧,没有的就去买一个好了!一年就这么一次!

    嗯!群里人少的可怜,作者已经快抑郁了!今晚加群十人作者就去群里发红包好不好?这是作者今晚的愿望!72074154飘雪读者群!敲门砖爱飘雪!(欧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