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8 婚礼后(2)
    “从后门!”

    王茵带着人进去后看着趴在床上死了一样的女人,她的裙子在屁股上皱巴巴的,看上去实在是不怎么雅观,对身后的两个服务生吩咐了一声后便先走了出去。

    她清楚,这种女人,是绝对没有资格从酒店的正门上车的。

    ——

    钦慕出了酒店直接开着穆熠宸的车回了穆宅。

    她觉得自己今天经历的这些,足够她纪念一生。

    回去后刚进屋就听到一家人聊天说笑的声音,钦慕走上前去,打招呼的时候看到家里三个小宝宝,不自觉的笑着说:“我们家可真温馨啊。”

    穆倾心有点不适应的抬眼看钦慕,钦慕这话说的有头没尾的感觉,穆倾心看着她眨了眨眼:“哇,你刚刚经历过什么?”

    穆倾心发现钦慕的脸上,像是刚刚经历过一场大劫。

    “没什么!就是打了场球,心情还不错,‘爷爷,爸妈,我先去楼上换件衣服。”

    欢欢看着她要上楼换衣服,突然放下手里的玩具就从爷爷奶奶身边跑去找她。

    “怎么了?”

    钦慕低头,看着女儿那双跟某人相似大的眼睛。

    “抱抱。”

    钦慕原本坚固的心墙,突然崩塌。

    眼眶一下子被滚烫的氛围给灼烧,然后弯下腰抱起女儿,用力一笑:“跟爷爷奶奶一起去照顾弟弟,妈妈去换个衣服就来。”

    “嗯!”

    欢欢搂着她的脖子,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钦慕又把她放下,摸了摸她的头才走掉。

    只是上楼的时候,当她的脚步那么稳健的踩着一层层的台阶上,她的眼泪,也一颗颗的落下来。

    那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帘,倔强,而又沉重。

    她不知道女儿为什么会突然做那么暖心的动作,只是心里开始难过起来。

    她回到房间里,门被关上来的那一刻,她用力的咬着唇瓣,却是脸上已经满是泪痕。

    终究还是控制不住,低头的时候便已经低低的抽泣起来,甚至有些颤抖的。

    “奇怪,为什么只有她自己回来?哥哥呢?”

    穆倾心问了一声,然后旁边的手机响了起来,怕打扰宝宝休息她吓的赶紧接起来。

    “是我哥!”

    她接电话的时候小声对长辈们说。

    沙发里突然都安静下来,然后她答应了一声:“喂?哥?”

    “你大嫂回去了吗?”

    穆熠宸还在酒店里,但是此时已经在办公室。

    “已经回来了,说去楼上换衣服,不过都过了半个多小时还没下来。”

    穆倾心说道最后有点像是抱怨了。

    “嗯!让她在家好好休息,她如果不出门的话,不到吃饭时间不要打扰她。”

    穆熠宸叮嘱了一句就挂了电话。

    穆倾心想问发生什么事情都没来得及问。

    明明昨晚大家还玩的挺嗨的。

    “到底发生什么?”

    穆倾心放下手机的时候转身看自己的老公。

    “恐怕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江宴有些无力地回答道。

    “昨天下午不是还……”

    冯芳华忍不住嘀咕了一声,想不通。

    “昨天他们婚礼卓家那女孩子也去了,恐怕跟那个有关。”

    “爸妈,你们帮我们带带孩子,我们去趟酒店。”

    穆倾心说着就拉起江宴一起去酒店。

    看他们俩走后冯芳华无奈的叹了一声:“你这个宝贝女儿到底想干嘛?”

    “关心哥哥嫂嫂的感情生活呗。”

    穆子豪笑着回到。

    老爷子坐在里面带着老花镜看报纸呢:“昨天婚礼举行的时候,景家那老头子跟我说了一句话,他说啊,这俩年轻人终于算是大团圆了,也省的再给别人麻烦。但是我怎么看着,他们俩好像还有很长的坎坷路要走呢?”

    这话,真的引人深思。

    晚上穆熠宸没回家,穆倾心晚上去敲钦慕的门。

    “申请聊天?”

    穆倾心在门口对床上哄着儿子睡觉的女人提议。

    “过来吧!”

    钦慕轻声说着,把儿子稍微往自己的怀里又抱了抱,给穆倾心留出地方来。

    穆倾心一进她的被窝里就情不自禁的说:“穆熠宸不在家可真好啊,我还能上他的床呢!”

    钦慕看穆倾心那得瑟的小模样笑了声。

    “钦慕,卓文住院了你知道吗?”

    穆倾心翻身侧躺着面对钦慕,一只手托着自己的脑袋,问钦慕的时候,眼睛也是直直的盯着钦慕。

    “你想说什么?”

    钦慕问她。

    “传闻说是我哥打的。”

    “你哥不打女人吧?”

    钦慕眼眸微动,然后淡淡的问了声。

    “嗯!按理说是这样,但是谁知道有没有意外呢?如果真的是我哥打的,那他恐怕要承受很大的社会舆论了,我们爷爷知道的话,恐怕也得揍他个半死不活。”

    “他今天不回来。”

    钦慕想了想,低声说。

    “他今天是不回来啊,明天晚上就回来了啊,大过年的,爷爷肯定也不会因此就放过他,卓文的爷爷跟咱们家老爷子就像是亲兄弟那样的关系,你想想吧。”

    穆倾心爬了起来,望着钦慕怀里的小侄子低声说着。

    明天是年三十,明晚他是一定会回来的。

    钦慕垂下眸子轻轻地拍着怀里的小家伙,沉默。

    “哎呀!酒店的工作人员口风也挺紧的,什么都不说一句。”

    穆倾心说着又叹息起来,她今天真的是各种打探,但是哪怕她是宸少的亲妹妹,人家也是闭口不提。

    不过糟心的不是她一个人,天黑后穆熠宸跟江之远他们约好去喝酒,结果王茵早就带着保洁什么的在门口等着,他看着那一行人,只得说了一声:“不用打扫。”

    “总裁,少奶奶说今晚开始这个客房接待其余客人。”

    “再说一遍?”

    穆熠宸以为自己耳朵幻听,转头看了看空荡荡的走廊,眼神里带着烦闷。

    “少奶奶说这个客房以后重新开始待客。”

    王茵虽然很紧张,但是还是告诉他,因为里面已经安排了住客。

    穆熠宸……

    他还是出门去喝酒,只是神烦。

    那女人竟然绝情到这种地步,明明知道他对这个房间情有独钟。

    楼下雅间里,秦逸跟江之远在里面早就点了菜等他,他一过去,江之远便吩咐服务生:“倒酒!”

    服务生立即点头,然后去拿酒瓶帮他们倒酒。

    穆熠宸把衣服搭在椅子后面,走过去坐下,脸上的表情有些不好。

    “怎么了?新婚燕尔,没玩痛快?”

    “还是玩过头?”

    江之远跟秦逸跟他开玩笑,这种玩笑赵淮不怎么擅长。

    “哼!玩?我跟谁玩?”

    穆熠宸笑了声,在他们震惊的目光中将今天事情的来龙去脉跟他们说了遍,然后自己先喝了一大杯酒。

    秦逸跟江之远还有赵淮互相对视,之后稍稍身子前挺:“小慕妹妹打了卓文?”

    “小慕妹妹竟然那么暴力吗?”

    “你确定你没有搞错!”

    所有的监视器都关了,但是独独穆熠宸找人放的那个忘了关。

    虽然看不见,但是却听的一清二楚。

    何况下午的时候王茵也承认了他的猜测。

    “哈哈哈!我们小慕妹妹竟然这么威武,真是好样的。”

    江之远拍了下桌子,笑的那叫一个开心。

    “还以为又要被算计了。”

    赵淮叹了一声,像是一场虚惊。

    穆熠宸……

    “以我们看,这个卓文的确是不太对劲。”

    秦逸马后炮。

    穆熠宸转头看他,嘲笑了一声,恨不得拿酒瓶子砸在他头上。

    “的确不太对劲?你早怎么不说?”

    穆熠宸针对秦逸问道。

    “我怎么敢跟老板乱说,万一你心里就是那么想。”

    穆熠宸拿起酒杯,‘砰’的一声。

    酒杯摔在地上,他们三个都吓坏了,房间里突然没了声音。

    江之远转头,对服务生使了个颜色。

    服务生赶紧去拿工具打扫。

    穆熠宸却是十分火大。

    “从来没有一个人跟我说这个女人有问题,ok?现在来跟我说早就看她不是好东西?朋友就是你们这么当的?”

    穆熠宸生气的站了起来。

    这顿饭,他吃不下去。

    转而就起身离开。

    漫漫长夜,自己开车回公寓的路上。

    她不让他回穆宅,他只能回家。

    而那个雅间里剩下的三个人,先是沉默了一阵。

    赵淮给自己倒了杯酒:“真是伴君如伴虎啊。”

    “这次可能真的闹出事来了,小慕妹妹都被逼的拿刀子了。”

    江之远也不敢再说风凉话。

    “嗯!的确是出事了,不过我们是不是得提醒宸哥,卓文的未婚夫是黑社会?”

    赵淮又问了句,看向两位哥哥。

    江之远跟秦逸一对视,本来想说宸哥早就知道,但是转念一想,那家伙现在在气头上,会不会忘记?

    他们明明想到了危险却没告诉宸哥,要是小慕妹妹出事,那不是宸哥要杀他们,他们自己都得自尽了。

    “给他打电话吧。”

    秦逸作为年龄最长的一个跟江之远还有赵淮说。

    江之远一看秦逸看自己,便转身看赵淮,这电话他不敢打。

    “不然,我们发信息?”

    赵淮知道两位哥哥将好事放到自己头上,不敢一人独享。

    三个人谁也不愿意出头,所以一合计,便一人给他发了一条微信。

    其实穆熠宸在得知钦慕去伤了卓文后就立即在家附近安排了人手,而且荣城不是澳洲,还轮不到卓文那位未婚夫来耀武扬威。

    穆熠宸扫了眼手机,毕竟是三条信息连发,他都看见了。

    车子慢慢的回到公寓,然后他在群里发了一句:“你们今晚去穆家守着,如果钦慕有个三长两短,我唯你们是问。”

    三个人听到他的声音都吓懵了,然后酒都没敢再多喝就出了包间。

    而医院那边,卓文自从醒来之后就一直在找护士帮她叫警察,说她要报警。

    护士只当她是疯了。

    卓文的未婚夫站在窗口,看着她毁了的半边脸忍不住吼道:“都现在这样了,你还叫什么叫?”

    “我委屈!”

    她的脸整个的都歪了,说话的声音其实也是含糊不清的。

    “等消了肿,再整整就好了。”

    卓文的未婚夫也没想到钦慕那么狠,看着很柔弱的一个女孩子,力道竟然这么大。

    卓文的脸本就填充过,不用说是球杆,就是一巴掌上去,也得难看。

    可是钦慕不知道啊,那一下子,简直要毁了卓文的整张脸。

    “你要替我报仇,她都把我打成这样了,你不能不管。”

    卓文又哭起来,一哭嗓子也疼。

    “我倒是想帮,我得有这个胆子啊,穆熠宸要挟我,要是我敢动一下,就让我立即回澳洲去。”

    卓文的未婚夫现在也是自身难保,回澳洲的话,现在那几个死敌肯定会想办法弄死他,他只能躲在这里,而且他一个人在荣城,根本什么人都没有。

    “那,我要见穆家老爷子,我的手机呢。”

    卓文又说,一双手捧着自己肿的跟猪头一样的脸。

    “穆熠宸还说了,你要是敢给穆家老爷子打电话,他绝对不会放过卓家,你们家在澳洲的黑历史,尤其是你哥哥现在正在做的非法交易——,你知道的。”

    卓文抬眼,那双黑溜溜的大眼珠子里全是无奈。

    “这只是现在,我猜穆熠宸很快会来找你,或者派人来找你。”

    “为什么?”

    “他在我们房间里安装了监听系统,我们今天早上说过的话,他全都听到了。”

    “什么意思?”

    “我们俩现在说穿了就是他的阶下囚,你最好期待自己晚一点好。”

    卓文的未婚夫摊了摊手,他真的现在,如过街老鼠一样,活的憋屈。

    原来大少爷的脾气现在一丁点也使不出来,他觉得自己现在像是在卧薪尝胆,但是他这种日子实际上已经过了快一年。

    穆熠宸回到公寓去后就上了楼,洗完澡直接躺床上。

    好在这才是他们的小窝。

    他转个身,把她的枕头抱在怀里,紧紧地搂着。

    黑暗里,他的眼神有些过分清澈。

    他想到今天中午钦慕过激的行为,不自觉的笑了一下。

    她像个孩子那样执拗的,癫狂的样子,已经很少很少了。

    这几年,她总是特别冷静自持,而且特别温柔。

    温柔?

    她在变的越来越温柔?

    然后呢?

    知道今天那个该死的女人进了他们的房间,以告别为由,却是突然扑到他身上。

    他不是第一次被女人扑,但是的确是第一次那么恶心。

    他现在疯狂的想念钦慕,他想要抱着她软软的身体安慰她,也安慰自己。

    他怎么会蠢到这种地步?

    怪不得她要生气。

    王茵说她进去的时候看到卓文趴在床上还以为卓文死了。

    王茵说她进去的时候,看到地上扔着一根球杆。

    他们以后可以一起去打高尔夫?

    不!他不敢了!

    他只想跟她在床上,只想把她摁在怀里。

    不!她好像不喜欢他那么**。

    他会让她心甘情愿的在他怀里。

    是的,就是让她心甘情愿的,而是被逼的,应该是这样吧?

    他仔细回忆他们从小到大,他的确是她说的那样,太专横,太霸道,太强权。

    可是他以为只要能在她身边,那些都无所谓。

    他不敢过分的表达,他更怕吓跑她。

    她不知道,从小到大,他有多怕她受伤,有多怕她不喜欢他。

    穆熠宸又把那个枕头抱的紧了些,因为他感觉自己的心也在发紧,发疼。

    他们发生过那么多的事情,他不是不信任她,只是对手表演的太好。

    前几天他一直在监听他们俩,可是什么异常都没有。

    直到今天卓文住院以后他找人去拿了监听器放今天的监听声音,才听到他想要的。

    卓文跟她未婚夫其实一直在防备,直到这个早上,他们才放松警惕。

    却没想到,在他们打算回澳洲去过年的时候,出了这样的事情。

    他给穆倾心发信息:“你大嫂睡了?”

    穆倾心在钦慕身边睡着了,钦慕却还没睡着,听到穆倾心脑袋旁边的手机响了一声,本来是怕穆倾心被打扰了睡眠打算给她放到床头柜那边去,却是不小心触摸到屏幕,看到他发过来的那个信息。

    穆倾心现在备注着穆熠宸的名字竟然是“我亲爱的宝贝大哥”。

    钦慕想了想,如果不给她回过去,恐怕他还会再发信息或者直接打过电话来,现在儿子也睡了。

    “嗯!”

    她的手指轻轻地摁了一个字发过去。

    穆熠宸看到那个字之后放下心来,却不忘叮嘱:“她可能睡不好,你晚一些过去看看。”

    钦慕看着那条信息之后哭笑不得,她坐在床上舔着嘴唇,看着那条信息,眼睛默默地开始发疼。

    钦慕没再回,只是把手机关了静音,然后又躺下。

    如果真的这么在乎,为什么当初不听她的?

    眼泪还是落了两行,还是湿了枕头。

    但是还是很快去擦干了,然后睡觉。

    或许是今天那一球杆太用力,晚上累了?

    后来她竟然睡的很好。

    ——

    早晨吃完饭之后冯芳华说:“给你哥打电话,问他几点回来,今天不是还要去墓地吗?别太晚了。”

    “哦!”

    穆倾心答应着,同时看了钦慕一眼。

    “不如让大嫂来打吧!倾心好像跟大哥闹别扭了,有点发憷。”

    江宴看了眼一直低着头在吃早饭的女人突然说了句。

    钦慕抬眼:“啊?”

    她一直在专心的走神,完全没听到他们的交谈。

    “那你们随便吧!”

    冯芳华把欢欢从椅子上抱下来,爷爷跟穆子豪已经吃好去下棋,冯芳华也带着欢欢去了。

    “钦慕,你给哥哥打电话吧,你们是夫妻嘛!床头打架床尾合。”

    穆倾心说话比平日里缓和了一些,有点哄钦慕的意思。

    “我为什么要给他打电话?我今天还挺忙的,等下给橙橙喂完奶我还得准备去祭拜我妈。”

    钦慕冷声说玩,低头漫不经心的将她碗里的粥喝完。

    “我吃好了,你们夫妻继续。”

    钦慕看着他们夫妻俩傻愣的眼神却是没管,直接走人。

    钦海明早上就给她打电话了,说一起去给她母亲上坟,她虽然拒绝跟钦海明一起去,但是她还是要带孩子们一起去的。

    穆倾心便给穆熠宸打了电话,穆熠宸却说没空。

    穆倾心挂掉电话后小声对坐在旁边的男人说:“我哥说他没空,让我们先去。”

    江宴没再说话,只是望着桌上,用人已经收拾干净的桌面。

    所以,开了家里的加长保姆车去了墓地。

    除了老爷子,穆家所有人都陪着钦慕去见了钦慕母亲,冯芳华还说:“你放心吧,这个女儿,以后我替你养了,虽然你就那么扔下一切走了,但是,你不仁,我们不能不义。”

    “妈!”

    穆倾心小声叫冯芳华,轻轻拽了下她的衣袖。

    冯芳华却是说完那话才走。

    钦慕大概明白了,她们当年玩的那么好,她母亲就那么走了之后,当姐姐的大概也伤心了很久。

    ------题外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