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3 宠溺(1)你赶紧走
    穆熠宸回家陪钦慕吃午饭,跟约定的时间整整晚了半个小时。

    钦慕在饭厅里坐着,托着下巴好似温柔的注视着她老公低着头走过来。

    穆熠宸在她身边坐下,转眼去看她,一只手习惯性的搭在她的椅背,漆黑的眸子望着她问:“怎么了?”

    “为什么迟到?”

    钦慕托着脸的手,手指轻轻地敲着自己的脸蛋一侧。

    “车子在路上坏了!”

    所以他心情有点不好,耽误吃饭不说,主要是耽误了跟他老婆的时间。

    “车子坏了?不是被乐媛媛给拦住了吗?”

    钦慕也接到了穆倾心的电话,穆倾心还说她,这么好的跟全世界秀恩爱的机会她竟然不把握,说的钦慕好一顿自责呀。

    “不是!”

    他回答,然后转眼扫了一眼桌上的食物。

    “乐媛媛没去找你吗?”

    钦慕好奇的问他。

    “找了!但是那时候我已经在地下停车场了。”

    接了穆倾心的电话后他就立即下了楼,而且是开了另一辆在地下停车场放置了很久的车,因为许久没检查过所以才在路上耽搁了半个小时,想到这里他还有点郁闷。

    钦慕

    钦慕这才想起来,他们家穆总是什么人啊,岂是能叫别人拦住的人。

    “怎么?你们见过了?”

    穆熠宸想了想,眼眯起来。

    “嗯!来过家里了!说要给我们俩做专访,用倾心的话说,就是给我们俩秀恩爱的机会。”

    钦慕另一只手也托着腮帮子,说着秀恩爱三个字的时候立即觉得很甜。

    “听上去还不错!”

    穆熠宸皱着眉说了声,嘴角有点笑意。

    “你感兴趣?”

    钦慕稍微转眼看他。

    “等我先去洗手再说!”

    穆熠宸轻轻地摸了下她滑顺的头发,然后起身去了洗手间。

    钦慕便又认真思考起来,总觉得他们家穆总此时是深不可测的状态,她得机智点恐怕才能应付他。

    两个人一起在家吃了饭,然后一起窝在沙发里养膘。

    钦慕笑着说:“这位乐小姐呢!在我看来,出发点太直接,打着给我们秀恩爱的幌子,实际上是为了他们报社的利益,我呢!最讨厌被别人装好人利用,所以!就让她走了。”

    穆熠宸搂着她的肩膀在怀里,手轻轻地把玩着她的头发:“嗯!我穆熠宸的女人,只能是利用别人的主。”

    “这到底是褒是贬?”

    钦慕抬起眼,看着自己上面的男人。

    “你说呢?”

    穆熠宸忍不住抬手去刮了一下她的鼻尖。

    “讨厌!”

    钦慕拉下他的手,抱着放在唇上,用力的咬了一下。

    后来没舍得用力,牙齿松开,只是抱着用力吸了一下。

    穆熠宸低眸看着她眼里闪烁的流光,忍不住手轻轻地抚着她的头发,低头轻吻她的头发。

    后来钦慕在他怀里睡着了,他便一只手给她当枕头,一只手拿着手机处理工作。

    溪秘书说下午有两个老总特地从外地来找他,他眼皮都没抬一下直接回了两个字:没空!

    溪秘书站在办公室门口,看着他那句没空,便抬眼看向站在旁边的秦逸。

    一般情况下,他要是没空,那意思就是交给秦逸去处理。

    秦逸双手掐着腰,看着溪秘书的表情就知道意思了,无奈的叹了一声:“他现在可倒是真的越来越是好丈夫了,可是这么大的集团,他整天都扔着给别人,像话吗?”

    秦逸发完牢骚看向溪秘书。

    溪秘书眨了眨眼,特别正经认真:“可是你们感情不是很好吗?”

    秦逸眼大无神,死死地盯着溪秘书,看她那不知道谁是内人谁是外人的执着劲更是头疼了。

    “既然现在少奶奶怀着身孕,作为丈夫的,其实是应该陪在老婆身边,难道将来秦特助的老婆怀孕六七个月的时候,秦特助还让她独自生存?”

    溪秘书认真问道。

    秦逸

    “既然老板说没空,那这件事就交给你了!”

    “你陪我过去!”

    秦逸没再回绝,他也不会真的回绝,当兄弟的自然是两肋插刀都可以。

    但是他有条件,这个女人。

    “我陪你去?就在楼下会客室,而且我去了之后这边怎么办?我这里不能离开人,小章又不在。”

    小章是溪秘书的助理,如果溪秘书不在,通常她都会在这里守着。

    “你跟你那个未婚夫”

    “我们快要结婚了!”

    溪秘书转头拉开椅子坐回自己的位子去,那句话一说完,她便已经在认真的对着电脑,手指在键盘上随便敲敲打打,很是认真的样子。

    秦逸听完后眼睛直直的朝着她看去。

    他们俩这样多久了?

    不正常的沟通,只是这样

    他点点头,然后放下手大步朝着电梯那边走去。

    溪秘书的手指还在键盘上,眼睛还是没有离开笔记本屏幕,可是那颗心,却已经被伤痛包围。

    气息,甚至都微弱到,好像,没力气。

    下午秦逸跟客户见完面就拿着材料去了穆家,见钦慕一个人在沙发里看电视呢,走过去打招呼:“穆太太好悠闲啊!”

    钦慕抱着遥控器窝在沙发里,听到声音转头看他:“秦逸!坐!”

    钦慕说了一声,顺便把自己在沙发的腿放到下面,不过眼睛继续盯着电视。

    秦逸在旁边的单个沙发里坐下,看着她那专注的,有些孩子气的傻模样,问道:“熠宸呢?又去给你当保姆了?”

    “老公给老婆做点事情怎么就成保姆了呢?在厨房,马上就出来了!”

    因为已经打过电话,所以知道秦逸过来,只是穆总还是坚持亲自去给老婆大人煮饭而已。

    “我去找他!”

    秦逸不常到穆家大宅来,但是地方还是知道的。

    “嗯!”

    钦慕答应了一声,知道他们要谈工作所以也不去打扰,只专心的在家里看剧。

    她看的是猫和老鼠。

    欢欢超爱看的那个。

    秦逸到他们厨房去看到厨师在旁边站着,而他却在里面正经忙活着,无奈的叹了一声:“溪秘书说你这也是正常生活,可是我总觉得很奇怪。”

    “看来我不在的时候你们俩沟通挺多。”

    穆熠宸低头像模像样的在准备青菜盘,顺便跟秦逸聊起来。

    “秦少!”

    厨师认识他,打了声招呼便上前去:“少爷,还是我来吧!”

    穆熠宸把拌好的青菜放到一旁便慢慢走出了厨房,两个人一边往外走,穆熠宸已经开始看秦逸带回来的材料。

    “这两个老东西倒是挺会占便宜!”

    穆熠宸眼眸犀利的望着那白纸黑字,冷漠,平淡的说了句。

    “可不是!他们以为你年轻就会比较大方!”

    秦逸说着这话的时候不自觉的双手插兜望着屋顶,突然就笑了一声。

    穆熠宸对有些人,那可是出了名的抠。

    “下周在给他们回复,这个单子,给他们了!”

    穆熠宸走到客厅沙发那里的时候说了句,坐下后随意的把材料丢在桌上。

    动静其实很轻,但是钦慕还是忍不住抬眼看了他一眼。

    秦逸还坐在单个的沙发里,看着他们俩坐在一起,却是一本正经的问他:“你确定?”

    “嗯!”穆熠宸答应了一声,手抬起来自然的伸到钦慕后面去。

    “这两个老家伙在k市可是出了名的混,这个便宜要让他们俩占了去,他们俩还不得落井下石?”

    “这个合同不就一年时间?今年我们集团跟k市有个合作在年底,这个合同会对我们有帮助。”

    穆熠宸低眼看着桌上的材料,低沉的嗓音解释。

    秦逸

    钦慕虽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但是听着他们俩谈论的,莫过于她老公放大招了?

    “你已经打算好要往k市发展?”

    秦逸问他。

    “嗯!到时候你还得过去待一段时间!”

    穆熠宸说着抬了眼看向秦逸,但是胸膛那边还是朝着钦慕。

    秦逸看着他那胜券在握,从容指点江山的模样忍不住苦笑了一声:“行!只要有钱。”

    习惯性听从!认命!

    钦慕好奇的问了句:“你在追溪秘书吗?”

    秦逸

    谈工作好好地,但是一谈起这个

    “没有啊!谁跟你说的?”

    秦逸否认,但是眼神却下意识的看向穆熠宸。

    穆熠宸坐在钦慕身边,低头的时候微微笑着。

    “熠宸!咱们这么多年兄弟,你是不是也给我保留点**?”

    “女人最讨厌爱撒谎的男人!”

    秦逸还想找穆熠宸的麻烦,但是钦慕却已经先开口,并且一开口就叫身边的两个男人都有些紧张。

    穆熠宸条件反射的低垂着眉眼看着她,她的眼神也很准确的看过他又看向秦逸,秦逸只觉得自己的心狠狠地颤了下子。

    “这话是什么意思?”

    秦逸看着钦慕,又看向穆熠宸,但是眼神里明显是在躲避。

    “意思就是,女人要找的是避风的港湾,如果男人给不了她那样的安全感,那就等同于手里要扔进垃圾桶的垃圾一样。”

    “靠!”

    钦慕刚说完秦逸就不爽的靠了声,犀利的眼神看向电视那里。

    钦慕知道他不想承认,但是她觉得有必要给他提醒。

    “想要让一个女人有安全感,最起码要先做到对她诚实。”

    “诚实?你确定只要我诚实,她就能站在我这边?你知道她已经要跟她未婚夫结婚了吗?”

    秦逸想起溪秘书今天下午的话来,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受到了羞辱。

    “那些年你们还说穆熠宸要跟景晴结婚呢!他还不是娶了我?”

    钦慕稍微抬手。

    秦逸

    穆熠宸只是垂着眼看着他身边的女人,此时他的女人,简直美的让他快要把持不住。

    “你从来没有对她敞开心扉,你却嫌弃她要跟别的男人结婚,你有资格吗?”

    钦慕又问他。

    偌大的客厅里,突然僵持。

    空气里都是那种尴尬的氛围。

    “那你要是我,你会先对她怎么做?”

    “如果我确定这就是我要的女人,那我会先跟她表白,认错,然后顺其自然。”

    钦慕说完后耸肩。

    这其实是很简单的事情,爱情里,如果要面子,就注定输的一塌糊涂。

    两个男人突然都安静了。

    “可是我不确定!”

    秦逸过了许久后才说了这句。

    “那你为什么一直跟她纠缠?”

    钦慕疑惑,其实也吃惊。

    “就是不爽!”

    秦逸笑了声,特尴尬的那种低笑。

    钦慕看着他,突然也无话可说。

    秦逸的内心世界跟她想的不一样,有些人的感情,不是是或者不是。

    有些人的心灵那么复杂的让人难以捉摸。

    他不确定那个女人是不是他要过下半辈子的人,但是又不愿意看她跟别的男人结婚,那么他们的结局会是什么?

    就好像每人手里有一张底牌,不到掀开的那一刻,谁也不知道是几。

    “我先走了!不打扰你们晚饭!”

    其实本来想蹭饭的,但是突然间心情有些沉重,秦逸起身后拍了下穆熠宸的肩膀,然后有些疲惫的离开。

    钦慕的视线却忍不住一直跟着他出去,直到后来穆熠宸抬手把她的脸强行拉回来。

    “他受过感情的伤害?”

    钦慕好奇的问他。

    穆熠宸低眼看着她,此时觉得他身边的女人像个单纯的小女孩。

    “景晴算吗?哦,还有那位林小姐,听说最近又来了荣市。”

    穆熠宸说着不自觉的摸了摸眉心,有时候不得不承认,一些女人真的很让男人头疼。

    钦慕也是吓一跳,那位双性恋的女孩子又来找秦逸

    “那秦逸什么态度?还在跟那个女孩子见面?或者发生关系?”

    “那倒是不至于,他最近跟江之远混在一起。”

    为了躲避冤债,只能暂时居住在江之远的公寓里了。

    “怪不得溪秘书不高兴。”

    钦慕小声嘟囔着。

    “你跟溪秘书见过了?”

    穆熠宸好奇的问她。

    “没有!朋友圈啊,我们加了微信,她朋友圈的动态我能看到。”

    “是吗?”

    穆熠宸仔细想了下,自己的朋友圈好像没有溪秘书,难道溪秘书把他屏蔽了?

    当老板的被下属屏蔽的感觉

    “当下属的都不喜欢被上司看到私生活,很正常。”

    他还没等问钦慕已经替他回答,然后从他的怀里起开,站了起来双手抱着自己的老腰朝着沙发外走去,并且转身跟他说:“我们出去走走吧!”

    “嗯!”

    穆熠宸答应着,便跟钦慕一起去了院子里。

    为了欢欢才买来的秋千,此时倒是很适合他们乘凉。

    钦慕坐在他身边,问他:“有没有觉得今晚有点凉了?”

    “进入九月,以后晚上都凉了!”

    穆熠宸低着头,双手插在口袋里,只是脚在地上慢慢的使力。

    钦慕点头。

    “让爷爷他们回来吧!我想他们了!”

    钦慕说道。

    她大概猜得到他们的旅行是为了给他们俩二人世界,但是真的没必要。

    他们俩认识这么多年了,而且他们走了这么久,家里一下子只剩下他们俩太过安静。

    尤其是后来穆倾心也走了。

    “嗯!是该叫他们回来了!”

    穆熠宸说道,抬眼看着天,也想自己的宝贝女儿了。

    “不知道欢欢有没有想我们?”他突然感情用事的嘟囔了一声。

    钦慕转眼看他,然后笑着问:“当然会想,只是还是照常会跟别人玩的很疯。”

    钦慕太了解欢欢了,或许是从小被她扔出来了,也或者就是那么独立的性子,钦慕以前出差回去,欢欢虽然会黏她一会儿,但是过会儿就又去玩别的了。

    “以前你们经常分开?”

    “也没有经常分开啊!她在我的肚子里呆了那么久,后来她出生后前三个月我也没有出过门,在后来虽然出过几次差,但是我跟她单独生活的时间不过就两年,一年我总有三百天以上在她身边的。”

    钦慕想着从前。

    其实分开不算什么,那丫头从小懂事,明白妈妈要赚钱养家,所以从不因为妈妈出差就哭闹。

    嗯!以前她是不相信的,不相信小孩子刚出生就会懂事,但是自从有了女儿后,她渐渐地相信了。

    后来钦慕情不自禁的给他唱起歌来,是辛晓琪的那首味道,因为看到满天繁星,不知道为什么哼着哼着就出来了袜子的味道。

    进屋的时候穆熠宸搂着她的肩膀低声问:“以前有没有在我走后偷偷闻我留下的香水味?”

    那声音有些遥远了,但是又引人遐想。

    秋天,终于变的有点凉爽。

    ——

    在八月十五这天中午,家人们终于都回来。

    老爷子让儿子给钦海明打了电话,然后一家人晚上在一起吃了团圆饭。

    钦慕发现,她女儿竟然很喜欢往钦市长身边去,他们正聊着天呢,欢欢突然就跑到钦市长身边去了。

    “就怕赶不到今晚回来,还好没耽搁了!”

    老爷子喝了两口白酒,高兴地说起来。

    “是啊,我爸总说想要请你来一起吃顿团圆饭,也不管你忙于不忙,没耽误你的事吧?”

    穆子豪捧着酒杯跟西装笔挺的男人问了声,钦海明举起杯子来,低笑了一声:“如果你们不找我,我就自己过呗!”

    八月十五这天晚上,他是无论如何不想去工作的。

    往年还有钦明珠跟张汝佳在家里,八月十五也还算是有个意思,但是今年

    不过今年张汝佳也去了,就在他来之前,只是被他拒之门外而已。

    后来他知道的关于张汝佳从前的事情实在是太多,所以,已经无力再跟张汝佳纠缠。

    至于钦明珠,他当然希望女儿能幸福,如果王家肯接受女儿,他当然也会好好陪送嫁妆,也真心希望钦明珠能改掉以前的坏脾气,好好做人。

    “自己过怎么行?虽说是我们家高攀了,但是一家人我们就不说两家话,以后过年,咱们两家便一起过,他们小辈也都没意见。”

    老爷子抬了抬手,作为家里的大长辈,自然也没人反驳她。

    钦慕习惯性的跟钦海明没话说,尤其是看到欢欢那么喜欢外公,她更是不想让欢欢失去被外公疼爱的份。

    但是她自己

    “熠宸,跟你岳父喝一杯!”

    老爷子抬了抬手指挥着。

    “还以为你们要聊到天亮!”

    穆熠宸端着酒杯站了起来,自然作为小辈要弯腰。

    钦海明坐在他斜对面,一只手端着酒杯,一只手往下压了压:“坐下,咱们爷俩不要那么客气。”

    “那我就恭敬不如聪明,这一杯我先干为敬。”

    穆熠宸说着,坐下后先自己干了一杯。

    “你还要照顾孕妇,可以只干一杯!”

    钦海明似是怕钦慕心里不高兴,便在他干了那一杯之后就没再叫他喝。

    穆熠宸看向钦慕:“我还可以再喝一杯?”

    钦慕也看向他,只对他的问题一滞,随即笑着说:“干嘛问我?在家。”

    在家当然是怎么喝都好,只要别喝傻。

    “我最近也是没能好好喝几杯,今天正好借着陪爸妈还有岳父,爷爷的借口,多喝几杯。”

    穆熠宸在这时候很谦虚,酒也不用用人帮忙倒,他担任了服务员的工作帮长辈们去倒酒。

    今晚冯芳华也难得的端起了酒杯。

    “冯女士您酒量以前就不错吧?”

    穆熠宸看着他老妈已经喝了两杯还脸不红气不喘的,十分怀疑他老妈当年是位酒王。

    “当年整天陪着你爸爸跑生意,我倒是想当个不会喝酒的。”

    冯芳华端着酒杯说起来,手上是在国外旅行的时候买的宝石戒指,在灯光下闪闪发亮。

    “所以当年我让你说服他从政,你还拒绝,后悔了吧?”

    老爷子听后问了句。

    “后悔倒是谈不上,只是他喜欢的,我便配合他。”

    冯芳华性子虽然不好,但是心里却是真心的,只有穆子豪,并且穆子豪上哪她就会上哪儿。

    “你啊!也是轴!”

    老爷子叹了一声,不过时至今日,他也已经认命了。

    反正儿子没有如他的愿,孙子也没有,重孙子他就更不敢想了。

    钦海明这个阶段一直没再说话,只是听着。

    想到钦慕的母亲,想到,夫妻还是原来的好。

    也想到,这一切,或许都是命吧。

    只是到现在,钦慕能让他在这里坐着,他已经别无他求。

    后来一大家人吃完饭便到了院子里去吃着月饼喝着茶赏月,这晚的月亮真的特别的圆,所以才聊着聊着就忘了时间。

    后来欢欢在钦海明的怀里睡着了,穆熠宸才跟钦慕抱着欢欢去睡觉,钦海明便也告辞。

    钦慕如今已经不太好抱孩子,只是却跟着他们父女身边。

    穆熠宸把欢欢放下的时候钦慕忍不住问了一声:“你有没有发现,欢欢好像特别喜欢跟她外公腻在一块?”

    “嗯!”

    穆熠宸答应着,将被子给欢欢盖好,站在钦慕面前搂着她的肩膀一起看着床上睡着的小家伙。

    这小家伙回来之后倒是没怎么想他们,一直粘着钦海明。

    穆熠宸抬手捏了捏自己的眉心:“都说外甥跟舅舅亲,欢欢没有舅舅所以才这么亲外公?”

    钦慕轻笑一声,没说话,转身先走在了前面。

    两个人回到房间洗完澡便在床上互相的搂着,钦慕轻轻叹了一声:“现在这么一大家人在一起生活!熠宸,这是我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现在敢想了吗?”

    穆熠宸低声问。

    “现在啊,我已经拥有了!”

    钦慕轻笑一声,搂着他对他低声说道。

    心里也是甜的。

    “嗯!不过我才是你最重要的人!”

    穆熠宸刚刚说完这一句,钦慕的肚子里突然有小家伙抗议了。

    钦慕忍不住抬手去摸着小腹,轻轻地安抚着:“别乱说,他能听到的。”

    钦慕的声音很小。

    穆熠宸的手也放到她的小腹上,两只手悄悄地纠缠在一起,一对素戒,就那么挨在一起,仿佛是两个人的心在相互辉映。

    等到第二天一早,钦慕下楼的时候冯芳华正拿着鸡毛掸子在沙发那里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

    “妈!早上好!”

    钦慕慢慢往下走着,打招呼。

    冯芳华抬眼看着她捧着肚子下来立即上前去,在楼梯口接着她:“你走路的时候倒是扶着点扶手啊。”

    “现在才六个月。”

    钦慕只好柔声提醒一句。

    “那也得小心啊,我孙子可矜贵着呢。”

    冯芳华一遍抚着她一遍对她说。

    钦慕无奈,却是忍不住笑了下。

    长辈疼孙子孙女根本无可厚非。

    “熠宸还没起吗?”

    冯芳华跟她坐下后才问。

    “起了,在接电话。”

    钦慕回。

    还没等洗漱完溪秘书就来了电话。

    “唉!整天就知道忙忙忙!”

    冯芳华嘟囔了一声,然后又问:“是不是快要到产检的日期了?熠宸要是没空我陪你去得了,反正他能办的啊我都能给你办。”

    钦慕

    “怎么?不愿意?”

    冯芳华看着她的表情问道。

    “呃!不是!好的!”

    钦慕自得答应。

    她只是不太习惯跟婆婆去产检而已。

    而且,穆熠宸大概早就把那天的时间给空出来了吧?

    一个从来没有缺席过老婆产检的男人。

    “那就这么说定了啊!”

    冯芳华高兴的拉了下她的手。

    钦慕

    其实也罢!

    钦慕心想着其实谁去都一样,所以吃完饭跟穆熠宸带着欢欢去公司的路上顺便跟他说道:“这次产检,让妈陪我去吧!”

    “嗯?”

    穆熠宸听后一愣,随即看向后视镜。

    钦慕跟欢欢坐在后面,搂着欢欢。

    “妈想陪我去,你就让她一起去吧,反正也没什么事。”

    钦慕跟他说了实情。

    “妈找你说了?”

    穆熠宸问了一声。

    “嗯!”

    钦慕答应着,穆熠宸抬了抬眉毛却没说话,到了工作室后将车子停下,下车先去打开车门把女儿从车子里抱出来,然后又把手伸向往外的钦慕。

    “我中午可能过不来,下午事情一结束就过来找你们。”

    “你尽管忙工作嘛!赶紧走啦!我只是怀孕而已,我现在做事情都是完全没有问题,完全ok的,你干嘛总是陪着我?搞的我好像很柔弱一样。”

    钦慕实在是被他那么宠溺的觉得自己有点软骨头了,她得提醒他,也提醒自己,她还是个正常人呢。

    “你以为你不柔弱?被我轻轻一推就倒了。”

    穆熠宸低声在她耳边说,漆黑的眼眸望着她的时候暧昧不明。

    欢欢站在他们俩旁边,抬着眼好奇的看着他们,好像脑袋里装着十万个为什么!

    “穆总,穆太太!”

    正在他们俩要分手的时候,乐媛媛又突然出现了,车子停在了路对面,然后走过来跟他们打招呼。

    两个人一同转眼,还有欢欢也好奇的朝着乐媛媛看去。

    “穆总,昨天去您办公大楼找您听说您已经回家了,没想到今天会在这里遇上。”

    “你是?”

    穆总皱着眉冷漠的问了一声!

    ------题外话------

    第二更如约而至!、

    推荐飘雪完结文婚后霸占娇妻豪门闪婚之专业新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