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4 媒体求证结婚的事
    &bp;&bp;&bp;&bp;“这支录音笔是她公寓里的,今天我刚趁她不在悄悄去取出来,觉得应该先拿来给你听,另外这个女人虽然是同性恋,但是一直在找机会接近熠宸,我觉得我得提醒你一句,早点斩草除根吧!”

    &bp;&bp;&bp;&bp;“这个你还没给穆熠宸听过?”

    &bp;&bp;&bp;&bp;钦慕握着那支录音笔问站在她办公桌斜对面的赵淮。

    &bp;&bp;&bp;&bp;“我跟秦逸都听了,也就等于他听了吧?我们都希望你来决定这件事。”

    &bp;&bp;&bp;&bp;赵淮双手插兜,站在那里很认真的讲道,眼神少有的敏锐。

    &bp;&bp;&bp;&bp;钦慕点点头:“嗯!”

    &bp;&bp;&bp;&bp;她的心里倒是很宁静,也已经知道赵淮会先来找她的原因。

    &bp;&bp;&bp;&bp;“你打算怎么做?”

    &bp;&bp;&bp;&bp;赵淮看她那么深思熟虑的,忍不住低了低头好奇的问她。

    &bp;&bp;&bp;&bp;“给苏市长打电话!”

    &bp;&bp;&bp;&bp;钦慕想起苏市长来找她的时候说的话,既然她现在已经抓住了把柄,那么是时候让那个眼中钉滚出他们荣城去了。

    &bp;&bp;&bp;&bp;“漂亮!”

    &bp;&bp;&bp;&bp;赵淮赞赏道。

    &bp;&bp;&bp;&bp;“穆熠宸现在不方便跟苏市长撕破脸,所以这件事由我来做最合适不过,你跟秦逸是这个意思吧?”

    &bp;&bp;&bp;&bp;“呃”

    &bp;&bp;&bp;&bp;赵淮没想到钦慕那么犀利的察觉到他们的意图,一时之间有点尴尬。

    &bp;&bp;&bp;&bp;“这也没什么,我也觉得女人之间的事情该女人自己解决。”

    &bp;&bp;&bp;&bp;钦慕看他为难便又说道。

    &bp;&bp;&bp;&bp;“就知道小慕妹妹最大气了!不然熠宸也不会这么多年只要你一个对不对?”

    &bp;&bp;&bp;&bp;“别夸我了!我还有点事,你”

    &bp;&bp;&bp;&bp;钦慕抬眼看着他,示意他离开。

    &bp;&bp;&bp;&bp;“明白!我这就走!对了!小美今天怎么那么兴奋?”

    &bp;&bp;&bp;&bp;赵淮双手合十,走前又忍不住问了一句。

    &bp;&bp;&bp;&bp;钦慕

    &bp;&bp;&bp;&bp;“这,你还是问小美吧!”

    &bp;&bp;&bp;&bp;这叫她一个外人怎么说?

    &bp;&bp;&bp;&bp;“行!那再会!”

    &bp;&bp;&bp;&bp;赵淮想了想,点点头离开。

    &bp;&bp;&bp;&bp;门被从外面关上之后钦慕又打开了那支录音笔,里面像是已经被过滤过,只剩下了重点。

    &bp;&bp;&bp;&bp;钦慕听着里面女人们的交谈,她对那位姓林的不熟悉,但是对苏珍的声音早已经熟悉。

    &bp;&bp;&bp;&bp;再就是苏珍的电话内容,她觉得,比起龌龊来,苏珍可能一点都不比景晴差。

    &bp;&bp;&bp;&bp;景晴从小爱慕穆熠宸她还能理解,但是苏珍算怎么回事?

    &bp;&bp;&bp;&bp;只因为有过几面之缘,所以就那么无法自拔?

    &bp;&bp;&bp;&bp;还是拨通了苏市长的电话,她不能叫穆熠宸为难,而且她也不认为自己处理不好这件事。

    &bp;&bp;&bp;&bp;而且,这件事无论谁来跟苏市长讲,大概都没有她来讲最合适。

    &bp;&bp;&bp;&bp;苏市长接到她的电话也很意外,扣上电话的时候苏市长的脸色已经很难看,但是转而还是给苏珍打了电话。

    &bp;&bp;&bp;&bp;苏珍接到苏市长的电话后忍不住对着电话里大吼:“我现在走了算什么?让她公开啊,有什么大不了的?”

    &bp;&bp;&bp;&bp;“什么?”

    &bp;&bp;&bp;&bp;苏珍听到苏市长说的理由后突然脸色苍白,不敢置信的站在沙发后面慢慢喘息着,眼里一滴滴的落下去打在地板上。

    &bp;&bp;&bp;&bp;“回来吧!我不希望我的女儿传出不好的绯闻,嗯?你还有大好的前程,不能因为一个男人就毁了自己。”

    &bp;&bp;&bp;&bp;“爸!我来以后他都没有正眼看过我!”

    &bp;&bp;&bp;&bp;“他不爱你啊!”

    &bp;&bp;&bp;&bp;苏珍听后更是忍不住哭起来。

    &bp;&bp;&bp;&bp;她办公室的门适时地想起来,她抬眼看去。

    &bp;&bp;&bp;&bp;“爸!有人过来,我先挂电话了!”

    &bp;&bp;&bp;&bp;苏珍有点紧张的赶紧挂了电话,然后擦着眼泪站了起来。

    &bp;&bp;&bp;&bp;“谁?”

    &bp;&bp;&bp;&bp;“苏小姐!你被解雇了!”

    &bp;&bp;&bp;&bp;穆熠宸的直系坐在她的办公椅里后抬头看着她哭红的脸说道。

    &bp;&bp;&bp;&bp;“解雇?为什么?”

    &bp;&bp;&bp;&bp;苏珍疑惑的问。

    &bp;&bp;&bp;&bp;“因为你实在是没有什么工作能力!”

    &bp;&bp;&bp;&bp;苏珍的脸一阵红一阵白的,这轻微的话,却是在羞辱她,不是吗?

    &bp;&bp;&bp;&bp;否定她的能力?

    &bp;&bp;&bp;&bp;“来酒店这么久,你除了每天按时上班,贿赂同事”

    &bp;&bp;&bp;&bp;“我要见穆总!”

    &bp;&bp;&bp;&bp;苏珍固执的提出意见。

    &bp;&bp;&bp;&bp;“穆总也不是那么闲的,谁想见都能见的话,他大概也不用做别的了!你还是收拾东西离开吧!”

    &bp;&bp;&bp;&bp;丝毫不给任何面子。

    &bp;&bp;&bp;&bp;“是穆总让你来辞退我的吧?”

    &bp;&bp;&bp;&bp;苏珍想了又想,然后看着坐在她椅子里仿佛老板一样高傲的男人问道。

    &bp;&bp;&bp;&bp;“也可以这么说!穆总日理万机,所以这种小事便由我来替他做了,而且穆总已经备好了车,马上就送苏小姐回d市去!”

    &bp;&bp;&bp;&bp;“什么?”

    &bp;&bp;&bp;&bp;苏珍不敢置信的望着他。

    &bp;&bp;&bp;&bp;“你公寓的东西,都已经帮你收拾好!”

    &bp;&bp;&bp;&bp;苏珍听完后彻底说不出话来,坐在载她出城的车上,这天下午坐在载着她出城的车上,她突然冲动的上前去抓住开车的司机。

    &bp;&bp;&bp;&bp;——

    &bp;&bp;&bp;&bp;晚上钦慕才知道苏珍出了车祸被送往医院的事情,听赫连好说她撞到了脑袋,膝盖骨折。

    &bp;&bp;&bp;&bp;司机倒是没什么事,但是车子却损伤很大。

    &bp;&bp;&bp;&bp;穆熠宸从医院回来,钦慕在沙发里窝着,看到他走过来便仰着头问她:“确定没有别的问题了?”

    &bp;&bp;&bp;&bp;“失忆了!或者短暂,也或者长期,大夫没有给出准确答案!”

    &bp;&bp;&bp;&bp;“啊?”

    &bp;&bp;&bp;&bp;钦慕怎么也不相信,听赫连好的描述,好像只是有点小的脑震荡啊。

    &bp;&bp;&bp;&bp;“苏市长已经派人来接她回d市接受治疗。”

    &bp;&bp;&bp;&bp;钦慕坐在沙发里慢慢的低了头。

    &bp;&bp;&bp;&bp;“别多想了!活着就是没事!”

    &bp;&bp;&bp;&bp;穆熠宸坐在她的身边,抓着她的手,认真的望着她说道。

    &bp;&bp;&bp;&bp;“嗯!”

    &bp;&bp;&bp;&bp;钦慕点头。

    &bp;&bp;&bp;&bp;穆熠宸看她那状态,无奈的轻叹了一声,只得对她说:“其实大夫告诉我,是苏珍叫他这么跟我说。”

    &bp;&bp;&bp;&bp;钦慕

    &bp;&bp;&bp;&bp;“也就是说,她是装的!”

    &bp;&bp;&bp;&bp;穆熠宸忍着笑,把玩着钦慕的手指说道。

    &bp;&bp;&bp;&bp;“这”

    &bp;&bp;&bp;&bp;“应该不用我再多说了吧?不过赵淮这小子,的确该修理了!”

    &bp;&bp;&bp;&bp;穆熠宸突然转移了话题。

    &bp;&bp;&bp;&bp;钦慕垂着的眸子又抬起来:“不要跟他打架!我觉得他做的很对!”

    &bp;&bp;&bp;&bp;“我是你的丈夫,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

    &bp;&bp;&bp;&bp;“可是我是你妻子啊,难道我只能跟你共同享福,我不能跟你分担?”

    &bp;&bp;&bp;&bp;钦慕看他那么认真,便也执拗起来。

    &bp;&bp;&bp;&bp;“作为一名孕妇,你真的倔得像头驴,知不知道如果苏市长记你的仇,你会有多危险?”

    &bp;&bp;&bp;&bp;“那你呢?就算是你再有钱有势,难道他就不会记你的仇?”

    &bp;&bp;&bp;&bp;钦慕反问他。

    &bp;&bp;&bp;&bp;“我是男人!穆太太,男人永远都该站在女人的前面!”

    &bp;&bp;&bp;&bp;他抬手摸着她的后脑勺,非常认真的跟她提醒。

    &bp;&bp;&bp;&bp;“我不这么认为!”

    &bp;&bp;&bp;&bp;钦慕转了身,把一直放在沙发上的腿拿了下去,然后起身就上了楼。

    &bp;&bp;&bp;&bp;穆熠宸还坐在沙发里,侧着身看着她倔强的背影无奈的轻叹了一声。

    &bp;&bp;&bp;&bp;如果不是他下午开完会打算找赵淮跟江之远到办公室喝杯茶,秦逸也不至于将事情告诉他。

    &bp;&bp;&bp;&bp;这些小子竟然已经学会瞒着他做事了!

    &bp;&bp;&bp;&bp;钦慕的性子,虽然从来没有发生过,但是如果需要替他坐牢什么的,穆熠宸相信她也是绝无二话的。

    &bp;&bp;&bp;&bp;厨房准备好晚饭,出来看到他便打了声招呼:“少爷回来了!现在可以吃饭了,要我上去叫少奶奶吗?”

    &bp;&bp;&bp;&bp;“不用!我去!”

    &bp;&bp;&bp;&bp;穆熠宸低沉的嗓音回了声,然后起身又上了楼。

    &bp;&bp;&bp;&bp;钦慕正在换衣服,穆熠宸一推开门就看到她正在穿黑色的吊带,不自觉的胸腔里一股热气在往下涌着。

    &bp;&bp;&bp;&bp;钦慕转眼看到他却没多想,只是把衣服里的头发捞了出来,然后拿了件很薄的外衫穿上。

    &bp;&bp;&bp;&bp;“你上来干嘛?不是要吃饭了吗?”

    &bp;&bp;&bp;&bp;穆熠宸站在门口不动,看着她走上前却立即拉住了她的双手叫她在自己面前。

    &bp;&bp;&bp;&bp;“跟我生气啊?我都没生气呢?”

    &bp;&bp;&bp;&bp;他漆黑的眼神望着她,格外的温柔。

    &bp;&bp;&bp;&bp;“我怎么敢跟说一不二的穆总生气?我只是生自己的气,谁让我自己没用,才让穆总不敢叫我分担一点事呢?”

    &bp;&bp;&bp;&bp;钦慕稍微抬了抬眼,之后又低下眼去。

    &bp;&bp;&bp;&bp;穆熠宸却是将她直接拉到怀里,抬起一只手摸着她的脸:“好了,让你分担!没说不让你分担啊!现在不是正在替我养孩子呢吗?”

    &bp;&bp;&bp;&bp;穆熠宸低了低眼看她的肚子,然后又搂着她:“先下去吃饭?嗯?”

    &bp;&bp;&bp;&bp;“当然得先吃饭了,我都快饿死了!”

    &bp;&bp;&bp;&bp;钦慕不看他,只是说完就把他推向墙边去,打开门先出去。

    &bp;&bp;&bp;&bp;穆熠宸扭头看她,然后跟着她下楼,顺便在她身后提醒:“慢一点!也不差那两分钟。”

    &bp;&bp;&bp;&bp;钦慕不理他,只是直挺挺的往餐厅那边走。

    &bp;&bp;&bp;&bp;“哎呀,都快六个月了还走的那么快!”

    &bp;&bp;&bp;&bp;穆熠宸在后面小声嘟囔。

    &bp;&bp;&bp;&bp;“你说什么?”

    &bp;&bp;&bp;&bp;钦慕突然扭头问了他一声,眼神稍微凶悍。

    &bp;&bp;&bp;&bp;穆熠宸

    &bp;&bp;&bp;&bp;“没什么啊!吃饭去!”

    &bp;&bp;&bp;&bp;穆熠宸在她停顿的时候追上去,然后搂着她的肩膀继续往前走。

    &bp;&bp;&bp;&bp;钦慕抬手想要推开他的手却没能办到,只得被他拥着进去。

    &bp;&bp;&bp;&bp;“少爷少奶奶,晚饭都准备好了!”

    &bp;&bp;&bp;&bp;阿姨已经帮他们摆放好碗筷。

    &bp;&bp;&bp;&bp;“辛苦啦!”

    &bp;&bp;&bp;&bp;钦慕虽然跟穆熠宸凶悍,但是对用人们却是一如既往的温柔。

    &bp;&bp;&bp;&bp;阿姨点点头祝他们用餐愉快便离开了,餐厅里又只剩下他们俩,又沉默下去。

    &bp;&bp;&bp;&bp;钦慕自顾的吃着自己的饭,偶尔抬眼就看到穆熠宸在盯着她,有点倒胃口的回敬他一眼,然后继续吃。

    &bp;&bp;&bp;&bp;老实说满肚子都是气,所以也不知道怎么把肚子填满的。

    &bp;&bp;&bp;&bp;反正晚上十点多她还肚子里不舒服。

    &bp;&bp;&bp;&bp;穆熠宸躺在旁边处理邮件,看她翻来覆去的担心的问道:“怎么了?不舒服吗?”

    &bp;&bp;&bp;&bp;钦慕不理他,心想才不用你管。

    &bp;&bp;&bp;&bp;只是后来她觉得自己需要一杯热水,坐起来后又实在懒得下床,才扭头看还靠在那里看邮件的男人。

    &bp;&bp;&bp;&bp;“劳驾穆总帮我去倒杯水可好?”

    &bp;&bp;&bp;&bp;“好是也好!不过需要穆太太先亲一下。”

    &bp;&bp;&bp;&bp;穆熠宸一本正经的答应着。

    &bp;&bp;&bp;&bp;“爱去不去!”

    &bp;&bp;&bp;&bp;钦慕一听那话,生气的又立即躺下了,背对着他。

    &bp;&bp;&bp;&bp;“唉!”

    &bp;&bp;&bp;&bp;穆熠宸叹了一声,掀开毯子下床去帮她倒水。

    &bp;&bp;&bp;&bp;“我要喝热的!”

    &bp;&bp;&bp;&bp;钦慕看他出了门便又稍微抬了抬头看着门口吆喝了一声,怕他倒了温水来还要再下去一趟。

    &bp;&bp;&bp;&bp;“如果不够烫,我再去帮你烧!”

    &bp;&bp;&bp;&bp;过了五分钟,穆熠宸从楼下上来后走到她那边去,端着水跟她说。

    &bp;&bp;&bp;&bp;钦慕又爬了起来,看他手捏着玻璃杯心想男人的手真的很硬啊,一点都不怕烫。

    &bp;&bp;&bp;&bp;只是当她握在手里的时候,水杯是热的,但是也就五十多度的感觉,正好让她喝到肚子里去舒服的感觉。

    &bp;&bp;&bp;&bp;钦慕不自觉的看了他一眼,穆总毫无脾气的凝视着她。

    &bp;&bp;&bp;&bp;“你转过身去!”

    &bp;&bp;&bp;&bp;钦慕脸红前说了句。

    &bp;&bp;&bp;&bp;穆熠宸乖乖的转身,无可奈何的双手掐着腰。

    &bp;&bp;&bp;&bp;他穿着睡裤,但是钦慕就是觉得自己看到了他挺翘的屁股,忍不住浮想联翩的起来,水也不知不觉的喝完。

    &bp;&bp;&bp;&bp;“少奶奶!咱们水也喝完了,如果满意的话,是不是要遵守之前的约定?”

    &bp;&bp;&bp;&bp;穆熠宸又到她后面躺下,并且好脾气的提醒她。

    &bp;&bp;&bp;&bp;钦慕稍微转身:“什么约定?”

    &bp;&bp;&bp;&bp;“不是你说无论如何都不能背对着睡吗?”

    &bp;&bp;&bp;&bp;穆熠宸好心的再次提醒。

    &bp;&bp;&bp;&bp;钦慕这才想起来以前两个人超级她提醒过他的话,没想到今天用在她身上。

    &bp;&bp;&bp;&bp;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一下子就不那么凉了。

    &bp;&bp;&bp;&bp;估计不是因为热水,而是因为他的话。

    &bp;&bp;&bp;&bp;钦慕想了两秒,然后就转了身。

    &bp;&bp;&bp;&bp;“别以为我回过头来就是要由着你!”

    &bp;&bp;&bp;&bp;钦慕在他怀里嘟囔。

    &bp;&bp;&bp;&bp;穆熠宸实在是忍不住笑了声。

    &bp;&bp;&bp;&bp;“我怎么敢那么想?”

    &bp;&bp;&bp;&bp;“我信你才怪!”

    &bp;&bp;&bp;&bp;钦慕嘟囔。

    &bp;&bp;&bp;&bp;心想你要是想做一件事,你会管我的感受?

    &bp;&bp;&bp;&bp;哪一件事情要是不顺着你,你会高兴?

    &bp;&bp;&bp;&bp;唉!

    &bp;&bp;&bp;&bp;钦慕突然觉得他们家穆总真难伺候!

    &bp;&bp;&bp;&bp;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手竟然会又抱紧他。

    &bp;&bp;&bp;&bp;“是不是想了?”

    &bp;&bp;&bp;&bp;穆熠宸低头在她耳边问了声。

    &bp;&bp;&bp;&bp;钦慕的耳根刷的就红了。

    &bp;&bp;&bp;&bp;“你到底让不让孕妇睡觉嘛!”

    &bp;&bp;&bp;&bp;本来是想严肃一点,但是却成了撒娇。

    &bp;&bp;&bp;&bp;第二天赫连好得知她不舒服就去穆宅看她,给她检查完确定没什么大碍后才问她:“像不像是一场笑话?”

    &bp;&bp;&bp;&bp;“嗯?”

    &bp;&bp;&bp;&bp;钦慕慢慢的坐了起来靠在床头反问了一声。

    &bp;&bp;&bp;&bp;“苏珍啊!她来这一趟,闹了这么一出,不像是笑话吗?”

    &bp;&bp;&bp;&bp;赫连好坐在床边问她。

    &bp;&bp;&bp;&bp;“笑话哪有这样的?如果笑话都这样,不用几回就得把人吓死!还好她没事,若是真有个三长两短,我还真怕!”

    &bp;&bp;&bp;&bp;钦慕其实是担心的,如果苏珍在荣城出个什么事,那苏市长脾气再好还能轻易放过她?就算不立即办她,往后她的日子也别想好过。

    &bp;&bp;&bp;&bp;还好苏珍的失忆只是为了面子问题。

    &bp;&bp;&bp;&bp;钦慕想了想用力叹了一声:“男人长得太好看真是惹麻烦,以后我得出门就让他全副武装起来,让别人看不见他的脸。”

    &bp;&bp;&bp;&bp;赫连好往门外看了一眼:“他在楼下给你熬汤呢,你有点良心好不好?”

    &bp;&bp;&bp;&bp;“唉!他要是不在楼下给我熬汤,我就不是挡住他的脸了。”

    &bp;&bp;&bp;&bp;钦慕说完忍不住笑了笑,眼里全是鬼精。

    &bp;&bp;&bp;&bp;“那是什么?”

    &bp;&bp;&bp;&bp;赫连好好奇的问道。

    &bp;&bp;&bp;&bp;“嘿嘿!”

    &bp;&bp;&bp;&bp;钦慕坏坏的笑了起来,赫连好

    &bp;&bp;&bp;&bp;“慕慕啊,你今年变化可真大啊,怎么越来越不正经了呢?”

    &bp;&bp;&bp;&bp;赫连好忍不住数落她。

    &bp;&bp;&bp;&bp;“我什么都没有说你就懂,还说我不正经?”

    &bp;&bp;&bp;&bp;钦慕瞪着眼看着她,超给面子的提醒她一句。

    &bp;&bp;&bp;&bp;赫连好

    &bp;&bp;&bp;&bp;“不过苏珍走了,也算是了了一件事情,希望未来能过一段太平日子,不要再有女人来抢夺你的宸哥了。”

    &bp;&bp;&bp;&bp;“我最生气的是,她们打着找宸哥的名义来折磨我,我都怀疑这些女人是不是爱上我了,若不然为什么不直接去堵宸哥呢?”

    &bp;&bp;&bp;&bp;钦慕听到赫连好的话回了句。

    &bp;&bp;&bp;&bp;“你还想让她们去堵宸哥?你忘了杨倩茜了?”

    &bp;&bp;&bp;&bp;钦慕

    &bp;&bp;&bp;&bp;“唉!我没事说她干嘛,真扫兴!”

    &bp;&bp;&bp;&bp;赫连好说完自己也有些后悔。

    &bp;&bp;&bp;&bp;赫连好又抬眼看着钦慕:“老实说,我是真心希望你们俩身边不要再出现乱七八糟的人了,过一段平静的生活。”

    &bp;&bp;&bp;&bp;平静的生活?

    &bp;&bp;&bp;&bp;恐怕难呐!

    &bp;&bp;&bp;&bp;“你不会是听说又有什么人在追他吧?”

    &bp;&bp;&bp;&bp;钦慕看赫连好突然的认真紧张的问。

    &bp;&bp;&bp;&bp;“怎么会?就是觉得你们俩之间第三者太多了。”

    &bp;&bp;&bp;&bp;钦慕

    &bp;&bp;&bp;&bp;“不过,其实我自己也好不到哪儿去!”

    &bp;&bp;&bp;&bp;“嗯?”

    &bp;&bp;&bp;&bp;钦慕一惊。

    &bp;&bp;&bp;&bp;“检察院有个女孩子一直在追景峰,听说还经常给他带爱心午餐去,昨天我去找他正好撞见他们俩在一块吃午饭。”

    &bp;&bp;&bp;&bp;钦慕

    &bp;&bp;&bp;&bp;“不过景峰应该不会喜欢她,毕竟已经习惯了跟我在一起。”

    &bp;&bp;&bp;&bp;赫连好笑着说的,但是表情却有些落寞。

    &bp;&bp;&bp;&bp;“你说什么呢?什么叫习惯跟你在一起?他是因为习惯吗?那么说穆熠宸对我这么多年,难道也仅仅是因为习惯?”

    &bp;&bp;&bp;&bp;“你们怎么一样?”

    &bp;&bp;&bp;&bp;赫连好低着头,却看到自己手上的戒指,又是一阵伤感。

    &bp;&bp;&bp;&bp;“明明都一样的。”

    &bp;&bp;&bp;&bp;钦慕提醒她,只是话刚说完赫连好就流了眼泪。

    &bp;&bp;&bp;&bp;钦慕顿时觉得心里也难受起来,赫连好没有哭出来,只是尴尬的抬手去擦眼泪,带着鼻音对她说道:“你好好休息,我先回医院了!”

    &bp;&bp;&bp;&bp;“小好!”

    &bp;&bp;&bp;&bp;钦慕想要拦住她,但是她已经着急走出去了,似乎是不想让钦慕看到她哭。

    &bp;&bp;&bp;&bp;只是当赫连好给她关上门,一抬眼看到站在旁边端着果盘的男人后,只得点了点头:“你好好照顾慕慕,她现在不易太激动。”

    &bp;&bp;&bp;&bp;“他在感情方面一直很专一。”

    &bp;&bp;&bp;&bp;赫连好刚要走,听到穆熠宸那寡淡的一声后又抬眼看着他。

    &bp;&bp;&bp;&bp;“慢走!”

    &bp;&bp;&bp;&bp;穆熠宸没有多说。

    &bp;&bp;&bp;&bp;赫连好却是也没有多留,也没有多问,只是低着头离开。

    &bp;&bp;&bp;&bp;他们都说景峰对她很专一,同事之间本来一起吃个饭也没有什么,但是那个煎蛋为什么是爱心的形状?

    &bp;&bp;&bp;&bp;赫连好走后钦慕看着穆熠宸端着水果进来:“我现在吃不下去了!”

    &bp;&bp;&bp;&bp;“因为你的好姐妹?”

    &bp;&bp;&bp;&bp;穆熠宸走过去坐在她旁边问她。

    &bp;&bp;&bp;&bp;“嗯!”

    &bp;&bp;&bp;&bp;钦慕一边答应着,然后瞅着盘子里被他把籽挑出来的西瓜,然后还是忍不住拿了一块放到嘴里。

    &bp;&bp;&bp;&bp;穆熠宸忍不住低笑了一下:“刚刚谁说吃不下?”

    &bp;&bp;&bp;&bp;“你得帮小好去教训一下景峰,还有啊,你要是敢跟女下属单独吃饭,你看我嗯?”

    &bp;&bp;&bp;&bp;钦慕说着插住一个圣女果直接往他嘴里塞。

    &bp;&bp;&bp;&bp;穆熠宸被迫吃下那个超大的圣女果,不满的望着他老婆:“穆太太,你真把你老公当出气筒啊!”

    &bp;&bp;&bp;&bp;“谁让你是他兄弟的?”

    &bp;&bp;&bp;&bp;钦慕嘟囔了一声,直接把装着水果的碗自己端走,穆熠宸

    &bp;&bp;&bp;&bp;“今天有记者打电话去办公大楼了!”

    &bp;&bp;&bp;&bp;穆熠宸看着钦慕把一小碗水果要吃完才提了一声。

    &bp;&bp;&bp;&bp;钦慕点点头,继续吃,问他:“你们办公大楼有什么特大新闻吗?”

    &bp;&bp;&bp;&bp;“求证我们结婚的事情!”

    &bp;&bp;&bp;&bp;穆熠宸解释,内敛的眼神望着她。

    &bp;&bp;&bp;&bp;钦慕刚要吃最后一块西瓜,忍不住转眼去看他。

    &bp;&bp;&bp;&bp;------题外话------

    &bp;&bp;&bp;&bp;推荐飘雪完结文婚后霸占娇妻豪门闪婚之霸占新妻偷生一个萌宝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