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3 你是我的宝(3)
    却没想到,一无所获。

    那天卓文又给穆熠宸发信息,当时钦慕正在跟阿姨收拾脏衣服准备去洗,床上手机突然闪出来的那条信息后,钦慕条件反射的看过去。

    奶白色的床单上,他黑色的手机尤为的显眼。

    屏幕上显示的一行字一闪而过:“姐夫中午请你出来喝酒。”

    钦慕手里还握着他的衣服,看到那条信息后不自觉的叹了一声。

    阿姨收拾好其他的,看钦慕在望着手机发呆便叫了她一声:“少奶奶,这件要拿去洗吗?”

    钦慕这才回过神,把外套送到阿姨手里。

    穆熠宸洗完澡从浴室出来,看到钦慕把他准备今天要穿的外套给阿姨就提醒了一句:“那件我待会儿要穿。”

    钦慕转眼去看阿姨刚刚接过去的外套,又接了回去。

    阿姨跟他们打过招呼就出去了,穆熠宸漆黑的眸子看着她,慢慢走进她:“你怎么了?”

    “你姐夫找你去喝酒。”

    钦慕只低低的说了一声,然后把外套轻轻放在床上,转身出门。

    穆熠宸

    姐夫?

    他哪有姐夫?

    钦慕去了工作室,李郁这次终于逮到她,还特意准备了满天星。

    钦慕看着蓝色的包装纸里包裹着的白色的满天星,眼神短暂停留。

    李郁站在她身后,稍微低了低头去看她的表情:“不喜欢?”

    钦慕抬手,缓缓接过那束花:谢谢!

    李郁绕到她办公桌外面去,在她对面坐下,好奇的问她:“难道是不想看到我?要知道我可是万千少女的偶像。”

    “可我不是少女了!”

    钦慕抬了抬眼,对他说完后起身将花插进空了一天的花瓶里,然后转身去灌水。

    李郁就在她办公室里等她,生完孩子后的钦慕,简直让人移不开眼。

    不过,其实她怀孕的时候也很有味道。

    钦慕又从外面回来,把花瓶放在桌上后坐下。

    李郁瞅着那个青花瓷花瓶,不自觉的眉眼微皱:“这是个有年代的青花瓷瓶,哇!恐怕价值不菲吧?”

    李郁突然伸了手,在上面轻轻地抚摸。

    钦慕这才抬眼看他:你懂古董?

    “也不是很懂,不过有长辈是开古董行的。”

    李郁说着,眼神又十分留恋的看着那个花瓶,手还在上面轻轻地抚摸着,越是抚摸,好像越是温柔。

    钦慕信了他的话,也没多问,只是又说起正事:“丽达设计的男士西装向来都是圈子里比较炙手可热的,所以你尽管放心,绝不会让你丢面子。”

    “嗯!那我倒是不担心,只是太久没有见你,便想着过来跟你打个招呼。”

    李郁说道,眼神终于从瓶子上收了回来。

    钦慕抬眼去看他,又笑了下:“只要给钱就好啦。”

    “只要给钱,你就什么都做吗?”

    李郁问了声,其实声音很轻,却让人感觉有点轻浮,哪怕他十分认真。

    “不违背道德跟法律的前提。”

    钦慕想了想,果断回复。

    “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嗯?”

    钦慕好奇的看着他。

    “客串我的初恋女友。”

    钦慕

    “我是说戏里!价钱你随便开。”

    钦慕心里一动,随即想到穆熠宸手机里弹出来的那条信息,想到他的手机里最近不知道弹出来多少类似这样的信息:“好啊!”

    李郁完全没想到她会答应。

    “如果在荣城拍的话!”

    钦慕回答。

    “就在荣城,并且如果你戏好的话,应该用不了多久。”

    李郁虽然很意外,但是当然知道抓住机会。

    “那到时候联系我吧!”

    钦慕点点头,也想给自己无趣的生活找点乐子。

    钦慕却不知道那场戏是在am拍的。

    婚礼前三天,她在am跟李郁搭戏,担任李郁的初恋女友,演一出重逢,演一出寂寞的相聚。

    穆熠宸跟景峰正好去那边吃饭,听说他老婆在便赶了过去,然后两个男人就在角落里看到李郁跟钦慕电梯一上一下的重逢。

    没有任何对白,只有眼神里的相聚。

    在各种拍摄工具中,两个人最后坐在咖啡厅的窗口,女方没有看着男方,只是男方坐在女方对面,手里捻着一根烟,低声问:“这几年在做什么?”

    “还是原来的工作!”

    钦慕轻声回答,但是依旧没有看李郁。

    但是摄像师很轻易的拍摄到她低垂着的眼内的神情。

    “倒是跟你的性子一样,还是喜欢从一而终。”

    李郁突然浅笑一声,很像是一个旧日恋人。

    钦慕突然抬起眼来,但是依旧很缓慢。

    “也不全都是!”

    她望着他回了句。

    “嗯?”

    周遭都很安静,当李郁又有了疑问,钦慕低笑着说:“从一而终的事情!”

    两个人就那么互相对视着,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导演没喊停,两个人的眼神里各有不能释怀的东西。

    钦慕的手轻轻地摸着咖啡杯的把手,屏着呼吸望着对面坐着的李郁,不,她望着的是穆熠宸。

    在导演那一声咔之后,她终于垂下眸,然后又站起来不失礼貌的跟工作人员道辛苦。

    李郁也站了起来,却是带头给她鼓掌。

    “没想到你虽然不是专业出身,却是天生的演戏好手,一条过,就连很多专业演员也是很难做到的。”

    李郁走到她身边,手放下后便随意的放在裤子口袋里,这一刻,他的眼神那么的深邃。

    钦慕微微一笑:“做事只要认真便可。”

    至少她是这么认为。

    只要认真,就没有做不到的事情。

    却没人知道,她那一刻在想的到底是什么。

    亦或者是因为自己有过那样的感受,所以才会如此准确的拿捏住那个初恋女友的心思吧。

    “既然你们还有别的戏要拍,那我就不打扰了。”

    钦慕说。

    “嗯!改天请你吃饭,请一定赏脸。”

    李郁对她说。

    钦慕点点头,又跟其余工作人员打过招呼,然后离开。

    却在门口遇到穆熠宸,穆熠宸手里夹着烟,刚狠狠地抽了一口,看到她出来的时候,正在徐徐的往外吹气。

    “演的不错!”

    穆熠宸邪魅的眼神望着她,声音虽轻,但是眼里的神情,大有把她吃掉的气势。

    钦慕被他吐出来的烟雾呛的有点嗓子发痒,但是并没有阻止他,只是低着头往外走。

    景峰竟然也在楼梯口处,钦慕看了他一眼,不自觉的笑了声,然后继续往外走。

    “去吃饭!”

    穆熠宸捏着烟从景峰身边经过,顺便说道。

    景峰便跟着他一起走。

    钦慕当然是被穆熠宸给拦住了,三个人找了个包间吃饭。

    因为大家都很熟悉,说亲人也不为过,所以谁也没有故作好脾气。

    景峰反正就是来吃饭的,所以才不管他们俩的脸有多臭。

    只是穆熠宸抽着烟朝着钦慕脸上吹烟雾呢,让景峰有点生气。

    心想要是这是他妹妹,他一定抬起拳头就对着穆熠宸挥过去。

    可是钦慕不是他妹妹。

    景峰想到这里的时候心里其实有点难过。

    但是最后还是低着头喝茶,等上菜。

    “景检最近放年假了吧?”

    钦慕倒是问了他一声。

    “是!”

    景峰抬眼看她,其实并不习惯她这么叫自己。

    “上次的事情还未当面说过谢谢。”

    钦慕说着端起水杯。

    “客气了!”

    景峰很是配合。

    穆熠宸在边上看着,眯着眼不太服气的笑了下,那邪魅的眼神好像是有人在逆天而行,而他就是天。

    “我们家小好还要景检多多关照呢。”

    钦慕跟他碰杯后说。

    穆熠宸用力抽了口烟,然后好久才把那口银色的烟雾倾吐出来,整个心好像都被熏成了灰色。

    上菜以后钦慕便低着头吃饭,什么也不说。

    穆熠宸跟景峰喝了点酒,然后景峰问:“现在一口也不能喝?”

    钦慕抬眼看他,看到他摇晃的酒杯后点了点头:“嗯!宝宝在吃母乳期间是不能的。”

    景峰点点头,其实他知道孕妇挺不容易的,但是没想到产妇也这么不容易。

    孩子都出了满月了,但是她还是要继续各种忌口。

    如果让一个男人长时间不能碰烟酒,恐怕不疯也差不多。

    所以,女人的克制力,天生比男人好吗?

    “怎么会突然去拍戏?是群演还是什么?”

    景峰又问道。

    “客串他的初恋女友。”

    钦慕说。

    景峰在吃菜,听到初恋女友四个字不自觉的挑了挑眉头,忍着笑:“这真是一场好戏。”

    “你们俩都没有谈过别的女朋友的话,会不会觉得很亏?”

    钦慕突然问了声,像是个普通的妹妹一样。

    景峰看了穆熠宸一样,看穆熠宸那快要被她气疯的样子笑了笑:“不觉的。”

    “不觉的?怎么会不觉的?谁一辈子就睡了一个女人还特么的觉得爽?”

    穆熠宸突然看向景峰,很是不爽的质问起来。

    景峰

    钦慕

    服务生又过来上菜,一瞬间包间里安静下来。

    “原来穆总是这么想的,我们俩真是心有灵犀呢,我也那么觉得。”

    钦慕点点头,非常认可的跟他说道。

    穆熠宸桌子底下已经攥了拳头。

    “剧本里的男主角在二十六岁的时候见到二十岁时候的初恋女友的内心描写就是,他很想念她,但是又同时放不下外面的那片森林,他没办法做到从一而终,他觉得人生处处都是美景,怎么能为了一棵树放弃正片漂亮的森林呢?所以,他即使后悔着当初分手,又不甘心就这么停下脚步,是不是非常矛盾?”

    钦慕跟他们俩讲起来。

    景峰只是静静地听着,听完后便看穆熠宸。

    穆熠宸威慑力十足的眼神望着斜对面的女人,仿佛要用眼神把她给射杀。

    分明,她的话说的那么从容,仿佛只是在给他们讲一个故事而已。

    钦慕微微一笑:“穆熠宸要是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哦!等举行完婚礼,我可不会再放纵你跟别的女人玩暧昧哦!”

    她闪亮的眼睛望着他,非常好心的提醒。

    穆熠宸却不自觉的叹了一声,也是嘲笑了一声:“是吗?你是想说你现在不想要这场婚礼了?”

    钦慕突然说不出话来,嗓子里被堵住了。

    景峰轻轻地放下了筷子,这饭是真的没法吃了。

    所以他靠后坐着,静静地观察着他们俩的针锋相对。

    “如果不要的话,也很好啊,大家还是自由人。”

    钦慕点点头,微笑继续保持。

    “我看也!这场婚礼根本没有必要,所以让你师傅从荣城给我滚回巴黎去,我不要他做的婚纱。”

    “你也不要我做的西装是吗?”

    他突然站了起来,转身后又突然回头,脚狠狠地踹在桌子腿。

    钦慕坐在那里冷冷的一声质问,眸子里因为他的愤怒而起了愤怒。

    穆熠宸愣了几秒,之后才抬了抬手,又用力放下。

    她甚至听到他的放下拍到裤子上的声音,然后就听他一字一句特别清楚地说:“我要什么?你给全世界的男人都做过西装,还指望我在收到你做的西装的时候,感恩戴德,痛哭流涕?”

    钦慕抬着眼看着他那眼神里刺眼的光芒,几度以为自己的脑子出现幻觉。

    包间里突然安静下来,再也没有任何声音。

    景峰自然不会在这时候说什么,只是他们俩也都低了头。

    “铛铛!”

    门被从外面敲响。

    服务生又端着酒进来:“宸少,景少,你们”

    “出去!”

    穆熠宸大声喝道。

    服务生立即出去给他们把门关好。

    景峰低了头,无奈的轻叹了一声。

    看着他们俩争吵就像是看着自己的弟弟妹妹争吵一样,穆熠宸实在是像个孩子一样让人着急。

    至于钦慕

    景峰猜测她是故意刺激穆熠宸,又或者是在赌气才去给李郁当客串,只是现在,他们俩不管内心想什么,但是已经把局面搞的非常糟糕了。

    景峰从桌上拿了一根烟,放在手里轻轻地把玩着,然后又抬眼看他们俩:“这饭是不能吃了!要不我们改天再聚?”

    桌上的饭菜因为穆熠宸那一脚,已经不是原来那么漂亮。

    穆熠宸听了景峰的话之后才稍稍的平静了一下,尤其是低下头看着被晃动过的桌子上之后。

    至于钦慕,还是那么安静的坐在那里。

    痛痛快快的吵一架——

    “那我先走一步!”

    景峰看他们俩都不说话,便起了身,先离开。

    包间里顿时只剩下他们俩,景峰出去后交代在外面的人:“里面发出什么动静都别进去。”

    “那万一真的打起来呢?”

    服务生跟主管都有些担心。

    “宸少是禽兽,不是畜生。”

    景峰说完这一句,抬手轻轻地拍了下主管的肩膀,先走人。

    主管跟服务生互相对视一眼,然后无奈的叹了一声。

    但是里面却迟迟的没有动静。

    半个小时候穆熠宸从里面出来:“撤菜。”

    主管跟服务生还在那等着,听到撤菜的消息,主管也顾不上自己是主管了,赶紧去帮忙撤菜。

    此时两个人在里面还是坐在原来的位子,还是都互相不给彼此好脸色,只是没再吵架。

    热菜一上来,这次两个人都坐好了吃饭,谁也不跟谁说话,也没有质疑声。

    服务生还是轻轻地给他们俩关上门出去。

    小声问主管:“他们俩没事吧?”

    “景少不是说了嘛,宸少是禽兽不是畜生!再说了,宸少怎么舍得伤少奶奶?”

    主管左思右想,考虑再三,就是小两口闹别扭吵架了,应该床头吵完床尾合了。

    只是里面饭吃的差不多,宸少放下筷子:“以后不准再随便当谁的初恋女友!”

    钦慕看他一眼:“我是去赚钱,不是去给谁当前女友。”

    “你缺那点钱?这整座酒店都是你的,你缺那点钱吗?”

    穆熠宸手握着酒杯的,重重的把酒杯放在桌子上,那话也格外的震人心弦。

    “你到底打算给我多少资产?”

    钦慕想了想,在笑出来之前问道。

    “很多!你想不到。”

    穆熠宸还冷着脸,却还是跟她说出那句话。

    钦慕想了想,他就算瞒着她跟别的女人联系,他大概也不会给别的女人那么多钱吧?

    他更不会以别的女人的名字开酒店或者做别的吧?

    她又给自己盛了一碗汤,然后继续吃饭。

    穆熠宸敏锐的眸光抬起来,看她终于好好吃饭,心里的气也不自觉的消了一半。

    竟然好好地去给别的男人搭戏,还做什么初恋女友。

    她只是他一个人的初恋女友,她不知道吗?

    简俨还在工作室里帮她改婚纱,小美在旁边看着,却是动也不能动,听到有人来敲门的时候小美立即去开门,心想终于不用再这么尴尬的相处。

    “钦慕,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简俨要不要帮忙。”

    钦慕说着走进去。

    “哦,那你看吧,我先出去了!”

    小美说话的声音并不大,但是眼神表明她已经呆够了。

    钦慕看她走后才关上门,走到模特那里去,看着他在认真的修改的地方不自觉的苦笑了一声:“师父,真的是辛苦你了。”

    简俨脸上没什么表情,但是话却很动听:“的确是很辛苦,不过我就这么一个徒弟。”

    钦慕听着又何尝不动心,有个除了穆熠宸以外的男人这么疼自己,还是自己最崇拜的师父。

    他的手工,一针一线都是那么的惟妙惟肖。

    “不是去客串什么戏去了吗?这么快回来?”

    后来简俨抽空抬眼看她一眼,问她。

    “嗯!一条过,超快!”

    钦慕说起这事来还是很自豪的。

    “可惜你却不愿意从事那个行业,否则现在应该也是炙手可热的女演员了。”

    简俨说道,眼神已经又盯着婚纱上。

    “做演员要面对的问题太多了,我肯定受不了那种极端的生活的。”

    简俨看她一眼,心想还好你一直知道自己要什么。

    “那怎么突然去给别人客串?”

    简俨还是问她,当师父的,怎么会不了解自己的徒弟。

    “闲着也是闲着,偶尔玩玩还是可以的。”

    钦慕故作淡定。

    “你自己有分寸就好,跟穆熠宸的婚礼在即,这段时间还是不要吵架,嗯?”

    简俨终于直起腰,手里还捏着线。

    钦慕没看他,只是看着那件婚纱,不由的低声下气的说:“我们今天差点就吵散了,吵到说不要举行婚礼。”

    说完后,内心深处,更加揪疼。

    “这种话,你说的出来,穆熠宸也说得出来?”

    “谁说他说不出来?就是他先挑的头。”

    钦慕听简俨那么信任穆熠宸,抬脚走到那边沙发里去坐下。

    在简俨看来,她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的小女孩,急需要别人去哄的小女孩。

    可是他

    再三确认自己的内心,再三的隐忍,才终于只是往后退了下,靠在办公桌前面,平静的凝视着她。

    “你们俩不是从小就很容易吵架吗?每次都跟这次一样被气成这样?”

    简俨突然问了声,还带着笑。

    钦慕抬眼看他。

    “你有没有赢过?”

    他又问。

    “嗯?”

    “吵架!”

    简俨提醒。

    钦慕差点哭了,却笑起来。

    “谁说我没有赢过?每次最后都是他哄我。”

    钦慕低了头,倔强的说完那句话,之后却整个人都沉静了。

    是啊,每次吵架,不管再凶再狠,最后还不是他去哄她?

    那么温柔的。

    只是这次,他们不是吵架,他们是互相缺乏信任。

    他们之间,的确出现了裂痕。

    “我认为卓文就是在挑唆我们之间的关系,我认为卓文就是想要插足我们之间,可是他呢?他认为卓文根本看不上他,根本没把他当个可以交往的男人,卓文在微信里管自己的未婚夫让穆熠宸称呼为姐夫,我认为这不是证明卓文对穆熠宸没想法,只是卓文的方法高明。”

    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钦慕像是被某种情况给逼的终于退无可退,然后对简俨说出自己心里的想法。

    “你们俩谈过了吗?”

    简俨还是靠在那里,还是保持着那个动作没有变,还是那么稳重,沉静。

    “谈过了!可是他认为是我太敏感,是我缺乏安全感才会那么以为。”

    钦慕点点头,说道后面又是一阵胃疼。

    “那也别吵架,你不是常说不能让仇者快?永远记住这句话。”

    简俨实时的提醒他。

    钦慕想了想,然后又点了点头。

    在简俨眼里,她此时像个受伤的孩子,看似满身都是刺,实际上她只是太肯定自己的想法。

    至于穆熠宸——

    晚上简俨把穆熠宸约了出来,两个大男人在工作室楼下见面。

    穆熠宸下车后看到简俨在那里抽烟,自从简俨手术后其实就被禁烟了,可是此时他竟然在抽烟。

    穆熠宸知道他烦恼的事情可能跟他还有钦慕有关,但是还是将车门关上,然后走上前去。

    天上一轮皓月,那块被照着的地方。

    两个都穿着浅色大衣的男人打了起来,简俨一拳捅在穆熠宸的肚子上,穆熠宸吃痛却是转瞬就要去揍简俨。

    但是他没打。

    因为简俨受不了他那一拳,但是简俨却没因此感激他,而是又一拳,朝着他的脸上挥了过去。

    “明天我就会带她离开,这场婚礼,我替她拒绝你。”

    简俨说道。

    “你替她拒绝我?”

    “是!”

    穆熠宸被他打到在地上,爬起来的时候摸着自己被打的一块流血的嘴角,眼神却狠狠地望着对面的男人。

    简俨的眼神较为不屑,他喘着气,却是对眼前比他年轻的男人,很是失望。

    “你以为你是师父你就可以这么做?你不过是交了她几年而已,你以为你心里装着她你就可以替她做决定?她的心里没有你,你没办法从我身边把她带走。”

    穆熠宸稍微驼着背,手狠狠地指着地上,咬牙切齿的一字一字的念到。

    “有没有资格我们很快就会知道。”

    简俨对他说道,相比于穆熠宸的愤怒,他实在是太平静。

    “穆熠宸,你连信任她都不能,你凭什么还对我说你爱她?你问问你自己的心,你们在一起这几年,你除了让她受苦,你还给了她什么?”

    简俨又问他。

    “我给她的多了,我要一样一样讲给你听吗?师父!”

    穆熠宸念出来师父那两个字的时候笑了声。

    “好啊,夜还长,你慢慢说!”

    “简俨,你就那么想拆散你徒弟的美好姻缘?你终于控制不住自己了吧?你想要跟我争了吧?因为我们现在出现了一点点小问题,所以你就以为你有机会了吧?”

    穆熠宸问简俨,他看着简俨那从容的样子,他真的很火大,一来就被打了两拳,然后又被告知要把他媳妇带走。

    穆熠宸觉得这简直是天下最荒谬的事情,连钦慕的父亲都不曾这么对他过。

    “我告诉你,你想都别想!”

    “那为什么不信任她?”

    “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凭什么说我不信任她,为什么不是她没有信任我?”

    穆熠宸摊开手,他搞不懂,为什么非得是他错。

    “因为我相信她。”

    简俨说道,声音很小。

    “这个女人,这辈子,就算是要绑,我也只能把她绑在荣城,绑在我的眼皮子低下,简俨,无论你怎么信任,无论你怎么让她崇拜,除了师父,你什么都不可能是的。”

    “那好,我最后问你一遍,你告诉我,你爱她吗?还是习惯?不要急着回答我,先想清楚!她是一个人,不是你的宠物,绑?”

    简俨眼神清澈,望着眼前的男人,不自觉的笑了一声。

    “我不管她是人还是宠物,我只知道我这辈子都不会叫她离开我,哪怕我们之间的嫌隙再大在宽。”

    穆熠宸突然觉得疲惫,他爱她,或许他爱的方法有些不恰当,但是他们婚礼在即,上次推迟是因为她提前生子,这次,他不会在允许出意外。

    钦慕就站在车外。

    穆熠宸大概都忘了自己是带着她一起过来。

    钦慕以前就知道他很**,现在才知道,他**到什么地步。

    他们之间的问题,不仅仅是信任问题,他们之间,还有别的问题。

    穆熠宸的确很爱她。

    最近她真的是心累,这下,她心更累了。

    钦慕打开车门从里面拿出自己的手机,然后转身便往回走。

    她宁愿自己这么漫无目的的走下去,也不愿意再听下去了。

    而这时候,好像有人终于想起她的存在。

    穆熠宸吃惊的回头,看着她漫漫往回走的,柔弱的背影,突然骂了句该死,然后就往那边跑过去。

    而简俨也看到了钦慕的身影,却只是颓废的坐在了台阶上,就那么静静地看着那一对男女在黑夜里追逐着。

    穆熠宸抓住了钦慕的手腕:“我们有什么事回家再说。”

    钦慕转头,透彻的,带着怨恨的眼神看他。

    ------题外话------

    第二更来啦

    推荐飘雪完结文豪门闪婚之霸占新妻那一天,民政局门口她手里捏着一个红本静望他远去的背影。

    二十三岁的卓幸就这样迅雷不及掩耳嫁给了二十九岁的傅执,这场商业闪婚让众人始料未及

    她跟他的第一次,无边的疼痛是她的最深记忆。

    深黑的夜,一场算计,制造出一对可爱的萌包子

    她跟他的第二次,是在结婚生完宝宝后,

    幽暗的房间,狭小的床上,他霸道的不留余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