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3 一辈子都缠着你
    &bp;&bp;&bp;&bp;“钦慕,我要单独跟你谈谈,我知道你不愿意,但是如果你不同意,那么,我就死在你面前!”

    &bp;&bp;&bp;&bp;张汝佳说着将刀子划在了自己已经遮不住颈纹的脖子上。

    &bp;&bp;&bp;&bp;钦慕只是觉得这个女人一大把年纪了还真能折腾,不自觉的皱起眉来。

    &bp;&bp;&bp;&bp;“你有病吧?”

    &bp;&bp;&bp;&bp;小美看她那样子吓的立即护住钦慕,转身看着她质疑道。

    &bp;&bp;&bp;&bp;钦慕稍微侧身,双手轻轻地捧着自己的小腹:“我见不得血腥,所以先进去了!”

    &bp;&bp;&bp;&bp;“什么?”

    &bp;&bp;&bp;&bp;张汝佳震惊的望着她,刀子还在自己脖子上。

    &bp;&bp;&bp;&bp;“我说我先进去了!对了!我这片有很多监控,所以你自杀的话,我是不需要负任何责任的!”

    &bp;&bp;&bp;&bp;钦慕说完便被小美搀着往里走,小美努力鼓着腮帮子,快要笑出来。

    &bp;&bp;&bp;&bp;张汝佳却是不敢相信的看着钦慕的背影:“你果然无情!你的目的达到了!如今我家破人亡,你给你妈报仇了!”

    &bp;&bp;&bp;&bp;张汝佳的眼泪大颗大颗的从眼里落下来。

    &bp;&bp;&bp;&bp;钦慕站在台阶上转身望着她:“你只是家破,并没有人亡!而且你家破的原因还是你自作自受,‘我妈做错了什么?她勤俭持家,爱憎分明,她一心只有她的丈夫跟她的女儿,你根本就没资格跟我妈比,你甚至连提到她的资格都没有,你根本就是个吸血鬼,而我妈,是我们家最温暖的人!’你夺走了她,你去死啊,你去死吧!”

    &bp;&bp;&bp;&bp;钦慕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张汝佳的刀子抵在自己的脖子上,看着她脖子上不小心划出来的那一点点的血痕,她想到她妈妈当年死在车里的场景,她想到雪里的那一滩鲜红的血液,她想到那个最温暖她的人,最后离世的时候却是满身伤痕!

    &bp;&bp;&bp;&bp;钦慕甚至有些颤抖,在眼泪掉出来的时候,她也已经咬牙切齿。

    &bp;&bp;&bp;&bp;她的确是恨,的确是心狠!

    &bp;&bp;&bp;&bp;因为她根本找不到自己需要慈悲的原因。

    &bp;&bp;&bp;&bp;张汝佳被她突然极端的一番话惊的张着嘴却说不出话来,只一双大眼瞪着钦慕,握刀子的手在颤抖。

    &bp;&bp;&bp;&bp;钦慕狠狠地盯着她的脸,突然就觉得恶心,转身便大步朝着里面走去。

    &bp;&bp;&bp;&bp;工作室的同事看着钦慕走后便也不打算再管张汝佳,正在张汝佳一下子懵了的时候,一辆破旧的商务车却从远处开过来,停下后几个记者扛着摄像机,拿着相机,以及话筒跑到她面前去。

    &bp;&bp;&bp;&bp;张汝佳吓的当场就往后退了好几步,原来自己架在脖子上的刀子被她立即拿下来放在身后。

    &bp;&bp;&bp;&bp;“请问这位太太,你为什么拿着刀出现在这里?你跟这工作室里的人有什么恩怨吗?”

    &bp;&bp;&bp;&bp;“这位太太请说句话好吗?是不是这里面的人对您的家庭造成了什么伤害?”

    &bp;&bp;&bp;&bp;“伤害?是的!是的!是她让我家破人亡,是那个叫钦慕的女人,害的我有家不能回!”

    &bp;&bp;&bp;&bp;“大婶!请问您口中的钦慕,可是最近曝出要跟穆总举行婚礼的女人吗?”

    &bp;&bp;&bp;&bp;钦慕站在二楼办公室的玻幕内,冷眼看着楼下被媒体围堵,对一旁站着的小美吩咐了一声:“把我手机拿来!”

    &bp;&bp;&bp;&bp;小美抬眼看她一眼,立即转头去把她办公桌上的手机拿给她。

    &bp;&bp;&bp;&bp;这次她没再给别人打电话,虽然面上不骄不躁,但是内心其实明白,已经十万火急。

    &bp;&bp;&bp;&bp;“张汝佳跟一群媒体在我们工作室楼下纠缠,这篇报道不易被报道出去!”

    &bp;&bp;&bp;&bp;“明白!”

    &bp;&bp;&bp;&bp;电话那头,穆熠宸只回了她两个字,挂断。

    &bp;&bp;&bp;&bp;钦慕便握着手机继续看着楼下。

    &bp;&bp;&bp;&bp;被扔在地下的刀子被太阳光照的耀眼,张汝佳在她楼下委屈的接受着媒体的采访。

    &bp;&bp;&bp;&bp;钦慕其实很好奇,这些记者是张汝佳找来?

    &bp;&bp;&bp;&bp;如果每个人都是自己人生中的导演者,那么钦慕没办法辨别下面那一场景到底是张汝佳提前安排好还是怎样。

    &bp;&bp;&bp;&bp;可是如果这篇报道报出去,恐怕最受牵连的就是钦海明。

    &bp;&bp;&bp;&bp;张汝佳若是还存着想要跟钦海明继续的心,怎么会愚钝到这种地步?

    &bp;&bp;&bp;&bp;钦慕记得若干年后在景家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优雅的贵太形象,此时,竟然也是无言以对。

    &bp;&bp;&bp;&bp;半个小时后楼下的停车场空无一人,终于干净。

    &bp;&bp;&bp;&bp;小美在钦慕耳边小声提出疑问:“如果这篇报道被曝出去,恐怕对我们在荣城的发展很不利吧?”

    &bp;&bp;&bp;&bp;“傻瓜!我们在荣城要经历的风雨还有很多!”

    &bp;&bp;&bp;&bp;这并不算什么!

    &bp;&bp;&bp;&bp;她只是担心会牵扯到钦海明而已。

    &bp;&bp;&bp;&bp;钦慕说完便回去工作了,小美一想,忍不住叹了一声:“倒也是!”

    &bp;&bp;&bp;&bp;突然想到来荣城后发生太多了!

    &bp;&bp;&bp;&bp;晚上钦慕早早的回了家,穆熠宸在外面应酬,她便自己在沙发里画图,家人们去旅游的第一晚,家里又安静,又寂寞。

    &bp;&bp;&bp;&bp;钦慕突然觉得,连冯芳华数落的声音,都那么的悦耳。

    &bp;&bp;&bp;&bp;一束光从她的头顶斜上方打过,还照着她垂着的唯美的长睫。

    &bp;&bp;&bp;&bp;此时,偌大的客厅里,只她一个人,专注的抱着她的画纸,铅笔跟纸张摩擦的声音显得尤为清晰。

    &bp;&bp;&bp;&bp;穆熠宸应酬结束直接到负一楼去开车,却是没想到正好遇到刚刚下班的苏珍。

    &bp;&bp;&bp;&bp;苏珍背着包穿着小西装从另一电梯里出来,看到他的时候也是很惊喜的样子。

    &bp;&bp;&bp;&bp;“穆总!”

    &bp;&bp;&bp;&bp;她走上前去,温软的声音跟他打招呼。

    &bp;&bp;&bp;&bp;穆熠宸便也稍微垂眸,之后大步朝着自己的车子那边走去。

    &bp;&bp;&bp;&bp;“听说穆总在应酬本来要去打个招呼的,但是想起来穆总不喜欢,所以”

    &bp;&bp;&bp;&bp;“做的不错!继续保持!”

    &bp;&bp;&bp;&bp;穆熠宸拉开车门的时候才看了她一眼,不容反抗的眼神直直的戳了苏珍的心窝子。

    &bp;&bp;&bp;&bp;“是!”

    &bp;&bp;&bp;&bp;她停下脚步,像个普通下属一样答应着领导吩咐的事情。

    &bp;&bp;&bp;&bp;穆熠宸的车子很快离去,苏珍走到隔着几辆车的自己的车子那里,望着那个已经空了的地方只是暗暗一笑,然后也上车离开。

    &bp;&bp;&bp;&bp;苏珍回到家后便打开了电视机,九点半,刚好卫视在播娱乐新闻。

    &bp;&bp;&bp;&bp;她其实下午开始就一直在留意手机推送的娱乐八卦,但是想看到的什么都没看到,所以回到家便去客厅找到遥控器先打开电视,然后才将外套慢慢的脱下来。

    &bp;&bp;&bp;&bp;这家八十多个平方的单人公寓是她按照穆熠宸的意思找他酒店的秘书帮她租的,地段还不错,但是即便如此她依然不开心。

    &bp;&bp;&bp;&bp;今晚,她更不开心!

    &bp;&bp;&bp;&bp;她从包里拿出手机然后拨通刚刚背熟不久的号码,然后拨过去。

    &bp;&bp;&bp;&bp;公寓里电视的声音暂时成了静音。

    &bp;&bp;&bp;&bp;“今天没能采访到那位张女士吗?”

    &bp;&bp;&bp;&bp;“什么?”

    &bp;&bp;&bp;&bp;“好!知道了!”

    &bp;&bp;&bp;&bp;苏珍很快挂掉电话,然后拿起遥控器把电视也关掉,去洗澡。

    &bp;&bp;&bp;&bp;今晚的风有些热,夜市还是很热闹,路上的车辆尤为的多,却都关着窗。

    &bp;&bp;&bp;&bp;穆熠宸回到家后一打开车门从里面出来便热的皱了眉,大步朝着家里走去。

    &bp;&bp;&bp;&bp;客厅的玻幕前开着一盏落地灯,钦慕坐在地毯上认真的看着不知道什么书。

    &bp;&bp;&bp;&bp;穆熠宸便站在她身后,挡住了她的视线。

    &bp;&bp;&bp;&bp;钦慕抬眼,他高高在上的,却是在望着她。

    &bp;&bp;&bp;&bp;“回来的很早嘛!”

    &bp;&bp;&bp;&bp;钦慕笑起来,伸手去拉他的手。

    &bp;&bp;&bp;&bp;穆熠宸便绕到她身边坐下,然后看了眼她看的书的书皮,一本关于哲学方面的书籍。

    &bp;&bp;&bp;&bp;穆熠宸浅笑着,眉头还是微微皱着:“怎么突然看这种书?”

    &bp;&bp;&bp;&bp;“在书房发现的,被放在很显眼的位置,所以我就拿出来看看。”

    &bp;&bp;&bp;&bp;钦慕跟他说道。

    &bp;&bp;&bp;&bp;穆熠宸翻了两页,随便瞅了几行,忍不住宠溺的眼神望着她,笑了声问:“真的有够无聊!”

    &bp;&bp;&bp;&bp;钦慕不自觉的就又笑起来,身子稍微倾斜在他肩膀靠着:“我哪有那么无聊,我这是在修身养性呢!”

    &bp;&bp;&bp;&bp;“嗯!过两年是不是打算出家为尼?”穆熠宸睨着她问道,那漆黑的眼眸里,满满的都是对她的爱意。

    &bp;&bp;&bp;&bp;“我出家为尼?是不是想要另外娶新?嗯?”

    &bp;&bp;&bp;&bp;别看穆太太怀着孕,但是性子还是那么刁钻,搞不搞的就跟穆总瞪眼。

    &bp;&bp;&bp;&bp;穆熠宸却总是那么腻歪的眼神望着她:“是啊!请你一定给我一个娶新的机会!”

    &bp;&bp;&bp;&bp;钦慕推他一下:“想的美!一辈子都缠着你!”

    &bp;&bp;&bp;&bp;穆熠宸听后忍不住笑,顺着她推的力道往旁边倒去。

    &bp;&bp;&bp;&bp;钦慕看他那么配合,情不自禁的抬脚去踹他,穆总难得的笑的那么无邪,声音那么好听。

    &bp;&bp;&bp;&bp;钦慕光是听着他笑就心动了,但是依然忍不住继续踹他。

    &bp;&bp;&bp;&bp;地板上两个人东倒西歪,却是格外开心。

    &bp;&bp;&bp;&bp;静谧的深夜,仿佛美好的一切才悄悄地开始。

    &bp;&bp;&bp;&bp;穆熠宸后来抱着她往楼上走,走到一半,站在台阶上突然叹了一声。

    &bp;&bp;&bp;&bp;钦慕双手勾着他的脖子,看他叹气好奇的问道:“怎么了?”

    &bp;&bp;&bp;&bp;“重了好多啊!”

    &bp;&bp;&bp;&bp;穆熠宸眯着眼看向她,很是苦恼的样子。

    &bp;&bp;&bp;&bp;钦慕

    &bp;&bp;&bp;&bp;能不重吗?

    &bp;&bp;&bp;&bp;整天跟喂猪一样,让她吃吃吃!

    &bp;&bp;&bp;&bp;“我要压屎你!”

    &bp;&bp;&bp;&bp;钦慕搂着他故意用力往后仰着头。

    &bp;&bp;&bp;&bp;“别闹!”

    &bp;&bp;&bp;&bp;吓的穆熠宸赶紧抱紧她,往楼上走去。

    &bp;&bp;&bp;&bp;生怕要是真的伤着她,他可真伤不起她,因为那比自残还疼。

    &bp;&bp;&bp;&bp;两个人上了床之后钦慕才问:“知道去工作室的那些记者是哪家报社吗?”

    &bp;&bp;&bp;&bp;“前卫!有人匿名提供了线索,但是这个人的手机号码来自外地,但是我敢肯定,一定这位匿名人,一定在荣城。”

    &bp;&bp;&bp;&bp;穆熠宸坐在床边跟她说着,漆黑的眸子里突然闪过某个人的脸。

    &bp;&bp;&bp;&bp;“嗯!是哪个城市?”钦慕靠在床头认真的望着穆熠宸,疑惑的又问道。

    &bp;&bp;&bp;&bp;“丰城!但是丰城我们跟什么人结怨?又或者张汝佳跟什么人结怨?”

    &bp;&bp;&bp;&bp;穆熠宸反问,那个城市对他们来说并不熟悉,所以不可能有仇人。

    &bp;&bp;&bp;&bp;钦慕垂下眼眸,因为她也没想到那个城市自己跟什么人很熟悉。

    &bp;&bp;&bp;&bp;“我去洗澡,嗯?”

    &bp;&bp;&bp;&bp;穆熠宸抬手摸着她的头发说道。

    &bp;&bp;&bp;&bp;“嗯!”

    &bp;&bp;&bp;&bp;钦慕答应着,然后躺在了床上,冲着他眨了下眼:“我等你回来!”

    &bp;&bp;&bp;&bp;穆熠宸只一笑,漆黑的眼里却如点点灯光,足以照亮他身边小小的女人的心里。

    &bp;&bp;&bp;&bp;只是当他洗澡回来的时候,钦慕却已经睡着了。

    &bp;&bp;&bp;&bp;穆熠宸悄悄地上了床躺在她身边,看着她因为睡着后红彤彤的脸蛋,不自觉的浅笑了一下。

    &bp;&bp;&bp;&bp;“小骗子!”

    &bp;&bp;&bp;&bp;那轻柔地声音,她听不到,却嘴角动了动。

    &bp;&bp;&bp;&bp;像是习惯性的动作,她向他怀里靠过去,手也伸到他腰上。

    &bp;&bp;&bp;&bp;穆熠宸低眼看着她在他腰上的动作,眼神里不自觉的流露出来那种深情,当看向怀里的小女人,嗯,小孕妇,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心都是酥的。

    &bp;&bp;&bp;&bp;为什么她会这么好?

    &bp;&bp;&bp;&bp;而这么好的她,是他的!

    &bp;&bp;&bp;&bp;因为只有两个人在家,所以穆熠宸早上便起来准备早饭,厨子被迫退到一旁去成了打下手的,内心苦闷的看着他们家少爷在煮早饭的姿势:“少爷!您这厨艺是在巴黎的时候练就的吧?”

    &bp;&bp;&bp;&bp;“嗯!不过回国后也有练!”

    &bp;&bp;&bp;&bp;穆熠宸想到以前,其实在巴黎的时候他们基本吃西餐,而且那时候他心里因为还不服气那个傻丫头夺走了他的心,所以很是不愿意多付出,是回国以后,终究放不下。

    &bp;&bp;&bp;&bp;所以就做得越来越多。

    &bp;&bp;&bp;&bp;现在才明白,原来不管你服不服气,有些事情早已经成定局。

    &bp;&bp;&bp;&bp;——

    &bp;&bp;&bp;&bp;上午两个人没去上班,窝在沙发里,依偎着看新闻,看八卦。

    &bp;&bp;&bp;&bp;快到中午的时候钦慕的手机响起来,钦慕摸到手机,然后看到是钦海明的号码,穆熠宸稍微抬眼也看到:“估计是因为昨天张汝佳去你工作室的事情。”

    &bp;&bp;&bp;&bp;钦慕也有这种感觉,接起来后果然听到的是这件事。

    &bp;&bp;&bp;&bp;只是,不像是曾经那样对她满满的怀疑,只有关心。

    &bp;&bp;&bp;&bp;“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呢?有没有受伤?”

    &bp;&bp;&bp;&bp;钦海明忧心的问她。

    &bp;&bp;&bp;&bp;钦慕靠在沙发里,仰头的时候正好枕着沙发背上穆熠宸的手臂,一双眼睛里有些空荡荡的:“没有受伤!她可能有点受伤!”

    &bp;&bp;&bp;&bp;钦慕想起当时来,张汝佳的脖子被自己用刀子不小心划伤了,划出了血。

    &bp;&bp;&bp;&bp;“我会跟她谈谈,让她不再去找你麻烦!千万别想太多了,现在怀着身孕一定要心平气和,知道吗?”

    &bp;&bp;&bp;&bp;“嗯!”

    &bp;&bp;&bp;&bp;钦海明很快就挂了电话,钦慕挂了电话后却是仰头望着屋顶,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bp;&bp;&bp;&bp;眼睛好像有点干涩的。

    &bp;&bp;&bp;&bp;“他好像变了个人一样!”

    &bp;&bp;&bp;&bp;许久,钦慕才说出那句话。

    &bp;&bp;&bp;&bp;“过去那些年,他只不过是并不知自己在跟什么样的女人来往!其实你爸也挺惨的,不是吗?”

    &bp;&bp;&bp;&bp;“自己做的孽,说惨?我不觉得!”

    &bp;&bp;&bp;&bp;她有时候,也会有那么几秒觉得他可怜,但是只要仔细想,便会想起来,他一点都不可怜。

    &bp;&bp;&bp;&bp;穆熠宸抬手,搂着她的脑袋将她压向自己的肩膀上,并没有对白,只是拥着她。

    &bp;&bp;&bp;&bp;钦慕靠在他的肩头,许久,脑袋里都是空的。

    &bp;&bp;&bp;&bp;钦海明晚上去了穆家,只是送了些补品便离开,王叔现在还在养病,所以他自己开车,路上经过某个拐角的时候他突然停下车子。

    &bp;&bp;&bp;&bp;脑海里,那一幕,突然就浮现在眼前。

    &bp;&bp;&bp;&bp;雪白的地面,那一滩红色的血液,那个他最爱的女人卡在车里。

    &bp;&bp;&bp;&bp;这一夜,不知不觉便过去。

    &bp;&bp;&bp;&bp;等到他回过神,已经天亮。

    &bp;&bp;&bp;&bp;车子慢慢的开去回家的方向,但是心,却久久的无法释怀。

    &bp;&bp;&bp;&bp;是他自己亲手毁了自己的家!

    &bp;&bp;&bp;&bp;张汝佳昨晚一直在打他的电话,但是他并没有接起来。

    &bp;&bp;&bp;&bp;等他回到家的时候,刚到家门口便看到张汝佳的车子在那里停着。

    &bp;&bp;&bp;&bp;张汝佳坐在车子里,看着他的车子回来后便推开车门从里面走了出来。

    &bp;&bp;&bp;&bp;外面的天阴郁的,像是已经开始滴雨点。

    &bp;&bp;&bp;&bp;钦海明没想见她,但是两个人还是坐在了家里客厅的沙发里。

    &bp;&bp;&bp;&bp;张汝佳垂着眸,他看到她的脖子上的红痕,想起钦慕说她受伤的事情。

    &bp;&bp;&bp;&bp;“为什么要去她工作室门口闹?还找记者?”

    &bp;&bp;&bp;&bp;“记者不是我找的!我去找她也不是闹事!”

    &bp;&bp;&bp;&bp;张汝佳抬眼看着他,眼泪汪汪。

    &bp;&bp;&bp;&bp;“那是为什么?”

    &bp;&bp;&bp;&bp;“我只是想求她替我跟你求情,我只是连自尊都顾不得,只是想要跟你重归于好。”

    &bp;&bp;&bp;&bp;张汝佳说着这些的时候稍显激动。

    &bp;&bp;&bp;&bp;“我已经说的够清楚了,而且你拿着刀子去找她,你觉得我还会信任你吗?想要什么就说,能办的我就给你办了,算是对你这么多年照顾的补偿,但是——一想起你的欺骗,真叫人作呕!”

    &bp;&bp;&bp;&bp;钦海明很平静,只是说道最后看向窗外的时候,他的眼神是嫌弃的。

    &bp;&bp;&bp;&bp;张汝佳眼泪立马就从眼眶里滚落下来:“我们同床共枕这么多年,你说我令你作呕?”

    &bp;&bp;&bp;&bp;“三年前你跟那个男人见面,你以为我不知道?在我知道你当年的事情的时候,你所有的事情我都已经一清二楚!就这样,你还一次次的到我面前来,非要我把这层窗户纸给捅破?”

    &bp;&bp;&bp;&bp;钦海明终于是有些不淡定的,甚至手指都有些颤抖。

    &bp;&bp;&bp;&bp;张汝佳却是再也说不出一个字。

    &bp;&bp;&bp;&bp;“你要是但凡还有点骨气,就别再出现在我面前,我们这样还算是好聚好散,如果你再闹下去”

    &bp;&bp;&bp;&bp;钦海明的眼神直直的盯着她,终于,不再有任何掩饰嫌弃。

    &bp;&bp;&bp;&bp;张汝佳从钦家出来的时候已经下起了大雨,这晚的雨,很凉!

    &bp;&bp;&bp;&bp;她的车子在钦家门口停着,这些年,胆战心惊,没想到最后,还是逃不过。

    &bp;&bp;&bp;&bp;那晚张汝佳找到苏珍的公寓,苏珍见到她的时候吓了一大跳,苏珍对她是陌生的,并没有见过真人。

    &bp;&bp;&bp;&bp;“您是”

    &bp;&bp;&bp;&bp;“张汝佳!”

    &bp;&bp;&bp;&bp;张汝佳骄傲的站在她家门口。

    &bp;&bp;&bp;&bp;苏珍不敢置信的张了张嘴,张汝佳在她震惊的时候便抬了手,‘啪’的一巴掌就狠狠地挥到她精致的脸蛋。

    &bp;&bp;&bp;&bp;“啊!”苏珍错不提防挨了一巴掌,捂着自己的脸抓着门口站着,惊慌又愤怒的看向打她的女人大声问道。

    &bp;&bp;&bp;&bp;“一个小丫头竟然想要在我身上动脑筋,我在社会上混的时候你还在吃奶呢!”

    &bp;&bp;&bp;&bp;张汝佳咬牙切齿的对她说完这话。

    &bp;&bp;&bp;&bp;“你到底在说什么?我根本不认识你!”

    &bp;&bp;&bp;&bp;苏珍捂着自己的脸生气的吼了一声。

    &bp;&bp;&bp;&bp;“不认识我?不认识我你找记者跟踪我?匿名?那天你在酒店给记者打电话的时候我朋友刚巧就在你身后,没想到吧?”

    &bp;&bp;&bp;&bp;张汝佳咬牙切齿的对她道出实情。

    &bp;&bp;&bp;&bp;突然,苏珍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是捂着自己被打肿的脸。

    &bp;&bp;&bp;&bp;“你我”

    &bp;&bp;&bp;&bp;“你想要借我来对付钦慕,但你太愚蠢!”

    &bp;&bp;&bp;&bp;张汝佳也是在从钦家出来后才接到朋友的电话,弄明白真相的她立即利用自己以前的关系找到苏珍。

    &bp;&bp;&bp;&bp;“d市市长千金?在我眼里你不过是个乳臭未干的臭丫头!就凭你,想要战胜钦慕爬上宸少的床?连景晴最后的下场都是一个自杀死亡,不自量力!”

    &bp;&bp;&bp;&bp;张汝佳说完后便转了身。

    &bp;&bp;&bp;&bp;“等等,你不是也恨钦慕吗?”苏珍捧着自己的脸追出门口。

    &bp;&bp;&bp;&bp;张汝佳回头:“钦慕?别不自量力了!在荣城还容不得你一个外人撒野!想想景晴,想想景晴的下场。”

    &bp;&bp;&bp;&bp;苏珍却是腿脚一软,往后倒退了一步,眼眶里还是晶莹的什么都看不清。

    &bp;&bp;&bp;&bp;她没想到张汝佳一个妇人,竟然会有这么大的杀气。

    &bp;&bp;&bp;&bp;她却没想到张汝佳当年是如何的风云酒场,如何阴险算计才坐上钦海明太太的那个位子。

    &bp;&bp;&bp;&bp;张汝佳挺着胸进了电梯,骄傲的仰着头颅离开了苏珍的公寓。

    &bp;&bp;&bp;&bp;苏珍明明记得自己那天是在洗手间里打的电话,当时她明明看到里面空荡荡的没有人。

    &bp;&bp;&bp;&bp;可是

    &bp;&bp;&bp;&bp;张汝佳上车之后便又拿着手机给钦慕打电话,钦慕在洗澡,穆熠宸在窗口看着外面的雨幕接了她的电话。

    &bp;&bp;&bp;&bp;“我知道去你工作室的记者是谁找来!”张汝佳开门见山。

    &bp;&bp;&bp;&bp;“谁?”

    &bp;&bp;&bp;&bp;穆熠宸寡淡的声音问了声。

    &bp;&bp;&bp;&bp;“是你?”

    &bp;&bp;&bp;&bp;张汝佳还在车里,看着外面的雨势越来越大,也因着手机里突然传出来那个声音,叫她紧张。

    &bp;&bp;&bp;&bp;“是苏珍!那位从d市来的大小姐,她不知道从哪里得知我跟钦慕不合便一直找人跟踪我,然后那天她用异地手机号打了报社的电话。”

    &bp;&bp;&bp;&bp;“你有什么证据?”

    &bp;&bp;&bp;&bp;“证据?张太太你知道吧?她亲耳听到,你可以找她求证。”

    &bp;&bp;&bp;&bp;张汝佳说完后以为那边会再问什么,但是穆熠宸却没再多问,电话被挂断。

    &bp;&bp;&bp;&bp;钦慕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就看到他没在房间里,出去找他看到外面也没开灯,她才郁闷了一下,听到书房里有手机铃声,等她走过去想要推开门,那边却是也刚好他从里面将门打开。

    &bp;&bp;&bp;&bp;钦慕抬眼看着他精美的五官,忍不住好奇的问:“不是说要休息了吗?”

    &bp;&bp;&bp;&bp;“有点事打个电话,回房间吧!”

    &bp;&bp;&bp;&bp;穆熠宸搂住她往房间里走,钦慕抬眼看他,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他在撒谎。

    &bp;&bp;&bp;&bp;后来在床上,钦慕躺在他的怀里把玩自己的手机,穆熠宸无奈的轻叹了一声:“说了多少遍孕妇少玩手机!”

    &bp;&bp;&bp;&bp;手机直接被从她的手里夺走。

    &bp;&bp;&bp;&bp;“我今天也没怎么玩,这会儿才要玩一下。”

    &bp;&bp;&bp;&bp;“不准了!”

    &bp;&bp;&bp;&bp;穆熠宸将她的两只手都抱住。

    &bp;&bp;&bp;&bp;钦慕笑起来,这样被他管着的感觉,觉得很甜蜜。

    &bp;&bp;&bp;&bp;穆熠宸把两个人的手机都放在他那边的床头柜,然后搂着她躺下,给她盖好毯子:“睡吧!明天不是要去医院做检查吗?”

    &bp;&bp;&bp;&bp;“嗯!”

    &bp;&bp;&bp;&bp;钦慕答应着,然后窝在他怀里很快睡着。

    &bp;&bp;&bp;&bp;穆熠宸在她睡后才又转头看了眼她的手机。

    &bp;&bp;&bp;&bp;钦慕第二天的客户是位帅气的男演员,李郁。

    &bp;&bp;&bp;&bp;“你好!看过你拍过的广告,所以特别想跟你来一次合作,就来了!”

    &bp;&bp;&bp;&bp;他说起话来,一点都不油化,像个大男孩,很是随性。

    &bp;&bp;&bp;&bp;钦慕点点头,微笑着跟他手轻轻一碰,然后两个人坐在沙发里。

    &bp;&bp;&bp;&bp;小美端了茶来给李郁,然后站在钦慕身后直勾勾的盯着李郁。

    &bp;&bp;&bp;&bp;嗯!他穿着舒服的休闲装,不像是偶像剧里那样的霸道总裁模样出现在她们跟前,看上去更为亲民了些。

    &bp;&bp;&bp;&bp;“李先生今年是二十五岁吗?”小美好奇的问道。

    &bp;&bp;&bp;&bp;李郁抬了抬眼看她,然后笑着问道:“百度档案是二十五岁吧,实际上我已经二十七了!”

    &bp;&bp;&bp;&bp;“哇!看上去好像比我还要小两岁。”

    &bp;&bp;&bp;&bp;小美抱着手机站在后面,说完忍不住咬嘴唇。

    &bp;&bp;&bp;&bp;钦慕稍微抬眼看她,然后随意的说了声:若不然你就坐下来?我看李先生也不是那种古板的人!

    &bp;&bp;&bp;&bp;“当然!”

    &bp;&bp;&bp;&bp;李郁笑着回了声,小美立即就走过去坐在钦慕身边,然后脸红着低了头。

    &bp;&bp;&bp;&bp;钦慕想,不知道赵淮看到这一幕得是什么心情!

    &bp;&bp;&bp;&bp;女人啊!

    &bp;&bp;&bp;&bp;唉!

    &bp;&bp;&bp;&bp;“这次的奖项其实我已经被内定,所以不想出场的时候太寒酸!相信钦小姐已经有本事让我对得起那个奖项吧?”

    &bp;&bp;&bp;&bp;李郁又看向钦慕说道。

    &bp;&bp;&bp;&bp;“设计图我可以画,但是制作方面我恐怕需要同事配合!”

    &bp;&bp;&bp;&bp;钦慕点了点头,人家出了很丰厚的价钱,她没有拒绝的理由。

    &bp;&bp;&bp;&bp;“钦小姐现在怀着身孕,能答应帮忙设计时装我已经很感激!嗯,这么说话真别扭!总之,我既然来就是信任你!”

    &bp;&bp;&bp;&bp;李郁说着说着觉得好刻板,皱了皱眉,又随意的说起来。

    &bp;&bp;&bp;&bp;小美还羞答答的看着人家,李郁被她看的有些不自知,笑着道:“美女再看下去的话,我该收费了!”

    &bp;&bp;&bp;&bp;小美更害羞了,下意识的站了起来:“我去工作了!”

    &bp;&bp;&bp;&bp;钦慕眼瞅着小美的背影消失,无奈的轻叹了一声,李郁问她:“你助理很有意思,有男朋友了吗?”

    &bp;&bp;&bp;&bp;“还没定下来!”

    &bp;&bp;&bp;&bp;钦慕只得实话实说。

    &bp;&bp;&bp;&bp;“啊!不错!”

    &bp;&bp;&bp;&bp;李郁没想到她会这么回答,一时竟然尴尬起来,只得说不错。

    &bp;&bp;&bp;&bp;其实他以为钦慕会说已经有了,或者配不上之类的。

    &bp;&bp;&bp;&bp;后来小美亲自帮李郁量尺寸,李郁看小美的耳朵都红了,忍不住说:“美女晚上一起吃个饭?”

    &bp;&bp;&bp;&bp;“啊?”

    &bp;&bp;&bp;&bp;小美红着脸,抬眼看他的时候脸上都要滴出血来那种红。

    &bp;&bp;&bp;&bp;“没空就算了!”

    &bp;&bp;&bp;&bp;李郁笑着说。

    &bp;&bp;&bp;&bp;小美

    &bp;&bp;&bp;&bp;“李先生要是再这么逗她,估计待会儿你得亲自送她去医院了!”

    &bp;&bp;&bp;&bp;钦慕坐在边上看着,忍不住提醒了一声。

    &bp;&bp;&bp;&bp;李郁回头看钦慕一眼,挑了挑眉没再说话。

    &bp;&bp;&bp;&bp;小美心里却在想:完了完了!被李郁小哥哥调戏了,被李郁小哥哥调戏了!

    &bp;&bp;&bp;&bp;心脏紧张的快要跳出来:怎么办?怎么办?我摸李郁小哥哥的腰了,要疯了

    &bp;&bp;&bp;&bp;直到李郁走后,钦慕无奈的叹了一声上了楼,然后小美在一楼接受了伙伴们的嘲讽以及取笑。

    &bp;&bp;&bp;&bp;“你们尽管取笑我好了!但是我依旧会开心到爆!”

    &bp;&bp;&bp;&bp;小美忍不住攥着手要跺脚。

    &bp;&bp;&bp;&bp;“什么事情让你开心到爆!”

    &bp;&bp;&bp;&bp;赵淮正好来找钦慕送东西,刚进门口就听到她说开心到爆。

    &bp;&bp;&bp;&bp;小美看到赵淮后立即吓的闭了嘴,而其他人员也都装作认真工作了。

    &bp;&bp;&bp;&bp;“你怎么这个时间过来了?”

    &bp;&bp;&bp;&bp;小美心急如焚,好不容易才转移了话题。

    &bp;&bp;&bp;&bp;“啊!我来给‘穆太太’送东西!”

    &bp;&bp;&bp;&bp;他手里拿着一个文件袋,像是也终于想起自己的来意来。

    &bp;&bp;&bp;&bp;------题外话------

    &bp;&bp;&bp;&bp;第二更来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