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2 很爱
    江宴来的时候穆倾心其实正在焦躁,虽然最近两个人开始通讯,但是她心里其实一直很别扭。

    是生气,委屈,替他委屈。

    当江宴的车子停在他们家里的时候,穆倾心光是听着那关门声眼泪就快要掉出来。

    穆熠宸跟钦慕都在客厅里等他,只有穆倾心没有下楼。

    “大哥!大嫂!”

    江宴拎着礼物来的,虽然很愧疚,但是还是很有礼貌的跟他们打招呼。

    穆熠宸坐在沙发里看了他一眼:“她在楼上!”

    “嗯!那我”

    “快上去吧!”

    钦慕微笑着对他说,看他想要立即跑上去又要顾及大哥大嫂,觉得江宴定力真好。

    “好!待会儿聊!”

    江宴说着将东西要放下,正好阿姨过来,他拜年转手给了阿姨,然后大步往楼上穆倾心的房间走去。

    钦慕转眼看穆熠宸:“真不容易啊!”

    “哼!”

    穆熠宸翘着二郎腿,一手搂着老婆,成功者的姿态淡笑了一声。

    “你笑什么?你不觉的他们很不容易吗?”

    “本来谁是容易的?”

    穆熠宸只反问了她一句。

    “哎呀!你呀,就不能有点怜悯心?我看最近倾心虽然总很开心的样子,但是她心里其实很难过呢,你一个当大哥的,咱们又是在家,你就不能正常点?”

    钦慕抬手去摸他的脸。

    “我已经够正常了!”

    穆熠宸低着眸子看着她回复。

    “唉!”

    钦慕拿他没办法,只是一时之间着急的看向楼上,心想那小两口这会儿该是在干么呢?

    穆熠宸看着她眼里的神情,把她搂在怀里,一只手捂住她的眼睛:“看什么呢看?”

    “松开嘛!我就是好奇!”

    钦慕回答他,一双手抬起来去抓穆熠宸的手。

    “好奇?这有什么好好奇的?”

    穆熠宸转而捧住她的脸问她。

    钦慕不说话,只是被他抱在怀里好不容易仰起头看着他。

    “我来直接告诉你好了!”

    穆熠宸漆黑的眼神凝视着她,转瞬,就将她的嘴巴给堵上。

    钦慕只觉得眼前的视线突然暗了,在这个夜色悄悄降临的时间里,她听到自己的心,像是滴进去一滴蜜,缓缓的滑开。

    直到晚饭时间,江宴才跟穆倾心一起下来,这时候穆倾心的心情已经很好,是那种由内到外的好,江宴自然不必说,把老婆哄开心后他自己也舒畅。

    吃饭的时候还跟穆熠宸敬酒:“这阵子麻烦大哥大嫂照顾倾心,我先敬大哥大嫂一杯。”

    不像是在外面面前的高冷总裁范,很家常的一个比穆熠宸笑几岁的弟弟样子。

    穆熠宸看着他喝酒也不阻拦,只是端着酒杯没有抿一口。

    “我再干一杯!还是谢大哥大嫂。”

    “哎呀,别喝那么多!”

    江宴刚说完,还没等喝酒被穆倾心抢了酒杯:“我们都是一家人,干嘛谢来谢去的?”

    穆倾心问道。

    穆熠宸无奈的轻叹了一声,心想,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不知道将来他姑娘是不是也那么偏袒一个外来的男孩。

    “哼哼!媳妇说的对!”

    江宴庆幸的笑着,立即搂住她的肩膀。

    仿佛,做的所有事,不过是叫媳妇开心。

    穆熠宸无奈的叹了一声,然后帮钦慕夹菜:“我们吃饭!”

    钦慕转眼看他,然后不由的笑了一声,这兄妹俩还真都是一样的性子。

    吃过晚饭后两对各自去了各自的房间休息,钦慕躺在穆熠宸的怀里忍不住说:“记得第一次见江宴的情景,这时候的江宴还是我那时候认识的江宴吗?”

    “你想说什么?”

    穆熠宸搂着她不冷不热的问了句。

    “江宴真的很爱穆倾心。”

    钦慕忍不住笑起来,像个被宠溺坏了的小女孩。

    穆熠宸低下眼眸看她:“那你呢?”

    钦慕的连刷的就红了,她?

    “睡觉!”

    两个字,转身就去睡觉。

    明明现在动作慢吞吞的像个蜗牛,但是她就是说不理就不理了。

    穆熠宸也没怎么逼她,等她睡着以后给她盖好被子才又起床。

    在楼下抽了两根烟江宴才下楼。

    “大哥!”

    “嗯!”

    穆熠宸看也没看他,只是抖出一根烟又点上。

    江宴跟他一同站在外面的玻幕那里,两个人的背影被出来拿东西的阿姨看到,阿姨还嘀咕了一声:“这么晚了,这俩孩子还神神秘秘的,干什么呢?”

    阿姨觉得他们俩像是感情很好的样子,虽然表面上看上去穆熠宸总是对江宴爱答不理的。

    那晚两个人聊到半夜。

    第二天早上江宴带着穆倾心跟儿子离开,穆倾心走前把车窗打开,探出头来对着他们俩:“哥!别欺负钦慕,等到你们婚礼,我会提前回来。”

    穆倾心说着对他们俩挥了挥手,把车窗合上。

    这是穆倾心第一次让她哥哥照顾钦慕,从前的死敌,此时好像也已经成了挚友,或者该说是一家人吧。

    穆熠宸低头看着钦慕:“她刚刚在帮你说话?”

    “嗯!”

    钦慕轻轻地答应了一声,自己也有点不敢置信。

    ——

    三天后乐媛媛又找到钦慕,并且带着他们老总,一个将近五十岁的老男人。

    乐媛媛的穿着还是很文艺,人也很愤青的样子。

    但是她身边那个挺着大肚子,并且已经秃顶的男人

    虽然是社长,但是

    “倾心在三天前就走了,你不知道吗?”

    钦慕坐在他们俩对面,轻声问了句。

    “知道的!我们这次是来找穆太太的。”

    乐媛媛说着转头看她身边坐着的男人。

    “是的!我们这次专门来拜访穆太太。”

    男人笑着点了点头,讨好的对着钦慕说起来。

    “哦?”

    钦慕只微微笑了下,并不打算多说一个字。

    “是这样的!我们报社打算给穆太太跟穆总做一个专访,分为七期发表在我们报刊上,特意来跟穆太太商议这件事。”

    乐媛媛看老总有点不给力,为了利益,她也只好先开口。

    要做专访?

    还要分成七期报道?

    我的天!

    钦慕当时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她到底有多少事情需要被分成那么多期公布在报纸上。

    而且她从来不打算把自己的过去再展示给别人看,那对她来说并没有什么好处。

    有些回忆,始终是痛苦的。

    “如果穆太太觉得分为七期太多的话,我们也可以少一些,穆太太觉得呢?”

    乐媛媛看钦慕的表情就知道钦慕不乐意,所以立即又询问她的意见。

    钦慕在这种朋友不是朋友,敌人不是敌人的人面前还算随性,只微笑着说了句:“抱歉,我并没有做什么专访的打算!”

    “你不用担心我们报社会对你们做不利的报道,我敢保证,我们只歌颂你们的传奇爱情,绝不会发表一丝一毫对你们不好的言论。”

    乐媛媛又继续说道。

    “可是我们的爱情并不传奇,相反,很平凡!”

    钦慕听后又回答道。

    “这!穆太太跟穆总的爱情怎么会平凡呢?听说你们很小的时候就在一起了,穆总十几岁跟你一起飞奔到巴黎去,你还在结婚前就生了小公主。”

    乐媛媛继续说道,作为一个媒体人,她对这些话,似乎是张口就来。

    “穆太太尽管放心,我们报社的名声穆太太不需要有任何担心,而且媛媛跟穆家二小姐的关系又这么好,所以请穆太太只要稍微配合我们就可以,不会耽误穆太太太久时间。”

    那位社长见钦慕迟迟的不答应,便也开始作此保证。

    阿姨在钦慕后面站着,钦慕到家里这段时间阿姨对钦慕已经有所了解,现在家里长辈都不在,穆熠宸也不在,阿姨看钦慕一直隐忍着并不多说过分的话,便替钦慕说:“我们少奶奶现在的情况两位也知道,若不是看在乐小姐是我们家二小姐的同学的份上,其实今天你们连穆家的门也是进不来的,至于别的,你们要是实在是执着,不如去我们少爷的办公大楼,如果我们少爷同意,我们少奶奶自然是会配合的。”

    钦慕听着阿姨说后心里也稍微舒服了点,眼睛继续波澜不惊的看着前面坐着的两个人。

    以乐媛媛跟这位社长的坐姿来看,两个人的关系大概很暧昧。

    穆倾心说乐媛媛不满意他们班长的追求,因为家庭环境实在是不符合乐媛媛的追求,钦慕现在突然想,这两个人的关系,会不会就是她想的那么回事?

    一个上了年岁离过婚的男人,一个二十五六岁却已经被生活洗礼过的女孩子。

    一个为了美貌,一个为了钱财。

    “穆总那边,我们也是实在不好意思过去叨扰,都知道穆总是个大忙人,穆太太,你看你能不能跟穆总说说,我们都知道,穆总特别宠爱你,你的话他基本都是听的。”

    乐媛媛头脑是个很灵活的女孩子,自然也知道自己说什么话是对的,什么话该小心点说。

    “这一点你猜错了,我们家,都是穆总说了算,我只是服从的那个人。”

    钦慕突然想,既然是他妹妹的同学,那么就推给他去解决吧。

    大概这两个人根本进不了他们的办公大楼吧。

    “穆太太说这话,真是没人会信的!”

    那位社长又开口。

    “那我就没办法了!但是以我目前的状态,我是不会接受任何采访,专访,不会接受任何形式的访问,还有就是,以后请不要再到我们家。”

    钦慕说这话的时候其实很客气。

    却也的确是叫那两个人脸上都有些挂不住。

    “家里是一个宁静的,休息的地方,我不想在这里谈任何其他的事情,两位这么聪明的人,一定不需要我再多说了吧?”

    钦慕依旧客套,但是两个人却都尴尬的低了头。

    “我原本以为穆太太会因为我是倾心的朋友所以给个机会呢!”

    乐媛媛尴尬的说道,再去看钦慕的时候,眼神也不再那么明目张胆,倒是有些躲闪。

    “如果你不是我们倾心的朋友,我今天也不会如此直白的答复你们,叫你们一趟趟的往我这里跑冤枉路,像是我这样不守规则的人也不是不可能做的出来,但是既然大家都是朋友,乐小姐还在家里吃过一次饭,所以,我才这么轻松的跟你把话说开,不过还是很感谢乐小姐跟乐小姐领导的好意。”

    钦慕说着站了起来。

    自然是要送客了。

    他们俩也只好站起来。

    阿姨上前面去扶着钦慕从沙发里走出来。

    “我现在坐久了就会有些腰痛,行动不便,所以,就不送二位了!阿姨你替我送乐小姐吧。”

    钦慕稍微侧身对身边的阿姨说着。

    “好的!”

    钦慕说完阿姨立即答应着,松开她后先走到往外一点,对乐媛媛他们说:“二位请吧!”

    “那多有打扰!”

    乐媛媛还想再客套,但是看到钦慕的微笑后她有点使不出力气,笑了下就点点头先走在了前面。

    “多有打扰!”

    他们社长也是那般客套的跟钦慕说了句话,然后离开。

    钦慕看着他们俩走出门口后脸上的表情才垮下来,抬手捏了捏自己的腮帮子,装腔作势的真够累的。

    她平时才不会这样,好像一个豪门里的大少奶奶这样端庄的坐在沙发里,说话也轻轻地,分寸也拿捏着。

    以前的钦慕啊

    钦慕已经快要想不起自己以前的样子,只是现在,竟然很习惯端坐在沙发里跟客人聊天。

    嗯!回了荣城后,改变可真多啊。

    钦慕在窗户旁边站了会儿,阿姨送他们俩走后才又回来,到她身后站着:“这位乐小姐也真是的,把咱们家当什么了!”

    “她不过是太把自己当回事!”

    钦慕轻笑了一下,乐媛媛是聪明的,但是太聪明的人往往有些自负。

    “我倒是觉得,她是太不把您当回事,上次来就说什么二小姐是豪门里的大小姐,不懂你们的生活什么的,说的好像她跟你是一样的出身,她能比吗?”

    阿姨替她抱不平。

    钦慕转眼看着阿姨,忍不住又笑起来,但是这次是真心实意。

    “阿姨,您真好!”

    钦慕走上前去,抬手轻轻地搭在她的肩膀上,从阿姨身侧抱着阿姨,下巴也搭在阿姨的肩膀上。

    “你这个年纪,又这么惹人喜爱,说句高攀的话,就像是我自己的小女儿一样。”

    阿姨已经年近六十,但是还留着乌黑的长头发。

    当然是染的。

    “啊?您还有个小女儿呢?她多大了?”

    “二十六!”

    阿姨说着又笑了,想起来今年那丫头已经考博,心里其实很骄傲,但是她不是个傲气的长辈。

    “哇!那您有几个孩子啊!”

    钦慕倒是很吃惊。

    “五个呢,她是最小的一个,她出生后没几年她爸爸就出车祸断了腿,从此之后我便到了穆家来打工,太太虽然凶悍,但是知道我家的情况后还是给了我比别人高的工作,逢年过节也是各种悄悄地送我东西,所以我对穆家真的很有感情。”

    钦慕倒是第一次知道这事,不过她倒是相信冯芳华是那种刀子嘴豆腐心,会办好事的人。

    看冯芳华做慈善就知道了,那么实实在在做慈善的贵妇可并不多。

    “我现在觉得家里小孩多了挺好的,看穆熠宸跟穆倾心,在一起的时候整天斗嘴,但是如果哪一个有什么事,另一个就会着急,维护。”

    钦慕搂着阿姨的肩膀说起来,眼里也尽是关于他们兄妹俩在一起的事情。

    “那倒是,我们家那几个也是,平时在一起啊总吵架,但是又一次小姑娘失恋了,她那四个哥哥,跑到人家男方租住的公寓去,把那个男孩子打的鼻青脸肿,还让那男孩去给小姑娘道了歉。”

    阿姨想着自己家的小丫头,其实最小的那个她陪伴的时候最少,但是那真的是她最疼爱的一个。

    “可惜我妈妈走的早!”

    钦慕突然有点伤感。

    若是当年没有发生那件事,她爸妈好像也在商量要二胎的事情呢,不过她爸爸的身份是不许二胎的,他们俩准备偷偷要。

    可是突然的,就来了一个叫张汝佳的女人。

    然后他们那个家就散了。

    想到张汝佳钦慕才发现,她已经很久没有张汝佳的消息了,那女人是从荣城消失了吗?

    “人啊,都是命!不过你虽然没有兄弟姐妹,但是有少爷一心一意的护着你,宠着你,其实这何尝不是别人一辈子都求之不来的呢?”

    阿姨又说起来。

    “嗯!您说的对!”

    “就像是我,原本想找个男人简简单单的过日子,他养家,我养孩子,可是怎么料得到,他的后半生都是在轮椅上过,他心里也窝囊,我有时候也”

    阿姨突然就眼睛模糊了,哽咽了,说不出话了,低了头,最后只是摇摇头:“你快去休息吧!我去厨房看看,该准备午饭了!”

    钦慕松开她,看着她头也不会的走向厨房的方向也有些心疼。

    其实每个人的命运,或多或少,都有些不好的时候。

    她的命运

    虽然年少丧母,不过也仅仅是没有了母亲而已。

    ——

    “我们去穆总的办公大楼!”

    路上乐媛媛突然对身边开车的男人说道。

    “嗯?怎么又要去办公大楼?在我们这个圈子里所有人都知道,穆熠宸是出了名的难搞。”

    社长大人跟员工普及功课的样子。

    “可是他喜欢秀恩爱啊!上次穆倾心让我曝光他们登记证的时候就告诉我是受了穆总的旨意,我们不去看看,不去碰碰运气,怎么知道行不行呢?”

    乐媛媛侧着身看着开车的人认真的说道。

    “也是!”

    社长把车子开往去穆熠宸办公大楼的方向。

    “钦慕应该是那种很高傲的女人,虽然她看上去好像很低调,我突然想,或者穆熠宸才是那个最好说话的人,你有没有这种感觉?”

    乐媛媛侧着身对着开车的男人,说着这话的时候稍微激动的两只手去抓住他的手臂。

    “美女一向都是说什么都对的!我相信你的直觉。”

    社长认真看了她一眼,那眼神里泛着光。

    “讨厌!我还不是为了咱们报社!还不是为了你?”

    “明白!媛媛,我很感激!”

    社长抬手去摸了下她的脸蛋,又继续认真开车。

    “为了保险起见,我再给穆倾心打个电话,只要她帮忙说句话,咱们这个采访一准拿下,到时候在荣城,咱们报社想不出名也难。”

    乐媛媛看着这个男人,咬了咬嘴唇,突然又低头去包里找自己的手机,她得为了自己的未来,努力努力再努力。

    “穆熠宸会听自己的妹妹的?”

    “如果听呢?”

    “如果这件事办成了——,咱们年底就结婚!”

    乐媛媛惊喜的望着他,激动的脸有点涨红,这无疑是对她最大的诱惑,男人对她笑笑,车子终于开到了办公大楼的停车场里。

    ------题外话------

    2018的第一更!祝愿每一位女孩都能如愿的拥有自己想要拥有的!

    还是那句话,看完不要忘了书评哦,不然飘雪会很难过很难过!

    小伙伴们猜一下宸哥会不会接受采访好了!猜对的让上个文的男主给一个大亲亲好了!

    顺便留下我们的读者群号,喜欢的小伙伴们已经要加入哦!因为飘雪想让你们加入!372074154敲门砖爱飘雪!(撒娇!卖萌!喵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