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1 你是我的宝(1)刀光剑影
    “爸比说他脑子进水才娶你!”

    早上欢欢醒了后去钦慕的房间里,趴在她的耳边悄声说。

    穆熠宸从洗手间出来,看到床上躺着的女人闪着光的眼神看着他的时候突然心尖一颤,再看向他亲爱的女儿,顿时觉得不太好。

    这小丫头早已经到了学话的年纪。

    “爸比早安!”

    欢欢趁着漂亮的脖子跟穆熠宸打招呼。

    “嗯!”

    穆熠宸答应了一声,慢慢走上前:“这么早过来跟爸爸妈妈打招呼?”

    “嘿嘿!”

    欢欢突然坏笑了一声,又自己爬下床去,往外面跑。

    穆熠宸站在床沿,转头看着他女儿那一双小短腿跑起来还挺快,然后又看向床上的女人。

    钦慕靠在床头,抬着眼对他笑:“穆总刚刚没洗澡吧?”

    “嗯!怎么这么问?”

    穆熠宸垂着眸,下意识的问了声。

    “尽量不要洗澡,免得脑子再进水。”

    钦慕微笑着对他说,然后从他那边下床。

    穆熠宸

    果然,那丫头是想害死她老子。

    周末因为他们俩都在家,长辈们看他们俩闹别扭索性都出去了,连老爷子也约着在近处的老朋友们去玩了。

    所以,那么大的家里,一下子空荡荡的。

    只剩下两个人各执沙发一角,王不见王的姿态望着电视。

    电视是关着的。

    阿姨出来给他们送吃的,看到他们俩那么坐在便也没敢说话,只把果盘什么的都放在桌上,然后又奇怪的看他们一眼,赶紧撤退。

    穆熠宸的手机又响起来,穆熠宸低头看了眼边上放着的手机,脸上的表情比刚刚更加冷漠,却是把电话接了起来:“喂?”

    “出来喝茶啊,我们最近就要离开了。”

    “没空!”

    “今天周末呢,你忙什么?”

    “吵架!”

    穆熠宸说完最后两个字后把电话挂断,继续保持原来的姿势,翘着二郎腿,抱着双臂,看着电视。

    他身边的人则是一直那个样子没变过。

    卓文被挂断电话后无奈的轻叹了一声,然后转头看向从另一个房间里出来的男人:“今天我们去哪儿逛?”

    “听说东边有片山,我们去爬一下怎么样?”

    她未婚夫提议。

    卓文点点头:可以!

    而当她们收拾东西去爬山,钦慕却也接了电话,然后起身,要离开。

    “去哪儿?”

    穆熠宸低着眼眉,但是看着她的脚在越走越远,还是忍不住问了声。

    “工作室有事情。”

    她淡淡的一声,站在他不远处,汇报完之后又不冷不热的扫了他一眼:“我现在可以上楼去换衣服了?”

    穆熠宸没说话,但是窝着一肚子火坐在那里。

    钦慕转身上楼。

    十分钟后她从上面下来,化了淡妆,擦了斩男色的口红,黑色的大衣里面是白色的连衣裙,长靴。

    “我中午不回来吃饭。”

    钦慕对他说了一声,然后拎着漂亮的包包往外走。

    她那可一定也不像是去工作的。

    倒像是

    去约会。

    “穆太太,别忘了你还要喂孩子吃饭。”

    穆熠宸站了起来。

    “你脑子进水所以把刚刚爸妈带着他们俩出去的事情都忘了?”

    钦慕转眼,很是看不上的样子瞅了他一眼,然后转身走。

    穆熠宸

    钦慕出了门,然后又突然跑回来,看着穆熠宸正站在那里打电话,轻轻地问了声:“借你车钥匙用一下?”

    穆熠宸握着手机朝她看去,钦慕冲他眨眼:“拜托!”

    “在楼上!”

    “谢啦!”

    钦慕立即跑上去拿钥匙,而只是下意识的给她的那个男人却被自己突然的愚蠢给惊到。

    他到底干什么给她钥匙?

    钦慕上楼后找到他放钥匙的盒子,然后

    里面竟然有六七套,吓的她笑了声,然后摸起熟悉的一套就往外跑。

    却是刚一打开门,穆熠宸就伸着手臂压着门框,抬眼冷冷的看着她:“到底去哪儿?”

    “工作室啊!要不然你跟着我?像是那些人一样监视我?”

    钦慕被他突然的出现搞的心里有些不自在,本也没多开心,所以现在有点快忍不了。

    而她这话,无疑是戳中了穆熠宸的软肋。

    只好将她放走,松手的时候对她说:“早点回来。”

    钦慕抬眼看他,突然不那么急着走。

    只是倔强的眼神望着他,一双手还因为刚惊吓的时候放在胸口那里动也没动,此时,整个家好像都寂静起来,好像周围开始结了一层冰,慢慢的结到他们这里。

    “知道了!”

    钦慕说完后从他肩旁绕过,离开。

    穆熠宸后来站在他们卧室的窗口看着她开着他的车子离开,眼眸深邃。

    他甚至下意识的就掏出手机,小美的手机号他是有的。

    但是想起她曾经被那些乱七八糟的人监视受的委屈,又不自觉的将手机收了起来,敏锐的目光又看向外面。

    卓文没走的事情,感觉,钦慕是知道了。

    钦慕开着车去工作室的路上,途中却突然停下了。

    在路边,她拿着手机找出小美的号码:“告诉他我家里有事过不去了,你替他量了尺寸之后把他的要求记下来,另外他的西装让丽达设计吧。”

    钦慕说完之后不等小美回应就挂了电话,然后靠在座位里呆呆的望着前方。

    天气那么冷,他们却要隔着心吗?

    这世上,没什么是比两个人隔着心更让人冷的发疼的。

    而小美收起手机后转头看着坐在沙发里的李郁:“抱歉,她因为刚生完宝宝不久,还不能出门。”

    “听说已经出了满月了,还是不能工作?”

    李郁坐在那里,笑呵呵的跟小美聊天。

    “唉!”

    小美叹了一声,坐在他对面:“有句话你没听说过吗?”

    “什么话?”

    李郁好奇的问她。

    “一入豪门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

    小美突然感伤起来。

    “谁是萧郎?”

    李郁忍不住笑着多问了句。

    “很多啊!比如说异性的朋友,统统不能要,还有我们大老板,以前他们师徒总是形影不离的,除非是两个人各自有任务,现在想见一面都要考虑豪门的感受呢。”

    小美说起来,现在放下了简俨,她倒是觉得简俨跟钦慕真的很可怜。

    因为那个男人不高兴,所以他们都放弃了跟彼此亲近。

    小美越想越心寒:“想想,嫁个普通人也好!最好不要爱上豪门里的那些公子哥,否则,真的是伤肝伤肺又伤心。”

    五脏六腑都伤绝了。

    “如果要做出这么多的牺牲,以钦慕的性子,不像是那种忍气吞声的人啊。”

    李郁皱了皱眉头,使劲的想了想。

    “哼哼!这就是大家说的另一句话了,爱情,使人盲目!”

    小美继续摇头。

    李郁也不自觉的垂了眸:听说他们俩的是青梅竹马?

    “嗯!以前穆总跟我们钦钦跑到巴黎去,不过这都是以前的事情了,等我跟钦钦的时候,穆总早已经回国了。”

    李郁点点头:“这种感情的确比较难能可贵。”

    “是啊,所以要为此隐忍,付出很多很多。”

    小美答应着。

    她不懂,其实爱情本来就是这样。

    相爱的两个人,就是要为了彼此隐忍,为了彼此付出。

    否则爱意是如何感知?

    等李郁走了以后钦慕才开着车子去了工作室。

    小美刚要离开,因为周末一般是不上班的,今天是为了李郁才又开了下门。

    小美看着钦慕从里面出来惊的差点下巴脱臼。

    “钦钦你换新车啊?”

    “不是啊!穆总的。”

    钦慕说,然后问道:“李郁走了?”

    “嗯!刚走不久,你不是不过来吗?”

    “我只是掐着时间过来,你下班吧,我自己上去坐坐。”

    “哦!”

    钦慕背着包便去了工作室里,小美扭着头看着钦慕今天的打扮,钦慕很少擦那么红的口红,还有啊, 这车

    小美忍不住跑上前去,弯着腰,伸出手轻轻地去摸车身,心想这车最起码也要几百万吧,简直帅毙了。

    钦慕去了楼上,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坐下。

    摸着自己的大办公桌,手感超好。

    想到穆熠宸叫她早点回家。

    想起穆熠宸跟那个人打电话说在吵架。

    吵架都不出门,那

    脑海里突然就映入某个晚上他们吵架后说好的,无论怎么吵架都不要背对着。

    突然想起来,他昨晚悄悄回房后。

    他不睡儿子那边,却跑到她后面去睡。

    她本来就睡在边上了,所以,他刚刚好有一点地方够他侧着身。

    他还是抱着她。

    他为什么不告诉她卓文的事情?

    怕她生气?

    可是他有没有想过,他不说,她才更生气。

    后来她打电话给冯芳华,知道他们在哪儿后便去找他们了。

    他们在药厂的办公室,钦慕开车过去的时候药厂的人还愣了一下子。

    因为看到是穆熠宸的车,但是下来的却是别人。

    药厂的职员出来后对着她点了点头,钦慕也点了点头:“你好!请问老板办公室在哪里?”

    “你是?”

    职员疑惑的问了她一声。

    “哦,我是钦慕,是穆家的儿媳!”

    钦慕转念一想,谁认识钦慕啊,穆家的儿媳应该他们知道。

    “哦哦哦,你好!我是厂长高增亚,老板跟太太都在那边的楼上呢,最高的那层就是。”

    钦慕也吃了一惊,厂长竟然还穿着工作服。

    “谢谢!”

    还是点头跟人家道谢,然后才离开。

    厂长正要出门,还忍不住摇了摇头,总觉得有点不真实。

    钦慕去了那栋办公大楼,才发现这里竟然还有这么好的房间。

    她敲了敲门,冯芳华去开的门,看到她后还一惊:“来的还挺快,快进来吧!”

    “嗯!爸!”

    钦慕跟她走进去,先跟穆子豪打过招呼,然后才留意周围。

    发现房间里都是些老家具,但是竟然很温馨。

    “妈咪!”

    在玩玩具的欢欢看到她后开心的奔过去。

    “乖!”

    钦慕下意识的搂住她,然后将她抱起来。

    “橙橙喝过奶粉了吗?”

    钦慕问了声。

    “还没呢!那会儿刚要给他喝,你说要过来就没喂。”冯芳华说着。

    “那你们聊会儿,我去车间看看。”

    穆子豪从沙发里站了起来,还不忘给孙子擦了擦嘴角。

    “好!”

    穆子豪走后钦慕放下欢欢去给儿子喂奶,欢欢在旁边看着后吐了吐舌头:弟弟羞羞。

    钦慕看了她一眼,数落了一声:你以为你小的时候不是这样吗?

    欢欢做了个鬼脸又去玩她的玩具。

    冯芳华坐到钦慕旁边的沙发里去。

    这边的沙发都是以前那种很庞大的,藏青色的软皮沙发,上面还铺了层保暖的东西。

    冯芳华坐下后看着钦慕,低声问:“最近为什么闹别扭?”

    钦慕一怔,随即笑笑:“我以为你们早就习惯了我们俩这样呢。”

    “习惯归习惯,可是这次又是为什么呢?卓文都已经走了,咱们一家和乐融融的不是吗?他身边又有女人?还是做了什么让你生气的事情?因为橙橙?”

    冯芳华猜测着,因为自从橙橙出生后,穆熠宸表面上有些嫌弃。

    “不是!”

    钦慕抵着眼眸,突然不知道怎么跟长辈解释。

    “那总也要有个原因啊,无缘无故的就冷战了?”

    “妈!真的没事!”

    钦慕被问的有点艰难了。

    冯芳华瞅着她,越看越着急,她总也不说出个一二三来。

    “为什么不能跟我说呢?跟我说了之后我替你去数落他,我不是说过,以后都让你把我当亲妈带吗?那意思就是说,你就把自己当成我的亲女儿,不是倾心,不是穆熠宸的媳妇,而是我的女儿。”

    钦慕心里一阵激动,却只是垂着眸低声说了句:“卓文没走。”

    “什么?”

    冯芳华想了半天,却是没想到这一出。

    “卓文还在城里,就住在am。”

    冯芳华

    钦慕的声音虽然很轻,但是她耳朵还不背,卓文跟他们说要回澳洲的,结果

    竟然没走。

    “那!她是在荣城做什么?你见过她了?”

    冯芳华问。

    “算是见过了吧!不过也没正面打过招呼,她未婚夫也来了!”

    冯芳华眼珠子动了动,懵了。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冯芳华眨着眼问道,快要想破脑袋。

    “我是想,这件事您跟爸爸还有爷爷就别操心了,尤其是爷爷跟卓文家长辈的关系那么好,别让爷爷知道了伤心,再就是,我们俩之间发生过的矛盾太多了,这应该很容易度过。”

    “你总不是想说熠宸在跟卓文见面吧?”冯芳华听了半天,只想到这种可能。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钦慕说完又低了头。

    这件事的确她不清楚。

    冯芳华眉头皱起来,她是真的被搞蒙了。

    “其实卓文跟熠宸吧,他们俩就像是姐弟一样,卓文比熠宸大了俩月,慕慕,我们是不是想多了呢?”

    钦慕垂着眸,点了点头:嗯!或许是我想多了。

    冯芳华知道钦慕不信,但是她自己也说不好。

    你要说卓文对穆熠宸有意吧,也从来没见那孩子表示过。

    你说卓文对穆熠宸无意吧,又觉得那孩子看穆熠宸的眼神有些不一样。

    冯芳华觉得自己有必要跟儿子谈谈,可是又怕她儿子根本感觉不到来自别的女人的关怀。

    毕竟那小子从小到大心思都在她眼前这个女孩子身上,有些小时候一块玩过的女孩子他早就不记得了,所以他又如何知道别的女孩子喜欢他?

    冯芳华无奈的叹了一声。

    “您跟爸以后如果不是特别想出来,不用特意为了给我们俩留空间出来了,一家人在一起,反而感觉会好些。”

    钦慕给穆程阳喂完奶后说道。

    “我跟你爸爸,也不光是为了你们俩,我们啊,对这地方有感情。”

    冯芳华说着又看向别处,这里的一桌一椅,全都是他们年轻时候的回忆。

    钦慕其实也看得出来,这里是他们奋斗过的地方。

    大概办公大楼早已经换过,但是这里的桌椅还都是以前的。

    “以前两个人回国后刚刚开始在这里发展,其实那时候你爸爸身边也是很多女孩,有次我还看到有个女孩给他擦汗呢,他还傻乎乎的跟人家说谢谢。”

    钦慕

    “不过后来我直接把那个女孩辞了。”

    冯芳华说起来。

    “那爸爸他没有问吗?”

    钦慕好奇的问道。

    “他还不等问,那女孩就自己哭着去找他了,但是了解真相后他也只能让那个女孩走了,还说什么给不了人家想要的生活,我真是服了他,现在想起来我都觉得好笑,一个大男人,干嘛那么体贴?”

    冯芳华说起来当年的事情,竟然还有些醋意。

    钦慕却忍不住笑了声:“爸现在也很体贴您呢。”

    “他好意思不对我好吗?我把我的青春都奉献给他一个人身上,陪他立业,给他生儿育女,陪他给长辈养老送终。”

    冯芳华说起来很快,但是钦慕听着,却觉得自己听了别人的一生。

    “熠宸的性子随我,不是个处处留情的孩子,慕慕,我觉得这一点你可以放心,妈敢跟你打包票。”

    “嗯!”

    钦慕答应着,这会儿是宽心了很多。

    “你不给他好脸看,从今天开始,我也不理他,我们娘俩一起收拾他。”

    钦慕笑起来:“您就别为难他了。”

    “那不行,谁让他让你伤心来着。”

    冯芳华双手合十,非常严肃。

    ——

    下午穆熠宸还是给钦慕发了信息:“几点回家?”

    钦慕正在赫连好的公寓吃东西,看到他的信息后就回了一声:晚上。

    穆熠宸没话好说,索性给秦逸他们打了电话,四点多,几个男人齐聚在会所里,喝酒。

    烟雾缭绕的包间,除了景峰,人手一根烟。

    不过再也没人逼穆总的脸色更差。

    所以江之远提议:“要不,咱们找两位公主过来唱唱歌,助助兴?”

    “你自己单独开一间。”

    景峰抬了抬眼,只干巴巴的提醒他一句。

    江之远觉得没意思:“那咱们几个大男人守在这里有什么意思?”

    不是抽烟就是喝酒。

    现在他们的集体生活是越来越没意思了。

    “你们的婚礼日期也差不多了,怎么还不高兴?”

    景峰转眼看着穆熠宸问了一声,忽略了江之远的话题。

    不过他这个话题转的,立即所有人都看向穆熠宸。

    穆熠宸抽了口烟:“我有吗?”

    众人

    秦逸稍微往前,带着点质疑问他:“难道是因为卓文?”

    秦逸一提起这个女人,顿时周遭都安静了。

    “她可能知道卓文还在荣城。”

    穆熠宸又抽了口烟,不得不承认那个事实,用力吐出一圈银色的烟雾。

    “可能?她早就知道啊!”

    景峰听后皱了皱眉,说出。

    众人

    穆熠宸疑惑的眼神朝他看去,还带着一些冷漠。

    “你不知道?早在卓文从你们家搬出去她就知道卓文搬到酒店去了。”

    景峰把玩着酒瓶说道。

    满包间里,就属景峰最淡定。

    其余人都要疯了。

    不过怪谁呢?

    他们最近都没有带景峰玩。

    所以,后来知道卓文在的人竟然是穆熠宸。

    得知真相的穆熠宸不得不嘲笑了一声,然后突然问了声:“所以她是怎么知道卓文在荣城的呢?”

    “是钦慕让小好拜托我。”

    “所以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穆熠宸转而就爬了起来,去逮住沙发里淡定的男人的衣领。

    两个身材颀长的男人就那么要打起来。

    “喂喂喂,大家都是兄弟!”

    “别冲动,千万别冲动。”

    其余人赶紧上前去拉架。

    “你跟钦慕之间还有嫌隙吗?不是无话不谈?”

    景峰把他的手推开后问了声,眉头紧皱。

    无话不谈?

    有时候是的!

    穆熠宸后来挫败的又坐回去,却是靠在沙发里面快要喘不过气来。

    自从卓文到家里,第一个晚上过后,钦慕就不怎么跟他沟通了。

    她是不信任他?

    还是不想用他?

    竟然找景峰去帮她查。

    “她找我不是去查卓文在不在荣城,她是找我查卓文在这边的工作情况,结果我查到卓文早在那之前的一个月前就完成工作,至于卓文在酒店住的事情,是小好医院去聚餐被小好遇到了。”

    江之远

    心想你们夫妻俩可真是补刀能手啊,这不是叫他们夫妻分的快点吗?

    穆熠宸也吃惊,眼神都变了。

    “所以,你其实一直什么都不知道?”

    景峰在看他的眼神都带着怜悯。

    秦逸他们也懵了,上次一群年轻人给穆熠宸的儿子上份子还一起吃饭,那时候卓文还参加了,但是穆熠宸此时的表情却好像,什么都不知道。

    江之远跟赵淮互相对视一眼,也都傻掉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穆熠宸晚上回家之后是带着气的,那时候大家都在吃饭,他回去后却直接上了楼。

    冯芳华本来还想跟他聊聊,结果就听到阿姨说他上楼去了,好像还不太高兴。

    “毛病,不用管他,吃饭!”

    穆子豪小声嘟囔了句,当然是主要对钦慕说。

    钦慕哪里还吃的下去:“我上去看看。”

    其实她也没去看,只是找了个借口离开。

    他回了房间去就躺在床上,钦慕从门缝里看到他。

    然后悄悄地去了书房,上次画的裙子还没画完,这会儿算是有点空就填补上。

    穆熠宸后来觉得有些头疼,听到门响了一声便说:“你有什么想对我说?”

    什么动静都没有。

    他抬手搭在自己的额头上,有些烦闷的闭着眼,眉头也是紧皱着:“没话说?宁愿跟别人说?”

    欢欢站在他们房间中央的位置,听着她爸爸说那些她听不懂的话,不自觉的两只小手纠缠着:“爸比!”

    穆熠宸立即从床上爬了起来。

    要死。

    他看到他女儿在那里眨着眼看着他,那么纯纯的,那么意外的。

    哈哈!

    他还以为是钦慕那女人。

    不自觉的叹了口气,然后下床。

    “你怎么过来?”

    “奶奶让我过来看看你跟妈妈有没有在吵架。”

    其实冯芳华的原话并不是这样,但是她已经能把奶奶的意思很完美的传达。

    穆熠宸

    “你妈妈不是在吃饭吗?”

    穆熠宸走过去把她抱住,下楼。

    欢欢摇着头:“妈妈没有在吃饭。”

    穆熠宸抱着欢欢要下楼,然后听到旁边的书房门被从里面打开。

    穆熠宸转眼朝着她看过去:“什么意思?”

    钦慕没说话,只是看了眼欢欢,然后笑着道:“回房间。”

    钦慕说着先悄悄地回了房间,那爷俩跟着她转了头,却是互相对视了一眼之后才回去。

    钦慕进房间后松了口气,把门一关,然后低着眼看着被穆熠宸放到地下站着的小女孩。

    “要我出去吗?”

    欢欢睁着一双大眼睛看着她妈妈懂事的问了声。

    钦慕点点头,双手叉腰。

    “知道了!我不会跟奶奶说刚刚你没在房间的。”

    “大恩不言谢!”

    钦慕无奈,只得好生的跟她说话。

    欢欢走了之后穆熠宸站在边上看着钦慕:“所以刚刚”

    “我跟妈说过来找你,但是我突然想起在帮一个客户设计裙子,所以就去书房画了几分钟。”

    “现在是不是看着我就觉得烦?”

    穆熠宸嘲笑了一声,低着眉眼看着她问她。

    “我们最好不要吵架!”

    钦慕一本正经的对他说。

    “可是你这不就是吵架的姿态吗?”

    穆熠宸把她从上往下打量了一下,发现她还是穿着上午出去的衣服,虽然脱了黑色的外套,但是

    特么的,她这几天身材恢复的可真好。

    穆熠宸禁不住转头看向别处,既然暂时不能吃,那索性也别看了。

    穆熠宸朝着里面走去,从口袋里抽出烟来,情不自禁的含在嘴里,拿着打火机要点烟。

    “我们房间禁止抽烟。”

    钦慕立即上前去,将他嘴里的眼给抽出来,大步走向沙发旁边的垃圾桶,扔进去。

    穆熠宸转眼看着她那霸道的模样,又是一阵心烦。

    “为什么?孩子都生了!”

    “晚上橙橙跟我们一起睡,你想让他抽二手烟?可惜他还太小,所以他不能反抗的时候,他妈妈替他跟你反抗了。”

    钦慕说道,双手掐着腰在他不远处,直直的看着他,有点强势,强势的可爱。

    穆熠宸看着她那样子,只想把她扔到床上,干上七八百回,好解了他的心头只恨。

    “我发现你这阵子脾气又大了!”

    穆熠宸说了一声,犀利的目光望着钦慕。

    “是吗?会不会是你看不惯我了呢?”钦慕想了想,反问。

    两个人谁也不认输,就那么互相凝视着对方,好像眼里已经,刀光剑影。

    “我有点严肃的问题想跟你谈一谈。”

    穆熠宸突然低了低头,再抬眼看她的时候,眼神如猎豹般迅猛敏捷。

    “谈什么?”

    钦慕不自觉的往后一退。

    穆熠宸已经抬手去捏着衬衣的扣子,一步步的朝她逼近。

    ------题外话------

    第二更。

    作者:哼哼,宸哥你想干嘛?装的那么一本正经的,有种你不要乱来哦。

    宸哥:别想太多了,与你无关,出去把门戴上,慢走不送。

    钦慕:我看着你们俩一唱一和的能怎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