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0 你是最好的良药
    苏市长竟然去找她。

    苏市长走后小美去她办公室找她:“钦钦?没事吧?”

    “没事!不过以后除了客户,一律都在经过我同意之前不准上来!”

    “是!”

    小美抱着手机在胸口很认真的答应了一声,她也觉得刚刚那个上了岁数的男人来者不善。

    “只是,那是,什么大人物吗?”

    小美还是忍不住又问了一声,那双眼睛里已经满满的都是好奇。

    “d市的市长!”

    钦慕回答了一声,想起他那一句:我这个宝贝女儿被惯坏了,有些事可能做不到好处,没轻没重,知道钦小姐是个深明大义的人,还请看在苏某的薄面上能多给她次机会,如果有事可以直接打我电话,我会立即处理。

    “我可不是什么深明大义的人,而且您应该知道我虽然从小不受父爱,但是也正是因为如此我父亲因为觉得对我亏欠所以什么都由着我,都是有市长父亲的女儿,我不觉得自己有义务容忍你女儿的错误,也不觉的自己需要给您打电话,等您来处理,我的命恐怕都得去了半条吧?”

    钦慕当时也不知道自己是哪儿抽了,竟然那么顶撞领导。

    “她还不至于那么没轻没重!”

    “苏市长,您对一个比您女儿还要小两岁的小辈,未必要求高了些!而且您可以去问穆总,我心胸狭隘的要紧!苏市长日理万机,我就不多留您了!”

    虽然苏市长一直表现的很是慈爱,但是钦慕就是看不惯,最后三两句话便把他赶了出去。

    也好在,如今钦海明的确容着她呢。

    钦海明后来跟她说过,他打电话找苏市长谈过,希望苏市长带走女儿,但是苏市长非但没有带走女儿,还来荣市为女儿站台。

    昨晚一起去吃饭钦慕心里边猜测苏市长是来为女儿争脸的,也果不其然。

    但是无论如何他都不该来到她的工作室,先是一番自己都不服气的夸赞,然后又说让她容着苏珍。

    苏珍要是敢惹她,呵呵!

    她钦慕唯一容忍的也不过就是自己的家人跟朋友。

    然,她从小孤独在外,后来也不过是穆家跟钦海明,朋友便是赫连好跟温如暖小美他们,十根手指头都能掰过来的让她容忍的人。

    如果苏珍初到荣城的时候低调一些还好,但是苏珍一来就表明了自己的立场,那么作为穆熠宸的正室太太,她钦慕当然要捍卫自己的家庭,并且什么女人也有资格来沾染她老公的吗?

    不用说她不高兴,穆熠宸自己都觉得恶心。

    穆熠宸下午去接她,路上便问了句:“今天苏市长去找你了?”

    “你怎么知道?”

    正在看风景的钦慕转头看着他问了声。

    “微信。”

    穆熠宸一听她的问题就知道她是无意间发给他的信息。

    钦慕低头打开手机微信,然后看到里面有条她发给他的语音,一点开听到小美的声音。

    钦慕无奈的轻叹一声:“原本还想过几天顺其自然的告诉你,苏市长去说了很多,好听的不好听的,但是重点就是无论他女儿犯了什么错误呢,都要由他来惩罚,我呢,只要负责通知他就行。”

    “哼!苏市长的确是个比较自信的长者,不过——”

    穆熠宸没说下去,只是冷笑了一声。

    “我就告诉他,虽然他疼女儿,愿意为女儿赔罪,但是欢欢的外公也因为对我以前的愧疚愿意为我赴汤蹈火啊,大家都是有市长做爸爸的人,我也不必苏珍少什么吧?”

    “她哪有资格跟你比!”

    穆熠宸听后笑着调侃,还是认真的看着前方。

    他总是觉得钦慕该生气,该愤怒,但是她每次都能轻松的把事情交代清楚。

    也或者不是时候吧!

    如果当时他在场,或者还能看到她强装镇静的模样,可是现在她是真的冷静下来。

    穆熠宸忍不住转眼又看了她一眼,发现她的眼神一直在望着窗外。

    “外面有什么好看的?”

    他好奇的问了声,声音如山泉水那般清澈。

    钦慕看着外面的树荫回他:“前些日子都没好好看路边的树木,树叶都已经长到最大了!”

    钦慕一直望着外面的树荫,在这个夏天,这些树阴对于路人来说真的尤为重要。

    而在她心里,也长了一颗参天大树,正在为她遮风挡雨。

    钦慕想着想着就又看向车里的男人,然后轻轻地靠在他的肩膀上:“穆熠宸!你就是我的大树!你的一言一行,就是那些树叶,大的树叶!”

    穆熠宸听后眉头微微皱着,还是忍不住宠溺的笑着。

    “哦?那我会不会像是那些树叶在秋天就要落下?我可不希望那样的结果。”

    “你永远是我心里的盛世。”

    钦慕转眼看他,对他说。

    穆熠宸将车子缓缓停在路边,转身。

    一只手轻轻地搭在她身后的椅背,一只手轻轻地搭在方向盘,漆黑的眼望着跟前的女人。

    “钦慕,你再对我表白?”

    是询问!

    虽然口气类似肯定。

    钦慕的心尖一荡,看着他那温柔里带着疑惑的幽暗的眼神。

    “嗯?”

    穆熠宸又问了一声,抬起手,捏着她一点下巴逼她正好与他的眼神对视。

    “好像是哦!”

    钦慕眼珠子转了转,脸有点发红。

    其实只是无意识的表白!

    唉!也终究是表白呐!

    穆熠宸没再说话,只是幽暗的眼神一直看着她好一会儿,然后又回过头去发动车子,载着她重新回家的路上。

    钦慕却又转眼凝视着他,这一刻她屏着呼吸,像是不愿意有任何,打扰了此时他们俩在车里的感觉。

    穆熠宸,你的确是我心里永远不败的参天大树!

    若是有来生,还要这么一直,一直纠缠下去。

    回到家后欢欢从里面背着漂亮的书包跑到院子里接他们。

    穆熠宸弯下腰将跑到他们跟前的小女孩举高高抱了起来,欢欢开心的叫着他:“爸比,你看我的书包漂不漂亮,是贝儿公主的哦!”

    穆熠宸稍微侧颜看了看,笑着道:“嗯!真的很好看呢!”

    “嘻嘻!妈咪你说呢?”

    欢欢又把背给了钦慕。

    钦慕只是眼角稍微上扬,很是淡定的,微笑着对她闺女说:“就那样吧!”

    欢欢立即瞪着一双大眼睛望着她妈妈从她跟前走过。

    “爸比,妈咪好像不喜欢呢!”

    欢欢跟穆熠宸撒娇。

    “嗯!你妈咪妒忌我们欢欢有新书包呢!”

    穆熠宸哄着女儿,抱着一起跟着钦慕后面走进去。

    “爷爷!我们下班了!”

    钦慕走进去后看到老爷子在沙发那里看报纸,便跟他打着招呼上前去。

    “嗯!今天下班很早嘛!”

    老爷子抬了抬眼,看着年轻的脸庞好像就会觉得很开心。

    “穆总去接我,所以当然早啦!”

    钦慕坐下的时候脸上还有被穆总宠坏的俏模样。

    老爷子抬了抬眼,在孙子还没过来的时候他不会损他孙子,毕竟那可是他老人家的爱孙呢。

    “这小子是不是很粘人?”

    老爷子跟钦慕交头接耳!

    “我很喜欢!”

    钦慕感觉他们父女俩已经进来,便也凑到老爷子耳边,悄声告诉老爷子。

    老爷子听后没说话,只是眯着眼装作严肃的看着自己的孙媳妇,那眼神仿佛再说:千万别那么给那小子面子,他会翘尾巴的。

    钦慕却还是忍不住微笑着。

    穆熠宸抱着欢欢到旁边,欢欢从爸爸身上下来就跑到妈妈身边去:“妈咪妈咪,爸爸说明天也给你买新的包包,妈妈不要生气啦!”

    钦慕

    抬眼看向罪魁祸首,穆熠宸浅笑着坐在她旁边:“欢欢以为你吃醋没有书包。”

    “还不是你跟她说?”

    钦慕质问他,那貌似生气的小模样,却俊俏的叫宸哥心里发痒痒。

    穆熠宸忍不住那么宠溺的眼神望着她,抬手去摸着她的头发,那么温柔的眼神一直望着她。

    钦慕被他突然的动作搞的脸红,想到爷爷跟欢欢还在,尴尬的咳嗽着提醒穆熠宸把手拿开。

    只是穆总好像并没有感觉到来自老婆的提醒:“最近真的是越来越可爱了!”

    钦慕

    什么叫越来越可爱?

    她一个生两个孩子的女人,还要用可爱这俩字来形容?

    “欢欢也很可爱!”

    欢欢立即从钦慕身边又跑到穆熠宸腿边,想要爸爸也摸自己的头发。

    穆熠宸也果然懒懒的又去摸了摸女儿的头发,并且还揉了揉头顶。

    “我们家欢欢最可爱了!”

    “爸爸你要把我的头发揉乱了!”

    欢欢提醒。

    冯芳华从厨房里出来就看到他们一家人都在,脸上的表情也不自觉的充满慈爱。

    “今天回来这么早啊!”

    “妈!”

    钦慕习惯性的站起来打招呼。

    “坐吧!一家人不要这么客气,你见倾心在家的时候什么时候看到我就站起来过?”

    冯芳华提到穆倾心。

    钦慕只笑了笑又坐下。

    穆倾心的待遇跟她自然不同,无论何时。

    冯芳华笑着道:“今天你爸爸的老朋友从南方过来看他,带了很多特产,等下你们尝尝。”

    “好!”

    钦慕点点头答应着,乖巧的让穆熠宸想笑。

    所以当钦慕一转眼看到穆熠宸看她的表情的时候,瞬间就又竖起刺来,穆熠宸终于笑出来,虽然没有出声,但是还是说:“小野猫!”

    钦慕

    冯芳华也听到了,先是疑惑,然后又忍不住用指责的眼神看儿子。

    当着长辈的面前跟老婆打情骂调的,成什么体统。

    穆熠宸看到冯芳华的眼神后才又严肃了几分,眼睛却是忍不住一直在钦慕脸上。

    钦慕被他看的难受,只得起身:“我去换件衣服!”

    “嗯!去吧!”

    钦慕得到允许赶紧的上了楼去换衣服。

    穆熠宸在她走后不到两分钟就要跟上去,冯芳华实在是受不了了:“你就不能一个人陪我坐回儿?还非要她走一步就跟一步?”

    “不是您说她现在身边离不开人吗?”

    穆熠宸好心的提醒。

    冯芳华

    老爷子拿着报纸看着,也叹了声气:“熠宸啊!你这样也让慕慕很为难的知道不知道?当着长辈面前你该收敛就得收敛收敛。”

    穆熠宸慵懒的眼神看向他爷爷,只得坐在那里老老实实地等钦慕下楼。

    其实穆熠宸怀疑钦慕是躲他才上了楼的。

    每回在家她都不想跟他一起坐在沙发里呢,好像他是什么瘟神一样。

    可是他明明是她的男神啊!

    穆子豪跟朋友又约着荣城的老朋友一起去am吃饭,所以这天晚上的晚饭便缺了他。

    但是依旧热闹不凡,穆熠宸很是认真的帮老婆大人挑鱼刺,欢欢便一直在那里等着,以为是给她弄的呢。

    冯芳华也一直以为穆熠宸是帮欢欢挑鱼刺呢,所以就没管欢欢,谁知道穆熠宸把一碗没有鱼刺的雪白的鱼肉放到了钦慕面前。

    “爸比!”

    欢欢的眼睛先是睁大,然后抓着勺子大声叫穆熠宸。

    穆熠宸疑惑的转头看她:“怎么了?”

    “干嘛只给妈妈吃不给欢欢?欢欢也喜欢吃鱼肉!”

    欢欢委屈巴巴的抱怨起来。

    穆熠宸

    钦慕抬了抬眼,然后立即把肉放到女儿面前去:“爸爸不是给妈妈的,是让妈妈检查一下还有没有鱼刺而已,妈妈检查过了,没有鱼刺,所以欢欢快吃吧!”

    穆熠宸转眼看自己的老婆,明明知道是给她的。

    “你吃这个,我再帮欢欢重新挑。”

    穆熠宸又端回去给她,然后拿了欢欢的碗去帮欢欢弄。

    “你也是,这先小孩在大人有那么难吗?”

    冯芳华瞅了儿子一眼,先帮欢欢找了块没刺的鱼肉放到碗里。

    “哼!爸爸偏心!欢欢不喜欢爸爸了!”

    仿佛是没有被钦慕的话给敷衍过去。

    钦慕心里无奈的叹了一声,心想,这小丫头现在怎么这么多话?好像还心眼也挺多了。

    忍不住怀疑,是不是轻声?

    吃过晚饭以后欢欢也不找穆熠宸了,只是在钦慕的怀里,看妈妈跟祖爷爷一起下棋,等穆子豪一回来欢欢就连忙去找他了。

    因为穆子豪的手里拿着小孩子礼物呢!

    “爸!回来了!”

    钦慕抬眼看到穆子豪不忘打招呼。

    “嗯!”

    穆子豪说着抱着孙女走到沙发那里坐下,也先看了看棋局,然后才又看了看他爸爸:“爸,您这是要输啊!”

    “闭嘴!”

    老爷子抬了抬眼,然后不高兴的说了声。

    穆子豪立即不在插言,只对抱着玩具盒子不松手的女孩说道:“爷爷帮你打开怎么样?”

    “嗯!”

    欢欢立即点头,跟爷爷面对面开始打开盒子。

    “老赵他住在am了?”

    冯芳华问了声。

    “嗯!让他来家里住,死活不来!”

    穆子豪回了句,继续帮孙女拆盒子。

    “他是不是有事求你啊,来这一趟带了那么不少东西呢。”

    “他老伴得了不治之症,咱们家不是开药厂的嘛!”

    这话引起了全家人的注意,都朝着他看过去。

    “没治了!”

    穆子豪看大家都看他,便又多说了句。

    但是穆熠宸听后表情却很不好。

    作为一个开药厂的老板,穆熠宸自然也是希望能造出救命的药来,可是一些癌症药物一直在研究,突破却迟迟的没有。

    穆熠宸听后便起来离开了。

    钦慕还在低着头看着棋局,直到听到背后有人叫她:“穆太太,跟我上楼。”

    钦慕转头,发现穆熠宸竟然已经在楼梯口了。

    “我”

    “去吧!”

    老爷子也还看着棋局呢,但是还是放行了。

    “我来!这一局咱爷俩准赢!”

    穆子豪故作轻松,让钦慕去陪穆熠宸。

    钦慕跟他上楼后关上门:“怎么了?突然心情变得这么不好。”

    “没什么!就是想跟你单独在一起!”

    天天都是这种肉麻的情话!

    但是钦慕看着他今天的表情还是不一样,忍不住上前去轻轻地两只手搂着他的腰:“怎么了嘛?因为药厂的事情?”

    钦慕问道。

    “嗯!这几年公司一直再寻找突破口,但是迟迟的没有迎来那一天!”

    他觉得自己很失败!

    “那我们就再接再厉嘛!”

    钦慕不敢跟他开玩笑,只能擦边球似地鼓励。

    “你知道奶奶当年是怎么走的?”

    “你说过,是白血病!”

    钦慕记得。

    “嗯!当年爸妈开药厂也是因为奶奶的病,但是已经过了这么多年。”

    穆熠宸本来只是轻轻地搂着她,说着说着便把她拥在了怀里。

    钦慕的脸贴着他的胸膛,感觉着他温暖的胸膛,跟以往的每天都不一样。

    他很少这么沮丧!

    夜再深一些,那个超大的客厅里,沙发那里只爷俩坐着,老爷子问穆子豪:“也是白血病?”

    “嗯!查出来已经是晚期!”

    穆子豪答应着。

    “唉!这时候神仙也无力回天了!那小子还那么介意!”

    老爷子有点心疼自己的孙子。

    “他这些年看似是不怎么管药厂了,其实一直都有派人在各国寻找治疗绝症的方法。”

    穆子豪回应着。

    “嗯!自己的孙子,我自己知道!当年你的理想你没有实现,你放弃了,他接过药厂的时候便把你的理想也顺便替你拾起来。”

    老爷子低着头说道,回忆起穆家发家的那几年。

    “爸!也是我无能!”

    “你妈妈都走了这么多年了!再说,这世界上那么的医药厂,哪一家研究出治疗晚期绝症的药物来的?我都能想开了,你们还质疑自己个什么劲?”

    老爷子如今说起这些事情来,脑子里都是跟自己老伴的过眼云烟,但是真的过去就过去了,放不下的也早就已经叫自己放下了。

    穆熠宸下楼去帮孕妇拿吃的,就听到楼下爷俩的谈话。

    所以安静的客厅里又多了一个声音。

    “这么晚还不睡?”

    穆熠宸双手插在睡裤口袋里,边说着已经往厨房那边拐了。

    爷俩在客厅里看着已经走远的小子:“他什么时候下来的?”

    “不知道啊!”

    穆子豪微微皱着眉,心想,他们爷俩的谈话肯定被那小子听到了吧?

    不过听到也好!

    “早点睡觉!”

    他再上楼的时候又叮嘱了一声,声音其实没什么温度,但是叫远处沙发里坐着的爷俩却很是受用。

    穆熠宸回到房间里,把热牛奶先给钦慕,把点心放在了床头柜上,上了床后才说:“那父子俩在谈心!”

    钦慕转眼看他,喝了一小口牛奶,捧着杯子问他:“爸爸跟爷爷?”

    “嗯!”

    穆熠宸也靠在床头,双手放在脑后:“没想到爷爷还有那么感性的一面!”

    钦慕

    穆熠宸突然笑了一声,然后一双桃花眼朝着旁边的女人看去:“等下喝完做点别的?”

    “嗯?”

    钦慕条件反射的看向他,同时脑海里已经出现了他想要的那种旖旎的画面。

    “我现在需要舒缓!你是最好的良药!”

    ------题外话------

    第一章!亲爱的们看完文别忘了书评啊!还有就是加群啦!72074154敲门砖爱飘雪爱飘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