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5 借睡衣
    “求证什么?”

    钦慕条件反射的问了声,长睫微动。

    房间里的空气好像都突然不动了,只剩下床上两个人以不舒服的姿势面对着彼此。

    “求证我们已经去民政局办理结婚手续!”

    ——

    “你是不是不想把你们早已经结婚的事情曝光出来?喂!我说姓钦的臭丫头,你到底知不知道我哥忍了你多少年?你还想让他忍到什么时候?”

    穆倾心因为跟老公闹别扭便来娘家串门,孩子睡了后跟钦慕在客厅的沙发里一边吃东西一边打嘴仗。

    钦慕转眼就看到穆倾心看她的眼神,不自觉的笑了声:“我没有阻止!是你哥当时刚好不在。”

    “是吗?”

    穆倾心不太信任她,怀疑的望着她。

    “不信可以问你哥!”

    钦慕表态。

    “我干嘛要问我哥?你不知道他总是向着你吗?我却是清楚的很呢,曾经那二十多年,到未来的很多年,在你我之间他选择的永远是你,对了,你如果有诚意,干嘛等我哥去公布,你自己把消息卖给媒体不就好了吗?”

    “可是再有不多久我们就要举行婚礼了,现在全荣城,估计除了不看手机的人,否则应该都知道我们的事情了吧?”

    钦慕不觉的有什么好公布的,事情顺其自然的,这不是已经明朗了吗?

    “哎呀!真是烦躁!也不知道我哥看上你什么,无趣,倒霉,还爱较真,整个人没有一点地方是可爱的,还尽会给他添麻烦,就这样”

    穆倾心又吃了点水果,然后很是不爽的看着钦慕。

    钦慕

    “我有那么差?”

    “你以为呢?真是想不通啊想不通!”

    穆倾心嫌弃的望着她,说完还不忘连连摇头,好像是他哥那朵鲜花插在了钦慕那朵牛粪上。

    钦慕被她鄙视的也有些不爽。

    “那你呢?就会惹祸,还不是被江少给宠着?”

    “我?我怎么不可爱了?江宴说我是他见过最可爱的人!而且我爸妈跟爷爷有多宠爱我你看到的吧?我可是他们心里的小可爱呢!”

    穆倾心开始跟钦慕瞪眼,两个人原本坐在一张沙发里望着电视,后来是互相对望着,互相吐槽。

    “小可爱?穆熠宸还说我是他的心肝宝贝呢?我说什么了?”

    钦慕瞅着穆倾心,不服气的继续跟她争论。

    “哈!也就是他宝贝你!”

    “是啊!我妈早就死了!小时候我也是她的小可爱啊!你知道的!”

    不知道为什么,气氛突然变的有点诡异。

    穆倾心突然不再说话,钦慕也是,突然就低了头。

    其实只是在吐槽没有,真的没有想过别的。

    但是此刻,气氛一变,两个女人都低着头像是在后悔这个不可爱的话题。

    钦慕之后又看向穆倾心:“换个话题?你跟江少为什么吵架?”

    穆倾心见钦慕没有计较,便扭过身子对着电视机那边:“还能为什么?因为女人呗!”

    钦慕刚要看电视,听到穆倾心那低低的一声嘟囔后又忍不住扭头去看她。

    “哎呀!你到底会不会聊天啊?干嘛好好地又聊到他?”

    穆倾心又嘟囔起来,非常不满的,但是声音并不高。

    像是小小的抱怨,但是没有真的生气。

    钦慕便也不再说话,其实还想问,但是看穆倾心的表情她选择闭嘴。

    就让穆熠宸下班回来后跟他亲爱的妹妹谈吧。

    钦慕后来去了书房里,答应那位男明星要给他设计礼服,这两天就准备帮忙设计出来。

    穆倾心看钦慕去了书房后便悄悄地去了钦慕跟穆熠宸的房间里,她先去了床边的柜子里轻轻地翻找着。

    他们柜子里的东西可真不少,尤其是套套。

    穆倾心拿起一个看了看,看到那牌子后条件反射的又立即扔下。

    她没想到她哥哥的口味那么重,心想你也不怕钦慕那丫头受不了。

    然后又继续打开下面一层翻找。

    但是里面除了有两个首饰盒子之外什么都没有,穆倾心又抬眼看向对面那个柜子,明明房间里没有别人,但是就是忍不住弯着腰小心翼翼的走过去。

    还是什么都没有,穆倾心的嘴角动了动,是在骂脏话,但是没有骂出声。

    眼睛里的神采也尽是嫌弃,他们俩的结婚证不再这里?

    在他们俩的公寓?

    穆倾心想了想,越想越生气。

    “丫的,要是在这里,本小姐今天就让你曝光。”

    穆倾心蹲在柜子前把抽屉推进去后用力的拍了一下。

    然后转头又看向那边的衣柜,会不会在那里面?

    只是她刚轻手轻脚的走到那边的衣柜那里,才刚打开一扇门就听到门被从外面推开了。

    下意识的回头,然后看到钦慕站在门口发愣。

    “你在干么?”

    钦慕疑惑的问了句,慢慢走上前去。

    “啊,那个!我忘了带睡衣过来好像,借你一条穿!你有没穿过的吗?”

    穆倾心张了张嘴,半晌才编出这么个理由来,看着钦慕那双大眼睛,忍不住紧张的一个劲冲钦慕眨眼。

    “有的吧!”

    钦慕说着走上前去,打开她旁边的那扇橱子,看到下面折叠的很整齐的各种睡衣转头看向穆倾心:“这边!你自己选一条吧!”

    还没等穿肚子就大了!

    钦慕还在想今年传不到了明年要不要继续穿。

    穆倾心要的话最好了。

    “我的天!怎么都这么薄?”

    穆倾心走过去看了眼,从里面跳出两件抖搂开,看着那层薄薄的丝质睡衣,然后又暧昧的抬眼看钦慕。

    “这两条的价格都在五位数以上,你要不要?”

    钦慕只好尴尬的低了低头,转移话题。

    “要!要啊!”

    穆倾心答应着,心想等有机会穿给江宴那家伙穿,他肯定会流鼻血。

    但是抱着睡衣离开前又突然转头:那个,你们俩登记后登记证是你保管吗?

    “嗯?登记证?在公寓呢!”

    钦慕想了想,回道。

    “在公寓啊!”

    穆倾心恍然大悟的样子,然后往外走,嘴里还在嘟囔:“果然在公寓。”

    “干嘛突然问登记证?”

    钦慕跟在她后面,好奇的追问。

    “哦!我跟江宴的结婚证被江宴给藏起来了,所以我想问问你跟我哥是谁保管而已。”

    穆倾心出了他们卧室后显然自在了很多。

    钦慕也就没再多想,又回书房去设计时装,顺便给穆熠宸发了信息:几点回?

    “现在还在开会!有事?”

    “倾心回来了嘛!晚上我们一起吃饭!”

    “嗯!晚饭前肯定能回去!”

    穆熠宸坐在会议桌前低着头认真的,编短信。

    几个老总在他左右坐着,有位在认真的汇报工作,有的在看着穆熠宸。

    秦逸也忍不住坐在旁边看着,心想,穆总开会的时候也不能认真啊,心里完全只有女人啊!

    穆熠宸发完信息后抬眼就看到秦逸正在盯着他,漆黑的目光便也直直的看向秦逸。

    不过几秒秦逸就皱着眉扭了头,认真的望着正在汇报工作的人。

    穆熠宸这才收回目光,又重新低下头看着自己手里握着的手机。

    而溪秘书坐在一旁帮忙记录,自始至终都低着头对着笔记本没有抬过眼。

    散会已经晚上六点多,有人提议一起去吃饭,穆熠宸归心似箭:“让秦特助请吧,去a!”

    穆熠宸说完就走,几个上了年岁的老总看着他潇洒的背影不自觉的叹了声:“像是穆总这个年纪还渴望着回家啊!”

    “是啊!到了我们这个年纪,他大概就不那么渴望了!”

    秦逸跟溪秘书从里面走出来就听到几个年长的领导在说话。

    “你是到这个年纪才不喜欢回家的吗?上次不是说三十多岁就跟老婆分居了?”

    那几位老领导走在前面聊着,他们俩在后面低着头跟着,默默地听着。

    溪秘书到了电梯那里的时候还抱着笔记本叹了一声,心想,既然早晚会厌倦,干嘛要开始呢?

    溪秘书但愿自己的老板跟老板娘不会有厌烦彼此的时候。

    三十多岁就开始分居

    只是想想就觉得这漫长的后半生,这婚姻没什么意义了。

    溪秘书要上楼去放笔记本,秦逸突然抓住她的袖口,溪秘书转头看他。

    “秦特助,我们在楼下等你啊!”他们几位先上了电梯。

    “好!”

    秦逸稍微点头,等电梯关上之后才慢慢松开她的衣袖,望着她有些疲倦的眼:“晚上一起过去吧!”

    “不了吧!我晚上约了朋友!”

    溪秘书从容的拒绝。

    “你那位未婚夫?”

    秦逸不知道为什么会嘲笑了一声,并且表情非常的嫌弃。

    溪秘书看着他那不爽的表情便问道:“跟你没关系吧!我上去放下笔记本便下班了,有公事的话就白天说,如果没有那么,就只要像是普通同事那样就好。”

    溪秘书说完后便大步离开,因为电梯没来她便直接走了楼梯。

    秦逸却是还站在电梯口,等电梯在他所在的楼层开了后很久他都没有进去。

    电梯没有等他,上去了。

    秦逸转头看着那扇已经关上的门,突然忍不住嘲笑了一声。

    他这是在干吗?

    搞的好像在吃那个男人的醋一样!

    到底有什么好吃醋的?未婚夫?

    秦逸等电梯从上面下来便又进去,然后直接去了停车场。

    而溪秘书还在默默地加班把今天会议内容都整理出来,手机响的时候她看了一眼便迅速关机,将笔记本锁起来,把桌上的重要件都锁起来后起身拿着包离开。

    穆熠宸刚刚到家,还没等下车就接到秦逸的电话。

    “喂!干嘛让我自己陪这些老东西吃饭?”

    “溪秘书没跟你一起?”

    穆熠宸问了声,然后打开车门下车。

    “我找赵淮来陪我吧!”

    秦逸沉默了几秒后说了句便挂掉电话。

    穆熠宸便也把手机放回裤子口袋里,然后顺便双手插兜往里走去。

    家里因为多了穆倾心所以又热闹起来,她儿子还躺在儿童车里,睁着一双大眼,竖着耳朵在听电视里奇怪的声音。

    对小生命来说,一切外界声音,都是奇怪的声音。

    两个人听到微弱的脚步声就朝着后面看过去,看到穆总回来的时候两个女人的表情完全不同,钦慕只是微微一笑又回头看电视,穆倾心却忍不住嘲笑了一声:“哎呦!我的亲大哥回来了!”

    钦慕下意识的转头看她,觉得她这话说的有点奇怪。

    穆熠宸皱着眉走过去坐下,先去看了眼儿童车里他亲爱的小侄子,发觉那小子正睁着一双大眼望着屋顶,好像在竖着耳朵听什么。

    穆熠宸看完他侄子就坐到旁边的单个沙发里去,脚轻轻地踢了钦慕的脚一下算是打招呼。

    钦慕只瞪他一眼,把脚挪开继续看电视。

    穆熠宸漆黑的眼看向他妹妹:“怎么刚走没几天又回来?”

    刚要过几天二人世界,结果又来一个捣乱的。

    穆熠宸心累的问她。

    “我回自己家还需要原因吗?”

    穆倾心问了声!

    “哼!我要赶你走还需要原因吗?”

    穆熠宸看着他妹妹那不负责任的样子问了声。

    “当然需要!”

    穆倾心不敢置信的望着他回应,声调都变了。

    钦慕听着他们兄妹俩拌嘴总觉得很想笑,明明俩人都那么严肃,但是她就是觉得很奇妙。

    大概是因为他们心里其实都没有怨恨吧,只是拌嘴而已。

    “夫妻吵架嘛!”

    钦慕便从容的对穆熠宸说了声。

    穆熠宸转眼看他老婆,明白过来之后看向坐在沙发里闷不吭声了的妹妹。

    “这小子又欺负你了?他现在在哪儿?”

    “跟他女秘书去出差!”

    穆倾心说着忍不住嘟起嘴,委屈巴巴的,瞬间没有了刚刚的刁钻,只剩下任性。

    “他要是不来接你你就别回去!”

    穆熠宸心想,我倒是要看看那小子还有什么脸来接你。

    穆倾心紧张的抬头:“那,要是他很久都不来呢?”

    “怎么?你离了他还活不了了?”

    穆熠宸双手依旧插在口袋里,双腿交叠,眼神犀利的望着自己妹妹。

    钦慕在两个人中间,静静地听着他们俩继续互相质问。

    “不是啦!只是如果他要出差很久,那人家”

    “什么人家?”

    穆熠宸听着穆倾心开始没出息便问了声,他最讨厌穆倾心那么矫情。

    钦慕觉得这人啊,真的是不发生在自己身上不能感同身受啊。

    要是他们俩吵架,要是有人敢这么跟钦慕说话

    钦慕觉得如果有人敢挑拨他们关系,穆熠宸肯定会让那个人很难看。

    但是现在

    穆熠宸,穆总竟然在亲自挑唆妹妹妹夫的关系唉。

    “哥!你现在这么冷酷的,是想要揍江宴吗?”

    穆倾心稍微抬眼,洞察秋毫的瞅着穆熠宸的表情。

    “哈!为什么我有种多管闲事的感觉?既然你这么心疼他,干嘛还要回来?明天就给我滚回去吧!”

    穆熠宸说着便起了身,是去厨房的方向。

    钦慕不说话,只是看着穆熠宸走了之后转头看穆倾心,那丫头正在碎碎念呢,像是在抱怨哥哥的**。

    钦慕捏着自己的腰慢慢站起来:“我去厨房看看!”

    “是去偷情吗?”

    穆倾心要起鸡皮疙瘩的样子问了声。

    “我跟你哥呢!是经法律保护的合法夫妻,我们俩还叫偷情?”

    “背着我就叫!”

    穆倾心表示。

    钦慕无奈的轻笑一声,又转身往厨房走去。

    却是刚踏入餐厅就被人从后面抱住:“听她唠叨了一个下午?”

    “就一会儿!”

    钦慕被他吓一跳,回答他的时候顺便想要把他的手从自己的胸口拿开,但是未能成功。

    “不是要偷情吗?”

    穆熠宸更是把她搂的紧了,还在她耳边问了句。

    原来她们俩在客厅说话他都听到了。

    钦慕只得无奈的告诉他真相。

    “我的胸要被你挤扁了!”

    超无奈!超费力!超难过!

    钦慕说完之后他却忍不住抵着她的肩膀笑起来,一只手松开她,自然下垂,只一只手轻轻地抱着她。

    “你还笑的出来?”

    钦慕稍微扭头看着他问道。

    穆熠宸压制着自己笑出来的冲动,然后不厚道的问她:“我的胸还好吧!”

    “去你的!没正经!”

    钦慕忍不住骂他。

    穆熠宸却是将她抱着:“在办公室也是在想你,回到家就这待遇啊?”

    “那就一点也不想穆倾心吗?”

    钦慕疑惑的问他。

    “我想她干什么?都是别人家的人了!”

    呃

    穆总这薄情寡义的,真不像是他啊。

    一会儿对妹妹宠溺的要揍妹夫去。

    一会儿又嫌弃的撵着妹妹回婆家。

    这哥哥

    穆熠宸亲自下厨煮了个汤,嘴上说的不好听,但是心里很诚实。

    是穆倾心爱喝的汤。

    穆倾心一边吃饭一边嘟囔:“没想到我哥的手艺这么好!哥!最近爸妈不在家,索性让阿姨跟管家他们都放假吧,你专门留在家给我跟钦慕煮饭吃。”

    “当我是你家保姆了?”

    穆熠宸皱着眉质问她,一点面子也没给。

    “哎呀,不要说的这么难听嘛!又是哥哥又是老公的,多少付出点也是应该的嘛!何况我们都这么爱你!是吧?钦慕!”

    钦慕无端被扯进兄妹俩的嘴战中,愣了愣,然后点点头:哦!

    其实她只是很认真在吃饭,根本没有听他们兄妹俩说话。

    却在她刚点完头,穆熠宸直直的望着她,突然答应了一声:“好!明天的早饭跟晚饭我来做!中午我可能回不来!让厨房帮你们准备。”

    “真的?”

    不知道实情的穆倾心只以为自己把哥哥给感动了。

    “你们在说什么?”

    钦慕疑惑的看着兄妹俩,问。

    穆倾心

    “算了!当我没说!”

    穆熠宸看着钦慕那满眼的好奇实在是受不了了。

    她吃饭的时候真专心啊。

    “呃!我今天下午就吃了点水果,所以这会儿有点饿,你们俩可以在跟我说一遍,我保证会认真听。”

    钦慕说着还特别认真的把筷子轻轻放下,手臂轻轻地搭在桌沿。

    穆倾心看向穆熠宸,然后叹息着低头吃饭。

    吃过晚饭穆倾心就拉着钦慕陪她看电视,穆熠宸只得坐在沙发里陪着,怀里还抱着那个小不点。

    “哥!你侄子要是睡了你就把他放下吧,咱们三个一起斗地主怎么样?”

    穆倾心突然提议。

    钦慕看向穆熠宸,然后又看着她摇了摇头:“我不会!”

    穆倾心

    “那你会什么?垂了拿笔跟拿剪刀!”

    穆倾心被钦慕的木呐给气到。

    “我会生孩子啊!”

    钦慕拍了下自己的肚皮。

    穆熠宸

    “哥!你老婆真了不起!是个女人就会做得事情她竟然也会呢!”

    穆倾心眼瞅着钦慕,却是对穆熠宸说。

    穆熠宸漆黑的眼眸望着旁边他的老婆:她会的已经够多了!

    对老婆完全一点要求都没有的男人啊。

    “真是可悲啊!哥!你真是可悲啊!”

    穆倾心忍不住吐槽。

    钦慕有点待不下去了,小姑子把她吐槽成这么样子。

    “我可悲什么?比起江宴,我觉得自己很有福气。”

    穆熠宸怀里抱着侄子,嘴里吐槽妹妹。

    穆倾心被哥哥气的要哭,钦慕无奈的轻叹了一声:“你们兄妹俩要是想继续斗嘴的话,我觉得我应该回避一下了!穆熠宸你把宝宝给我,今晚我带他一起睡。”

    钦慕说着抬手要抱孩子。

    “你敢?”

    穆熠宸立即直直的盯着她威胁了一声。

    “哈!我看该走的人是我才对!”

    穆倾心一下子从沙发里站起来。

    穆熠宸跟钦慕抬头看着她。

    穆倾心

    “我才不走呢!就是要让你们没办法独处,哼!”

    穆倾心说着又一屁股坐下。

    钦慕

    “孩子给你抱走!”

    穆熠宸瞅着他妹妹,严肃脸命令。

    穆倾心最后还是抱着她儿子去睡觉了,不过她儿子在床上一睡熟了她便钻到那两个人的房间里去。

    穆熠宸洗澡出来就看到有个人要上她的床,立即抓着她的头发把她往后一扯:“你要干什么?”

    “我跟钦慕聊天啊。”

    穆倾心说道,手伸到后面去攥着自己的头发,感觉头皮要被採下来。

    “聊天?你们俩什么时候关系好到可以在一张床上聊天了?还有,她现在怀着孕本就身体乏累,你”

    “你先松开我头发嘛!很痛的!”

    穆倾心最讨厌别人扯着她头发。

    穆熠宸松开她,却是冷漠的对她说:“回自己房间去,要聊也等明天。”

    “哥!不是我说你!她现在都这样了,你反正也不能爽,干嘛不把她让给我。”

    “你再说一遍?”

    穆熠宸气的耳根子发热。

    “喂!你们兄妹俩不要这么目中无人好吗?好歹我一个大活人在床上呢,你们俩在我面前说那些真的好吗?”

    钦慕觉得自己的脾气快要撑不住他们了。

    “哼!”

    穆倾心不高兴的转身离开。

    穆熠宸上了床后跟她并肩靠在床头:“以后不准那丫头上我们的床,知道吗?”

    “知道啦!”

    钦慕回答他,无奈的叹息。

    “为什么你们俩在一起的时候,好像两个不成熟的孩子呢?”

    钦慕转眼仰视着他质问。

    她颇为严肃的样子叫他皱起眉。

    “你是说我跟穆倾心一样?”

    “不然呢?”

    钦慕鄙视他一眼:“一点都不可爱!”

    然后转身躺下,给自己把毯子盖上,闭上眼睡着。

    穆熠宸

    穆倾心还可以跟他相提并论?

    他以前倒是不知道!

    穆熠宸也躺下,却是一只手给自己当枕头,另一只手轻轻地放在一旁。

    “回过头来!”

    钦慕听到身后轻轻地一声,不是命令,像是提醒。

    突然想起什么,她闭着眼转了身,自然的额头抵着他身上,继续睡觉。

    穆熠宸低眸看着她,轻轻地搂着她的肩膀:“刚刚倾心说你们俩都爱我!你点头!”

    钦慕

    原本有点困意的她,突然被吓的不那么困了,却也不敢抬头看他。

    “说起来!穆太太,我们都要举行婚礼了,你是不是也该给我正式一点的表个白了?”

    他等了一会儿,感觉房间里太过安静了,但是还没有她的声音,便又低头认真去看她。

    发现她呼吸均匀,好像,已经睡着了。

    穆熠宸苦笑了一下,忍不住叹了一声。

    真睡了?

    不管她是不是真的睡着,他却不忍心再逼她,只是转过身去搂着她,手轻轻地在她的背上拍着。

    钦慕觉得他有点像是哄孩子那样。

    但是又不好开口说话,毕竟自己在装睡。

    说不好那是一种怎样的情绪,钦慕感觉自己的心脏跳动的特别快。

    是紧张吗?

    都老夫老妻了!

    但是还能感觉到自己混乱的心跳,所以,的确是紧张的。

    之后的深夜里,她真的睡着。

    穆熠宸也就陪她一起睡了。

    只是另一个房间里,穆倾心还在床上竖着腿刷着屏,江宴那个女秘书,是学霸出身,家庭背景也不错,关键是太优雅。

    优雅到让她快要忘记自己还是个女人。

    看着那个优雅的女秘书,穆倾心真的是挫败感油然而生,所以她怒了,离家出走了。

    爸妈不在家也好,她还可以轻松点,不然一直会被问到底怎么回事,她能怎么说?说自己从小不学无术,所以现在被人家挤兑了?

    想要怨天怨地,最后却只能怨自己。

    连钦慕都有一份自己的事业,而她现在

    她想,是不是自己也该有个正经的工作了呢?不然大学岂不是白念了?

    早上穆倾心起床后就出门想去喝水,却是一出门就碰上她穿着睡衣出来的哥哥。

    两个人打了一个照面,穆倾心只是眨了眨眼,穆熠宸却是下一刻就扭了头又回到房间里。

    像是很避讳的样子。

    穆倾心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然后也赶紧的又回了房间,找了件外套穿上才又出去给自己倒水。

    穆熠宸站在门口抬手捏着自己的眉心,钦慕侧趴在床上看着他好奇的问:“怎么了?”

    “没事!”

    不过仔细一想,穆倾心穿的那件睡衣怎么那么熟悉呢?

    “穆倾心穿的睡衣是你的?”

    他突然问了声。

    钦慕稍微想了想,然后点头:“嗯!她说她的睡衣没带来,所以我就找了两件我的先给她,反正标签也没撕掉,很干净的!”

    干净?

    是这个问题?

    穆熠宸又摸了下额头,低着头说了声:“我去帮你倒水喝。”

    钦慕还不想动,所以翻个身等着他去倒水回来。

    兄妹俩这回在厨房遇上没再尴尬,穆倾心已经换了衣服,端着水杯到他身边去跟他并着肩,看着他在倒水,低声在他耳边说:“哥!我打算办件大事!”

    “你能办什么大事?”

    穆熠宸皱着眉问了她一声,把暖壶放下后打算端着水离开。

    “哥!把你们公寓的门密码告诉我吧?”

    穆倾心立即勾住他的手臂,神秘兮兮的跟穆熠宸商议!

    ------题外话------

    第二更!

    推荐飘雪完结豪门闪婚之专业新妻

    那场突如其来的婚礼盛宴惊呆了全城的富豪名媛,其实只是各取所需。

    你喜欢在上面还是下面?

    新婚夜俨如王者般的男子霸道的逼着身下的女人乖乖就范。

    敏锐鹰眸望着身下女人颈上的红痕,性感的指腹轻轻地抚过后低头狠咬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