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5 宠溺(3)
    这种麻烦,若不尽快解决,那么往后别想消停。

    ——

    在穆倾心十分愧疚的道歉后,钦慕那天问去工作室找她的穆熠宸:“你最近忙吗?”

    坐在沙发里交叠着双腿认真看手机邮件的穆熠宸抬了抬眼:“嗯?”

    “没事!”

    钦慕只得笑笑,看他明明坐在她这里,但是眼睛却一直盯着手机上。

    秦逸说他最近其实忙的要死,但是还能每天按时回家,抽空还要到她办公室来跟她独处,钦慕就那么静静地看着。

    钦慕走过去坐在他身边,手轻轻地搭在他的肩膀上,下巴也搭在上面,低眼也看着他手机上的邮件,心里暗叹了一声,问他:“今晚吃什么?”

    “你想吃什么?”

    穆熠宸转头问她,深邃的眼神望着她细密的睫毛。

    “嗯!我嘛!想喝酸辣汤!”

    穆熠宸看着钦慕眉眼间的温柔,忍不住在她眉心轻轻地亲了一下:“好!”

    钦慕合上眼睛,感受着他的亲吻,然后倒在他的肩上,他在看手机邮件,她便随便拿了份报纸看着。

    直到小美来敲门,钦慕才抬了抬眼,穆熠宸依旧在专注的看手机。

    小美跟钦慕对口型,钦慕看了门口一眼然后对身边的人低声说道:“我出去一趟,等下回来陪你。”

    “嗯!”

    穆熠宸答应了一声,却没料到钦慕突然亲了他一口,他转眼看她,手抬起来去揉她的头发。

    “讨厌!头发都被你弄乱了!”

    钦慕捂着自己的头顶跟他抗议,然后两只手撑着腰上站了起来。

    出门后钦慕轻轻地帮他把门带上,然后跟小美往下走,小美在身边搂着她的手臂,其实也是搀扶的一种方法。

    “这报社的人是不是有病?”

    “我让你去如暖那里拿的东西都拿了吗?”

    钦慕没回答,只是低低的问了一声,慢悠悠的下楼。

    “嗯!刚刚拿回来,在我办公桌那里放着呢。”

    小美抚着她往外下走的时候回应。

    钦慕走下去后看着那个报社的社长坐在他们会客厅里,竟然没有乐媛媛,钦慕转眼看小美,小美说:“我刚刚没说清楚?乐媛媛的老板过来。”

    钦慕这才明白小美那句这个报社的人是不是都有病,但是想了想还是走过去。

    “穆太太!”

    那报社的社长看着她过来后立即站了起来迎着她跟她打招呼。

    “您好!请坐!”

    钦慕微笑着回应,然后也坐在旁边的位子。

    “去帮张总泡杯茶来。”

    钦慕抬眼对小美吩咐了一声,小美点点头去泡茶。

    张总看钦慕对他还算客气,心里也不似是刚刚自己坐在这里的时候那么沉。

    “不知道张总自己来找我,也是为了专访的事情?”

    钦慕猜测着,看着张总眼里的躲闪,突然也不确定他来的目的。

    “哦!不!我是为了媛媛的事情而来。”

    张总姿态放的倒是够低,像是明白了钦慕的心思后就没再有那想法了。

    钦慕听他说为了乐媛媛的事情而来,倒是更专注这一场对话了。

    “说实话,我是很想能够给穆总跟穆太太做这个专访,这对你们夫妻来说是一种不错的宣传,对我们报社来说,更是提升价值的最有利手段,但是既然穆总跟穆太太没有这种打算,我也就只得作罢,只是媛媛她穆太太,我是不是可以跟您说,如果乐媛媛单方面对您跟您的家庭做出什么不利的事情,那与我们报社没有任何关系。”

    张总突然认真起来,倒是跟上次见他的时候样子不太一样。

    钦慕却觉得这男人很无情。

    “是的!”

    但是,既然人家是来撇清关系的。

    “张志远,你在说什么啊?”

    却是不知道乐媛媛是什么时候过来,钦慕跟张志远在会客厅听那边传来的声音后转头朝着那里看去,乐媛媛不敢置信的,长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沙发里坐着的男人。

    张志远显然也没料到乐媛媛会突然出现,侧着身看着渐渐走过来的乐媛媛的他突然脸上有些挂不住。

    “跟报社没有任何关系?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报社。”

    乐媛媛伤心的跟他澄清,她心里,张志远都是知道的,她为了报社付出那么多,甚至脸都不要了,只想让报社红红火火,在荣市占有不可撼动的地位。

    钦慕作为旁观者自然这时候不会插言,只是静静地看着。

    “媛媛,我们回去再说!”

    张志远站了起来,跟钦慕点点头便要走。

    “回去再说?我还怎么回去?你不是说等我拿下这个专访就跟我结婚的吗?现在却又说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我还怎么回去?”

    她不断重复着怎么回去这几个字,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一直信赖的男人,竟然把自己看的这么不值。

    “媛媛!理智一些。”

    那个挺着大肚子,还有些秃顶的男人,穿着不怎么合体的西装,袖口处还有些长,但是钦慕依旧看到他攥不结实的拳头在发抖。

    他在克制着自己的某种情绪?

    而乐媛媛,此时眼睛早已经被泪水迷糊。

    她以为他会支持她!

    她以为他会永远站在她这边。

    但是,他竟然跑到这里来跟钦慕说,她做的一切都跟报社没有任何关系。

    “理智?张志远,我跟你三年了,你当我一直这么努力是为了报社吗?还不都是因为爱上你。”

    乐媛媛突然崩溃,哭喊出那一声。

    钦慕垂着眸静静地听着,她们应该都是差不多年岁,这个乐媛媛跟穆倾心是大学同学。

    “我知道!所以我说我们回去再说。”

    张志远从会客区的沙发那里走出来,到她身边想要握住她的手。

    “三年的青春,全都奉献给你,奉献给你的报社,这三年,我甚至连跟朋友的聚会都没有,可是回去再说?我们还有什么好说吗?”

    小美端着茶从里面出来,看到外面的情境后站在一旁不动了。

    其他同事更是都在好奇的看着这一场,无论听不听得懂,但是看女方跟男方的表情变化,傻子也知道他们在吵架。

    “你坚持要在这里说?非要我当着jy所有人的面前拆穿你要毁掉穆太太的名誉?非要让我告诉所有人你最近都在悄悄做些什么?”

    张志远颤抖着,对眼前的女人失望之极。

    “张志远你个混蛋!”

    乐媛媛心里一惊,下意识的就抓起自己的包包从脖子上摘下来就往他脑袋上扔过去。

    张志远一躲,包从他的脑袋一侧直接飞向沙发那里。

    钦慕吓的赶紧往后一躲,包包从她眼前飞过,最后落在玻幕后面。

    小美吓的茶杯都掉了,立即朝着钦慕跑过去:“钦钦你没事吧?”

    “我们这里不是你们吵架的地方,两位要打要杀请到外面去。”

    钦慕从沙发里站了起来,虽然没有伤到,但是心里还是晃了下子,当即脸上也变的严肃起来。

    乐媛媛跟张志远看着她的脸色也都吓了一跳。

    “穆太太,真的很抱歉!”

    张志远说道,然后又回头看着乐媛媛,压着脾气,厉声对乐媛媛提醒。

    声音虽然还不算太高,但是他在生气已经一目了然。

    乐媛媛也被刚刚的一幕吓到,想了想,忍着委屈往钦慕那里走去。

    “乐媛媛!”

    张志远抓住她的手腕阻止她。

    “你干什么?我要去拿包。”

    乐媛媛委屈的甩开他,提醒。

    “我去!”

    张志远似是怕她在做什么过分的事情,所以转身去替她拿包。

    乐媛媛咬着牙看着他走远,然后看向茶几上放着的一个玻璃水杯。

    再看那个去窗口拿包的男人,她抬腿就大步朝着茶几那里走去,把水杯抱起来之后不等张志远起身就朝着他脑袋上狠狠地砸过去一个玻璃杯子。

    钦慕跟小美站在一块都惊呆了。

    这女人竟然这么大的脾气。

    而张志远慢慢的从地上站了起来,手里还握着她的包包。

    杯子落在地板上发出不是很清脆的破碎声,张志远的头上流出鲜血,以越来越快的速度。

    那原本就油腻腻的脸上此时更是有些骇人,钦慕跟小美都不敢说话,乐媛媛却是上前走去,眼泪刷刷的往下掉。

    “志远你没事吧?志远,我不是故意的,志远你怎么样?”

    “你个疯女人,给我滚!”

    张志远愤怒的抬手就去推她。

    小美跟钦慕赶紧走远,其他同事也都缓缓站了起来。

    “在干什么?”

    乐媛媛被推倒在沙发一侧差点撞上钦慕的时候,穆熠宸从楼梯口走了过来,低沉的嗓音仿佛来自地狱。

    周围顿时都安静了。

    张志远用力握着拳头好几次,然后才尴尬的低了低头:“我很抱歉!”

    乐媛媛却是捂着自己被沙发棱角撞的疼的要死的手臂站好,然后又委屈的看着张志远:“你这个王八蛋,孙子!”

    乐媛媛又拿起东西来就往张志远身上砸。

    钦慕看着她的水杯也被乐媛媛抢了去,她一边跟小美退到安全的地方一边喝了一声:“住手!”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乐媛媛已经举着她的水杯就往张志远身上砸去,张志远顾不上面子,只得逃窜,乐媛媛跟着他的身后,抓到什么就用什么打他。

    “我说住手!”

    钦慕气的大喊,有点气短的双手掐住了自己的老腰。

    穆熠宸走过去站在钦慕身边,然后掏出手机:“喂?我要报警,这里是为淮路17号jy工作室,有人斗殴!我是穆熠宸!”

    穆熠宸说完后挂掉电话。

    此时整个一楼终于又恢复了平静。

    乐媛媛终于抓到了张志远,却是因为听到那个熟悉的冷酷的声音后只得停下了动作,回头看向那人。

    张志远更是羞愧难当。

    “私聊太麻烦,直接叫警察来吧!如果你们俩想被宽大处理,那么最起码应该先把你们搞乱的地方清理干净,然后赔款。”

    穆熠宸说完搂着钦慕走到沙发那里去坐下。

    十分钟后,夫妻俩在沙发里坐着看着那两个人在打扫,后来张志远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那会儿乐媛媛那个杯子打在他的头顶上,当时还能撑住,但是此时,很多情绪加在一起,他已经有点承受不了,感觉前面眼花缭乱。

    乐媛媛看着他那样子顿时心里一阵后悔,看向沙发里还在低头看手机的男人,她又只得低着头把卫生打扫完。

    “那边还有玻璃碴呢!我们钦钦现在怀着孕可受不得这些小伤小痛的,都扫干净才是。”

    小美站在边上指挥着,一双大眼睛毫不示弱的盯着那个拿着扫帚在打扫的女人。

    乐媛媛平时哪里做过这些,但是此时却也只得乖乖的打扫。

    “穆总,穆太太,我们可不可以不报警,刚刚我砸碎的东西我全都双倍赔偿好不好?一到了警局很多原本简单的事情都会变得很麻烦。”

    乐媛媛想了想,又直起腰来跟穆熠宸提议。

    穆熠宸抬了抬眼:“你说什么?”

    只一秒,他又垂下眼帘去看手机,钦慕端着水喝着,穆熠宸让她喝点水压压惊,所以她就乖乖的喝水压惊,不说话。

    乐媛媛

    “看来是惯犯嘛!听口气像是对警局很了解啊!”

    小美忍不住挖苦了一句,黑溜溜的大眼睛一直瞪着她。

    “干我们这行的,去那里有什么值得好奇的?”乐媛媛嘟囔了一声,然后把卫生打扫完。

    把抱枕,报纸什么的都放回原来的位子,然后站在他们夫妻对面:“不过这次”

    “这里有人斗殴?”

    附近的警员赶了过来,两个帅气的女警员。

    钦慕抬了抬眼,不自觉的被她们俩那两身制服给吸引住,简直帅气十足。

    两个女警员看了眼穆熠宸跟钦慕,然后又看向那个坐在墙边胖嘟嘟的头上的血还没干的男人,还有那个站着沙发旁边一脸紧张的女人。

    “你们俩跟我们走一趟。”

    乐媛媛听着警员的话紧张的看向钦慕:“穆太太!”

    “去把我让你拿回来的东西送给乐小姐。”

    钦慕转眼看着站在她另一侧的小妹说道。

    “好!”

    小美立即去拿了一个厚厚的文件袋回来给乐媛媛,然后他们被带上了警车。

    “真不知道是要说那个女人可恨呢还是可怜。”

    小美在他们被带走后嘟囔了一声。

    钦慕笑着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别想那么多了,先去帮我买个水晶杯回来,跟我以前用的一模一样要。”

    “得令!”

    小美不敢耽误,但是临走前还是对钦慕说:“那我要开你的小车车哦。”

    钦慕不说话,只是看了她一眼就又回了里面去。

    小美自己有备用钥匙,所以开车出门。

    “我们回家吧?”

    钦慕走回会客区,因为这里刚刚还是战场,所以她现在一点都不想再在这里带着。

    “过来坐下!”

    穆熠宸放下手机,双腿交叠着却很有气场。

    钦慕走过去坐下,不自觉的有些心虚,但是也想不起自己哪儿没做好。

    “怎么了?”

    她在他身边紧挨着。

    “你最近在跟踪乐媛媛?”

    “嗯!”

    钦慕点点头,这件事没跟他说,所以现在穆总知道了,打算兴师问罪?

    “为什么不告诉我?”

    穆总特别认真的问她,声音低沉却又很有魅力。

    钦慕眼眸垂下,睫毛还动了动。

    “我本想等你不忙了告诉你的,而且也没料到他们俩今天会在工作室碰上,还,打的头破血流。”

    老实说,这一场她看的可真是精彩啊!

    心里暗自给这一场打了个满分。

    穆熠宸看她很虚心所以才不至于很生气,也明白她是怕他太忙,但是看着她这样,他总觉得心疼。

    “不管我多忙,很多事情都可以先跟我讲,嗯?”

    “明白!”

    他轻轻地搂过她的脑袋在下巴抵着,低沉有力的嗓音跟她讲着,然后又轻轻地吻她的额头。

    那情境,叫看了的其他的人们表示心酸。

    来自单身狗心里的哀嚎。

    “怎么这么傻?”

    穆熠宸低头看着她,揉着她的头发说她。

    “喂!穆总,你老婆已经二十多岁了!”

    钦慕总觉得他摸她的头发这件事,已经好些年了。

    从小时候开始,那时候小嘛,所以就算了,现在都孩子的妈妈了,竟然还这么被摸,关键是她的头发很容易被弄乱的好不好?

    而且

    钦慕突然想起了那边都是自己的工作人员,顿时羞愧的把他的手从头发上拉下来:“你差不多就行了。”

    “你还不是那个傻瓜吗?”

    穆熠宸看她抗拒,就提醒她,继续去摸她的头发。

    钦慕几乎崩溃。

    到了五点多,穆熠宸开车载着她回家。

    ——

    秋天一眨眼就要过去,钦慕的肚子,也越来越大了。

    钦慕再次见到乐媛媛的时候是在医院里,乐媛媛去堕胎,她去孕检。

    钦慕故意晚去了会儿,等赫连好下班,却没想到赫连好从手术室出来的时候后面还跟着乐媛媛。

    赫连好看着钦慕道:“等很久了吧?”

    “没有!”

    钦慕只是好奇的看着乐媛媛,乐媛媛看到她后尴尬的低了头。

    “这位乐小姐来打胎的,遇人不淑啊。”

    赫连好因为刚刚在手术台上跟乐媛媛聊了几句,所以很是同情乐媛媛的遭遇。

    乐媛媛却是因为打胎那俩字顿时羞愧的无地自容。

    “穆太太!”

    乐媛媛想了想还是跟她打招呼。

    钦慕轻轻一声:“嗯!”

    乐媛媛的脸色很难看,赫连好说:“你先去病房躺一会儿吧,过半个小时再走。”

    “好!”

    乐媛媛答应着。

    “我去洗个手,稍等啊!”

    赫连好跟钦慕叮嘱了一句又离开。

    乐媛媛走到钦慕身边去:“穆太太,以前的事情我很抱歉!”

    “既然过去了,就算了!”

    钦慕低声说了句。

    “我已经辞职了。”

    乐媛媛又说道。

    钦慕敏锐的目光望着她,看她摇摇欲坠的,只得沉吟了一声,再次开口:“你先去躺会儿吧,别的以后再说。”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我就是觉得以前自己太恶心了。”

    她很感激钦慕上次饶了她。

    “如果当时你还继续要搞臭我,其实我是早就做好了反击的准备,给你的那些,我全都有备份。”

    钦慕眼眸波澜不惊的望着她,寡淡的声音提醒。

    乐媛媛抬眼看她,吓一跳,最后却只笑笑:“那我先出去了!”

    赫连好也从里面洗手间出来,看着刚刚出去的赫连好小声问道:“认识啊?”

    “算是吧!”

    钦慕笑了下。

    “其实我也觉得她很面熟。”

    但是实在想不起来是谁了。

    中午两个人一起去吃午饭,赫连好说道:“我妈妈跟我婆婆第一次站在同一阵线,都坚持让我暂时休假,说什么怀着孕的女人还给别人做流产手术这不是等于作孽吗?就算是做剖腹产手术是抱孩子,但是那血淋淋的也对肚子里的胎儿无益啊之类的,反正就是各种借口想要让我休假。”

    “其实她们说的也挺有道理的,我一直想不通你后来怎么会学了这个专业。”

    钦慕想着小时候整天把脑袋上插着路边採来的小野花的女孩,长大后怎么有勇气去做这个专业。

    “嘿嘿!白衣天使啊,想想就美,所以我就选了。”

    赫连好想了想。

    钦慕却不敢苟同。

    “聊点正事,你跟穆熠宸的婚礼,还是决定在圣诞节?不改了?”

    这件事,他们一直没有在提,家里一直在准备。

    “应该吧!我们没有聊过!但是家里好像一直在准备!”

    钦慕想了想,偶尔听到长辈们在议论嘉宾跟菜单什么的。

    “唉!如果非要圣诞节,不如晚一年算了,那时候宝宝也大了,你们也能轻轻松松的举行婚礼,你看你现在,肚子都已经这样了!”

    赫连好说着还抬头摸了摸钦慕的小腹。

    钦慕低头看着自己的肚子也无语的笑了笑。

    “只要穆熠宸高兴就好!”

    钦慕说道。

    其实她甚至可以不要婚礼,但是穆熠宸想要婚礼,穆熠宸想要给她一场婚礼,所以,她觉得,就要吧。

    再就是婚礼大概没有轻松的,他们这样举行婚礼或者还好一些,至少没人敢闹腾她,如果等到生完宝宝,说不定会有人闹洞房,看过那么多闹洞房的网络视频后她还真的是有点惧怕。

    “你就只要他高兴啊?你就一点都不希望?”

    “比起举行婚礼,我更期待简简单单的小日子。”

    钦慕不自觉的笑着回答她。

    赫连好连连摇头,却又不忍心再数落她。

    因为赫连好怎么会不明白,钦慕喜欢的简简单单的小日子,喜欢的不招摇,不炫耀,只是因为她的心里,并不是完全没了阴影。

    进入十一月后天真的凉了,屋子里的空调全都开了起来,钦慕坐在沙发里,感受着自己的肚皮被小家伙一点点的跳起来。

    冯芳华跟欢欢坐在她两边,欢欢都看直了眼了,却也不敢去摸。

    冯芳华却是开心的抬手去摸钦慕的肚皮,小家伙因为她的手突然摸着妈妈的肚皮所以不动了,但是没过几秒便又开始动。

    “我这小孙子该是多么惹人爱啊!”

    冯芳华忍不住激动的念叨着。

    这已经是钦慕怀孕以后冯芳华说过的第n遍这话。

    就是数不清的意思。

    欢欢看着妈妈的肚子一股一股的,担心的看着妈妈,大眼睛里闪烁着晶莹的泪珠,好像很快就要哭出来。

    “妈咪你疼不疼?”

    欢欢紧张的哑了嗓子,抬着眼看着她可怜的妈妈问道。

    “不疼呢!只是弟弟在妈妈的肚子里跳舞呢,欢欢要不要摸一下?”

    钦慕反问她。

    “不要!欢欢讨厌小弟弟,他让妈妈变的很累。”

    欢欢执拗的说着,眼睛里也带着生气,说完后便从沙发里跳下去朝着里面跑去。

    冯芳华看着欢欢那执拗的小模样有点担忧:“这小丫头倒是懂事了,还知道心疼你!但是她最近总这样,怎么开导也不听,可怎么好呢?”

    “没事!等过阵子,宝宝出生了就好了。”

    钦慕在百度上看过很多这样的暗里,再说欢欢是真的担心她,所以钦慕倒是没什么负担,猜测着等她恢复以前的样子欢欢也就又开心起来了。

    现在这幅样子,欢欢大概是被吓到了。

    “但愿吧!”

    冯芳华低叹了一声,但是再去看钦慕的肚子的时候,又开心起来,包养的还不错的手又忍不住摸过去:“这小子力道可真大。”

    “过阵子还活泼呢。”

    钦慕心想,罪才刚开始受呢!

    晚上钦慕跟欢欢睡了以后一家人围坐在一起,穆熠宸下了楼看到大家都在等他,走过去坐下后问了声:“怎么了?”

    “你们举行婚礼的事情,真的要在圣诞节?你确定了?”

    穆子豪先开了口问自己的儿子。

    “嗯!定了!”

    穆熠宸眉头微拧,声音很低沉。

    “你媳妇现在这个状态,你真的确定?你要不要再问问她的意见?”

    老爷子一边捉摸着一边问道。

    “我的意见就是她的意见!到时候她只需要走个过场就好,本来平时她也不是不做事。”

    穆熠宸想了想,他料到那一天钦慕会很累,但是他更知道,钦慕也不是那种娇贵到受不得一点累的人。

    “她现在这样是可以做事,但是等到**个月以后,你还指望她做事?那时候她的肚子会直挺挺的,孩子随时准备出生。”

    冯芳华想起自己怀着孩子的时候,提醒他。

    穆熠宸抬眼看她,眼里的神情有些沉默。

    自从钦慕的肚子六个月以后,好像长的有点快了。

    最近那小子在他老婆肚子里更是以迅猛的速度折腾,虽然说已经是一个孩子的爸爸,但是毕竟之前欢欢的时候他并不在钦慕身边,就算是偶尔在大街上碰到过孕妇,但是他从来没有如此真实的跟孕妇生活,并且感受孕妇的变化。

    所以,他其实也不知道钦慕生儿子之前肚子还能长到什么样子!

    所以,他其实最近的压力也很大。

    只是关于自己的紧张与压力,他没办法用语言描述起来。

    只是婚礼那件事既然已经在准备,便顺应天意吧,要是到时候她能去那便举行,如果不能就推迟。

    “你最好还是问问慕慕的意见!”

    穆子豪想了想又说道。

    “就怕她没意见!在家里的事情上,她什么时候出过意见!”

    冯芳华觉得自己老公在为难儿子,便替儿子说道。

    穆熠宸不自觉的笑了声,在这个渐渐冷起来的日子,他突然觉得很好。

    “爷爷有几个老战友,到时候是一定要过来的,既然你没有改日期的意思,那么早点给他们发过去请帖让他们做准备吧。”

    老爷子想了想又说道。

    “好!明天让人把名单写下来,我亲自派人送过去。”

    老爷子对自己的老战友向来都看的比亲兄弟还要亲,哪怕是在大洋彼岸,那么,也是要穆家这边出人专门送过去。

    穆熠宸后来去外面抽了根烟才回房间,漆黑的房间里,他许久都坐在她那边,手轻轻地握着她的手。

    ------题外话------

    第二更来啦!

    作者:穆总你不要太紧张啦!怀孕没有那么可怕哒!就是你老婆肚子会再变大一些而已,哈哈!

    穆熠宸:闭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