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6 婚礼(6)第三更
    “他们俩不会打起来吧?”

    温如暖实在是担心了,看他们俩在回答主持人问题的时候,分明都笑着,却是比这腊月的天还冷。

    “应该不会,都是要脸的人。”

    赫连好说了句,但是还是不自觉的去摸着自己的小腹喘气,心里总是不安。

    当多数人都在嘲笑新郎官那句最长情的表白太文艺的时候,钦慕只是配合的说:“我觉得穆总说的很对呢!”

    在这种场合,钦慕称呼他为穆总。

    如果不是她脸上笑的那么好看,大家都会以为他们吵架了,此时,大家都以为那是他们俩打情骂调的爱称。

    “感谢穆总这么多年的陪伴。”

    钦慕继续笑着说道。

    穆熠宸转眼看她,分明在笑着,但是那眼里摄人心魄的神情,却叫看到他的女人心里如被插了一把刀。

    不过就算是插了刀子在心口,此时钦慕也能笑的很好看。

    今天是他们的婚礼呢!

    盼了这么久,好不容易盼来的。

    “你们夫妻俩平时对对方都是怎么称呼的?在家的时候都是叫老公老婆吗?还是心肝宝贝?”

    “他比较习惯叫我穆太太。”

    钦慕双手抱着话筒,很是配合的回答。

    “那是因为她喜欢叫自己的老公穆总。”

    穆熠宸立即说道,尖锐的目光看着台下,似是在笑。

    “哎呦,没想到两位是这么有趣的人,开始其实还以为像是穆太太这种很文艺的女生应该是很羞涩的呢。”

    主持人把注意力集中在钦慕身上。

    “羞涩什么的,也不能当钱用。”

    钦慕只微笑着,声音很轻。

    但是在场的还是都听到了。

    “哎呦,穆太可不是缺钱的人呢,穆总的身家那可是算也算不清楚的。”

    主持人立即打趣道。

    “穆总的身家,跟我有什么关系?”

    钦慕回答。

    主持人……

    穆熠宸转头看她,微微一笑,将她的肩膀搂住,对她低声道:“乖一点,否则明天早上下不了床了。”

    钦慕……

    她的手里还举着话筒好吗?

    这下周围那么多人,全都听到了。

    穆总威力无穷哦。

    有些女孩早就红了脸,还在跟旁边的朋友窃窃私语着什么。

    钦慕心里一万只草泥马又狂奔而过,但是她却只笑了一声,点点头不再说话。

    穆熠宸的手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屁股,然后又对着台下的亲朋好友解释:“我们俩最近有点小矛盾,不过正如上午jy所说,我们俩吵架是很寻常的事情,所以大家不必惶恐。”

    钦慕没想到穆总竟然能这么镇得住场。

    主持人又接过话:一对新人让气氛变得这么紧张,下面咱们的第二个环节开始之前,先让新娘新郎舌吻十分钟怎么样?

    台下立即高声呼喊,仿佛主持人是顺应民意了。

    “如果我们俩舌吻十分钟,大概需要清场了!”

    穆熠宸说道。

    但是还是转瞬就扭头去亲了身边一直在保持微笑的女人。

    钦慕的话筒差点碰到下巴,但是怕接吻发出不合意的声音来吓着大家,她还是条件反射的把话筒放到了背后。

    穆熠宸的一只手搂着她纤细的腰上,另一只手轻轻地扣住她的后脑勺。

    钦慕觉得自己的腰有点僵硬,他把她压的有点底。

    真当时在拍偶像剧呢?

    只是短短两分钟,穆熠宸在她的口腔里扫荡。

    然后搂着她的腰把她扶起来,拿着话筒说:下一环节。

    大家还没回过神来。

    “这两个家伙真是……”

    赫连好快要被他们俩下出心脏病来。

    穆倾心突然走过去她们俩身后,搂着她们俩肩膀:“怎么着?是不是感觉到我哥凶凶的荷尔蒙在燃烧?”

    “我们是怕你哥忘了在场还有很多来宾。”

    赫连好好心提醒。

    “嘿嘿!不过他们俩到底为什么吵架?因为那个卓文吗?可是那个卓文不是有未婚夫了吗?”

    穆倾心有点不理解,转头去寻找卓文跟她未婚夫的位子。

    忽明忽暗的灯光下,穆倾心好不容易寻找到那两个人,卓文正在她未婚夫的耳边低语着什么,看表情的话,分明是很开心。

    但是为什么,钦慕给她的感觉,好像卓文是破坏他们俩感情的小三呢?

    “这叫人不可貌相!”

    温如暖笑着回她一句。

    “唉!这些女人啊,真能演。”

    穆倾心叹息着说,继续搂着她们俩的肩膀看向上面。

    秦逸他们都突然跑上去,在主持人的配合下,开始折腾钦慕跟穆熠宸。

    这晚,婚宴结束之后朋友们都没回家,而是去了楼上会所。

    秦逸景峰他们全跟着,穆倾心跟江宴也在,摆明了要闹他们俩。

    “今晚就到这儿吧!”

    穆熠宸回应道,他是真累了!

    “刚刚那么多人我们兄弟们都没有好好地敬你们两杯,说什么你们俩也不能躲过去了,而且现在已经在包间门口。”

    “她不能喝酒。”

    穆熠宸看向里面,钦慕正在脱鞋呢,今天穿了双特别细的高跟鞋,简直要累死她。

    “知道她不能喝,新郎官不是能喝吗?”

    江之远笑,然后几个男人推开穆熠宸,直接跳到里面去。

    钦慕吓一跳。

    超大的豪华包间里的音响被打开,服务生已经陆续来上了各种酒品跟果盘。

    后来穆熠宸坐在沙发里看着,江之远竟然在跟钦慕斗舞。

    钦慕已经换了简单的连衣裙,到膝盖处。

    但是她一曲起来膝盖的时候,裙摆晃动,还是引人遐想。

    最起码他是遐想了。

    “倾心,一起来!”

    钦慕难得这么开心,然后拉着倾心跟温如暖还有小美全都玩起来。

    赫连好因为挺着肚子,所以只是坐在一边看他们玩。

    但是这会儿看钦慕那么开心,她也终于放了心。

    穆熠宸坐在旁边忍不住点了根烟,但是看到赫连好后又要灭掉。

    “没事!”

    赫连好小声对他说。

    穆熠宸这才又抽了口,然后眯着眼看着前面在跟朋友跳舞的女人。

    “景峰!小时候你可是说要把我当妹妹的哦,妹妹结婚,哥哥是不是应该献上真诚的祝福?而且你还娶了我最好的朋友哦。”

    钦慕说笑,其实她已经累的脸色发红,不过房间里的灯光暗了,所以她什么也感觉不到。

    景峰无奈的放开赫连好的手,让赫连好自己坐在沙发里,站到前面去,一只手捏着自己的酒杯,一只手搂住钦慕的肩膀。

    “做哥哥的抱一下妹妹的肩膀,妹夫不会生气吧?”

    景峰先问了下坐在他老婆另一边的男人,然后才又笑着说:“的确,小时候我说过这丫头是我妹妹,遇到麻烦尽管找我,可是后来她从巴黎回来,我为了自己的亲妹妹,没少让她受委屈,妹妹,今晚哥哥跟你道个歉。”

    景峰说着举起酒杯。

    钦慕其实也很想喝,但是因为儿子还在吃奶,所以只得跟他干果汁。

    “这就客套了不是?”

    钦慕问他。

    “穆熠宸,那时候这丫头刚回国,你说可以跟我一起结婚的时候,我真的以为你要娶的是我亲妹妹而不是这个妹妹,你可是把我骗的好苦。”

    景峰握着酒杯的手,献出一根手指来指着前方坐在沙发里无奈扶额的男人。

    穆熠宸冲他笑了笑,笑的有点无力。

    “后来我才知道,这小子要结婚的人是这个丫头!”

    景峰说着又看向钦慕。

    钦慕微笑着,舔了舔自己有点甜腻的唇瓣,然后在景峰的耳边低声说了句话。

    景峰的眼神突然有些恍惚,但是在别人看来好似有些暧昧。

    钦慕说完后就离开他,然后对众人说:“让景检给咱们跳一个如何?”

    众人立即起哄,上次景峰跳舞还是在自己的婚礼上。

    “今天我只是配角,还是让主角上场吧。”

    景峰看向穆熠宸。

    穆熠宸正要站起来,钦慕说:“不不不,现在,你们才是这里的主角。”

    穆熠宸又靠在那个舒服的沙发里,心情却是有些烦闷。

    整个晚上,她看过他几眼,他数的很清楚。

    江之远跑上去跟景峰尬跳了两分钟,景峰举手投降又坐回去,江之远立即把温如暖拉了起来跑到中间去。

    也不管张总是不是不高兴,江之远就给温如暖抛媚眼。

    温如暖无奈的笑了笑,但是配合着大家跳起舞来。

    后来简俨也来了,不过他只是说了两句祝福的话就一直坐在沙发里看他们玩。

    穆熠宸后来被逼无奈跟江之远还有景峰拼酒品,等到一两点钟,他们才散了。

    然后在楼上找这个包间就进去睡了。

    钦慕也搂着穆熠宸去了,他们走得晚,钦慕转头看着里面,简俨还坐在里面,她看着他的背影,想了想叫了声:“简俨。”

    简俨回头,失魂落魄的眼神撞入钦慕的眼里。

    “明天我可能没办法去送你。”

    她有点累,因为身上的男人太重。

    “嗯!去休息吧。”

    简俨答应了一声,此时房间里的灯光还是那种昏暗的灯光,但是音乐已经停了。

    “别喝酒!烟也少抽。”

    钦慕怕他是控制不住,所以特意提醒。

    简俨笑了声,钦慕扛着穆熠宸走。

    工作人员在外面等着,见她出去就立即上前帮忙。

    钦慕心里骂他是猪,本想把他交给工作人员,他却牢牢地搂着她的脖子。

    钦慕没办法,只得驾着他上楼。

    终于又到了他们的客房里。

    她看着房间里的地上扑了满满的粉色的玫瑰,到卧室去后看到卧室里的床上也是摆了一箭穿心的造型,不自觉的叹了一声。

    心想,现在疲惫不堪的,谁还有心情欣赏这些?

    “少奶奶,这都是宸少亲自准备的。”

    客房部经理带着人离开,钦慕却看向被放在床边躺着的男人。

    他什么时候来准备的?

    晚上他离开了一阵,但是……

    原来他是来了房间里。

    钦慕走过去,刚刚在会所的包间里她脱了休息了一会儿,现在看着脚上的鞋子,突然有种迈不动步的感觉,赶紧贴着墙根抬起腿来把鞋子扔掉。

    走到他身边去,在他身边躺下,然后用力的吐了口气。

    累!

    只幻想过穿上白纱的那瞬间,却没想到,原来那只是昙花一现的美好,接下来的一整天,都疲惫不堪。

    她的嘴唇有点发干,嘴上的口红早就被他晚上亲的快没了。

    她抬手摸了下自己的嘴唇,擦了擦唇角那一点点的红色,看了眼手背上的痕迹后又仰头看向躺在自己身边的男人。

    爬起来到床尾帮他脱掉鞋子,然后又骑到他身上去,将他的外套扒掉,将他的衬衣扣子一粒粒的解开。

    却在解皮带的时候突然被他的手抓住。

    钦慕抬眼去看他。

    他的眼睫动了动,只是就那么平静的看着她。

    钦慕愣住,心跳都慢了半拍。

    “穆太太。”

    “切!”

    钦慕甩开他的手,心想你不是喝醉了吗?

    “如果我不装醉,他们还不会散开。”

    穆熠宸把她的手拉到怀里,压着她翻了个身,两个人都侧躺着,面对着面,他倾诉。

    “既然都是自己人,让他们闹个够不好吗?”

    “你在跟我开玩笑?”

    钦慕抬眼看他,看他邪魅的唇角。

    “今天是我们的新婚夜,下午没做完的事情,现在必须做完。”

    钦慕……

    “你以为今晚不用做了?”

    穆熠宸又问她。

    钦慕只想堵住他的嘴。

    “想都别想,今晚怎么我都要把你的骨头啃干净。”

    穆熠宸压上去,低哑的嗓音在她唇边。

    钦慕甚至能感觉到他嘴里的酒气,情不自禁的屏住呼吸。

    他的唇瓣有些凉,贴在了她唇上,压在了她的唇上。

    一双手伸进她漂亮的连衣裙里去,再也不管不顾。

    钦慕的双手勾住他的肩膀,想到两个人的初夜,然后搂着他翻身。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吗?”

    钦慕趴在他胸膛问他,一双手抵着他的肩膀不让他再动。

    “要再来一次吗?那次你可是差劲的很。”

    穆熠宸眯着眼望着她,声音充满了魅惑。

    “可是经过穆总这么多年的调教,我也从钦小姐成了穆太太,难道穆总的调教不成功?”

    钦慕挑衅。

    穆熠宸无话可说,双手摸着她的腰上:“先把衣服帮我脱了。”

    钦慕抬手去帮他脱下衬衣,精壮的上半身楼出来,钦慕又去脱他裤子。

    嗯。

    这些事情,她干起来还不算费力。

    穆熠宸却等不及帮她那么温柔的脱衣服,躺在床上抬着手直接将她衣服粗鲁的掀起来。

    钦慕上面看上去还很整齐。

    但是往下看的话……

    天亮以后钦慕从里面出来遇到卓文,她只是想去见简俨而已,但是卓文刚好从隔着几个门口的地方出来。

    两个女人互相对视,这次,必须面对。

    卓文走上前去:“恭喜,还是如愿的做了穆太太。”

    “谢谢!”

    钦慕看都没看她,只是出于礼貌的回了两个字。

    “不问我为什么还在这里?不问我什么时候离开?”

    “最好永远别离开。”

    钦慕这次看向她。

    卓文不理解的看着她。

    “我才有机会撕下你脸上这层假皮。”

    钦慕敏锐的眼神盯着卓文的眼,卓文的脸色一白,转瞬却扭了头,侧过身不与她对立:“你凭什么这么说?你不会是因为自己父亲出轨,所以就认为全天下的已婚男人都会背着妻子出轨吧?”

    “不!我只是认为,像是勾引我父亲,害的我母亲车祸的精明女人还是不在少数,尤其是像卓小姐这种看上去这么高冷的,其实骨子里下贱的要死的女人,作为正室的我,的确是有必要防一防的。”

    卓文还不等钦慕说完,只是听到下贱的要死几个字她就忍不住上前,抬起手来就要打钦慕,钦慕敏捷的眼神却立即捕捉到她的动作,抬手就接住了她有力的手腕,钦慕看着卓文气的发白的脸笑了笑,她承认,她的确生气了,因为卓文提到她父母的事情,所以她故意说了那样的话反驳卓文。

    “钦慕你不要欺人太甚。”

    卓文说道。

    “是吗?我可不是把什么人都当对手的,还是卓小姐这么快就怂了。”

    钦慕敏锐的眼神望着她。

    “我们走着瞧!”

    卓文甩开钦慕的手。

    “卓文!记住我的话。”

    钦慕说完之后就要从卓文身边离开。

    卓文却突然反握住了钦慕的手腕,把钦慕逼到墙根上,一只手抵着钦慕的肩膀旁边,压了压自己身上的火气,直视着跟自己差不多高的钦慕笑了笑:“钦慕,我说过很多次了,我对你老公真的没有兴趣,我留在这里是因为我未婚夫,他是黑社会,正在躲避澳洲的一些事情所以我们才会在这里逗留。”

    “谎言太多,哪怕你此刻说的是真话我都不会再相信,何况——”

    钦慕抬手,卓文脖子上缠着的丝巾钦慕觉得造型有点不漂亮,所以轻轻地帮她拽了拽,然后抬眼直视着卓文。

    卓文这一刻真的是被她气的要炸开,她知道钦慕没说完的话是什么。

    简俨早晨七点多的飞机,钦慕紧赶慢赶还是晚了。

    其实简俨宁愿不见她。

    钦慕在机场旁边的咖啡店里想了很多,一个上午很快就过去了。

    她的手机还在床头上。

    穆熠宸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半,她不在,但是她的手机在响,他伸手去捞着她的手机接了起来,捏着自己的眉心:“喂?”

    “穆总?钦钦不在吗?”

    “应该在洗手间,我帮你叫她。”

    穆熠宸正好想去洗手间,所以把手机扔在床上便去找她。

    可是,当他推开洗手间的门,里面空荡荡的根本没有她的人影。

    他的眉心突然挣开一下,然后又死死地拧在一块。

    客厅里也是,根本没有她的人影。

    ——

    酒店的工作人员说看到少奶奶早上不到七点就出去了,穆熠宸想到今天简俨要回巴黎。

    她是去送行,还是一同离开了?

    她早就不想要他,所以连做唉都那么力不从心。

    可是,孩子呢?

    她什么都不要了吗?

    穆熠宸想到孩子,颓废的坐在沙发里的身体立即又站了起来,直挺挺的站在那里。

    “欢欢?欢欢在跟她弟弟玩呢?今天欢欢好像很开心,一直在哄弟弟。”

    冯芳华开心便多唠叨了两句,却没想到那头提前挂掉了,放下手机后她对旁边坐着老公说:“这小子大中午的还不回来也就罢了,怎么问些莫名其妙的问题?”

    穆熠宸去找了衬衣穿上,系扣子的时候听到门被人从外面敲响,还敲的挺用力的。

    “消失了一上午还敢跟我发脾气。”

    穆熠宸狠狠地抱怨完,然后低头看了眼自己起伏的性感胸膛,然后双手掐腰,低着头朝着门口走去。

    ------题外话------

    第三更来啦!飘雪今天棒棒哒!明天继续哦!372074154飘雪读者群期待小伙伴们加入哦!

    推荐飘雪完结文《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整天瞧不上你的男人一直拐着你在床上纠缠是种怎样的体验?

    ——

    婚前两人在西餐厅用餐,一个女侍应生跟陌生的她叫板,她冷傲的眼神凝视着那个女侍应生:“如果我说我是简少的妻子,你可以收起你的好奇心立即从我眼前消失?”

    尽管不相爱,但是决定回国跟他举行婚礼的那一刻她就绝不容许任何人对她这个简家少奶奶有任何的质疑,有任何的不敬。

    ——

    “虽然感情游戏不好玩,但是我们可以玩玩床上的游戏。”

    傅缓浅笑一声:别过了那条线,一栋豪宅。

    “一晚一栋的话,你可以去挑个几百栋先玩着。”性感的薄唇欺压覆盖在她柔软的唇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