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2 嚣张
    张汝佳说完后又往外走,黑夜的风依旧是热的,她却是刚出取就碰到从外面开车来的穆熠宸。

    张汝佳认出他的车后不禁嘲笑了一声,然后大步往外走去

    穆熠宸下车后关上门,看向那个固执的背影,忧虑的皱起眉,立即转头朝着里面走去。

    客厅里很安静,穆熠宸走进去后看到那父女俩正在看电视,心里放松了一些,上前去:“我没来晚吧?”

    夜色刚刚笼罩了城市,也让这所房子里,有了许久没有过的温馨。

    钦海明未有提过张汝佳的事情,钦慕自然也不想在家里提,穆熠宸便当自己什么都没看到。

    只是在离开后,回家的路上,他才提起:“钦明珠的母亲去过?”

    “嗯!不过只是话不投机而已,别担心!”

    钦慕转眼看着他安慰道。

    “嗯!”

    穆熠宸答应了一声,他现在倒是很相信他老婆的定力以及能力了。

    她不再是那个让他无法安心工作的小女孩,以前只要见不到她便总担心她照顾不好自己,但是现在——

    她依然成为一位独立的女性,有着自己的独特的个性以及生活的能力。

    他的小青梅长大了!

    穆熠宸心里感慨着,眸子里却很平凡。

    仿佛两个人的感情安定下来后,一切都是那么的从容了。

    车子到了穆家后停下,穆熠宸习惯性的等着她走到前面,然后伸出手给她。

    钦慕看着那只大手,便把自己的手放到他的掌心里,两个人牵着一起往里走去。

    好像过了九点,总算是不那么热了。

    他们回到家,一家人坐在那里聊天,老爷子问:“听说你父亲的司机前阵子刚刚动了手术,现在可好了?”

    “嗯!今天刚刚出院!”

    钦慕微笑着回应。

    大家也就知道了她回去的原因。

    “人啊!真是得好好地活着,切不能得过且过。”

    穆子豪感慨道!

    “嗯!你爸爸这位司机也跟了他好些年了,有时候碰到也总是很有礼貌,很和善的一个人。”

    冯芳华说道。

    “是呢!这么多年没见,再见我的时候还眼眶里含着眼泪,我想那时候在荣城大概也没几个人能那么惦记我!”

    钦慕回忆着。

    “嗯!”

    穆子豪答应着,然后转眼就看到老爷子在摆棋局。

    “你们俩刚回来快去洗个澡换个衣服,要是不累再下来,要是慕慕太累就休息吧!”

    老爷子听着儿子的话立即皱着眉看他儿子,他想跟他孙媳妇下棋呢,他儿子这是不让吗?

    “爸!我陪您下一局!”

    穆子豪坐过去。

    老爷子眼瞅着他儿子,有点想揍他,要不是看他也一把年纪了。

    至于穆熠宸跟钦慕,也才发现原来老爷子是想跟钦慕下棋了。

    其实钦慕倒是可以陪的,她还挺喜欢陪老人家下棋聊天的,但是穆熠宸却立即站了起来,然后又伸手给她:“走吧!你刚刚不是说腰疼吗?上楼去早点休息。”

    钦慕

    她什么时候说腰疼了?

    “那快去休息吧!以后月份大了,腰疼大概是常有的事情,更要休息了,快去吧!”

    冯芳华一听却当了真,立即催促的。

    钦慕只得站了起来:是!那,爷爷,爸,妈,我们先上楼了!

    “嗯!”

    长辈们看着他们俩上楼后才又凑在一起,冯芳华在边上看他们爷俩下棋,听着老爷子说:“你小子故意的吧?”

    “爸,我都多大年纪了?”

    穆子豪只得提醒一句。

    “那又咋了?多大年纪你也是我儿子!再说他们夫妻又不在下面,我还不能说你了?”

    穆子豪无话好说,连连点头。

    “哼!”

    老爷子又瞅了他儿子一眼,还不高兴呢。

    冯芳华看着自己老公被数落也不敢说别的,只得提醒:“爸,您让子豪先走吗?”

    “想的美!”

    老爷子这才又瞅着棋局。

    穆子豪暗暗地笑了下,赶紧的又装着严肃。

    冯芳华便坐在他们旁边看电视。

    钦慕去打开了欢欢房间的门,手轻轻地打开门框,看着里面昏黄的台灯下睡着的小女孩,忍不住好奇的嘟囔了一声:“今天怎么这么乖?”

    “乖一点好!我穆熠宸的女儿就是该这么懂事!”

    穆总在她身后搂着她的肩膀,眼瞅着床上睡熟的小女孩说道。

    钦慕抬头去看他,心想穆总又开始厚脸皮了。

    穆熠宸低头看着她:“怎么了?”

    “没事!回房间吧!”

    钦慕赶紧笑着回应了声,转身搂着他的手臂跟他回房间。

    “谁先去放洗澡水?”

    进门后钦慕问他。

    “我去!你找好睡衣!”

    穆熠宸从她身后搂着她,在她的侧脸用力的亲了一下才去放洗澡水。

    钦慕无可奈何,看着他进了浴室后就去找两个人的睡衣。

    突然也想穿睡衣睡裤了呢,所以找出两个人的情侣款睡衣套装来。

    只是等好不容易洗完澡后,穆总看着她寄给他的睡衣不自觉的皱了皱眉,他眼瞅着她在套裤子,问道:“为什么是套装?”

    “突然想穿!”

    钦慕坐在边上给自己穿上一条腿。

    穆总直接把自己的背心套上后把睡裤扔在一旁,然后上前去蹲在她脚边。

    钦慕低头看着他,停下动作:“怎么了?”

    “我来!”

    钦慕

    他突然伸出手,钦慕以为他要帮她穿裤子,结果

    她一抬腿,裤子被他轻松扯下来,直接扔到了旁边。

    钦慕

    “跟我在一起穿什么睡裤?”

    穆熠宸抬头,犀利的眼神望着她问道。

    呵呵!

    钦慕只是惊讶的望着他,一个字都没说出来。

    穿睡裤还要分跟什么人在一起?

    她就是突然想穿,怎么了?

    穿情侣套装不好吗?

    结果被人家抱到床上去,手伸到她舒服的吊带了:“以后跟我睡觉,禁止穿超过两件衣服。”

    “穆熠宸!你未免也太任性了吧?”

    钦慕问他。

    安静的房间里,男人威慑力十足的眼神看着眼底下的女人:“任性?穆太太,你老公就是这么任性!谁不服?嗯?”

    钦慕

    她不敢不服,因为还不等说话就被捏住了。

    后来钦慕被他折腾到快要疯掉,不过他自己也不好受,最后靠在床头上难受的大喘气,尽管出来了但是依旧不尽兴。

    钦慕休息了会儿又爬到他怀里,侧身贴着他的胸膛:“跟你商量件事?”

    “嗯!”

    穆熠宸低头看着她,看她挺认真。

    钦慕也抬眼看着他:“温如暖生了宝贝,我们俩是不是得给宝宝送份见面礼?”

    “可以!”

    穆熠宸想都不想就答应。

    “那我们送什么?送钱?还是送东西?”

    钦慕真的不知道该送什么好,毕竟这也是她的朋友里第一个生宝宝的。

    “送东西吧!”

    穆熠宸想了想说道,他其实也不太懂。

    “送什么东西呢?玩具?儿童车?”

    “儿童车?”

    穆熠宸想了想,有点头疼,这种事他也不懂。

    穆倾心的孩子,他直接扔了一栋高档房产给他。

    但是那是亲侄子,自然不一样。

    这些事情,生意上的伙伴的话,都是溪秘书直接代劳了。

    “要不然明天问问妈?”

    钦慕问他。

    穆熠宸低着眼看着她,突然忍不住笑了声:“嗯!问冯女士吧!”

    穆熠宸觉得这主意甚好,但是还是忍不住笑了声。

    其实送什么都无所谓,重要的是心意。

    只是觉得这样家常的聊天,商议一件小事,竟然是这么奇妙,这么让他心情雀跃。

    钦慕也同样感情,他们好像真的已经在过居家日子,这种感觉真的很美妙,她情不自禁的抬手去搂住他的胸膛:“穆熠宸!”

    “嗯?”

    “穆熠宸!”

    “嗯?”

    “穆熠宸!”

    她的声音一声更比一声高,最后一声她都忍不住笑了,下巴抵着他的胸膛。

    穆熠宸也忍不住笑起来,搂着她想要看她的脸,结果她不配合,所以两个人闹着闹着他就又把她堆到躺下的姿势,他压着她可以压的地方:“你到底要干嘛?”

    “就是很喜欢叫你!”

    每回如果开心了,就这么一遍遍的叫他,却也不说是什么原因。

    不过这回,穆熠宸很明白原因,只是忍不住在她笑的眼角细纹都出来的时候突然堵住了嘴。

    钦慕已经笑的很累了,但是被他突然的吻住,差点喘不过气来,但是穆总的吻技啊

    穆熠宸辗转在她的唇齿间勾逗着,像是一个导演,始终掌控着全局,掌控着眼底下女人的气息。

    钦慕渐渐地喘息又平顺了一些,转而勾住了他的脖子,跟他亲吻纠缠。

    只是

    不是已经做过了吗?

    为什么又这么情缠去了?

    莫名其妙的,就到了很晚。

    外面安静下来,小雨悄悄地降临在城市的这一个角落。

    窗帘被轻轻地放下,与外面的雨夜彻底的隔绝。

    室内,温度适中!柔和!静谧!男女相拥着,入眠!

    第二天早上吃过早饭后穆熠宸急着去上班,穆子豪跟老爷子出去找地方喝茶,钦慕跟冯芳华还有欢欢一起在家,冯芳华听钦慕的问题后很认真的考虑了一会儿,手捧着精致的茶杯突然抬眼看着钦慕说:“不如送金饰吧!家里肯定已经买了儿童床,儿童车,送件保平安的金饰如何?”

    钦慕听着后认真想了想,不由的笑起来:“果然还是得问您!我跟穆熠宸完全不知道该送什么合适!”

    “你们俩还年轻,将来这种事遇到的多了自然就懂了!”

    冯芳华跟她说起来,最近因为钦慕怀孕,婆媳俩的关系显然又缓和了很多。

    “嗯!”

    钦慕应了声。

    “对了!欢欢的学校如果你们没意见的话,我们就送去如何?学校并没有规定必须要升学日才能送去,希望我们现在就去呢,欢欢也很喜欢那家学校。”

    “这件事就您决定吧!”

    钦慕知道欢欢喜欢学校的氛围,那小丫头肯定是很喜欢学校的氛围,不过跟同学的关系钦慕还是有点担心的。

    “还是要你这个当妈的也点头,不然以后万一小朋友们吵架什么的你再怨到我身上?”

    冯芳华瞅着她提醒。

    “如果欢欢在学校里受了委屈,恐怕我还不以为然您已经着急的跑去找人家家长理论了。”

    钦慕便也说了句。

    冯芳华

    这倒是真的,冯芳华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孙女受委屈,她是肯定要讨公道的。

    “这话你倒是没说错,欢欢要是受了委屈,这家里我绝对是最心疼的。”

    冯芳华说着又看向那边在玩的小丫头,其实她还有点不舍的欢欢去学校呢。

    谁知道晚上穆子豪就给她带来了特大消息,穆子豪从朋友那里弄了四张去游欧洲的船票,冯芳华一直想坐船出去玩,只是现在

    “现在去旅行怎么行?钦慕那丫头现在都五个多月了,我们这时候出去她万一有什么事谁照应?”

    “我们在家也帮不上忙,再说家里这么多用人你怕什么,顺便也给他们小两口个二人世界不是很好吗?你也想坐轮船去旅行,爸爸这么大年纪也没去过欧洲,一直想去,这回如果我们一家四口去,那这船就等于是被咱们跟老张老李他们家给包了,正好他们也都带孙子去,这机会也难得不是?”

    “这事,我得跟儿子商议一下!”

    冯芳华还想着她儿子会不希望她这时候出去。

    谁知道她一转头就看到她儿子在她门口站着呢:“您跟爸爸还有爷爷去吧!慕慕我会照顾好的!”

    冯芳华

    ——

    隔日长辈们就跟欢欢上了去欧洲的轮船,上船前冯芳华还在不停跟他们小两口叮嘱,钦慕一边听着一边看着跟几个小男孩跑在前面的她的宝贝女儿。

    那丫头果然没心没肺的跟人家上了船,只是站在床上跟她挥挥手:“妈咪拜拜!爸比拜拜!”

    穆熠宸跟钦慕跟她挥了挥手她便跟着那两个小男孩跑到里面去了。

    “唉!这丫头长大后也不知道留不留得住!”

    钦慕嘟囔了一声。

    “还能留一辈子啊?”

    穆总问了声,捏着她的肩膀送大家上了船。

    “穆熠宸你给我记住,这阵子忍着点,要是慕慕有什么事我可饶不了你。”

    “知道了!知道了!祝您玩的开心!”

    穆熠宸插到裤子口袋的手抽出来也搂住她的肩膀然后又叫穆子豪:“爸!快带妈妈去占一个好座位!”

    夫妻二人好不容易送走了长辈们跟孩子,钦慕再回去的路上却忍不住叹息:“有没有觉得空落落的?”

    穆熠宸差点哼小曲,听到他老婆这么感慨才忍住没有哼出来。

    不过他那愉悦的眼神还是出卖了他。

    钦慕看着他的表情忍不住好奇问了声:“你怎么好像很开心?”

    “有吗?”

    穆熠宸问了声,然后一本正经的严肃脸,开车。

    钦慕回了工作室,穆熠宸探出头去跟她说:“晚上我来接你,记住了,这阵子别接活!”

    “知道啦!拜拜!”

    钦慕朝他挥手,穆熠宸看她那故作乖顺的样子无奈的叹了一声,还是开车离开。

    钦慕转身去了工作室,好几天没见她的小美开心的跟在她后面:“你再不来上班我们都干部下去了!”

    “有那么夸张吗?”

    钦慕一边走进去一便问了声。

    “当然了!老板经常不在,下属干的怎么会起劲?”

    小美抱着手机跟在她后面,进了她办公室后关了门。

    因为小美进来一般是不关门的,所以钦慕注意到她的动作后便一直盯着她。

    小美关了门后回头看着钦慕敏锐的眼神嘿嘿一笑,走上前去搂着她的手臂一起坐在沙发里:“我有事跟你说!”

    钦慕抬眼看着她,只微笑了下:“你说!”

    钦慕心想:我就知道有猫腻!

    “穆总的司机啊,那个赵淮!他说要跟我约会!很正式的那种!”

    小美说着有点不自然的抬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说完后紧张的咬着自己的下半片嘴唇。

    钦慕听完后点点头:嗯!可以啊!

    “呃!你不觉的我们俩不合适吗?”

    小美没想到钦慕一点意见都没有。

    “合不合适要试过之手才知道,再就是,其实赵淮不是穆熠宸的司机,他只是有时候帮忙而已。”

    “呃!”

    “那就去约会吧!我们家孩子也老大不小了,该来一场正式的约会了!晚上穿你最漂亮的裙子,拿最好的包包,帅气的去约会吧!”

    钦慕抬手去摸着她的头发,像是疼小妹一样的疼小美。

    只是小美听完忍不住嘴角抽搐了下。

    什么叫我们家孩子也老大不小了?

    “跟咱们一样大的,还有好多在读书呢好吗?就你早早的结婚生孩子,还敢挖苦我没谈过恋爱不成?”

    小美噘着嘴,但是并没有生气,反倒是红着脸,像是很害羞。

    “哎呦!我敢挖苦你?你脸皮那么厚我怎么挖苦的动?”

    钦慕却是忍不住笑了两声,然后摸着她的脑袋揉她的头发。

    小美

    “哎呀!钦钦你简直坏死啦!”

    小美抬起手来去轻轻地捶打钦慕的肩膀。

    因为到工作室便已经快十一点了,所以就直接在附近的餐厅里吃了午饭,工作室的一群人一起往回走。

    张汝佳就站在她们工作室门口,一群人走到那里全都停下,钦慕跟小美走在最前面自然是也停下了。

    张汝佳直勾勾的盯着她,隔着很远,但是看到她手里拿着一把锋利的小刀。

    小美下意识的就挡到钦慕面前去,钦慕稍微低头,倒是没想到小美有这个勇气,却是不愿意小美挡在前面。

    钦慕把小美拉到自己身后,自己站在前面。

    张汝佳走上前去,垂着的手里握着锋利的小刀并没有冲着钦慕那头,而是冲着后面。

    她紧紧地攥着那把匕首,那充满恨意的眼神望着远处的钦慕,咬牙切齿的。

    几个男同士都走到钦慕身边去,虽然张汝佳拿着匕首,但是几个一米八多的男士自然是不怕一个女人的。

    “小美,你带钦钦回工作室去,这里交给我们!”

    站在前头,来自巴黎的设计师非常有担当的交代道。

    小美仰头看着他,不自觉的升起了崇敬之情,点点头便要带着钦慕进去。

    钦慕其实觉得张汝佳不会叫她进去,而且,就这样置同事的生死不管也不是她的风格。

    “我不能让你们替我冒险,我没资格。”

    “你现在怀着身孕,而且你忘了我以前在武馆做过两年的教练?”

    男同士平时并不爱出头,但是在这时候却特别沉稳内敛,用法语跟钦慕交流。

    张汝佳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所以眼神有些慌乱。

    “可是,你有把握夺下她手里的刀子吗?”钦慕还是不放心。

    男同士点头答应着,警惕的眼神看着隔着几米远的中年女人,并对小美说:小美!快点带钦钦进去!

    小美怕钦慕真的出事,毕竟现在她的肚子里还有一个,所以就要拉着她走,张汝佳却是突然开口。

    “钦慕,你要是现在进去,我就死在你工作室门口!”

    钦慕转头看她一眼,原本以为她是来刺杀的,现在看来,是来用自杀威逼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