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9 宠溺(7)
    &bp;&bp;&bp;&bp;穆子豪何尝不知道让女孩子来家里住不好,尤其是他们小两口现在都住在这里,还不是因为老爷子。

    &bp;&bp;&bp;&bp;家里老泰山想要做什么,谁也不好直接抗拒。

    &bp;&bp;&bp;&bp;——

    &bp;&bp;&bp;&bp;钦海明走后钦慕擦干眼泪站在窗口好一会儿,脑袋里矛盾的快要炸开。

    &bp;&bp;&bp;&bp;她不知道她妈妈要是还活着,现在会不会原谅那个男人。

    &bp;&bp;&bp;&bp;她不知道,自己究竟该怎么做。

    &bp;&bp;&bp;&bp;以前觉得顺其自然挺好,可是现在每每看着钦海明对她隐忍的疼爱,她的心里都会着急,她可以顺其自然,但是钦海明呢?

    &bp;&bp;&bp;&bp;她可以只当钦海明现在得不到的,全都是因为他当年做的事情的报应吗?

    &bp;&bp;&bp;&bp;作为小辈!她好像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狠心了。

    &bp;&bp;&bp;&bp;这几天陆续有人来送礼,穆熠宸也陆续开始请客答谢。

    &bp;&bp;&bp;&bp;等晚上回到家已经快十点,但是身上酒气并不重。

    &bp;&bp;&bp;&bp;睡觉前钦慕躺在他怀里问他:“是不是找秦逸去给你挡酒了?”

    &bp;&bp;&bp;&bp;“嗯!还有江之远!”

    &bp;&bp;&bp;&bp;穆熠宸笑了,那两个人是挡酒能手。

    &bp;&bp;&bp;&bp;钦慕下意识的把手伸到他的睡衣里去,穆熠宸低眸,昏暗的空间里,低声问她:要我全都脱掉吗?

    &bp;&bp;&bp;&bp;“嗯!”

    &bp;&bp;&bp;&bp;钦慕的声音有点沙哑。

    &bp;&bp;&bp;&bp;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不喜欢他身上有多余的布料。

    &bp;&bp;&bp;&bp;穆熠宸立即将身上的衣服脱掉,虽然什么都看不清。

    &bp;&bp;&bp;&bp;但是在这个冬天里,两个人在贴在一起的时候,却格外的温暖。

    &bp;&bp;&bp;&bp;“你要不要也脱掉?”

    &bp;&bp;&bp;&bp;穆熠宸想了想,又问了一声。

    &bp;&bp;&bp;&bp;“我要是脱掉的话,会淌出来!”

    &bp;&bp;&bp;&bp;钦慕羞愧的红了脸。

    &bp;&bp;&bp;&bp;穆熠宸无奈的浅笑着。

    &bp;&bp;&bp;&bp;谁也看不清谁的脸,但是却能恰好吻到彼此的嘴唇。

    &bp;&bp;&bp;&bp;这感觉,很微妙,很好。

    &bp;&bp;&bp;&bp;生了宝宝之后最大的烦恼就是,奶水的问题。

    &bp;&bp;&bp;&bp;用它的时候明明也不多,可是在孩子睡了以后,竟然就会多了。

    &bp;&bp;&bp;&bp;尤其是晚上睡觉的时候,钦慕有时候苦恼的睡不好。

    &bp;&bp;&bp;&bp;穆熠宸将她紧紧地抱着怀里,黑暗里,邪魅的嗓音对她说:“我想,我终于要熬出来了!嗯?”

    &bp;&bp;&bp;&bp;钦慕忍不住笑:“还得一个月呢!”

    &bp;&bp;&bp;&bp;黑暗里穆熠宸继续小声道:这都几个月了?我还差这一个多月吗?

    &bp;&bp;&bp;&bp;钦慕红着脸,只是贴着他的胸膛将他抱的再紧了一些,没再说话。

    &bp;&bp;&bp;&bp;竟然有点像是刚刚结婚的两个人,在努力克制着,等待着。

    &bp;&bp;&bp;&bp;那份煎熬,是带着喜悦的。

    &bp;&bp;&bp;&bp;天亮以后,大雪覆盖了外面的院子,覆盖了在外面停着的几辆车子。

    &bp;&bp;&bp;&bp;钦慕站在窗口看着外面蒙上的厚厚的一层雪白,不自觉的心情也顺畅起来。

    &bp;&bp;&bp;&bp;欢欢已经在跟奶奶玩雪了,团了一个个的雪球,往冯芳华身上扔。

    &bp;&bp;&bp;&bp;冯芳华哪里舍得真的打她,便攥了一个个小雪球朝着欢欢身上扔过去,但是并不使力。

    &bp;&bp;&bp;&bp;欢欢被打之后还开心的合不拢嘴,看着用人在扫雪,她担忧的立即叫冯芳华,手指着那些扫帚。

    &bp;&bp;&bp;&bp;“奶奶!不要!”

    &bp;&bp;&bp;&bp;欢欢担忧的吆喝着,怕这些雪白都被扫没了。

    &bp;&bp;&bp;&bp;“你们只扫出一条小路来。”

    &bp;&bp;&bp;&bp;冯芳华立即去牵着欢欢对着他们吆喝了一声。

    &bp;&bp;&bp;&bp;大家看欢欢那么惊奇一场雪也忍不住笑,全家上下都会哄着她开心,当然不会把雪扫光。

    &bp;&bp;&bp;&bp;只扫了人行道还有车子开出去的地方。

    &bp;&bp;&bp;&bp;穆熠宸起床后就穿了件睡衣系上带子去找钦慕,从她身后将她拥着,也看向窗外。

    &bp;&bp;&bp;&bp;“穆程欢可真贪玩呐!”

    &bp;&bp;&bp;&bp;抵着钦慕的下巴说了一声。

    &bp;&bp;&bp;&bp;钦慕却是笑着:“多好啊,我小时候也爱玩雪。”

    &bp;&bp;&bp;&bp;“嗯!专爱往别人身上砸。”

    &bp;&bp;&bp;&bp;穆熠宸想起钦慕跟欢欢那么大的时候。

    &bp;&bp;&bp;&bp;“是吗?”

    &bp;&bp;&bp;&bp;钦慕其实没有多少印象了,她记忆中都是在巴黎的时候。

    &bp;&bp;&bp;&bp;“当然是啊,你问问景峰,他最清楚了,你那时候啊!”

    &bp;&bp;&bp;&bp;穆熠宸叹了一声。

    &bp;&bp;&bp;&bp;钦慕却忍不住想,她会敢砸他?印象中他小时候就挺严肃冷酷的那种,她这么胆小怎么敢得罪他?

    &bp;&bp;&bp;&bp;实际上呢

    &bp;&bp;&bp;&bp;赫连好休假开始,景峰陪着她在窗口看雪,顺便聊起小时候他们一起玩打雪仗的游戏。

    &bp;&bp;&bp;&bp;“记不记得小时候穆熠宸最爱往钦慕身上砸雪球?每次看钦慕跟别的男孩子玩,他就会忍不住出手,先往她身上砸一下,再把别的男孩子砸跑。”

    &bp;&bp;&bp;&bp;景峰双手插兜站在窗口看着外面的雪景说道,雪已经被车子碾压过,但是还是有些地方很平整。

    &bp;&bp;&bp;&bp;赫连好想了想:记不清了,不过我倒是记得有次钦慕被他一脚踹到雪窝里去了。

    &bp;&bp;&bp;&bp;景峰突然笑起来,笑的有点发颤。

    &bp;&bp;&bp;&bp;赫连好无奈的叹了一声:那一对活冤家!对了,卓文的事情你怎么看?你应该早知道这个女人吧?

    &bp;&bp;&bp;&bp;“嗯!可是她都有未婚夫了,会不会是你们女人太敏感?”

    &bp;&bp;&bp;&bp;景峰问她。

    &bp;&bp;&bp;&bp;“敏感?如果她真的坦荡荡的话,又为什么工作早就完成那么久却一直瞒着穆家不说?还有啊,她去医院跟钦慕还有穆熠宸说她要离开,结果呢?现在还住在am里不是?”

    &bp;&bp;&bp;&bp;赫连好忍不住质问。

    &bp;&bp;&bp;&bp;景峰无奈的叹了一声:“倒也是!不过怎么看,卓文都不像是要破坏他们家庭的那种女人!”

    &bp;&bp;&bp;&bp;“看来你们男人对这种女人都没有任何防备啊!”

    &bp;&bp;&bp;&bp;“你想哪儿去了?”

    &bp;&bp;&bp;&bp;景峰靠在窗口,眼眸看着自己的老婆。

    &bp;&bp;&bp;&bp;赫连好嫌弃的看了一眼后转身就往里走。

    &bp;&bp;&bp;&bp;景峰继续靠在那里,却忍不住笑了一声,心想,怀孕的女人脾气果然大啊。

    &bp;&bp;&bp;&bp;然后给穆熠宸打电话:“中午去你们家做客!”

    &bp;&bp;&bp;&bp;“今天中午?不是说好过几天一起吗?”

    &bp;&bp;&bp;&bp;“我老婆要求必须今天中午。”

    &bp;&bp;&bp;&bp;“知道了!”

    &bp;&bp;&bp;&bp;穆熠宸挂掉景峰的电话,心想,景峰竟然不敢反抗赫连好,可怜的家伙。

    &bp;&bp;&bp;&bp;却忘了自己其实也

    &bp;&bp;&bp;&bp;穆熠宸接完电话后便下了楼,对冯芳华说了声:“今天中午景峰跟他老婆来家里。”

    &bp;&bp;&bp;&bp;“是吗?那赶紧叫厨房去准备菜单。”

    &bp;&bp;&bp;&bp;冯芳华听后立即就从沙发里起来,将孩子放到坐在一旁的钦慕怀里。

    &bp;&bp;&bp;&bp;钦慕轻轻地托着自己的小儿子,忍不住轻轻地碰了下他粉嘟嘟的小嘴唇。

    &bp;&bp;&bp;&bp;冯芳华则是去安排中午的菜单。

    &bp;&bp;&bp;&bp;穆熠宸在旁边悠悠的坐下,老爷子问了声:“景峰那小子,他媳妇也怀孕了吧?”

    &bp;&bp;&bp;&bp;“嗯!”

    &bp;&bp;&bp;&bp;“你们这些一般大的孩子的孩子再一块长大,嗯!以后感情肯定也是很好的。”

    &bp;&bp;&bp;&bp;虽然景晴的事情闹了些不愉快,但是谁能保证谁的年轻时候不出点意外呢?谁能保证所有的朋友都能从小到老都没问题呢?

    &bp;&bp;&bp;&bp;所以,大家都接受了景晴的事情之后,倒是很看好景峰跟穆熠宸的兄弟感情。

    &bp;&bp;&bp;&bp;穆熠宸对此不发表意见,兄弟之间的感情,不需要嘴巴上说出来。

    &bp;&bp;&bp;&bp;倒是把儿子从钦慕的怀里托到了自己的腿上轻轻地抱着:“以后不准你抱他!”

    &bp;&bp;&bp;&bp;穆熠宸凶巴巴的对钦慕说道,声音并不高。

    &bp;&bp;&bp;&bp;钦慕不说话,只是不赞同的看着他。

    &bp;&bp;&bp;&bp;“哪有当妈的不抱自己孩子的?你妈要是不抱你,你能长这么大?”

    &bp;&bp;&bp;&bp;老爷子抬眼看着自己的孙子说道,就看不得他孙子那欺负人劲。

    &bp;&bp;&bp;&bp;“有你爷爷在这里,还反不了你。”

    &bp;&bp;&bp;&bp;穆子豪坐在他们斜对面说道。

    &bp;&bp;&bp;&bp;钦慕快忍不住笑出来,穆熠宸无奈的轻叹了一声。

    &bp;&bp;&bp;&bp;眼看着怀里那个白嫩嫩的小家伙,心想着你害的我老婆受了那么多苦,还想要她抱你?

    &bp;&bp;&bp;&bp;他是不舍的钦慕再受累。

    &bp;&bp;&bp;&bp;那阵子钦慕的身子渐渐变得很虚弱,尤其是生孩子的那晚,大家都以为她在楼上休息,他一上楼就看到她倒着的那块地毯上全都染红了。

    &bp;&bp;&bp;&bp;钦慕却早就把生儿子的时候的情景忘记了,或者是因为女人对怀孕生孩子这件事接受的比较容易,也早就知道可能会出现的各种情况,以前就有人爱说生孩子就是一命换一命,现在电视里也经常演那种保大保小的桥段,所以挨过去之后,就忘记那时候的疼痛跟危险了。

    &bp;&bp;&bp;&bp;“哼!”

    &bp;&bp;&bp;&bp;老爷子听着儿子的话哼了一声,然后又抬眼看着钦慕:这小子要是再敢对你这么凶巴巴的,你尽管跟爷爷说,看爷爷不替你教训他。

    &bp;&bp;&bp;&bp;钦慕开心的笑了笑,却说:“爷爷,我可不舍得你教训他。”

    &bp;&bp;&bp;&bp;穆熠宸都准备好眼神要跟她斗嘴了,可是她却突然搂着他的臂弯对老爷子说了那么一句,顿时叫他一阵‘嫌弃’。

    &bp;&bp;&bp;&bp;其实是不敢置信,接受了之后才嘟囔了一声:“算你聪明。”

    &bp;&bp;&bp;&bp;钦慕抬眼看他,眼神灿烂如星光。

    &bp;&bp;&bp;&bp;穆熠宸也突然没了脾气,他老婆这么爱他,他什么脾气都没了。

    &bp;&bp;&bp;&bp;中午那两口带着玩具从家里过来,穆熠宸跟钦慕站在门口迎着他们。

    &bp;&bp;&bp;&bp;赫连好一进去立即说:“这么冷的天你在门口干嘛?”

    &bp;&bp;&bp;&bp;立即拉着钦慕就往里走,还不忘数落她一顿。

    &bp;&bp;&bp;&bp;“等你嘛!”

    &bp;&bp;&bp;&bp;钦慕低声说道,用眼神跟赫连好好一顿交流。

    &bp;&bp;&bp;&bp;“俩女人怎么要那么亲热吗?”

    &bp;&bp;&bp;&bp;景峰在后面嘟囔了一声。

    &bp;&bp;&bp;&bp;穆熠宸也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然后对他说:“进去吧,大家都在等你们呢!”

    &bp;&bp;&bp;&bp;景峰只得跟着走进去,跟长辈们一一打过招呼。

    &bp;&bp;&bp;&bp;“你们俩来就来吧,还带了这么多礼物。”

    &bp;&bp;&bp;&bp;冯芳华立即说道。

    &bp;&bp;&bp;&bp;旁边阿姨还不等帮忙接礼物,欢欢已经先跑出来把一个娃娃套装接走了,并且说:谢谢阿姨。

    &bp;&bp;&bp;&bp;“欢欢乖!”

    &bp;&bp;&bp;&bp;冯芳华摸了摸欢欢的头发,欢欢抱着玩具就转身走了,去找她爷爷。

    &bp;&bp;&bp;&bp;另一套给小儿子的玩具放在了一旁,赫连好又给钦慕一份很正式的礼物:“我没什么钱,你可别嫌弃啊。”

    &bp;&bp;&bp;&bp;钦慕

    &bp;&bp;&bp;&bp;摸着那个厚厚的红包忍不住笑道:景峰已经送过礼物了!

    &bp;&bp;&bp;&bp;“他送是他的,我们俩是我单独送的。”

    &bp;&bp;&bp;&bp;赫连好给钦慕使眼色。

    &bp;&bp;&bp;&bp;她知道景峰已经送了份大礼给孩子,但是她依然想要作为姐妹单独送给孩子一份,哪怕只是个小小的红包。

    &bp;&bp;&bp;&bp;“好的!”

    &bp;&bp;&bp;&bp;钦慕把红包踹在怀里,这还是她收的第一个现金红包。

    &bp;&bp;&bp;&bp;冯芳华看着她们俩关系那么好倒是觉得很难得,还真怕钦慕在荣城没有一个能说真心话的人,看到她跟赫连好这样,也算是放了心。

    &bp;&bp;&bp;&bp;老爷子问道:小好几个月了?

    &bp;&bp;&bp;&bp;“快五个月了爷爷!”赫连好摸了下自己的肚子开心的回答。

    &bp;&bp;&bp;&bp;“嗯!你们姐妹俩结婚的时间差不多,小孩也差不多时候生,这也是一种缘分!”

    &bp;&bp;&bp;&bp;“是呢!”

    &bp;&bp;&bp;&bp;赫连好答应着。

    &bp;&bp;&bp;&bp;“一眨眼,你们这些小不点都当爸妈了,真是岁月不饶人啊。”

    &bp;&bp;&bp;&bp;老爷子感慨道,心想怪不得自己已经满头白发。

    &bp;&bp;&bp;&bp;“爷爷!您跟当年还差不多样子,而且看上去比以前更时髦了呢。”

    &bp;&bp;&bp;&bp;赫连好看老爷子感伤便哄着。

    &bp;&bp;&bp;&bp;“是吗?我还更时髦了?”

    &bp;&bp;&bp;&bp;老爷子今天穿的是钦慕让工厂帮他加工的毛衣,其实很简单的款式,颜色也很暗,但是穿在他身上,就是给人一种很有质感的感觉。

    &bp;&bp;&bp;&bp;嗯!的确很时髦。

    &bp;&bp;&bp;&bp;吃过饭后赫连好拉着钦慕去洗手间:“卓文又来过家里没有?”

    &bp;&bp;&bp;&bp;“没有!”

    &bp;&bp;&bp;&bp;钦慕摇了摇头。

    &bp;&bp;&bp;&bp;“唉!我总觉得这女人后面可能还憋着什么招,你多留意一下,穆熠宸那边。”

    &bp;&bp;&bp;&bp;赫连好小声叮嘱她。

    &bp;&bp;&bp;&bp;钦慕条件反射的朝她看去:嗯?

    &bp;&bp;&bp;&bp;“总之你留意一下就是了!”

    &bp;&bp;&bp;&bp;赫连好又低声重复了一遍。

    &bp;&bp;&bp;&bp;钦慕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哦!

    &bp;&bp;&bp;&bp;但是心里却一阵七上八下。

    &bp;&bp;&bp;&bp;干嘛要留意穆熠宸,他们夫妻之间并没有什么隔阂啊。

    &bp;&bp;&bp;&bp;赫连好跟景峰走后钦慕便回了楼上去,情不自禁的,脑海里,一遍遍重复着,赫连好对自己说过的话。

    &bp;&bp;&bp;&bp;穆熠宸送他们离开后便上了楼,看到她躺在床上翻书,到她身边去把她的书从眼前拿掉:“大夫不是说最近要注意不要过度用眼?”

    &bp;&bp;&bp;&bp;“看一会儿不要紧!”

    &bp;&bp;&bp;&bp;钦慕低声说道,把书又夺了回去继续看。

    &bp;&bp;&bp;&bp;穆熠宸看着她的样子忍不住叹了一声,坐在她一旁:“怎么这么固执?”

    &bp;&bp;&bp;&bp;钦慕看他一眼,只一眼,然后又垂下眸子。

    &bp;&bp;&bp;&bp;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穆熠宸很坦荡,他不像是那种会背着她在外面跟女性朋友交往的人。

    &bp;&bp;&bp;&bp;穆熠宸想她大概是太无聊,便也没再说什么,只是有些困了,便直接上了床,躺在她身边睡觉。

    &bp;&bp;&bp;&bp;他的手习惯性的搂着她身上。

    &bp;&bp;&bp;&bp;钦慕稍微垂眸看着,然后默默地将心里那点小情绪又消化掉。

    &bp;&bp;&bp;&bp;晚上穆熠宸跟穆子豪出去应酬,钦慕看着卓文的朋友圈里晒了一张跟未婚夫的合影,两个人像是在夜店里,两张被美颜过的大脸都挺开心的样子。

    &bp;&bp;&bp;&bp;后来冯芳华把小家伙抱上来让她喂奶,钦慕低声说:“妈,今晚我搂着橙橙睡吧。”

    &bp;&bp;&bp;&bp;“你最近啊,还是得好好休息,等你养好了再说。”

    &bp;&bp;&bp;&bp;冯芳华低声叮嘱着,坐在一旁看着他们屋子里:“我明天找人送点花儿过来吧,怎么觉得你们房间里这么压抑啊?”

    &bp;&bp;&bp;&bp;“哦!有吗?”

    &bp;&bp;&bp;&bp;钦慕没明白过来,他们房间里很压抑吗?

    &bp;&bp;&bp;&bp;冯芳华转眼看着钦慕抱着孩子喂奶倒是挺像样的,这才又笑呵呵的说道:“以前带欢欢的时候,谁叫你给她喂奶的?”

    &bp;&bp;&bp;&bp;“医院里有专业人员会帮忙。”

    &bp;&bp;&bp;&bp;钦慕想起来那时候,回答着。

    &bp;&bp;&bp;&bp;“让你受累了!慕慕啊,以后,就把我当成你亲妈妈好吗?”

    &bp;&bp;&bp;&bp;冯芳华突然又说道,有些感性。

    &bp;&bp;&bp;&bp;钦慕一怔,随即就想要说敷衍的话,一直当成亲妈来着,但是最后看着冯芳华那真诚的眼神没说出口。

    &bp;&bp;&bp;&bp;“您怎么了?”

    &bp;&bp;&bp;&bp;钦慕只是笑着问她。

    &bp;&bp;&bp;&bp;“这阵子啊,我想了很多,我们娘俩不能再隔着心,我脾气大,但是还不至于是非不分,以后啊,当妈妈的会好好地护着女儿,护着儿媳,不会让你们再受欺负了,嗯?”

    &bp;&bp;&bp;&bp;冯芳华又对她说道。

    &bp;&bp;&bp;&bp;钦慕被吓的一愣一愣的,感觉有些不真实。

    &bp;&bp;&bp;&bp;“嗯!”

    &bp;&bp;&bp;&bp;但是最终还是那么说。

    &bp;&bp;&bp;&bp;然后孩子被抱走了,钦慕又一个人无聊的在床上翻来覆去。

    &bp;&bp;&bp;&bp;后来实在是无聊,反正也睡不着,所以就拿出手机跟小美发微信,小美收到她的微信连着发了三个惊讶的表情给她。

    &bp;&bp;&bp;&bp;“我的天,我的小老板终于在线了吗?”

    &bp;&bp;&bp;&bp;小美在那头继续编制信息给她。

    &bp;&bp;&bp;&bp;钦慕忍不住笑了一声:“最近怎么样?”

    &bp;&bp;&bp;&bp;“工作室一切都好,您请放心,您怎么样?”

    &bp;&bp;&bp;&bp;小美还特意把你这个字改成了您。

    &bp;&bp;&bp;&bp;“我也还好,就是有点想你呢!”

    &bp;&bp;&bp;&bp;钦慕回。

    &bp;&bp;&bp;&bp;“呃!你没事吧?干嘛突然想我们?”

    &bp;&bp;&bp;&bp;小美下意识的问那句话。

    &bp;&bp;&bp;&bp;在她的印象里,钦慕应该是只知道想念穆熠宸跟她的孩子们呀。

    &bp;&bp;&bp;&bp;“就是想而已,你在干嘛?”

    &bp;&bp;&bp;&bp;“嗯,跟赵淮吃饭!”

    &bp;&bp;&bp;&bp;小美想了想,还是把事情跟她说了。

    &bp;&bp;&bp;&bp;钦慕这才知道,原来两个人已经在偷偷约会了。

    &bp;&bp;&bp;&bp;“不过我们俩不一定能成,好像有点无聊呢。”

    &bp;&bp;&bp;&bp;小美继续跟她发信息,完全无视对面男人的感受。

    &bp;&bp;&bp;&bp;“不行就撤!”

    &bp;&bp;&bp;&bp;钦慕只得给她这四个字。

    &bp;&bp;&bp;&bp;“我也是那么想,不过能蹭饭还是挺好的,所以我打算多蹭几顿再撤。”

    &bp;&bp;&bp;&bp;钦慕

    &bp;&bp;&bp;&bp;心想,多少人就是蹭饭蹭出来的感情啊。

    &bp;&bp;&bp;&bp;“你怎么这么晚还不休息?”小美又给她发。

    &bp;&bp;&bp;&bp;“睡多了最近!”

    &bp;&bp;&bp;&bp;钦慕翻个身,举着手机给她回。

    &bp;&bp;&bp;&bp;“呃!也是,你最近肯定除了吃就是睡,跟猪一样,我们还不能去看你,哼!”

    &bp;&bp;&bp;&bp;小美抱怨。

    &bp;&bp;&bp;&bp;“很快就出月子了,到时候我就回工作室。”

    &bp;&bp;&bp;&bp;钦慕现在就想回工作室,总在家要憋死了。

    &bp;&bp;&bp;&bp;“对了,最近如果太忙,把几个单子发给我吧!”

    &bp;&bp;&bp;&bp;钦慕想了想,与其这么闲的要死,不如做点事情。

    &bp;&bp;&bp;&bp;“穆总不是早就下了命令吗?这段时间不让我们给你生意做。”

    &bp;&bp;&bp;&bp;钦慕

    &bp;&bp;&bp;&bp;后来小美不再理她,她也就昏昏沉沉的睡了。

    &bp;&bp;&bp;&bp;穆熠宸回到家就看到她躺在床上睡着,身上的被子都没盖好。

    &bp;&bp;&bp;&bp;走到她身边去轻轻地坐下,给她盖上被子后看了她一会儿才去洗澡。

    &bp;&bp;&bp;&bp;之后洗完澡穆熠宸上了床躺在她身边,搂着她温暖的身体,不自觉的沉吟了一声。

    &bp;&bp;&bp;&bp;钦慕感觉到肩上一阵冰凉,条件反射的往外动了动。

    &bp;&bp;&bp;&bp;“凉!”

    &bp;&bp;&bp;&bp;那一声娇弱的声音,从嗓子眼里难过的发出来。

    &bp;&bp;&bp;&bp;穆熠宸不自觉的轻笑了一声,低头在她的肩上轻轻地咬了一下。

    &bp;&bp;&bp;&bp;“睡觉!”

    &bp;&bp;&bp;&bp;她轻轻地挣扎了下,又往床边了一点。

    &bp;&bp;&bp;&bp;以往都是往他怀里靠的人,突然就这么抗拒他了,穆熠宸条件反射的立即又往她身后靠近:“宝贝!”

    &bp;&bp;&bp;&bp;“穆熠宸你别闹了!”

    &bp;&bp;&bp;&bp;钦慕小声嘟囔着。

    &bp;&bp;&bp;&bp;穆熠宸才知道,原来她感觉到他回来。

    &bp;&bp;&bp;&bp;穆熠宸稍稍抬头,看着她难过的样子正揪心她是不是不舒服,却是听到后面的手机响了一声。

    &bp;&bp;&bp;&bp;他不得不摸着手机,看着上面的微信。

    &bp;&bp;&bp;&bp;“到家?”

    &bp;&bp;&bp;&bp;“嗯!”

    &bp;&bp;&bp;&bp;穆熠宸回过去一个字,把手机放下后又去哄她,却是刚抱住她又被打扰。

    &bp;&bp;&bp;&bp;不自觉的叹了一声,然后又去拿手机。

    &bp;&bp;&bp;&bp;“到家就要陪老婆啦!”

    &bp;&bp;&bp;&bp;穆熠宸没再回,眼眸稍动,转瞬就把手机给弄成了静音。

    &bp;&bp;&bp;&bp;之后他再躺在钦慕的身后,终于没有了声音打扰。

    &bp;&bp;&bp;&bp;钦慕虽然闭着眼,但是总感觉房间里一阵阵的发亮。

    &bp;&bp;&bp;&bp;穆熠宸又将手机翻过来放着,但是等他再回头,钦慕已经自己压住被子,他那边的被子也被她压住了。

    &bp;&bp;&bp;&bp;这女人是怎么回事?

    &bp;&bp;&bp;&bp;穆熠宸不自觉的连同被子一起抱住,低声问她:想要冻死我?

    &bp;&bp;&bp;&bp;钦慕不说话,只是用力将自己裹紧了。

    &bp;&bp;&bp;&bp;“是不是嫌弃我喝酒了?我保证明天滴酒不沾怎么样?”

    &bp;&bp;&bp;&bp;穆熠宸问她,黑暗里,他的声音尤为温柔。

    &bp;&bp;&bp;&bp;钦慕没理他。

    &bp;&bp;&bp;&bp;穆熠宸没办法,只得躺在一旁,不多久就动的唏嘘起来,一次次的看那个背对着他的女人。

    &bp;&bp;&bp;&bp;“好冷呀!”

    &bp;&bp;&bp;&bp;“今天怎么这么冷?不是刚刚下过雪吗?”

    &bp;&bp;&bp;&bp;“对啊!好像下雪不冷,化雪冷!”

    &bp;&bp;&bp;&bp;“老婆,要冻感冒了!”

    &bp;&bp;&bp;&bp;钦慕本想继续睡,只是这会儿被他弄的一点睡意也没有了,转身去看他。

    &bp;&bp;&bp;&bp;“你干嘛自己在那里?”

    &bp;&bp;&bp;&bp;穆熠宸

    &bp;&bp;&bp;&bp;“你在跟我开玩笑吗?”

    &bp;&bp;&bp;&bp;穆熠宸蹭的就翻了过去,赶紧用力掀开被子,直接从她的身后将她搂住在她身上取暖。

    &bp;&bp;&bp;&bp;钦慕

    &bp;&bp;&bp;&bp;“刚刚你干嘛突然自己压住被子?”

    &bp;&bp;&bp;&bp;穆熠宸一边唏嘘一边问她。

    &bp;&bp;&bp;&bp;“我有吗?”

    &bp;&bp;&bp;&bp;钦慕睁着无辜的大眼睛,其实她当然知道她自己做了什么。

    &bp;&bp;&bp;&bp;“哈!你忘的倒是够快!”

    &bp;&bp;&bp;&bp;穆熠宸嘲讽了一句,然后紧紧地将她压在怀里:“坏女人!虐待老公?嗯?”

    &bp;&bp;&bp;&bp;钦慕不说话,心想我就虐待了怎么了?

    &bp;&bp;&bp;&bp;“几点了?”

    &bp;&bp;&bp;&bp;钦慕被他抱的有点喘不过气来,沙哑的声音问他。

    &bp;&bp;&bp;&bp;“十一点。”

    &bp;&bp;&bp;&bp;穆熠宸转身去拿手机看,但是一只手依旧抱着她。

    &bp;&bp;&bp;&bp;“有人给你发信息,你不看吗?”

    &bp;&bp;&bp;&bp;钦慕稍微抬了抬眼,问他。

    &bp;&bp;&bp;&bp;穆熠宸

    &bp;&bp;&bp;&bp;“不会是女人吧?”

    &bp;&bp;&bp;&bp;“垃圾短信!”

    &bp;&bp;&bp;&bp;穆熠宸说道。

    &bp;&bp;&bp;&bp;然后低眼看钦慕。

    &bp;&bp;&bp;&bp;就着手机的光,两个人的视线相交。

    &bp;&bp;&bp;&bp;“哦!睡觉吧!”

    &bp;&bp;&bp;&bp;钦慕说道,然后又埋头在他怀里。

    &bp;&bp;&bp;&bp;穆熠宸却突然觉得心口处被她抵着抵的有点难受。

    &bp;&bp;&bp;&bp;低下眼的时候却看到她已经闭上眼睛。

    &bp;&bp;&bp;&bp;这一个月过的很快,那天中午虽然很冷,但是太阳还算不错,钦慕终于在再三恳求下,被冯芳华从家里放了出来。

    &bp;&bp;&bp;&bp;然后开着自己的小车车就直奔赫连好那里,载着赫连好又去找了温如暖,三个女人一起去大剧院看了一场虐渣大戏。

    &bp;&bp;&bp;&bp;从那里出来后三个女人还忍不住聊起来:那位演第三者的老师,现实生活中可不是个第三者,是我们电影学院张老师的爱人,听说两个人结婚二十年没有红过脸。

    &bp;&bp;&bp;&bp;温如暖说完这话,惊的钦慕跟赫连好傻笑了声。

    &bp;&bp;&bp;&bp;“二十年没红过脸,那到底是感情好还是不好啊?”

    &bp;&bp;&bp;&bp;赫连好问。

    &bp;&bp;&bp;&bp;“对啊,二十年没红过脸,应该不是相敬如宾,会不会是根本就没有感情?”

    &bp;&bp;&bp;&bp;钦慕也猜测。

    &bp;&bp;&bp;&bp;“应该不会吧?他们俩平时走在一起都是手挽着手的,而且啊,他们俩有四个孩子呢。”

    &bp;&bp;&bp;&bp;温如暖想了想又说道。

    &bp;&bp;&bp;&bp;吓的钦慕跟赫连好差点喘不过气来。

    &bp;&bp;&bp;&bp;四个孩子

    &bp;&bp;&bp;&bp;“不说她了,我跟你们说这次演女主的那位,那可是在现实中真正的小三专业户,谈过几个男人,全都是有家室的,但是演话剧,从来都是主角,从来都是正室,你们说她这本事是不是很厉害?”

    &bp;&bp;&bp;&bp;“的确很厉害!”

    &bp;&bp;&bp;&bp;但是没人会觉得这种厉害有什么值得炫耀。

    &bp;&bp;&bp;&bp;三个人一同出了剧院就到了咖啡厅,但是全都不能喝咖啡,所以就点了三杯牛奶。

    &bp;&bp;&bp;&bp;光是坐在咖啡厅里享受下,都会觉得如此美妙。

    &bp;&bp;&bp;&bp;温如暖说:我明年开春也要进剧组了,你们俩有没有兴趣来给我友情客串一下?

    &bp;&bp;&bp;&bp;“我倒是可以,不过到时候景太太恐怕是在坐月子吧?”

    &bp;&bp;&bp;&bp;钦慕笑起来。

    &bp;&bp;&bp;&bp;赫连好无奈的叹了一声:“生孩子这件事真是,景峰说到时候他要请产假陪我,因为听说你生孩子的时候差点挂掉,他说他到时候要寸步不离。”

    &bp;&bp;&bp;&bp;“穆熠宸也不过是去跟下属讲了个视频会议而已。”

    &bp;&bp;&bp;&bp;钦慕想起当时来,不自觉的叹了一声。

    &bp;&bp;&bp;&bp;真的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bp;&bp;&bp;&bp;也难怪穆熠宸会说以后再也不叫她怀孕。

    &bp;&bp;&bp;&bp;她自己也是心有余悸。

    &bp;&bp;&bp;&bp;“喂喂喂,快看!”

    &bp;&bp;&bp;&bp;赫连好端着牛奶杯低无意间看了眼窗外,然后手轻轻地拍着低着头在想事情的钦慕的手臂。

    &bp;&bp;&bp;&bp;钦慕看她那么紧张便好奇的朝着外面看去。

    &bp;&bp;&bp;&bp;温如暖也有点好奇的看了过去,她并不认识那一对男女,也不确定钦慕跟赫连好看的是不是她看的。

    &bp;&bp;&bp;&bp;“那不就是卓文,那是她未婚夫吧?”

    &bp;&bp;&bp;&bp;赫连好问道。

    &bp;&bp;&bp;&bp;钦慕眼眸一动,想起昨晚看到的那两张大脸,微微皱眉:“应该是吧!”

    &bp;&bp;&bp;&bp;“上次没看清楚,这次总算看清楚了,长的还不赖。”

    &bp;&bp;&bp;&bp;赫连好嘟囔了一声。

    &bp;&bp;&bp;&bp;钦慕笑了笑,长相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的感情到底是不是真的。

    &bp;&bp;&bp;&bp;卓文如果跟她未婚夫关系好,为什么还一直在荣城不走呢?

    &bp;&bp;&bp;&bp;难道他们还另外有别的事情做?

    &bp;&bp;&bp;&bp;“认识的人?”

    &bp;&bp;&bp;&bp;温如暖小声问。

    &bp;&bp;&bp;&bp;那两个人已经打开门进来,但是是朝着另一个方向。

    &bp;&bp;&bp;&bp;因为中间都有隔断,所以倒是互相看不见。

    &bp;&bp;&bp;&bp;但是声音还是很清晰的。

    &bp;&bp;&bp;&bp;“昨晚见到那个人了?感觉如何?”

    &bp;&bp;&bp;&bp;“就那样吧!他心里防备着我呢!”

    &bp;&bp;&bp;&bp;两个人坐下不久后就开始聊天,那个男人问卓文一句,卓文有点烦闷的回答。

    &bp;&bp;&bp;&bp;“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

    &bp;&bp;&bp;&bp;卓文未婚夫又问了句。

    &bp;&bp;&bp;&bp;“要回你自己回,我不能就这么回去!”

    &bp;&bp;&bp;&bp;“宝贝!我们都要结婚了!你认真点好不好?”

    &bp;&bp;&bp;&bp;卓文的未婚夫看着卓文那么不想回去,好心提醒道。

    &bp;&bp;&bp;&bp;卓文抬眼看他,突然笑了声:“再过几天。”

    &bp;&bp;&bp;&bp;就在他们聊着的时候,钦慕的手机突然在桌上响了起来,赫连好跟温如暖条件反射的都朝着她手机看去,整个一楼都被这个铃声所打扰。

    &bp;&bp;&bp;&bp;------题外话------

    &bp;&bp;&bp;&bp;今天的第二更来了!

    &bp;&bp;&bp;&bp;从今晚开始,零点的更新改到上午,晚上的更新会在六点之前,还是每天两章!爱你们。204154飘雪读者群期待大家的加入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