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2 你是我的宝(2)
    &bp;&bp;&bp;&bp;“谈什么?”

    &bp;&bp;&bp;&bp;穆熠宸胁迫的眼神朝她看去,两只手到腰上去解皮带。

    &bp;&bp;&bp;&bp;“喂!你别乱来啊!我现在还不能做呢。”

    &bp;&bp;&bp;&bp;钦慕突然变的有点结巴,他那动作太熟悉了。

    &bp;&bp;&bp;&bp;“不能做?上面不能还是下边不能?”

    &bp;&bp;&bp;&bp;穆熠宸说着,一只手抓住了她的衣领,钦慕条件反射的被他牵着鼻子走,然后就被推倒在了床上。

    &bp;&bp;&bp;&bp;“啊!穆熠宸!”

    &bp;&bp;&bp;&bp;钦慕身上一疼,明明被推倒了却又要被弹起来的紧迫感。

    &bp;&bp;&bp;&bp;穆熠宸却在下一秒就压了过去,抵着她让他失控的身子。

    &bp;&bp;&bp;&bp;“脾气挺大是吧?再来啊!”

    &bp;&bp;&bp;&bp;穆熠宸一只手捏住她的下巴,话都说不出来,她还怎么发脾气?

    &bp;&bp;&bp;&bp;一双纤纤玉手条件反射的去拍打他的手腕,但是那就像是帮他抓痒那般,根本就打不痛他。

    &bp;&bp;&bp;&bp;穆熠宸转瞬就咬住了她的半片唇瓣,轻轻一拽,疼的她立即眼泪都要出来。

    &bp;&bp;&bp;&bp;“疼,别!”

    &bp;&bp;&bp;&bp;钦慕眉头皱起眉,下巴也仰了起来,感觉要被他搞死。

    &bp;&bp;&bp;&bp;明明自己满肚子火气,但是最后发脾气的竟然是他?

    &bp;&bp;&bp;&bp;那个卓文的事情他半个字也不跟她提,竟然还敢如此折磨她。

    &bp;&bp;&bp;&bp;钦慕抬手去捧住他的脸,仰起头来去将他的唇瓣也吻住,以此来减轻自己的痛苦。

    &bp;&bp;&bp;&bp;穆熠宸没料到她终于有了反应,不自觉的请哼了一声,却是一卸掉防备就被她突然的翻身而上。

    &bp;&bp;&bp;&bp;她可是使足了力气,整张脸都白了,望着身下那个嚣张的男人,她轻轻一下拍打在他的脸上:“欺负我?嗯?”

    &bp;&bp;&bp;&bp;“就欺负你怎么了?”

    &bp;&bp;&bp;&bp;穆熠宸抓住她的手,转而又把她扑倒在下。

    &bp;&bp;&bp;&bp;钦慕觉得自己的腰都要被他捏断了,却看到他高高在上的在她眼前:“来!跟为夫说说你到底哪儿不埋怨!”

    &bp;&bp;&bp;&bp;“我跟你无话可说。”

    &bp;&bp;&bp;&bp;钦慕其实那句话冲口而出了就要,但是最后却还是卡在喉咙里。

    &bp;&bp;&bp;&bp;“那让我来问你,你找景峰调查卓文是不是?”

    &bp;&bp;&bp;&bp;“是!”

    &bp;&bp;&bp;&bp;钦慕心里一怔,但是下一刻还是倔强的承认。

    &bp;&bp;&bp;&bp;“原因呢!”

    &bp;&bp;&bp;&bp;穆熠宸继续问,在她唇上又用力咬了一口。

    &bp;&bp;&bp;&bp;“她勾引我老公。”

    &bp;&bp;&bp;&bp;钦慕回答,倔强的好像是十三四岁的小女孩。

    &bp;&bp;&bp;&bp;“她勾引你老公?你老公怎么不知道?”

    &bp;&bp;&bp;&bp;“我认为她是!而且等你知道”

    &bp;&bp;&bp;&bp;凉菜都热了。

    &bp;&bp;&bp;&bp;钦慕转眼不再看他,那倔强的眼神渐渐变得虚弱。

    &bp;&bp;&bp;&bp;“看着我!”

    &bp;&bp;&bp;&bp;穆熠宸抬手又去捏她的下巴,不过这一次刚捏住钦慕就突然低头,两只手抱着他的手,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咬了上去。

    &bp;&bp;&bp;&bp;“你给我起开!你当我真的这么说出来就能不生气了是吗?”

    &bp;&bp;&bp;&bp;钦慕烦躁,等把他手的大拇指跟食指之间的虎口处咬上一道疤,等他疼的差点喘不过气来,钦慕才有机会将他推开,翻身去坐在一边烦闷的冷眼看着他。

    &bp;&bp;&bp;&bp;他躺在床上看着自己手上深厚的牙印:“钦慕你再给我咬一下。”

    &bp;&bp;&bp;&bp;钦慕本就生气,听他这一句后立即就像是小狼狗一样扑上去,在他的肩膀就动起嘴来。

    &bp;&bp;&bp;&bp;穆熠宸

    &bp;&bp;&bp;&bp;什么叫自作孽?

    &bp;&bp;&bp;&bp;他干嘛要说那一句。

    &bp;&bp;&bp;&bp;疼的他的脸色都发白,不过最后,他竟然一声不吭了,只是躺在那里任由她咬着。

    &bp;&bp;&bp;&bp;钦慕也渐渐地松开了他,然后就要起身。

    &bp;&bp;&bp;&bp;后背中心却被突然摁住,接着她感觉被他抱住,脸被迫贴着他结实的胸膛上。

    &bp;&bp;&bp;&bp;此时,她依旧能感受到他热烈的心跳,可是她的心却是疼的。

    &bp;&bp;&bp;&bp;“卓文的确还在荣城,但是我是在你之后才知道,那天去请客,在a遇上她跟她未婚夫,她未婚夫说什么也要随一份子,所以就那样了。”

    &bp;&bp;&bp;&bp;“所以如果你们之间什么都没有,为什么不告诉我?”

    &bp;&bp;&bp;&bp;钦慕问他。

    &bp;&bp;&bp;&bp;“你呢?还不是宁愿找景峰也不找我?”

    &bp;&bp;&bp;&bp;房间里顿时安静下去,她也无法再在他的怀里趴着。

    &bp;&bp;&bp;&bp;穆熠宸还轻轻地搂着她,钦慕只是从他怀里往下,然后就溜了。

    &bp;&bp;&bp;&bp;钦慕走到门口突然又回头看着床上还躺着的男人:“或许是我们之间的信任还不够。”

    &bp;&bp;&bp;&bp;或许这个问题,谁也不想承认,但是事实就是如此。

    &bp;&bp;&bp;&bp;起初看似好像已经完美,只要两个人相爱。

    &bp;&bp;&bp;&bp;但是婚姻,或者不仅仅是相爱,在婚姻里他们还会遇到太多的事情,需要两个人互相信任。

    &bp;&bp;&bp;&bp;只是走了一半她又突然回去:“穆熠宸,你最好去吃饭,别让长辈们担心。”

    &bp;&bp;&bp;&bp;穆熠宸躺在床上无奈的叹了一声,不能让别人担心,他们俩却过的这么不是滋味。

    &bp;&bp;&bp;&bp;穆熠宸下楼后他们已经都吃完了,钦慕也已经坐在沙发里跟长辈们有说有笑。

    &bp;&bp;&bp;&bp;穆熠宸站在楼梯口望着远处沙发里笑容可掬的女人:“钦慕,你过来一下。”

    &bp;&bp;&bp;&bp;叫她大名?

    &bp;&bp;&bp;&bp;好像有点大老板叫小奴才的感觉。

    &bp;&bp;&bp;&bp;但是又颇为认真。

    &bp;&bp;&bp;&bp;所以当他站定在那里等她。

    &bp;&bp;&bp;&bp;冯芳华低声说了句:去吧!

    &bp;&bp;&bp;&bp;“妈咪,小心爸比打你屁股哦!”

    &bp;&bp;&bp;&bp;“不要乱说!”

    &bp;&bp;&bp;&bp;钦慕顿时羞燥的无以复加,欢欢却已经捂着自己的小嘴,笑的眼睛都玩了起来。

    &bp;&bp;&bp;&bp;钦慕无奈的轻叹了一声,这都是他们家的亲孩子吧?

    &bp;&bp;&bp;&bp;但是两个人无论如何也不该在家里闹得太僵,所以她还是走了过去。

    &bp;&bp;&bp;&bp;两个人一起去了餐厅。

    &bp;&bp;&bp;&bp;阿姨赶紧又把给穆熠宸准备的晚饭端上桌,还顺便给钦慕也拿了碗筷:少奶奶刚刚也没有吃好,一起再吃点吧。

    &bp;&bp;&bp;&bp;“谢谢!”

    &bp;&bp;&bp;&bp;钦慕条件反射的感谢,但是已经没有胃口了。

    &bp;&bp;&bp;&bp;所以后来,他在吃饭,她的碗放在前面动也没动,只是一只手搭在桌上轻轻地摸着,一只手抵着下巴,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bp;&bp;&bp;&bp;“怎么不吃饭?”

    &bp;&bp;&bp;&bp;穆熠宸问她,也看了她一眼。

    &bp;&bp;&bp;&bp;“不饿。”

    &bp;&bp;&bp;&bp;钦慕嘟囔了一声,继续看着他。

    &bp;&bp;&bp;&bp;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他现在太淡定。

    &bp;&bp;&bp;&bp;钦慕稍微低了低眼,就看到他拿勺子右手虎口处有几个很深很深的牙印,

    &bp;&bp;&bp;&bp;“咳!”

    &bp;&bp;&bp;&bp;钦慕条件反射的低了头,嗓子里一阵不舒服。

    &bp;&bp;&bp;&bp;“有事?”

    &bp;&bp;&bp;&bp;穆熠宸那双漆黑的眼睛睨着她,对她的举动表示很怀疑。

    &bp;&bp;&bp;&bp;“没有!”

    &bp;&bp;&bp;&bp;钦慕握了握自己的脖子后面,尴尬的别开了眼。

    &bp;&bp;&bp;&bp;穆熠宸又要吃饭的时候看到自己右手上被她咬的牙印,不自觉的又睨了他一眼:“看来属狗的不止我一人啊。”

    &bp;&bp;&bp;&bp;“是啊!如果你承认自己是的话。”

    &bp;&bp;&bp;&bp;全家都是!

    &bp;&bp;&bp;&bp;钦慕后面那四个字自然不敢说出来,但是还是有些敏锐的眼神看了他一下,却是刚看到他的眼就立即垂了眸。

    &bp;&bp;&bp;&bp;这顿饭吃的很煎熬。

    &bp;&bp;&bp;&bp;吃过晚饭钦慕看冯芳华抱起儿子,立即说:“妈,把橙橙给我吧!”

    &bp;&bp;&bp;&bp;“今晚就让这小子跟我一起睡吧,我跟你爸爸想要搂着他呢。”

    &bp;&bp;&bp;&bp;冯芳华跟她说道。

    &bp;&bp;&bp;&bp;钦慕

    &bp;&bp;&bp;&bp;“我也要跟爷爷奶奶一起睡。”

    &bp;&bp;&bp;&bp;欢欢也念过去。

    &bp;&bp;&bp;&bp;钦慕

    &bp;&bp;&bp;&bp;“欢欢,你不是喜欢跟爸爸妈妈一起睡的吗?”

    &bp;&bp;&bp;&bp;“我才不要。”

    &bp;&bp;&bp;&bp;欢欢嫌弃的看她身后一眼,然后又在爷爷的腿上。

    &bp;&bp;&bp;&bp;钦慕转身才看到穆熠宸站在自己的身后,不自觉的心里咯噔一下。

    &bp;&bp;&bp;&bp;如果晚上就两个人一起睡的话,肯定会吵架。

    &bp;&bp;&bp;&bp;“欢欢今晚跟妈妈睡的话,有奖励哦!”

    &bp;&bp;&bp;&bp;“什么奖励?”

    &bp;&bp;&bp;&bp;欢欢一听那话立即仰起脖子,开心的差点跳起来。

    &bp;&bp;&bp;&bp;“这个奖励呢,由欢欢提出来,妈妈负责满足,如何?”

    &bp;&bp;&bp;&bp;钦慕想了想,立即放宽尺度。

    &bp;&bp;&bp;&bp;欢欢立即被吸引,但是又看了眼她身后,立即又怯怯的看着她身后,然后不敢答应。

    &bp;&bp;&bp;&bp;钦慕转眼看着穆熠宸,穆熠宸面无表情的转身朝着楼上走去。

    &bp;&bp;&bp;&bp;“你也快去休息吧,才刚出月子,别总是走来走去的。”

    &bp;&bp;&bp;&bp;“是!”

    &bp;&bp;&bp;&bp;钦慕答应了一声,然后继续给欢欢使眼色。

    &bp;&bp;&bp;&bp;“欢欢今晚就跟我们一起睡了。”

    &bp;&bp;&bp;&bp;冯芳华又说了句。

    &bp;&bp;&bp;&bp;钦慕顿时心里绝望。

    &bp;&bp;&bp;&bp;但是两个人刚刚才吵架过,这么快又在一起。

    &bp;&bp;&bp;&bp;她下意识的就想要去书房。

    &bp;&bp;&bp;&bp;但是穆熠宸早在楼上,楼梯口处等着她了。

    &bp;&bp;&bp;&bp;她一上楼就看到他:“你在这里干嘛?”

    &bp;&bp;&bp;&bp;“恭迎穆太太大驾。”

    &bp;&bp;&bp;&bp;穆熠宸说了一声,漆黑的眼凝视着她,像是要将她给生吞进眼里。

    &bp;&bp;&bp;&bp;钦慕下意识的把双手插在裤子后口袋里,然后摸着自己的屁股走人。

    &bp;&bp;&bp;&bp;嗯,总有种要被踹的感觉。

    &bp;&bp;&bp;&bp;回到房间后他在后面轻轻关上门,但是并没有急着往前,而是慢慢的往前走。

    &bp;&bp;&bp;&bp;钦慕走到沙发那里去看他,差点冲口而出那句今天晚上我睡沙发。

    &bp;&bp;&bp;&bp;因为想到之前两个人有过约定,无论怎么吵也是不能背对着睡的,更不能夜不归宿,所以。

    &bp;&bp;&bp;&bp;忍!

    &bp;&bp;&bp;&bp;钦慕坐在沙发里正好看见自己的手机,就摸起来把玩。

    &bp;&bp;&bp;&bp;穆熠宸站在边上看着:“卓文要结婚了!”

    &bp;&bp;&bp;&bp;他低声说。

    &bp;&bp;&bp;&bp;钦慕的眼神一动,随即却又看向手机屏幕。

    &bp;&bp;&bp;&bp;“不告诉你是因为怕你多心。”

    &bp;&bp;&bp;&bp;穆熠宸又说。

    &bp;&bp;&bp;&bp;“我觉得我们完全没有必要为了莫须有的第三者争执,她跟她未婚夫的关系很好,我知道因为之前的一些事情让你对别人缺乏信任感,但是”

    &bp;&bp;&bp;&bp;“你把我当成精神病吗?”

    &bp;&bp;&bp;&bp;钦慕抬头看他,犀利的目光对上他如墨的沈某。

    &bp;&bp;&bp;&bp;穆熠宸顿时没了话说,看着她突然的愤怒,突然的泪光闪烁。

    &bp;&bp;&bp;&bp;“你以为我怕什么?”

    &bp;&bp;&bp;&bp;钦慕问他,对他刚刚的话很是伤心。

    &bp;&bp;&bp;&bp;“要吵架?”

    &bp;&bp;&bp;&bp;穆熠宸低声问她。

    &bp;&bp;&bp;&bp;钦慕眉头皱了起来,这三个字,看似很轻,实际上很重。

    &bp;&bp;&bp;&bp;“我去洗澡!”

    &bp;&bp;&bp;&bp;穆熠宸说。

    &bp;&bp;&bp;&bp;却是人刚一到浴室,就听到房间的门被用力的关上,她出去了。

    &bp;&bp;&bp;&bp;说好的不能分床睡,果然在某些时候这些承诺屁都不是。

    &bp;&bp;&bp;&bp;穆熠宸轻轻地关上浴室的门,面对钦慕的态度,其实他也很生气。

    &bp;&bp;&bp;&bp;但是想到两个人一路走来这么不容易。

    &bp;&bp;&bp;&bp;钦慕去了书房,结果看到爷爷正在里面戴着老花镜,老爷子看到她也有点好奇。

    &bp;&bp;&bp;&bp;“爷爷!我马上出去!”

    &bp;&bp;&bp;&bp;“不,慕慕你过来,正好眼睛看不清了,你帮我来念会儿书如何?”

    &bp;&bp;&bp;&bp;钦慕正愁没地方去,立即点点头过去。

    &bp;&bp;&bp;&bp;然后就开始给老爷子念书,老爷子看着孙媳妇小脸上不似是刚刚进来的时候那么难过也松了口气。

    &bp;&bp;&bp;&bp;等钦慕念完那一个章节,老爷子才爱怜的问她:“熠宸又欺负你了是不是?”

    &bp;&bp;&bp;&bp;钦慕无奈的一笑:“没有!爷爷不要为我们担心。”

    &bp;&bp;&bp;&bp;“傻丫头!”

    &bp;&bp;&bp;&bp;老爷子还是那副宠溺的眼神看着她,钦慕突然就忍不住扑到他的怀里:“爷爷,会不会真的是我有问题?”

    &bp;&bp;&bp;&bp;“我的宝贝孙媳妇才没有问题,是穆熠宸那小子,等明天爷爷替你教训他,嗯?”

    &bp;&bp;&bp;&bp;老爷子轻轻地拍着她的肩膀。

    &bp;&bp;&bp;&bp;“嗯!”

    &bp;&bp;&bp;&bp;钦慕答应着,心里像是得到了一定的安抚。

    &bp;&bp;&bp;&bp;老爷子也不知道,他孙子怎么把人家姑娘欺负成这样,看这好像都憋了好几天了。

    &bp;&bp;&bp;&bp;不过钦慕并没有哭多久,等她再回到房间已经是一个小时后,穆熠宸正在门口等着她呢,看着她红着眼眶回来,又是心疼又是心急,表面上却装作并没看到。

    &bp;&bp;&bp;&bp;钦慕也没料到他会穿着睡衣站在门口,一边刷着手机一边等她?

    &bp;&bp;&bp;&bp;钦慕进去后感觉身后好像又把刀子抵着自己。

    &bp;&bp;&bp;&bp;“去找爷爷告状了?”

    &bp;&bp;&bp;&bp;穆熠宸问她。

    &bp;&bp;&bp;&bp;钦慕半个字也不对他讲,只是拿了睡衣就去浴室。

    &bp;&bp;&bp;&bp;穆熠宸

    &bp;&bp;&bp;&bp;真的是因为现在做不得,如果这会儿硬是用别的方式逼她,恐怕她会更委屈,更以为他欺负她,那就一点情趣也没了。

    &bp;&bp;&bp;&bp;所以穆熠宸只好忍着。

    &bp;&bp;&bp;&bp;好在两个人不管怎么闹还是在一个房间里。

    &bp;&bp;&bp;&bp;钦慕洗完澡之后又回到床上,却是直接在他最远的地方,贴着床沿,盖上被子就侧着身睡觉。

    &bp;&bp;&bp;&bp;穆熠宸只觉得自己身上的被子掉了一大半。

    &bp;&bp;&bp;&bp;但是又只能任由她拽走。

    &bp;&bp;&bp;&bp;哪怕她再怎么不管他,他却是没办法真的扔下她的。

    &bp;&bp;&bp;&bp;从小到大,被扔的都是他。

    &bp;&bp;&bp;&bp;所以穆熠宸又低了头继续看手机邮件,直到有条信息发过来:“明天我们去爬山,要不要一起去?”

    &bp;&bp;&bp;&bp;穆熠宸想到钦慕,然后回了一条:“没空。”

    &bp;&bp;&bp;&bp;卓文猜测到了什么,所以即便趴在床上,还是又回过去一条:“是不是我们还在荣城的事情被你老婆发现了?又翻了醋坛子了?”

    &bp;&bp;&bp;&bp;穆熠宸没再回过去,这话,他也不怎么爱听。

    &bp;&bp;&bp;&bp;不爱听的他通常都会当做没有听到。

    &bp;&bp;&bp;&bp;“卓文约我们去爬山,去不去?”

    &bp;&bp;&bp;&bp;穆熠宸问了一声,当然是故意刺激她。

    &bp;&bp;&bp;&bp;两个人就这么不说话,然后睡觉,他不愿意。

    &bp;&bp;&bp;&bp;钦慕听后更是不理他了,气的胃都要炸了。

    &bp;&bp;&bp;&bp;房间里寂寞起来,空气中全都是那种压抑的小颗粒,分分钟就要出事的感觉。

    &bp;&bp;&bp;&bp;“不说话就是默认了?我答应了?”

    &bp;&bp;&bp;&bp;钦慕转身,抓住自己的枕头就朝他扔过去:“穆熠宸你混蛋。”

    &bp;&bp;&bp;&bp;“哼!这话已经成你的口头禅了。”

    &bp;&bp;&bp;&bp;钦慕顿时胸口憋了一口老血差点吐出来。

    &bp;&bp;&bp;&bp;他稳稳地抓住了她丢过去的枕头,然后又放到身边:“还要不要?”

    &bp;&bp;&bp;&bp;“不要了!”

    &bp;&bp;&bp;&bp;钦慕当然想要啊,可是他那么问,她只能那么说了,然后又躺下,侧躺着原来的位置。

    &bp;&bp;&bp;&bp;她在压抑着心内的某种冲动,她曾经绝对是能被人轻易点着的脾气,但是现在

    &bp;&bp;&bp;&bp;“你是不需要这种枕头,你有我这个人肉枕头呢。”

    &bp;&bp;&bp;&bp;穆熠宸说着抬脚朝着她屁股轻轻地踹了两下。

    &bp;&bp;&bp;&bp;钦慕本来就在床沿,所以

    &bp;&bp;&bp;&bp;扑通!

    &bp;&bp;&bp;&bp;就掉到床下去。

    &bp;&bp;&bp;&bp;钦慕愣了,开始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但是后来竟然忍不住委屈的掉出眼泪来:“穆熠宸,你想分手就直说。”

    &bp;&bp;&bp;&bp;她爬起来,泪汪汪的望着他。

    &bp;&bp;&bp;&bp;“我发誓,我要是有一丁点想要分手的念头,我就遭雷劈。”

    &bp;&bp;&bp;&bp;他爬过去,特别郑重其事的竖着两根手指头趴在床边跟她说。

    &bp;&bp;&bp;&bp;“大冬天怎么会打雷?”

    &bp;&bp;&bp;&bp;钦慕问他,但是下巴还是皱巴巴的。

    &bp;&bp;&bp;&bp;“倒也是!摔疼了没?快起来。”

    &bp;&bp;&bp;&bp;穆熠宸伸手把她拉起来,刚好他往后一翻身,拽着她趴在他的身上,钦慕还有点喘不上气来,但是也不愿意再掉眼泪,就那么执拗的趴在他的胸口用力拍打了一阵。

    &bp;&bp;&bp;&bp;“谁让你躺在边上的?”

    &bp;&bp;&bp;&bp;穆熠宸一边搂着她,一边上下抚着她的背上,轻声问她。

    &bp;&bp;&bp;&bp;“穆熠宸,你什么时候开始对别的女人这么友好了?”

    &bp;&bp;&bp;&bp;钦慕下巴抵着他胸膛问了一声。

    &bp;&bp;&bp;&bp;她真的不知道,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别的女人,像是对朋友那样好了。

    &bp;&bp;&bp;&bp;“你真以为你老公是唐僧啊,是个妖精就想要吃他的肉。”

    &bp;&bp;&bp;&bp;穆熠宸搂着她问,抬手去摸她的屁股:“屁股摔疼了没有?”

    &bp;&bp;&bp;&bp;钦慕却突然什么都说不出来。

    &bp;&bp;&bp;&bp;既然穆熠宸那么说,她还能再说什么?

    &bp;&bp;&bp;&bp;“我们睡觉吧!”

    &bp;&bp;&bp;&bp;钦慕只嘀咕了一声。

    &bp;&bp;&bp;&bp;穆熠宸刚松开她,她就抱着自己的枕头在他身边侧躺着,但是还是对着窗外。

    &bp;&bp;&bp;&bp;“不是说好无论如何都不能背对着彼此?”..

    &bp;&bp;&bp;&bp;穆熠宸好心提醒她。

    &bp;&bp;&bp;&bp;“我现在就想回这边,舒服。”

    &bp;&bp;&bp;&bp;钦慕觉得,再在他的怀里,她会把自己憋屈死。

    &bp;&bp;&bp;&bp;所以,就这样。

    &bp;&bp;&bp;&bp;这一夜,他们躺在彼此的身边,直到后来她快要睡着的时候穆熠宸把手搭在她的腰上,后来她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bp;&bp;&bp;&bp;穆熠宸大半夜开车出了门,电话打到景峰的手机上,把景峰约了出去。

    &bp;&bp;&bp;&bp;两个人在会所里喝了两杯,景峰问:“为了那个卓文?”

    &bp;&bp;&bp;&bp;“嗯!”

    &bp;&bp;&bp;&bp;穆熠宸只得承认。

    &bp;&bp;&bp;&bp;“女人可能都比较多疑,但是如果这个卓文真的对穆家没有什么窥视之心,又何必在工作早就完成后还打着工作的幌子住在穆家?后来又为什么明明还在荣城却说成是要离开?”

    &bp;&bp;&bp;&bp;景峰想来想去,这个卓文的确可以。

    &bp;&bp;&bp;&bp;“卓文提过,她之所以说要离开是怕钦慕再对她有误会。至于为什么打着幌子到穆家,还需要拆穿。”

    &bp;&bp;&bp;&bp;穆熠宸说道还需要拆穿的时候其实就已经不开心了。

    &bp;&bp;&bp;&bp;如果人人都需要拆穿才去承认自己做过的事情,那么,那个人可见,的确不是什么好人。

    &bp;&bp;&bp;&bp;穆熠宸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

    &bp;&bp;&bp;&bp;“我好奇的就是,卓文跟她未婚夫订的是一间房,如果她看上你的话,她跟她未婚夫又是怎么回事?难道是装的?还是她打算,如果追不到你就打算跟她未婚夫结婚?并不是非你不可?”

    &bp;&bp;&bp;&bp;景峰看着自己手里的酒杯,疑惑不解。

    &bp;&bp;&bp;&bp;穆熠宸皱起了眉头,灯光忽明忽暗。

    &bp;&bp;&bp;&bp;等他跟景峰把卓文的来龙去脉都讲通了之后,才突然发现,这中间这么多的问题。

    &bp;&bp;&bp;&bp;他原本只以为卓文有自己的做事风格,但是那样的女人怎么可能是想要破坏他婚姻的女人?

    &bp;&bp;&bp;&bp;卓文的姿态,比钦慕要高的高。

    &bp;&bp;&bp;&bp;但是现在看来,是他判断有误。

    &bp;&bp;&bp;&bp;“要想知道,其实也容易。”

    &bp;&bp;&bp;&bp;穆熠宸漆黑的鹰眸睨着自己的左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