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7 婚礼后(1)
    钦慕从机场赶回酒店的时候已经冷静下来。

    酒店大堂经理从楼上下来刚好看到她从外面回来,便过去打招呼:“少夫人。”

    “嗯!穆总醒了没?”

    “醒了,刚刚叫了餐。”

    经理回答着,跟她走到电梯口帮她摁了电梯。

    “谢谢!”

    钦慕进去后回头对他说,然后关了电梯。

    am,爱慕。

    钦慕不知道为什么会想到酒店的名字,电梯一直往上,她敏锐的眸光也抬了起来,稍稍抿了下唇瓣。

    明明早上出门前擦了唇膏,可是现在,竟然又有点干燥。

    钦慕从口袋里掏出房卡,走到房间门口便低着头推开门。

    然后……

    ——

    沙发里,那个女人缠在那个男人身上,那个男人的衬衣还是开着的。

    钦慕刚刚关了门,一转头就看到沙发里女人骑在男人身上的情境,顿时喉咙里好像卡了一口鲜血。

    穆熠宸被卓文突然的举动给吓一跳,刚刚门一响,卓文突然就扑到他身上,他的衬衣扣子只系了下面两颗。

    穆熠宸转眼就看到钦慕忍着怒意跟悲愤的模样站在门口,下一瞬间就把卓文从身上推开,然后站到一旁去怒视着被他推倒在沙发另一边的女人:“你干什么?”

    “装什么傻?刚刚不是还挺开心吗?”

    卓文微微一笑,然后又转眼看门口的钦慕,从沙发里站了起来,两只手抬起来轻轻地拢了拢自己的长发。

    是挑衅!

    钦慕直直的盯着那个不要脸的女人,眼神里一时之间千变万化。

    客厅里突然的安静,卓文的声音那么放荡,又那么刺激着她身体里的血液。

    “没错,就是你看到的这样,我跟穆熠宸在一起了!我早就喜欢他,若不是碍于公众舆论,我们早就公开了。”

    卓文说道,然后长吁了一口气。

    穆熠宸只是迅速地系上扣子,听到卓文最后那一句之后他的眉头也皱了起来,眼神更是骇人。

    钦慕早就提醒过他,可是他没信。

    钦慕没说话,只是点点头,带泪的,却依然犀利的眼神看向旁边,嘴角浅勾,她心里是狂躁的,在被卓文这样刺激之后。

    但是她知道自己不能太狂躁,但是自己总得做点什么。

    若是这一刻就这么走了……

    她又抬眼,敏锐的目光直射那个高大的男人,然后才明白,她要是这么走了,只会便宜这一对贱人。

    所以她突然笑了笑,双手掐腰,在他们眼前沉吟了一声,然后就迈开了大步。

    “谁主动的?”

    钦慕仰着下巴,看着那个男人,凶悍的问道。

    沙发那边茶几上放着的果盘旁边,有一把特别崭新的水果刀。

    钦慕一边风风火火的往哪里走,一边用力解开了自己大衣的扣子,把大衣脱下来随便扔在地上,然后加快速度,里面的白色衬衫掖在黑裤中,她走过去弯腰的时候细瘦的腰线立即显了出来。

    没有因为怀孕而把身材弄垮,反而在生完宝贝没多久就把身材恢复到以前那么好的她,对什么都那么认真较真的她,从来不知道,自己竟然还有这样的机会。

    她纤细的手抓住那把崭新的水果刀,黑色的手柄。

    “我问你们是谁主动的?”

    钦慕冷眼看着他们,一副如果谁承认就直接捅死谁的架势。

    这一刻,她恨不得有台专业摄像机架在这里,把她此时的一切行为都录下来发在网上,让那些窥视她男人的,该死的贱女人全都知道知道她钦慕的‘好性子’。

    “你冷静一点,先把刀放下。”

    卓文吓的小腹一紧,喉咙也有点发疼,声音不自觉的虚弱了几分。

    “冷静?去他妈的冷静,我钦慕这辈子还从来没杀过人。”

    钦慕愤怒的对她吼,她决定什么都不顾,她妈妈没有把小三弄死反而自己死了,她一定要把眼前这个女人捅死,就算是他们的婚姻没有了未来,也值了。

    此时,钦慕含泪的目光,激动又决绝。

    “你简直就是个疯子!”

    疯子?

    卓文腿一软又跌倒在沙发里,看着钦慕的刀子就在眼前,她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抱着自己的脑袋缩在沙发里大叫:“啊……”

    此时形象什么的,对钦慕来说都是狗屁。

    可是此时谁还顾得上形象?卓文也要被吓死了,想逃,但是路已经被钦慕堵死。

    “不行!”

    穆熠宸及时的一把将从钦慕身后将她搂住。

    “你放开我,姑奶奶把你手砍了信不信?”

    钦慕扭头去看着他对他喊道。

    “就算砍了我也不能砍她。”

    穆熠宸紧紧地搂着她,把她的小肚子都勒的疼了。

    钦慕却是看着他那样子突然忍不住泪眼模糊,不屑几秒就脸上泪流成河。

    “你个混蛋,你就那么疼她?”

    钦慕一只手攥着刀柄朝下,没拿刀子的手用力的去掰扯他细长有力的手指。

    钦慕此时咬牙切齿的,累到虚脱也掰不开他的手,她愤怒的大喊:“穆熠宸你放开我。”

    “放开你我们就都完了。”

    穆熠宸哭笑不得,心想你怎么力气突然变这么大?快要拦不住。

    “钦慕你疯了吧?杀人是要坐牢的。”

    卓文被她手里的刀子吓破胆,双手抓着沙发扶手爬了起来,她紧张的咽了口唾沫,实在是没了办法只得贴着边爬起来踩到沙发上去。

    “就算是坐牢,我也要先捅死你。”

    钦慕叫嚣着,然后用力的往前,一双手紧紧地攥着刀子手柄,那把刀子其实还是切西瓜的那种很长的刀子。

    “捅死我?我们该做的都做完了,捅死我他也不是你的了?”卓文说完就往下跳。

    “贱人,你给我站住。”

    钦慕怕她跑掉,更是挣扎的厉害了,并且大吼。

    卓文高跟鞋断了,一条腿跪到地上,说完那话的时候疼的尖叫了一声。

    穆熠宸……

    钦慕……

    但是卓文还是爬起来就一瘸一拐的往外跑,钦慕立即又大吼着:“贱人,你给我站住。”

    她此时的确是不理智了,她也不想要理智了,如果理智能让一切都回到今天早上之前。

    钦慕早已经面红耳赤,此时形象什么的,对她来说都是狗屁。

    她嗓子都喊哑了,但是卓文跑了,穆熠宸还抱着她,她已经没什么力气,只得恳求:“你放开我,放开我!”

    她哭了,像个孩子一样,委屈的呜呜的哭起来。

    穆熠宸还紧紧地抱着她,他心疼她,也无法放开她。

    穆熠宸以为她扔下这里的一切跟简俨上了飞机。

    “你个混蛋。”

    她沙哑的嗓音,哭喊着。

    偌大的客厅里,只剩下她的哭喊声。

    钦慕一只手攥着刀柄朝下,轻轻地抵着他的肩膀,一只手用力的去打他。

    “听我说,不管你怎么生气,对冲我来。”

    他让她面对自己,紧紧地抱着她。

    “我要去杀了她,我要去杀了她。”

    钦慕吼着,嗓子都哑了,歇斯底里的不断重复,甚至眼睛早已经被眼泪糊住。

    “杀人是要坐牢的!而且我跟那个‘贱人’什么都没有发生。”

    他哄着她说道,听着她说要杀人,他竟然忍不住想要笑。

    “什么都没发生?什么都没发生你这是怎么回事?你还笑?你还笑的出来是吧?”

    钦慕仰头望着他,简直不敢相信,然后抓住他的衬衣,用力拍了下他的胸膛,看到他脖子上的口红印,顿时愤怒升级,用力将他推开。

    穆熠宸怕伤了她才松手,却没想到钦慕手里的刀子不小心划伤了自己。

    钦慕也吓一跳,手里的刀子立即掉在了地上,眼睫上沾着的一滴眼泪吧嗒掉到了脸上,滑到下巴上。

    他却只是脱下衬衫将手臂上的伤口给挡住:“我没事。”

    他很沉静,此时,他终于满心都在牵挂着这个火大的女孩。

    她从来没有这么愤怒过,他从来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把她逼到这份上。

    他是说过一些不恰当的话,他是看上去很大男子主义,他也的确是想要永远把她捆在身边,其实他更愿意的是,他们能相濡以沫。

    钦慕抬眼看他,也渐渐冷静下来,却是又垂下眸再也不想看到他。

    分明都说过了那个女人有问题。

    她不知道为什么卓文会出现在这个房间里,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卓文会在他身上,她不知道他们到底有没有发生点什么。

    她甚至什么都不管了,什么都不要了也罢。

    她看着他,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

    他们都不是当年的孩子了。

    她想到刚刚自己那一系列的举动不自觉的嘲笑了自己一声,然后抬起手来,她低着头,手掌心压着自己流泪的眼,压着自己的额头。

    她觉得头疼的要死。

    本来她就够烦躁的了。

    她在咖啡厅坐了那么久,想了那么多,当她好不容易说服自己要照常过日子,可是一回来就看到这些。

    她本来还想问问他有没有因为喝多酒头疼什么的,还准备跟他一起吃个饭然后回家去见长辈们。

    她口袋里还准备了治疗酒后头疼的药。

    可是现在,她什么关心的话都对他说不出来。

    她什么都拿不出来,她只是觉得在卓文来到家里后,她跟他讲的够清楚,她觉得,他们之间的问题,或者还有很多很多。

    她一下子怕极了。

    她不知道,他们还要闹多少矛盾。

    她不知道,如果他跟卓文真的发生了点什么,那她又该如何?

    真的杀了卓文?

    然后去坐牢?

    那孩子们怎么办?

    曾经她埋怨自己的母亲就那么死了而丢下自己在这个世界上。

    她刚刚竟然差点也犯了同样的错误。

    她突然好恨自己,恨自己这么不冷静,这么不理智。

    她纠结了好久,才又抬起泪汪汪的眼来。

    “你是没事,可是我有事。”

    她的嗓子还是沙哑的,却不似是那会儿那么歇斯底里,有些艰难,悲伤。

    她擦着眼泪,却是不太想要承认的摇了摇头:“穆熠宸,我不想再看到你。”

    穆熠宸想要往前,钦慕立即抬手:“不要靠近我,我暂时,实在是没办法说动自己再心平气和,我想暂时搬出穆家。”

    她甚至都不抬眼,只是拒绝再跟他近距离接触。

    客厅里的暖气突然好像停了。

    空气也安静了。

    她绕过沙发往外走,捡起了地上的外套。

    她起身的时候深深的呼吸一口气,根本没办法看清眼前的路。

    “我搬!”

    穆熠宸在她快到门口的时候沉声道,漆黑的眼神直直的凝视着那个消瘦的背影。

    钦慕停下步子几秒,手臂上搭着自己的外套,然后,用力的打开了门。

    孩子现在需要她,她知道自己走不远。

    他愿意搬出去,最好不过。

    “不管如何,别乱跑让爸妈他们担心,只要答应我这一点,我搬出去。”

    穆熠宸对着要出去的女人最后提醒。

    他低沉的声音里,也尽显疲惫。

    钦慕屏着呼吸,听完他的话后还是没有回头,出去后给他关上门。

    穆熠宸知道她是答应了他,只是低头看着自己的衬衣的时候,想到卓文那会儿摸了,所以生气的立即把衬衣从手臂上解开,狠狠地砸在了地上。

    他找人监听了卓文的房间,但是那个房间里并没有什么异常的事情发生。

    他以为,一定是钦慕搞错了,卓文跟她未婚夫的关系也一直很好。

    直到刚刚,他才知道,女人真的深不可测。

    千万别用简单的大脑来分析女人,那是绝对错误的。

    之后他又去洗了个澡,自己处理了伤口。

    地上,刀子依旧躺在那里,上面还沾着些干了的血迹。

    钦慕站在卓文的房间门口,客房部的经理王茵带着两个男服务生跟在她身边。

    “十分钟以后我出来,你们再进去。”

    钦慕推开门以前对他们俩说。

    “嗯!”

    “不准去告诉穆熠宸!”

    钦慕又慎重的多提了一点,在王茵跟管家都答应以后她才推开门走了进去。

    如果穆熠宸知道,肯定又要来拦着她。

    既然不能杀了卓文,那么至少不能让卓文就这么溜之大吉。

    卓文给她跟穆熠宸带来的烦恼,卓文应该付出点代价。

    钦慕知道卓文的未婚夫不在,所以才更是有信心应付卓文。

    钦慕进去后轻轻关上门,然后低头看到旁边银色的长筒里竖着的高尔夫球杆,不自觉的轻笑了一声。

    她眼里带着从容的狠绝,细长的手指随便拿起一根来握在掌心里,然后朝着里面走去。

    门外王茵带着两个服务生焦急的等待着,一遍遍的深呼吸,她想,钦慕可能要做不好的事情,但是她又没办法拦着钦慕。

    因为那会儿她看到了卓文进去穆熠宸的房间,钦慕来找她的时候她便猜到了可能的原因,同样遭遇过小三的她,立即就答应了钦慕的要求。

    该关的全都关掉,该清理的全都清理了,该沉默的全都沉默了。

    他们在外面焦急的等待着。

    卓文自己在里面收拾东西,钦慕走过去看到卧室的门开着。

    卓文以为是自己的未婚夫,所以低着头一边收拾一边说:“钦慕那女人就是个疯子,她竟然拿着刀子要杀死我,我们不能留在这里了,现在就走。”

    卓文努力往行李箱里塞衣服,甚至都没有办法冷静下来把衣服叠一叠。

    卓文是烦躁的,甚至有点情绪失控:“再不走的话,我怕她会来找麻烦,在荣城,我们惹不起她。”

    钦慕站在门口握着球杆看着卓文要逃跑前的样子不自觉的舔了舔自己的唇瓣,倾斜的靠在门框,心想,你还知道在荣城惹不得我?可是你现在才知道,已经晚了。

    钦慕咬着嘴唇端详着前面的女人,一个女人,全身上下都美的令人窒息,可是却是反派。

    钦慕嘲笑了一声,那清秀的眼神里,却是更没有半分温度。

    没有回应,所以卓文转头看去。

    然后整个人都愣住:“你,你怎么会?”

    “我怎么会进来?”

    钦慕手握着球杆把玩着,抬眼随便看了她一眼又去欣赏球杆,眼神邪魅的好像摸了毒。

    “在am还有我不能进的地方吗?还是卓小姐你聪明一世糊涂一时?”

    钦慕又抬眼看她,然后稍微仰头。

    卓文看着钦慕趾高气昂的样子,心跳的有些猛烈起来。

    “你想干什么?”

    卓文感觉自己的嗓子更干了,紧张的问道。

    “我能干什么?不过就是给自己出出气,我发现卓小姐的脸蛋挺圆的,好像还满满的胶原蛋白,如果打上去的话,肯定很舒服吧。”

    钦慕摸着球杆下面说道。

    “你别乱来,这里可是有监控的。”

    卓文紧张的抓着衣服,稍稍后退。

    “我要是怕,就不会过来了。”

    钦慕说,然后直起身,一步步,慢慢的朝着她走去。

    “我马上就要回澳洲了,你有必要这么狠吗?”

    卓文紧皱着眉头,脸色白的如纸。

    “现在就走?再多住些天吧!”

    钦慕这话说完的时候,卓文手里的衣服吓掉,然后就那么呆呆的望着钦慕突然扬起球杆。

    “我希望你再多住些日子!”

    钦慕从来没觉得自己打球这么准过,但是打脸竟然那么准。

    她感觉到球杆勾住了卓文的下巴,卓文一下子就弹到床上去了,然后整个人一动不动。

    钦慕是拿捏着力道的,但是那一下的确快准狠!

    的确,漂亮!

    那一下不足以要了卓文的命,但是卓文在荣城搅合了这么久,钦慕总算是为自己出了一口气。

    “贱人永远都是贱人。”

    钦慕丢掉杆子在旁边,冷眼看着床上不省人事的女人,那一声很轻,应该是喃喃自语的那种。

    她懒得管卓文,所以转身就冷漠的往外走。

    她的背影挺直,她的心里倔强,她从来没有这么被羞辱过,哪怕是被杨倩茜他们算计的时候,她也没觉得这么窝囊过。

    “完事!”

    钦慕出了门,看着站在门口的王茵跟服务生,先喘了口气才露出一个完美的微笑,舒爽的说了声。

    “您还好吧?”

    王茵担心的问道。

    “我很好,只是她不太好,把她送医院去,无论她说什么,一口咬死她是自己玩坏的。”

    钦慕点点头,很是郑重其事的,其实不是不紧张,只是还有残存的理智,克制。

    她低了头,双手用力的握着自己的腰身两侧,说完之后才又看向前面,这里距离他们的客房很近。

    “是!”

    王茵依旧是那么从容的答应着。

    在王茵心里,钦慕的本来面目就是这样,爱冷分明,敢打敢杀。

    王茵心里留着的,还是钦慕刚来荣城时候的样子。

    “辛苦二位!”钦慕说完后绕过他们朝着电梯那里走去,心里痛快极了。

    快到电梯那里的时候她突然回头,一边倒退着走一边说:“穆总住的那间客房,从今天晚上开始接待别的客人。”

    ------题外话------

    今天第一更!

    作者:今天二慕简直帅呆了有木有?

    卓文:我呢?

    宸哥:呵!你?等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