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4 你是我的宝(4)
    “非要在这里?”

    穆熠宸看着她执拗的目光,窝火。

    “我宁愿在这里!”

    ——

    钦慕还是那个倔强的钦慕,说完那话她看向旁边的树林里。

    心里一阵慌张的同时,脚下意识的退了一步,垂下眸看着自己的脚上。

    “好!你要在这里就在这里,刚刚我跟简俨说过的话全都是气话,我心里对你怎样你应该比谁都清楚。”

    穆熠宸点点头,双手从大衣里面握住结实的腰上,大衣往后翻了一些。

    “我心里是比谁都清楚,但是我也不清楚,你总说绑也要把我绑在身边,我在你这里,有人权吗?”

    钦慕一双泪目朝着他看去,抬起的手指用力戳着他的胸膛中央。

    “如果在婚礼上你打算逃跑被我发现,那时候你是没有人权的。”

    夜色朦胧,一切,好像都看不清了。

    钦慕只是那么仰视着他。

    仿佛,他们又回到了过去,他是她永远无法够到的高度。

    钦慕望着他眼里的狠绝,感受着自己的心跳的越来越激烈,然后她眼里的神情也变的绝望,继而又转身往回走。

    她的步子越来越大,甚至跑了起来。

    这是一场悲剧?

    他根本没觉得他们是平等的,在他心里,她永远都得听他的,他是王,而她只不过是他欢心的一个不起眼的妃子?

    不!她从来不是。

    钦慕越跑越用力,后来气喘吁吁的,嗓子里也干的疼起来。

    但是眼泪,却渐渐地消失了。

    她跑到街的那头,跑累了便停下来,看着不远处过来的出租车,立即招了手。

    穆熠宸的车子便慢慢跟在她坐的出租车后面。

    当夜再深一些,一切都安静下来。

    钦慕在车里悄悄地流了几滴泪,等回到家的时候却已经又回到刚出去的时候。

    穆熠宸的车子在出租车离开后开到她身边。

    “上来!”

    副驾驶被他从那边推开,敏锐的眸光盯着钦慕的脸提了一声。

    钦慕坐了进去,只是关上车门的时候眼睛里又蒙了一层雾。

    下车后,穆熠宸绕到她那边去,勾住她的肩膀。

    钦慕条件反射的朝他看去,才看到他嘴角的伤,一下子有点心疼起来,但是转念一想却又立即收回了自己该死的下意识疼他的心。

    穆熠宸硬是搂着她一起进了屋,但是此时长辈们都已经睡了,所以钦慕立即往外转了个圈,在他毫无预兆的情况下逃脱了他。

    “你嘴角受伤了,自己去处理下。”

    钦慕低声提醒了一句。

    穆熠宸

    她是跑上楼的,而他

    等他看向窗口,看到玻幕上映出来那个惨不忍睹的男人,最后不得不伸手摸了把自己的嘴角。

    真特么的疼。

    这天的深夜,两个人背对着睡觉,谁也没碰谁,直到天亮。

    第二天钦慕开车去到工作室,简俨看着她通红的眼眶问她:“决定了?”

    “嗯!”

    钦慕低着头答应了一声,不想多说话。

    简俨看着她那样子无奈的轻叹了一声。

    “无论你们将来如何,但是如今你们根本就放不开对方,何必让自己不开心?至于别的女人,你若是真的如此在意,不妨自己去找她谈谈。”

    简俨想了一晚上,钦慕其实大可不必让自己这么窝囊。

    “他自己惹得桃花债,我干嘛要去谈?”

    钦慕低着头,低垂着的眉眼里却也是倔强的,声音更是执拗的厉害。

    简俨听她嗓子都哑了,便端了桌上小美早就帮她倒的水走过去给她。

    钦慕坐在沙发里,抵着沙发的两只手抬起来:“谢谢!”

    简俨站在那里看着她,这一刻他突然生出来一种,自己去守护自己爱的人的心愿。

    只是,脑子里却适时地出现钦慕的需要,她需要的不是他,他把她留在身边又能让她比现在跟穆熠宸在一起的时候更快乐?

    这该死的理智!

    简俨转身又回到办公桌那里,再看她的时候虽然外表从容淡定,但是内心里却是焦急万分。

    穆熠宸父子这一天已经在am忙碌,江之远跟赵淮也跟着,空闲的时候哥仨找了个角落去抽烟,赵淮说:“宸哥,咱们小慕妹妹一定会参加婚礼的吧?”

    江之远活这么大第一次被烟给呛到,泪汪汪的看着赵淮。

    穆熠宸听完那句问题后差点把手里的烟卷塞到赵淮的嘴里去。

    “什么情况?你跟小慕妹妹还在冷战?”

    江之远疑惑的问道,表情也有点夸张。

    “我怎么敢跟她冷战!”傲的那么厉害。

    穆熠宸眼神里的烦闷根本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听他们工作室的人说,这两天小慕妹妹一点也不开心。”

    赵淮对江之远说的,但是穆熠宸夹在他们俩中间。

    那个空旷的楼梯口,三个男人靠着墙边。

    “难道是婚前恐惧症?”

    江之远听说过这个病症,所以虽然自己还没结婚,但是他认为自己已经换上了这个病症。

    “恐怕不是!”

    这次赵淮看穆熠宸。

    “谁跟你说她要逃婚?”

    穆熠宸烟抽了快一半才突然想起来问了句。

    “呃!就是他们工作室的人。”

    赵淮想了想,不敢出卖小美,可是

    “哈哈,他们工作室的人不就是那个小美吗?你不就是跟她一起玩吗?”

    江之远忍不住吐槽。

    “我们俩没成,我们俩更像是兄弟,所以我们现在以兄弟相称了。”

    赵淮怕江之远他们还误会他在追小美所以解释。

    江之远听后嘴角动了动,是骂人,但是没骂出声来。

    穆熠宸有点头疼的捏了把眉心:你去跟着她。

    这话是对赵淮说,赵淮听后不自觉的眨了眨眼:啊?

    “跟着你小慕妹妹!”

    穆熠宸说完之后先直起身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把烟掐灭在旁边的垃圾桶。

    赵淮

    江之远:“我靠,看样子真有可能啊,如果小慕妹妹真的逃婚,那明天咱们宸哥可就好看了。”

    “好看?往后咱们兄弟的日子恐怕是就难看了,你还笑的出来?”

    赵淮看了江之远一眼,只得好心的提醒他,然后去跟钦慕。

    景峰跟秦逸忙完手头的工作就赶了过来,看穆熠宸脸色不好就看向他身边的人,江之远走过声在他们耳边道:小慕妹妹要逃婚。

    景峰跟秦逸

    “逃什么婚?到时候我们去盯着她,保证连只苍蝇都不能从我们眼前飞走。”

    秦逸看穆熠宸的脸色有点差,所以才那么说。

    “苍蝇你还是让它飞了吧!”

    景峰拍了拍秦逸的肩膀,忍笑。

    钦慕会逃婚?

    景峰不信。

    他们俩纠缠了这么多年,要是在这关头逃婚,钦慕应该不会甘心。

    “依我看,我们要做的就是好好准备这场婚礼,如果钦慕要逃婚,估计我应该是咱们几个里第一个知道内幕的人。”

    景峰说道。

    穆熠宸看了他一眼,同时也放下心来。

    江之远跟秦逸并肩站着,不怎么看好的盯着景峰跟穆熠宸。

    之后工作人员来找他们,他们就又走了。

    而赵淮的车子,也在半个小时后到达钦慕的工作室楼下。

    拿出手机在微信群里发了张图片,是钦慕的车子的图片。

    意思是她在工作室。

    江之远看完手机去给穆熠宸传话,穆熠宸其实偷偷地吐了一口气,他真的怕了,怕她会想不开逃婚。

    想起她那古怪的性子来,她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但是后来景峰的话的确是起到了让他心安的作用。

    景峰其实也有些担心了,所以在去帮忙之前,跟在他们后面悄悄给赫连好发了个信息。

    赫连好刚刚到钦慕的工作室楼下,看到信息后不自觉的笑了一声,回景峰:“我保证,她会出席婚礼。”

    钦慕跟简俨都在办公室里喝茶呢,赫连好上去之后敲了敲门,因为门是开着的,所以她打了个招呼顺便说:我带了个朋友过来。

    两个人好奇的朝着她身后看去,然后就看到赵淮。

    钦慕跟简俨

    “嗨!”

    赵淮其实有点尴尬,但是既然被发现了,就只能跟着上来,这里还舒服点。

    所以钦慕办公室里人一下子多了起来。

    “宸哥担心你逃婚,所以特地叫赵淮来看着你。”

    赫连好往沙发里面靠了下,抚摸着自己的小肚子对她说道。

    钦慕笑了笑:逃婚?我有那么蠢吗?

    这个价值不知道多少亿的男人,她会逃婚?

    那她不是成了世界上最蠢的女人?

    就算要走,也是婚礼之后。

    赵淮没想到钦慕会这么清醒,还以为钦慕会一气之下就离开呢。

    “呵呵!看来我们都低估你了。”

    赵淮尬笑。

    “我没想过要逃婚,婚礼已经准备了那么久,何况我逃婚的话,不是让那些窥视他的女人开心吗?”

    钦慕心想,我才不会让那些女人激动地夜里睡不着觉,那样对人家皮肤不好。

    “婚纱试穿过了吗?”

    赫连好问钦慕。

    “嗯!试过了!”

    钦慕答应了一声。

    “真是讨厌,试婚纱也不等我来。”

    赫连好立即说道。

    钦慕忍不住笑了一声:“我是想给你惊喜,明天让你乍一眼看到我这国色天香的模样。”

    赵淮怎么会想到,跟穆熠宸冷战的女人在朋友面前,竟然还能这么说笑。

    国色天香?

    还真是让人拭目以待。

    简俨一直没说话,赵淮看了他一眼:“倒是没想到jy会在参加婚礼。”

    “担心我抢婚吗?”

    简俨伸了伸长腿,笑着问了一声。

    赵淮

    他能说,他的确很担心吗?

    而且开始的时候,名单里是没有这位大神的好像。

    “作为师傅跟朋友,简俨都有理由参加这场婚礼啊,至于抢婚什么的,你以为他要是想的话,还有你们宸哥什么事情吗?”

    赫连好转头看着赵淮说道。

    赵淮

    赵淮的内心是这么想的:你个叛徒,是哪一帮派的自己忘记了吗?

    钦慕也被赫连好的话给吓到,不由的转眼去看了赫连好一眼,赫连好也看向她,呵呵笑着:“我开玩笑的。”

    钦慕

    简俨却是低了头,只是看着自己的手指甲两边,该修了。

    “不过,今晚你要住在哪里?你爸爸哪里?还是这里?亦或者就在穆家?”

    赫连好终于想起这件重要的事情。

    钦慕叹了一声:“钦家!”

    其实当初在这里成立工作室的时候,当穆熠宸提出婚礼的时候,她真的想从这里把自己嫁出去的,可是现在

    ——

    卓文跟她未婚夫中午下楼去吃饭,听说穆熠宸他们在吃饭便过去打招呼,路上她未婚夫搂着她的腰身问她:明天他们就真的举行婚礼了。

    “不是还没到明天吗?”

    她低声讲了一句。

    “嗯!还有不到二十个小时。”

    她未婚夫提醒他。

    卓文突然想到,她能拦得住他们圣诞节的婚礼,难道拦不住明天这场吗?

    到了那个包间之后卓文的未婚夫敲了敲门,里面服务生去开了门,看到他们后点点头。

    “我们是宸少的朋友,特来恭贺新婚。”

    卓文说道。

    “请稍等一下。”

    服务生说着又把门关上,然后进去弯腰在穆熠宸身边说了声。

    穆熠宸垂着的眸子抬起来,然后看向在座的几位。

    一分钟后服务生又打开门:两位请!

    里面正好还空了一把椅子,卓文让自己的未婚夫坐下,然后自己随意的坐在他一条腿上,端着酒杯跟他们笑着说:“想当年我可是喝遍澳洲无敌手。”

    “的确是,所以别人都好好地,就她把自己喝到医院去了。”

    她未婚夫笑着说道。

    众人

    这绝非一个简单的女人。

    “那有什么办法?像是干我这行的,竞争力也大,酒都陪不起,那怎么有未来?”

    “可是,不是应该用能力打动客户吗?”

    秦逸疑惑的问了声。

    “能力?能力只能是辅助,你们当我跟咱们穆太太这样有这么好的后台给她撑场子呢?唉!”

    卓文说着还看了穆熠宸一眼,然后无奈的摇头,又喝酒。

    众人看向穆熠宸,总觉得这女人不是无意间提到穆熠宸。

    “我爷爷身体不好,所以叫我代表他参加你们的婚礼了。”

    卓文看着斜对面的男人说道,虽然他们隔了几个人,但是卓文的眼好像距离穆熠宸很近。

    穆熠宸稍微抬了抬眼:嗯!

    “不过作为姐姐,却没有收到弟弟的结婚请帖,有点过分哦!”

    卓文突然又说了句。

    穆熠宸只好又抬眼。

    “那是因为一家只送一张,而且你不是圣诞节之后就说回去了吗?”

    是景峰。

    突然问了一声。

    卓文看向他,跟这位大少爷并不熟,但是知道这位大少爷曾经调查自己。

    “是啊,是要回去的。但是我老公不是来了嘛?我们俩就在这里吃喝玩乐一阵子顺便参加低低的婚礼,不知道这位帅哥觉得我这说法合不合适?”

    卓文突然抬手勾住她未婚夫的脖子,眼神直直的望着坐在穆熠宸身边的景峰问道。

    “合不合适你大概是不知道,但是我们却以为并不合适。”

    景峰继续说道,或者是习惯了看人嘴脸,所以他一点都不介意别人是什么表情面对他,他只关心自己关心的。

    “既然要留下,为什么不跟穆熠宸的妻子联系?开始不是以好姐妹自称吗?怎么突然就瞒着她单独联系她的丈夫呢?”

    秦逸也发问道,这女人看似犀利,但是却叫男人感觉不喜。

    “那还不是因为咱们穆太太不喜欢我?再说你们现在这是干什么?我来祝贺的,你们却在逼问我吗?我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什么,既然她不把我当朋友,我又何必在对她强颜欢笑,我跟穆熠宸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有什么事情还非得经过那个女人吗?”

    卓文也生气起来。

    “既然不是真心祝福,就不该参加明天的婚礼。”

    江之远抽了口烟,然后眯着眼,从吐出的烟雾里看向旁边的女人。

    卓文的脸上彻底垮下来。

    她没想到,穆熠宸最好的兄弟们,竟然会当着穆熠宸的面前这么跟她针锋相对。

    “看来你在穆总的朋友面前并不受宠,以后还是要好好爱我才好,不过你们就这么看不起我?在我面前这么羞辱她真的合适吗?”

    卓文的未婚夫突然说了一声,然后把卓文扶了起来,自己也站了起来。

    “兄弟们,我们明天婚礼再见。”

    卓文的未婚夫冷了脸,看着在场坐的各位然后拉着卓文转身就走。

    卓文走前还不甘愿的一直扭头看着穆熠宸,其实此时她多希望穆熠宸跟她道个歉,也不枉她这段时间的疲惫。

    可是什么都没有!

    等他们俩走后,江之远问了一声:“这女人虽然看来像是搅局的,但是她应该不是想要抢走宸哥吧?看上去她未婚夫挺宠爱她的。”

    “她未婚夫家,在澳洲,是很出名的黑道世家。”

    秦逸突然说了一声,房间里又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江之远转瞬就后悔自己刚刚说的话,那男人该不会找人弄死他吧?虽然他在道上也有些朋友,可是人家可是黑道世家啊。

    ——

    那晚钦慕在穆家给儿子喂了奶便去了钦家,穆熠宸回去的时候她已经不在家。

    隔天,两个人要再见面的时候,已经是在钦家。

    她的头上蒙着一层红纱,在众目睽睽之下被穆熠宸抱了起来,在尖叫声,欢呼声,跟掌声中,把她从钦家抱出去。

    超豪华的婚车上,江之远负责当他们的司机,从后视镜看着坐在后面却全程没有交流的两个人,不自觉的皱了皱眉:“你们俩好歹做做样子,没看到这前面有摄像机吗”

    钦慕跟穆熠宸同时抬眼朝着前面看去,但是依旧还是都没做样子。

    那实在是太累。

    酒店前面的广场,一众人等早就等在那里,几十家媒体全都围在那里,架着高档摄像机准备就绪。

    白色的地毯铺在绿色的草坪,当穿着黑色的礼服的男人牵着穿着白色婚纱的女人一同从车子里走出来,朝着铺满花瓣的地毯上走去的时候,摄像机也开始缓缓的动了起来。

    那时候,钦慕早已经又遮上了红色的头纱,风轻轻地一吹,她什么都看不清,只是看着自己的脚下,也看着他黑亮的皮鞋。

    今天穆熠宸穿的是她设计的礼服,不过这是他第一次穿,之前两个人一直在闹别扭,所以他一直都没穿。

    钦慕知道他的尺寸,他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节的尺寸她都了如指掌,或许是因为跟职业有关,她轻易就能掌握那些,所以,礼服现在穿在挺拔的他身上,完美。

    嘉宾们全都是很正式的打扮,男士都以西装为主,女士都穿了漂亮的礼服,站在白色的地毯两边为他们鼓掌祝福。

    ------题外话------

    今天的第一更!下午还有更新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