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7 宠溺(5)生子
    &bp;&bp;&bp;&bp;“懂事是懂事!可是吧——”

    &bp;&bp;&bp;&bp;“你别把谁都想的跟你媳妇一样,快走开!”

    &bp;&bp;&bp;&bp;老爷子懒得理他,背着的手挥了挥让穆子豪走开。

    &bp;&bp;&bp;&bp;“你们在说什么呢?”

    &bp;&bp;&bp;&bp;冯芳华刚好从楼上下来,还以为他们俩闹别扭呢,那爷俩却

    &bp;&bp;&bp;&bp;故作镇静的,各自移开眼神看窗外的看窗外,看沙发的看沙发。

    &bp;&bp;&bp;&bp;冯芳华走过去,看到窗外后不自觉的也笑了一声,忍不住嘟囔:“竟然这么一大早就开始了,这姑娘可真不一般啊。”

    &bp;&bp;&bp;&bp;“听说她在家平日里也是每天这么早起来锻炼,出门后还能这么坚持,的确值得现在的年轻人学习。”

    &bp;&bp;&bp;&bp;老爷子想到老战友的话,给予很高的评价。

    &bp;&bp;&bp;&bp;冯芳华看了眼穆子豪,穆子豪也是有点无奈。

    &bp;&bp;&bp;&bp;穆熠宸早上起床后便去上班,早饭都没有吃。

    &bp;&bp;&bp;&bp;快到中午的时候卓文在他跟秦逸吃饭的饭店找到他,轻轻地敲了下他的桌子。

    &bp;&bp;&bp;&bp;穆熠宸跟秦逸抬头看到她,秦逸不自觉的被眼前这张精致的脸蛋所吸引,下一刻看向穆熠宸。

    &bp;&bp;&bp;&bp;穆熠宸的脸上并没有多余的表情,只问了声:“你怎么在这里?”

    &bp;&bp;&bp;&bp;“我正想问你呢,你怎么在这里?我跟客户约在这里见面。”

    &bp;&bp;&bp;&bp;她在他们旁边坐下,精致的脸蛋朝着秦逸看了一眼:“这好像是秦先生来着?”

    &bp;&bp;&bp;&bp;秦逸经常跟穆熠宸在一起,所以她以前见过几次,但是记不太清楚。

    &bp;&bp;&bp;&bp;“正是!这位美女是?”

    &bp;&bp;&bp;&bp;秦逸的记性比她还差,所以就尴尬了。

    &bp;&bp;&bp;&bp;“卓文!我爷爷老战友的孙女,忘了?”

    &bp;&bp;&bp;&bp;穆熠宸抬了抬眼看秦逸,心想你装什么装。

    &bp;&bp;&bp;&bp;“哦哦哦,卓小姐!真是女大十八变,我真是没认出来。”

    &bp;&bp;&bp;&bp;秦逸立即扬了扬下巴,超级配合的表演。

    &bp;&bp;&bp;&bp;“哈!等下晚点走?我有点事想要跟你谈谈呢。”

    &bp;&bp;&bp;&bp;卓文没跟秦逸唏嘘太久,转眼看着穆熠宸,特别严肃的低声跟他讲。

    &bp;&bp;&bp;&bp;穆熠宸没说话,只是抬眼看她一眼。

    &bp;&bp;&bp;&bp;“先走了!客户已经在楼上等我!”

    &bp;&bp;&bp;&bp;卓文说着起了身,跟他们告辞后大步离去。

    &bp;&bp;&bp;&bp;秦逸侧着身抱着沙发背看着卓文离开的方向,等卓文走远后才转头看穆熠宸:“什么情况?”

    &bp;&bp;&bp;&bp;“什么什么情况?”

    &bp;&bp;&bp;&bp;穆熠宸好奇的问了声。

    &bp;&bp;&bp;&bp;“这么暧昧!我问你什么情况。”

    &bp;&bp;&bp;&bp;秦逸认真的看着他问道。

    &bp;&bp;&bp;&bp;“暧昧?”

    &bp;&bp;&bp;&bp;穆熠宸不自觉的皱眉。

    &bp;&bp;&bp;&bp;“是啊!看她看你那眼神,可不像是单纯的关系。”

    &bp;&bp;&bp;&bp;“不是单纯的关系就一定是暧昧?”

    &bp;&bp;&bp;&bp;穆熠宸不敢苟同。

    &bp;&bp;&bp;&bp;“不然呢?”

    &bp;&bp;&bp;&bp;秦逸想不通。

    &bp;&bp;&bp;&bp;“一个连自己心里想什么都想不明白的人还妄想猜测别人的心事?”

    &bp;&bp;&bp;&bp;穆熠宸瞅着他,特别不给面子的批评。

    &bp;&bp;&bp;&bp;秦逸

    &bp;&bp;&bp;&bp;“信不信我跟钦慕打小报告?”

    &bp;&bp;&bp;&bp;秦逸心想你敢这么挖苦我,我必须得给你个下马威。

    &bp;&bp;&bp;&bp;穆熠宸抬眼看他,无奈的叹了一声:“她现在就住在穆家。”

    &bp;&bp;&bp;&bp;秦逸

    &bp;&bp;&bp;&bp;“吃饭吧!”

    &bp;&bp;&bp;&bp;穆熠宸双腿交叠着,抬手拿起筷子来的时候顺便低声提醒了下秦逸。

    &bp;&bp;&bp;&bp;秦逸哪里还吃得下去,只是迟迟的望着穆熠宸移不开眼。

    &bp;&bp;&bp;&bp;“二女共侍一夫?”

    &bp;&bp;&bp;&bp;许久,他突然又问出一句。

    &bp;&bp;&bp;&bp;穆熠宸终于也吃不下去,只敏捷的眼神冷飕飕的朝着他射过去。

    &bp;&bp;&bp;&bp;“吃饭!”

    &bp;&bp;&bp;&bp;秦逸只好低头,拿起筷子装模作样的吃起饭来。

    &bp;&bp;&bp;&bp;吃完饭后两个人一同朝着停车场的方向走去,秦逸疑惑的问他:“不是让你等她吗?就这么走了?”

    &bp;&bp;&bp;&bp;穆熠宸心想,他能等吗?

    &bp;&bp;&bp;&bp;只是当两个人到了停车场那里,一抬眼就看到那个精致的女人正靠在穆熠宸的豪车旁边呢。

    &bp;&bp;&bp;&bp;她双手环胸,好像是静待佳人,已久。

    &bp;&bp;&bp;&bp;秦逸自己进了车子里,两个人开一辆车子来的。

    &bp;&bp;&bp;&bp;外面,卓文直直的看着眼前的男人,那么优越感十足,却又好似平易近人。

    &bp;&bp;&bp;&bp;她不得不先笑了一声,穆熠宸双手叉腰看着别处,然后也抬眼看她:“笑什么?”

    &bp;&bp;&bp;&bp;“胆小鬼!”

    &bp;&bp;&bp;&bp;卓文说了一声,声音不重,却叫站在她一旁的男人备受打击。

    &bp;&bp;&bp;&bp;穆熠宸也笑了声:“你知道什么?”

    &bp;&bp;&bp;&bp;“就那么怕她不高兴?是不是因为她,所以连一个女性朋友都不敢交了?”

    &bp;&bp;&bp;&bp;卓文依旧双手环胸,声音并不算很重,但是却字字认真。

    &bp;&bp;&bp;&bp;“是!”

    &bp;&bp;&bp;&bp;穆熠宸抬了抬头,但是不得不承认,是那个事实。

    &bp;&bp;&bp;&bp;卓文张着嘴半天,最后又嘲笑了一声:“所以以后在家里你都不会跟我说话?穆熠宸,这很不穆熠宸唉!我们又不是那种见不得人的关系,干嘛连说句话都不能?本来没什么,也搞的好像很暧昧。”

    &bp;&bp;&bp;&bp;卓文嘟囔起来,越说越气的样子。

    &bp;&bp;&bp;&bp;“你就忍忍吧!为了爷爷,也为了你自己。”

    &bp;&bp;&bp;&bp;“我偏不!”

    &bp;&bp;&bp;&bp;卓文说完后绕过他,然后打开他的车子。

    &bp;&bp;&bp;&bp;秦逸因为要开车所以坐在前面,没想到卓文会进来,看到卓文气势凌人的脸,他下意识的问了声:“卓小姐去哪儿?”

    &bp;&bp;&bp;&bp;“回穆家!”

    &bp;&bp;&bp;&bp;卓文说了声,然后低头拿出手机翻手机。

    &bp;&bp;&bp;&bp;穆熠宸只好敲了敲门:“你送她回去。”

    &bp;&bp;&bp;&bp;秦逸心想,这男人真是会给他惹麻烦。

    &bp;&bp;&bp;&bp;“好!”

    &bp;&bp;&bp;&bp;但是还是点点头,然后车窗被关上。

    &bp;&bp;&bp;&bp;卓文虽然坐在后面,但是依旧听到他们的话,不自觉的苦笑了一声,在秦逸发动车子的时候她又推开门背着包走了出去。

    &bp;&bp;&bp;&bp;秦逸

    &bp;&bp;&bp;&bp;穆熠宸转眼看着她出来,然后问了一声:“不是要让他送你吗?”

    &bp;&bp;&bp;&bp;“我不会让你为难的,既然是朋友就该替对方着想。”

    &bp;&bp;&bp;&bp;卓文说道,然后大步朝着前面走去。

    &bp;&bp;&bp;&bp;穆熠宸就那么直直的盯着她的背影,直到她又转身。

    &bp;&bp;&bp;&bp;“喂!穆熠宸,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你当世界上所有的女人都是围着你转吗?还有你老婆,未免也太把你当回事了吧?”

    &bp;&bp;&bp;&bp;卓文说完后才又走,直接到前面去拦了的士。

    &bp;&bp;&bp;&bp;穆熠宸无奈的笑了声,然后上车。

    &bp;&bp;&bp;&bp;——

    &bp;&bp;&bp;&bp;晚上两个人回到家也是谁也不理谁,不过卓文倒是跟别人继续聊的很投缘,甚至跟钦慕。

    &bp;&bp;&bp;&bp;“这是我去年去爱琴海的照片,我未来的老公,帅气吧?”

    &bp;&bp;&bp;&bp;卓文跟钦慕坐在沙发里聊天,把自己的手机打开给钦慕看照片,跟钦慕提到。

    &bp;&bp;&bp;&bp;钦慕看后不自觉的点头:“的确帅气!”

    &bp;&bp;&bp;&bp;那男人跟个男演员似地,跟他们家穆总不相上下。

    &bp;&bp;&bp;&bp;“所以你可以放心了?我绝不喜欢穆熠宸那种类型。”

    &bp;&bp;&bp;&bp;卓文凑到她耳边小声说了句,努力忍着笑。

    &bp;&bp;&bp;&bp;钦慕转眼看着她,不自觉的尴尬的也笑了下:“我承认,我小人之心。”

    &bp;&bp;&bp;&bp;“承认就好!你要知道,世界上好男人其实多的是呢,你也是,从小被这一个男人缠着,才会觉得他是全世界最好的那个,我就不一样了,我见识过的好男人,实际上多的去了,我跟穆熠宸早在那么久前就认识了,以我的聪明才智,若是对他有那方面的意思会耽搁到今天?我未婚夫可是我千挑万选出来的。”

    &bp;&bp;&bp;&bp;说的好有道理的样子。

    &bp;&bp;&bp;&bp;钦慕不自觉的佩服这个女人的口才,默默地低了眼。

    &bp;&bp;&bp;&bp;穆熠宸为了避免跟卓文有过多的交际让钦慕担忧,所以就在书房里陪爸爸跟老爷子下棋。

    &bp;&bp;&bp;&bp;冯芳华去哄着欢欢睡了后才又下楼,看着她们俩聊的好像还挺开心,心里也松了口气:“在聊什么呢?”

    &bp;&bp;&bp;&bp;“随便聊聊!阿姨,这次见面发觉您比上次又年轻好多哦,您的皮肤越来越好了。”

    &bp;&bp;&bp;&bp;卓文看着刚刚坐在沙发里的女人又夸赞道。

    &bp;&bp;&bp;&bp;“哎呦!这丫头可真会说话!老了就是老了,皮肤还能好的到哪里去?”

    &bp;&bp;&bp;&bp;冯芳华被夸的不好意思,摸了摸脸颊跟她说道。

    &bp;&bp;&bp;&bp;“话可不是这么说的,您肯定有每天睡觉前都必须敷个面膜的习惯吧?”

    &bp;&bp;&bp;&bp;卓文一双眼睛里透着机灵,钦慕静静地听着,然后默默地拿起阿姨早就准备好的点心,她们聊天,她负责吃。

    &bp;&bp;&bp;&bp;本来,聊天就不是她的强项。

    &bp;&bp;&bp;&bp;“这倒是真的!虽然不一定是晚上,但是每天肯定会敷一个面膜。”

    &bp;&bp;&bp;&bp;冯芳华说起来,觉得能跟年轻人同步还挺激动的。

    &bp;&bp;&bp;&bp;只是一边吃东西的钦慕心里有点郁闷,因为,她可不是每天都能坚持敷面膜,有时候甚至十天半个月都不敷。

    &bp;&bp;&bp;&bp;唉!

    &bp;&bp;&bp;&bp;钦慕内心里深深地叹了一声。

    &bp;&bp;&bp;&bp;——

    &bp;&bp;&bp;&bp;隔两天钦慕的婚纱被送了过来,不过是直接送到了工作室。

    &bp;&bp;&bp;&bp;钦慕跟小美他们几个围在一起,打开盒子后都是不敢大喘气。

    &bp;&bp;&bp;&bp;已经好久好久没有见到j的作品,他们全都迫不及待。

    &bp;&bp;&bp;&bp;“哇!这么精致!”

    &bp;&bp;&bp;&bp;小美的手忍不住去摸。

    &bp;&bp;&bp;&bp;“别乱摸!”

    &bp;&bp;&bp;&bp;钦慕立即拍了她的手一下,心想,这可是她师父给她的第一件正式的礼物,这份礼物她得好好地珍藏着。

    &bp;&bp;&bp;&bp;“真小气!”

    &bp;&bp;&bp;&bp;小美忍不住嘟囔。

    &bp;&bp;&bp;&bp;钦慕自己亲手把婚纱从盒子里拿出来,然后众人才帮忙伸开。

    &bp;&bp;&bp;&bp;简直美得不可方物。

    &bp;&bp;&bp;&bp;可是此时的她

    &bp;&bp;&bp;&bp;钦慕认真看了眼自己的肚子,然后转身对小美说:“你陪我去试穿吧!”

    &bp;&bp;&bp;&bp;据说简俨为了她圣诞节的时候穿婚纱还特意去咨询了大夫,关于她的小腹维度什么的。

    &bp;&bp;&bp;&bp;“不给穆总打电话吗?第一次试穿,不要他在场吗?”

    &bp;&bp;&bp;&bp;“到时候给他惊喜吧!”

    &bp;&bp;&bp;&bp;钦慕想,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女人,再怎么穿,也不能给男人惊喜了吧?

    &bp;&bp;&bp;&bp;所以她压根没有想过要让穆熠宸来看。

    &bp;&bp;&bp;&bp;但是工作室里的同事却是都一睹风采的。

    &bp;&bp;&bp;&bp;——

    &bp;&bp;&bp;&bp;他们的婚礼在即,卓文已经在穆家呆了一周,却没有走的打算。

    &bp;&bp;&bp;&bp;那天中午钦慕在家休息,卓文从外面回来看到她后开心的过去找她:“我可能要在这里多住些日子了,穆太太应该不会嫌弃吧?”

    &bp;&bp;&bp;&bp;“有什么变故吗?”

    &bp;&bp;&bp;&bp;钦慕好奇的问了一声。

    &bp;&bp;&bp;&bp;“嗯!客户不太满意,所以要重新来过啦!不过这些我都习以为常了,只是多有打扰”

    &bp;&bp;&bp;&bp;卓文说完绕过去坐在她身旁,满眼真诚的看着她。

    &bp;&bp;&bp;&bp;钦慕只是对她笑了笑,直到今天,钦慕还是潜意识里在对她防备。

    &bp;&bp;&bp;&bp;“看来我要在你们婚礼之后才离开了。”

    &bp;&bp;&bp;&bp;卓文又笑了下,像是很期待这个结果。

    &bp;&bp;&bp;&bp;“对了,听说你师父已经把你的婚纱给你送来,可以给我看看吗?j的作品呢!真想先一睹风采。”

    &bp;&bp;&bp;&bp;卓文跟她说道,然后又好脾气的给钦慕捏肩膀。

    &bp;&bp;&bp;&bp;钦慕下意识的躲开:“婚纱在工作室没有带回来,等带回来了再给你看。”

    &bp;&bp;&bp;&bp;卓文一怔,对钦慕突然的躲闪有些意外。

    &bp;&bp;&bp;&bp;“好的!”

    &bp;&bp;&bp;&bp;钦慕还是笑了笑:“抱歉,我不太习惯别人碰我。”

    &bp;&bp;&bp;&bp;“这样啊!那以后不碰你了!”

    &bp;&bp;&bp;&bp;卓文说着把手从她肩膀上拿开,尴尬的笑了笑。

    &bp;&bp;&bp;&bp;晚上钦慕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感觉自己好像快要喘不过气来。

    &bp;&bp;&bp;&bp;穆熠宸不在房间里,她转眼看着空荡荡的另一边,然后费力的撑着,爬了起来。

    &bp;&bp;&bp;&bp;门被从外面打开的时候,穆熠宸敏锐的目光看到她正费力的下床,立即跑过去:“怎么了?”

    &bp;&bp;&bp;&bp;“喝水!凉的。”

    &bp;&bp;&bp;&bp;钦慕低声说了句。

    &bp;&bp;&bp;&bp;“等着!”

    &bp;&bp;&bp;&bp;穆熠宸说了一句,然后就去沙发那里帮她倒水。

    &bp;&bp;&bp;&bp;凌晨一点,孕妇因为晕倒被送往医院。

    &bp;&bp;&bp;&bp;——

    &bp;&bp;&bp;&bp;婚礼延期。

    &bp;&bp;&bp;&bp;因为身体不适,平安夜那天晚上下着雪,慕慕生下六斤二两的男婴,取名穆程阳。

    &bp;&bp;&bp;&bp;孩子刚出来就被送进保温室里,房间里只剩下她跟穆熠宸两个人。

    &bp;&bp;&bp;&bp;钦慕一直在昏迷状态,穆熠宸一直在她身边守着她。

    &bp;&bp;&bp;&bp;门被从外面轻轻推开的时候穆熠宸并没有注意,直到一件外套悄悄搭在他的肩膀上。

    &bp;&bp;&bp;&bp;穆熠宸的手一直抱着钦慕的手没敢松开,也一直低着头没抬起来,直到那件衣服挂在他肩膀上。

    &bp;&bp;&bp;&bp;“你要不要去休息一下?我留在这里替你陪她。”

    &bp;&bp;&bp;&bp;卓文弯着腰在他身边低声对他说道。

    &bp;&bp;&bp;&bp;“不用!”

    &bp;&bp;&bp;&bp;穆熠宸低声拒绝。

    &bp;&bp;&bp;&bp;钦慕不会想她醒来的时候看不到他,而且,上一次他已经错过一次在现场,这次他不可能再错过。

    &bp;&bp;&bp;&bp;“可是你现在这么累,要是累坏了明天谁来照顾她?”

    &bp;&bp;&bp;&bp;卓文继续低声的跟他解释着,希望自己能留下来。

    &bp;&bp;&bp;&bp;“我还不至于!”

    &bp;&bp;&bp;&bp;穆熠宸嘴角稍微动了动,抬眼看着床上满头虚汗的女人,然后转身去旁边的柜子拿了纸巾帮她擦拭。

    &bp;&bp;&bp;&bp;“我来!”

    &bp;&bp;&bp;&bp;卓文看他那么小心翼翼的,也抬手去抽了两张纸巾想要帮忙。

    &bp;&bp;&bp;&bp;“不用!我自己来!你先出去吧!”

    &bp;&bp;&bp;&bp;穆熠宸抓住她的手腕,淡漠的拒绝之后自己一点点的把她额头上的汗擦干净。

    &bp;&bp;&bp;&bp;卓文有些心疼的看着他那样子,他好像不准任何人靠近这个躺在病床上的女人。

    &bp;&bp;&bp;&bp;可是现在躺在病床上的女人压根不知道他会做什么啊。

    &bp;&bp;&bp;&bp;“傻瓜!”

    &bp;&bp;&bp;&bp;卓文只得离开,其实当他把她的手给拿开的时候,卓文的心里是有被羞辱了的感觉,但是转念一想,她便又悄悄地离开了房间。

    &bp;&bp;&bp;&bp;早上钦慕醒过来,钦海明跟王叔都已经过来,并且在她病床前站着。

    &bp;&bp;&bp;&bp;钦海明看到她醒过来的时候显然很激动,眼眶里一阵湿热。

    &bp;&bp;&bp;&bp;王叔也是激动的赶紧叫了声:“小姐你醒了。”

    &bp;&bp;&bp;&bp;“王叔!”

    &bp;&bp;&bp;&bp;钦慕的嗓子动了动,好不容易发出那一声。

    &bp;&bp;&bp;&bp;她明明先看到的钦海明,她也想叫他,但是最终还是没有叫出来。

    &bp;&bp;&bp;&bp;但是钦海明又怎么会怪她?

    &bp;&bp;&bp;&bp;虽然失望,却只是感激,自己的女儿好好地活着。

    &bp;&bp;&bp;&bp;穆熠宸坐在她另一边,感觉自己的手被握着后她转眼就看到他:“你这一觉睡的可真够久。”

    &bp;&bp;&bp;&bp;“现在没事了!”

    &bp;&bp;&bp;&bp;钦慕嘟囔了一声,看着他的眼里也满是喜悦。

    &bp;&bp;&bp;&bp;穆程阳提前了将近一个月出生,却并没有扰乱他们的生活。

    &bp;&bp;&bp;&bp;婚礼推迟到他们的结婚纪念日,新年的前一天。

    &bp;&bp;&bp;&bp;冯芳华跟穆子豪从外面走进来,看到大家都在也很激动:“宝宝虽说是在保温箱里,但是很健康,慕慕醒了吗?”

    &bp;&bp;&bp;&bp;“醒了!”

    &bp;&bp;&bp;&bp;钦海明稍微往外退了一步,让他们夫妻走进来。

    &bp;&bp;&bp;&bp;“我们家的大功臣可醒了!这一宿可是把大家给担心坏了呢!”

    &bp;&bp;&bp;&bp;冯芳华坐在她身边,手轻轻地拍着钦慕打过针有点发青的手背。

    &bp;&bp;&bp;&bp;“爸妈也辛苦了!”

    &bp;&bp;&bp;&bp;钦慕想,昨天晚上她突然那样一定把大家都吓坏了,措不及防的,让大家忙碌起来。

    &bp;&bp;&bp;&bp;那小子,可真厉害。

    &bp;&bp;&bp;&bp;“我们有什么辛苦的?只是让你受了这么多罪,有什么想要的尽管跟妈说,妈什么都满足你。”

    &bp;&bp;&bp;&bp;冯芳华轻声哄着她。

    &bp;&bp;&bp;&bp;钦海明跟王叔互相对视了一眼,自然明白这一切都归功于钦慕刚刚生下来的那个小男孩。

    &bp;&bp;&bp;&bp;“我好像什么都不缺。”

    &bp;&bp;&bp;&bp;钦慕想了想,又道:“宝宝像谁?”

    &bp;&bp;&bp;&bp;“跟他爸爸刚出生的时候,简直一模一样。”

    &bp;&bp;&bp;&bp;冯芳华骄傲的说着。

    &bp;&bp;&bp;&bp;穆熠宸在对面坐着,听了那话后忍不住笑了一声:“刚出生的小孩子不都是一个样子吗?您怎么辨别的?”

    &bp;&bp;&bp;&bp;“我自己生过的孩子,我还要怎么辨别?”

    &bp;&bp;&bp;&bp;冯芳华怼了她儿子一句。

    &bp;&bp;&bp;&bp;“的确是跟你小时候啊,一模一样!”

    &bp;&bp;&bp;&bp;穆子豪也替老婆大人说话了,而且他也是感觉,就是一模一样。

    &bp;&bp;&bp;&bp;“你们不是说我出生的时候八斤二两吗?那小子才六斤多,怎么跟我比?”

    &bp;&bp;&bp;&bp;穆熠宸反问,想起来那小子把他老婆折腾的死去活来就生气。

    &bp;&bp;&bp;&bp;这一个月内,钦慕的身子突然变的弱了,他亲眼看着钦慕遭了多少罪,所以到现在,他还没去看过那小子。

    &bp;&bp;&bp;&bp;病房里一时之间人多的有点站不开脚。

    &bp;&bp;&bp;&bp;“既然孩子都好好地,那我就先回去了,要是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bp;&bp;&bp;&bp;钦海明觉得自己也插不上话,便交代了一句就走了。

    &bp;&bp;&bp;&bp;走前有点放心不下的看了眼自己的孩子,但是却只说了声:“你好好休息。”

    &bp;&bp;&bp;&bp;钦慕没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他离开。

    &bp;&bp;&bp;&bp;王叔跟他在等电梯,门被打开的时候一个女孩子穿着漂亮的衣服从里面走出来,手里拎了一个保温壶。

    &bp;&bp;&bp;&bp;卓文也不认识他们,所以只是低着头从他们身边走过。

    &bp;&bp;&bp;&bp;钦海明进电梯的时候突然回头看了眼那个背影,然后低声问王叔:“这一层好像被穆熠宸包了吧?”

    &bp;&bp;&bp;&bp;“是的!”

    &bp;&bp;&bp;&bp;王叔回答道!

    &bp;&bp;&bp;&bp;“那女孩你有印象?”

    &bp;&bp;&bp;&bp;“没有!”

    &bp;&bp;&bp;&bp;王叔也疑惑,看那女孩穿着打扮也不像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只是手里拎着个保温壶,像是去送东西的。

    &bp;&bp;&bp;&bp;卓文敲开门以后还是爽朗的笑容挂在脸上。

    &bp;&bp;&bp;&bp;“我们的大功臣醒了没?”

    &bp;&bp;&bp;&bp;“醒了呢!你怎么这么早就过来?”

    &bp;&bp;&bp;&bp;冯芳华看是她来,起来接着她。

    &bp;&bp;&bp;&bp;“我这不是也挂念着家里的大功臣嘛!而且爷爷也是担心坏了,说是等下要过来看看呢。”

    &bp;&bp;&bp;&bp;卓文说着,将保温壶放到桌上。

    &bp;&bp;&bp;&bp;“厨房说慕慕最近还不能进食,所以我只带了点没什么味道的汤汁来。”

    &bp;&bp;&bp;&bp;“现在汤汁也不能喝呢,你是我们家的客人,就别管那么多了,这阵子也顾不上你,你可不准回去跟你爷爷打小报告啊。”

    &bp;&bp;&bp;&bp;冯芳华跟她说道。

    &bp;&bp;&bp;&bp;“您说哪里话?我们都是一家人,哪有什么顾得上,顾不上的说法?倒是我,也没帮上什么忙,昨天晚上想来帮熠宸守一会儿,可是他呀,疼老婆疼的要死,根本不让我靠近。”

    &bp;&bp;&bp;&bp;卓文说着看向病床那边。

    &bp;&bp;&bp;&bp;穆熠宸没说话,因为正在跟钦慕对视。

    &bp;&bp;&bp;&bp;钦慕是听到卓文说昨晚的时候才看穆熠宸的,穆熠宸很坦然的看着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