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5 婚礼(5)
    他握着她的手,紧的她发疼。

    可是没有挣脱!就那么任由他握着,走向前面司仪那边。

    钦慕看到司仪的时候整个人都愣住了,随即却忍不住笑开。

    因为简俨显然也有些受不了这幅重任,紧张的皱着眉头,还扯了扯嗓子,一双眼里都是我不情愿四个字。

    穆熠宸抓着她的手一直不愿意松开,尤其是到了简俨身边的时候。

    钦慕只得抬眼看他,穆熠宸透过那层红纱,勉强看清楚她的表情,也终于记起,自己得放开她一会儿。

    简俨作为司仪,主持人,看着他们俩你侬我侬后终于还是往前走了一步:“大家上午,我是简俨!”

    没有过多的介绍自己,讲了自己的名字开始看了眼主持稿,然后便开始了他今天,也是这一生唯一的一次婚礼主持。

    “尊敬的各位来宾,大家上午,今天是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在这寒冷冬天,我们迎来这激动人心的时刻,穆熠宸先生,跟钦慕小姐的婚礼,嗯!这两位,两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没想到他们还是走进了神圣的婚姻殿堂。”

    那句,主持词里是没有的,他说完后不自觉的笑了一声。

    台下也突然笑起来。

    钦慕先是震惊,然后不由的低了头。

    他们有吵架那么勤快吗?

    台下全都是亲朋好友,全都是他们最尊贵的客人,这个时候调侃……

    师父呀!

    钦慕心里叫苦,穆熠宸却坦然的多,只是眼神直直的盯着他的新娘。

    这一天,终于还是被他盼来了。

    虽然婚礼拖延过,虽然担心过她会逃婚,但是终于,她现在就在他眼前。

    “我们还是要祝福他们,毕竟他们是宁愿一辈子痛苦的纠缠着也不愿意放开彼此的两个人。”

    简俨看向旁边的一对新人,由衷感慨。

    这不安套路来的司仪……

    其实简俨看了主持人的台词,但是那些形容新娘多美,形容新郎多帅的词,对他来说简直是俗不可耐,这还用讲出来吗?不是瞎子应该都能看到。

    台下长辈们,朋友们都坐在前面,后面也是一些小辈的弟弟妹妹,还有生意场上的一些人,当然,钦海明这边也来了不少客人。

    卓文跟未婚夫也坐在前面,右边第三排,卓文的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但是并没有多少表情。

    她未婚夫看着她:回去后我们就结婚吧!

    卓文转眼看他:“结婚的事情着什么急?”

    她未婚夫没说话,只是又看向前方。

    “穆总,请把右手放在你的胸前,我要郑重的问一句,你愿意娶你身边的穆小姐做为你的妻子,永远爱她,呵护她,陪伴她,尊重她,一生一世吗?”

    后面那尊重两个字,被简俨念的格外的清楚。

    穆熠宸虽然没有回他那头,但是自然是明白他的意思。

    “我愿意!”

    穆熠宸望着还没有摘下头纱的钦慕,声音低沉。

    钦慕抬眼看着他眼里的执着,她知道他是发自真心,这一刻。

    “那么,请新娘也把右手放在胸前,我同样要认真的问一句,你愿意嫁接受这位跟你青梅竹马却桀骜不驯的男子做你的丈夫,并且一生一世,永远敬他,爱他,无论贫穷富贵,疾病与痛苦,永远的不放弃他吗?”

    简俨又看向自己的徒弟,即便他知道她的答案。

    “我愿意!”

    钦慕望着穆熠宸,同样倔强,执着,那眼里,太过认真的神情,叫简俨只得低了低头。

    配乐是王菲的我愿意。

    后来简俨看着台下的观众,大家彼此心照不宣的笑笑,然后简俨宣布:“好,现在请新郎新娘互换戒指,然后请新郎掀开新娘的头纱,亲吻你的新娘。”

    简俨说完后推后。

    小美跟赵淮送上穆熠宸早已经准备好的戒指。

    因为她的左手还带着他们领证时候的素戒,所以穆熠宸便给她戴在了右手。

    钦慕也同样,戴上戒指后,钦慕只觉得脸被风吹了下,她脑子有点不太清楚,直到他突然低头,手捏着她的下巴,凑到她面前挡住她的视线,将那个吻霸道的展示在众人面前。

    台下突然掌声雷动,年轻人还都相当配合的叫起来。

    台下的长辈们也是都很感动,冯芳华怀里抱着孙子,穆子豪怀里是孙女,两个人紧挨着。

    老爷子在最大的长辈该做的位子坐着,景家老爷子也坐在他身边,看到他们俩终于结婚,景家老爷子眼里的神情,也有些平静。

    有些事情,终究是该化上个句号了。

    江宴跟穆倾心虽然昨晚上才赶过来,但是没有错过婚礼,两个人抱着儿子,都很开心,也很感动,尤其是穆倾心,平时没心没肺的,这会儿却靠在江宴的肩膀,低声对江宴说:“阿宴,这是我看过最好笑的一场婚礼。”

    因为司仪。

    但是明明嘴里说着好笑,却眼泪汪汪的。

    江宴手搂着她,看着台上亲吻的两个人,不自觉的叹了一声,青梅竹马?青梅竹马也需要耗尽几十年才确定彼此的心意吗?

    温如暖站在边上并没有去坐下,看着他们完成仪式后温如暖对旁边的男人说了一声:我们回去吧?我跟钦慕说过了,晚上直接去酒店吃饭。

    “嗯!”

    张总答应了一声,然后两个人回家去带孩子。

    快过年了,其实大家都挺忙的。

    但是这场如期而至的婚礼,还是叫这个年,变的与众不同。

    这也成了年前荣城最大的新闻。

    工作室的同事,还有穆熠宸的秘书溪梦,坐在一起。

    作为同事,虽然都坐在后面,但是却全都是送上最真诚的祝福。

    溪秘书压根不知道自己能来参加婚礼,他们这场婚礼大咖云集,但是穆熠宸还是给了她一张请帖,并且让她不用掏份子钱。

    景峰跟赫连好作为他们俩最好的朋友自然坐在第二排,只是景峰后来往后看了一眼,一个娇丽的身影,在人群后面站着,她头上带着一个很深的帽子,穿着漂亮的大衣跟连衣裙,在礼成后悄悄离开。

    一眨眼,已经过去一年。

    景峰竟然忍不住低头,在这个喜庆的日子里。

    赫连好看着他:“怎么了?”

    “没事!”

    景峰说着,抓起她的手放到自己的腿上。

    不久,就是丢捧花的时候,周围围满了漂亮的未婚女孩,还有些男孩也在边上起哄。

    捧花被溪秘书抢了去,顿时成为全场的焦点,溪秘书抱着捧花直接懵了,看着周围人都在欢呼她过了好久才勉强震惊下来。

    中午吃完饭,下午便在酒店的客房里休息,还是老样子,在钦慕之前住过的那间客房里。

    两个人进去后穆熠宸就把外套脱了放在一边,一转头就看到她直挺挺的往里走去。

    他站到卧室门口,就看到她转了个身直接躺在了床上,两只手张开着,像是超累的样子。

    这幸好是没有怀孕的时候举行婚礼,否则,除了紧张不说,就是站着那么久,她也得把腿给累肿了。

    穆熠宸慢慢走过去,直接用膝盖抵开她的膝盖。

    裙子被他一点点从腿上抓起来,钦慕本来睁着一双大眼望着屋顶,被他突然暧昧的动作搞的立即看向她。

    今天带了假睫毛,本来就超难受,一垂下眼看穆熠宸,上下眼睫毛感觉都要纠缠在一起,也因为过分硬所以很难受。

    “你要干嘛?”

    穆熠宸没说话,只是跪在床沿,将她的裙子继续往上。

    “喂!你别乱来啊,我已经要累死了。”

    憋了好几天了,本来是想等晚上。

    但是穆总想了想,都老夫老妻了还等什么晚上,所以手从她的裙子里直接去摸她的短裤。

    钦慕……

    “穆熠宸你别闹。”

    她立即爬了起来,但是他已经。

    钦慕……

    他们这两天甚至都没有沟通过了,钦慕去了钦家也是冯芳华告诉他,他也没打电话问她在那里睡不睡得着,只是忙着布置婚礼的一些事情。

    除了今天在钦家的时候要说别人让他说的那段台词,还有在婚礼现场的时候说的那句我愿意。

    他们已经好几个月没做了,其实穆熠宸也已经忍到极限。

    当然,如果她身体还是不允许,那么他依旧能继续忍着。

    但是现在……

    她好好地一个人在他面前,今天见她遮着面纱的第一眼,他就想了。

    休息室的门被适时地敲响,钦慕震惊的想要爬起来又不能。

    两个人在床沿就那么别扭的姿势。

    穆熠宸烦躁的要命,刚刚解开皮带,做足前戏。

    穆熠宸提上裤子后去看了她一眼,发现她的脸红的跟个猴屁股一样,不自觉的气馁的叹了一声,然后转身去开门。

    “慕慕在里面吗?趁着有空给橙橙喂奶。”

    冯芳华跟穆倾心站在门口,他一开门,娘俩嘟囔着就抱着孩子走了进去。

    穆熠宸……

    喂孩子?

    今天是他的大日子,然而他的母亲跟他的亲妹,竟然只想着孩子,就不能考虑考虑他的感受?

    穆熠宸站在门口烦躁的想要抽烟,却是一摸腰上,发现外套在里面。

    便又跟了进去。

    冯芳华想要她给孩子喂奶,所以她只得脱下婚纱来。

    然后穆熠宸一进去就看到……

    “钦慕,以后我是不是真得叫你嫂子了?”

    穆倾心坐在一旁看着钦慕喂孩子问道。

    “不用啊,还是叫我钦慕就行。”

    钦慕轻声回答她。

    “你们俩一样大,干嘛搞的那么表面化,我看你们互相叫彼此的大名,更像是亲人。”

    冯芳华坐在另一边的沙发里说道。

    “这倒是!不过妈,我们才不是像是亲人,我们就是亲人呢。”

    穆倾心说着这话的时候,竟然有些骄傲的。

    钦慕转眼看她,倒是没想到穆倾心这么坦诚的承认她。

    穆熠宸走进去拿了外套:“我出去抽根烟,等下把孩子抱走。”

    他的眼神有些淡漠,又有些无奈。

    穆倾心看着她哥走后忍不住眼神暧昧的看向钦慕:“喂,你们俩刚刚是不是在干那事?”

    钦慕一听那话,耳根子刷的就热了。

    长辈还在呢。

    “别乱说。”所以像个小女孩一样小声提醒她。

    但是眼神却已经把自己出卖。

    穆倾心叹了一声:“也难怪,毕竟是新婚燕尔。”

    “他们俩这还叫新婚燕尔?不是早几年前就新婚了吗?”

    冯芳华想到他们欢欢都那么大,忍不住提醒。

    顿时两个女孩子都有些尴尬,穆倾心扯了扯嗓子:“妈您也真是的,怎么这么不懂呢?”

    “懂什么?”

    冯芳华问。

    穆倾心看着她老妈瞪着一双‘纯洁’的大眼,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钦慕也低着头不敢再说话。

    后来她们俩就抱着孩子离开了,因为穆总去客厅抽了根烟,然后就一直站在门外等着了。

    “哥!不好意思打扰你们哈。”

    穆倾心走之前不忘打趣穆熠宸。

    穆熠宸只低垂着眼帘看着他妹妹,直到那丫头脸上的笑容消失。

    之后房间里又只剩下两个人,钦慕正在用力的拉腰上的拉链,不小心把边给挤住了,不上不下的。

    她起身,一边扭着身子继续拉拉锁,一边往洗手间的方向去。

    “干什么?”

    穆熠宸突然转身进来,贴着门口问了句。

    “过来!”

    钦慕转头看他,想到他还在,自己干嘛这么累,所以命令了一声。

    穆熠宸走过去,钦慕转身:“帮我把拉链拉下来再重新拉上。”

    穆熠宸低眼看着。

    因为结婚,所以里面今天穿的是红色的内衣,虽然他只看到一点点,但是还是有点崩溃。

    “晚上还穿这一条?”

    他问了一声,然后两条腿贴进她,手在她的拉链上一提。

    “嗯!”

    钦慕感觉着他很用力,但是拉链成功的顺畅了,只是他却没有帮她拉上去,而是直接拉下去。

    “干嘛?等下又得去化妆了。”

    钦慕看他那样子就知道他要干什么,立即想要退后。

    穆熠宸直接把她抱住,低沉的嗓音对她说:“我看看里面今天穿了什么。”

    通常她里面穿什么他都是知道的,但是昨晚没有在一起,所以他实在是不清楚。

    “不要!”

    钦慕立即又想躲,一双手在他的胸膛抵着想要推开他。

    “再抗拒的话,可能会发生不好的事情。”

    穆熠宸提醒她,然后将她的礼服从肩膀往下抚开。

    钦慕……

    “什么不好的事情?”

    钦慕的手一边护着自己的肩膀不让他得逞,一边低声问。

    “比如你师父送你这件婚纱,可能会被毁掉。”

    钦慕的手顿时就没了力气。

    穆熠宸得意一笑,不,是邪恶的。

    “现在——”

    “去床上!”

    钦慕特别认真的说,然后就要转身去床上。

    “我抱你!”

    穆熠宸却突然说了一句。

    钦慕抬眼震惊的看着他,他却不费吹灰之力的将她大横抱了起来。

    不知道怎么的,眼睛就湿润了。

    钦慕看着他棱角分明的轮廓,看着他那冷漠的五官。

    他是不会笑了吗?

    想到那晚师父问他的话,想到他的回答,钦慕才又低了头,隐忍着心内的动荡,将眼内的薄雾也逼退。

    “仔细想想,虽然每次都是你来找我,可是从小到大你好像都是说一不二,好像从来我都听你的。”

    “你是想说自己像是一只小哈巴狗吗?”

    穆熠宸把她放在床上,听着她低软的声音反问道。

    “你才是哈巴狗!”

    钦慕嘟囔了一声。

    哪怕是从来都是她听他的,但是她也是个人,一个有血有肉有脾气的人。

    她才不至于傻到跟什么阿猫阿狗的比较。

    只是仔细一想,心里有些难过而已。

    他们俩之间从来没什么公平之说,他从来都是那个执行者,也是那个下达命令的人。

    他的手已经伸进她裙子里,还坏坏的对她说要让她穿着裙子跟他做。

    其实穿不穿,或者穿什么做,如果他喜欢,她都会觉得很好,都能找到感觉。

    穆熠宸突然翻身压着她:“不要在胡思乱想,男强女弱没什么好质疑的,你只要知道我心里没别人,身体也不可能给别人,就好了。”

    钦慕过了几秒才忍不住笑了一声:“你以为你给我很多了是不是?”

    “如果你觉得不够,我以后会继续努力。”

    穆熠宸说,却没吻她的唇瓣,直接将唇瓣覆在她的美颈上。

    今天她颈上其实还擦了粉。

    不过好像不重要了。

    他在烦心。

    ——

    晚上,面对那场盛大的宴会,钦慕跟穆熠宸都很是开心的配合着另外专业的主持人跟大家玩起来。

    穆熠宸还当众给她下跪,向她许诺。

    “未来,无论多少年,活着的时候我们都在一起,死了以后,让孩子们把我们埋在相同的墓穴。”

    不知道为什么,周边的人都没敢立即笑。

    直到景峰带头鼓掌,其余人才慢慢的开始鼓掌,然后又叫好起来。

    他这样的表白,让之后几天的荣城广为流传,成为最好的表白利器。

    但是钦慕,却讨厌极了他今晚这样的表白。

    赫连好跟温如暖站在一块,温如暖凑到赫连好耳边小声问:“宸少怎么了?”

    “谁知道?闹别扭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赫连好无奈的叹了一声,想着他们俩现在这状态,真是烦忧。

    之后他们俩又笑着,钦慕还踮着脚去亲了他的脖子。

    嗯!

    在他颈上留下一排重重的牙印。

    穆熠宸一只手扶着她的腰,不,是握着。

    在她的牙齿越来越用力的咬在他的脖子上,他手上的力道也在加大。

    或者腰上的肌肤早就泛红了。

    可是不要紧。

    “下面让新郎新娘给我们讲讲他们的恋爱史怎么样?虽然听说是青梅竹马,但是总有一个是先开口的吧?”

    主持人跟台下互动着,顿时太小又笑起来,有些人认为肯定是穆总出击,女孩子们却认为是钦慕先勾引的穆熠宸。

    “你们俩到底是谁先捅破那层窗户纸?”

    主持人拿着话筒,站在他们俩旁边。

    穆熠宸看着钦慕,钦慕只是看着台下,保持最完美的状态。

    “是我!”

    穆熠宸想了想,然后对着话筒说了句。

    他承认的痛快,台下有人立即吹口哨。

    “在什么时候?听说你们俩很小就一起远走巴黎了,肯定是在巴黎表白的吧?”

    主持人又问道。

    台下座位上的人都专注的听着,仿佛这是一个极其让人好奇的话题。

    “我第一次吻她,是在巴黎,在她十三岁的时候吧!”

    穆熠宸回答,然后转眼看向钦慕,像是要找她确定。

    钦慕如星光般璀璨的眼眸看他,然后微笑着对话筒说:“记不清了!那是一个黑夜,在回家的途中,是霸道总裁式的索取,不过穆总那时候没说喜欢我。”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尴尬了。

    “哦?穆总有没有什么想要对新娘说的?看上去新娘并不是很满意你的回答呢。”

    主持人依旧笑呵呵,这种事他看多了。

    “领证前我应该的确没有好好表白过,但是从十几岁就离开家人去追随一个女孩,我觉得那已经是最长情的表白。——你们觉得呢?”

    ------题外话------

    钦慕:穆总好酷啊,作者,他都要把我吓死了你看到没有?

    作者:呵呵呵!从来没见过像是穆总这么一本正经的表白的霸道总裁,穆总你可以笑一笑吗?

    宸哥:我还笑得出了?你问问她下午对我做了什么?

    钦慕: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