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1 够正经了
    “舒缓?的良药?”

    钦慕喝到嘴里的牛奶差点喷出来。

    “你能不能正经一点!”

    钦慕抬腿提了下他的腰。

    “穆太太!你男人够正经了!”

    穆总转身去,直接把她的脚给抱住,眼睛直直的睨着她跟她声明。

    “你也给我闭嘴!你上了床就没正经过!”

    钦慕提醒他,又想踹他,但是没踹到,脚被他握住了在他小腹。

    “我太正经了你还不又得说我假正经?”

    穆熠宸问她,手摸着她的脚轻轻地给她按摩着。

    “我什么时候在你正经的时候说你假正经了?”

    “第一回就说我在你面前装正经,忘了?”

    钦慕

    最毒男人心!那么久的事情了竟然还记得。

    她那时候也是被他气坏了,心里憋着一股火憋了太久,所以在第一次发生关系的时候,就想表现的自己不是那么逊,其实

    真的什么都不懂!她那时候纯洁的,真的只看过那种而已,没看过影片的。

    穆熠宸看她脸红,舔了舔嘴唇:“快到为夫怀里来!为夫知道你已经快把持不住了!”

    “去你的!”

    钦慕又踹了一脚,穆熠宸往旁边一侧,转而却奔到她那边去,直接将她摁住,钦慕手里的牛奶杯被他一只手接过,顺便低头去狠狠地亲了她一下嘴唇。

    钦慕在床头靠着无法再往后,只看着他那肆虐,桀骜的眼神逼近她,然后呼吸也变的微弱了些。

    穆熠宸稍微移动去把杯子放下:“饿不饿?”

    “饿!”

    钦慕怕他要干那事,就拿饿来阻止他。

    谁知道穆熠宸拿了一块点心含在自己嘴里仰着头吃了一半,将另一半咬着边上,然后又俯下身来。

    而且俯下身来的时候顺带臂弯里夹住她的膝盖处把她往下一拖。

    转而钦慕就躺在了枕头上,看着他咬着点心要喂她。

    “张嘴!”

    穆熠宸含糊的声音从嘴里发出来,仿佛再多说几个字点心就要掉出来。

    吓的钦慕立即张开嘴含住了那一半点心。

    穆熠宸却没松开,而是抵着她一起吃。

    钦慕的内心此时是崩溃的,真的特别惊险,怕点心渣掉在床单上,又怕他呛着。

    后来好不容易吃完一块穆熠宸又想去拿,钦慕赶紧拉住他:“那什么,你不是想要缓解下压力吗?我帮你按摩好吗?”

    钦慕抓着他结实的手臂提议。

    “只是按摩?按摩的话你没有我在行!”

    “那!都依你,都依你行不行?”

    钦慕抓着他的手,实在是想不出别的办法来了。

    “嗯!挺懂事的!”

    穆熠宸赞许的眼神看着她,笑的那叫一个高深啊,那叫一个让钦慕觉得他欠揍啊。

    “穆熠宸!”

    “怎么还不开始?在考虑姿势?”

    穆熠宸侧躺到她旁边,看她的手在他胸膛画圈圈,但是她却迟迟的没有动作,穆总提出质疑。

    “咬死你信不信?”

    钦慕知道说不过他,所以就耍横了。

    “你咬一个试试!”

    穆熠宸笑着对她说。

    “你当我不敢?有种你别动!”

    钦慕说着就要去啃他的胸膛,但是刚一碰上他胸口他就躲了。

    钦慕觉得脸前一阵凉风,嘴角也因为口水湿润了。

    “你不是说不动吗?”

    钦慕质问他。

    穆熠宸贴着床边:“你说有种别动,我现在的种都等于废品,有不能种就等于没有,所以我当然得动。”

    钦慕

    她是真的没有想到啊,穆总竟然无耻到这种地步。

    钦慕抬手去捏他的脸:“明明脸皮挺薄嫩的,为什么说话这么让人作呕呢?嗯?”

    “白嫩?你在说你老公是小白脸吗?”

    钦慕的手被抓住,穆熠宸瞪着眼问她。

    ——

    关于穆总是不是小白脸的问题还没解决,但是钦慕却收到赫连好发来的信息。

    “景家让我跟景峰也举行婚礼了!”

    钦慕看着手机上那条微信,对外界来说,景晴才死没多久,但是景家却要赫连好跟景峰举行婚礼了?

    钦慕的眼眸微低下,眼眸里的点点星光被长睫掩盖,心里想的是,应该是因为赫连好怀孕的事情。

    “他们说要订在景峰生日的那天,我不同意。”

    中午两个人在城里的一家中餐馆里吃中餐,坐在古香古色的屏风后面,赫连好的声音又低又重。

    钦慕坐在她对面,看着她脸上露出的嘲讽表情,也默默地又低了头。

    “是因为景晴?”钦慕猜测着,低声问她。

    “他们是双胞胎,那一天景家人势必会怀念景晴,我为什么要在这一天结婚?如果她还在也就罢了,可是她都已经不在了。”

    赫连好烦躁的撸了把自己刚刚剪短的头发,然后生气的望着窗外。

    “那景峰呢?怎么说?”

    钦慕波澜不惊的眼眸看着她问。

    “他只问我同不同意,我就想跟你说说这件事,你也知道,我父母盼着我们俩举行婚礼已经盼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总觉得我这样像是没名没分的,希望我们俩赶紧举行婚礼。”

    钦慕点点头:“你跟景峰说你的想法吧!看看他会怎么回复你!”

    赫连好抬眼看她:“那你呢?就不想给我出个主意!”

    “小好!很多事情,我已经不是那么在意了!如果是我,我应该就答应了!”

    钦慕只是委婉的笑对她,在确认了自己的心意以后,钦慕对很多事情早已经不再介怀,能跟心爱的人在一起,比什么都重要。

    “是!你自从确定穆熠宸爱你后,就不顾一切了!我看你现在都快爱他爱到忘我了。”

    赫连好没好气的说了声,本来觉得挺大的事,但是突然又觉得不过是小事一桩。

    钦慕也笑,却是问:“那你会答应吗?”

    气氛突然变的很愉快。

    “可能吧!毕竟生日又不是忌日!”

    赫连好耸肩!

    “不过我还是要跟景峰谈一谈!”

    赫连好停顿了几秒又说了句,然后看到服务员过来上菜,便换了话题:“我最近真的超能吃!”

    “看出来了!尤其是理了短发之后,好像胖了两圈!”

    钦慕跟她开玩笑。

    吓的赫连好赶紧捂着自己的脸:“骗人,哪有那么多?”

    钦慕忍不住开心的笑起来,赫连好看她那表情知道她开玩笑后才放松了一些,还是抓了把自己的头发:“是不是不习惯?觉得脸变大了很多?”

    “巨丑!——真不知道景峰是怎么忍耐的。”

    钦慕回答她,心想她都看不顺眼,那景峰那么耿直的大男孩,怎么忍受的了自己的爱人突然变成短发。

    “他说我这样更像一个女大学生了呢!说想起我们上大学的时候!”

    赫连好却是想起景峰夸赞她就觉得很甜蜜。

    钦慕竟然有种被喂了一嘴狗粮的感觉。

    “你跟穆熠宸现在这么好,有没有后悔自己当年没敢接受他?”

    “我回国之前,他没有真的表白过!”

    钦慕听到赫连好的问题后很认真的想了想,然后发现那个悲剧的事实!

    “呃!那就是说以前你们俩只是睡觉?”

    赫连好张大眼睛,不敢置信。

    “差不多!”

    钦慕听后忍不住咳嗽了两声,但是仔细一想,也的确是。

    上学的时候他虽然经常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但是绝对没有说过半个爱她的字,还经常嫌弃她。

    后来他回了国,他时常去看她,帮她准备一些乱七八糟很家居的东西,再把她嫌弃一顿,然后住两天,有时候可能一天,又或者几个小时,或者只一会儿,都有过。

    在后来他们俩发生了关系,他说话更毒辣了,爱是个什么玩意他压根好像不知道一样,只是每次都把她xxoo一顿,然后穿上裤子就滚了。

    她回城后,他们俩领了证以后,他好像才渐渐地对她说爱她。

    钦慕快想不起他第一次说我爱你是什么时候,但是却总记得那天心动的感觉。

    其实他要是温柔起来,真的叫她觉得很受用。

    他说爱她的时候,她几乎从来没有自然过。

    嗯!害羞!紧张!大脑里好像被突然塞进了一团粉色的棉花糖,软软的,甜甜的,但是就是没有记忆。

    “没想到他连个爱你的字都没说,你就,你有没有后悔过没有跟别的男生谈过恋爱?”

    赫连好问她。

    钦慕挺了挺腰,满是胶原蛋白的脸蛋对着对面跟自己一样青春的密友,忍不住笑了声说:“穆熠宸那天告诉我,他以前阻止了很多男生追我,我原本以为自己一直不合群的。”

    “所以,不是不合群,而是他把你给买断了!”

    “嗯!但是我不觉的后悔,也不觉的可惜,我觉得挺好的!”

    钦慕忍不住笑!鳕鱼豆腐汤做的很好,所以她盛了一碗给赫连好,又帮自己盛了一碗:“喝点汤吧!你现在最需要补充营养的时候。”

    “我婆婆最近常常去我们公寓帮我做鱼汤!各种鱼的汤!而且统一颜色,纯白!”

    赫连好没想到钦慕又点鱼汤,但是因为知道对肚子里的小家伙好,还是端起来喝。

    “咦!感觉跟家里做的不一样唉,有滋味!”

    赫连好尝了一口后惊喜的夸赞,然后又多喝了一些。

    “因为饭店里不会管你是不是怀孕,只做出好喝的滋味啊,家里知道你怀孕所以故意不放盐。”

    两个女人对此感同身受,自从怀孕后家里就好像断了盐一样。

    “吃完饭我们去逛街怎么样?你最近还有接活吗?”

    “我今年很少接活了!就去逛街吧!”

    钦慕把那碗鱼汤喝完才又去吃菜,她觉得菜的味道实在是跟他们家穆总做的没法比,所以吃了一口就没在吃了,继续喝汤。

    钦慕发现自己好像突然又很喜欢喝汤了。

    吃完饭两个人便一起去逛商场,名表专柜赫连好拉着她一起过去:“好久没有换新了!”

    “这种东西需要经常换吗?”

    钦慕看着柜台里琳琅满目的名表,全都价值不菲不说,其实样子都差不多。

    她手上现在戴的这支都好些年了,还是穆熠宸在她生日的时候送她的。

    好像是十八岁那年?

    以前不懂,现在想起来,好像明白了他当初送这只表的意义。

    不过不管懂不懂,这些年她也没有换过。

    而穆熠宸好像也没有要她换的意思,他也是那种一只表带很多年的人。

    “不如买对情侣表吧!”

    钦慕看着有对情侣表还不错。

    赫连好正在看单支的,听到她的提议后抬眼看她一眼:“我们俩?”

    “你跟景峰!”

    钦慕提醒,超无奈的看着她。

    “呃!咳咳!”

    赫连好尴尬的咳嗽了一声,憋的小脸通红,但是还是去看情侣表了。

    钦慕总有种赫连小姐就是来看去情侣表的感觉,只是没好意思说出来而已。

    她们姐妹有什么不能说的,钦慕差点抬腿踹她屁股一脚,若不是怀孕了有点不方便。

    话说其实她不太敢踹的,就算是没怀孕,钦慕怕踹了之后景峰要是知道,会找她麻烦。

    景峰那性子,大概别人碰了赫连好,无论何人,无论怎么碰的,都得记一辈子愁。

    最后赫连好买了一对情侣表后心满意足的出来,钦慕原本以为她还要逛逛别的地方,后来出来才弄明白,人家就是为了买这对表才来的。

    两个人分手后钦慕开车刚打算回工作室,就接到钦海明的电话,所以车子便拐到钦家的方向,顺便在路上买了鲜花跟补品。

    王叔今天出院,不过还是在床上躺着,看到她来才起来靠在床头。

    看着钦慕送的康乃馨跟满天星有点激动:“大小姐太客气了,其实不用给我送花的。”

    “您生病了嘛!看一些新鲜的花花草草也能有助于康复。”

    钦慕在床边站着,旁边是钦海明。

    钦海明其实心里挺酸的。

    钦慕这些年给过他什么礼物呢?自从她去巴黎后他们父女俩就是钱财上的来往,想到后来钦慕用拍广告的钱来还他那些年养育她的钱,不自觉的低了头。

    王叔看着后忍不住又笑了笑:“这些日子市长一直在照料我,大小姐不用挂心的,我一切都很好!”

    “嗯!”

    钦慕微笑着,只是转头的时候看到钦海明有些失落的神情,条件反射的多想了一点,之后却又装作什么都没看懂,只微笑着。

    钦海明带她去客厅里坐下,阿姨开心的端了水果点心出来,还有喝的。

    “大小姐好久没有回来了呢!”

    “嗯!您还好吗?”

    钦慕微笑着问道!

    “我很好!大家都挺好的,就是很想念大小姐,希望大小姐以后尝尝来家里呢!”

    阿姨站在旁边握着双手跟她倾诉。

    钦慕只得笑着作为回应。

    “尤其是市长先生,其实一直都很盼望你回来。”

    阿姨看了钦海明一眼又说了句。

    “你去准备晚饭吧!”

    钦海明没让她多说,阿姨也听话的退下了。

    钦慕也就又低了头,脸上的笑意也渐渐地褪去。

    “王叔的身体恢复的还可以!”

    钦慕打破了客厅里的沉默。

    “嗯!今天他刚出院,便想一家人一起吃个饭庆祝一下。”

    钦海明道出叫她回来的原因。

    钦慕没多说,她其实没想留下吃饭,可是现在

    “我给穆熠宸发个信息吧!”

    钦慕从包里找手机的时候跟他说。

    钦海明稍微抬眼看着她翻找手机,只有些期待的等待着。

    穆熠宸还在开会,手机在桌上,但是是静音,感觉屏幕亮了下他便抬了抬眼,一闪即过的那个名字好像是老婆,他本就无聊,便拿起来看了眼。

    酒店高层上严肃的会议室里,因为他突然看手机的动作,原本紧张的气氛稍微好了些。

    餐饮部的高管还在继续汇报情况,其余人都在认真听着,只苏珍在默默地望着坐在最前面的男人,他们俩隔着几个人,但是这更有利于苏珍看他。

    最近见面,好像都是因为开会了。

    穆熠宸看到钦慕发来的信息说要在钦家吃饭,便回过去一条:“我等下过去吧!”

    钦慕看了信息后抬了抬眼,正好钦海明也在有所期待的看着她,一下子气氛有些紧张。

    “穆熠宸说晚上过来一起吃饭。”

    钦慕深吸一口气,最后还是跟他提了句。

    “好!好!我去厨房看看!”

    钦海明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还能这么平静的跟女儿还有女婿一起吃饭,突然有些手不知道往哪儿放,便站了起来,低着头去了厨房。

    钦慕坐在那里看着钦海明有些悲伤的后背,鼻尖突然有些酸楚。

    但是终究还是没有跟过去,只是给穆熠宸回过去:“跟爸妈说一声!”

    “遵旨!”

    穆熠宸回过去,一抬眼,敏捷的眼神正好看到斜对面正在看他的女人。

    苏珍装作平常的垂了眸,他却是直直的盯着苏珍那个方向一会儿才别开眼。

    开完会后苏珍原本打算留到最后一个走,她以为穆熠宸也会。

    岂止,会刚开完穆熠宸便起身先走了,她才急急忙忙的收拾了自己的材料抱着跟了出去,那时候已经有几个高层走了出去,她追上穆熠宸本就很大的步子:“穆总!”

    穆熠宸没回答,她几乎是小跑着才好不容易跟上他的步伐:“我爸爸已经离开了,他让我一定谢谢你的款待!”

    “嗯!苏市长来我们荣城,我作为东道主招待一下也是应该的。”

    “可是还是很感谢!”

    他已经到了总裁专用电梯那边,看她还跟着就转过头去看了一眼:“这是老板专用电梯,苏小姐不知道?”

    苏珍惊讶的望着他,瞬间脸上爆红。

    他摁开了电梯大步走了进去,转身的时候脸上的不容靠近的高冷,以及不容侵犯的威严足以叫她羞愧。

    那种自取其辱的感觉,一下子袭击了她隐忍的心脏。

    电梯门关上,几个高层走了过来,她才勉强退了回去到高层专用电梯。

    “苏小姐对我们穆总也是一片痴心呐!”

    有位帅哥耿直的说道。

    苏珍看了他一眼:“王总怎么看出来我对穆总一片痴心呢?我只是去跟他道谢而已。”

    “哦?苏小姐因为总裁为你做了什么好事才去道谢的?”

    有位女同事也好奇的看向她。

    电梯开的时候大家一起进去,里面热热闹闹的叫苏珍觉得快没了呼吸。

    这里还没人知道她是d市领导的千金,她答应穆熠宸不说,现在如果说了那就是打自己的脸,所以她只能忍着。

    但是这些同事越来越把她看成寻常人,不像是她刚来的时候各种给她戴高帽,她觉得自己也快接受无能。

    穆熠宸去酒店的酒窖里取了瓶红酒,然后才开车去了钦家。

    钦慕正跟钦海明坐在沙发里看新闻,父女俩根本无话可聊,所以客厅里一时除了电视里的声音什么都没有,空气也显得有些稀薄。

    “家里怎么这么安静?听说王叔今天出院,我”

    张汝佳拎着大包小包的从外面回来,穿着漂亮的连衣裙走到客厅后一滞。

    因为沙发那里坐着的女人,不正是她最讨厌的那一个?

    钦海明也是一扭头,看清楚来人后一皱眉:“你怎么来了?”

    “我,我听说王叔今天出院,所以特地来看他!”

    张汝佳看到钦海明看自己的眼神,有些难过的继续往前走去。

    阿姨从里面出来,看到是张汝佳的时候脸色也有个垮下来,但是还是站了出来:“您来了!”

    张汝佳看了阿姨一眼,已经走到沙发那里:“还不把东西接过去?”

    阿姨低眼看向钦海明,钦海明没说话,张汝佳低头看着他:“难道我来看看王叔的权利也没有了?”

    那话说出来,声音很低,带着点委屈。

    钦海明不想把事情闹大,便对阿姨说了声:收下吧!

    “是!”

    阿姨去接过张汝佳手里的东西,张汝佳这才道钦海明身边坐下:“老公,过了这么久你还没消气吗?”

    钦慕

    老公?

    不是已经离婚了吗?

    “你欺骗我的时候,怎么没想过我知道真相后不会原谅你吗?”

    钦海明不想撕破脸,也不想对她吼叫,只是低声反问了一句。

    “老公!我真的知道错了,何况这都是那么多年前的事情了,我”

    “今天慕慕在,我不想跟你吵,你先走吧!”

    钦海明不会再看她,甚至身子都是朝着另一边的,只冷淡的让她离开。

    “老公,我都说了无论你们父女怎么样,就算你要她回来住也好,但是能不能别在让我走,这阵子我在外面,——很想你!”

    张汝佳一只手搭在他手臂上,委屈的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钦慕就坐在他们斜对面,只静静地听着,偶尔抬抬眼。

    张汝佳竟然在她眼前,还这么卑微的,这种画面可真是不容易看到啊。

    她原本还以为只有年轻的人才会把想你什么的话挂在嘴边,她竟然忘记了这种话是不分年纪的。

    “够了!别再对我说这种话,走吧!”

    钦海明把自己的手臂从她的手里抽出来,碰都不愿意碰她一下。

    “老公!”

    张汝佳眼泪汪汪的又叫了一声。

    “我充其量只是你的前夫之一吧?”

    钦海明嘲笑了一声,那句老公,他此时听在耳里,实在是感觉到讽刺。

    “老公啊!你怎么能那么说呢?自从跟了你,我”

    “别再说了!人在做天在看!我们做的孽还不够多吗?”

    钦海明终于看向她,虽然眉头紧皱。

    他希望彻底断了跟张汝佳的关系,不仅是因为厌弃她的欺骗,更是因为他们俩的冲动让钦慕的母亲车祸死亡,他害的自己家破人亡,然后——

    这世界,从来都是报应不爽。

    “是那个女人自己想不开,你为什么要都怨到你我身上?为了让你平复心情我甚至同意离婚了——,老公,我们已经一把年纪了,别再分开了好么?”

    张汝佳又去抓他的手,眼睛也一直望着他。

    “如果说我妈是自己想不开,那么你现在不就是现世报应?”

    钦慕敏锐的眸光抬起来,直直的朝着张汝佳射去,她看似平静的表面,内心则是强而有力的,如一把利剑。

    张汝佳被突然出现的声音所打扰,转眼朝着她看去,声音有些恍惚:“你说什么?”

    “当年如果不是你的欺骗,我还生活在幸福的三口之家,我的母亲也不会出车祸,我的父亲更不会因此而至今愧疚!如果不是你,我妈妈还活着,我还是一个有妈的孩子,我结婚的时候会有父母的陪伴以及叮嘱,而现在——,你说跟你无关?你未免撇的太干净了一些,依我看,我们之所以活成现在这样不快乐,全都因为你!”

    钦慕气定神宁,敏锐的眼神盯着张汝佳就未有离开过,那话轻轻缓缓,却字字诛心。

    “你说什么?你怎么可以这么胡说八道?我只是追求自己的幸福!”

    张汝佳生气的跟她反驳。

    “如果每个人都为了自己的幸福可以为所欲为的话,那么我现在要为了自己的幸福让你离开也是理所应当吧?我希望你不要再出现在这个家里,不要在跟我的父亲有任何瓜葛,我希望你离开荣市,从此后在荣市我再也不想见到你这个人,好吗?”

    钦慕说道好吗两个字的时候突然就微笑了下。

    张汝佳却是气的脸色发白。

    钦海明也有些难以置信的望着自己的女儿,她很多年,不再用父亲这俩字称呼他,她回国后,一直称呼他为钦市长。

    可是今天

    她终于肯为自己说话!

    “你怎么这么歹毒?我凭什么离开荣市?”

    张汝佳问道,转过身去对着她。

    “凭我已经在国外独自生活了十多年,我已经受够了没有家人的苦!凭你可以追求自己的幸福所以我也可以追求自己的幸福!”

    “你真”

    “我真自私!是的!我真自私!我还需要向您多多学习。”

    钦慕微微一笑,看着张汝佳那张惨白的脸,她觉得真的很过瘾。

    “你,老公你看她,就是这么没有教养!”

    张汝佳委屈的看着钦海明,希望他说句公道话,就算是钦明珠在家,也是不能说这种没教养的话的。

    “都是我的错!是我当父亲的没有教育好女儿,要不要我替她跟你道歉?”

    钦海明问她。

    “钦海明!”

    张汝佳听完后好几秒才反应过来,一下子就站了起来,弯着腰有些发恨的望着他。

    “你们父女当我是什么?好啊!你们现在父女团聚了,我呢?离婚了,女儿也被人掳走了,我什么都没有了,你们都开心了是不是?所有的错都是我一个人酿成,行了吧?”

    张汝佳说完后拿起包就转头往外走。

    却是刚走了十几步又转头:“钦慕!你表现的那么柔弱来博取你父亲的同情,其实你比任何人都要心狠!我们走着瞧!”

    ------题外话------

    第二更来了!看完书可以领红包哦!有月票的小伙伴们别忘了投票,这几天月投月票一张顶两张,请喜欢这部作品的读者一定投票哦,多多益善哦!

    还有推荐飘雪读者群72074154,敲门砖爱飘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